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零:苍蓝之翼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8 8:59:2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零:苍蓝之翼
第六章 盗取火种

“玩儿命”轻轻晃动有些麻木的双腿,在炎热的夏季,身着厚厚的迷彩,背着几十斤重的装备是一件令人无比痛苦的事情。推荐http://www.qi-wen.com/

更何况在这蚊子满天飞的季节,头儿又不许喷洒驱蚊水。当然他只是抱怨一下恶劣的环境,他也很清楚,真是喷了那刺鼻的东西,找来的绝对不会是吸你一口血的蚊虫,而是用峨眉刺想要刺穿你心脏的“狴犴”。

这是江北城东林县的机修厂北侧的一个小土坡,距机修厂两千米左右,视野还算不错,能够看到机修厂东、北和西面墙体的一部分,并观察到这三个方向的巡逻队伍。

土坡上长着茂密的灌木丛,坡西是一个臭水塘,里面满是黑色的泥水和冒尖的垃圾,不时还可见到老鼠、猫之类小动物腐烂的尸体。散发出阵阵的恶臭,也招来无数的蚊蝇。

在土坡上趴了整整十个钟头,哪怕是训练有素。在蚊虫和闷热的双重打击下,“玩儿命”也有些撑不住了,尤其那钻进骨髓的瘙痒,令他无比痛苦,疼也好过痒,他心中如是想。小说零:苍蓝之翼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精神胜利法占据了上风,“玩儿命”把蚊虫的叮咬幻想成妖娆美女的轻吻,把阵阵恶臭当做女人身上芬芳的香水味,不过这美女大概好久没洗澡了。

身后传来沙沙的声响,“玩儿命”警戒地看着身后的灌木丛,掏出腿侧的手枪,对准晃动的林木。

“腋臭!该死的恶心的暗号。”灌木丛中传来“独眼龙”那如同电锯却又刻意压低的声音,“‘玩儿命’,以后你如果再想出这种令人作呕的暗号,我就把你塞进‘忠犬’的裤裆。”“独眼龙”那魁梧的身形慢慢爬到“人屠”身边,脸上涂满了迷彩。

“哦......亲爱的头儿,用您的话说,在这该死的臭气熏天的地方,您还不允许我自己给自己找点乐子么?”

“玩儿命”翻翻白眼,将手枪塞进腿侧的袋中,语气轻佻:“不过我真的觉得,“忠犬”的裤裆比这里的味道好不了多少。那家伙一次就带七条内裤,每天一条,等到第二周的第一天,就会换上上周一换下却没有清洗的内裤......”

“独眼龙”一阵无声的干呕,举起左手,动作微小,力道却十足,拍打在“玩儿命”的战术头盔上:“你再废话,我现在就把你扔进那个臭水塘。版权qi-wen.com

扶正了头盔,“玩儿命”细不可闻的声音喃喃道:“我需要民主......”

“独眼龙”从口袋中掏出一包牛肉干,这是特制军工食品,用清水煮成碎末,之后用碾压机碾压成硬邦邦的肉干,如果不是包装上印着一头牛,任谁都会把这当做成一根灰色的树枝:“吃不?”

“玩儿命”郁闷地摇摇头,他可咽不下这难吃的树枝。他清楚每当头需要思考的时候就喜欢抽烟,任务中无法抽烟,便喜欢嚼这种牛肉干。

随手将包装纸塞进口袋,“独眼龙”叼着牛肉干道:“周围的地形已经堪探清楚了,‘鼹鼠’给我们的情报没有问题,所以我们就按照一号计划行事。”

“头儿你真该给‘鼹鼠’兄弟一个深深的吻。机修厂里的情况怎么样?”“玩儿命”看了看左手腕上的表,大致算准了时间,再次趴在自动步枪的瞄准镜上观察机修厂周围的巡逻顺序。

“独眼龙”微微一笑:“说起来那个啊,周围有几户人家前段时间帮助运了些东西进入厂房。他们对于周遭的观察还算仔细。版权http://www.qi-wen.com/

“哦......他们得到你的吻了么?”“玩儿命”眯着一只眼,玩笑道。

停顿了一会儿,他把枪侧放在地上:“头儿,对方的巡逻顺序已经搞定了。”

他随手捡起一根木条,在眼前的地上画了个长方形,“这个是厂房,西边这个圈位置是我们两个所在的位置,东边这里是“密钥”他们三个,北边这里是“忠犬”三个人。敌方有二十个明哨,五个暗哨,几乎没有死角,位置分别是这里......这里和这里......”

“玩儿命”在厂房周围画了几个叉,“另外,每隔二十分钟会有一个五人巡逻队绕厂房一圈,大概在开始巡逻后五分钟左右,会在厂房西北角与另一个五人巡逻队相遇,两队都有警犬交替巡视,算得上严丝合缝。”

“如果按照一号计划,我们只需提前在西北角这个位置的杂料堆呆上一会儿,等到巡逻队刚刚交错,我们就会有有三分钟的时间从东北面的这个排气通道,进去,我看了,排气口的栏杆已经脱落了,凭我们的身手,三分钟进去五个人没有问题。”

“最主要的问题是西北角这里这个暗哨,我们想要躲避他的视野范围恐怕很难,必须先打晕他。杀了他,我怕警犬会闻到血腥味。奇闻网

“独眼龙”思考了一会儿,几口咽下了那难吃的牛肉干,在对讲机中进行了安排:“我们今晚三点左右行动,这个时间段人的精神最为疲惫,‘猎鹰’应该可以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替那个倒霉鬼站会儿岗。”

“剩下的,今晚就由我,‘玩儿命’,‘密锁’,‘鱿鱼’,‘忠犬’进入厂房执行任务,其他三个在外面警戒。现在担心的就是‘狴犴’了。”

“玩儿命”做了个“OK”的手势,再次看看表,并在瞄准镜上跟自己刚才的结论做了比对:“也许参谋部情报有误,这么多天了,确实没有发现‘狴犴’的行踪。”

听到对讲机里传来“收到”的声音,“独眼龙”叹了口气轻声道:“希望吧,总觉得不太安稳。”M-103做好准备,“普罗米修斯”行动正式开始。

午夜三点......

“猎鹰”的行动十分迅速,如同猎豹捕食没有声响,很快他就穿上了暗哨的衣服佯做站岗。奇闻网

看到头儿给自己做了个“OK”的手势,“玩儿命”弓着腰,挎着自动步枪跟着他们四个朝厂房东北面跑去,按照计划,他在后面殿后,行动非常顺利,五人从积满灰尘的排气管道进入厂房内部的二层。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厂房内的灯光都亮着,但是厂房内没有一个人。跟想象中的戒备森严不太一样。

“独眼龙”觉得有点不对,蹲在木箱后面,向跟在后面的四人做了止步的手势,他伸出头,朝下面瞭望,一楼显得很空旷,东南侧并排停着三辆卡车,西南角放着零星的卸装设备,厂房中央有三个大型集装箱放在那里,上面随意的披着白色帆布,没有一个人影。

“密钥”弓着腰往前走了走,侧身朝下面看了看,低声说:“头儿,什么情况?连个鬼影都没有?”

“独眼龙”皱皱眉:“看来这次行动要取消了。”

“等等,头儿,你看那是什么。”“鱿鱼”指了指被盖着的集装箱的侧面,因没被完全覆盖隐隐漏出的图形。

“那个应该是辐射的标识,这么说也就解释的通了,看来淳淮运回的这个东西,他们怀疑有未知的危害存在。”“独眼龙”说道。

“按情报说,这次淳淮运回的只有两个手提箱大小的东西,为何用了三个集装箱?”“玩儿命”侧身看了看问道。

“独眼龙”笑了笑:“嘿嘿,该死的,他们想要掩人耳目,我觉得里面应该有我们需要的货物。但是如果我们打开错误的箱子,应该会触发警报。”

“那我们怎么办?”“鱿鱼”问道。

“我问你们,你们会关注明知道什么都没有的钱包么?”“独眼龙”笑了笑,带着众人小心翼翼来到三个集装箱前,“玩儿命”四人在四周警戒,“你们看,只有中间这个箱子前有凌乱的鞋印。说不在这里我都不信。”话毕,便轻轻拉动门把,打开了中间的箱子。

然而,里面的情形却令他们呆愣当场,箱子中的确有东西,或者说东西有失偏颇,箱子中竟坐着一个人,赫然竟是“鼬鼠”先生。

“鼬鼠”露出了他那招牌式的猥琐笑容:“米尔斯先生,你们再不来我就憋死了。哦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道长,大家送我外号‘甘草’。”

(第六章完)

零:苍蓝之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苍蓝之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山东一乡村万人“挑元宝”敬香祈福逛庙会

    2018年2月24日,山东潍坊,一乡村庙会吸引了数万名香客前来祈福,烧香场面火爆,游客在这里“挑元宝”敬香祈福,人山人海场面火爆。据了解,正月初九俗称“天公生”,中国传统农历节日之一。这一天是天界最高神玉皇大帝的诞辰,天公就是玉皇大帝,是主宰天界最高的神,他是统领三界内外十方诸神以及人间万灵的最高神,代表至高无上的天。这一天的传统民俗,妇女多备清香花烛、斋碗,摆在天井巷口露天地方膜拜苍天,求天公赐福。寄托了中国劳动人民一种祛邪、避灾、祈福的美好愿望。2018年2月24日,山东潍坊,一乡村庙会吸引

  • 你所谓的,来日方长

    本来是想早点起床起来码字的。睡得是有点晚。跟着又去拜年。怎么说。极度拖延症患者吧。深夜讲个故事咯。我并不是个有个故事的人。但我又有着很多故事分享。昨天晚上有个女生跟我说了句来日方长。回忆就拉回了三年前。想起男孩女孩的故事。故事发生在广州。东站一家餐厅。a女孩和c先生。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每天晚上。6点到10点。大家一起工作的时间。a是个很好的女生。工作认真服务很好。也不是像另外个女生。长得好看但贪慕虚荣。a学习成绩不好。初三毕业后选择来广州读中职。一开始选择了白云那边的学校。后来为了c退了被抽水

  • 张霞:一位白衣护士、世界冠军之母的“爱心情怀”

    记者朱胜利/文2月21日,洧水河畔,伏羲山下,冬雪还没有完全融化,初春的暖阳已爬上了枝头,一串串大红灯笼在道路两旁高高挂起,洋溢着浓浓的年味。新密市区平安路南段,在新密市中医院,记者见到即将下乡的护士张霞,新密第一个拉丁舞世界冠军的妈妈,听说她最近一直投身于爱心公益活动,并乐此不疲。于是,记者怀着钦佩之情,采访了这位充满爱心的白衣护士。精准扶贫,助贫困户渡难关爱如芳华,不问西东。其实,早在2014年冬,张霞就带儿子黄一航(拉丁舞世界冠军)、女儿黄一雯(记忆力中国冠军)到平陌、苟堂山区,慰问贫困儿

  • 林中放歌鄂伦春豪情化为斗熊舞

    林中放歌鄂伦春豪情化为斗熊舞

  • 神州龙骨寄他乡自力更生叙辉煌

    神州龙骨寄他乡自力更生叙辉煌

  • 大国工匠高凤林入围“2017工匠中国年度十大国匠”

    近日,由国家发展改革委主管的中国发展网发起,工匠中国论坛组委会、中国行业新标杆奖征评委员会主办,CCTV精彩视界、中国网联盟中国、中工网、中国企业报等媒体协办的“2018第二届工匠中国论坛暨寻找工匠精神榜样力量—2017第二届工匠中国年度人物盛典、2017第三届中国行业新标杆奖盛典”活动,将于今年4月29日在北京举行,“大国工匠第一人”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一研究院国营二一一厂(首都航天机械公司)特种熔融焊接工、发动机车间班组长,国家高级技师高凤林入围“2017工匠中国年度十大国匠”候选人。本届

  • 福海:陪你一起看草原

    每个人心里应该都有一个草原梦。在梦里,蓝蓝的天,白白的云,青青的草,随风四处飞扬的驼铃和羊群嘶叫声……仿佛梦中的草原是人世间难以找寻的桃源。草原能让人们心驰神往的,也正在于她的美丽和自由。北疆大漠,有一个以“海”命名的县叫做“福海”。“水”是这片土地上最大的奢侈品,这片方圆800多平方千米的巨大湖泊——乌伦古湖,是福海人心目中的圣湖。历史上,一次次土地易主、兵戎相见,为的就是这片水域。哈萨克族语中,“乌伦古”意为“装不满的天坑”,受到大漠风沙长年累月的剥蚀,乌伦古湖北岸的群山最终形成了红褐色的雅

  • 做人,不要太张扬,才有福报

    沙漠的骆驼做人,不要太张扬。一只骆驼,辛辛苦苦穿过了沙漠,一只苍蝇趴在骆驼背上,一点力气也不用,也过来了。苍蝇讥笑说:“骆驼,谢谢你辛苦把我驼过来。再见!”骆驼看了一眼苍蝇说:“你在我身上的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走了,你也没必要跟我打招呼,你根本就没有什么重量。”低调做人别把自己看太重,你以为你是谁?一位著名表演艺术家曾讲过一个故事。他生长在一个大家庭中,每次吃饭都是几十个人坐在大餐厅中一起吃,有一次,他突发奇想,决定跟大家开个玩笑,吃饭前,他把自己藏在饭厅内一个不被注意的柜子中,想等到大家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