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苟且贪欢:将门毒妃13章(第13章 他的承诺)

2017/11/18 4:54:24 来源:网络 [ ]

书名:苟且贪欢:将门毒妃

第13章 他的承诺

阮贞躺在榻上发呆,这一世她有太多想不明白的事。苟且贪欢:将门毒妃13章(第13章 他的承诺)比如那刺客为什么不对言寒铮下杀手?比如今日这番做作能否为自己在寒照铺好前程?她尤其想不明白的是言寒铮的态度。

前世对她暴丨虐丨凌丨辱,这辈子却对她的主动勾丨引不为所动,活脱脱像变了一个人。总不能那男人跟她一起重生了不成?

究竟是他性情多变喜怒无常,还是她前世从来都没读懂他?

“姑娘,吃药了。”珊九端了药来,“柳大夫说,姑娘受的只是皮肉伤,只是余毒未除,要结结实实喝几天药才能恢复元气。”

“柳大夫?那个军医?”

珊九点点头,又摇摇头:“其实柳大夫不是军医,是端王府的医师。他人品医术都很好,我的……病,也是他给看的。”她垂下头,声音渐低,“我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柳大夫没有瞧不起我,给我开了药,嘱咐我怎么自己疗伤。苟且贪欢:将门毒妃13章(第13章 他的承诺)他是个好人。”

阮贞点点头,喝了一小口药,忍不住皱起眉头。好苦,她不怕痛不怕死,唯有这药味,实在是她的软肋。“好珊九,你有糖没有?”

珊九摇摇头,这可是军队里,往哪找糖去?

阮贞无法,她咬咬牙,捏起鼻子一口气灌了进去,龇牙咧嘴了半天才缓过劲来。

她想向珊九打听那刺客的状况,珊九却指了指外面,摆了摆手。阮贞透过帐子的缝隙看到门口有两名亲兵来回踱步,料想是言寒铮加大了对她的看守力度,只得噤声。

“这样也好,虽说出不去,但好歹叱干野望和魏明山也不会轻易进来。来自http://www.qi-wen.com/这一只饿狼一个老狐狸,还是躲过为妙。”阮贞想到这一节,也就熄了悄悄溜出去的心思。待珊九走后,她安心闭目养神,只盼着言寒铮早些过来,吐露些进展。

阮贞半梦半醒间,听见有人在帐外争吵,她瞬间清醒,蹑手蹑脚地凑过去听。

是言寒铮和魏明山,后者一向对言寒铮言听计从,这会儿竟破天荒地高声争论道:“王爷难道没看到那刺客肩膀上的鬼面刺青?属下绝不会认错,那是清远国最大的杀手组织鬼庙的标志。”

“是又如何?鬼庙和清远皇室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也不是他们第一次动手,本王还怕了他们不成?”

“王爷难道不觉得此事有蹊跷?”魏明山犹愤愤不平,“清远阮贞突然归降,紧接着军中就出现了清远的杀手,还正是在与阮贞交手之时暗害王爷。王爷真相信此事和阮贞无关?”

阮贞心内冷笑,看来魏明山这辈子依然不会轻易放过她。版权http://www.qi-wen.com/只是这回她为了救言寒铮险些搭了命进去,还要被他这般怀疑,实在不值。

阮贞暗想,言寒铮和魏明山都是心思缜密之人,却在露天谈论这等机要之事,还“恰巧”被她阮贞听见,未免太刻意了。她知道,此时洗脱嫌疑最好的办法就是老老实实待着,但她和魏明山一样,也对那刺客的身份充满好奇,暗暗忖度着要调查一番。

阮贞听见言寒铮的脚步声靠近,忙轻轻地回到榻上,在他刚进帐时揉着眼睛起身,扮作刚醒的模样。

“喏,给你。”言寒铮伸出手,手心里是两枚松子糖,这荒山野岭间,也不知他从何处弄来。

阮贞欢欢喜喜地接糖道谢,心里却暗忖:“果然是有眼线埋伏,连我要糖这种小事都一清二楚。来自qi-wen.com言寒铮不耐烦这些小把戏,定是魏明山不死心。”

她微低着头,噙着糖暗暗思忖,落入言寒铮眼中,则是一副吃糖吃得太认真,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天真模样。他见惯了她的雷厉风行意气风发,最近也领略了她的妩媚动人玲珑婉转,但这女人像是有千百张面孔,每一张都让他看不厌。

阮贞陡然回过神,就见言寒铮在定定地瞧她,她下意识地擦了擦嘴角,含混地问道:“怎么,我流口水了吗?”

“嗯。”言寒铮轻轻应了一声,凑近她身前,在阮贞意识到他的真实意图之前,低头封住了她的唇。

阮贞想躲,但被他手臂牢牢圈住,动弹不得。他的吻一向霸道,长驱直入不由分说,阮贞口中的松子糖还没吃完,他像是故意要争抢那一丝甘甜,纠缠住她的舌不断侵占。推荐qi-wen.com她被他逼得连连败退,避无可避之间,向后仰倒在榻上。

阮贞两颊绯红,轻喘微微,她不满地横了言寒铮一眼,四目对视之时,被他强势的眼神看得有些心慌。她差点忘了,他在那事上像一只兽,有着将她撕成碎片的力量。

“我……我的糖都被你抢了。”她低声嘟囔,湿润发红的眼眸让他一阵悸动。

“我还给你。”他追逐上来,又是一番你争我夺不提。

直到他不小心压到她的伤处,阮贞呼痛,言寒铮才恋恋不舍地放了她,自己若无其事地坐到一旁,愉悦地欣赏她整理乱发。

“刚才都听到了?”言寒铮忽然开口,阮贞手上一滞:“听到什么?”

“明山说要看看你的动静,刺客身份已经暴露,若你和他联手,一定会想办法杀他灭口。”言寒铮凑近接过她手中的梳子,替她梳理长发。他动作很生涩,算不上温柔,但阮贞觉得心跳如鼓,竟比方才与他亲热还要紧张。

她笑道:“王爷跟我说了这些,魏先生的算计不就落空了?”

“我不在乎。”言寒铮扳过她的身子,让她与他四目相对,“无论你是不是想杀我,是不是真心归顺,你这一生都只能是我的棋子,逃不掉。”

阮贞心头巨震,这一句霸道的宣告,蛮横得让她难以负担。她原本有无数对他虚与委蛇的方式,但不假思索,就低低地应了一句:“阮贞只愿当活棋,不做弃子。”

言寒铮眉头微蹙,似是有话要问,然而沉默良久,只是轻声应了一句“好”,便放开了她。

阮贞摸不透他的心思,但她隐约觉得,这短短的对话像是某种承诺,沉甸甸地压在了心底。

苟且贪欢:将门毒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苟且贪欢 或 将门毒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9章(019章 被砸场了)

    原标题: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9章(019章被砸场了)书名: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019章被砸场了刚吃完午餐后,权以熙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接听电话的他,脸色有点凝重,过了一会,他放下了电话,面无表情地道:“我们走吧!”看到他的脸色有点凝重,冷初月知道他有正事去办,她“善解人意”地说道:“你有事先去忙,我可以自己回去!”权以熙低下头,看向冷初月的一脸的浅笑,他宠溺地点点她的鼻尖,“有你在身边我才不会无聊。”说完以后,看到她脸上僵硬的笑容,他脸上的笑意加深了起来,不要以为他不知道,她现在不想待在他的身边

  • 前妻,别来无恙19章(第十九章 我们打赌吧)

    原标题:前妻,别来无恙19章(第十九章我们打赌吧)小说书名:前妻,别来无恙第十九章我们打赌吧洛冰连续的推了两次也没能推开车门,她停下动作,转而回神望向云若汐。两人视线交汇,云若汐狭长的凤眸拉长了眼尾促狭的笑意,“不用紧张,我说了,我只是想和你聊聊……”“你到底想做什么?”洛冰的语气冷沉下来。云若汐还是那副淡然的模样,白皙娇嫩的脸写上了决然的神色,“我想赌一把。”“赌?”洛冰皱眉。“赌他到底是爱你还是爱我!怎么样,洛冰,你敢吗?”云若汐握紧方向盘。洛冰不可思议的望着云若汐的侧颜。云若汐的红唇一张一

  • 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9章(019 不按常理出牌)

    原标题: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9章(019不按常理出牌)小说书名: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019不按常理出牌想到这,她嘴角的笑意更加浓烈了。她迈出步伐,高贵优雅的往外走去。一见到洛小安,她脸上的笑变得亲和关切:“小安,你回来了?有没有受伤?”“伯母这是巴不得我受伤?”洛小安挑了挑眉,不悦的打量她。这是她的伯母陶雅心,表面总是一副和和善善的模样,在外人面前更是对她好极了,落不得丝毫的把柄。京城的人都夸她心善,简直是后妈的好榜样。可只有洛小安知道,即使是给她送的燕窝鱼翅,也是她们吃过的残渣来熬的

  • 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9章(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

    原标题: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9章(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书名: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那秦总,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jina连忙狗腿的问道,之前让沐小蛮按照合同上的要求办事就是秦影授的意,现在事情没如期办好,秦影自然是不会罢休的。坐回总裁椅上,秦影看着电脑上jina刚刚传上去的照片,是沐小蛮的比基尼照。嘉影娱乐在和每一个演员签约后,都会借着庆祝的名义,由经纪人带着新签约的几个或十几个女演员出去游玩一下,顺便去沙滩或者温泉洗洗澡。而这期间一直有嘉影娱乐的人在偷拍,当然这些照

  • 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19章(第19章 别这样)

    原标题: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19章(第19章别这样)小说名称: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第19章别这样顾久久不明所以,但是也不敢随意猜测,只觉得他的视线让她背脊阵阵发凉。顾久久连忙定住身形,却也不敢转身,“穆总……”“转过来。”穆爵琰再度开口,顾久久连忙照做。“抬头。”抬头那不就啥都看见了?想整死我也不带这样搞得啊!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顾久久还是听话的抬起了头,只不过拿着手机的手却背在身后。抬起头,顾久久这才发现眼前的情况似乎并不像她幻想的那么污,穆爵琰与那个女人的衣服都是穿的非常整齐

  • 独家蜜爱19章(第19章:权宜之计!)

    原标题:独家蜜爱19章(第19章:权宜之计!)小说名称:独家蜜爱第19章:权宜之计!他哪只眼睛看见她心疼了?苏岩正想辩解,倏地注意到傅言深的热气似乎都已经扑在了她的耳垂上。而且,他刚才叫什么?夫人?“谁是你夫人?”顾不得在意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苏岩对夫人这两个字尤为在意,她又没有跟谁结婚,这都是哪门子的夫人呢?苏岩半分没有客气一把推开他,转身直勾勾的瞪着自己前一刻的救命恩人。傅言深轻笑,笑容即使温雅悦耳,与刚才给人的冰冷感觉相比,那笑声,突然之间让苏岩如沐春风般。傅言深深深的看着苏岩,低沉磁感的

  • 军婚撩人19章(019:一个吻)

    原标题:军婚撩人19章(019:一个吻)书名:军婚撩人019:一个吻余式微依旧很抗拒他如此亲密的碰触,立刻手脚并用的推他踢他,可陈瀚东已经决定不放过她了,他自信能给她一个美好的夜晚。控制住她乱动的小手,狠狠的吻了她。余式微身子颤了颤,然后猛地闭上眼睛咬紧了牙关。陈瀚东吃痛立刻松开了她,身体却依旧牢牢的压在她的身上,在看到她那妖艳的红唇之后心里那一点点的怒气也淡了下去,修长的手指攫住她的下巴,不甘心的说到到:“只是一个吻而已,何必这么小气?”她急忙伸手推开他压的更近的肩膀,低头说了一句:“我去给你

  • 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9章(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

    原标题: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9章(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小说书名: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听到他的话,路兮琳不乐意了。“哎,你左一个戴绿帽右一个找男人,你倒是说说我怎么给你戴绿帽找男人了?”她最讨厌被人冤枉,尤其是贺文渊。张口闭口不离绿帽子,好像她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只是给你提个醒!”无论这段婚姻的始因是因为什么,他都不能接受一个女人的背叛。“提醒?真是笑话,这句话你应该对你自己说!”路兮琳讥讽,“说得好像自己多清白一样,白天那个金饰,是送小情人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