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徽宋逍遥歌3章(第三回 为大义逍遥随出征 乱用兵大胜初立威)

2017/11/18 0:44:3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徽宋逍遥歌

第三回 为大义逍遥随出征 乱用兵大胜初立威

却说逍遥允听猎户诉说衷肠。网站qi-wen.com

“老哥但说无妨,小子洗耳恭听。”我说道。

“老哥我一身本事,本也欲投身行伍,为国效力,谋个一官半职,也不枉此生,可谁知当今朝堂,奸臣当道,小人横行,文恬武嬉,爱财惜命,真正有志者或被打压或被贬出,如此昏暗无道,让我等如何报效??”

原来如此,我心里忖道。

“地方上却又是盗贼并起,群狗逐鹿,打家劫舍,草菅人命,百姓苦不堪言,官府却大多睁只眼闭只眼,敢怒不敢言,无所事事只会鱼肉百姓.....唉,如此周遭,你说老哥是该从军还是从贼??!!难啊,没有办法,我只能日日与山林走兽为伴,渔猎耕种为生,这辈子便如此罢了,而如今,我也老啦...”说着说着,猎户眼睛竟湿润起来。

这天下,竟成了这个样子了么。

我默默的起身,站在窗前,负手而立,望着远方山峦,夕阳余晖洒在身上,说不出的俊逸神秘。

“看来,我得尽快赶到汴梁”,我自言自语道。版权qi-wen.com

猎户呆呆的望着我,仿佛听到了我的言语。

“逍遥小兄弟,我虽老了,但我眼光历来不会错,我观小兄弟器宇轩昂,才艺非凡,头有神彩,今番下山,必将有一番大作为,只恳求小兄弟他日一旦入仕朝堂,能为苍生多谋福利,为壮我大宋出一份力,做一个真正的好官,老朽也不枉今日与小兄弟一番缘分,请受老哥一拜”,说着猎户就要下跪。

“老哥不可,折煞我也”,我连忙将猎户扶起,“老哥,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晚辈必当谨记老哥教诲”。我心中五味杂陈,不知说什么好。

“好,既如此,逍遥小兄弟今晚就在此休息一晚,明早随我将老虎送到县衙,然后就送小兄弟上路西去汴梁。”

“恩,多谢老哥”......

一夜无话,山风缭绕,圆月寂静。

第二日清晨,山间的雾气氤氲而又旖旎,鸟儿叽叽喳喳的欢歌,衬托出一派寂静与安详。网站qi-wen.com

逍遥允也起了个大早,清冽的山泉洗漱完毕,感觉就是比现在的自来水干净舒服多了。

猎户的妇人精心准备了一身猎户年轻时的衣裳,虽有些旧,却干净整洁,穿在身上,却也合身,说不出的俊朗非凡,看的妇人也是连连称好,猎户也交口称赞。

吃过早饭,猎户推了一辆板车,拉了虎躯,我二人便出发,直往城中而去。

泗县虽是楚州地界的一个小县城,倒也有些热闹。城门打开,百姓来来往往,走亲访友。

“小兄弟,前面就是县衙,就快到了”,猎户顿了顿,“这只老虎在此横行日久,害了不少人畜,知县早就贴榜文捕杀,谁知又坏了不少好手性命,今个被我俩所得,那赏银也够咱俩下个馆子了”。

正说间,忽然前面拥出一彪人马,当前一年轻将领披盔戴甲,持一把大刀,胯下一匹黄马,正催促着后军前行,百姓纷纷让路,拍手叫好。网站http://www.qi-wen.com/

以往看电视,来了军马大都弄的街上鸡飞狗跳蛋打,百姓也如见了老虎一般躲之不及,这回倒新鲜了,难道是娶媳妇儿看热闹的?

正想着,这路人马行至我和猎户跟前,只听马上将领对着猎户喊了一声“师父!”,然后滚鞍下马便拜。

“哦,是县尉大人”,猎户还礼。

“师父快不必如此!”县尉连忙扶住,“师父来此何干?怎不知会徒儿?徒儿正要去寻你”。

“哈哈你看,师父把城外东林的老虎打死了,这不准备送到县衙领赏么”,猎户高兴地说道,“哦对了,你们这是去哪?你寻我作甚?”

“师父,知县命我带领人马,攻打西山贼寇”,县尉说道。

“唉,又去西山啊,去什么去,一次次的走过场,劳民伤财,还不是无功而返…”猎户不无兴趣的说道。

“师父,这次不同,前几天西山贼寇大肆烧杀掳掠城西几个村庄,死了几百人,烧了不少庄子,最令知县大人震怒的是,夫人的侄女在城外游玩,也惨遭不幸,至今音信全无。夫人不舍,哭成了泪人,要死要活的,知县闻之大怒,真个就整顿兵马,又从城中和各村调集乡勇,共集合一千军马,命我为将,今日出城,剿杀贼寇!我自觉力有未逮,故而想去寻师父助我一臂之力,顺便报师父的血海深仇!”县尉说道。来自http://www.qi-wen.com/

“你、你、你说的是真的?!”猎户突然十分激动起来。

我一听,哟,又有故事!

猎户又说道:“好,太好了,既如此,我与你同去杀贼,不管结果如何,定要那伙贼人血债血偿!”

猎户说完,忽又想起了我,赶忙说道:“差点忘了,快来见过逍遥小兄弟,小兄弟,这位是我的徒弟,我曾教过他些拳脚枪棒功夫,还算有些手段,如今在这县衙当差”。

“幸会幸会”,县尉见我与其师父有交,便拱拱手,还算有些热情,而我也伸出手,准备和他握手,额,这样好像不太合适,看县尉小伙子有些懵逼,好吧,我也拱拱手。

猎户又说道对其徒儿说道,“你有所不知,这逍遥小兄弟乃世外隐士之徒,如今下山出道,必有所本领,且颇有侠义之心,不如让他与我等一同前往,在阵前出出主意,必然有用,如何?!”说完,猎户又看着我。

卧槽,不是吧,动不动就邀请别人一起去打仗??!!有没有经过我同意啊!我哪有这本事?吹吹牛而已,坏了坏了,吹大了,这下苦也!血刺啦花的,吓死宝宝啦!

我正懊悔,猎户看我不说话,以为我在等县尉答应,便捅了一下县尉说道:“说话呀!有高人相助,你还迟疑什么?!”

额,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有些畏惧迟疑!你看不出我的眼神躲躲闪闪的么!猎户爷爷你误会啦!

“哦?”县尉一听来了精神,眼睛都冒出些许光芒,“即是高人门下,必有谋略兵法,我等虽有勇力,却不甚会用兵,真天助我县百姓!那就劳烦小兄弟助我等一臂之力了!”说完向我一拜。

周围百姓和士兵也朝我投来赞许的目光,就差鼓掌了。

“哎呦我去…”我还没骂完,只听猎户喊道“好!小兄弟果然爽快,既已答应要去,那我们立刻出发!”

“师父你要不要有所准备?不跟师娘知会一声么?”县尉问道。阅读qi-wen.com

“不必,我只凭手中这杆朴刀,足矣,老婆子那边,你派个兵卒帮我说下,就说我去报仇,但我一定会回来!”说完大踏步而去。

那县尉命人将师父的老虎送去县衙,然后追上前去,率领队伍徐徐前行,只留我一人还在原地石化!

一阵微风吹来,几片枯叶打着旋儿落在我面前,不知是谁家的草狗在我脚下翘起了后腿,给我来了一丝温暖的滋润,靠,一脚踢去,草狗嗷嗷…

没办法,就这样跑吧又拉不下脸儿,唉骑虎难下了,只能随行,走一步看一步吧,要了命了!

行军途中,我从师徒二人口中得知,原来这城外西山确有一伙强人,日常打家劫舍无恶不作,且战斗力不弱,百姓苦不堪言,官府与之战斗日久,也没消耗贼人什么根本,更兼难以攻破其据山险之地利,皆无胜而终,而猎户的儿子就在一次与这伙山贼的战斗中被杀身亡。

看猎户激动之意,我有些释然,好吧,我就陪你们走一趟!权当还你救我一命的人情吧。

西山位于城外以西约三十里的样子,山也并不是很高,却颇有些险峻。途中有不少村庄,皆有些断壁残垣,想必也是山贼肆虐所为。

行了半日,来到西山脚下,一大块平坦空地,左右有两片树林,前缘还有条河,倒不失为一处风水佳处,只是可惜成了山贼势力范围。

县尉一声令下,千把号人于此处安营扎寨,顿时人马鼎沸,熙熙攘攘。

本来好好的一大块空地被挤得满满当当的,连个风都没有了,我有些不舒服,就对县尉师徒二人说,“我看不如分派些人手扎营到两边的树林里”。

其实我就是想多空出点地方,别这么拥挤,摩肩接踵的多难过。

可猎户一听,交口称赞,“小兄弟说的对,埋伏两拨人马于两边树林做策应,以防不测,高,实在是高”。

额,是么?!还有这说法?!好吧,哈哈,我哪里想了那么多,够汗,希望别出事才好。

有了其师父的夸奖,县尉于是听从我的建议,分别拨两百弓弩手于左右树林,自与师父和我领剩余六百人于平地扎营列阵,并派人于山下约战。

刚刚安营完毕,只听山上一声炮响,飞下一彪人马。

当头一人,生的面圆耳大,鼻直口方,腮边一摸落腮胡须,身长约有七尺,腰阔八围,提着一柄大斧,骑着一匹黑马;后面一人,猫耳猴腮,扎着裤子口,穿着獐皮袜,提条朴刀,生得七尺五六身材,胯着一匹杂色白马,高高的二人带着一堆喽啰哗啦啦飞奔下山来。

官兵们顿时一阵紧张。

县尉向我说道:“小兄弟且看,那便是山上的贼人!这领头的是大头领和二头领,老大叫滚地虎萧能,老二叫飞天猴侯可,二人有些刷子,手下两千多号人,端的是一伙强贼!可要小心!”

我靠!人家有两千多号气势汹汹的猛男咱们不是来送死么?!看你们信誓旦旦的样子我以为多牛逼呢,靠!还官军呢,个人战斗力咋样先不说,人数就够我们喝一壶的了!麻.痹的这下来送人头了,我是不是命里就该挂在前面几章节?!

我正想着,猎户说道:“小兄弟,一会敌我双方交战,你就在后面压阵指挥,我师徒二人带头杀敌便是!”

“好好好,你们尽管放心向前,后面有我”,我巴不得呢,看对方一个个满脸横肉的亡命之徒,我才不过去呢。

这时,那滚地虎萧能早已策马来到近前,只听其嘿嘿一笑:“好大胆子,上次吃的亏不够,这点人马还敢再来,此番定让你们有来无回!早早下马受降,留你们个全尸!”

“哈哈哈哈”一众喽啰也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仿佛早已对眼前的官军蔑视不已。

“萧贼休得猖狂,今番不比以往,我等有逍遥军师坐镇,看不踏平你西山,替我受难乡民报仇!”

恩?!军师?!嘿嘿,听起来不错,孺子可教也,很会拍马屁嘛小伙子…我草.你这么早把我搬出来干嘛?!那我不成敌人目标了你个呆瓜!!我心里狠狠的骂道。

“哈哈哈算了吧,就后面那小子?!毛还没长齐的吧!回家吃奶吧还军师呢干.你娘的!待我宰了你们,我看这军师还有何通天手段!!弟兄们给我杀!!”说着,两位头领挥舞着手中的兵器率军掩杀过来!

哎你大爷的我招你惹你了你就这么看不起我!还骂我娘!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他妈的拼了!反正不用我冲锋!

我大喊一声:“将士们!为了全城的百姓和死去的人们!为了你们的妻儿父母不受欺凌!为了你们的家产房屋不被霸占!给我冲啊!!”

你还别说,那些乱七八糟的鼓舞士气的话,还真就不如实实在在的涉及利益的话来的有效,这边猎户师徒和麾下官兵大吼一声,提着兵器冲向数倍于自己的山贼!

我心里还真没底,山贼人多着哪,光靠勇气也不够啊,这地儿真他妈太危险了!…

哎我去你们大爷的,那些驻扎在两边林子里的四百弓箭手在他娘的干嘛,我没有麦克风和大喇叭就听不到我的声音了?!都打起来了看不到啊还在那磨蹭?!

想到此我大吼一声:“两边的放箭哪!都等着吃屎那!!”

这回他们应该听见了,可我嫌气势不够,拿起鼓槌我就要来他个擂鼓助战!

“当当当当”…咦,鼓声不该是“咚咚咚”么,低头一看,稀逼!我敲了铜钟!这可是退兵的啊!

再看眼前的弟兄们,果然开始边杀边退,猎户师徒二人本来杀的正欢,此刻也正一脸懵逼的看着我且战且退…

靠,我死了算了,闯祸了。

这时,随着我军退出了几百步的距离,贼人仿佛大受鼓舞,奋力追近,却恰好被夹在驻扎着弓箭手的树林中央,这时弓箭手们也刚好移至树林边缘,也还沉浸在我的“两边放箭哪!!”那声大吼。

于是乎,弓箭手们心无旁骛,管他三七二十几,生的闺女还是儿子,拉弓便射,个个都变成了超级早.泄男,只听无数破空之声“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

这批弓箭手人虽不算多,但背的箭却不少,离得又近,稍微射出来就差不多能戳到人身上。

就见黑压压的一片片锋芒压向了中间的贼群,然后就是贼人们“啊啊啊啊…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只见刚刚还杀红了眼、嗷嗷追过来的匪徒们,顿时人仰马翻、哭爹喊娘、求饶磕头,中箭者不可胜数。

却看那贼首二头领飞天猴侯可这下成了稻草猴,被射的如刺猬一般,与胯下坐骑一同被射了个三魂七魄顿时消散。

那大头领左腿、后背各中了一箭,被手持盾牌的喽啰们拼死抵住箭雨,撤出射程,还大喊着“腌臜鸟人,诡计欺我!气死我也,撤!快撤!”个把还能动的喽啰们顿时如蒙大赦,抱头鼠窜往回跑。

我正着急如何挽回因自己失误造成的溃退,忽然敌人已被射的如此不堪,局势大衰,我激动不已,痛打落水狗!于是大喊一声:“弟兄们再给我杀啊!!”

这下我看准了,拿起鼓锤使出了搓澡的劲儿“咚咚咚咚咚”的狠敲起来。

猎户师徒二人精神一振,调转马头,大声吆喝着,率官军追击溃逃的贼军,而此时两旁的弓箭手箭也射的差不多了,随即也拔出刀剑冲出林子,三股军马成“品”字状一起绞杀敌军溃败残部,直杀的贼寇是丢盔弃甲、血流成河,滚地虎萧能最终只带了十几人逃回山寨。

“哈哈痛快痛快!”猎户师徒豪气万丈,奔至我面前,俯身便拜,“先生神算!如诸葛再世!我等佩服!”众军士也跟着拜。

“额,哪里哪里,都是众人厮杀有功”,靠,我总不能实话实说吧,这张小脸往哪搁啊。

清点了下,此一仗,官军杀敌伤敌一千一百余人,而官军也仅仅是十几人轻伤,实在是空前的大胜。

对于伤者我本建议囚禁发落,怎奈猎户师徒二人坚决不同意,“小兄弟有所不知,这些贼人喽啰无一不是罪恶深重、杀人不长眼的恶魔,每个人都是杀人越货、欺男霸女、恶贯满盈、血债累累,不是元凶就是帮凶,若不杀了他们,后若生变,必为大害!”

说完,不待我言语,便令手下将贼众拖走,于树林中一并斩首,随后掩埋尸首,打扫战场。

当然,我可没忘了好好搜刮一番,从死伤者身上搜出不少散碎金银,一部分分发给受伤兵士,官兵士气大振,剩余打包待用(待用个毛,发财啦哈哈)。

县尉也将拾掇起来的兵器、辎重清理好,用大车运回县衙,以作战利品和储备,顺便向知县报捷,并汇报下一步作战计划,又命弓箭手拔箭清洗回笼,全军休整,也有点章法。

......

徽宋逍遥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徽宋逍遥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无删节都市近身兵王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都市近身兵王免费阅读全文小说:都市近身兵王目录预览:第一卷第1章荣耀归来第一卷第2章新仇旧恨齐上阵第一卷第3章不识相的人第一卷第4章向姑娘赔不是第一卷第1章荣耀归来傅恩奇拖着磨白的蓝色牛仔包走出客运站。面对车水马龙游人如织的世界,他的心中百感交集。九个春秋,三千二百多个日日夜夜,当年因为打伤了人,十五岁的傅恩奇连夜被日渐老迈的父母塞进一辆驶往外地的客车。那是一个隆冬的子夜,擦掉雾化的玻璃窗上水汽,傅恩奇鼻腔酸涩,却始终无泪,他盯着窗外昏黄灯光下,因为终日劳作而憔悴显老的父母,耳边想

  • 无删节剑临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剑临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剑临目录预览:第一卷上古传承第1章九印剑符第一卷上古传承第2章剑皇传承第一卷上古传承第3章大气术第一卷上古传承第4章紫魔锻体诀第一卷上古传承第1章九印剑符纪元大陆,光明帝国,都城渊京凌王府。一名清瘦少年,盘着双腿,坐在蒲团之上,打开包裹,取出其中的两株紫雾血参。光明帝国是纪元大陆上一个鼎盛的王朝,地域广袤无疆,人口数以亿计。凌王府家主凌傲天,是帝国为数不多的异姓王之一,为帝国创建立下过赫赫战功。少年名唤凌剑秋,十四五岁年纪,灰衣破帽,是凌傲天的私生子。在光明

  • 无删节极品邪帝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极品邪帝免费阅读全文小说:极品邪帝目录预览:第1章九州天地第2章奇怪的石珠第3章道心种魔第4章跪下第1章九州天地太古迄今,生老病死轮回反复,天灾九难降落不断,众生苦不堪言,最终有大智慧大能力者或开辟紫府肉身,或炼化天地之力为己用,出现无数掌控天地之力的强大修士,只手遮天,一念翻天覆地,执掌造化乾坤,从而对抗无极天地,取得非凡成就。故有天资非凡者,大都开始追寻那无尽修炼之途,以与天争命。无极乾坤,万界诸天,无数仙家大域因此广袤分布,穹宇之内,有无数的时空纵横交错,在这些空间中,有数不

  • 无删节都市狂龙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都市狂龙免费阅读全文小说:都市狂龙目录预览:第一卷破茧为龙第1章死亡只是一个开始第一卷破茧为龙第2章华丽蜕变第一卷破茧为龙第3章她是我的女人第一卷破茧为龙第4章让我亲一下第一卷破茧为龙第1章死亡只是一个开始火刺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浑身无力,仿佛身体像是被摔碎了以后,被再次拼装起来一样。模糊的意识开始逐渐在脑海中凝结拼凑。记忆的碎片慢慢融合在一起。当时火刺在一架小型飞机上,一记雷拳将目标的脑袋轰碎,鲜血喷溅了自己一脸。就在他想要打开盒子取出神秘水晶之时,明知逃脱无望的驾驶员却引爆了炸

  • 无删节漫漫情路:旧爱换新宠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漫漫情路:旧爱换新宠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漫漫情路:旧爱换新宠目录预览:第一卷第1章毕业典礼第一卷第2章无话不谈第一卷第3章庆祝生日第一卷第4章羡慕嫉妒第一卷第1章毕业典礼A市某省重点大学,即将举行第五十八届毕业典礼。操场上,早已经被穿着学士服学士帽的同学们三三两两的站满了,如诺在看台上往下看每一个人都是一模一样的。在校园的门口哪里肃然停下来了一辆的士,从的士上匆忙地走下来一个人,捧着鲜花就往学校里面冲,脸上洋溢着无比自豪,在茫茫人海中一眼就搜寻到了他的身影,带着甜甜的微笑跑了过去。

  • 无删节易龙志传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易龙志传免费阅读全文书名:易龙志传目录预览:第1章寻死第2章再次出现第3章地震事件第4章震撼第1章寻死星空璀璨,月色柔美,皎洁的月亮在今晚分外刺眼,夜色也很是迷人,可惜当下四周寂静欣赏无人。嘈杂的声音打破了黑夜的宁静,露台处传来一阵响声。“啊!我应该要怎么办啊?”话音刚消失就听到“嘭”一声,是一个玻璃瓶落地摔成粉碎的声音。说话的人正是此时坐在宿舍楼的天台独自饮闷酒的易皓。易皓是一个从农村来到G市上大一的大专生,本来很有可能去重点大学读他最喜欢的经济管理学专业的,但由于某些原因导致他

  • 无删节专情首席:女人,要定你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专情首席:女人,要定你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专情首席:女人,要定你目录预览:第1章不是什么好事第2章好友会面第3章承担第4章不知不觉第1章不是什么好事“我要你,现在,马上,立刻。”粗狂的嗓音略带点性感,男人话一说完就吻上女人的双唇。“不要。”女人稍微的反抗却换来男人更粗鲁的动作。“给我,我会让你幸福的。”男人在女人的耳边轻声说着,越来越大的喘气声,男人顺着女人的脖子往下吻。听到男人的话,女人没有了挣扎,双手放在男人的脖子上,配合着男人。这时刻男人的手机突然响了。男人丝毫没有理会的意

  • 无删节冷霸总裁野味妻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冷霸总裁野味妻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冷霸总裁野味妻目录预览:第1章狼藉第2章冷眼相对第3章庐山真面目第4章无眠第1章狼藉棕色的门哐的被关上,一对迫不及待的男女贴在门上,热吻着。衣服随即一件件被扔向房间的四面八方,满地狼藉。男人抵住女人的双手越过头顶放在门上,从手腕一路激吻下去。女人如水蛇般扭动着腰部。“嗯,嗯,妖精,你让我无法自拔。”男人唏嘘之际还不忘大肆夸耀女人一番。“哼,我看你是偷腥上瘾了,不怕你家小母老虎撞见吗?哎呀,别猴急吗。”女人修长的白指抱着男人的头用力的揉捏着。发狠似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