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17 22:07:50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005 他竟吻了她

他无暇顾及她的痛苦,肆无忌惮地要着。来自http://www.qi-wen.com/

对于他而言,只不过是一场情事,没有一个男人喜欢在这事上浪费时间,更何况是面对一个毫无感情的女人!

怜香惜玉?

他是她的雇主,并且给了她一笔不菲的报酬,这份痛,她承受得理所应当。

那份痛楚,一连同她满腹的委屈与辛酸,眼泪汹涌地流淌而出。

她嘶声痛呼了一声,眼圈红了一片,却倔强得咬着唇,不想流露出她脆弱的一面,却承受不住如此剧烈的攻势,深呼吸不止,渐渐到后来,竟再也忍不住,断断续续地抽噎了起来。

“呜呜呜……”到最后,竟像个猫咪一样,啜泣了起来。

男人就像冷酷的帝王,近乎残忍的掠夺她的所有。

无边的痛楚就像是海上凶猛的浪,溺水之中,飘摇沉浮。

渐入忘情,她的目光渐渐空远,五指战栗地张开,却抓不到任何可以攀附的东西,眼前黑暗一片,神智一片混沌。说明http://www.qi-wen.com/

完美的契合。

汗水熨烫着在两个人的身上,慕雅哲五指狠狠地并入她的发间,只觉得食髓知味。

她神智迷离地不住苦求着。

情动之中,他却忽然感觉到颈项边一阵滚烫的湿意,微微抬眸,却见她咬着唇,竟痛得闷声呜咽了起来。

慕雅哲俊脸一怔,望着那隐忍的小脸,竟不自觉地俯首,重重地吻上了她的唇瓣,舌尖闯入她的口,擭获那丁香小蛇,缠绕席卷,悉数香进她的哽咽声。

吻,对于他来说是个禁忌!

接吻,意味着相濡以沫!

他从不会去吻一个女人。因为在他眼中,女人的唇,十分肮脏,流连在他身边的女子,向来是名媛千金,要不然便是娱乐圈女星,因为他不曾碰过一个女人。奇闻网然而不知为什么,竟吻了这个女人。

准确的说,这是他第一个女人,竟不知,吻的滋味,如此美味?

慕雅哲眸光微凝,压着她,在一阵窒息般的压抑中,饮鸩止渴。

床上,缠绵悱恻。

蚀骨沉沦……

……

云诗诗在一片黑暗中睁开了双眸,眼上那一条红绸早已被冷汗湿透。

耳边传来浴房哗哗的花洒声。

她微微动了动身子,却感觉指尖传来尖利的痛,原是方才情事之中,她的五指紧扣在床沿,指甲掐了断,刺进了指尖。

她故作轻松地宽慰自己,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一切都结束了……但愿这一次,便能成功受孕。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全文在线阅读

待她为他生下了孩子,拿到了钱便能离开这里,重新回到自己的生活轨迹。

此刻,已是凌晨时分。

慕雅哲冲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高大的身躯伫立在房间,极具压迫感。他目光冷凝,月色下,女人卷着洁白的寝被,弓着身子喘息不止,光洁的身上,是他留下的粗鲁痕迹。

而床上那一片血迹,宛若绽开的血色蓓蕾,触目惊心。

云诗诗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背对着他,战栗地蜷缩了身子,僵硬得就像一块石头。他望着她,凌乱的秀发散乱地披在枕畔,被汗水湿透。版权qi-wen.com

他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伫立片刻,便转身离去。

006 她的屈辱与难堪

“砰——”

听到那冰冷的关门声,她抱了抱肩膀,望着手腕上可怕的淤痕,眼眶酸胀得厉害,却不敢发出一点的哭音,哪怕是哽咽声。

不久,窗外便传来引擎发动的声音。

车子绝尘而去,渐行渐远,直到再也听不见,意识到他的离开,她再也忍不住,蓦然紧闭了双眼,任自己放纵得痛哭出声。

在这陌生的海边别墅,她把青涩的自己,完完全全地给了一个陌生的男子。

她也曾猜测,那人为何会挑中她?后来想想,大抵是因为她平民的身份,对未来孩子的抚养权不会构成任何威胁。

她不知道这么做究竟对不对,也不知这件事究竟难瞒着父亲多久?可如今家里已是走投无路,她已别无抉择,但她不后悔,更没有立足之地去后悔。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全文在线阅读

对于一个维持生计都困难的人来说,尊严这种东西实在太过奢侈,这也是她如今唯一的出路。

更何况,作为家中养女,这几年父亲一直待她很好,对她视如己出。固然养母与姐姐很不待见她,但是生活上但凡吃穿用度都不曾缺过,对此她心中已是感恩戴德。如今金融危机,家里危难之际,无论如何,这份恩情总是要偿还的。

其他的,她暂时不愿去想太多。

慕雅哲不会知道,这一晚,会在她的生命里,留下多么无法磨灭的创伤。更不知道今后这个女人,又会与他有怎样的交集。

……

黎明,晨曦。

云诗诗缓缓地坐起身来,慢慢地取下脸上的红绸,将雪白的被子紧紧地裹在了身上,走到了窗边将窗帘掀至大敞。

然而阳光,却怎么也照不进她的心里。

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门被推至大敞。

云诗诗一惊,回过头,却见一个容貌端庄艳丽的女子走了进来,一脸怒容地向她靠近。身后跟着的,是与她签订代孕契约的秘书,低眉顺眼地走在一侧。

女人走到她面前,站定脚步,趾高气昂地上下打量着她,却是一脸嫌恶,视线落在她身上那枚吻痕时,目光冷凝住。

云诗诗紧张地用被子裹住身体,却如何也遮掩不住颈间那恩爱的痕迹。

青红交错,刺痛了女人的眼睛,恶狠狠地开口:“你就是……那个代孕的女孩儿?!”

云诗诗香咽一声:“……是,请问你是……”

“啪——”

回应她的,是一记狠厉的巴掌!

“不要脸的贱人!你……你凭什么,你凭什么……”女人气急败坏地揪住她的头发,一脸青白,“你不要以为,你为他生下孩子,便能母凭子贵了!我警告你,我是他名正言顺的未婚妻,而你,只是借腹生子!你不要妄想觊觎不该是你的东西,明白么!”

云诗诗愕然地愣住,艰涩地道:“我签了合约,上面的条款我都清楚!我也知道自己的身份,请你……”

“你明白就好!”女人胸脯起伏,尽管她深知,若不是她没有生育能力,决不会轮到这个女孩儿来为他诞下慕式未来的继承人,然而一想到这个女孩与她心爱的男人一整夜颠鸾倒凤,她心中便嫉妒的发狂!

007 她怀孕了

“你最好这一次就能怀上!别指望他再碰你一根手指!”女人留下狠狠一句话,扬长而去。

云诗诗瘫软在地上,魂不守舍。秘书连忙将她扶起,“快起来,地上凉呢!身子要紧!”

两个月后。

慕家私人医院,秘书拿到了检查报告。

妊娠七周,胎像稳定,是一对同卵双胞胎。

她拿起手机,向慕雅哲的助理报告了这一结果。云诗诗从诊查室里走出来,对于检查结果,她丝毫不关心,如今的她,倒有点儿像是任人摆布的木偶。

不论如何,她只顾做好自己分内的事,遵从他们一切的安排就好,其他的,轮不到她去Cao心。

秘书走了过来,对她微微一笑,宽慰道:“云小姐,你现在状况很稳,别太紧张了,呵呵,你也不用担心别的,这几个月您就在别墅安心养胎,有什么要求,就尽管向我提出来。”

云诗诗抬起头来,低低说:“我想见见我的爸爸。”

两个月只是留下一张字条便不告而别,如今他只怕是要急坏了吧!

秘书一怔,“这……总裁吩咐过,您不能外出的。”

“我只想见我父亲一面,并没有其他的要求,这点都不能满足吗?”

看着云诗诗恳求的眼神,秘书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好吧!”

这事原本就挺让她为难,按照合同上的条件她并不能外出,然而秘书却瞧这女孩子实在太可怜,小小年纪就出来做代孕,想必是有什么难处,于是瞒着总裁,便为她安排了时间。

地点约在市中心的咖啡厅。

云父接到简讯便急匆匆地提前了半小时赶到,坐在包厢里有些坐立不安。自从她不告而别之后,他每日都担心得夜不能寐,辗转反侧,而妻子却没少在他面前骂她说是白眼儿狼,不知是和哪个野男人跑了,没良心。

家里快倒了,正值危难之际,云父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然而当翌日得知在他的银行账户上竟然莫名多出了一百万时,下意识地将这件事与她的离开产生了什么不好的联想。

实际上,云诗诗并非是他亲生女儿,而是他在十年前无意一次,在福利院领养的,他本身还有个女儿。当时云家家境富裕,见云诗诗懂事乖巧,心里喜欢,没想到领回来之后,却遭到了妻子与女儿的一致排斥,那时,他也没放在心上,想着小家伙那么懂事,迟早会得到妻子与女儿的认可。

然而,他想错了。

他平时忙,顾暇不及家里的琐事,但他毕竟是个做父亲的,又怎么会不知道他不在的时候,他的妻子与女儿怎么欺负云诗诗的?但云诗诗毕竟懂事,纵然在两人面前受了委屈,也从未向他哭诉过一次,他对她心里不是没有愧疚。

事实上,他的家境原本很富裕,名下有一家上市资产,盈利稳定,因此生活算是殷富。然而今年年初一场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突如其来的灾难将整个家压垮了。

008 云诗诗的身世

事实上,他的家境原本很富裕,名下有一家上市资产,盈利稳定,因此生活算是殷富。然而今年年初一场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突如其来的灾难将整个家压垮了。公司一再亏损,许多股东撤了注资,眼看着公司就要破产,妻子将矛头直指向了云诗诗,只因为在去年的时候,他为了让她远离这个琐碎的家,不惜将原本打算作投资的钱拿出来送她去了一所住宿制贵族高中念书。

妻子认为,倘若不是那一次的事,公司不会遭遇此次危机,云家也不会落得如此境地。

为了这件事,家里时常爆发争吵,更有甚者,在云诗诗放假回家之时,趁着他不在,母女俩关上门将她痛打了一顿,云父为此差点气出心脏病来。

正心急如焚时,就见门被人推开,秘书打开门,云诗诗缓缓地走了进来,见到云父,眸光微微一动,水雾氤氲,然而即刻间便有恢复了平静。云父豁然起身,却向秘书看去了一眼,眼底有几分疑窦。

秘书很识时务得退出了房间,替他们关上了门。

“诗诗!”云父面色焦急地走了过来,握住了她的肩膀,打量着她,“你这两个月都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爸爸这两个月来有多么着急?”

云诗诗愧疚地抬起脸,两个月没见,云父的发鬓竟已是灰白一片,脸上愈发沧桑,想来那么多时日的忧心,公司挤压成山的案子,空暇之余寻找她的音讯,两边费心,Cao劳过度。

“爸爸,别为我担心,我挺好的。”云诗诗说着,扶着他坐下,“公司现在怎么样了?”

“那笔钱是不是你打的?”

云父开门见山。

云诗诗一怔,有些不知怎么回答,眼底闪过一抹慌乱,却又很快地被极力掩饰,云父紧紧地覆住了她的手背,“好孩子,你实话实说,别欺骗爸爸,别让爸爸再为你担心了,好吗?”他忽然联想到什么可怕的事情,坐正了身子,忙是问道,“你不会做什么傻事了吧?!”

见她低着头不说话,他在她脸上搜寻什么痕迹,却徒劳无获,蓦地又怀疑地指向门外,“刚才那个女人又是谁!?”

云诗诗沉默良久,声音低如蚊蝇:“我……我在为人代孕。”

房间里陡然死一般寂静。

云父瞳孔一阵收缩,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你……你怎么能……”

“爸……”

话音未落,只听“啪——”的一声,云父猛然一掌将她的脸扇侧了过去,云诗诗呆滞地摸了摸发烫的脸颊,就听云父恨恨地质问她:“你为什么要这么作践自己!?代孕……那种事是你能做的吗!?”

她还那么小,花季般的年龄,却竟然跑去给人代孕!她知不知道这么做会毁了她!

难道在她眼中,他这做父亲的就这么窝囊?连女儿也保护不周全?

“这钱,我不会动一分的!我云业程,还不至走到这步境地!”

说罢,云业程生气地站了起来,一脸怒意地离开了包厢。

云诗诗怔忡地低下头,死死地揪住了衣襟……

009 早产分娩

六个月后:

云诗诗在秘书的陪同下办理大学复学手续,路上突然腹痛不止。

几个月的担惊受怕,始料未及的早产,也来不及送去慕家私人医院,秘书匆忙驱车将她送进了市妇产医院,冷静地办理手续。

云诗诗躺在床上,脸色惨白,抬眸望着不断闪过的白炽灯,剧痛之下冷汗淋漓,怀胎八月,终于就要解脱了。秘书将她送进了产房,不断鼓励着她:“云小姐!别害怕,您一定会母子平安的!我在手术室外等你的好消息!”

“谢谢……”

云诗诗闭着眼睛被推进了产房,门紧紧地关起。

医院的院长与云业程相熟,因此得知云诗诗生产,便联系了他,云业程得知了消息,立即赶到了医院,在产房外焦虑地等着。

四个小时之后,产房里传来一阵响亮的婴儿啼哭声。

“是个健康的男孩!”

护士将孩子抱进了育婴箱,送到了新生儿病房。云业程顾不及孩子,焦急地在产房外张望。

秘书走到病房前,隔着窗玻璃望着方才出生的孩子,转过身问:“还有一个孩子呢?”

护士惋惜地回:“实在是抱歉!因为是早产儿,弟弟太虚弱了,出来时就没了呼吸……”

秘书心下一惊,脸色僵硬地问,“没希望了吗?”

护士直言不讳,“……是!”

秘书有些失望,无奈道:“那好,那个孩子麻烦贵院处理一下吧。”

说罢,她便拿起手机联系了几名手下与救护车,打算将孩子转入慕氏私人医院。

临走时,她填了一张支票,递给了云业程,客气道:“云先生,这几个月您的女儿受苦了,这是余下的酬劳,请收下!”

云业程讷讷地收下,秘书便带着人匆匆地离去。

产房里,云诗诗体力虚脱,晕迷了过去。

护士走过去,正打算抱起处理那个可怜的男婴,然而方才抱起小家伙,她低头看了一眼,目光微微一震,脸色大变,神色慌乱地抱着孩子向医生跑去。

“医生!……”

……

……

——六年后。

时光翩跹,岁月如逝,竟是须臾间而已。

百货商场,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云诗诗推着车子,时不时东张西望,步履急促。

她方才去了日用品货架拿了点儿东西,一个转身,人儿竟然不见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路过玩具专柜时,她步子缓了下来,视线扫过一圈,便蓦然在一个小小的背影身上定了住,云诗诗微微耸肩,无奈地一叹,勾唇失笑,推着车向他走去,在他身后蹲了下来。

就见小家伙站在货架前,专注地望向柜台上那包装精美的遥控赛车。小Nai包看起来很小,约莫五六岁,一身干净的西装校服,却看起来有些清瘦。

浓黑柔顺的秀发,白皙如玉的皮肤,稚嫩的脸孔上,五官精致,脸颊粉嫩,颇为可爱!

他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忽闪忽闪,清澈美丽。眼梢长而勾挑,浓密的睫毛又长又卷,微微上翘,宛若两扇黑凤翎。乌黑的眼珠如黑玉般纯净澄明,不染一丝一毫的杂质。

这般迷人又可爱的小家伙,就像漂亮的小精灵,只是如今这个小精灵的眼神,此刻显得有些严肃,颇有几分小大人的成熟感。

010 小佑佑

迷人又可爱的小家伙,就像漂亮的小精灵,只是如今这个小精灵的眼神,此刻显得有些严肃,颇有几分小大人的成熟感。

“一百五十元,太贵了……”稚嫩的声音中透着与他这个年纪极为不符的沧桑感,他像个小老头似的皱着眉头,扳着小指头算了算,又哀哀一叹,肩膀一耸,仿佛处于一个灰暗的世界里。

云诗诗为他这般消沉的模样不禁失笑,心下却又有些微微的苦涩。她抿了抿唇,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小Nai包一吓,转过身来,见是她,面颊诡异一红,“妈咪……”

“妈咪找了你好久,不是让你乖乖地跟着妈咪,不要一个人乱跑吗?”

云诗诗故作凶巴巴的样子,小Nai包显然更愧疚了,小手小心翼翼地搂住了她的脖子,眼睫微垂,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小声嗫嚅道:“妈咪别生气,佑佑以后不会乱跑啦!”

“佑佑乖!”她蹲下身来,抱着他,“在看什么呢?”

佑佑下意识地指了指那辆遥控赛车,然而蓦然又想起了什么,小指头一缩,扬起小脸故作洒脱地道:“妈咪,佑佑只是看看,一点儿也不想要哦!”

尽管嘴上这么说,小家伙的眼睛却始终死死地盯在那包装精美遥控赛车上,眼神完完全全地出卖了他。

云诗诗不由得冷峻不禁,小家伙小小年纪,就口是心非了,心里明明很想要嘛,只不过是为了替她节省开支,这才嘴上逞强!

这孩子简直是天生的暖男。

她笑了笑,拍了拍他的小脑袋,站起身来,走到柜台前指了指那辆遥控赛车,佑佑紧盯着那辆玩具,又看了一眼云诗诗,仿佛是猜到了什么,眸光微微一亮,脸上陡然焕发出兴奋的神采,跑到了柜台前,仰着小脑袋憧憬地盯着她柜台员手中的精美包装,目不转睛。

柜台员将赛车拿到柜台上刷了标签,小Nai包便扶着柜台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攀着柜台边缘踮起脚尖,小脸上心满意足。

云诗诗跟在他的身后,见他笑得一脸灿烂,不禁动容。倘若连孩子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都满足不了,她实在不是个好母亲。

这么多年来,她对于这个孩子的亏欠,实在太多了。

六年前,她为那个男人生下一对双胞胎,因为是早产儿,兄弟两个出生的时候都有些虚弱,而佑佑情况更严重,加上在母体里时,被哥哥抢走了太多的养分,因此佑佑出来时就没了呼吸。听父亲说,当时哥哥方才出生,就被送进了新生儿病房,紧接着,就被那个秘书命人接走转了医院,而当时为她接生的护士却意外得发现,佑佑竟然又有了一丝的呼吸!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一胎二宝 或 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盛世婚宠,高冷总裁别撩人1章(第1章 奸细)

    原标题:盛世婚宠,高冷总裁别撩人1章(第1章奸细)书名:盛世婚宠,高冷总裁别撩人第1章奸细连城古堡位于半山之上,丛林掩映之中,古堡外山涧清溪蜿蜒而过,自然色的外墙与青山绿水几乎融为一体,低调奢华又彰显神秘高贵。沁凉宽敞的车库位于古堡的地下一层,目之所及皆是各类限量版豪车,一字排开、纤尘不染,在略显昏暗的车库依然闪烁着慑人的光泽。年轻的女孩双眸紧闭,修长的双腿交叠弯曲,一双藕臂被缚在身后,窈窕有致的娇躯无力地斜倚在一辆红色跑车前。“嗯,好疼!”夏念念嘤咛一声,微微张开的眸子就被两道强光刺得重新合上

  • 误闯美男集中营1章(第1章 丑八怪的愚人节)

    原标题:误闯美男集中营1章(第1章丑八怪的愚人节)小说:误闯美男集中营第1章丑八怪的愚人节4月1日,愚人节。明媚的晨光慵懒的穿透过绞缠的云层,在空气中折射出一条条绚烂的光线照射着这座美丽的东方城市,恍若给整个城市的上空镀上了一层淡淡的暖金色。涌入枫城一中的学生越来越多,每个人的嘴角似乎都嵌着一丝若有如无的奸笑。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愚人节,是个捉弄人的好日子,枯燥的高中生活让这里的学生变成了一头头欺压已久的狼,蓄势待发的寻找着解压的突破口。苏小染同学俨然又成为了他们最大的寻乐对象。弱小的身子窝在墙角,

  • 毒医世子妃1章(第一章 金玉良缘)

    原标题:毒医世子妃1章(第一章金玉良缘)小说名称:毒医世子妃第一章金玉良缘“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吏部尚书之女安清染贤淑敦厚、端方温贵,品貌出众,太后与朕躬闻甚悦之。今镇南王世子夙言恰适婚娶,当择贤女与配。值安清染待宇闺中,与世子夙言堪称天设地造,特将汝安清染许配世子夙言为世子妃。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择良辰完婚。钦此,安清染小姐接旨吧。”平地一声惊雷响起,一道莫名其妙的赐婚圣旨,惊了整个京都,惊了整个尚书府的人,也惊了千佛寺里的四小姐安清染。接了赐婚圣旨的安清染,缓步而来,

  • 逆天爆宠:女王谋天下1章(第一章 时空错乱)

    原标题:逆天爆宠:女王谋天下1章(第一章时空错乱)小说书名:逆天爆宠:女王谋天下第一章时空错乱“轰……轰……哇啊……”空中一声巨响,伴随着女子惊慌失措的喊声回响在苍穹,有人抬头看去,却不见任何异常,纷纷摇头直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却不知在他摇头之迹,一个庞然大物轰然落向不远处的一座山头,奇异的是,那东西在落下来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此时,在那座山头上,一位少女艰难的直起身来,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脑子里还有些混沌,她不适的摇摇头,但看到周围的场景之后愣住了。这里……不是青沪星!眼前是一座山头,从这里看下去

  • 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1章(第一章 祭月神)

    原标题: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1章(第一章祭月神)小说书名: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第一章祭月神“小念,是时候了!小念!”重裘似的黑雾向我滚压下来,那种快要令人窒息的感觉一点点覆盖住我,动弹不得。黑雾中一道低沉迷茫的声音忽远忽近,蓦地从雾中伸出一双白暂如玉指节分明的手,一把紧紧攥住我的手腕,瞬间剌骨入冰的冷流遍全身,恍惚中看到那只手虎口处有一颗红得妖艳诡异的朱砂痣……“啊!”吓得我尖叫一声,猛然醒了过来。居然在和乔诚看电影的时候睡了过去,还做了这么一个可怕的梦。“怎么了?”乔诚一脸关心的看着我

  • 萌宝来袭:总裁撩妻无下限1章(第1章 宫少,您继续)

    原标题:萌宝来袭:总裁撩妻无下限1章(第1章宫少,您继续)小说名称:萌宝来袭:总裁撩妻无下限第1章宫少,您继续“抓住她!站住!”后面几个彪形大汉如影随形的跟着伊馨。她单手撑起吧台,一个漂亮的空翻跳了过去,引起酒吧里无数的喝彩和口哨声,但是现在她却无暇顾及这些,第一时间超门口跑去。说来也是她点背,来这里替好友肖玲玲代个班,居然碰到了不规矩的客人想对她用强。她真的只是下意识的自卫,却没想到力度没掌握好,一时失手卸了对方的胳膊,从而引来了这帮保镖的追逐。伊馨知道,这要是被抓住了,自己的下场一定很惨,况

  • 误惹豪门:高冷总裁夜夜宠1章(第一章 老婆,跟我回家)

    原标题:误惹豪门:高冷总裁夜夜宠1章(第一章老婆,跟我回家)书名:误惹豪门:高冷总裁夜夜宠第一章老婆,跟我回家嘭——一声巨响炸然而起,瞬间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众人齐齐抬头。伴随着洒落的粉色木槿花,一排金色的滚烫的大字出现在天空,仿佛镌刻在了碧蓝的空中。莫小小,嫁给我!简单霸气的六个字,特别是最后的感叹号,彰显着不容抗拒的意味。群岛的西边,九架战斗机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此时此刻,一身狼狈的莫小小,双手护着自己身上被撕扯的婚纱,裂口直至腰间,她穿在婚纱里的底裤都暴露在了众人的面前。她一张白皙

  • 重生之惑国鬼妃1章(第一章 狗血的穿越)

    原标题:重生之惑国鬼妃1章(第一章狗血的穿越)小说书名:重生之惑国鬼妃第一章狗血的穿越“小七,快睁开眼睛,你不能死!”是小六的声音,只是怎么听起来那么的遥远?小七努力的眨巴着眼皮,可她再怎么努力眼睛也睁不开。“小七,我们是最好的搭档,你死了,我该怎么办?”小六又哭喊道。小七听到好姐妹小六的哭喊声,一直在努力的积攒力气,想张开嘴巴,对小六说——快走!这里危险!可她蠕动了几下嘴唇,却发现嘴巴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奇怪,小七满脑子的狐疑,她不过是执行任务中,被阴险的对方刺中了要害,失血过多,全身动弹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