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丧尸帝国1章(第一章格子间里的王)

2017/11/17 17:53:0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丧尸帝国

第一章格子间里的王

冬日里,阳光照的人格外舒服,特别是在这个雾霾频发的北方重工业城市。丧尸帝国1章(第一章格子间里的王)

怀仁靠在椅子上,任由阳光洒满全身,闭着眼睛享受着难得的温暖,温暖的让他忘记了自己在一栋商住两用楼的一个小小隔间里面,而他身后一米的地方就是冰冷冷的墙壁。

“哎,哎!干什么呢,这个月业绩完成了么你!别晒着了,赶紧打电话。”刺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对怀仁颐指气使的叫喊着,猥琐的神态让人作呕。

公司不大领导不少,一共不到十个人的草鸡公司,居然有两个部门经理和两个销售总监,刚才说话的就是销售总监之一,而怀仁就是他手下仅有的两个下属里的一个。

压下心中的不快,怀仁转过头,对“领导”笑了笑,把椅子往前蹭去,回到了那个不属于他却无法逃离的格子间里,继续着他电话销售的工作,重复、单调、毫无意义的工作。

“喂,李哥你好,我是小怀啊,上次咋们说的那个培训的事情您能定下来了么,您公司现在遇到了瓶颈,需要我们公司的老师进行专业的课程指导。”怀仁板着脸,口气却异常亲切的对着电话那头说着,说道最后还小声加了句:“李哥你放心,成了之后肯定反您15个点,给您现金,不转账。丧尸帝国1章(第一章格子间里的王)

“什么味儿啊,怎么又起雾霾了,这回怎么还是黄雾霾啊?刚要出去签单就起这么大雾霾,真倒霉!”一个长发美女一边抱怨着一边起身关上窗户,正是坐在怀仁正对面的同事孙爽。

“孙爽,有单签你还倒霉,要不你别去了,让给我算了,我替你呼吸毒气去。”怀仁看着外面昏黄的雾天也起身关了窗户,还不忘调侃同事两句。

“我呸,为了这单我陪着吃了两回饭,唱了三回KTV,手都快让客户摸爆皮了才谈下来,我容易么我。让给你,想的倒是美。”

说完孙爽就穿上羽绒服带上口罩,头都没回就出了公司大门。

看着孙爽离开的背影,怀仁斜对面的同事胡涛叹息道:“看脸的时代啊,要是有单签,别说摸我手,就是鞭打滴蜡献菊花都没问题。丧尸帝国1章(第一章格子间里的王)

对于这种感叹,众人只是一笑了之,可是谁都知道,这就是赤果果的现实。

工作还在继续,而死亡也正在悄悄地笼罩大地。人类,即将成为待宰的羔羊。

“高总,我是。。。喂,喂,高总您怎么了。来自http://www.qi-wen.com/”刚刚接痛的电话里先是一声惨叫,接着就是一片嘈杂,混乱的声音让怀仁听不清对面的人在说着什么。

紧张的拿着电话,怀仁不断的呼叫着对方,可是许久都没有听到对方的答复,电话里传来的只有混乱的背景声音。

当怀仁踟蹰着是不是要挂断电话的时候,对面终于有了动静,一阵阵的咀嚼声传进了听筒,时不时还伴有骨头之间发出的尖利摩擦声。

怎么办,由于搞不清楚对面的情况,怀仁有些不知所措,持续的无人应答,和听筒里传来的恐怕声音,让他感到毛骨悚然。

正当他犹豫是不是帮忙报警的时候,办公区边上的经理室里传出了一个男人声嘶力竭的尖叫声。紧接着,就是一声声男人的叫骂和重物锤击地面的声音。

怀仁两腿向前用力,转椅从格子间里退了出来,旁边的销售主管也是相同动作,两人站起来互视一眼,就一起转头向经理室看去,他们听出了刚才的声音就是经理王大力发出来的。阅读qi-wen.com

里面的撞击声持续了有十几秒才停止,而男人的叫骂声还在持续着,只不过声音已经越来越小,好像那人所有的生命力随着叫骂声在不断的流逝,直至终结。

“咋们进去看看?”怀仁跟边上的销售主管商量。

主管刚要回答,就见一个人从后面把他扑倒,正是坐在最外面的同事,也是销售主管的另一个下属。此时他脸上手上的皮肤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灰黑色,瞳孔也已经涣散,白眼仁上充满了血丝。

就见同事的嘴张大到了一种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步,一口咬向了销售主管的脖子。

牙齿穿透了他的皮肤和肌肉纤维,巨大的咬合力撕扯下刚才被咬到的皮肉,和着鲜血一起进了同事的肚子。

“救命!”地上的主管挣扎着、叫喊着,由于他是被从后面袭击,刚才的撕咬并没有伤到他的气管和动脉,一时半会也就不会死去。奇闻网

他想要从地上爬起来,摆脱背上的恶魔。可无论他怎样用力,都无法在魔爪下挣脱,而他的血肉被一口口的吞噬着。

丧尸!怀仁立刻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只出现在小说和影视作品里的物种出现在了现实之中。他深知丧尸的恐怖,它的恐怖并不在于个体而是在于群体,一个数量巨大并且以人类为食的恐怖群体。

主管的呼救声把怀仁从巨大的恐惧里拉了回来,鲜血已经流到了怀仁的脚边。主管的挣扎越来越弱,而他背后那个恶魔却像永远吃不饱一样,机械般的继续撕咬吞噬。

明知道主管已经活不了了,可怀仁还是下意识的拉住他伸来的胳膊,卯足了力气想把他拉出来。可是丧尸却死死的抱住了主管的身体,怀仁这一拉把两“人”一起拉到了身前,而这个动作也刺激到了正在享受美食的丧尸。

还不等怀仁做出反应,地上的丧尸就放弃了主管向他扑来。猝不及防之下,他被丧尸扑的倒退,侧着撞到了身后的办公桌上。

怀仁用双手死死地掐在丧尸的脖子上,死撑着不让丧尸咬到自己,同时向着斜对面的胡涛求助。可是胡涛把刚才恐怖的一幕全都看在眼里,整个人颤抖着向着朝门口走去,根本没有理会岌岌可危的怀仁。

“你大爷的!”怀仁心中暗骂,可也只能环顾四周,看身边有什么东西能干掉身上的丧尸。

显示器、电话、充电器、咖啡杯...手边能用的东西只有这么多。显示器太大,一个手很难拿起来,就算拿起来,这么小的空间里也没法运用。充电器直接忽略,咖啡杯太小没有杀伤力,现在能用的也只有电话了。

怀仁用左臂抵住丧尸,右手抓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机,抡起一条弧线向丧尸的头上砸去。

一下、两下、三下...电话机不停的砸中丧尸的脑袋,把它半边额头都砸的血肉模糊,森森白骨露在表面。

终于,在不知道砸了多少下之后,丧尸松开了抓着怀仁后背的手,开始向后退去。趁着这个空档,怀仁双手抓起身边的转椅向着丧尸脚下扫去。

咚的一声闷响,丧尸一下没站稳,就被扫的面朝下倒在了地上。怀仁扔下椅子,快步向前走了几步,把右膝抵在丧尸后背上,用自己身体的重量将它死死压住。

控制住丧尸之后,怀仁再次抓起刚才掉在地上的电话机,双手高高举起机身,使出吃奶的力气向丧尸的后脑砸去。

砰!砰!砰!反复几下之后,丧尸的后脑已经向下凹陷了下去,可是怀仁还是没有停止的意思,直到把电话机身砸的支离破碎才停了下来。

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满地的鲜血和脑浆,怀仁开始时的恐惧和彷徨在心里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阵阵的激动,刚才的搏杀居然让他从心底里感到痛快。

就这样静静的休息了大概两分钟,怀仁的呼吸才慢慢的放缓,澎湃的心情也渐渐的平复。

他走到了窗户前面,俯视着底下的街道和楼宇,外面的黄色雾霾不知道何时已经散去,太阳从新照耀大地,阳光沐浴在怀仁身上脸上,丝丝暖意浸透他的身体,从骨头缝里带走阵阵恶寒。

现在街道上一片混乱,马路上的汽车横七竖八的停着,有些更是直接撞在了一起,把整条路从中截断。后面来的车,不是狠狠地撞上去,就是远远的停下来,上面的人弃车而逃。

丧尸和人类玩着最原始的追逐游戏,获胜者的奖品就是那一条条鲜活的生命!附近的楼里还有“人”不断的走出来,加入到追逐的队伍当中。

面对着眼前的一切,怀仁还来不及发出一声叹息,来感叹人类的脆弱。就从窗户的反射中看见一个人从后面走向自己,正是刚才被咬死的主管,丧尸病毒果然具有传染性,刚才的尸体已经变成了丧尸。

就见它皮肤变的灰黑,踉跄着走向自己,走路姿势极其不协调,就好像是刚刚学会走路的幼儿一般。它的脖子则是向一侧偏着,另一侧刚才已经被吃的干净,露出的白骨和周围翻卷着的皮肉显得更加狰狞。

丧尸走了两步之后好像适应了身体,直接跳起来扑向怀仁,脖子上的伤似乎对它没有任何影响。

有了刚才对敌丧尸的经验,怀仁没有丝毫的慌张,趁着对方跳起来的瞬间,一脚踢到了丧尸的肚子上,把它蹬倒在地,紧接着冲上去脚踩住了丧尸的胸口。

主管丧尸在怀仁的脚下扭动着身体,可是一切都是徒劳,光滑的地面很难让它借力起来,只能用双手不断晃动怀仁的大腿。

怀仁任由丧尸反抗,从墙上扯下固定住的电话线,半蹲下来,用电话线在丧尸的脖子上饶了几圈,然后向丧尸后方把电话线扯紧,转过身把它拖向了窗口。

到了窗口前,怀仁用电话线拽起了丧尸,一只手紧握电话线,另一只手抓住丧尸的后脖子,使它面向窗户。接着打开窗户,狠狠的把丧尸上半身塞到窗户外面,顺势抱起丧尸双腿,把它大头朝下扔了下去。

啪啪啪啪,墙上固定电话线的一排卡子一个个的被弹开,直到电话线卡在墙壁拐角处才停了下来,整根电话线紧紧的绷着,随着吊在窗外的丧尸一晃一晃...

如果这时候有人在楼外观察,他会发现一只丧尸被吊在12楼的窗户外面,随着不断的用力挣扎,脖子上原本已经缺了一大块的伤口越扯越大,最后头颅和身子干脆被电话线分割开来,一起从高空坠下。

搞定了两只丧尸,怀仁扶起倒在地上的椅子,仰着身靠住椅背,双脚则是搭在了办公桌上。

他闭着眼,平静的享受着温暖的阳光,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此刻的他,就是格子间里的王。

丧尸帝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丧尸帝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这四大因素,影响了铁壶的价格!

    很多壶友在在购买铁壶的过程中,很关注铁壶的价格,其实不关注价格才奇怪。今天,小编就来揭秘,哪些因素影响了铁壶的价格?01材质上的区别铁壶材质分生铁和砂铁两种,其中砂铁的铁壶价格较贵。至于价格较贵的原因,小编借用一下长文堂堂主--长谷川光昭先生的答复:“砂铁是铁壶制作中的最高级原料。天然砂铁的成份中,含有较少比例的碳,并且形成更精细的孔隙度。砂铁的孔隙度很细致,连铁锈也无法进入。(故而砂铁壶生锈时,铁锈一般都是附在表面,很容易清理)砂铁的不纯物非常少,这个材质本来就很贵,而且很硬,不容易加工,铸出

  • 戴泽:傅抱石画画不让看,谁看谁是小偷。

    戴泽的展览让现实主义的中国油画再次火了一把。更吸引眼球的是,展览还展出了戴泽与众多艺术名家的交往趣事,让人大为吃惊。而这位96岁的老人也是目前唯一一位和傅抱石、谢稚柳、陈之佛、齐白石、徐悲鸿等众多艺术大师有过多年亲密交往的人。戴泽更是直接坦露一代国画大家傅抱石的惊人作画习惯,这让素有“男女老少咸宜”的之称的画家傅抱石又增添了一丝神秘...日前,“戴泽艺术展”在国家博物馆举办,作为徐悲鸿的最得力助手以及徐悲鸿现实主义油画的忠实追随者和践行者,戴泽的展览开幕式便现实主义的中国油画再次火了一把。更吸引

  • 小说阅读君在世界读书日奉上的阅读礼,想不想拆开看看?

    《西游记》中唐僧师徒经历的九九八十一难,实为八十一案,这些案环环相扣,连绵不绝,穷尽了人世间罪案的种类,案案直指人性深处的贪婪,自私,恶。贞观三年的冬月,一匹瘦马驮着一名僧人,踉踉跄跄地倒在沙漠边缘。玄奘,终于来到了西域。此时的西域,动荡不安。庞大的波斯帝国,深陷拜占庭与西突厥的围攻,引来西域诸国群狼环伺。危急时刻,波斯不惜以秘宝“大卫王瓶”换取大唐的援助。而在丝绸之路的起点,玄奘遇到了他的第二个弟子——高昌王子麴智盛。作为西游里“猪八戒”的原型,麴智盛早已深深陷入情网,爱上了敌国公主,日趋癫狂

  • 青白江金河山庄的乡里乡味与农家农情

    青白江金河山庄的乡里乡味与农家农情文王文华近年来伴随着国民生产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衣食住行的态度及要求也在不断的革新。在饱衣足食的和平年代我们不断的探寻着绿色健康的美食。我国是一个以农业为主体的大国。国家政策对农业方面的扶持也使农村农业的发展步入高速发展的快车道。民众生活水平在提高;为追求精神上休闲娱乐的多元化;设施农业高度精细化衍生了以“体验田园生活,品尝农家美食……”等农家乐形式的旅游产业。成都农家乐的发展,从一个侧面生动诠释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真理力量、实践力量和富民力量。青山叠

  • 艺术品经营管理有“办法”,你怎么看?

    陈可《夜明珠》150×130cm布面油画2007年选择在3月15日这样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正式实施《艺术品经营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显然并非一种时间上的巧合。纵观整个《办法》,其内容的核心似乎都围绕着对艺术品经营领域的监管和对于消费权益的维护与保障,《办法》总则的第一条——“为了加强对艺术品经营活动的管理,规范经营行为,繁荣艺术品市场,保护创作者、经营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制定本办法”,就已经做出了很好的解释。作为新修订的《办法》,在称谓上首先做出了调整,即将过去的“美术品”变更为“艺

  • 沈阳美食|沈阳清真饭店,你真知道吗?

    大家好,我是食堂君,上周在忙着换工作,这周还不小心生病了~所以拖更了一周,忘大家见谅好多新来的小伙伴都会在后发送城市名给食堂君,然而因为整理的城市还是太少所以暂时没做关键词回复,如果你想看更多的清真攻略,可以关注我们【辽宁微传播】~今天食堂君就给大家整理下已经收到N条留言的沈阳的清真美食(感觉再不写就要被取关了)历史及文化沈阳,故称盛京、奉天,自古以来就是东北地区重要的中心城市,而沈阳又是一个多民族融合的城市,少数民族占据了总人口的10%。历史记载沈阳回族是在元末明初时期也就是十四世纪五六十年代

  • 喝茶逗猫遛遛狗,天地兴亡两不知

    气温陡升,有人穿短袖了。下午的街区像是沉入一杯汤色明绿的黄山毛峰,散发着轻薄的植物气息,这气息可能来自前一阵谢了的辛夷花,刚刚绽放的的蔷薇,已经盛开的月季。傍晚,各种光线、喧闹、人影、气味化合而成稠密的透明汁液,形形色色的行人鱼一样摇头摆尾地游动着。我牵着狗,多数时候是狗牵着我,狗嗅着地面,搜索前进,像是要找个地缝喘口气。“桃蹊桑葚砀山梨新疆哈密瓜美国提子秘鲁蓝莓巴西牛油果西班牙软子石榴台湾火龙果泰国榴莲越南凤梨开业酬宾加微信会员一律七点五折。”水果店的小帅哥吆喝着——他不会憋死吧!水果摊外的小

  • 永远不会被时代抛弃的,是这一种人

    读书,不会延长生命的长度,但一定会拓展生命的宽度。作者:霍辉(富书签约作者)01近日,《奔跑吧》强势回归。第一期节目,跑男团来到维也纳市政大厅,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在500多人参加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之青年倡议论坛”上进行英文演讲。准备时间只有3小时。如此正式的场合加上大量专业陌生的词汇,即使是擅长英语的Angelababy和郑恺都表示难度较大。而曾创造了“Weare伐木累”“Whatareyou弄啥嘞”等“超氏英语”的“学霸”邓超更是到了崩溃边缘,他中途还一度放弃录制,差点要投降。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