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丧尸帝国1章(第一章格子间里的王)

2017/11/17 17:53:0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丧尸帝国

第一章格子间里的王

冬日里,阳光照的人格外舒服,特别是在这个雾霾频发的北方重工业城市。奇闻网

怀仁靠在椅子上,任由阳光洒满全身,闭着眼睛享受着难得的温暖,温暖的让他忘记了自己在一栋商住两用楼的一个小小隔间里面,而他身后一米的地方就是冰冷冷的墙壁。

“哎,哎!干什么呢,这个月业绩完成了么你!别晒着了,赶紧打电话。”刺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对怀仁颐指气使的叫喊着,猥琐的神态让人作呕。

公司不大领导不少,一共不到十个人的草鸡公司,居然有两个部门经理和两个销售总监,刚才说话的就是销售总监之一,而怀仁就是他手下仅有的两个下属里的一个。

压下心中的不快,怀仁转过头,对“领导”笑了笑,把椅子往前蹭去,回到了那个不属于他却无法逃离的格子间里,继续着他电话销售的工作,重复、单调、毫无意义的工作。

“喂,李哥你好,我是小怀啊,上次咋们说的那个培训的事情您能定下来了么,您公司现在遇到了瓶颈,需要我们公司的老师进行专业的课程指导。”怀仁板着脸,口气却异常亲切的对着电话那头说着,说道最后还小声加了句:“李哥你放心,成了之后肯定反您15个点,给您现金,不转账。推荐qi-wen.com

“什么味儿啊,怎么又起雾霾了,这回怎么还是黄雾霾啊?刚要出去签单就起这么大雾霾,真倒霉!”一个长发美女一边抱怨着一边起身关上窗户,正是坐在怀仁正对面的同事孙爽。

“孙爽,有单签你还倒霉,要不你别去了,让给我算了,我替你呼吸毒气去。”怀仁看着外面昏黄的雾天也起身关了窗户,还不忘调侃同事两句。

“我呸,为了这单我陪着吃了两回饭,唱了三回KTV,手都快让客户摸爆皮了才谈下来,我容易么我。让给你,想的倒是美。”

说完孙爽就穿上羽绒服带上口罩,头都没回就出了公司大门。

看着孙爽离开的背影,怀仁斜对面的同事胡涛叹息道:“看脸的时代啊,要是有单签,别说摸我手,就是鞭打滴蜡献菊花都没问题。网站http://www.qi-wen.com/

对于这种感叹,众人只是一笑了之,可是谁都知道,这就是赤果果的现实。

工作还在继续,而死亡也正在悄悄地笼罩大地。人类,即将成为待宰的羔羊。

“高总,我是。。。喂,喂,高总您怎么了。丧尸帝国1章(第一章格子间里的王)”刚刚接痛的电话里先是一声惨叫,接着就是一片嘈杂,混乱的声音让怀仁听不清对面的人在说着什么。

紧张的拿着电话,怀仁不断的呼叫着对方,可是许久都没有听到对方的答复,电话里传来的只有混乱的背景声音。

当怀仁踟蹰着是不是要挂断电话的时候,对面终于有了动静,一阵阵的咀嚼声传进了听筒,时不时还伴有骨头之间发出的尖利摩擦声。

怎么办,由于搞不清楚对面的情况,怀仁有些不知所措,持续的无人应答,和听筒里传来的恐怕声音,让他感到毛骨悚然。

正当他犹豫是不是帮忙报警的时候,办公区边上的经理室里传出了一个男人声嘶力竭的尖叫声。紧接着,就是一声声男人的叫骂和重物锤击地面的声音。

怀仁两腿向前用力,转椅从格子间里退了出来,旁边的销售主管也是相同动作,两人站起来互视一眼,就一起转头向经理室看去,他们听出了刚才的声音就是经理王大力发出来的。原文http://www.qi-wen.com/

里面的撞击声持续了有十几秒才停止,而男人的叫骂声还在持续着,只不过声音已经越来越小,好像那人所有的生命力随着叫骂声在不断的流逝,直至终结。

“咋们进去看看?”怀仁跟边上的销售主管商量。

主管刚要回答,就见一个人从后面把他扑倒,正是坐在最外面的同事,也是销售主管的另一个下属。此时他脸上手上的皮肤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灰黑色,瞳孔也已经涣散,白眼仁上充满了血丝。

就见同事的嘴张大到了一种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步,一口咬向了销售主管的脖子。

牙齿穿透了他的皮肤和肌肉纤维,巨大的咬合力撕扯下刚才被咬到的皮肉,和着鲜血一起进了同事的肚子。

“救命!”地上的主管挣扎着、叫喊着,由于他是被从后面袭击,刚才的撕咬并没有伤到他的气管和动脉,一时半会也就不会死去。丧尸帝国1章(第一章格子间里的王)

他想要从地上爬起来,摆脱背上的恶魔。可无论他怎样用力,都无法在魔爪下挣脱,而他的血肉被一口口的吞噬着。

丧尸!怀仁立刻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只出现在小说和影视作品里的物种出现在了现实之中。他深知丧尸的恐怖,它的恐怖并不在于个体而是在于群体,一个数量巨大并且以人类为食的恐怖群体。

主管的呼救声把怀仁从巨大的恐惧里拉了回来,鲜血已经流到了怀仁的脚边。主管的挣扎越来越弱,而他背后那个恶魔却像永远吃不饱一样,机械般的继续撕咬吞噬。

明知道主管已经活不了了,可怀仁还是下意识的拉住他伸来的胳膊,卯足了力气想把他拉出来。可是丧尸却死死的抱住了主管的身体,怀仁这一拉把两“人”一起拉到了身前,而这个动作也刺激到了正在享受美食的丧尸。

还不等怀仁做出反应,地上的丧尸就放弃了主管向他扑来。猝不及防之下,他被丧尸扑的倒退,侧着撞到了身后的办公桌上。

怀仁用双手死死地掐在丧尸的脖子上,死撑着不让丧尸咬到自己,同时向着斜对面的胡涛求助。可是胡涛把刚才恐怖的一幕全都看在眼里,整个人颤抖着向着朝门口走去,根本没有理会岌岌可危的怀仁。

“你大爷的!”怀仁心中暗骂,可也只能环顾四周,看身边有什么东西能干掉身上的丧尸。

显示器、电话、充电器、咖啡杯...手边能用的东西只有这么多。显示器太大,一个手很难拿起来,就算拿起来,这么小的空间里也没法运用。充电器直接忽略,咖啡杯太小没有杀伤力,现在能用的也只有电话了。

怀仁用左臂抵住丧尸,右手抓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机,抡起一条弧线向丧尸的头上砸去。

一下、两下、三下...电话机不停的砸中丧尸的脑袋,把它半边额头都砸的血肉模糊,森森白骨露在表面。

终于,在不知道砸了多少下之后,丧尸松开了抓着怀仁后背的手,开始向后退去。趁着这个空档,怀仁双手抓起身边的转椅向着丧尸脚下扫去。

咚的一声闷响,丧尸一下没站稳,就被扫的面朝下倒在了地上。怀仁扔下椅子,快步向前走了几步,把右膝抵在丧尸后背上,用自己身体的重量将它死死压住。

控制住丧尸之后,怀仁再次抓起刚才掉在地上的电话机,双手高高举起机身,使出吃奶的力气向丧尸的后脑砸去。

砰!砰!砰!反复几下之后,丧尸的后脑已经向下凹陷了下去,可是怀仁还是没有停止的意思,直到把电话机身砸的支离破碎才停了下来。

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满地的鲜血和脑浆,怀仁开始时的恐惧和彷徨在心里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阵阵的激动,刚才的搏杀居然让他从心底里感到痛快。

就这样静静的休息了大概两分钟,怀仁的呼吸才慢慢的放缓,澎湃的心情也渐渐的平复。

他走到了窗户前面,俯视着底下的街道和楼宇,外面的黄色雾霾不知道何时已经散去,太阳从新照耀大地,阳光沐浴在怀仁身上脸上,丝丝暖意浸透他的身体,从骨头缝里带走阵阵恶寒。

现在街道上一片混乱,马路上的汽车横七竖八的停着,有些更是直接撞在了一起,把整条路从中截断。后面来的车,不是狠狠地撞上去,就是远远的停下来,上面的人弃车而逃。

丧尸和人类玩着最原始的追逐游戏,获胜者的奖品就是那一条条鲜活的生命!附近的楼里还有“人”不断的走出来,加入到追逐的队伍当中。

面对着眼前的一切,怀仁还来不及发出一声叹息,来感叹人类的脆弱。就从窗户的反射中看见一个人从后面走向自己,正是刚才被咬死的主管,丧尸病毒果然具有传染性,刚才的尸体已经变成了丧尸。

就见它皮肤变的灰黑,踉跄着走向自己,走路姿势极其不协调,就好像是刚刚学会走路的幼儿一般。它的脖子则是向一侧偏着,另一侧刚才已经被吃的干净,露出的白骨和周围翻卷着的皮肉显得更加狰狞。

丧尸走了两步之后好像适应了身体,直接跳起来扑向怀仁,脖子上的伤似乎对它没有任何影响。

有了刚才对敌丧尸的经验,怀仁没有丝毫的慌张,趁着对方跳起来的瞬间,一脚踢到了丧尸的肚子上,把它蹬倒在地,紧接着冲上去脚踩住了丧尸的胸口。

主管丧尸在怀仁的脚下扭动着身体,可是一切都是徒劳,光滑的地面很难让它借力起来,只能用双手不断晃动怀仁的大腿。

怀仁任由丧尸反抗,从墙上扯下固定住的电话线,半蹲下来,用电话线在丧尸的脖子上饶了几圈,然后向丧尸后方把电话线扯紧,转过身把它拖向了窗口。

到了窗口前,怀仁用电话线拽起了丧尸,一只手紧握电话线,另一只手抓住丧尸的后脖子,使它面向窗户。接着打开窗户,狠狠的把丧尸上半身塞到窗户外面,顺势抱起丧尸双腿,把它大头朝下扔了下去。

啪啪啪啪,墙上固定电话线的一排卡子一个个的被弹开,直到电话线卡在墙壁拐角处才停了下来,整根电话线紧紧的绷着,随着吊在窗外的丧尸一晃一晃...

如果这时候有人在楼外观察,他会发现一只丧尸被吊在12楼的窗户外面,随着不断的用力挣扎,脖子上原本已经缺了一大块的伤口越扯越大,最后头颅和身子干脆被电话线分割开来,一起从高空坠下。

搞定了两只丧尸,怀仁扶起倒在地上的椅子,仰着身靠住椅背,双脚则是搭在了办公桌上。

他闭着眼,平静的享受着温暖的阳光,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此刻的他,就是格子间里的王。

丧尸帝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丧尸帝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星算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星算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星算第九章刘涵一路上熟悉的景色,在孔方来到校园之外的时候,孔方的眼神由挣扎最后化作了冰冷。因为嫉妒,可以让人理直气壮的落井下石。因为利益,可以让人心安理得的毁人一生。既然那样,对于这样的人,他为什么还要考虑这些人的感受?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如果不出手,孔方对不起自己,对不起记忆中那熬夜苦读的身影。那些身影,所作出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他曾经的愿望。现在那愿望毁了,相当于以前的孔方被杀了一回。杀己之仇,这世上有几人有机会能够报?如今的校园,极为的寂静,现在

  • 小说冷宫京华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冷宫京华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冷宫京华第九章暗无天日“他就是连诀啊!哈哈哈,你没有想到吧,他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地爬到相府门口来,为什么被家丁一次一次地打到奄奄一息还是要像条狗一样爬回来,因为这是他的家啊,哈哈哈哈,你记不记得,你还蹲在他的面前给过他吃的呢,只可惜,他面目尽毁,又说不了话,你没认出他来!他现在,可能还在相府门口,又被家丁一顿打呢。”“不,不,这不是连诀,这不是连诀,他已经死了,他在寒山院苦读的时候遇到劫匪打劫书院,被劫匪绑走,中途被,被杀害,被抛尸了。”连似月连连摇头说

  • 小说裂魔决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裂魔决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裂魔决第九章魔云山脉随着众人飞行,众人的脚下一座座巍峨的高山,气势挺拔,峥嵘险峻,山上草木茵茵,只不过崎岖的山道让人难以攀登。整座山峰类似一个葫芦形状,只不过山巅之上的宫殿使其形状略有偏差,宫殿直插到云霄中,通体发亮,金碧辉煌的惹人心生羡慕,一砖一瓦都散发着高贵的气息,就是修仙之人见了也有了入殿称王的念头。每一座山峰之上的宫殿皆有不同,宫殿虽多,却错落有致,不致让人感觉眼花缭乱,是谁竟能建造了这样大手笔的宫殿,令人啧啧称奇。粗略的估算这样的宫殿也有百十来

  • 小说静初若然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静初若然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静初若然9.刀,归来!这个女人,不是她前世的身体,是替身。东方辰和云汐瑶真是太厉害了,短短三天就找来这么一个和她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女人,可见,他们真的是早有预谋。可是,再相像的两个人,也是有不同的。在她的右边眉梢处,有一个小小的米粒大小的红痣,而这个女人没有;而且,她常年练习飞刀和短剑,所以,她的手虽然白皙细嫩,手掌的某些地方却有厚厚的茧,特别是虎口处,可是,这个女人的手掌却细白如雪,没有任何老茧;再然后,她被挑断手筋脚筋,全身经脉尽断,伤痕累累,

  • 小说青葱流年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青葱流年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青葱流年9.威胁,要分流在医院又待了一天一夜,我手里一分钱也没有,只有我妈给我的一个手机。我最终还是要回那个家,还是要忍受现在没办法挣脱的枷锁……我快饿的没力气了,晃晃悠悠往家走,刚走到门口,就看到我二大爷的电动车停在家门口,心理一股不好的感觉。敲门进屋换鞋然后站在门口不说话,等着奶奶过来开始酷刑审问……谁知道奶奶没打我也没骂我就叫我进屋。我蹑手蹑脚地走进屋里,站在奶奶面前看着她,奶奶说,你爸这样撑不了多久,我和你爷爷商量着干脆就把氧气罩拔了吧,咱家没

  • 小说极品娇娘子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极品娇娘子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极品娇娘子第九章:和白痴只差一个字沐晴天为难的样子逗乐了白棋,他没想到这丫头这么有意思,瞧她那又紧张他又害怕他的表情,他真的觉得特别的逗人。齐天朗从怀里拿出一个瓷瓶扔给白棋,暖意满满的对着沐晴天道:“晴天妹子,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这人你用不管他,吐点血对他来说那算是强身健体了。”白棋接住瓷瓶,毫不客气的拔掉瓶塞倒出一颗药就往嘴里扔,听到齐天朗这么说哇哇叫道:“齐兄你也太不厚道了,我都伤成这样了,你都没同情心的。”齐天朗笑着伸出手递到白棋面前,“我没

  • 小说Miss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Miss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Miss第九章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想做什么……”苏秀从千帆的怀抱里挣脱,狐疑地打量着自己眼前的男人。明明是她先抱着人家不放,现在却理直气壮地质问无辜的受害人。秀长的轮廓,完美的五官,精致的面容搭配上韩版休闲套装,给人一种韩国明星的感觉。只是光线太暗看不清楚脸上的表情。仔细看一下,他和千甫长得很像,却有些许不同。“你是清泠的男朋友?”话说出口,苏秀才觉得自己有些冒失,如果是还好,如果不是怎么办?“你好,我是千帆,清泠的男朋友。你

  • 小说七月劫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七月劫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七月劫第九章地宫星月神殿是整个皇宫中最神秘的宫殿,它是国师炼丹的宫殿,没有皇太后或者皇上的特诏是任何人都不能进去的,而且神殿周围埋有重兵,平日里只有神殿里面的侍童和国师进出。那神殿终日门窗紧闭,进到神殿里面却全部是夜明珠和水晶石照明,奢华至极,大殿中间供奉着硕大的圆月,大殿在往里面便是丹房,炼丹炉的火呼呼的烧着,整个神殿都充斥着一股药味儿。庞朗推开神殿的门走进,侍童伺候着脱下~身上的黑袍,乌黑的头发随意披散在身后,棱角分明的脸庞苍白的看不到血色,狭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