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无删节书名:一飞冲天免费阅读全文

2017/11/17 9:10:4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书名:一飞冲天

第一章 万丈红尘(一)
“别跑!姓苗的,你跑不掉的,给老子站住!”

    三个少年郎,手提长刀,一路奔跑在漆黑一片、异常古怪的山峦之间,不时挥刀恐吓前面逃跑的人停下。来自http://www.qi-wen.com/

    恐吓没用,前面的人不停,反而跑得更快。

    手里握了把杀猪刀的少年,压根不听招呼,边跑边回头吼了一声,“疯狗,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脑子有病!”

    他能停下才怪了,停下就可能丢了小命,继续狂奔,脚下‘咔嚓’声不断,踩过的地方,黑色的草化作飞灰。

    四周,草是黑色的,树木也是黑色的,所有的植株也都是黑色的。

    不是被染成了黑色,也不是天生的黑色,是全部被碳化成了黑色,十万年前是什么样,十万年后还是什么样,时间在这里似乎已经停止,一切植被如同栩栩如生的黑色雕塑,笼罩在幽迷白雾之中。

    这个宛若幽冥世界的地方名曰‘万丈红尘’,传说十万年前有十万天兵天将横跨浩瀚星空而来,追杀一大魔头至此,奈何大魔头太过厉害,十万天兵天将遂布下这座绝杀大阵,和那大魔头同归于尽在此。

    十万年来,眼前的白雾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诡谲恐怖的血红色,可怕的血雾似乎能吞噬一切,无论是人,还是鬼,或是神,都不敢擅闯此地一步,让一切生灵止步。

    不过每隔一千年,这座绝杀大阵都会网开一面,当血雾变成白雾的时候,普通凡人便能进来一窥神秘,可妖魔鬼怪及其它众生还是无法擅入一步,否则必被这诡异迷雾化作黑水一滩,似乎再强的修士也无法抵御这迷雾的侵蚀,诡异之极,没人能搞懂原因。阅读qi-wen.com

    可这里是仙魔最后葬身之所,可想而知仙魔随身携带的东西也定随同仙魔一起埋葬于此,不知引得多少修行中人觊觎。同时这里还盛产一种名为‘星华’的仙草,是修行中人奉若至宝的疗伤圣药。

    每当‘万丈红尘’千年开启一次的时刻来临,便是修行中人蠢蠢欲动的时候,奈何修行中人无法进来,于是利诱凡人进来搜集,不管是谁,只要能找到仙魔遗物和‘星华’仙草,便会将其无条件收入仙门。

    可这里还有一种怪物,传说是给仙魔守陵的怪物,嗜血,杀人如草芥。

    所以不是走投无路之人或者是亡命之徒,谁会跑这里来冒险?成仙也得有命享受啊!

    苗毅不是走投无路的人,也不是亡命之徒,他只有十七岁,年纪不大,可也不小了,当地在他这个年纪娶妻生娃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相中了自家杀猪摊对面豆腐店老李家的漂亮女儿,找了媒婆去提亲,豆腐店老李搞清楚状况后,直接把媒婆轰了出来,两家就隔条街住对面,谁不知道谁啊,一个杀猪小子要钱没钱要地位没地位,还有两个小累赘要养,还想娶自己女儿?

    媒婆能把死人说活也没用,老李婆娘骂了半天街,一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之类的话免不了。

    不提亲还好,一提亲对面老李家立刻防苗毅如同防贼一样,不让从小和苗毅光屁股玩大的女儿再和苗毅见面,怕被苗毅给拐走了,两家算是彻底断了来往,邻里之间翻脸就是这么快。网站qi-wen.com

    苗毅也谈不上多喜欢老李家的女儿,只因家境没那心思谈情说爱,只是随当地风俗而已,不成就算了,也没当回事,不过这事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

    早已过世的养父母生前待苗毅不薄,留下了一对儿女,苗毅不想让弟弟妹妹步自己后尘,恰好‘万丈红尘’开启,他想进来给弟弟妹妹拼一个前程。

    谁想啊,刚跑进来没多久,便被老冤家黄成和其狗腿子赵氏兄弟给盯上了,啥事也没干,光顾着逃跑开骂了。

    四周迷雾轻绕,迷雾中零零散散来冒险的人们陆续回头看向你追我赶的四人,多少一愣,似乎没想到这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竟敢跑到如此凶险的地方打闹。

    “这小子属狗的,真能跑。老大,跑不动了,歇歇吧!”

    赵氏兄弟中的老二赵行梧气喘吁吁一声。

    其兄赵行魁也对黄成喊道:“是啊,老大,歇歇吧。说明http://www.qi-wen.com/

    黄成自己也跑不动了,伸手撑住一块石头,大口喘气。赵氏兄弟也停在了一旁。

    苗毅也累得够呛,见后面的人不追了,也伸手撑住一块大石头,扭身一屁股坐下了,咧着喘气的嘴巴,指着三人直摇头道:“黄成,你有病没病,想找事也不看看地方,都活得不耐烦了?”

    黄成手中长刀在石头上‘铛铛’敲了两下,指向苗毅,“要怪就怪你小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杀猪的屠夫,也想成仙?也想踩到我黄家头上来?爷今天是来以绝后患的!”

    他老爹是长丰城城主手下的保长之一,大名鼎鼎的黄保长,分管的辖区就包括苗毅家。他从小就和苗毅不对头,老是在苗毅手上吃亏,奈何这是小孩子打架,就算是他老爹也不好仗势欺人,否则街坊邻居的唾沫星子能淹死你。

    这次获悉苗毅要来‘万丈红尘’冒险,立刻惊得蹦了起来,家里有背景都吃不住苗毅,要是让苗毅成了仙人还得了?

    打死他也不愿意让苗毅踩他头上,于是纠结上两个狗腿子来了,想下毒手!

    苗毅瞅了瞅三人手上明晃晃的长刀,喘着粗气问道:“你们真的想杀我?”

    三人相视诡笑,黄成看看四周,阴阳怪气道:“这里不是城里,死个把人很正常,谁知道是谁干的?”

    苗毅震惊了,双方从小打架,顶多打个头破血流,双方还从来没有弄到过要宰了对方的地步,毕竟律法不是摆设。

    “**有病吧?敢跑到这里来追杀老子,还用得着怕老子成仙?”苗毅难以置信地指向四周。

    言下之意很简单,你们敢跑这里来冒险,自己找到宝物交给仙人自己就成了仙,还用怕他成仙?

    “切!”黄成不屑一声,看看四周,貌似不甘。奇闻网

    他不知天高地厚倒是想这样干,可他那个被老爹找关系送到仙人身边做侍女的姐姐不知得到了什么内幕消息,严厉警告他不准蹚这浑水,至于为什么则不肯透露。

    他家也正是因为有个姐姐在仙人身边做侍女,他老爹才混上了保长的位置。

    “乖!别闹了,快回家吧。”苗毅摆摆手,提着杀猪刀站起,转身而去。

    黄成一怔,瞬间怒了,把自己当小孩了,挥刀喝道:“给我站住!”

    “追得上我尽管追,这里面有多危险你们也知道,只要你们不怕死。”

    苗毅扔下一句话,继续走自己的,懒得理。

    黄成看看四周,貌似才反应过来几人已经跑得很深入了,再深入下去的确很危险。来自qi-wen.com

    他们本来尾随苗毅进入此地是想偷袭的,奈何这鬼地方的草都被碳化了,走路‘咔嚓’响,还没靠近就被苗毅给发现了,结果一不小心跑了这么远。

    “行,你跑,姓苗的,你有种尽管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反正你家里还有两个小的,回头收拾他们也一样。”

    黄成不敢再往里跑,却一副流氓样,在那耍无赖威胁。

    此话一出,苗毅脚步一停,缓缓转过了身来,对方说的没错,倒是给他提了个醒,万一自己真的回不去,到时候这几个畜生肯定要欺负家里的老二和老三。

    见威胁有效果,赵行魁立刻一脸猥琐地对黄成火上浇油道:“他那小妹是个美人胚子,皮肉水嫩,剥光了……”

    “闭嘴!”

    对方越说越下流,还配上了不堪入目的动作,苗毅怒了,挥刀指向三人,咬牙切齿道:“找死!”

    黄成一脸戏谑地向苗毅招手,“有种别跑,来呀!我站在这里等你。我就是来找死的,来呀,来杀我呀!”

    苗毅憋住了怒火,面无表情地盯着三人,没有做出冲上去拼命的举动,嘴唇绷得紧紧的。

    放平常,他从小杀猪也有把力气,一个人打他们三个的事情不是没干过。可如今三人手上都拿着刀,自己没有刀枪不入的本事,被捅上一刀不是开玩笑的,把命陪在这三个畜生的手里不值得。

    见他没反应,三人顿时嘘声连连,喝倒彩,骂苗毅窝囊废,什么玩意吓唬人。

    苗毅却把目光投向了三人身后陆续赶来的其他冒险人,其中一个手持长刀的虬须大汉虎背熊腰、鹰视狼顾透着一股狠劲,一看就不是善茬。

    苗毅嘴角勾了勾,泛起冷笑,等到那些人靠近后,他突然挥刀大喝一声,“把仙草交出来!”

    黄成三人一愣,以为苗毅吃错了药,随即发现不对,发现左右到来的那些人都迅速停了下来,一个个目光叵测地盯着三人,那一双双古怪的眼神让三人心里发寒。

    见三人都是毛头小子,年纪都不大,有人开始挪动脚步,向三人靠了过来,不管真假,准备先搞清楚了再说。

    “你们别听他胡说八道,我们没有仙草,我们是来找他算账的,不是来采仙草的。”黄成慌忙解释。

    可这话也得要有人信呐,跑到这丢命的地方找人算账,开什么玩笑,几个毛孩子当大家都是白痴不成?
第二章 万丈红尘(二)
  这番解释反而有种欲盖弥彰、越抹越黑的味道,让人越发怀疑三人心里有鬼。

    “交出来!”苗毅再次大喝一声,手提杀猪刀直接朝三人冲了过去。

    他以前只杀过猪,从未杀过人,但是今天,他势必杀这三人。

    因为黄成提醒了他,一旦放了三人离开,假如自己这次回不去,弟弟妹妹就危险了,这三个王八蛋现在都敢杀人了,还有什么事情不敢做,今天定要解决这三个后患。

    三人慌了,调头就跑,谁知立刻有其他人跑出凑热闹,堵他们的去路。

    这下不得了,不但是苗毅提刀追杀,有七八个人一起跟着围追堵截。

    无法原路逃跑的三人立刻横冲了出去,一边不断喊‘我们没有仙草’,一边仓惶逃窜。

    苗毅冷着一张脸,提刀紧追不放,一群人跟着追。

    没多久,一伙人已经冲出了安全路线而不自知。

    大家来之前,都在外面古城领到了免费发放的地图,地图上标示了安全路线,是‘万丈红尘’历次开启时拿人命总结出来的经验。

    最终,黄成三人还是被七八个青壮男子给拦了下来。

    “你们想干什么?”黄成吓得有点语无伦次,提刀乱劈,不让对方靠近。

    那虬须大汉明显练过,闪步逼近黄成,侧身避过劈来的大刀,一把抓住了黄成的手腕,当场一拧,疼得黄成直哎哟,手中的刀叮当落地。

    赵氏兄弟也紧张的不行,拿着匕首恐吓几人不要靠近,平时欺负像苗毅这样的同龄人或更小的人还可以,碰上这些青壮汉子,有碰上大人的感觉,下意识就有些胆怯。

    虬须壮汉不管黄成怎么解释,已经动手在黄成身上到处乱摸搜寻,结果哪有什么仙草。

    他看了眼赵氏兄弟,又扭头看向了冲来的苗毅,一把将黄成推了出去,正准备找赵氏兄弟,谁知苗毅冲来挥手就是一记杀猪刀,‘噗’捅进了跌撞而来的黄成胸膛内。

    黄成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苗毅,那虬须大汉也吓了一跳,不但是赵氏兄弟,其他人也吓住了。

    噗噗!狠下了心来一脸狰狞的苗毅拔刀捅刀,又在黄成身上连捅两刀,最后扬手一刀劈在了黄成的脖子上。

    鲜血溅了苗毅一身,黄成双手捂住脖子抽搐着倒下,眼中有难以掩饰的惊恐。

    苗毅不管不顾,呲牙咧嘴,心里害怕,却仍提着带血的刀又朝赵氏兄弟冲去。

    俩兄弟吓得不轻,顿时豁出去了,挥舞着长刀疯狂突围。

    冲上来的苗毅趁其不备,一刀捅进了赵行魁后背腰上,出刀拔刀,又是连捅几刀,把赵行魁放倒在了血泊之中。

    如此凶狠模样,把其他人都给惊呆了,没想到这少年郎这么狠。

    大家一走神的功夫,竟让疯狂挥舞着长刀拼命的赵行梧给跑了出去。

    一伙人眼睁睁看着苗毅再次提刀向赵行梧追去。

    “好小子,有够狠,年纪轻轻就杀人不眨眼啊!”虬须大汉嘿嘿两声,一帮人也快速追去。

    回头看了眼的赵行梧惊恐不已,发现满身是血的苗毅凶神恶煞似地咬在自己后面不放,吓得哇哇乱叫地狂奔逃命。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发出的惊叫惊动了什么,或的确闯是因为闯入了危险区域,空中呼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飞来。

    唰!一个巨大的黑影从天而降,落在了前后追赶的几人中间。

    落地动静倒是不大,奔跑中的苗毅差点一头撞上,绊倒在地连摔了几个跟斗。

    尾随追来的七八人齐齐紧急刹住脚,一脸惊恐地慢慢抬头看去,不知看到了什么,正一起慢慢向后退去。

    爬了起来的苗毅一抬头也吓了一跳,螳螂?

    再仔细查看,没看错,的确是螳螂,是一只大得有些夸张的螳螂。

    体长超过两丈,浑身黝黑发亮,四足长着锋利倒刺,抬着一双犹如镰刀的前肢,就好像扛着镰刀的死神,散发着森幽冰冷的恐怖气息,正不断扭动着巨大头颅,绿幽幽的眼睛闪烁,似乎在对猎物做着观察。

    此物正是地图上描述的怪物,地图上称其为‘冥螳螂’,没想到真的见到了实物。

    苗毅额头上瞬间直冒冷汗,两腿有点发软,所站的位置在‘冥螳螂’的右侧,一动不敢乱动。

    虬须大汉等人也是直冒冷汗,他们正对着‘冥螳螂’,照样不敢动静太大,继续慢慢向后退。

    冥螳螂两只‘镰刀’突然如鬼魅般唰唰两下,弹出又收回。

    没人看清它的动作,虬须大汉左右已经少了两位,转瞬挂在了冥螳螂的镰刀上,被勾穿了胸膛,挂在镰刀上惨叫,鲜血淅沥沥地顺着身体落下。

    “左右是死…”虬须大汉对其他人提醒一句,突然喝道:“大家分散跑!”

    惊恐不已的五六人立刻扭头四散逃跑。

    那说好了大家一起分散跑的虬须大汉自己却没跑。

    提着镰刀嚼碎了一颗脑袋品尝的冥螳螂,绿眼闪了闪,突然振翅而起,掀起一阵狂风,飞沙走石中漂浮了起来,嘴里边嚼着‘食物’,边朝逃跑的几人追去。

    吓得两腿发软的苗毅慢慢扭头看去,隐隐见到冥螳螂似乎在玩猫抓老鼠,边盘旋在逃跑之人的上空东飞西飞,边吃着镰刀上的食物,给人一种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感觉,似乎准备吃完了再取一样,惨叫声不断从远处凄厉传来。

    等到猫抓老鼠的一幕消失在视线中后,苗毅轻轻缓出一口气来,他估摸着如果不是那几人逃跑吸引了怪物的注意,今天自己只怕是在劫难逃。

    “捡了条命回来。”虬须大汉拍拍胸脯也重重松了口气,看到苗毅也没动,多少有点诧异,发现这小子挺聪明,竟然识破了自己的计谋。

    殊不知苗毅是被吓得两腿发软跑不动。

    “小子,我们跑出了安全区域,此地不宜久留,快走吧!”

    虬须大汉善意提醒了一句,扭头就跑。

    见对方消失在了迷雾中,苗毅稳定了一下受到惊吓后的情绪,再回头找赵行梧,结果发现被冥螳螂一打岔,早就不知道赵行梧跑哪去了,四处雾茫茫,想找也没办法找了。

    他有点佩服赵行梧,自己都被冥螳螂吓得不敢乱动,那家伙竟然还敢逃跑。

    不过他很快想到了一个郁闷的理由,赵行梧那家伙一心顾着逃跑,搞不好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后冥螳螂的出现…
第三章 万丈红尘(三)
 不再多想,已经脱离了安全路线,此地的确不宜久留,苗毅观察着四周,悄悄向所谓的安全区域返回,同时注意四周有没有仙草。

    他现在也不太可能继续深入危险区域到处去寻找赵行梧,也不知道赵行梧能不能活着离开。

    等他好不容易悄悄摸回到安全区域,天色已经渐黑了下来。

    大晚上在这里继续乱逛,连路都看不清楚,加上那神出鬼没的怪物,实在太危险。

    更重要的是跑了太多路,很累,不得不想办法找地方休息,环顾四周,朝一座山脚的乱石林摸了过去。

    闯入其中,发现乱石之中有一不大的洞穴,心中松了口气,在这里过夜最好不过,外面有乱石林遮挡。

    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刚猫身钻入洞内,突然冒出一只大手掐住了他的脖子,苗毅下意识一杀猪刀捅去自救,可对方的反应不一般,猛然擒住了他的手腕。

    洞中的两人终于面对面在了一起,苗毅看清对方面容后,目光闪了闪,示意对方放开自己。

    对方正是之前那位虬须大汉,没想到竟然也藏在了这里。

    “是你?”虬须大汉多少一怔,皱着眉头慢慢放开了苗毅,同时将苗毅手中的杀猪刀给夺到了手中,似乎对苗毅还有点不放心,实在是对苗毅之前的狠劲记忆犹新,担心其在背后下冷刀子。

    “咳咳!”涨得一脸通红的苗毅捂着脖子咳嗽两声。

    虬须大汉迅速捂住了他的嘴巴,压低着嗓音喝道:“别吵!那怪物还在不在外面?”

    敢情他又撞上了怪物才躲这里。

    苗毅摆了摆手,等到对方松开手后,喘着气摇头道:“我过来的时候没看到怪物。”

    虬须大汉伸头到洞外观察了一下,缩回脑袋盯着苗毅皱眉道:“小子,年纪轻轻出手够狠呐。现在回头想想,我怎么想怎么不对劲,你那不像是抢东西,倒像是欲将那三个小子除之而后快。小子,你老实交待,那三人身上真的有仙草?”

    苗毅盯着落到了对方手上的杀猪刀,想想没做隐瞒,有所保留地把大致情况讲了遍。

    “还真是三个该死的蠢货!我说你小子年纪轻轻,坑起人来可一点都不糊涂啊,我说…呸!我也聪明不到哪去,也被你给利用了,差点把命给搭进去。”虬须大汉自嘲一声。

    回头又瞅着苗毅身上的包裹问道:“顾着逃命,身上带的吃喝东西全跑丢了,你小子不介意分点吃的给我吧?”

    苗毅二话不说,解下包裹,拿出干粮和水送出,说道:“大叔,晚上我们轮流休息,轮流守夜怎么样?一个人万一睡得太沉,在这鬼地方怕是不安全。”

    他看出了对方是练家子的,动起手来压根不是对方的对手,也有点担心对方会不怀好意,所以先让对方明白,我还是有点用处的。

    虬须大汉饱含深意地看了他一眼,嘴角勾起一抹戏谑,没说什么,接了东西就吃,边吃边看着洞外嘀咕道:“估计外面的天色还没这么黑,这里雾气大,黑得早。”

    两人就这样吃着东西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原来这位虬须大汉名叫燕北虹,本是一个百万人口城市的武官统领,却因为偷了城主的小妾惹出了麻烦,最后把自己家人全部给连累了,于是一怒之下把那城主给宰了跑人。

    被到处缉拿的日子不好过,左右是走投无路之下,干脆闯进‘万丈红尘’来搏一把。

    燕北虹也奇怪苗毅年纪轻轻怎么就跑到这里来送死了,合作要表明诚意,苗毅没瞒他。

    当晚,两人依照约定,轮流休息,轮流守夜。

    一夜下来合作愉快,加上苗毅昨天一句话便引得一伙人打劫,让苗毅深刻体会到自己一个人就算采到了仙草恐怕也麻烦,于是次日苗毅主动要求和燕北虹结盟。

    燕北虹没答应也没拒绝,天亮后杀猪刀扔还给了苗毅,一起上了路。

    有了之前遭遇冥螳螂的前车之鉴,两人再也不敢轻易跑出安全路线,侥幸逃脱的事情可不是每次都能遇上的,老老实实遵守地图上的安全路线前行。

    不过一路上看到的状况显示,所谓的安全路线似乎也并不安全,安全路线上也能看到残肢断腿。

    从血淋淋尸体直接被切割开或被咬嚼过的痕迹上分析,很显然不少人在安全路线上也遭遇了冥螳螂的袭击。

    两人甚至缩在一块石头后面亲眼目睹了一群冥螳螂悠闲爬过,把两人吓得够呛。

    两人隐隐发现,冥螳螂虽然嗜杀,但也不是赶尽杀绝那种,多少会给人留一条活路,似乎越是胆小逃跑的人,冥螳螂越不会放过。

    越往里走,山川崩塌,河流改道,地面千疮百孔遭受强力破坏的情形不是人力可为,让人心惊,让人难以想象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难道这里真的发生过仙魔大战?

    接下来的遭遇,让苗毅庆幸和燕北虹结伴在一起。

    万丈红尘虽然特产星华仙草,可毕竟不是长得到处都是,两人深入万丈红尘走了几天,也没看到一株仙草的影子。

    更可怕的是,躲过了冥螳螂的袭击,却遭遇到了同类的威胁。

    燕北虹身上携带的食物逃命时丢了,苗毅身上只带了十天的干粮,没人会扛着一个月的食物跑进来到处乱跑,所以他的食物一个人吃还能维持个十天,两个人一起吃,算算剩下的食物连五天都难坚持下来。

    食物短缺的情况显然也出现在了其他人的身上,两个人被五个人围住了,逼两人交出所剩不多的食物。

    燕北虹嘿嘿冷笑一声,毫无畏惧,直接拔出腰刀冲了上去。

    不愧是做过百万人口城市武官统领的人,身手彪悍,几乎刀刀见红,硬是以一敌五,将五人给斩杀了。

    擦干腰刀上的血迹,燕北虹将五具尸体上所剩不多的食物收拾到了一起,扔给了苗毅背上,两人又多了两天的食物。

    不过第二天燕北虹碰上了一个比他身手更好的人。
第四章 万丈红尘(四)
  一座山脚下,刀剑的声音打得叮当乱响,走近的燕北虹迅速拉着苗毅在一块大石后蹲了下来,只见十几人在山脚下打得激烈,惨叫声不断响起。

    而在一旁的山峭上,一朵绽放的琼枝玉叶散发着柔和的光辉,这些人为什么厮杀显而易见。

    仙草?苗毅盯着山峭上的柔和白光眼睛一亮,正要伸手指去提醒,却被燕北虹迅速伸手捂住了嘴巴,示意他不要出声。

    燕北虹只是多瞟了那株仙草一眼,注意力便集中在了厮杀的人群中,手握上了刀柄,静静地等候。

    厮杀之中有位高手,一个人腾跳闪躲接连把十几人全部给砍倒了,最后提剑环顾四周一眼,确认没了对手,才向山峭的仙草走去。

    就在对方的精神状态松懈下来的瞬间,燕北虹悍然拔刀冲了出去,纵空跳起,举刀狂劈。

    那人反应很快,‘铛’回首扬剑一挡,迅速扭身和燕北虹怒战在了一起。

    瞬间,两人刀光剑影杀得难舍难分,那人比燕北虹的身手明显高上不少,刚经过一场恶战,依然有气力挡住燕北虹的重刀攻击,并且出手的速度比燕北虹更快。

    不一会儿,燕北虹身上已经挂了彩,最后手上的刀也被人家一脚给踢飞了。

    一剑劈向燕北虹脖子之际,燕北虹双手拼命抓住对方的手腕,大腿错住对方踢来的腿,和对方身体抵在一起,挺住已经割破自己脖子皮肤的剑锋,口角挂血,睚呲欲裂。

    两人僵持不下的危急关头,眼看燕北虹就要扛不住了,那人突然一脚后踹。

    砰!冲来偷袭的苗毅被踹得倒飞了出去。

    可那人后腰上却插了一把杀猪刀,鲜血在后腰咕咕直流。

    那人一手捂住后腰,用力回头看向在地上挣扎了几下没有爬起来的苗毅,不禁满脸怒容,双眼瞬间通红,仿佛要吃人的野兽一样。

    “死!”

    对方气力松懈,机不可失,燕北虹一声怒喝,抓住对方的剑腕,一记肘记撞上对方的胸口,将对方撞得踉跄后退。

    趁势夺剑在手的燕北虹手挽剑花跳起,双手握剑,一记亮光狠狠劈下。

    噗!直接将那名高手给斜肩对劈开了。

    鲜血飞飚,胜负已分,燕北虹拄剑而立,大口喘着粗气,看着嘴角挂血捂住胸部一脸痛楚的苗毅哈哈大笑。

    这种死里逃生的感觉,让他笑得痛快豪迈。

    撕了衣服简单包扎了伤口,燕北虹捡了对方所剩不多的食物,走到苗毅身旁,俯身抓住苗毅的手腕将他给拽了起来。

    给苗毅把了下脉搏后,突然一掌拍在苗毅的腹部。

    “哇…”苗毅张口吐出一大口鲜血来,不过胸闷气短翻江倒海的腹内却是一轻松,之前要断气的感觉瞬间消除。

    “你我素不相识,为了我拼命值得吗?”燕北虹盯着脸色发白的苗毅笑眯眯问道。

    苗毅擦了把嘴角的血迹,白了他一眼,没见过这么狼心狗肺的家伙,没好气道:“你身手高强,我需要你做我的保镖。”

    燕北虹挥剑指向刚倒下的那人,沉声问道:“他的身手更好,你帮他岂不是更安全?”

    苗毅面无表情道:“正因为他的身手更强,所以不需要我的帮忙,而我现在救了你一命!”

    “算你小子识相,哈哈!”燕北虹仰天一阵狂笑,随后拍着苗毅的后背,“别一副小娘子的可怜样,受了点内伤,死不了!”

    他眼中一直以来对苗毅保持的一丝警惕终于彻底消失了,返身爬上山峭将那株仙草采到了手,拿了下来两人一起欣赏。

    这株仙草不过半截筷子长,九枝九叶,晶莹玉润,可谓是琼枝玉叶,散发着朦朦光晕。表层附着星星点点的微小光粒漂浮,犹如一群小小的萤火虫在围绕着飞舞,又像夜空的繁星,估计这就是仙草‘星华’名字的由来。

    两人都是头次见到这宝贝,把鼻子凑近才能闻到一阵沁人心脾的微微幽香,不像山花野花的香味那么容易招蜂引蝶。

    “好东西!不愧是仙草。”燕北虹啧啧两声,让苗毅闻了闻香味欣赏了一下便收了回来。

    瞪大了眼睛的苗毅看着他用一块布包起了仙草,塞进了自己怀里。

    见苗毅瞅着自己的眼神怪怪的,未经合伙人允许便将仙草归为己有的燕北虹握拳在嘴边干咳几声,貌似有点不好意思道:“那啥,这株归我,下一株算你的。”

    苗毅向来路看了看,问道:“你已经得到了仙草,不回去吗?”

    “你看我像那么不讲义气的人吗?”燕北虹厚着脸皮推着苗毅继续往前走,“我继续做你的保镖,等抢到了你那份,我们再一起回去。不过桥归桥,路归路,你小子不许惦记我这份玩阴的,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苗毅无语,谁叫自己打不赢人家,如果实力对换一下,对方敢未经自己同意便将仙草收入囊中吗?

    燕北虹没有食言,接下来的日子继续见人就打劫,貌似真的要为苗毅抢到一株仙草。

    用他的话说,咱们一起成仙!

    不过到现在还在瞎找的人几乎都是‘穷人’,人家也没有采到仙草,抢也是白抢。

    没有食言也只是开始,最终燕北虹还是食言了。

    两人已经走到了地图上安全区域的最远处,到了安全区域的尽头,再往里走,鬼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

    两人站在一座山头,停在了安全区域的尽头,薄雾在身边轻轻徜徉。

    远处笼罩在迷雾中的地方是如此的神秘,燕北虹貌似自言自语道:“老弟,不是我食言,回头吧,这鬼地方开启的时间只有一个月,如今已经过去了半个月,回去的路上还要花不少时间,晚了就出不去了。回去的路上我尽力,说不定还能抢上一株仙草。”

    苗毅能理解他的想法,对方能陪自己走到这里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不过…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苗毅突然惊‘咦’一声,指向对面深不可测的危险区域,“好像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声音?什么声音?”燕北虹愕然,不断左右偏头竖耳,眉头渐渐竖起道:“没听到什么声音啊!”

    “没听到?”苗毅有些奇怪,再次偏头倾听。

    一阵‘叮叮咚咚’的声音如高山流水般幽幽传来,抑扬顿挫间的高亢激昂和柔情似水极有韵律,这分明是有人在弹琴。

书名:一飞冲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一飞冲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冷酷总裁的玩物娇妻4章

    原标题:冷酷总裁的玩物娇妻4章小说名:冷酷总裁的玩物娇妻第4章服从我“别让他们去,让他们回来,快让他们回来……”奚尘慌了,大叫着拉住了庄莆阳,却看到他那刀刃一般的目光时,又放低了声音,懦弱的连挣扎也放弃了。“想命令我?你还没有资格!”庄莆阳站了起来,走到奚尘的身边,目光肆意的在她的脸上打量着,似乎是想看清楚她的每一个毛孔一般,奚尘不自在的低下了头,“不过……如果你肯求我的话……”“我求求你,求求你让他们别去……”奚尘没等庄莆阳说完,抬头立马便哀求着庄莆阳,她现在唯有这般低微才能保住安然的性命,虽

  • 逆世王妃:废柴王爷请让路4章

    原标题:逆世王妃:废柴王爷请让路4章小说名字:逆世王妃:废柴王爷请让路第004章反复无常的慕容辞“如果让你回忆到什么伤心事的话,就不要说了吧!”这可是正儿八经的皇宫秘史,叶菱是很感兴趣的,可是看到慕容辞那副样子,应该里边也有他的伤心事吧,突然的叶菱不想让他再讲下去了。“其实这些跟你说也没什么用,不说也罢,只不过还是要防着些。”谁知慕容辞幽幽的叹了一声,还真的不说了。叶菱撇撇嘴,然后想到刚才的那两个人,问出了另一个疑问:“那个我问一下哈,二王爷和九王爷,让你交出那件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呀?”谁知听

  • 懒后倾城:暴君别嚣张4章

    原标题:懒后倾城:暴君别嚣张4章小说书名:懒后倾城:暴君别嚣张第4章冷落跑去查询的侍卫,在贺兰雪扶着伊人走下喜轿时,赶了回来。他附耳向贺兰雪汇报了情况,贺兰雪脸上隐藏的愠色更重,却碍于场面,迟迟没有发挥出来。于是,进府。于是,关门——是的,关门。新人一走进王爷府,管家便将那两扇朱红色的大门合上,将那些看热闹的路人全部拦在了外面。大门吱呀合上的时候,贺兰雪甩开了扶住伊人的手。伊人被他的力道一带,一下子没站稳,跌在了地上,结结实实地摔了一个狗啃泥。头上的珠翠哗啦啦地摔在了地上,衣上沾满灰尘,极其狼狈

  • 王爷,妾身今晚不侍寝4章

    原标题:王爷,妾身今晚不侍寝4章书名:王爷,妾身今晚不侍寝第四章:云出(3)姑娘们簇拥着上了楼,到了店小二所说的、第二个临窗雅间前停了下来。其中一个胆大的姑娘上前敲了敲镂花的竹门,娇声问道,“公子,能进来吗?”店小二已经提前说过,包厢的人是名男子。只不过,在说起‘男子’两字时,店小二的表情极是古怪。姑娘们并未太介意,只当那店小二生意太忙导致脸部抽搐。竹门吱呀一声被拉开了。里面的人站在门口,笑如春风,声亦如春风,“有什么我能帮到你们吗?”簇拥在外面的少女统统石化。只觉得馨香满面,面前的景致美得一塌

  • 报告首长:你的女人跟人跑了!4章

    原标题:报告首长:你的女人跟人跑了!4章小说名字:报告首长:你的女人跟人跑了!第三章故人3苏致函的眸色微黯,然后一言不发地推开车门,“我自己打车过去吧,不劳烦柳公子相送了。”“坐好!”柳青岩的神色一凛,方才的笑容已经无影无踪,“你跟过我,应该知道我的脾气,我奉劝你,最好听话一点。”苏致函僵在原地,手按在车门上,但确实不敢动弹了。“那个杜海川,傻头傻脑的,你喜欢他哪一点了?”柳青岩的神色微缓,又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几年没见,眼光越发差了。”“海川很好。”苏致函终于没有忍住,为杜海川辩白了一句。

  • 嗜血暴君:妖妃要倾国4章

    原标题:嗜血暴君:妖妃要倾国4章小说书名:嗜血暴君:妖妃要倾国第四章突袭金色的光线透过车窗,晒向车内,明玫蹙着一双柳眉,清丽的脸容,带着疲惫的冷漠。她的视线一直停留在窗外,对身后的明玉置若网闻。自从小树林里揭穿了明玉之后,她似乎没有再多的动静。仿佛明玉是傻是聪明,跟她没有半点关系。她心思好像并不在这件事情上,偶尔,她还会叫上护送的武士,低声商量着什么。随着离东曜国的距离越来越近,明玫的忧虑便是愈发明显起来,时不时地召唤着武士询问前方的路况。明玉却是好整以暇,悠闲地期待着意外事故的发生,好趁乱逃走

  • 娘娘驾到,暴君别撩我4章

    原标题:娘娘驾到,暴君别撩我4章小说名称:娘娘驾到,暴君别撩我第四章:心酸讨公道姐姐带我去的地方,是一个比较破掉冷清的宫,外面有着御林军把守,见了姐姐御施礼,进去一瞧里面疏落地栽种着树,正中的房门大开,黑洞洞的带着一种深沉而又腐朽的味道,只有二个御林军在那儿守着。姐姐冷声地问:“林织秀那小贱人呢?”其中一人恭敬地道:“馥妃娘娘,刚才仁和宫的主事公公过来,拿了太后娘娘的懿旨提人。”姐姐有些咬牙切齿,拉了我转身就走,低低地说:“好啊,都联合起来欺我顾家无人是不是?”我现在真恨自已不能说话,不能安慰她

  • 所有的拥有都是当初4章

    原标题:所有的拥有都是当初4章小说书名:所有的拥有都是当初第四章终不过一句我爱你磕磕绊绊相处半月有余,两个孩子的感情在不知不觉中早已形成。春天的清风,总是伴着些似有若无的凉意的,就比如表现在,一向身强体壮的栖迟,感冒了。“栖迟,你起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数学老师站在讲台上,一头美艳的大红波浪卷媚惑地搭在胸前,但是其实她并不是一个多么好惹的女人。就比如她眼前那一副厚厚的眼镜,藏不住那一双凛冽的眸子。“老师,栖迟她感冒了,嗓子说不出话。要不我来替她回答吧。”作为同桌的凌风瞥了一眼黑板上的题目,一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