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全集]《福临门之农家医女》全文免费阅读闲听冷雨

2017/11/17 4:46:4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福临门之农家医女

作者:闲听冷雨

第7章 观念问题(1)

咬了口窝窝头,伏秋莲咯噔一声,疼的她脸都变了形——这窝窝头也太硬了吧,好像石头!纠结着用眼角余光一一扫过去,她发现身边的其他人竟然吃的倍香儿,两个孩子应该是老二家的,小的应该三岁左右,大的也不过就是五六岁,坐在炕边上往嘴里扒饭,吃的一嘴一脸的,脖子衣领上都是湿湿的,还不时的发出吧唧嘴的声音……

两个孩子一边吃一边掉,一碗汤倒是洒了大半!

伏秋连看的有些咂舌,就这样由着她们自己弄一身?

这一顿饭,伏秋莲没动一下筷子在!

等到回了他们三房的厢房,连清有些犹豫的看着她,“你要是不舒服就说。奇闻网”不是说孕妇都要吃很多东西吗,刚才她好像是一口东西都没吃,要知道她以前可是吃东西最多的一个,连清有些小心冀冀的眼神看的伏秋莲头疼,本来还有几分胃口的,直接躺在了炕上。

只是一躺下去,得,问题又来了——她以前也是北方人,也听说过一些人讲什么炕,可听过却不代表她真的睡过这种东西啊,现在穿了一回,竟然让她睡了回炕!可你说炕也罢了,反正都是睡觉的地儿,以前也不是她在睡,她就是想反对也不成。

可问题是,你能不能下头多铺两床褥子啥的?

这硬绑绑的好像睡在土疙瘩上。不过也的确是睡在土疙瘩上。

炕不就是土坏盘的?

“你先睡,我再看会书,要是口渴就喊我——”连清细心的把灯焾又减了点,让本就不甚亮的光线又黯了几分,那小心冀冀的样子看的伏秋莲直觉得牙疼,忍不住出声反驳道,“你把那灯再弄大点,不用担心我,我不怕光线的。”同时也在心里嘀咕着,他以前就是这样看书的?光线这么暗,能看的清吗?

“没事,我看的到。”连清张了张嘴,神色有些复杂的看了眼伏秋连,瞬间又把眼神移开,没一会,悉悉索索的声音后,连清已经端端正正的坐在屋子里唯一的那把椅子上看起书来,如同老僧入定,目不斜视,明明他是认真读书,可看在伏秋莲眼里,却给她一种感觉——连清在躲她!

“连清,连清——”连叫了两声,连清才听到,放下手里的书,一脸疑惑的看向伏秋莲,似是这会才正视到伏秋莲嘴里的称呼,眉微微拢起,正色看向半靠在炕上的伏秋莲,“娘子,你不能这样称呼我,这是不合规矩的。网站http://www.qi-wen.com/

规矩,好吧,伏秋莲盈盈一笑,“那你说说,我要怎么称呼你?”

“你,你可以如同用饭时侯那样叫我相公,或,或是夫君——”话还没说完呢,连清自己先红了脸,手里的书被他用力握了下,他抬头看向伏秋莲,“娘子刚才唤我何事?若是没事,我还得继续读书,还望娘子别打扰我才好。”

“这炕太硬,硌的慌,我睡不着。”

“——”

“还有,这屋子太冷,别说火龙了,连个炭盆都没有,冷的很,冻的慌,我没睡意。”

“——”连清在心里幽幽的叹口气,他就说怎么晚饭时那样平静,原来,都在这里等着他呢?放下手里的书,他起身竟是朝着伏秋莲拱身一辑,“让娘子受委屈,实在是为夫的不是。可是娘子,并非为夫推脱什以,我家条件实在就是这般的——”

第8章 观念问题(2)

“我可冷的睡不着。”伏秋莲眨眨眼,望着连清不出声。

“可咱们家里也没棉被了啊。来自qi-wen.com而且,大嫂二嫂家的炕都只铺着稻草,就咱家的还铺了褥子,娘子你还嫌弃——”连请后头的话没出声,可伏秋莲却听的明镜似的,不就是嫌弃她,觉得她好吃懒做没个正形,又挑三捡四干不了活就知道折腾吗?

“是,是我不知好歹,是我自作自受,冻死我得了。”心里也来了火,动了下身子,咕噜,整个身子缩成一团钻进了被窝,地下头,看着她突然发起火,连清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是刚才还嫌炕硬,被子少,怎么这会就突然睡下了?

可看着那缩在炕上的一团,连清还是认命的起身,把自己唯一的一件早被磨破了边的棉袄轻轻披在了伏秋莲的身上——好男不和女斗,更何况这个女还怀着他的孩子,是将来他孩子的娘?他是男人,让让吧。

半夜,伏秋莲被冻醒,手脚冰凉,全身直打哆嗦。都要冻死她了,昏黄的灯光下,是连清认真看书的侧影,伏秋莲也顾不得欣赏了,再这样下去她得被冻死,扯了嗓子喊,“连清,相公,连清相公——”

听的连清嘴角直抽,她难道还有叫别的名字的相公不成?揉揉眉心,他看向伏秋莲,“怎么了,可是要喝水?我帮你去倒——”抬脚要走,却被伏秋莲给唤住,“等等,你站下,我不是要喝水,我是想和你说,我快要被冻死了,你给我想想法子升点火吧。”

“可,可怎么升?”半夜三更,外头的雪足足到了傍晚才停下,这会让他想办法升火?

“我要是有办法还问你?”伏秋莲瞪了眼连清,自己披着被子坐起来,嘴唇都直打哆嗦,“家里真的一床被子都没有了?要不,你再找找看?”

“不用找了,没有。”

“那,要不,你帮我找个瓶子啥的,装满开水给我捂着?”

“开水得去烧,半夜去烧水?”连清硬着头皮继续小声的劝着,“你以前不也是照样垯来了,要不,我给我再多找两件衣裳搭被子上头?”搭个鬼啊搭,一层布有个屁用?籍着昏黄的灯光,伏秋莲四下打量,低头地下看时,双眼一亮,“我说连清,咱家这睡的不是炕吗?不是能烧的?”是能烧的吧,她记得好像家里爷爷辈的那时侯常唠叨着说什么晚上睡觉前炕烧的旺旺的,很暖和的样子,为什么连家的炕这么冷?

难道,不是一样的物件儿?

“炕是可以烧,但咱家的炕——”连清略顿了顿,带着一抹涩意道,“咱家只有爹娘,还有小四的炕是可以烧的。其余的几个屋都不准烧炕。[全集]《福临门之农家医女》全文免费阅读闲听冷雨

伏秋莲一听就炸了,凭什么啊,这是虐待,这是歧视!气呼呼的瞪圆了一双杏眼,“我不管,你现在拿柴去,我就是要烧坑。现在,马上,立刻。”看着连清整个皱在一起的脸,她又加一句,“对了,不止是今晚,从今个儿开始的以后,每一天每一晚上我都要烧。谁要是敢拦我,我,我,”连着两个我字出口,最后伏秋莲瞪了眼连清,“不让我烧坑我就回家找我爹爹去。”

“……你现在烧了柴,明早的饭会不够柴的。”

“我不管,你去不去拿吧?你要是不去,我就自己去。”伏秋莲披衣下床,起身向外就走,她才不管什么饭够不够吃,现在她要是再不把炕弄的暖和些,撑不撑的到今晚都是问题!

第9章 踩你(1)

逼着连清拿柴半夜烧坑,伏秋莲是睡的舒服了点,可次日一早,她却是被外头泼妇骂街似的骂声给惊醒,竖起耳朵听了两句,她把身子往被窝里钻了钻,眉眼弯起来,虽然不尽人Xing,但比起之前冷冰冰的可是要好多了。来自qi-wen.com

达么冷的天,为什么不烧坑?

别和她说什么没柴之类,和她算计这些之前,为什么就不先算算她的嫁妆?要知道她打嫁进连家的第二天,这嫁妆就被李氏笑盈盈的给收了去,美其名曰——帮着保管!至于清单,好像说是在连清手里,但在不在的,东西还有多少,谁知道?

以前的原主被家人宠的不像样,又打小没娘,身边是两个大老爷们,养成的Xing子也是大大咧咧,对于打理家事,置办物件儿等事是一概不会,打心眼里觉得烦琐的很。因此,李氏三两句便把她的嫁妆给哄了去,包括在这村子附近的十亩良田!

她嫁进来之前整个连家也才只有十亩田地。

这两年来用着她的嫁妆,吃着她陪嫁田里收的庄稼,可整个连家又怎么待她的?她笑笑,摇了摇头,让自己不再去纠结往事,以前的,不是她的生活,可以后的日子,却是她在过,心里暗道,伏秋莲啊伏秋莲,我放心走吧,我会过好以后的日子。会照顾好你爹和哥哥,把他们当成我自己最亲的人来照顾的。

“谁偷了我的柴,哪个混账东西,好吃懒做,也不怕被老天爷收了去,天可怜见的,我的柴啊,这好好的家里竟然招了贼,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老大家老二家老三家的,都快点给我出来,谁偷了我的柴——”外头李氏扯着嗓子干嚎,指槡骂槐的骂声飘入屋子里,连清听的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鏠钻下去!

他可是个书生啊,还是秀过,竟然半夜去偷柴,如今就差被人指着鼻子骂,心情能好得了才怪。从被窝里伸出个头,伏秋莲瞥了眼连清,扑吃一笑,“连清相公,你的书好像拿翻了——”

“……”伏秋莲带着几分挪愈的笑让连清脸更红了,深吸了口气,稳了下心神,他看向伏秋莲,“你即是醒了,娘在外头呢,你起床,不管如何说,这事是咱们不对,不该说都不说就半夜抱了煮饭的柴来烧坑——咱,咱们去给娘道歉去。”

“我不去。奇闻网要去你自己去。”伏秋莲直接翻个白眼,虽然她不屑于以前那位伏秋莲的Xing子,但这会她却真的有点感谢她——相较于以前的伏秋莲敢指着鼻子和李氏对骂,这会她躲在被窝里不见她算什么?

李氏还在骂,伏秋莲翻了个身,决定睡个回笼觉。耳边听着脚步声,然后是开门的声音,应该是连清去找李氏了吧,伏秋莲耸了耸肩,管他呢,反正她是绝对不会去的。

一觉睡到中午,伏秋莲慢腾腾的起身,把自己包成了个棕子般的存在,屋子里没有人,也不知道连清去哪了,推开门一股冷风吹过来,刮在脸上生疼,冷风刺骨,冻的她打了个寒颤,哆嗦着走出屋子后才发现,连清竟然是在扫雪。

连家的几个小辈都在,老二媳妇钱氏眼尖,看到她出来忍不住就酸了一句,“哟,弟妹总算是起床了,之前三弟还说你身子不舒服,怎么着,这会终于好了?”不就是肚子里多了块肉吗,她也有过,还是好几个呢,也没见这么娇贵过!

第10章 踩你(2)

“多谢二嫂关心,这会确实是好多了。若是一会再疼,我会和二嫂说的。”伏秋莲眉眼弯弯的笑,直接给了钱氏一个软钉子,朝着一脸紧张走过来的连清微微一笑,“相公,你出来也不说一声,我还以为你去做什么了呢,原来是在扫雪,累了吧,记得休息会啊。”

这,这话是给自己说的?连清张张嘴,好半响才回过神来,“你,你出来做什么,还不赶紧回屋待着去,你身子弱,又惧寒,这里有我和哥哥嫂子他们呢,用不了那么多的人。”

“即然来了,那就帮帮忙呗,三嫂,能帮我们端些水来吗,我好渴啊。”说话的是连甜儿,是连老爹和李氏的女儿,今年十四岁,待字闺中,眼神连闪,看着伏秋连眸底有抹轻视掠过,“三嫂睡了那么久,帮我们端些水应该可以的吧?”

“好啊,我这就去厨房端去。”她以后也是要在这个家里生活的,力所能及的事情还是得忍的,不就是端几杯水嘛,她端还不成?只是脚步才抬起来,连清的声音响起,“你不用去,厨房那边的雪才铲掉,地面滑,若是摔一下子可不得了。我去就好。”

连清走远,伏秋莲看着连甜儿气极败坏的小脸,极是得意的扬扬眉,竟然轻轻的哼起了歌!“你得意什么,三哥又不是心疼你,他是在心疼我那没出世的侄子呢。”

“我知道啊,不过你没听过一句话吗,母凭子贵啊。我乐意!”

连甜儿被她这话气的胸口直喘粗气,重重的跺了两下脚,她扭头,“娘,你看她——”

“喊什么喊,喊魂啊,你娘我还没死呢。”李氏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身上穿了件灰鼠皮的大氅,伏秋莲一看就皱紧了眉头——这衣裳,是她的陪嫁!

“娘,您穿这衣裳真好看。”连甜儿立马忘记刚才的不快,扒着李氏的手臂晃起来,“娘,我不管,女儿也要这样的衣裳,我也要穿大毛的衣裳——”旁边连非早就扑过来,用力挤开连甜儿,声音嚣张而跋扈,“我的,都是我的,娘的东西都是我的,你们谁也不能要。再敢和我抢,统统砍你们脑袋。”

连甜儿一把拽开他,跺着脚,“我就要,娘,你要先给我做。”

“好好好,都有。”李氏笑着点点连甜儿的额头,笑,“娘愧了谁还能愧得了你们两个?”眼角余光瞟到旁边的三个儿媳妇,在伏秋莲身上略略一顿,随即直接当成透明人般拐了过去,声音放高几句,“老大家老二家的,我一会回屋去裁料,你们且看看自己有什么需要的,只管着说出来,娘这里还有些料子,够用了,别担心。”却唯独漏掉了这料子的正主,伏秋莲她自己!

眼看着李氏转身就要回去,伏秋莲眼珠一转,慢悠悠的开了口,“娘身上这衣裳我看着也不错,不然,我爹也不会特意给我把这件衣裳从大省城里买回来了,如今娘穿着合适,又喜欢,那我就送给娘亲,就当是我和相公的孝敬好了。”穿着她的,还想着拿她的东西装好人,这话音还没落呢,转头就想着踩自己一脚?门都没有!

第11章 偷水洗碗

李氏一脚没踩稳,差点就摔出去,好在她身边连甜儿扶的快,“娘小心——”回头瞪了眼伏秋莲,“你嚷嚷什么呢,不就是一身衣裳吗,怎么着,你孝敬娘穿还有错?三哥,三哥你看看她,把娘气成什么样了都?”

“咦,瞧小姑这话说的,可真真冤死我,我这不说了把衣裳给娘穿?你还要我怎样啊,难,我说把那衣裳给娘穿,没给小姑你穿,所以,你觉得不舒服,心里不服气,所以才这么生气来着?”伏秋莲适时摆出副委屈样,暗自对天翻个白眼——

不就是个小姑娘么,她还斗不过一黄毛丫头?

“娘,她——”

连甜儿的话被李氏给拦下,她扭头深深的看了眼伏秋莲,点点头,“老三家的,今个儿倒是兴致不错?刚才老三还说你身子骨不好,这会却这般高兴,想来没什么大碍了,一会就厨房帮着你大嫂煮饭吧。”

“好啊,娘您慢走。而且,我身子真没什么,我只是困了,真的,您也知道的,有了身孕,这女人就是贪睡,呵呵,娘您慢走,小心脚下的地滑——”旁边,连清用力扯了下她的衣裳,叹气,“你就不能少说两句?”看把娘气成什么样了。

“管我什么事,还有,你哪只眼看到我气她了?”伏秋莲甩开连清的手,心里有气,也没给他什么好脸色,这个男人看似是读圣贤书,一身正气,处处规矩张口就是圣人言的压着原身一头,嫌弃原身的Xing子,可他怎么不想想自家自己的所为是什么?

谁家婆婆巴着儿媳妇的嫁妆不放的?

况且这婆婆还是个继室婆婆?

她自己的东西想要看看都得和李氏面前说好几回,更别提什么动用了,记得有回伏秋莲把嫁妆里的一副头面送给了自己要好的小姐妹添妆,回头竟然被李氏和连甜儿母女明讽暗刺,指桑骂槐的骂了大半个月,究其原因就是因为那副头面连甜儿看中了!

虽然那不是自己过的日子,可现在回头想想,伏秋莲也觉得一肚子气!身后,传来二嫂钱氏阴阳怪气的声音,“咦,三弟妹这是哪去?咱们可都是忙了一大响午,这差不多都要忙完了,三弟妹倒好,也不帮一下忙。”

“你们都忙完了我还忙什么,再说,我家相公心疼我们母子,说不让我动手,是吧相公?”知道以着连清的Xing子是绝不会说出反驳的话来,但也不可能点头承认就是,伏秋莲要的就是他默不出声,朝着他嫣然一笑,飞快的语速接着道,“你看,我家相公都没出声,他不好意思,默认呢,我说二嫂,你要是觉得累,回头和二哥商量商量,让他也心疼心疼你?”

连二嫂被伏秋莲这一席夹枪带棒的话说的哑口无言,眼睁睁看着她一步步小心冀冀的进了屋子,扭头,就看到旁边连家老二正瞪着双牛眼朝她看过来,“就你话多,有那力气再出门去背几担柴去。”

“我才不去,要去你去。”钱氏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她都忙活了一上午了,怎么着,还要让她去背柴?打死也不去。索Xing直接便丢了铲雪的铁锹,“我累了,去屋子里喝碗水再回来。”说完话,扭身走了。

身后,连二恨恨的骂,“懒婆娘。”

中午煮的是地瓜粥,淘一把米丢锅子里,配着一块地瓜,烧开,焖一会,起锅装碗,热腾腾的气里沾着些地瓜的香气,喝上一口倒也觉得别有趣味,伏秋莲一时没忍住,连着一口气就喝了二碗,到她要去装第三碗时,连甜儿撇了嘴,“你饭桶啊,都喝几碗了?”

“小姑有所不知,我也不想吃这么多的,是你那未出世的小侄儿要吃呢。”伏秋莲咪咪眼,伸手指指有些显形的小腹,“我平时哪里吃的了这么多啊,这都是在帮他吃呢,是他饿了呢。”说着话她嫣然一笑,颇有些神秘的朝着连甜儿眨眨眼,“小姑现在不信没关,等你以后啊,肯定就会信了,嘻嘻。”

“老三家的,你和甜儿混说什么呢,吃着东西也堵不住你的嘴。”

伏秋莲才喝下第三碗地瓜粥,觉得肚子里暖洋洋的,很舒服,这会心情很好,她决定不和李氏计较。等到大家都吃完,李氏坐在炕头上打个饱嗝,“老三家的帮着老二家去洗碗,老大家的你留下,我还有话和你说。”

“是,娘。”相较于老二媳妇钱氏,老大媳妇陈氏明显比较入李氏的眼,但再入眼也不过就那样,毕竟儿子都不是人家肚皮里爬出来的,再隔一层的媳妇再亲能有多亲?陈氏起身,朝着钱氏和伏秋莲笑笑,“辛苦两位弟妹了。”

厨房厘,钱氏把一摞碗筷叮叮当当的放到伏秋莲跟前,咧嘴一笑,“三弟妹,慢慢洗。啊。”丢下这么一句话,自己却是扭头就走,快的伏秋莲还没反应过来呢,那边人已经兔子一样跑的没了影儿!

面前大小一堆的碗——伏秋莲按按隐隐做疼的眉心,得,洗吧。四处找了找,搬了个小凳子坐下,手往盆里才沾了一下,她啉的又收了回来,冻死她了。把手指放在嘴里呵了半天的气儿,她的眼睛也瞟向一个地方,那里,好像是开水?

起身走过去,用手摸了下,果然是!伏秋莲提起一壶开水直接倒进了洗碗盆里,水温温的,刚好洗。伏秋莲哼着歌儿慢慢的洗,反正她有的是时间,旁边的灶上还埋着火,锅子里应该还温着水,门一关,伏秋莲只当是换个环境尝试生活体验了。

门咣当被人推开,一股子冷风袭进来,伏秋莲打个寒颤,看到是连甜儿,笑笑,“甜儿啊,把门关上,外头的风很冷的呢。”连甜儿翻个白眼,你让我关就关啊,我偏不关!她两步走到水壶旁,才提了一下立马就叫起来,“这壶里的热水呢,怎么不见了?喂,你看到谁倒热水了没?”

“没看到。”伏秋莲眼也不眨一下,面不改色的说谎。

“没看到?”连甜儿狐疑的看她一眼,猛的把水壶放下,手往水盆里一伸,扯了嗓子就喊起来,“好啊,你竟然敢拿热水洗碗,娘,娘,不得了,达个女人偷咱们的热水洗碗——”

第12章 脸皮薄

伏秋莲一脸狐疑的看向跳脚喊的连甜儿,很是不解,这么冷的天儿,她用些热水冼碗,有什么不对吗?她眨眨眼,再眨眨,“小姑,这开水不能用吗?”难道里头有毒?

“当然不能用,你不知道这热水是我和娘晚上要用的?还有,谁让你洗碗用热水的?你不知道烧一壶开水要用柴吗?你以为这柴都是你背回来的啊,你——”

“小姑,柴的确不是我背回来的,但你吃的这粮食却有我地里长出来的。”伏秋莲淡淡一句话把连甜儿的话给憋了回去,看着小丫头满脸怒气指着她,双眼好像要喷火的样子,她忍不住笑起来,“小姑外头很冷的,你要是不帮我洗碗你就先回去吧,我不用你在这里陪我。”

“谁想陪你来着,呸。”连甜儿气呼呼的转身,“你敢偷用热水,你等着,我一定和娘说。娘肯定会罚你的。”咣当一声,门阂上,连甜儿的身影消失不见后,伏秋莲眸光微闪,轻轻的笑起来——甜儿,可别让我失望啊。

屋子里,李氏听着连甜儿添油加醋的一番话后是勃然大怒,脸子唰就落了下来,“反了反了,我看这个老三家的可真是个搅家精,只要有她在,就没有一件事是让人痛快的,真真是气死她了。”

“娘,你不知道,她刚才那表情啊,真的一点没把您放在眼里。”连甜儿看着自家娘的脸色,心头暗喜,又生怕火烧的还不够旺,又加了一句,“她还说我吃她地里长的粮食呢,可真真的好笑,咱们家又不是没地,我好好的做什么吃她的啊。”

“你说什么,什么吃她地里长的粮食?”本来是满腔怒气的李氏犹如被人一桶冷水泼头,拔凉拔凉的,脑子也跟着快速的转起来,板了脸看向连甜儿,“你把她的原话再说一遍给我听听,记得不许添也不许减,要一字不漏一字不少的说,是原话,记得吗?”看来,她也是很清楚自家这个女儿的Xing子,别的本事没有,添油加醋火上泼油之类却是顺手的很。

“娘,她,她说,柴的确不是她背回来的,但,但你吃的粮食却是有我地里长出来的。”结结巴巴把这话说完,连甜儿也嘟起了嘴,委屈的把头扭到了一边,娘从来没对她这么凶过的,竟然为了那个女人,用那样可怕的脸色对着她……

半响后,等不急的连甜儿出声,“娘,您还不去?”

“去做什么?”皱眉看了眼连甜儿,李氏明显心情有些心不在焉,语气里尽是敷衍。

连甜儿跺跺脚,“娘你胡涂了啊,自然是去收拾那个女人,你之前不都说你是婆婆,那个女人是媳妇,是得在你面前低头的,咱们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么?她偷用了热水啊,还骂了女儿我,她欺负女儿,娘您不该给女儿出气么?”

“谁敢欺负我宝贝女儿,娘一定不饶她。”几句话把使Xing子的连甜儿打发了,李氏双腿盘坐在炕边上,眉头紧皱,心里却是快速的盘算起来,只是越想眉头皱的越紧,最后,李氏的眉头直接就拧成了个十字,能夹的死只蚊子,等到连老爹一袋旱烟抽完,摸着黑钻进被子里,她还在那里唉声叹气,连老爹想睡都睡不着,冲着她不满的吼了一嗓子,“这都什么时侯了,三更半夜不睡觉你做啥子呢?”

“睡什么睡,当家的你是心宽,我可没你那样好的福气,甜儿就要说亲,还有非儿也要娶媳妇吧,这哪一件事不需要用到钱?”李氏瞪了眼连老爹,语气就有些抱怨,“你说你好好的还能挣两个,偏却毁了手——”

“你想说什么?”提到钱的事,连老爹的嗓门也低了下去——

半文钱难倒英雄汉啊。

黑暗里,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后,李氏略带几分犹豫的声音响起来,“咱们家里几个媳妇的嫁妆不都是还有些吗,都是嫁进咱们连家的人,自然也就是咱家的人——我这几天寻思着吧,若是实在凑不够,要不,就先用着?”沉默了下,李氏生怕连老爹说什么,又急急的加了句,“等以后咱们手头上银子周转过来,再给几个媳妇补上,当家的你说呢?”

“这不好吧?谁家小叔子娶媳妇,用嫂子的嫁妆钱?传出去可是不好听——”连老爹犹豫了下,叹口气,好半响又道,“这事你就别多想了,今年冬天这雪下的足,明年肯定收成好,应该能落下不少钱,到时侯还愁没有三小子和甜儿的花用?天儿不早了,睡吧,啊。”

知道这是连老爹不同意,不想再说的意思,李氏恨恨的磨着牙,可这事连老爹不同意,她也是没法子可想。无可奈何的她连翻了几个身,终于沉沉的睡了过去。

次日一早,李氏的脸是黑的,连甜儿因为昨晚的事,也没啥好脸色,母女两人的脸阴沉沉的,但大家好像都习以为常,该吃的吃该干活的干活,看的伏秋莲好笑不己,特别是在接触到连甜儿几次刀子般狠狠剜过来的眼神时,她在其中一次连甜儿没收回去时呀的一声轻呼,“哎,相公,你快看小姑,小姑你的眼怎么了,抽筋吗,怎么老是眨眼又瞪眼的?别不是出了什么毛病吧?要不要去请个大夫看看?”

“你才出毛病呢,你全家都出毛病。”连甜儿气死了,她哪里是什么眨眼,她那是在瞪她,恶狠狠的瞪她好不!心里还在转着念头呢,耳边响起伏秋莲笑盈盈的声音,“小姑,这话可错了,我的全家,不也是你的全家?还是说,你打心里希望爹娘哥嫂她们全都有病?哎呀,小姑可不是我说你,你若是真有这种心思可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说你女儿家家的,这么年轻,怎么能有那么狠的心肠呢,她们可都是你的亲人啊,你怎么能白口红牙的阻咒她们生病?哎,这小小年纪的,没想到心思竟这般的狠毒——”

伏秋莲摇头晃脑的一通话又急又快,连甜儿都来不及插上嘴,这会听她说完,气的脸都白了,指着伏秋莲“你,你,你——”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还是连清厚道,伸手拽了下伏秋莲的袖子,“不许乱说诪,还不快点和妹妹道歉?”

他又想和稀泥,可伏秋莲却偏不给他这个机会,轻轻一笑,她慢悠悠的开了口。“实在不好意思,我这人吧,Xing子直说话总喜欢实话实说,偏又忘了小姑你脸皮薄,小姑你可别见怪——”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盛世婚宠,高冷总裁别撩人1章(第1章 奸细)

    原标题:盛世婚宠,高冷总裁别撩人1章(第1章奸细)书名:盛世婚宠,高冷总裁别撩人第1章奸细连城古堡位于半山之上,丛林掩映之中,古堡外山涧清溪蜿蜒而过,自然色的外墙与青山绿水几乎融为一体,低调奢华又彰显神秘高贵。沁凉宽敞的车库位于古堡的地下一层,目之所及皆是各类限量版豪车,一字排开、纤尘不染,在略显昏暗的车库依然闪烁着慑人的光泽。年轻的女孩双眸紧闭,修长的双腿交叠弯曲,一双藕臂被缚在身后,窈窕有致的娇躯无力地斜倚在一辆红色跑车前。“嗯,好疼!”夏念念嘤咛一声,微微张开的眸子就被两道强光刺得重新合上

  • 误闯美男集中营1章(第1章 丑八怪的愚人节)

    原标题:误闯美男集中营1章(第1章丑八怪的愚人节)小说:误闯美男集中营第1章丑八怪的愚人节4月1日,愚人节。明媚的晨光慵懒的穿透过绞缠的云层,在空气中折射出一条条绚烂的光线照射着这座美丽的东方城市,恍若给整个城市的上空镀上了一层淡淡的暖金色。涌入枫城一中的学生越来越多,每个人的嘴角似乎都嵌着一丝若有如无的奸笑。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愚人节,是个捉弄人的好日子,枯燥的高中生活让这里的学生变成了一头头欺压已久的狼,蓄势待发的寻找着解压的突破口。苏小染同学俨然又成为了他们最大的寻乐对象。弱小的身子窝在墙角,

  • 毒医世子妃1章(第一章 金玉良缘)

    原标题:毒医世子妃1章(第一章金玉良缘)小说名称:毒医世子妃第一章金玉良缘“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吏部尚书之女安清染贤淑敦厚、端方温贵,品貌出众,太后与朕躬闻甚悦之。今镇南王世子夙言恰适婚娶,当择贤女与配。值安清染待宇闺中,与世子夙言堪称天设地造,特将汝安清染许配世子夙言为世子妃。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择良辰完婚。钦此,安清染小姐接旨吧。”平地一声惊雷响起,一道莫名其妙的赐婚圣旨,惊了整个京都,惊了整个尚书府的人,也惊了千佛寺里的四小姐安清染。接了赐婚圣旨的安清染,缓步而来,

  • 逆天爆宠:女王谋天下1章(第一章 时空错乱)

    原标题:逆天爆宠:女王谋天下1章(第一章时空错乱)小说书名:逆天爆宠:女王谋天下第一章时空错乱“轰……轰……哇啊……”空中一声巨响,伴随着女子惊慌失措的喊声回响在苍穹,有人抬头看去,却不见任何异常,纷纷摇头直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却不知在他摇头之迹,一个庞然大物轰然落向不远处的一座山头,奇异的是,那东西在落下来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此时,在那座山头上,一位少女艰难的直起身来,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脑子里还有些混沌,她不适的摇摇头,但看到周围的场景之后愣住了。这里……不是青沪星!眼前是一座山头,从这里看下去

  • 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1章(第一章 祭月神)

    原标题: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1章(第一章祭月神)小说书名: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第一章祭月神“小念,是时候了!小念!”重裘似的黑雾向我滚压下来,那种快要令人窒息的感觉一点点覆盖住我,动弹不得。黑雾中一道低沉迷茫的声音忽远忽近,蓦地从雾中伸出一双白暂如玉指节分明的手,一把紧紧攥住我的手腕,瞬间剌骨入冰的冷流遍全身,恍惚中看到那只手虎口处有一颗红得妖艳诡异的朱砂痣……“啊!”吓得我尖叫一声,猛然醒了过来。居然在和乔诚看电影的时候睡了过去,还做了这么一个可怕的梦。“怎么了?”乔诚一脸关心的看着我

  • 萌宝来袭:总裁撩妻无下限1章(第1章 宫少,您继续)

    原标题:萌宝来袭:总裁撩妻无下限1章(第1章宫少,您继续)小说名称:萌宝来袭:总裁撩妻无下限第1章宫少,您继续“抓住她!站住!”后面几个彪形大汉如影随形的跟着伊馨。她单手撑起吧台,一个漂亮的空翻跳了过去,引起酒吧里无数的喝彩和口哨声,但是现在她却无暇顾及这些,第一时间超门口跑去。说来也是她点背,来这里替好友肖玲玲代个班,居然碰到了不规矩的客人想对她用强。她真的只是下意识的自卫,却没想到力度没掌握好,一时失手卸了对方的胳膊,从而引来了这帮保镖的追逐。伊馨知道,这要是被抓住了,自己的下场一定很惨,况

  • 误惹豪门:高冷总裁夜夜宠1章(第一章 老婆,跟我回家)

    原标题:误惹豪门:高冷总裁夜夜宠1章(第一章老婆,跟我回家)书名:误惹豪门:高冷总裁夜夜宠第一章老婆,跟我回家嘭——一声巨响炸然而起,瞬间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众人齐齐抬头。伴随着洒落的粉色木槿花,一排金色的滚烫的大字出现在天空,仿佛镌刻在了碧蓝的空中。莫小小,嫁给我!简单霸气的六个字,特别是最后的感叹号,彰显着不容抗拒的意味。群岛的西边,九架战斗机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此时此刻,一身狼狈的莫小小,双手护着自己身上被撕扯的婚纱,裂口直至腰间,她穿在婚纱里的底裤都暴露在了众人的面前。她一张白皙

  • 重生之惑国鬼妃1章(第一章 狗血的穿越)

    原标题:重生之惑国鬼妃1章(第一章狗血的穿越)小说书名:重生之惑国鬼妃第一章狗血的穿越“小七,快睁开眼睛,你不能死!”是小六的声音,只是怎么听起来那么的遥远?小七努力的眨巴着眼皮,可她再怎么努力眼睛也睁不开。“小七,我们是最好的搭档,你死了,我该怎么办?”小六又哭喊道。小七听到好姐妹小六的哭喊声,一直在努力的积攒力气,想张开嘴巴,对小六说——快走!这里危险!可她蠕动了几下嘴唇,却发现嘴巴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奇怪,小七满脑子的狐疑,她不过是执行任务中,被阴险的对方刺中了要害,失血过多,全身动弹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