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书名:活色生香19章(第十九章 那些花儿)

2017/11/17 3:30:56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活色生香

第十九章 那些花儿
 黑虎来到酒吧的舞池,只见一个身影冷冷的站在那里,如同一尊杀神,岿然不动。书名:活色生香19章(第十九章 那些花儿)当看到这样的汉子,黑虎才嘴角猛烈的抽搐一下,眼眶微微泛酸,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

    这个人他自然是认识的,这是他在战场上坚实的后背,这是他同生共死的大哥,可是,可是·······他的心在抽搐,语言在喉中哽咽,无法言语。他目光清冷的扫了一眼趴在地上哀嚎的小弟,冷冷的说道:“滚出去。”.

    众小弟错愕,但是在瞬间明白了道理,不顾身上的伤势,相互搀扶着,走出了酒吧。

    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只有黑虎和钢铁般阴冷的男人,四目相视,久久不语。

    半晌,冷峻男人开口:“出手。”

    黑虎默然无语,只是机械似的点点头。说明qi-wen.com

    就在两人要开打的时候,冷峻男人又说道:“你的刀呢?这么久没见,你连刀都不会使了吗?”

    黑虎漠然,然后只听得刷的一声,一把带着阴寒杀气的狗腿刀出现在他的手中。黑虎反手横握着刀子,朝着男人点点头。

    见黑虎点头,冷峻男人不说话,只是用行动告诉他了。男人双腿快速的交替着,箭一般的飞射而出,朝着黑虎直冲过去。

    砰!拳脚相交,两人动作极快,身手也非同一般,战在一块,身影难分难解。两人都是高手,少有的高手,一拳一脚,都爆发力十足,而且两人并没有丝毫的保留,一招一式,都是最简单也是直接的致死招数。

    占据持久,黑虎放在握着刀子的手臂也不得不用了出来,因为他已经快坚持不住了。书名:活色生香19章(第十九章 那些花儿)当然,使用刀子并不能将他从劣势中取胜,只是能让他更持久一些。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大哥此时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唯有生死一搏,才能使得他心里所有的负面情绪得到解脱,得到释放。这些负面情绪快要将他撕裂了!

    砰的一声,黑虎壮硕的身子到飞出去,只是手里的刀子却不见了!

    冷峻男人站在那里,手里拿着属于黑虎的狗腿刀,扫了一眼鼻青脸肿的黑虎,然后手臂一甩,刀子唰唰而飞,朝着黑虎的面门飞去。

    砰!刀子扎进昂贵的地板中,距离黑虎的耳朵只有一根发丝的距离,旁边还躺着一缕略显狼狈的碎发,那是黑虎的。刀身一阵乱颤,当啷啷的声音在寂静的酒吧内回荡着。

    冷峻男人看着黑虎,半晌才从口里发出一句话:“这些年,你过的太舒服了!”

    黑社会过得舒服?这是狗屁的话!可是黑虎无力反驳,因为在冷峻男人面前,黑虎不敢诉苦,也没有资格诉苦。黑虎拔起地板上的刀子,站了起来,对着冷峻男人苦涩一笑,说道:“枫哥,这些年,你太苦了。书名:活色生香19章(第十九章 那些花儿)”没错,此人正是徐枫。

    徐枫闻声,不说话,半晌才冷冷的从口中说道:“活该,这是我自找的。”打了一架的徐枫心里舒服了不少,精力也发泄的差不多了,黑虎很清楚这点,走到舞池的吧台里,拿出两旁啤酒,递给徐枫一瓶。

    徐枫接过啤酒,手掌往瓶口一拍,只听得啪嗒一声,瓶盖飞了出来,他狠狠的喝了一口啤酒,将心中所有的怨气咽下肚里。

    黑虎两根有力的手指在瓶盖上一拧,瓶盖便从啤酒瓶上掉了下来。他用瓶子撞击一下徐枫的瓶子,说道:“哥,我敬你。”说着就要仰脖儿。奇闻网

    不过徐枫却拦住了,看着微愣的黑虎,唇角艰难的动了几下,才艰难的说道:“不,敬老狼。”说着,他手掌一覆,淡黄色的啤酒从瓶中流出。

    黑虎愣了,他双眼泛红,颤抖的大手拦住徐枫的肩膀,带着哭腔的声音悲戚道:“哥,老狼不会怨你的,当时换了我是老狼,我也会求你杀了我的,哥,你太苦了!”说着,被道上人号称是钢铁汉子的黑虎居然呜呜咽咽的哭了出来,泣不成声。

    徐枫的眼眶泛着几分难受的酸意,朦胧的目光中浮现了一张痛苦的脸,口中艰难的求着自己:“龙哥,杀了我,杀了我,我快撑不住了········”徐枫眼角泛红,然后提起手中的枪,对着那在低吼的男人破碎不成样子的胸膛上补了一枪,那人嘴角憨笑着,去了。那人便是老狼,老狼是兄弟们的昵称,他的名号叫做灰狼,一个看似淳朴的汉子,内心却无比邪恶的家伙。是的,他的兄弟,最好的兄弟死在自己的手里,这是他一生中难以磨灭的伤痛。尽管徐枫很清楚的知道,就算是自己的那一枪不补上,老狼终究会死掉的,因为他的伤势太重了。原文qi-wen.com老狼是被人用手榴弹炸成重伤的。

    两个钢铁一般的男人,此刻一个失声痛哭,一个无声的抽泣着。前者丢人,后者可怕,可怕的是他一直压抑着自己。心理医生告诉我们,人有痛苦就要释放,压抑的太多了,终究会有一天将自己的心理防线彻底拖垮!

    黑虎哭了一阵儿,然后勉强的笑着说:“昨天**来找我了。他说,哥,过两天哥几个就走两周年了,别忘了烧点纸啊,还有啊,别忘了给我带些我喜欢的,你知道我喜欢什么的,嘿嘿。”**名号叫做白马,也是徐枫的兄弟之一,这货人生中最大的愿望是能睡足一万个女人,不过,当他的理想只完成了十分之一还不到的时候,他就走了。

    种/马喜欢女人,但是他不喜欢雏儿,对于这个特殊的嗜好,他的解释是,他怕见红,这对出征不利。相比纯情的雏儿,种、马更喜欢千人骑万人跨的妓。所以种、马尽管是所有兄弟们上的女人最多的,但却是惟一一个没有睡过雏儿的。这或许是种、马死前最大的遗憾吧。

    徐枫想了想,又往地下倒了一次酒,缓声说道:“过两天一起去,带两朵曼陀罗吧,顺便给种、马烧点学生妹。”曼陀罗,这是徐枫几个兄弟都喜欢的东西,每当走一个兄弟,便在身边放一朵妖冶的曼陀罗。曼陀罗的花语是不可预知的死亡和热爱。这正符合他们的身份,死亡无可预知,但是对生命的热爱却比任何人来的都要强烈。

    “嗯嗯!”黑虎笑着流泪点头,说道:“都准备好了,给他多烧点,替换着。”顿了顿,黑虎又看着徐枫,说道:“火狐有见过吗?”

    徐枫苦涩的笑笑,狠狠的灌了一口酒,半晌才说道:“她?我能感觉到她就在我的身边,但是却刻意隐藏着,以她的身手,如果不是我刻意去找,谁也找不到她的。”说着,徐枫打了一个酒嗝,胸腹内吐出一口浊气,继续慢慢悠悠用着苦涩的声音说道:“她在恨我。”

    “不是的,哥,火狐其实并未恨过你。”黑虎摇摇头,有些穆棱两可的说道。

    徐枫不懂,但是却能猜个大概,他放下手中的酒瓶,从口袋中掏出烟,黑虎见状,急忙掏火。徐枫拿出两支烟,散给黑虎一只。黑虎接过烟,含在嘴里,将打火机凑到徐枫的唇边,将烟点着。徐枫缓缓的抽一口,然后吐出一缕略带青黄的烟气,模样略显潇洒、

    黑虎也不急不缓的给自己点着,舒舒服服的抽着。

    半晌,徐枫才说话:“这次,火狐应该也会来吧?”

    黑虎点点头,说道:“我想金鱼和蓝蛇估计也回来,毕竟那天是属于老狼和**的日子,大家就算是再不痛快,也会暂时放下心中的恨意的。”黑虎唏嘘道,话语中多少有些不太自在,想当初他们兄弟姐妹六人,跟在徐枫的后面,出生入死,日子虽然苦点,但是却很是潇洒自在。而如今,兄弟七人,除了走了的那两个家伙,也就自己还跟着徐枫了。

    “嗯,那就好。”徐枫点点头。

    黑虎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徐枫,慢慢悠悠的说道:“哥,见到小蛇,你······”

    徐枫知道他说什么,深深的看了一眼黑虎,淡淡的说道:“黑子,小蛇在我眼里跟你们别的兄弟没差,都是兄弟,没什么的。”

    “嗯。”黑虎点点头,贪婪的抽着烟。

书名:活色生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活色生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汉巴宝”汉语桥秀才艺

    “今天我往台上站,各位朋友这边看。我从吉尔吉特来,名叫巴宝才艺全。”在日前举行的第十七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巴基斯坦赛区决赛上,一位中文名叫“汉巴宝”的参赛选手身着中式传统的相声大褂,用一段别出心裁的快板表演赢得了现场观众的阵阵欢呼。随后的才艺表演环节,“汉巴宝”更是用一曲《呼儿嘿哟》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朗朗上口的旋律带动现场数百名观众大合唱。“汉巴宝”本名阿扎姆·巴尔查,是巴基斯坦国立现代语言大学中文系三年级学生。“汉巴宝”的意思是“热爱汉语的巴基斯坦宝贝”,他想把对汉语的热爱放进名字

  • 87版林黛玉真实生活照,陈晓旭和安雯合影,“晴雯”的气质被压制

    陈晓旭,87版红楼梦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在小说中一直有“晴为黛影”的说法,就是晴雯是黛玉的影子,而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安雯的气质被陈晓旭轻松压制陈晓旭在海边,真正的美女陈晓旭青春正好的时候就非常有气质

  • 87版红楼梦罕见的试妆照,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珍藏

    秦可卿的试妆照薛宝钗的试妆照元春的试妆照,成梅的这一张试妆照太美了,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尤三姐的试妆照

  • 每日一句晚安正能量语录

    没有音乐,生活是一种遗憾,没有爱心,生命是一种多佘。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同时活在兩个世界里:一个是理性的外在世界,一个是情緒的內在世界。每一分鈡你都可以选择你自己要的世界。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赔了笑脸丢了尊严;不合适的鞋就别去硬塞了,磨了自己的脚还落下血泡。发信息,人家不回,就不要再发了。。。。。。想理你的人在忙也会回一下。主动,是因为在乎,不联系,是因为觉得自己多余。后来有了厌倦、习惯、背弃、冷漠、绝望和冷笑有些人不必说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以后,只有两种人好,一种是对我好的人,一种是懂得我好的人,在这短暂的生命,一个人的温暖是有限的,一点都不能浪费。谁都希望一段感情会有结果,谁都不希望美好的爱情最后是一场痛,但是如果一开始

  • 想你,是一种流泪的幸福!

    生命中有你,那是一种幸福;回忆中有你,那是一种忧伤;失落中有你,那是一种陪伴,一生中有你,那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们心与心连在一起,再苦也是一种快乐,再多的物质,金钱买不来真心相伴,心在一起,再冷的天也会温暖,亲爱的,我想你了!那天你用柔情将我点燃,说过今世与我为伴,好喜欢你说我笨蛋,好喜欢你为我唱的歌,你说过聚散离合随遇而安,无悔今生,想我了,就请你把我点燃,让幸福的泪缠绕在你的指尖。我一直相信缘分,可你我的缘份终将散落在滚滚红尘之中,缘来是你,我惜;缘尽你去,我放。曾经在梦境中鲜活的爱情,此时此

  • 访谈: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心力衰竭”

    编者按:时至今日,盛极一时的中国“当代艺术”运动已经进行了近三十年了,无论是作为一种艺术潮流或艺术运动,中国“当代艺术”都有可圈可点之处,然而遗憾的是关于这一影响中国画坛三十年,必将载入艺术史的艺术潮流,除个别学者有一些各自片面的评介之外,由“当代艺术”主要参与者撰写的著作依然稀少。为弥补这个遗憾,遂由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和英盟当代艺术馆共同发起《反思絮语——关于中国当代艺术》这个出版项目,特别邀请评论家、艺术家来评述中国的“当代艺术”,冀为后人留下一份珍贵的史料,也让同时代人对此有所了解和思考。

  • 哲思:静穆的忧伤——现代艺术中的美

    经常听人们谈论说,现代艺术已经不再关心美的问题了。说这种话的人,有不少也是艺术家。还有的美学家认为,美学以往只谈美的问题,而忽视了丑的问题,所以有必要建立一门“丑学”,用来解读现代艺术。这些说法听起来似乎有理,但其实似是而非,因为他们都没有搞清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什么是美?一、什么是美?美的本质问题是一个自从古希腊以来无数哲学家和美学家都在议论纷纷而莫衷一是的问题。雅典最有智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曾经和希庇阿斯讨论什么是美的问题,希庇阿斯说,这还不知道?美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姐。苏格拉底问,那还有其他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