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书名:庶女攻略在线阅读

2017/11/17 2:22:3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书名:庶女攻略

第三章 母亲
 见嫡母问话,十一娘站起来恭敬地应了一声“是”,道:“只是学了些皮毛而已。奇闻网

    大太太见她态度恭谦,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四月二十四是永平侯府太夫人的生辰。我让你五姐写一百个字体各异的寿字,你到时候照着用双面绣绣个屏风,带去燕京给太夫人做寿礼。”

    罗家大小姐罗元娘嫁给了永平侯徐令宜。

    永平侯府的太夫人,也就是罗元娘的婆婆,大太太的亲家。

    徐家长子夭逝,二子病逝,三子庶出,爵位出人意料之外地由四子徐令宜继承了。随着徐令宜的胞姐两年前被新帝册封为皇后,罗家成为大周炙手可热的功勋世家,罗元娘这个永平侯夫人的地位也就水涨船高,不管是在燕京的贵妇圈子里面,还是远在江南的罗家,都变得举足轻重起来。奇闻网而太夫人的生辰礼物,自然也就成了需要大太太绞尽脑汁承办的头桩大事。

    知道事情的重要性,十一娘不由迟疑道:“女儿虽然能绣双面绣,可技艺不精。燕京藏龙卧虎,就怕到时候落了大姐的面子”

    没等她的话说完,大太太已笑道:“要讲技艺精湛,谁又比得过宫里针工局上的人我们送个百寿绣屏过去,也不过是表表心意罢了。”

    也是。自己手艺再好,好不过那些从全国各地选拔出来为生存而学艺的绣娘;罗家送去的东西再贵重,贵重不过皇上示恩的赏赐。

    十一娘释然,笑着问大太太:“不知道母亲选了什么好日子派人去燕京送寿礼”

    “三月初六。”大太太笑道,“我看了黄历。小说:书名:庶女攻略在线阅读初六岁煞西,忌开仓动土,宜出行会友。再早,没有这样的好日子,再迟,怕路上耽搁。”

    十一娘微一沉思,脸上就露出犹豫之色来。

    大太太看着不由关切地问:“可有为难之处”

    十一娘迟疑道:“这双面绣不比单面绣,花的功夫比单面绣多三倍我算算日子有些紧”

    “这可怎么是好”大太太皱着眉,“我想了大半个月才想到这好主意。这样一来,岂不是要重新选寿礼也不知道来不来的及。就算是来的及,送什么东西也让人犯愁啊”

    罗家世代官宦,根基在那里。就算没有什么稀罕之物,寻件表示吉祥的东西做寿礼还是不难的吧或者,这次平安侯府太夫人的生辰有什么特别之处

    十一娘思忖着,抬睑飞快地睃了五娘一眼。奇闻网

    她端着茶盅坐在大太太身边,眼观鼻,鼻观心地坐在那里,对大太太的话视若无睹。

    十一娘不由心中一动。

    大太太让她用双面绣绣一百个“寿”字固然不容易,让五娘写一百个字体各异的“寿”字同样的艰难。这样的难题摆在前面,一向八面玲珑的五娘却突然变得沉默起来。

    她又想到刚才大太太是由五娘扶着走进来了。

    这样看来,五娘要么是不觉得为难,很爽快地应了;要么是虽然觉得为难,但想到绣一百个“寿”字比写一百个“寿”字更困难,等着自己来拒绝。这样一来,大太太只会把这件事没办成的原由算到自己头上来。推荐qi-wen.com

    不管是哪种情况,现在的形势已不容她拒绝。

    何况她根本就没有拒绝大太太的意思。

    只不过是不想答应的那样爽快,让大太太以为绣一百个“寿”字是件很简单的事,从而对她的辛苦视而不见

    念头是一闪而过的。

    她已沉吟:“要不,让简师傅帮帮忙”

    “那怎么能行”没等十一娘的话说完,大太太立刻否定了她的提议,“送这百寿绣屏本是为了表示我们罗家的诚意,让别人动手绣,还有什么意义”

    十一娘听着脸色绯红,喃喃地道:“是女儿想偏了母亲勿怪。”

    大太太听着就叹了一口气。

    十一娘听了一副不安的样子,忙道:“要不,让女儿试试”

    大太太眼睛一亮:“你有几成把握”

    十一娘沉凝半半晌,低声道道:“我早起晚睡,再让冬青帮着分线、穿针总能快一点。”不是很有把握的样子。阅读http://www.qi-wen.com/

    大太太思考了半天,不置可否。

    十一娘看着有些沮丧。

    五娘就笑着开口了:“我也早起晚睡,两天功夫把一百个寿字写好了。不知道十一妹的把握会不会更大一些。”

    十一娘精神一振,笑道:“我原算着五姐要大半个月。如果只用两天的功夫,那自然能赶得出来。”

    她实际上打定主意,到时候把五娘写的“寿”字描两份,让简师傅找人合绣一副,自己绣一副,谁先绣好就交谁的。万一大太太怀疑,自己咬定不松口,大太太还找人对质不成就算是她找对质,简师傅还能自打嘴巴不成

    大太太听了也高兴起来:“既然如此,那你们姊妹齐心,共同把这百寿绣屏完成了。也为你们大姐长长脸。让燕京的人看看我们罗家的女儿不仅知今古情状,而且奉圣贤之礼义。”

    罗家有祖先绩公写给罗氏女的家训传下来。罗氏女识字之前先读绩公女训,再读女诫、内训。这两句,就是家训里的内容。可大太太用在这个时候、这种地方,十一娘怎么听怎么别扭

    但谁又会白痴到去质问大太太呢

    十一娘和五娘站起身半蹲着给大太太行了个礼,恭敬地应了一声“是”。

    大太太很满意两人的态度,微微点了点头。像想起什么似的,问身边的媳妇子吴孝全家的:“我记得,十一娘屋里的乳娘是留在了福建的”

    吴孝全家的忙上前答话:“当时十一小姐的乳娘不愿意离开家乡,所以没跟着来。”

    “嗯”大太太微微颌,“那就把琥珀拔到十一小姐屋里给她使”

    十一娘愕然。

    把琥珀拔到自己屋里来,那冬青呢

    难道姚妈妈真的说动了大太太把冬青配给她的侄儿,所以大太太先把琥珀拔过来,让互相这间熟悉熟悉,等到把冬青配出去的时候自己屋里也不至于乱了方寸。

    想到这些,十一娘心里翻江倒海似地,竟然隐隐有了怨怼。

    三年的经营,她好不容易和身边的人培养出了感情,让她们能按照自己的意思去行事了,大太太却突然把自己的丫鬟放到了她的身边这就好比是卧榻之侧,有别人鼾睡般,就算是没有恶意,也让人不安。

    可她脸上却不敢露出分毫,嘴上不敢迟疑片刻。神色惶恐地道:“母亲,这怎么能行琥珀姐姐可是您身边得力的。给了我,您怎么办”

    大太太笑着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再多说。

    “我们府上的小姐,身边服侍的人都是有定制的。”她正色地对身边的丫鬟媳妇子道,“都是配两个大丫鬟,两个小丫鬟,一个乳娘,两个粗使的媳妇。如今十一娘的乳娘留在了福建,我给她再添个大丫鬟,填了乳娘缺也不算违例。”

    身边的人或道“大太太说的是”,或道“大太太考虑的周祥”。那吴孝全家的更是笑道:“按道理,大太太早就该把十一小姐屋里的这个缺补上了。如今才说起来,也不知道是想省了几年的月例钱,还是真的没有想到”

    大家都哈哈笑起来。

    大太太也笑起来。

    吴孝全罗家的大总管,许家的家生子,大太太的陪房。

    对这些人,她一向很宽容

    大家笑了一会,大太太望着十一娘:“至于你屋里的冬青”她顿了顿。

    或者是因为琥珀的到来让她彻底地清醒过来,知道了自己全力搭建起的城堡在大太太面前,不,或者是说,在上位者手中是多么的碎弱。一向很能沉得住气的她突然变得浮躁起来。短暂的停留,竟然让她突然间汗透背脊,心“砰砰”地乱跳。

    原来,这就是“我为鱼肉,人为刀俎”的感觉

    十一娘放在裙边的手紧紧地攥成了拳,指甲掐在肉里也不觉得痛。

    得想办法改变自己的处境这种把命运交给别人来掌控的感觉太难受了

    “也免了她的差事,让她一心一意在你身边服侍,让你可以安心安意地绣百寿屏风。”大太太的声音似远在天边,又似近在耳旁,让她脑子“嗡嗡”作响。“琥珀是个能干的,有她在你身边服侍,我也放心些。以后你屋里的事就交给她吧”

    事已至此,她没有抵抗的能力,也就不去想反驳些什么。

    十一娘强迫自己收拾好心情。

    她当务之急是要好好地应付眼前的一切。

    十一娘露出受之有愧的表情,半蹲着给大太太行了一个福礼:“多谢母亲”

    “那就这样了”大太太脸上就露出了几分倦意,吩咐吴孝全的:“等会把屏风的尺寸、样式告诉两位小姐,也免得她们两眼一抹黑。等她们姐妹商量好了,你再来回我一声。”

    吴孝全家笑着应了。

    大太太就端了茶:“你们下去吧”

    全然没有提冬青的婚事。

    是忘记了

    还是因为现在不是时候

    十一娘不由望了一眼远远立在大太太身后的姚妈妈。

    姚妈妈也望过来。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撞到了一起。十一娘就看见了对方毫不退让的眼神。

    她突然为自己悲哀起来。

    现在的她,也只有能力和姚妈妈这样的人斗一斗了
第四章 娇园
 五娘、十一娘和吴孝全家的鱼贯着出了门。

    大家站在门口,好像心情都变得轻松,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不少。

    吴孝全家的就笑着问两姊妹:“我这就去找我们家那口子把屏风的尺寸、款式拿来。只是不知道等会到哪里找两位小姐为好”

    做一个百寿绣屏,先要确定绣屏的样子和尺寸,再由五娘按照绣屏的大小把要绣的字写好,十一娘把屏风的面料、丝线选好,然后就可以以针代笔,根据布料经纬的走向照着五娘所写的字体开始着手绣屏风了。

    所以,刚开始是吴孝全家的和五娘的事。

    十一娘自然不便插手。

    她笑盈盈地望着五娘。

    五娘也知道,自己在大太太面前许了两天的日子,如果两天后没有东西交给十一娘,万一十一娘到时候拿不出东西来,那可就全是自己的责任了。

    这个时候,不是讲客气的时候。

    “要是妹妹不嫌弃,不如到我那里去坐坐”她笑望着十一娘,“我那里离母亲这里要近些,等会吴妈妈也好去给母亲回话。”

    五娘住在正屋西边的娇园,过用不了一盏茶的功夫。

    “还是姐姐考虑的周到。”十一娘笑道,“那就叨扰姐姐了”

    “自家姊妹,何必这样客气,倒显得生疏。”五娘笑道,“你天天窝在屋里做针线活,除了大太太处,哪里也不走动。是我请也请不到的贵客,我巴不得你天天来叨扰叨扰我。”

    十一娘听了笑道:“那我就不和姐姐客气了”

    吴孝全家的也极赞同五娘的决定:“既然如此,那我等会就去五小姐的娇园回话。”

    五娘和十一娘点头:“这样冷的天,辛苦妈妈了”

    “小姐说哪里话。这本是我份内的事”吴孝全家的客套了两句,转身去找自己家那口子去了。

    十一娘就吩咐一旁的滨菊:“你去跟冬青说一声。母亲身边的琥珀姐姐从今起就要到我们屋里来当差了。让她叫人给琥珀姐姐收拾一处歇脚的地方,然后到母亲那里去迎迎看琥珀姐姐那里有没有能帮得上忙的。我还要去五姐那等吴妈屏风样子。你把话传到了,就去五小姐那里找我”

    自从知道大太太把琥珀拔到十一娘处,滨菊心里就抓肝抓肺地不是个滋味,巴不得一下子飞回绿筠楼去和冬青商量该怎么办好。现在十一小姐让她回去给冬青报信,正中了她的下怀。她恭敬地应了一声“是”,急步而去。

    五娘望着滨菊的背影目光一闪,笑道:“妹妹待人真是客气”

    “毕竟是服侍过母亲的人。”十一娘笑容温和,“到我那里就是受了委屈的,我们再不对人家好一些,只怕琥珀姐姐会觉得委屈,白白拂了母亲的好意”

    五娘深深地望了她一眼,笑着带着她去了娇园。

    娇园住于芝芸馆正屋的西边,三间两进,中间隔着个天井,几株芭蕉树比屋还高,原叫蕉园。后来这里成了大小姐罗元娘的住处,大太太嫌这名不好,“蕉”又同“娇”,就改了名叫“娇园”。元娘嫁去后,大太太就把五娘安置在了那里。五娘为了尊敬这个姐姐,留了原来元娘住的第二进小楼,日夜让人打扫,如元娘在家里一般。自己住进了第一进的小楼,将中间做了日常居坐宴息之处,东边做了书房,西边给小丫鬟、婆子住了。自己和两个大丫鬟紫苑、紫薇住在二楼。

    进了门,紫薇带着两个小丫鬟迎了上来。

    互相见了礼,五娘和十一娘分主次坐下,小丫鬟们上了茶,紫薇用水晶盘子装了黄灿灿的凤仙桔:“前日大太太赏的,十一小姐尝尝。”

    “傻丫头,”五娘看了十一娘一眼,“太太赏了我,自然也赏了十一娘。用得着你巴巴献殷勤。”

    紫薇抿嘴而笑:“十一小姐有,是十一小姐的,这是我们的心意嘛。”

    十一娘笑容盈盈,拿了一个桔子在手里剥:“我那里人多,几个凤仙桔好比是人参果,眨眼就没了。心里正欠得慌,紫薇姐姐就端了一盘子出来。好比是欠磕睡的人遇到了枕头,这殷勤献得好”

    她手指纤长,素如葱白。金黄的桔皮翻飞指间,竟有灿霞般的艳丽。

    五娘的目光不由落在了十一娘的脸上。

    如鸦青,肤赛初雪,目似秋水,唇若点绛什么时候,十一娘已长得如此漂亮

    她心里一阵恍惚。

    耳边又响起十一娘温柔舒缓的声音:“整整一百个寿字,姐姐可想了怎么写没有是想在中间写一个大寿字,然后背后写九十九个小寿字呢还是准备每纵横各排十个寿字呢我想来想去,觉得这两个图样都不错。不知道姐姐觉得哪个好可有什么我想不出的好主意”

    五娘一震,回过神来。

    再漂亮又如何嫁不到一个好人家,光阴再把人抛,只怕又是一番光景,徒让人好笑罢了。可想嫁得好,那得大太太点头

    她笑着起身:“妹妹随我来。”

    五娘的书房很宽敞,但屋里只有两件家具一是临窗的黑漆大画案。案上整整齐齐摞了一叠名人法贴,又摆了四、五方砚,一个天青色旧窑笔海,林林总总地插了不下十来只粗细不一的笔。二是靠墙的一张黑漆贵妃榻,铺了个旧新不旧的秋色云纹锦垫。不免空荡荡的显得有些冷清。

    十一娘就搓了搓手:“姐姐也不升个火盆练字的时候怎么办我可不行。我要是要绣花了,非得升了火盆不可。”说着,她笑起来,“不过,我住的地方只有姐姐的书房这么大,而且常有丫鬟媳妇子找我帮着做针线,就是不升火盆,挤在一起做活,也不冷。”

    五娘知道十一娘擅绣,家里的丫鬟媳妇婆子都爱找她,或是帮着绣点东西,或是指点绣工。听了戏谑道:“我这里那比得上你那里门庭若市”

    十一娘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指了笔海中笔管最粗的那支笔:“姐姐什么时候开始写大字了我记得姐姐是最喜欢写簪花小楷的。”

    五娘笑道:“我和妹妹想到一块去了想中间用草书写个大大的寿字,然后在旁边用簪花小楷写九十九个小一些的寿字”

    十一娘不由惊讶。

    五娘这样说,相当于暗示十一娘,她早就知道大太太要送永平侯太夫人什么寿礼她又怎么会那么早知道,不是大太太说的,就是有早知道大太太心思的人给她通风报信。如果是前者,说明她比十一娘更得大太太的欢心,大太太不仅把自己的打算告诉她,还让她提前准备,免得事到临头在她手里迟缓失了颜面;如果是后者,说明她与好些有体面的丫鬟、妈妈们关系非比寻常,不是十一娘可以比拟的

    不管是哪种,这样表达,都是赤1uo裸的示威

    而五娘话未说完,脸上就露出后悔的表情,好像很后悔自己刚才所说的话,又急急地道:“你知道我,平时喜欢书法,没事的时候喜欢琢磨这些”

    颇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

    十一娘听了笑着点头:“姐姐一向聪慧,是我所不及。”

    并没有五娘预测中苦涩或是黯然。

    好像对五娘那个“没事的时候就喜欢琢磨这些”的完全没有任何怀疑似的。

    五娘不由气馁。

    每次和她说话都这样,好像一拳打在绵花上,没有一点成就感。不像十娘,满眼怒火却不敢作

    她觉得很无趣,把以前写的几张草稿拿出来给十一娘看:“这张是我们刚才都提到的,中一个大寿字,旁边九十九个小寿字这张是写成一个菱形,中间用小楷,菱边用隶书这张写成个圆形,全用小楷”

    两人正说着,紫苑给十一娘端锦杌来。

    十一娘刚坐下,吴孝全家的来了。

    紫薇和紫苑一阵忙。上的上茶点,端的端锦杌。好一会三人才坐下来说话。

    “这是先前照着大太太的意思画的一个。”吴孝全家的拿了一张牛皮纸给五娘看,“底座用黄杨木雕了彭祖八百子,边框用鸡翅木”

    “怎不用黄梨木。”五娘打断吴孝全家的话,“既然底座用了黄杨木,连框用鸡翅木只怕有些不好吧”

    黄杨木颜色偏黄,鸡翅木颜色偏暗红。

    “谁说不是。”吴孝全家的原也是大太太身边的大丫鬟,跟着读书写字,基本的鉴赏水平还是有的,“原来打过别的主意。一是将底座换成和鸡翅木同色的紫檀。只是现在黄梨木难寻,更别说是紫檀了。这个法子是肯定不行的。二是将底座换成鸡翅木,这样边框和底座材质一样,是最好不过的了。我们家那口子正好有印象,说家里好像有个能用的。去库房里领的时候才知道,上次浙江按察使黄大人的母亲过生辰,大爷请人雕成寿星翁做了寿礼。这件事大太太决定的又急,市面上一时没有,跟相熟的几家做木材的留了信,至到今都没有回信。”

    五娘听了不由皱了眉:“这个是谁定的也太不讲究了母亲可知道”
第五章 画样
  吴孝全家的听着五娘的语气很是不满,忙陪着笑脸:“大太太是知道的。只是没五小姐问的这样仔细。”

    平常那样伶俐的五娘此刻却是神色一变,正色地道:“母亲最是讲究,又把这件事交给了我们三人。如果有个万一,我们谁也推不了干系。有些话,我也就不能不说了”

    这吴孝全虽然是罗家的总管,吴孝全家的却并不在罗府当差。平常只是跟着大太太身边转,陪着大太太说些闲话,或是帮着做些跑腿的琐事,大太太好像挺喜欢身边有个这样的人,待她虽然没有许妈妈那样倚重,却也有几份信任。因此罗家上上下下都给几份颜面她。

    十一娘听五娘一副教训的口气,不由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大家都是看着大太太的眼色行事,有时候,五娘表现的过于急迫了。

    比如这件事。吴孝全家的一开始就讲了屏风的样子,只不过是五娘出言反对,又说了一堆为难的理由。后来五娘问“母亲知不知道”,吴孝全家说“太太问的不仔细”一切的一切,都是在委婉地告诉五娘,这件事,大太太是知道的。

    她看着吴孝全家的笑容有了一丝生硬,就打断了五娘的话,笑问道:“吴妈妈,这屏风的尺寸不会改了吧”

    十一娘的插言打断了五娘的教训,吴孝全家的自然是乐见其成的。忙笑道:“再大些,显得笨拙;再小些,显得轻浮。不会变了。”语气十分的温和。

    “那姐姐就先照着这尺寸先写字吧”十一娘笑盈盈地望着五娘,“现在离送寿礼的日子还有三个多月,我们先着手做着,等合适的木材找到了,再雕屏风底座、做屏风框架也不迟。”

    吴孝全家的听不由在心里冷笑。

    看看人家十一小姐,温和有礼,宽厚大度,说话行事谁也不得罪,那才叫八面玲珑。哪像有些人,自以为能逗人笑就是会说话,却不知道,会说话的人多半都不说话,不会说话的人才生怕人家不知道她不会说话,噼里啪啦尽说些不靠谱的。这就好比半瓶子的水才会响,满瓶子的水从来不响以为大太太喜欢,就真把自己当嫡小姐了

    “正是这个理。”她满脸笑容附合着十一娘,“那些做木材的都是杭州府最有实力的,家里也有存货,只是不太符合我们的要求罢了。万一不行,退而求其次,用几块拼了,也是一样。”

    五娘看着吴孝全家眼中一闪而过的讽刺,心中一惊,意识自己话多了。

    转念又觉得暗暗恼怒。

    这些恶奴,不过是仗了大太太的势,就连小姐都不放在眼里了说起来,还不是因为自己不是大太太亲生的元娘在家的时候,她年纪虽小,有些事却记得清清楚楚。

    有一次元娘嫌汤圆里的豆沙馅太甜,吃了一半吐在了碗里。这吴孝全家的,端起来就吃,还啧啧地说,还好大小姐不爱吃,便宜了我。那模样,就是条摇尾巴的狗

    她的双手,不由紧紧拧在了一起。

    就有小丫鬟进来示下:“五小姐,午饭摆哪里”

    “只管说话,倒忘了看钟了。”五娘长长地透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她掏出怀表看了一眼,“可不是有些迟了。两位就留下来一起吃午饭吧”又吩咐那小丫鬟:“去跟厨房里说一声,十一小姐和吴妈妈在我这里用饭,捡了两位爱吃的做过来。”

    想到事情还没有个定章,回大太太那里还不知道有没有备她的饭,回自己家吃,不免要升火淘米,不如在五小姐这里吃了的好。

    吴孝全家的笑道:“那就让五小姐破费了。”

    大家吃公中的,每顿都有定制的,要加菜,得自己出钱。

    五娘笑道:“放心,吃不穷我。”

    十一娘却有几份犹豫。

    那小丫鬟还没有走,突然道:“十一小姐,您是担心您屋里的事没有安置好吧”

    十一娘听着暗暗吃惊。

    她的确是担心屋里的事

    但却不能对五娘说。

    怕她觉得自己重视琥珀胜于她虽然这是事实。

    五娘听了果然把目光投向了十一娘。

    只是还没等十一娘解释,那里的事冬青姐姐都安排好了琥珀姐姐住的地方收拾好了,人也接回了绿筠楼,还让厨房加了菜给琥珀姐姐接风。您就安心在我们这里用饭吧”

    她声音清脆,口齿伶俐,说话有条理,大家的目光不由都落在了她身上,这其中也包括了五娘。

    那小丫鬟不过八、九岁的样子,还没留头,生得杏眼桃腮,穿着了件淡绿色的棉纱小袄,亭亭站在那里,鲜嫩得的如三月柳梢上的嫩芽。

    吴孝全家的看着喜欢,笑道:“这是谁家的丫头长得好,嘴也巧。”

    那丫鬟笑着上前曲膝行礼,笑着自我引荐:“奴婢叫灼桃,因秋菱姐姐病了,大太太吩嘱把人送回家去养病了,许妈妈安排我话。

    大姨娘段氏和二姨娘袁氏原都是大老爷身边的大丫鬟,大太太嫁过来后,做主收了房、抬了姨娘。大姨娘生了二娘和三娘,二姨娘生了二爷。二娘三岁的时候夭折了,二爷却只活了两天。三娘是没足月的,从小身体不好,长到十五岁,由大太太做主,嫁给了自己娘家一个庶出的侄儿,没三年就病死了,又没有留下儿女,只好把妾室的女儿过继到名下给她摔丧驾灵。

    从那以后,大姨娘就随着二姨娘吃起了长斋。大太太也特请了斋菜师傅给两位姨娘做小灶。因是在家的居士了,两位姨娘早几年就不在大太太面前服侍了。

    怎么今天突然陪着大太太说起话来

    十一娘心中奇怪,脸上却半点不敢露出来。笑盈盈地跟着五娘给大太太和两位姨娘请了安,就安安静静地站在了五娘身后半步的距离。

    两位姨姐都是华早生,只是大姨娘人生的圆润,看上去很和气,二姨娘人生得削瘦,看上去就有些严厉。但不管是大姨娘还是二姨娘,看见十一娘,都朝她微微笑起来。

    大太太看着也笑:“不过帮你们绣了副佛经供到了慈安寺,你们倒看着她就欢喜。”

    大姨娘笑道:“还愿意跟着我们学经,我们怎么能不喜欢”

    说着十一娘脸色微红,低了头。

    大太太望着十一娘笑了笑,很是和蔼亲切。

    五娘就示意吴孝全家的把纸搞拿出来:“我们几个商量了几个样子,想请母亲帮着拿个主意”

    大太太的另一个大丫鬟落翘,接过吴孝全家的纸稿递给了大太太。

    大太太看了一眼,递给了一旁的大姨娘:“你也帮着看看,哪个样子好”

    大姨娘接了,笑着看了一眼,道:“太太知道我,这几年眼睛越不行了。还是让二姨娘帮着看看吧”
第六章 姨娘
 二姨娘默默地接过那些纸稿,认真地看了一遍,然后挑出一副递给大太太:“这个最好”

    大太太看着一怔,道:“那个中间写个大寿字的不好吗”

    二姨娘淡淡地道:“五小姐毕竟年纪小,笔力不足。写那簪花小楷书时候还不觉得,写斗方大字,未免过于妩媚了”

    五娘听着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这话,教小姐读书的夫子也曾经说过。

    她并不服气,私下找了名帖来练大字

    大太太听了就叹了口气,将二姨娘挑出的那幅递给了五娘:“就这幅吧”

    趁着递过来的机会,十一娘看见了图样是那幅圆形百寿图。

    “老人家都喜欢圆圆满满就这幅吧”大太太的语气里有几份疲惫,“五娘尽快写出来,十一娘好绣。”

    五娘怎敢有异议。接过图样,曲膝应“是”。

    二姨娘突然望向十一娘:“那这段时间就要绣百寿图了”

    十一娘恭敬地应了声“是”。

    二姨娘点了点头,不再寻问。到让大太太好奇。

    “我们原本想让十一娘帮着打几副络子,”大姨娘笑着解释道,“看来十一娘没这功夫了。”

    十一娘就笑着望了大太太一眼,好像在看大太太的眼色似的,见大太太并无不悦,这才笑道:“五姐写字还要两天功夫。您要打什么络子多了只怕要等等”

    意思是活不多的话,还是可以帮忙的。

    “我给庥哥做了两个披风,”大姨娘笑道,“想让十一娘帮着打两根五蝠络子。”

    用一根线打出五个蝙蝠,是简师傅的绝技之一,后来教了十一娘。

    蝙蝠,是“福”的谐音,五个蝙蝠,寓意长寿、富贵、康宁、好德、善终五种福气,用一根线编出五个蝠蝙来,没有比这更吉祥的物件了。

    三岁的庥哥是大爷的长子,更是大太太的心头肉。

    大太太脸上的表情变得非常柔和起来:“也不知道那些丫鬟媳妇子有没在好好地照顾他”

    三年前,罗家老太爷去世,罗氏三兄弟辞官回乡丁忧。今年十月二十四日三年期满,三兄弟都需回吏部备报。二老爷和三老爷带了家眷随行,大太太想着家里的事丢不开手,就让儿子、儿媳带着孙子和鲁姨娘一起,跟着大老爷去了燕京。一来大老爷身边有个照应的人,二来让儿子带了家眷去看看姐姐和姐夫,借永平侯之势留在燕京国子监读书,以便参加明年的会试两年前新帝登基开恩科,罗振兴有孝在身没有参加。

    “庥哥身边有大奶,”吴孝全家的笑道,“你就放心吧”

    而十一娘既然知道了这络子是做什么用的,自然立刻表态:“别的不敢说,打两根络子的功夫还是有的。”

    “那敢情好。”大姨娘笑道,“我那边彩绣坊的五彩丝线都准备好了”竟然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那你就去帮姨娘打络子去吧”大太太笑着吩咐十一娘,“我这边让吴孝全家的陪着说说话就是了。”

    听话听音,两位姨娘、五娘和十一娘都起身退了下去。

    大姨娘就拉了十一娘的手:“走,到我那里去,等会我让彩霞做玫瑰莲蓉糕你吃。”顿了顿,又对五娘笑道:“五小姐也到我屋里去坐会吧”

    看着大姨娘那言不由衷的样子,五娘心中不悦,又想着这两位姨娘现在都是素尸裹位只等着死了的人,连应酬的心没了。

    “不用了。”她表情淡淡的,“大太太交待的事我可不敢马虎。”

    大姨娘还欲说什么,二姨娘已拉了大姨娘和十一娘往居所去:“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留了。五小姐快去忙去吧”

    十一娘被二姨娘拽着,回头朝着五娘说了一声“姐姐慢走”,便跟着二姨娘匆匆而去。

    五娘望着三个人的背影撇了撇嘴,回了娇园。

    大姨娘不由抱怨:“何必这样,她也是个可怜人”

    二姨娘冷冷地“哼”了一声,道:“这屋里谁又不是可怜人。只不过是你可怜,还有比你更可怜的人罢了。何况我们都这样了,横竖不过是一个死,还有什么怕的。”

    大姨娘看了站在一旁有些无措的十一娘一眼,到底把没说的话忍住了。只笑着招呼十一娘:“你坐,我去拿线。”

    两位姨娘比邻而居,但大姨娘除了礼佛,还喜欢给罗府那些小孩子做针线打日子。十一娘和两位姨娘有点交情,也是大姨娘听家里的妇仆说起十一小姐擅长针线,是简师傅的得意弟子,这才起心请十一娘帮着绣了部佛经。后来接触多了,又现十一娘性情温和,虽语言不多,却行事稳重大方,待人温和宽厚,与她投缘。这才常邀了她到自己居所坐坐,或是自己去十一娘那里走动走动,说说闲话,做些针线。而二姨娘除了礼佛之外,什么事也不感兴趣。几次偶然遇到,也只是恭敬地问声好,二姨娘都是板着脸与她点点头,并不和她说什么。

    而今天的情景却有些奇怪。

    大姨娘去取线了,二姨娘不仅没有像往常那样回自己屋里,而是吩咐大姨娘身边的彩霞:“你们家姨娘说了,要做玫瑰莲蓉糕招待十一小姐的,你还不快去。”

    想来二姨娘这人面孔严厉由来已久,彩霞喏喏应声而去。

    她又喝斥自己的丫鬟:“杵在那里做什么来了客人也不知道沏什么茶,你能做什么”

    说得彩云满脸通红,给十一娘福了福,转身去换茶了。

    十一娘忙端起茶来喝了一口:“这茶就极好。是上等的西湖龙井吧”

    二姨娘脸上很难得的有了一丝笑意:“不错,是上好的西湖龙井。不过,我这里还有福建送来的玉溪铁观音。你尝尝”

    十一娘暗暗吃惊。

    她现在的父亲,也就是罗府的大老爷罗华忠在福建连任三届布政使而没能挪个地方,认为是生平大憾。也因为这样,他在福建根基深厚,虽然在家里丁忧,以前受过他恩惠的下属常给他送福建特产来。这玉溪铁观音就是其中的一种。

    当然,罗华忠这种做到了封疆大吏的人,不管是在朝廷还是在皇帝眼中,都是有一定份量的。只要不涉及到谋逆,迟迟早早要重新出仕。何况他还和永平侯是亲家。那些人是不会马虎他的。

    一时间,她心乱如麻。

    她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她脑海里一逝而过,想要抓却抓不住

    十一娘不由抬头朝二姨娘望去然后她突然现,二姨娘竟然有一双清亮如水的眸子,波光流转间,有吸人魂魄的潋滟。

    一个非常平常的人突然在你面前露出与众不同的特质,十一娘骤然生警,想着今天生的事。

    大姨娘虽然爱给小孩子做针线,可这小孩子并不包括大少爷在内因为在罗府,他不是普通的小孩子。还要她打五蝠络子,这种除了简师傅只有她会的络子

    “拿了玉坠在眼前左右晃,眸子盯着她转动,时间长了,你也能有这样一双眼睛。”二姨娘突然朝她笑,眼中的艳色更浓,“你从今天开始练,也不算太晚。”

    十一娘故作不知,露出满脸的茫然。

    二姨娘突然笑了起来:“青桐那样老实的人,竟然生了你这样一个女儿。真是有趣”

    青桐,是吕姨娘的名字。

    “二姨娘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十一娘不动声色。

    “听不听得懂没关系,你只要不聋就行了。”二姨娘神色宜然,好像对十一娘的装聋作哑不仅没有恼怒,还有欣赏,“算算日子,大老爷和大少爷应该到燕京的。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大老爷和大少爷竟然一前一后各自差了身边得力的人来给大太太送信。大太太接到大老爷的信,就叫让人叫你来做屏风。接到大少爷的信后,就差了许妈妈去慈安寺送香油钱,还把她身边那个漂亮的琥珀赏给了你,突然叫了我和大姨娘去问印一千本法华经怎么个印法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不过在隔壁,拿个线,用得着这么长的时间吗

    十一娘已有九分的把握,这两位姨娘挖了个坑让她跳。

    一个妻子九个妾,还有一大堆同父异母的儿女在争斗,鬼也不会相信这个家就表面那样和和睦睦,兄友弟恭。

    可不管这本质是什么,十一娘也不会插脚其中既不愿意,也没有这个能力。

    “大太太本就信佛,让许妈妈去慈安寺送香油钱,问姨娘怎么印法华经,我看着平常。”她笑望着二姨娘,“至于赏了我个丫鬟,说实在的,我身边的冬青和滨菊也一样是大太太赏的,都是极忠心厚道的人。我实在不知道姨娘所说的奇怪从何而来”

    “的确没什么奇怪的。”二姨娘在她的注视下绽开了一个愉悦的笑容,“我也只是说说罢了。有的人听得进去,有的人却听不进去。”

    十一娘笑而不答,低下头吹开茶盅里的浮沫,轻轻地喝了一口。

    屋子里陷入了寂静。

    “这个彩霞,把线放到了我的枕头下,让我一阵好找。”不一会,大姨娘笑着走了出来,“让你久等了”

    “没有”十一娘笑容温婉,“有二姨娘陪着呢”

    大姨娘笑着点了点头,将丝线交给了十一娘:“你看看,这线行吗”
第七章 心思
“长度正好。”十一娘仔细地看了半天,“那我就先回去了今天母亲把琥珀赏了我,我还没见到人,也不知道屋里到底怎样了。得回去看看才成。等络子打好了,我让冬青给您送过来。”

    大姨娘没有留她,是笑着点了点头,送她出门。

    二姨娘却在她一只脚踏出门槛的时候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话。

    “说起来也奇怪。我们家大小姐生的谆哥是嫡子,如今都四岁了,却还不是世子。难道我们家大姑爷还学那天家不成,讲究立长不立幼,立贤不立嫡”

    十一娘脚步一滞。

    这时,五娘已回到了娇园,正和连翘说着话。

    “大太太说那野菌野鸽汤做得好,又听说四爷这两天吃得不香,就让奴婢给四爷送了去。”

    五娘笑道:“那我四哥可吃得香”

    连翘笑道:“大太太送去的,自然吃得香。”

    五娘就叹了一口气:“我四哥身边也没个贴己的人要是有个像连翘姐姐这样知热知冷的人,也不会这样三天两头的不舒服了”说着,把手里拈的那个蜜渍梅子轻轻放进了嘴里。

    连翘听着心中一阵狂跳。

    从三等丫鬟做到大太太身边贴身的婢女,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她可不想就这样配了小厮,然后生了儿子继续当小厮,生了女儿再去当丫鬟可府里的几位爷,大爷身边自有从小服侍的,何况大少奶奶进门后又带了四个来;二爷早逝;三爷是二房的嫡子,轮不到她们大房的去献殷勤;三房的五爷和六爷,一个八岁,一个五岁。只有四爷,虽然是庶出,但大太太是要脸子的,到时候分家,多多少少会给四爷分点。况且四爷又性格温和,对身边的姊妹十分的体贴,还曾经亲手做了胭脂给他房里的大丫鬟地锦要说这满府的丫鬟的相貌品行,十一小姐屋里的冬青她自认比不上,难道还比上地锦那个眉目稀疏的丑八怪不成

    她不由激动的脸色绯红。

    四爷和胞妹五小姐最最要好,这两年她走五小姐处走的勤,为的也不过是五小姐到时候能帮着筹划筹划没想到,五小姐竟然今天松了口。

    “我哪里比得上地锦姐姐,”连翘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五娘,像是要从她神色中看出什么端倪来似的,“四爷有她在身边,五小姐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五娘嘴角微翕,好像有话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一旁的紫苑却轻轻地“咳”了一声,指了连翘手边的茶盅:“连翘姐姐喝喝看,是大太太赏的大红袍。”

    五娘听了紫苑的那声咳,脸色一变,不提四爷的事,反而顺着紫苑道:“连翘姐姐尝尝这茶如何”

    连翘心里一阵恼怒,暗暗怪紫苑多事五小姐本来就有些为难的样子,她再一打岔,五小姐肯定不会再提四爷的事了这样好的机会,却让紫苑给搅黄了。要不是她是五小姐身边的大丫鬟,和五小姐年纪又相当,以后肯定是要跟着五小姐去夫家的,她真怀疑紫苑是不是也和自己打一样的主意。不过,这也说不定。大太太说是最疼爱五小姐,可要是真的疼爱她,老太爷刚病的那会就应该赶快给已经及笄了的五小姐找个婆家才是,也免得三年孝期一满,十八岁的五小姐成了老姑娘这样看来,大太太未必就真心把五小姐当亲生的看待。自己能想到,紫苑也应该能想到。与其跟着五小姐不知道嫁个跛的还是个麻的,还不如早做打算,跟了四爷的好。

    念头闪过,连翘不由对紫苑由怨转恨。

    如果紫苑真有这心思,今天可就不是说话的时候。

    又想到自己还有差事在身,如果大太太问起,自己还没有回去,还以为她留在了四爷那里,到底是不美。

    她和五娘寒暄了几句,就站起来告辞:“免得等会大太太找不到人”

    五娘亲自送她到了房门口:“连翘姐姐有事,我就不耽搁了。以后有了空闲我们在一起坐坐。”

    连翘客气了几句,不远处隐隐有哭闹声传来。

    她听着不由一怔。

    紫苑已笑道:“是紫薇姐姐在教训新来的小丫鬟。也不知怎地,现在的人不像我们那会,姐姐们要略提一句,立刻记在心上时刻也不敢忘。现在到好,如那豆腐掉在了灰塘里,拍也拍不得,打也打不得。一个不好就觅死觅活的,实在是不知道该怎样管教的好。”很是感叹样子。

    “谁说不是。”连翘释然,笑着和紫苑往外走,“你不知道,我们屋里新进来的那个双荷,竟然和姚妈妈吵起来了搁我们那会,可想都不敢想。说起来,这两年许妈妈办事也渐不如从前,新进的人一个比一个刁蛮了。有次大奶就说了,许妈妈年纪大了,调教起人来不比从前了。”

    “姐姐毕竟是大太太屋里当差的,见识不凡。”紫苑笑道,“不像我们,见到许妈妈就全身软,哪里还去注意这些”

    两人说着,紫苑把连翘送出了轿园。

    五娘那边,已叫了紫薇去。

    “你是我屋里的大丫鬟,那些小的不听话,教训教训也是应该。只是这里离正屋近,秋菱已经因为得病送了出去,要是又有个不好的,大太太问起,我们也不好回话。何况她哥哥还在账房里当差。”

    “小姐教训的是。”紫薇态度恭顺,“是奴婢考虑不周。不过,只是打了掌而已。这几天派人看着,她不会跑出去乱说的。”

    五娘点了点头,又交待了几句,让紫薇退了下去。

    过了一会,紫苑折了回来。

    把连翘和她说的话都告诉了五娘:“看样子,大少奶奶对许妈妈不是很满意。”又想到了连翘那双不安份的眼睛。“五小姐,您真的准备让连翘去服侍四爷啊”她重新给五娘沏了茶,端到她手边,“她的个性那么强,又是在大太太身边服侍过的,去了四爷屋里,只怕是”

    “我什么时候说让她去四爷屋里了。”五娘端起茶来喝了一口,那慢条斯理的样子,像足了大太太,自己却并不知道,“再说了,她是大太太屋里的人,就是老爷,也没有安排她的道理,何况是我。”

    知道五娘没有把连翘要过来的意思,紫苑不由松了一口气。

    五小姐真正能依靠的,也只有四爷。偏偏四爷是个耳根软的,连翘那样的人去了,只怕会对她们娇园不利

    五娘却想着另一桩事,迟疑道:“你说,连翘那话是什么意思”

    紫苑想了想,低声道:“是不是大小姐的身体所以大太太才会派了许妈妈去慈安寺又要印法华经”

    “应该是这样”五娘沉吟道,“父亲走了不过月余,这么快就有信来,除了大姐的事,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事。何况,她自从生了谆哥就一直病着。如果真是这样,那大太太又是什么意思呢”

    吴孝全家的用帕子将剥好的桔子放在泥金小碟里,拿了细长的银剔准备像往常一样把那些白色的桔络除了,大太太却突然摆手:“就这样吧我年纪大了,不比从前,吃些桔络顺顺气。”说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大太太这是什么话。”吴孝全家的依她所言,将小碟端到了她的手边,“您还年轻着,大奶还需要您扶持可不能这个时候说老。”

    大太太笑起来,吩咐身后的落翘:“你们都退下吧”

    落翘等人应声而去。

    见屋里没人了,吴孝全家的就笑道:“两位小姐有商有量的。看到屏风样子,十一小姐倒没说什么,五小姐却嫌鸡翅木配了黄杨木不太好。我瞧着五小姐说的有道理,十一小姐也说,暂时先按着尺寸把字写了,她先绣着,最后做屏风的底座和框架,等有了五小姐说的木材再换木材也不迟”

    没待她说完,大太太已摇手示意她不用再说:“你只告诉我,绣屏风的事,两位小姐,谁更有把握些”

    “自然是五小姐。”吴孝全家的笑道,“我去的时候,五小姐桌上一堆样子,正让十一小姐挑呢”

    “哦”大太太扬了扬眉,“那十一小姐挑了哪幅”

    吴孝全家的笑道:“十一小姐好像也拿不定主意,让五小姐来找大太太商量商量。”

    “那五小姐呢她自己最喜欢哪幅”

    “中间写大字的那幅。”吴孝全家的笑道,“说,既有大字,也有小楷,最适合不过。”

    既有大字,就有小字,的确最适合不过合适她显摆自己的字写得有多好吧

    大太太在心里冷笑:“只可惜,二姨娘说她的大字不够端庄。”

    “还是大太太和二姨娘有眼光。”吴孝全家的眼珠子直转,笑道,“我就看不出来。也和五小姐一样,瞧着那中间写大字的好不过,奴婢好歹有个作伴的。”

    “哦”大太太笑望着吴孝全家的。

    吴孝全家的心里一跳。

    可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却只给死咬着不放。

    “还有十一小姐啊”她笑道,“奴婢至少还能挑出个好的,十一小姐却看着什么都好。”

书名:庶女攻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庶女攻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恶魔少爷:蜜爱美妻无下限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恶魔少爷:蜜爱美妻无下限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恶魔少爷:蜜爱美妻无下限目录预览:第3章求见冷骁第4章那是你的孩子第5章初见暖暖第6章亲子鉴定第7章我有爸爸了第3章求见冷骁苏然迷迷茫茫的一觉睡到了大天亮,她是被窗外刺眼的阳光给弄醒的。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这么好好的睡一觉了,可能是从她有了孩子的时候吧。暖暖很乖,几乎没有让她受什么苦,可是这么乖的孩子却在很小的时候就被诊断出了患有白血病。想到了一直到受苦难的孩子,苏然拼命挣扎着起身走了出去。站在卧室的门口看到外面的一切,她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

  • 小说:沈少,不娶何撩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沈少,不娶何撩在线阅读小说:沈少,不娶何撩目录预览:第3章死,和肉偿,选哪个?第4章失贞于这个花心大少第5章故意勾引我第6章闺蜜生病第7章闺蜜怀孕第3章死,和肉偿,选哪个?她还没来得及站稳,整个人被男人拽着衣领,下一秒直接被毫不留情地摔在了冰冷的地板上。剧痛从背后传来的时候,她到底是忍不住冷吸了口气:“嘶!”男人冷笑一声,捏着女人精致的下巴:“威胁我说照片会无线网上传网盘,你以为我会信?”“你,你知道我在骗你?”林夕颜颤颤巍巍地抬起头,莫大的压力让她头皮发麻。直到这一刻,她才产生了

  • 小说:内心最深处的你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内心最深处的你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内心最深处的你目录预览:第003章我答应你第004章她变了第005章我想先吃你第006章我结婚了第007章梦想还是要有的第003章我答应你三年后皇朝酒店黑暗中,乔暖看不清远处坐着的人,不由得皱眉,“你是谁?为什么找我?”心里有着警惕,她刚刚从监狱出来,本打算去医院看看母亲,但是半路上被人带到了这里。“啪嗒!”房间的灯突然打开,光亮来的太刺眼,乔暖猛然遮住眼睛,适应之后,这才把手拿开。看着不远处坐着的人,乔暖有些呆愣。男人一张英俊的脸让人有片刻窒息,深

  • 小说:彼时雨如霖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彼时雨如霖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彼时雨如霖目录预览:第三章桃园忆故人第四章西湖明月引第五章新雁过妆楼第六章阑干万里心第七章转调踏莎行第三章桃园忆故人剪彩仪式如期举行,赵氏成衣被放在了百货公司一楼一入门的显眼处,给足了赵贺平面子。鞭炮噼里啪啦地响着,看着外面的舞龙舞狮,赵贺平乐得红光满面,沈心华亦是笑容可掬。沈心华晓得女儿对邱霖江的心思,为免节外生枝,今天上午的剪彩仪式赵如茵并没有来。站在后面的赵如蕴眼见父母二人都专注于外头的热闹,心知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便悄悄地往后退了几步,刚转身就被

  • 小说:宠爱无边:豪门萌妻爱上瘾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宠爱无边:豪门萌妻爱上瘾在线阅读小说:宠爱无边:豪门萌妻爱上瘾目录预览:第003章至尊大少冷逸梵第004章只对你不要脸第005章谈比交易如何?第006章结婚协议第007章少奶奶,我不当!第003章至尊大少冷逸梵曾小今又按下另一串数字,却突然停住了。她是急疯了吧!今天欧子轩怎么可能理她?人家正订婚呢!怎么会在这么重要的日子抛下那个假脸假胸假臀的嗲嗲女来救她?万一无人接听,万一欧子轩也叫她别胡闹……她该怎么办?就算以前他对她再好,也已经过去了。就算再不想承认,那个男人不爱她就是事实!于

  • 小说:首席大少迷恋娇蛮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首席大少迷恋娇蛮妻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首席大少迷恋娇蛮妻目录预览:第003章:朋友妻不可欺第004章:顶着危险去救人第005章:大神求保护第006章:来点实在的第007章:少侮辱我智商第003章:朋友妻不可欺顾安然气急的咬牙,差一点,只差一点,她要是再快一秒,唐澈的眼睛就中招了。抬眸瞅了瞅唐澈那双冷的慎人的眼睛,顾安然背心直冒冷汗,觉得自己这下死定了。怎么办?硬碰硬肯定不行!防狼喷雾器接下来肯定会被他没收。求饶也没用!唐澈这个男人是出了名的软硬不吃!怎么办?怎么办?眼珠子在眼眶里骨碌

  • 小说:女神的贴身战兵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女神的贴身战兵在线阅读书名:女神的贴身战兵目录预览:第三章呵呵,岳父大人第四章我媳妇儿的男人是谁第五章我要三百亿第六章敲诈勒索第七章土老冒的新生活第三章呵呵,岳父大人“这俩人要干什么?搞的跟坏人似得很容易被误会的。”林海也看到了,尤其是发现叶洛更加没有了高手风范,躲在苏老头的身后,低着头,却不时的看着左右。不出所料,林海乌鸦嘴技能使用成功,叶洛和苏老头被警察当场就拦住,而后被按倒在了地上。诗小洛和林海急忙跑了过去,向警察解释这是个误会。大堂经理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上前帮着作证。警察

  • 小说:暴虐魅少:亿万小媳不好当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暴虐魅少:亿万小媳不好当在线阅读小说:暴虐魅少:亿万小媳不好当目录预览:第003章委屈可以走第004章要不要脸第005章需要钱?第006章该怎么值夜第007章你满意了吗?第003章委屈可以走浴室的门被方丽娜从外面拉开,所有女佣站在门两边,管家也站在不远的地方候着。叶子墨面无表情的从浴室内走出,夏一涵低垂着头跟在他身后,他看起来高贵而优雅,她则全身湿淋淋的狼狈不堪。正在众人猜测适才浴室里发生了什么时,叶子墨忽然回过头,眼神冰冷地扫视了一眼夏一涵,淡漠地开口:“以后不要再勾引我!”女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