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两世阴缘:鬼夫在人间5章(第5章 针锋相对)

2017/11/17 1:46:1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两世阴缘:鬼夫在人间

第5章 针锋相对

  我朝着唐泽翻了个白眼,“拓展训练怎么就不是好事了?你要是受不了这份罪的话,你就不要参加了。版权http://www.qi-wen.com/看你这细皮嫩肉的样子,也不像是能吃苦的人。”

  “我才不呢,我要跟着你一起,你去哪我就去哪。”

  正当我们聊着正起劲儿的时候,钟离穿过人群在我们身边坐了下来。

  他目光直视唐泽,一脸的敌视。

  唐泽笑嘻嘻地摸了摸脑袋,随后伸出了右手说道“你好,我叫唐泽,是个转校生,现在跟莺歌是同桌。”

  钟离眉头紧锁地看着我们,不可置信的问“莺歌?叫的倒是很亲密,你们之间有这么熟吗?”

  我见钟离句句针对唐泽,有些不高兴,我拉着唐泽地胳膊“这是我的同班同学兼同桌,你说我们的关系会差到哪里吗?反倒是你,明明我跟你没这么熟,非要搞的我们认识了很久似的,我可不想被学校这群女同学当成假想敌,所以还请钟大少高抬贵手,离我远一点。”

  “谁敢把你当成假想敌?信不信我现在就收拾他们?”

  我立刻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示意他不要再说了。说明http://www.qi-wen.com/“我真是搞不懂你,明明就是多金帅哥,追你的姑娘海了去了,你干嘛非要整天缠着我?难道你看不出来我对你一点想法没有吗?”

  钟离坐在一旁也不恼怒,细嚼慢咽的吃着饭,偶尔回上一句“这么多年我都等了,还会在乎这一时半刻?我相信以后你一定会喜欢我的。”

  我心里暗自好笑,以后?!鬼才会喜欢你这种自大又自恋的男人。

  原本钟离来食堂吃饭就已经是大新闻了,现在可倒好,又跟我和唐泽坐在了一起,免不了又被那些无中生有的女生说三道四。

  “呦,那不是陆莺歌吗?平时对钟离爱答不理的,这会儿怎么的了?又回心转意跟我们钟大少在一起了?”

  “我看可不像这么回事,你没看她旁边还坐个男生吗?那男生叫唐泽,今天刚转来的,看他跟陆莺歌的关系非同一般,八成两个人是情侣。”

  “如果他俩是一对的话,那可真是太好了。毕竟钟离是我们大家的,我可不希望他成了陆莺歌的私人物品。”

  “什么物品?别把话说的那么难听,钟大少可不是任人摆布的人,到时候谁是谁的物品还说不定呢。阅读qi-wen.com

  “……”

  “……”

  我脑袋里一群乌鸦飞过,我真是怀疑这些女生是不是把脑子落在了寝室里,说话完全不过脑。

  如果我真对钟离有什么想法的话,我早就抱着大腿不放了,还至于在这对他冷眼相待吗?莫不是她们以为我跟他玩欲擒故纵呢?!

  想到我忍不住苦笑,随便这些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就在这时,我手机突然响了,我拿起来一看,原来是班级的群消息。

  我打开微信,是导员李老师@了我们全班同学。

  “各位亲爱的同学们,为丰富大家的业余生活,本周末学校特组织了一场郊外拓展训练,请大家下午一点准时回到班级,我有相关事项跟大家交待,收到请回复。”

  我顺手回复了一个OK的表情,转身朝向唐泽说道“李老师在群里发信息了,你回复一下,快点吃饭,然后咱们好回班级报道。”

  唐泽这才从怀里将手机拿了出来,跟我一样回复了一个OK,“嘿嘿,跟你保持一个队形。网站http://www.qi-wen.com/

  坐在我们对面的钟离,眼神凌厉的望着我们,显然很不高兴。

  我双手杵着下巴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心里琢磨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不仅长得帅,而且气质超凡,放眼望去整个娱乐圈,就算在小鲜肉里也算是佼佼者,我真是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一个男人会找上我,难不成真的如他所说,我们很早以前就认识了?

  钟离见状伸出手指在我眼前晃了晃,饶有兴趣的看着我说:“莺歌,虽然我知道自己长得很帅,也很迷人,但是你总不至于一脸痴汉状的看着我吧?毕竟这么多人在场呢,等一下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你想怎么看就怎么样,这样还不行吗?”

  我被钟离说的脸颊滚烫,快速的低下头继续吃饭。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道“我天啊,他们两个居然在打情骂俏。”

  “可不么?你看看陆莺歌那脸红的,跟红屁股似的。”

  “打死我也不信陆莺歌一点都不喜欢钟离,那么帅的男人,对我笑一笑,我半夜都能乐醒。”

  正当我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时,唐泽在我耳边小声嘀咕着“莺歌,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还是回班级吧,李老师说有事安排。”

  我一脸感激的看向唐泽,立刻起身往外走,这个地方多一秒我都不想再呆下去了。网站qi-wen.com

  唐泽跟在我身后,不断地喊道“莺歌,你慢点走,等等我。”

  大约走出了二百米之后,我才停下脚步,朝着身后看去,我见唐泽正气喘吁吁向我走来,并未看见钟离的身影。

  我长出了一口气,心想他总算没跟来。我拍了拍唐泽的肩膀“不愧是好兄弟,刚才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要怎么离开那地方。”

  “我不过就是在陈述事实,毕竟时间也确实差不多了。我看那钟离似乎真的很喜欢你,那么帅的男生你都要拒绝啊?还真是暴殄天物。”

  我没好气的看着他,“要你管?!帅哥多的是,我干嘛非要看上钟离那么自大的家伙。网站qi-wen.com快点走,一会来不及了。”

  就这样,我们二人朝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没过多久就回到了班级。

  此时,李老师已经在班级等候大家了,旁边还站着一个男人,我一眼就认出那是教导处主任张老师,只是想不明白他为什么在这里。

  这个张老师的名声非常不好,是出了名的好色之徒,对待男同学无比苛刻,但是对待稍有姿色的女同学就另眼相待了,据说早些年在学校出过事,还闹得沸沸扬扬的,但因家里有钱有势,这件事最后就不了了之了,说实话我对这个张老师并没有什么好印象。

两世阴缘:鬼夫在人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两世阴缘 或 鬼夫在人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紫宸道:传说中民间惩恶的九大法术!

    惩恶扬善,自古就是修道人所追求的。但有道是,人善人欺天不欺,作恶到头终有报。我是不主张随便做这些法的,哪怕是他伤害了我,我也不愿意出手,除非是遇到罪大恶极的人。作为民间惩恶道法,我把搜集到的给大家写一写,希望大家有个了解。1,收魂勾魄术,知道对方八字姓名住址,可以利用一定的符咒,对其进行收魂,也叫勾魂法。可以把对方三魂七魄的部分或全部收入某个替代物品上。这时候,对方丢魂,就会出现一睡不醒,贪睡多梦,每日没有精神,丢三拉西,不爱说话,不爱吃饭。久而久之,身体抵抗力下降,运气下降。多病,特别是骨血不

  • 史铁生:人活着,必须要有一个最美的梦想

    也许是因为人缺了什么就更喜欢什么吧,我的两条腿虽一动不能动,却是个体育迷。我不光喜欢看足球、篮球以及各种球类比赛,也喜欢看田径、游泳、拳击、滑冰、滑雪、自行车和汽车比赛,总之我是个全能体育迷。当然都是从电视里看,体育馆场门前都有很高的台阶,我上不去。如果这一天电视里有精彩的体育节目,好了,我早晨一睁眼就觉得像过节一般,一天当中无论干什么心里都想着它,一分一秒都过得愉快。有时我也怕很多重大比赛集中在一天或几天(譬如刚刚闭幕的奥运会),那样我会把其他要紧的事都耽误掉。其实我是第二喜欢足球,第三喜欢文

  • 丝路花语 —陕西第三届画鸟画写生作品展在西安力邦美术馆盛大开幕

    著名文化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先生致辞本网讯(汪帼萍):2018年1月20日下午3时,由陕西省美术家协会、陕西省花鸟画院主办的“丝路花语——陕西第三届花鸟画写生作品展”在西安力邦美术馆盛大开幕。参加本次展览开幕式的嘉宾有:原陕西省军区副政委、少将李登武、原陕西省军区副司令、少将姚天福、原陕西省委副秘书长李广利、西安美术学院党委书记王家春、文化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原高新区管委会主任、著名漫画家王培琪、陕西省文化厅社团办公室主任纪志壮、陕西美术博物馆馆长罗宁、陕西花鸟画研究会名誉会长樊昌

  • 【散文】闫秀明 | 走进国学

    【作家档案】闫秀明,女,1970年出生。吉林省东丰人。吉林省诗词学会会员,辽源市作家协会会员,《辽源日报》通讯员。东丰县作家协会会员,东丰县诗词学会副秘书长。喜欢诗词美文,作品散见于《辽源日报》《现代作家文学》《画乡诗词》《诗乡文艺》《地脉文学》以及一些网络平台等。走进国学文/闫秀明(吉林东丰)暑假没事,我走进了以国学教育为主的夏令营,看到那些本该在家休假的老师们,放弃了休假时间,认认真真地报名授课,确实令人感动。听他们给孩子们讲《孔融让梨》,《孟母择邻》等故事,每天了解一些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 【随笔】郑妍| 若流年记得

    郑妍,网名妍舞芳菲,吉林东丰县人,小学一级教师,热爱文学,散文诗词发于《画乡诗词》,,《诗乡文艺》,《鹿乡文苑》。愿借一支素笔,书岁月静好。若流年记得郑妍(吉林东丰)今晚没出去散步,无事,坐在窗边,星光已睡在蓝色窗舷,又一个寂寞又思念的小日子就这样从时空的罅隙里安然溜走了。什么都没做,一个假期就这样过去了,感觉刚刚惊艳了春,转眼就萧瑟了秋,如此看来,匆匆已不足以形容我不惑的脚步了。对于季节的变幻,常常只在眼底和眉间,衣衫的纷然,草木的浓翠与萧然,阳光的灼然,时光的悄然。而不想忘记的,则常常以顾盼

  • 【诗歌】原野绿草 | 没有窗的夜晚

    【诗人档案】王丽,笔名,原野绿草,1965年生于辽宁鞍山,自由职业,喜欢文字,热爱生活,曾在《北方时报》,《挠力河》《海城日报》《雪魂》《鸡西矿工报》《临溟诗词》上发表文章,作品多发表于网络各平台。没有窗的夜晚文/原野绿草(辽宁海城)有一段时间了守着没有窗的夜晚外面的树不知道我的心事在我睡觉的时候掉了很多叶子好像这是个掉落的季节我也丢掉了一些东西包括心情和记忆包括衣服,鞋子还有那个窄窄的路口那扇窗离我有些距离有一个夏天到秋天的路程或许也有冬天的表情很多时候不愿意想那些个夜晚黑夜终归是要醒来的有没

  • 【散文】坐山威 | 大美东丰 情起南照山

    【作家档案】王顺昌,网名:坐山威,一九六四年出生,农民,高中学历,居住东丰县东丰镇东方明珠小区,经商多年,曾任吉林日报社通讯员,现在辽源市名都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工作,热爱诗词,文艺等。大美东丰,情起南照山文/坐山威(吉林东丰)十月金秋,风清气爽拂旷野,溪澈天高日敬头;恰逢双节休假,闲暇之余,我陪同母亲一起去了南照山。走进老山门,拾阶而上,仰望松柏簇拥的纪念碑,伟岸雄姿,肃然起敬;悠闲的人们舞拳弄剑,一派生机。沿栈道,过榭亭,婉转盘旋,在鸟儿的吟唱中我们来到了电视高塔下……站在高塔下,任秋风拂面,思

  • 【诗歌】高秀军 | 日历 (外四首)

    【诗人档案】高秀军1968年生,党员黑龙江大庆市人,大专文凭,自16岁自学诗歌写作,同年处女作在黑龙江《农村报》发表。2002年至2004年在黑龙江《新闻传播》做编辑。见证人彭立涛。诗歌作品在全国二十几家报刊杂志发表。现为黑龙江作协会员,顺义区作协会员,平谷区作协会员。有诗歌作品入选《寻梦人》《中国作者》《世纪星语》《我和老舍说句心里话》等。2013年在北京作协举办的中轴诗会诗歌,《我爱你前门大街》获得三等奖。2013,2014年夏各庄村我的梦中国梦宣讲员。2013年顺义文联左邻右舍的事事情情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