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三界独尊3章(第0003章 送脸上门,狠狠地打)

2017/11/17 1:05:2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三界独尊
第0003章 送脸上门,狠狠地打

这么一来,侯府就热闹了。原文http://www.qi-wen.com/

不但一国之君东方鹿亲自驾到,身后还跟了一批人。不过人倒带的不多。包括几路诸侯和几个心腹大臣,总共也就七八个人。最稀奇的是,东方鹿那个患病的女儿东方芷若也来了。

不得不说,这些权贵们一个个都是顶级的演员。上到国君,下至诸侯,一个个表情要多悲伤,就有多悲伤。

仿佛躺在棺材里的江尘是他们家的孩子一样。来自qi-wen.com

江枫面无表情,只是麻木地回礼。既然是拼演技,那就拼呗。

到了那东方芷若上香的时候,这病怏怏的丫头低声道:“江尘大哥,对不起,都是因为芷若不争气,让你受牵连了。不过你放心,如果死了之后有另外一个世界,芷若一定会亲自向你道歉。到了那里,你要打我,骂我,怎么都可以的。父王祭天都是为了我祈福,所以,你的死,也是芷若的罪孽。希望上天可以看明白,把所有罪孽都让芷若一人担待。版权http://www.qi-wen.com/不要迁怒我王国百姓,不要迁怒我父王……”

小丫头语出至诚,声音断断续续,显然是有些中气不足,但却说得异常认真。这一番话,却让一个个演技派的权贵们内心微微有些惭愧。

连之前对东方王族痛恨到咬牙切齿的宣胖子,听了之后也对她恨不起来。

“我说芷若公主,人都死了,你说这些也没用。你如果觉得内疚,到了下面,就给我尘哥做老婆。他活着没资格做驸马,死后嘛!嘿嘿!对了,我尘哥最喜欢的是屁股大的那种款。体位方面嘛,他……”

宣胖子这张臭嘴一旦打开,就刹不住。三界独尊3章(第0003章 送脸上门,狠狠地打)他这一番话,说得东方鹿当场脸就绿了,好你个死胖子,这是诅咒我女儿赶紧死吗?

那些权贵们却是努力控制脸部肌肉,生怕被宣胖子这活宝逗乐了,露出不合时宜的笑容。

躺在棺材里的江尘本来是悠然自得的。听宣胖子大有控制不住的趋势,哪还躺得住?一把坐了起来,骂道:“死胖子,你让我死都死不消停是不?”

他这一坐起来,现场除了江枫,所有人都足足有好几秒的石化。

还是离他最近的胖子先反应过来,喜出望外:“尘哥,你这是诈尸呢?还是装死啊?”

“装你妹,装死很累的,你倒装装看?”

东方鹿见江尘忽然从棺材里坐起来,脸色当场一凝。他身旁一人立刻喝道:“江尘,你竟然装死!这是欺君罔上!当诛九族!”

这种马屁精,每个国君身边都是不缺的。

江尘懒得理会,而是施施然从棺材中爬了出来,目光平淡,望向东方鹿:“陛下,江尘侥幸未死。只想问一句,你是打算将我拉出去再杖毙一次,还是就此赦了臣下的无心之罪?”

东方鹿是一国之君,被江尘这目光一扫,让他如同磐石一样的内心竟然微微悸动了一下。网站qi-wen.com仿佛这从棺材中爬出的少年,忽然间产生一股看不清、摸不着,却让他都要为之忌惮的气势。

“哼!我堂堂一国之君,岂能跟你黄口小儿一般见识?既然你侥幸活过来,算你命大。”

东方鹿其实真的很想捏死江尘,但是理智告诉他,一国之君要有一国之君的度量。

这个时候如果再对江尘下手,别说江瀚侯必定会反,手下人也定会觉得他器量不够,有失国体。

“陛下,此子狡诈,竟然用装死来逃脱死罪,其心可诛啊!本侯请陛下从重处理,以正法典。”

又是刚才那个马屁精。

这下,江瀚侯江枫不干了,跳着脚板大骂起来:“天水侯,你什么意思?陛下都说了不追究,你上蹿下跳想干什么?”

东方王国的一百零八路诸侯之间,并不是一团和气的。说明qi-wen.com这天水侯,与江枫这江瀚侯便是出了名的死对头。

天水侯阴森森笑道:“江枫,你儿子死而复生,你一点都不觉得奇怪。我怀疑你也参与了欺君罔上。我恳请陛下派人深入调查江氏父子,如经查实,诛他们九族。”

江尘见父亲已经处于爆发边缘,当即呵呵一笑,目光饶有趣味地在东方鹿和东方芷若之间看了几眼。

忽然悠悠开口:“陛下,要诛杀我江家九族很容易。救回公主殿下Xing命,只怕没那么容易吧?”

东方鹿神色一寒:“江尘,你这话什么意思?”

“也没什么意思,刚才在圣殿被打得死去活来,恍恍惚惚之间,似乎有神人在我耳边低语,说了一番话。这番话正好和公主殿下的病情有关。想到公主病情,我不甘心就这么死掉,所以就挣扎着活过来了。如果陛下觉得我江尘该死,那就下令将我再杖毙一次吧!”

江尘是个聪明人,他知道怎么说话才能吊起对方的胃口。这番话,自然是往东方鹿的痒处里挠。

东方鹿作为一国之君,残暴冷酷,Xing格多疑。但是作为一个父亲,他对东方芷若这个女儿,却视若掌上明珠。

听说女儿病情竟有神人指示,当即就有些心动了。他祭天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女儿的病情?

金石汤药已经无能为力的病情,只能寄希望于天了。

“江尘,你此话可当真?”东方鹿就算是一国之君,此刻也难免有些忐忑,毕竟这人刚被自己下令打死过一次啊。

“面对一国之君,臣下岂敢撒谎?”

“好!江尘,你尽管开口,我东方王国但凡有的荣华富贵,只要你想得到,朕都能依你,只要你有办法医治芷若的病。”

江枫这下有些紧张了。他生怕儿子江尘挨了打之后,一时激愤,戏弄国君,那后面麻烦就大了。

“尘儿,你对医药之道知之不深。公主这病,太医院一众神医都苦无对策,你岂可轻言公主病情?”

“父亲放心,孩儿对医药一道确实知之不多。不过公主的病情,是神人相托,想必是不会错的。”

东方鹿也是急道:“是的,是的。江尘你但说无妨,就算说错了,那也恕你无罪。但若有良策,一切封赏不在话下。”

封赏?江尘倒是不在意这个。他也不可能真的顺着杆子往上爬。跟一国之君讨价还价,居功自傲,提各种要求,那是作死的节奏。

如今的江尘,却知道什么叫形势比人强。他知道,这时候姿态越低,对自己的保护越大。讨价还价也许能得到一些封赏,但一来会继续交恶东方王族,二来也会让一些诸侯眼红,招来各种嫉妒仇恨。

想到这里,江尘却道:“臣下是戴罪之身,不敢要求什么封赏。只求陛下赦了我之前那些罪名,如此臣下说话做事,才不至于战战兢兢,总担心被人抓住把柄啊。”

这番话一说出来,与江枫交好的几个诸侯都在心里笑了。这小子倒是能言善语,做人做事,比他老子更圆滑周到啊。

赦他罪名,那还不是东方鹿一句话的事。

“好,朕当着群臣的面,赦免你之前所有罪名。从此刻起,你还是江瀚侯府的小侯爷,一切功名地位不变。谁如果旧事重提,就是与我东方王族为敌。”

东方鹿这番话也颇为体面,不但赦免罪过,还不许人旧事重提。这显然是宽江家的心,让他们不要有秋后算账的担心。

江尘很配合地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而后语出惊人地道:“其实,公主殿下并没有什么病。”

这话一出,当场雷倒一大片。

这江尘是作死的节奏吗?说了大半天,竟然说公主没病?没病怎么会这样?

东方鹿几乎有一脚踹到江尘脸上的冲动。但一国之君的理智告诉他,要冷静,就算这小子是胡说八道,也得让他把话说完。

“我说你们一个个这是什么表情啊?难道说公主有病你们才开心?”

天水侯再也忍不住了:“江尘小子,你这是戏弄国君,自己找死啊!”

江尘摸了摸鼻子:“陛下,我已经说过,我是受神人所托,为公主的病情说道。如今有人上蹿下跳,触怒神灵,神灵不高兴了啊。”

如果放在其他场合,东方鹿必定认为江尘在装神弄鬼。

可是这个时候,他不敢不信啊。一来,这事关他宝贝女儿的Xing命。二来,杖毙而不死,这事如果说没有神明的力量,他东方鹿也不信。他手下那帮狠人行刑的本事他是很清楚的。整死个人还能失手?

基于这两点,东方鹿不得不信,呵斥道:“天水侯,你退下。”

“陛下,此子妖言惑众……”天水侯急了。

“退下!”国君很生气。

天水侯乖乖往人群中退,他很想打压江家,可不代表他就敢顶撞国君。

“陛下,神灵大人很生气。要刚才出口不逊的人自抽三个耳光,才肯开口。不过天水侯乃是一方诸侯,让他自抽耳光,岂不是为难?”

“再说以陛下的仁德,怎么可能勒令诸侯自抽耳光?如此,便要看天水侯是不是自觉,是不是真的忠君爱国了。若是换做我,二话不说,别说三个耳光,便是三十个耳光,也毫不犹豫先抽了再说。”

江尘此言一出,跟随东方鹿来的群臣都是窃窃私语了。有人觉得江尘是装神弄鬼,也有人觉得这也许是真有其事。

当然,不是让他们自抽耳光,一个个看热闹自然毫无压力。目光都十分整齐地看向往人堆里扎的天水侯。

而在天水侯身边的几个人,都自觉地让出一些空间,很巧妙地跟天水侯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把天水侯给腾出来。

忽然间,天水侯感到全身凉飕飕的,这一瞬间,他悲哀地发现,所有同僚死党,竟然没有一个敢出头为他求情,自己仿佛被整个世界孤立了。

三界独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三界独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

    这是真的。有个村庄的小康之家的女孩子,生得美,有许多人来做媒,但都没有说成。那年她不过十五六岁吧,是春天的晚上,她立在后门口,手扶着桃树。她记得她穿的是一件月白的衫子。对门住的年轻人同她见过面,可是从来没有打过招呼的,他走了过来,离得不远,站定了,轻轻的说了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她没有说什么,他也没有再说什么,站了一会,各自走开了。就这样就完了。后来这女子被亲眷拐子卖到他乡外县去作妾,又几次三番地被转卖,经过无数的惊险的风波,老了的时候她还记得从前那一回事,常常说起,在那春天的晚上,在后门

  • 这篇篆书《黄昏》写得回风圆润,你猜不到这样一幅书法作品是谁写的

  • 在瓜岛战役中,登岛日军为何遭到全军覆没?

    吕海峰话说,当日本最高统帅部看到美军在瓜岛成功登陆之后,就决心要重新夺回瓜岛,并由日本第十七集团军司令百武具体负责筹划这次战役。为了取得这次战役的最终胜利,百武决定首先派遣一支先遣部队前往瓜岛,并任命一木大佐担任这一支部队的最高指挥官。一木大佐虽然身材矮小,但是,在经历了多年的丛林战之后,他具有着极其丰富的实战经验。于是,1942年的8月18日夜晚,一木大佐就带领着日军的先遣部队,在驻瓜岛美军东面的防线缺口,实现了成功登陆。然后,他又命令一支侦查小分队继续向西面摸索。但碰巧的是,此时,驻瓜岛的美

  • 俄罗斯 Elena Petrova 的清雅油画,太美了!

    杜拉拉说:“我不是一个小女孩了,不会再相信突然有一天出现一个白马王子,带给我一辈子的幸福。但我坚信,两个平凡的人,偶然遇到,慢慢地离不开彼此,无论发生什么,两个人都一起面对。你下班累了,我给你泡杯咖啡,晚上打雷下雨,你抱着我,我就不会害怕,我觉得那样,才是我想要的幸福。”幸福就是这样的简单,幸福,不要那么多,只要一点点。。。每每欣赏到如此清雅恬适的油画时,也不失为一种淡淡的幸福,其实我们本不缺幸福,缺失的是感受幸福的那种心态。俄罗斯画家ElenaPetrova的清雅油画欣赏埃伦娜·佩特洛娃(Ел

  • 杨远辉山水画墨色灵动,虚实相间

    艺术家简介:杨远辉,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人。17岁开始学习石雕,石雕技艺学成后于2015年开始跟随任泽涛先生在网络上参加山水画培训班,并拜任泽涛先生为师,2017年7月在北京昌平参加任泽涛山水画高研班并结业,现为中国山水画创作院任泽涛工作室画家,中国山水画协会会员,博宝艺品万家签约艺术家。作品赏析:我国传统的山水画具有悠久的历史,具备深厚的文化底蕴,它以其独特的创作手法,独特的表达方式,表达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合二为一的精神境界,以及恬淡闲适、远离世俗的人生追求,具备外象美、空灵美、诗意美的特点,

  • “汀壶”入驻西安君悦酒店

    4月22日,凯悦酒店集团旗下定位为超豪华五星酒店的君悦酒店,在西安高新区迈科中心盛大开业。这家总部位于芝加哥、拥有50多年传统历史的酒店集团,足迹遍及世界各大主要城市,目前大中华区只有少数城市香港、台北、澳门、北京、上海、广州等拥有该品牌酒店。而本次落户西安,也是君悦酒店将现代世界的奢华舒适与千年古都的绝代风华融合的努力尝试。作为西北第一家、全球第60家君悦酒店,西安君悦酒店延续了其一贯的激动人心、大胆张扬、个性鲜明的品牌风格。据了解,西安君悦的酒店设计灵感源自今天丝绸之路沿线的珍稀动物、独特地

  • “笔墨有声,性所喜悦”---记大写意花鸟画家刘庚的真性情

    刘庚(原名刘振江)号清莲,室名云石居,河北内丘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邢台市花鸟画研究会副会长,徐悲鸿纪念馆特聘画家,吴冠南先生入室弟子,曾先后师从著名画家李津、刘泉义、梁占岩先生,现居北京。2015年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刘庚花鸟画作品集》;2016年7月《笔墨有声》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中国画作品展”;2016年8月《童年的记忆》获得“希望的田野”,2016年中国美协家主办的“农民画作品展”,获优秀奖(最高奖);2016年9月《笔墨有声画之三》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吉祥草原丹青鹿域”全国中国

  • 起步价就要五位数,而且供不应求,难得一见

    看着标题你是不是以为我又在忽悠你,五位数你是不是在数多少钱,也没多少,也就万元起步,她的名字叫葡萄玛瑙。我有密集恐惧症,看着反正欣赏不来,然而不能否认她的价值。葡萄玛瑙是两亿年前海底火山喷发的产物,自从1995年人们发现葡萄玛瑙石后,便迅速受到收藏界和赏石界的青睐。而目前,葡萄玛瑙只在苏宏图以北的一座火山口附近被发现过。葡萄玛瑙生长比较奇特,主要成分是二氧化硅,形成于火山口附近的大型空洞中。有的浑身挂珠,有的部分挂珠,珠子有大有小,和葡萄差不多,也像珍珠。色彩不仅斑斓,还有很多形状——葡萄型、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