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冥婚正娶:我的老公是只鬼》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1/16 22:44:0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冥婚正娶:我的老公是只鬼

第1章 太奶奶笑了

“小小,别看,低头快哭。推荐http://www.qi-wen.com/

正当我转头好奇的东张西望的时候,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我转头一看,原来是身穿孝服的妈妈正在给我使眼色。

再看看周围都哭得声嘶力竭的亲戚们,我叹了口气,干脆趴在地上大哭起来。

不是我不想诚心诚意的哭,只是这位死去的是我八杆子都打不着的远亲。

而且还是位长辈,都没见过几面,就算再怎么悲痛,也不可能一直哭啊。

今天,是我的太NaiNai,也就是我爷爷的母亲过世的日子。

因为我爷爷过世的早,而我虽然一直跟着NaiNai生活,却跟这位太NaiNai没什么交集,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感情。《冥婚正娶:我的老公是只鬼》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如今看着这跪了一地的亲戚们哭嚎的样子,我不由得有些厌烦。

太NaiNai活着的时候没见着这些人过来亲近,非得等到太NaiNai人都走了,才跑来哭嚎,真的以为人死了就无知无觉了么?!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了这样的念头,鬼使神差的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太NaiNai的灵照,顿时被吓得一个激灵。

我赶紧将头埋下去,身子却忍不住颤抖起来,天哪,我刚刚看到了什么?!

我竟然看到照片里的太NaiNai冲着我笑,而且还冲着我眨了眨眼睛。

我肯定是没睡醒,嗯,我赶紧在心里给自己找借口找理由,死活不相信那一幕是真的。

乡下的规矩很多,虽然女人们可以哭灵,但是真正要送棺的时候却只能让男人们过去,所以我就扶着已经哭的有些头晕的妈妈回NaiNai家休息了。

一路上我都不敢再看一眼太NaiNai的照片,真的太吓人了。

回到NaiNai家后,NaiNai就和妈妈说起话来,但是我总感觉她们一直在偷偷的看我。奇闻网

“妈,NaiNai,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吗?”我凑过去,笑着问她们,虽然知道没什么事可帮的,但是我Xing子就是这样,习惯往人多热闹的地方去凑一下。

NaiNai在看到我过来的时候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犹豫了一下,张口问我,“小小,你今天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或者哪里不对劲的?”妈妈紧接着也跟着问了一句,脸色也变了变。

我很是不解的看看NaiNai,又看看妈妈,总感觉她们两个人都很不对劲。

因为平常的时候这两个人可是有些不合的啊。

要知道,我从小就住在NaiNai家的原因就是因为爸爸和妈妈太忙,他们两个人在城市打拼,没时间照顾我,就将还是小屁孩儿时期的我丢给了NaiNai照顾。

而我在NaiNai家待的时间越久,NaiNai和妈妈之间的矛盾就越多,经常动不动就会吵一架。

我以前也没在意,但是现在看到她们突然这么默契的时候,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网站http://www.qi-wen.com/

“没有什么啊。”我摇摇头,在说完这话之后突然想起了太NaiNai的照片,身子一僵,感觉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许多。

好冷啊!

“如果看见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就当作没看到没听到,还有,一旦遇到这种事,一定要告诉我们,跟你爸说也行。”NaiNai和妈妈对视一眼后,语重心长的看着我叮嘱。

我点点头,见她们没再说什么,也没有追问,就赶紧找了个理由跑出去玩了。

其实我今天很不想跟着妈妈回来的,因为马上就要到十八岁生日了,我还想和城市里的小伙伴们过个快乐的生日呢,这下子全泡汤了。

不过,现在想想,我总觉得自从我快要满十八岁的时候,爸爸妈妈他们就对我的态度越来越不对了。阅读http://www.qi-wen.com/

以前我也有想过,或许是因为又多了个弟弟的原因,但是平时我和弟弟的吃穿用度什么的都没差别啊。

真是奇怪。

我一边到处走,一边胡思乱想,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

虽然从小在NaiNai家长大,乡里的路很熟悉,但是自从上学之后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城市里的,只有假期才回来陪NaiNai,所以有些地方有了改变,我还真的不太认识。

转头看了看周围的一切,这个地方是和NaiNai家差不多的一处小四合院,北方的农村这样的院子随处可见。

但是这处院子里却处处透着阴森,尤其是那扇门。

那扇木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关好,竟然在一直晃动,就像是有人拉着门在动一样。说明qi-wen.com

等到那门终于不动了,我才突然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刚刚根本就没有风!

这门,到底是怎么动的?!

而且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虽然不确定房间里有没有人,但是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刚刚在晃动的门旁边是没有人的!

今天这是怎么了?

先是看到太NaiNai的照片有问题,现在又莫名其妙的跑到这诡异的院子里来,而且还看到这一直在晃动的门。

我正准备转身离开,却突然听到房门那里传来脚步声,然后就是有人轻轻拉开房门的声音。

“小小啊,来了怎么不进来啊?”一道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传来,我鬼使神差的就随着声音慢悠悠的晃进房间里。

等到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才终于反应过来。

怪不得这院子看起来熟悉,这是太NaiNai的院子。

而刚刚那声音则是太NaiNai的声音!

越想越觉得惊悚,我似乎看到了太NaiNai正冲着我笑着眨眼睛,一转身,就看到太NaiNai穿着一身寿衣站在我身后,正笑着冲我招手。

“小小啊,快来,太NaiNai这里有好吃的,快过来一起吃啊。”太NaiNai说着,当真端着一个小碟子,拄着拐棍向着我一步一步挪过来。

我吓得全身冒冷汗,想要转身就逃,却发现自己全身上下都僵住,根本没有办法动弹。

“太NaiNai,太NaiNai,你别吓我啊!”我惊恐的瞪大双眼看着太NaiNai离我越来越近,终于忍不住,冲着她大喊起来。

谁知道就在我吓的闭上眼睛后,却再没听到任何声音。

我没忍住好奇心,悄悄的睁开眼睛,想要看看太NaiNai是不是已经离开了。

空荡的房间里除了我一个人,再也没有别人,但是却仍飘荡着阵阵香味。

我仔细闻了一下这香味,回想着太NaiNai端着的小碟子,那碟子里装的赫然是我平日里过来玩,太NaiNai最喜欢给我吃的蜜三刀。

这味道,这味道怎么可能还会出现?

第2章 不要看

我低头一看,原本空空的手里赫然握着一块蜜三刀,而且还缺了一块,那样子就像是刚刚被人咬了一口。

等等,咬了一口!

我惊恐莫名的看着自己的嘴,果然那块被咬掉的蜜三刀就含在嘴里,一半在外面,一半在口中。

再也忍受不了这样怪异的感觉,我赶紧吐掉口中的蜜三刀,将手里的也一并丢掉,转身就跑了出去。

奇怪的是,在我跑出门去的时候,竟然听到风中传来一声叹息。

就像是以前小时候偶尔跑到太NaiNai家里玩时,临走时总会听到的那声叹息一样。

慌里慌张的跑回NaiNai家,送棺的男人们还没有回来,妈妈和NaiNai她们忙着收拾东西,我则迷迷糊糊的进了里屋躺下。

不一会儿就睡着了,梦里面,我又回到了小时候,那个时候的我像个假小子一样,跟着乡里的小伙伴们一起到处疯跑疯玩。

直到场景一转,我又再次来到太NaiNai的院子里,这个时候的太NaiNai还是个慈祥的老太太,她的孩子们虽然和她住得很近,但是却并没有什么人过来看她。

唯独爷爷最孝顺,经常隔三差五的过来看望太NaiNai,还会送些好吃的给太NaiNai,所以在爷爷英年早逝的时候太NaiNai受到的打击很大。

以至于后来看到谁都喜欢给他们塞好吃的,因为她总说爷爷没有走,还等着她给爷爷送好吃的呢。

直到现在,我都不太理解,为什么太NaiNai会说这样的话。

而梦里的我却看到了事情的真相,我发现我并没有真的参与到了小时候的玩闹之中,而是整个人飘在半空中,旁观着这些事情的发生与经过。

熟悉的院子里,太NaiNai的身边总会有一群熊孩子到处玩闹,以往我总会过来凑热闹,可是现在我却惊出了一身冷汗。

因为太NaiNai的身边并不是只有那一群胡闹的熊孩子,还有爷爷,早就已经死去的爷爷。

现在想想太NaiNai总是会在我们面前自言自语,像是在跟谁说话一样的场景,就觉得毛骨悚然。

更让我震惊的是,和太NaiNai说话的爷爷竟然像是察觉到了我的存在一样,突然转过身来,诡异的笑着看着我。

“啊!”我惊叫着坐起来,才发现自己其实是在做梦,而现在的我已经在NaiNai的家里了。

NaiNai听到我的声音后赶过来,伸手替我擦着额头的冷汗,关切的问我,“小小这是怎么了?做恶梦了?”

“NaiNai,NaiNai我梦到爷爷和太NaiNai了。”我身子一抖,还是没控制住,将刚刚做的梦说了出来。

这话一出,NaiNai的脸色顿时变了,她转头看了看,一拍手,后悔的跺脚,“瞧我这记Xing,今天是你太NaiNai的葬礼,你怎么可以睡在你爷爷的床上啊!”

我听到这话,也是一惊,低头看了看,果然发现自己睡的并不是原来经常住的客房,而是早就已经封起来放杂物的爷爷的房间。

在爷爷过世后,他所住的房间就变成了杂物房,NaiNai独自一个人住在另一间房间里,而这个院子里的房间不少,所以我们一家人回老家的时候就会住在客房里,从来没有人睡在这间杂物间的。

可是今天我却鬼使神差的睡在了这里,而且还做了那样的梦,越想越觉得身子一冷一冷的,好吓人。

“小小别怕,我带你去给你太NaiNai和爷爷上支香,你好好跟他们说说,不会有事的,乖啊。”NaiNai想了想,拉着我起身,来到堂屋里跪在爷爷的灵位前,点了香递给我,然后就站在一旁嘴里念念有词起来。

我拿着香,抬起头来看着灵位,那里有爷爷的遗照,爷爷过世的时候还很年轻,所以照片上的爷爷长得很英俊帅气,唯一有一点就是他当时拍照的时候表情有些僵硬,所以笑的并不自然。

可是现如今我盯着照片看了一会儿,赫然发现照片里的爷爷竟然冲着我坏笑起来。

我惊叫一声,将香丢掉,起身就要跑,天哪太吓人了,先是太NaiNai,又是爷爷,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小小,小小!”NaiNai见状一愣,伸手就要拉住我,这个时候她比我还着急。

妈妈听到动静赶过来,看到这状况,二话不说直接揪着我的耳朵让我跪下,恭恭敬敬的给爷爷上了香,然后NaiNai和妈妈在旁边又开始念叨起来。

我隐隐约约听到NaiNai在说什么让爷爷放心,家里有她在,还有我爸妈,如果有什么想要或者不放心的就托梦给她,她会尽力办到的。

越听越邪乎,我身子一抖,吸取教训,再不敢抬头看照片,真的太吓人了。

这件事过后,我整个人都感觉飘飘的,像是脚踩在棉花上走路一样,又出了那么几次冷汗,在傍晚的时候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等我终于醒来的时候发现天已经完全黑了,想着太NaiNai的葬礼已经完了,终于可以回城里去了,再待在这里我会疯的。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窗户那里有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砸在玻璃上一样,但是那声音又很小,不仔细听根本就听不到。

虽然白天被吓过两次,但是现在我还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于是偷偷下床去,打算看看到底是谁在捣鬼。

谁知道我刚走到窗户前,那声音就消失了,等我再转身往回走的时候那声音又再度出现。

我来来回回走了几次,那声音像是知道我到底在做什么一样,故意逗我玩。

有了这样的感觉之后,我再也忍不住了,在听到声音后,猛地拉开窗户,想要看看到底是谁在捣鬼。

就在我拉开窗户的瞬间,一只手拦住了我的动作,陌生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小小,不要看,这不是你该看的,以后再听到这声音就装睡,千万不要理会!”

我皱了皱眉头,心里觉得这声音太陌生,而且我自己睡在客房里,房门是从里面锁死的,刚刚房间里明明只有我一个人的。

想着想着,我身子一抖,转过身去的时候,正好看到爷爷那张笑的慈祥的脸。

第3章 奇怪的老人家

“啊!”我还是没忍住,直接大叫起来,因为真的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爷爷很是无奈的看着我叹了口气,整个人就像一阵烟一样消失不见。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到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我一个激灵,猛地坐了起来。

等等!

我是坐了起来?

可是刚刚我明明是站在窗户前面,准备打开窗户,而爷爷就站在我身后的位置。

NaiNai快步走过来,伸手握住我的双肩,一脸担忧的看着我,“小小,小小你这是怎么了?”

我迷迷糊糊看过去,发现我仍旧躺在床上,房间里哪里有爷爷的影子?

NaiNai见我没反应,用力摇晃了我几下,这才将我彻底摇清醒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啊?小小,你是不是做恶梦了?快说给NaiNai听听。”NaiNai担忧的看着我,说着还不忘四处瞧瞧,那模样就像是担心周围有什么一样。

我回过神来,思维也清晰了起来,看到NaiNai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怀疑,她和妈妈今天的所作所为在我的脑海里过了一遍,越发觉得她们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

于是,我想了想,就把刚刚的梦说了一遍,还不忘记观察NaiNai的表情。

NaiNai听完这话后果然变了脸色,她先是哄了我一会儿,让我躺下继续睡,站起身来刚想走的时候又改变了主意,将我拖了起来,拉着我来到堂屋里摆着爷爷灵位的地方让我跪下。

白天的时候爷爷的灵位虽然摆在这里,但是也就只有送太NaiNai走的时候将上面的布盖拿了下来,但是平时的时候是一直盖着布盖的。

现在爷爷的灵位上自然也是盖着布盖的,所以并不能看到爷爷的遗照。

NaiNai快步走上前去,将布盖揭了,很是严肃的拿起旁边的香点着了,然后嘴里念念有词起来,“小小她爷爷,你在天有灵,可一定要保佑小小平安无事,她马上就要……”

因为NaiNai离灵位特别近,而我又跪得远,所以有些话如果NaiNai刻意压低的话,我是根本就听汪清楚的。

但是我越发觉得NaiNai有事瞒着我,因为NaiNai的声音越来越低,但是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直到NaiNai终于将香插好,走到我面前来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她这才又递给我一把香,让我学着她的样子给爷爷上香。

我手里捏着点好的香,一抬头就看到遗照里的爷爷,他的样子和我刚刚看到的一模一样,只是有些冰冷,毕竟照片里的人总是没什么感情的。

但是我却越来越害怕,因为我看到了爷爷,还遇到了那样奇怪的事情,都不知道该不该跟NaiNai说了。

“NaiNai,”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将刚才的事情告诉给NaiNai,因为她之前嘱咐过我遇到怪事要跟她说的,“我刚刚梦到爷爷了,还听到窗户外面有声音,想要过去看看,被爷爷拦住,然后你进来了,我就醒了。”

“什么?”NaiNai听到这话后,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她身子不稳的摇晃了一下,让我赶紧将香插上去,然后就拉着我起身。

我被NaiNai匆匆拉着出门前,NaiNai还不忘给爷爷的遗照盖上布盖,而在布盖遮住爷爷的脸时,我又看到了遗照里的爷爷冲着我笑了笑。

妈呀!

我被刺激的身子一抖,差点就腿软的跪下,为什么从太NaiNai过世起,我身边的一切都变了啊?!

NaiNai着急忙慌的拉着我出门,连爸爸和妈妈都没有惊动,而我就跟着她一路转了许多弯儿,直到NaiNai走得气喘吁吁才停下来。

我转身看了看四周黑洞洞的,有些害怕,毕竟现在是半夜三更,这个时候外面可是没有人的。

“NaiNai,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我尽量靠近NaiNai走着,生怕走着走着迷路了,到那个时候可就是哭都找不到地方哭了。

NaiNai转过头来,安抚的拍拍我的手,“小小别怕,NaiNai带你去见一个人,等到见了那个人之后,你就不会再遇到这些事了。”

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就跟着NaiNai继续向前走,不知道走了多久,NaiNai这才终于在一处小院门口停了下来。

NaiNai正准备抬手去敲门,那院门却自己打开了,我转头看了看,发现周围没人,顿时又被吓得一个激灵,这真的是邪门了。

NaiNai似乎感觉到了我的不安,伸手握住我的手,小声劝道,“小小别怕啊,NaiNai在呢。”

我点点头,心里却仍旧在打鼓,NaiNai这到底是带我去了哪里,该不会这里也有鬼吧?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院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人影,那人似乎叹息了一声,说完这话就转身向着院子里面走去。

我被这突然出现的人与声音吓到了,死活不愿意进去,但是一个人留在外面似乎更可怕,于是在NaiNai劝了几次之后,我就只好硬着头皮跟着NaiNai一起走了进去。

就在我和NaiNai走进院门后,那扇院门又自动关上了,而且这次还带着重重的甩门声,我在心里暗暗吐糟,身子已经吓得一走三抖,可是看到NaiNai这样坚持着一定要带我进去,我也只能跟着一起进去。

直到走进小院里的房间,看着那灯下的老人家,再看看她身边的黑狗,我这才感觉安心一些。

“过来。”老人家抬眼看了我一下,连手都懒得动一下,只吐出两个字,就闭上眼睛假寐。

那模样就好像是多看我一眼她都觉得累一样。

我不敢动,求助的看着NaiNai,却被NaiNai硬推了过去。

其实以我这个年龄倒也不是真的害怕这些东西,但是想想这一天以来所见到的东西,以及遇到的那些事情,我就觉得脊背发凉。

现如今又要面对这样一个奇怪的老人家,真的是很不舒服。

“过去。”仍旧是两个字,只是这一次老人家连眼睛都没睁,她这话一出,我原本是以为让我回去,却在看到那只黑狗欢快的冲着我跑过来的时候吓得顿住了脚。

黑狗围着我绕了一圈,而后冲着大门外叫了几声,这才撒着欢儿跑回老人家的脚边重新卧下。

“五婶,你说小小这事能成吗?”NaiNai见状,脸色也变得温和了些,似乎这位老人家真的有神通一样,虽然老人家没做什么,却让NaiNai安了心。

老人家微微抬眼又看了我一会儿,摇摇头,“没法子了,不是我不帮你们,只是因为她的命里早已注定,谁也没有办法逆天改命!”

第4章 红衣女鬼

在五婶的小院里待了一会儿,大部分时间我都独自待在堂屋里和黑狗大眼瞪小眼,NaiNai则和五婶去了里屋,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虽然我很想过去偷听,但是我只要一动,那只黑狗就张开嘴,哈达哈达的要跟着我,尤其是在看到它的眼神后,我莫名的感觉到这只狗在笑,又被吓的一个激灵,就老实了,再也不敢动了。

等到NaiNai出来的时候,我都快睡着了,真的太困了。

这一天下来我比玩了好几天还要累,也可能是因为经历的事情都太过诡异莫测,所以我现在身心疲惫。

NaiNai和五婶道了别后,她就拉着我离开了,回去的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近了许多,我有些疑惑的转头看了看,发现周围的一切似乎也再没有那阴森森的感觉了。

等到回到家里,我和NaiNai还没坐下,爸爸妈妈就从客房出来,神情紧张的上下打量起我来。

“NaiNai,爸爸,妈妈,你们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还有,我为什么会见到那些东西啊?”我有些急了,再也不想忍着了,直接将话问了出来。

听到这话,他们三人很明显的齐齐变了脸色,先是不敢相信的看了看我,而后就开始哀声叹气起来。

看来,他们果然有事瞒着我,可是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为什么要瞒着我?

这跟我能够看到那些东西难不成有关系?

我转头看看NaiNai,又看看妈妈,最后将目光落在爸爸身上,他们三个人看样子都是知情的,唯独瞒着我一个人,真的是太过分了。

弟弟现在还小,他没有跟过来,现在肯定还躺在客房里睡大觉呢,不过我也不打算让他参与进来,他那个小家伙还没长大呢。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了弟弟的哭声,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一惊,身子就像是被凉水当头浇了下来一样,顿时整个人冷得打颤。

NaiNai第一个反应过来,快步向着客房小跑着过去,爸爸和妈妈见状也不再耽搁,都赶了过去,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也跑了过去。

当我们来到客房门口的时候,都被里面的一幕吓到了,弟弟不知道怎么着就从床上掉了下来,现在正头朝下脚朝上的大哭,但是奇怪的是,他无论怎么挣扎都没有办法动弹。

NaiNai他们见状赶紧冲过去要将弟弟拉起来,再这样下去弟弟肯定会窒息的。

唯独我一个人仍旧傻傻的站在门口,因为我看到了一个红衣女鬼正抓着弟弟的一只脚上上下下的晃动着弟弟的身子,而正是因为这样,弟弟才没有办法动弹,更没有办法将身子翻过来。

NaiNai他们用尽了力气都没有办法将弟弟扶正,眼看着弟弟的小脸已经涨成了紫色,哭声也越来越小,我一咬牙,正准备冲过去,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得退后了几步。

只见太NaiNai和爷爷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齐齐撞向那红衣女鬼,但是可惜的是,那红衣女鬼似乎很厉害,太NaiNai和爷爷两个人……呃,两只鬼都没能将那红衣女鬼撞开。

太NaiNai和爷爷反而被红衣女鬼撞得飞了出去,他们两只鬼试了几次,眼看着弟弟连声音都发不出了,他们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我,“小小,快过来,把她赶走!”

我一愣,手脚就像不听使唤一样的突然向着红衣女鬼冲过去,眼看着红衣女鬼伸出来的鬼爪快要刺入我的胸口的时候,我却突然觉得眼前一花,什么都看不见了。

什么红衣女鬼也好,太NaiNai和爷爷也罢,都不见了。

而弟弟此时终于得已脱身,被NaiNai抱在怀里正哭得欢实,但是这小家伙时不时偷偷看我一眼的样子让我感觉他也能够看得到那些东西。

不过也确实如此,毕竟弟弟现在才五岁,这个年纪能看到那些东西的事情我以前似乎听人说过。

现在仔细回想一下,我以前小时候为什么就没看到过这些东西?

更奇怪的是,我马上快十八岁了,为什么现在突然间能够看到了,而且不只看得到,还能够听得到它们的声音,甚至还有可能触碰得到。

想到这里,我身子一抖,腿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

弟弟哭了一会儿,似乎太累了,直接睡着了,NaiNai又哄了他一会儿,一脸疑惑的转头看了过来,因为刚刚我张牙舞爪的冲过去的样子他们都看到了。

而且我冲过去之后,他们才能够将弟弟拉起来,这件事怎么看怎么诡异。

因为担心弟弟再出事,妈妈就留下来守着弟弟,NaiNai则拉着我和爸爸回了堂屋,看样子是想要问我刚才的事情了。

“小小,你刚刚是不是看到什么了?”NaiNai似乎想了想,才开口问我。

爸爸也是一副担心的样子看着我,虽然没开口,但是我也知道爸爸现在很担心我。

我点点头,没有想要隐瞒,就把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说完后,我还很是不解的问NaiNai,“NaiNai,你说那红衣女鬼是什么人,太NaiNai和爷爷都没有办法对付她,而且看样子她对咱们家好像……”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你太NaiNai那一辈的事了,哎,真的没想到我们家的这件事是真的存在的。”NaiNai叹了口气,将那件尘年往事讲了出来。

原来,太NaiNai那个时候其实并不是要嫁给太爷爷的,而是做为当时的正妻的陪嫁丫头过来的,但是就在正妻和太爷爷成亲的当天,不知道怎么着正妻就穿着红嫁衣投井自尽了。

太爷爷因此伤心过度大病一场,太NaiNai当时就息心照顾太爷爷,二人日久生情,太爷爷便娶了太NaiNai。

但是从那以后,当时的正妻自尽的那口井就经常会出现一些古怪的现象,有人从井里提上来的桶里不是水而是血,还有人从井边经过就闻到一股恶臭,再然后就经常有人听到井里传来哭声,直到后来,太爷爷被扰得不胜其烦,直接命人封了那口井。

原本以为怪事就此终结,谁知道,真正的怪事从那天才正式开始。

第5章 厉鬼害人

NaiNai说,在她刚嫁过来的时候就听过这件事,当时她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却让她有些相信了。

因为事情发生的时候很是久远了,所以NaiNai回忆起来也有些耗时间,我边听NaiNai讲故事边转头到处看,因为担心那红衣女鬼又出来害人。

爸爸则很是警惕的看着我,似乎害怕我又像刚刚那样失控,直到看到我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后,他才专心的听起NaiNai讲故事。

NaiNai说,当时的那个正妻死后没多久井就因为经常出怪事而被封掉了,但是封掉之后太NaiNai怀了身孕,原本连当时的大夫都说孩子很稳,太NaiNai身子也不错,所以不会有事。

可是自从太NaiNai怀孕之后,小院里就开始出怪事,而太NaiNai也经常可以听到有人在她耳边哭,一开始是女人的哭声,再后来就变成小孩子的哭声,直到最后变成了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孩子的哭声。

太NaiNai原本就怀有身孕休息不好,这又遇上这样的怪事,身子越发的虚弱起来,直到最后一病不起。

太爷爷很是担心,请来了大夫,结果大夫说孩子恐怕保不住了,如果还想保住大人的话,就必须尽快把孩子打掉。

太NaiNai得知这个消息后哭闹了一阵,但是最后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被打掉,从那以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太NaiNai都再也没有怀过孩子。

而那些诡异的哭声也不见了。

太爷爷和太NaiNai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可是没想到的是,在太NaiNai再度怀孕的时候,怪事又发生了。

先是女人的哭声,然后是小孩子的哭声,让太NaiNai惊悚的是,这次她听到了两个小孩子的哭声,她不由得想到了自己早夭的孩子。

太爷爷眼见着太NaiNai第二个孩子也要不保,着急忙火的跑出去请了位高人回来,那位高人来到院子连问都没有问,直接走到那被封住的井前,三下五除二的做了法事,告诉太爷爷和太NaiNai这个孩子可以保住了,但是如果这厉鬼以后再作恶,肯定还会有孩子保不住。

听到这话后,太爷爷和太NaiNai都被吓到了,因为他们真的没想到当时的正妻投井自尽后竟然变成了厉鬼,可是他们都没有对不起她,为什么她要报复呢?

高人听完他们的话后,也很是疑惑,于是就将正妻的亡魂召了出来询问。

一问之下,原来是那正妻在外面与人早就有染,嫁给太爷爷时身怀有孕,但是害怕太爷爷因此而休了她,脑子一热,就直接投井自尽了,谁知死后又后悔了。

而且她这样地府是不收的,再加上未出世的孩子的怨念,她渐渐成了厉鬼,而当她知道太NaiNai怀孕之后就生了嫉妒之心,所以才会那样害太NaiNai。

太NaiNai当时就明白了,原来她第一个孩子没有保住,全都是这位正妻厉鬼害的,可是她真的没有跟正妻厉鬼有任何冤仇,她却害死了自己的孩子,如今还想着害她的第二个孩子,这样下去,她岂不是一辈子都别想有孩子了。

高人听完事情始末,正准备将厉鬼打得魂飞魄散,却没想到厉鬼太过狡诈,竟然趁机逃了。

高人当时就说这个厉鬼的话并不可信,让太爷爷和太NaiNai还是小心为上。

从那以后,小院确实安生了许多年,太NaiNai顺利的生下了几个儿子,太爷爷很是高兴,原本以为这小日子就会这样平安喜乐的过下去,谁知道坏事还是发生了。

就在爷爷和他的兄弟们相继长大之后,太爷爷正当壮年的时候,有一天却突然失踪了。

太NaiNai带着爷爷和他的兄弟们到处寻找,却发现哪里都没有太爷爷的消息,询问了小院附近的邻居们却都说没有见过太爷爷出门。

就在太爷爷失踪七天后,有人从被封了的井旁边经过时,突然闻到了股恶臭,这一次的臭味和往常不同,并不是只有一阵就消失的,而是越来越臭。

太NaiNai听到这个消息后心中一惊,赶紧带着孩子们赶过去,将封住的井重新打开,赫然发现了已经死去多时而且开始腐烂发臭的太爷爷。

当时太NaiNai直接晕死过去,太爷爷的葬礼是急急忙忙办完的,奇怪的是,太爷爷死后家里也没有什么异常,太NaiNai也没有做过太爷爷回来的梦,虽然有些遗憾,但是事情已经变成这个样子,太NaiNai一个妇道人家也没有什么办法。

太NaiNai将爷爷等几个兄弟拉扯大后,爷爷和他的兄弟们相继娶妻,就在NaiNai过门后不久,NaiNai怀孕的时候,怪事再度发生了。

和太NaiNai当时一样,总是听到女人哭,而到NaiNai这个时候只能听到一个女人哭,只不过这一次NaiNai却没有虚弱到必须打掉孩子这么严重。

但是让NaiNai没想到的是,她保住了孩子,却没有保住爷爷。

就在爷爷壮年的时候,也是突然失踪然后死去了,更让人心惊的是,爷爷的死法和太爷爷一样。

从那以后,爷爷的兄弟们到了爷爷这个年龄都很是心慌,因为爷爷死时的年纪和太爷爷当时是同一个岁数。

于是就在二爷爷也在相同的年纪死后,所有人都开始惶惶不安起来。

但是因为这件事太过诡异,所以大家都将这些事情全都烂在自己的肚子里,从来不对外说起。

故事说到这里,NaiNai长长叹了口气,看着我的眼神变得怪怪的,我总感觉这件事跟我有关系,不然的话NaiNai也不用讲这么长的故事了。

“小小啊,你出生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以为你会夭折,或者你妈妈会小产,但是没想到你出生的时候什么事也没有,但是从你出生后就一直哭个不停,不分白天黑夜的一直哭,医生也查不出什么症状,你的身子就从那个时候开始慢慢虚弱,所有人都以为你会活不过满月。”NaiNai说到这里,哽咽起来,差点落泪。

我转头看了看爸爸,他现在眼眶也红了,看样子当时的情况肯定很凶险,不然的话他们不会有这样的表情。

“直到有一个人主动找来,告诉我们一件事,那个时候我们才知道你生来不同竟然是因为天生命主阴。”NaiNai缓了缓情绪,一脸严肃的看着我道。

第6章 嫁给鬼

“天生……命主阴?”我直接被NaiNai的话吓到了,什么意思,我真的不明白。

NaiNai怜惜的看了我一会儿,伸手示意我走过去,而后拉住我的手看了我一会儿,眼里的神色很是复杂,竟然忍不住落下泪来。

爸爸见状,叹息一声,将这件事娓娓道来。

原来,就在我刚出生的时候,身体太过虚弱,而且找了许多医生和人都没能查出来到底得了什么病,但是看着我一天天虚弱下去,眼看着就要没命了,所有人都很是着急。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高人突然出现在我们家,下了我命主阴的定论,而且还说我这辈子不能嫁给活人,那样我会死,我所嫁的那个人也会死。

NaiNai听了这话,又想到了家里一直以来的传说,真的害怕了,求高人救我一命,虽然我是个女孩儿,但是在家里那种情况下简直就是个奇迹。

因为我们家自从出现了那些怪事后,家里的孩子出生的就越来越少,有时候一家能有一个孩子成活就算不错了。

而当时的我是爸爸妈妈第一个孩子,如果我死了,他们肯定接受不了。

高人似乎有办法,说他可以给我下个密咒,暂时保命,但是这个密咒只能撑到十八岁,十八岁生日一过,我的密咒就会失效,到那个时候我就必须要出嫁。

当然,高人所说的出嫁并不是真的嫁人,而是要嫁给鬼,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冥婚。

让NaiNai和爸爸以及妈妈感到奇怪的是,我还没到十八岁生日竟然可以看到鬼了,看来密咒已经开始失效了,他们现在都在想着是不是要尽快给我安排冥婚的事情了。

听完这些话,我深深的震惊了,挣开NaiNai的手跑到爸爸面前,不敢相信的看着他,“爸,你说的是假的吧,我怎么可能嫁给一只鬼?”

“你仔细想想,在见到你太NaiNai的鬼魂之前,你可有看到过任何鬼魂?”爸爸叹了口气,却也无可奈何,毕竟这件事并不是他们幻想出来的,而是真实存在的。

而且现在那红衣女鬼又跑出来害人,这次害的不是别人,而是弟弟,如果以后再来害我的话,那这个家就真的永无宁日了。

“可是嫁给鬼真的太荒唐了,我不接受!”我心魂不定的后退了几步,一转头就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身边的太NaiNai和爷爷,他们正满脸心疼的看着我。

虽然我有些不相信这是事实,但是可以看到鬼,甚至还可以接触到鬼这件事却是真实存在的,因为我已经亲身经历过了。

但是一想到我这一辈子都要和一只鬼度过,而且还是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鬼,我就接受不了,身子也跟着颤抖起来。

“这件事我们也没有办法,而且那个当年给你下密咒的人也说过了,如果你在密咒失效后不嫁给鬼,就会立刻……”爸爸看着我的样子,也说不下去了。

我抬头看看他,知道他也肯定接受不了,毕竟是他的亲生女儿,怎么可能愿意让我嫁给一只鬼?

这种事别说让人相信了,就算是真的发生了,也恐怕都会觉得莫名其妙吧。

“眼看着你马上就要十八岁了,原本是不想让你过来的,毕竟这个时候参加你太NaiNai的葬礼太不吉利,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那天我就鬼使神差的忘了避讳,不然的话密咒也许不会这么快就失效。”爸爸有些自责的看着我,边说边伸手想要拍打自己。

我赶紧走过去拉住他的手,心疼看着他,“爸,你在说些什么呢,就算真的要我嫁给鬼,也不能怪你啊。”

“小小啊,这件事是唯一一件,就算你不愿意,我们也会做的事,因为我们都不想你这么早就死啊,小小,你还那么小,你的生命才刚刚开始啊,这到底是造的什么孽啊。”NaiNai说着说着,哽咽着哭了起来。

我鼻子一酸,也忍不住落下泪来,看来我真的是逃不脱嫁给鬼的命运了。

十八岁的生日还有不到三天的时间,现在就已经见到鬼了,说明那密咒肯定松动了,看来,我要嫁给鬼的事也就在这两天了。

才刚十八岁,连恋爱都没有谈过的人,竟然要嫁给鬼,而且还要跟这只鬼过一辈子,越想越觉得委屈。

一时间,整个房间里静得出奇,谁也没有再说话,因为这个时候再说些什么都是多余了。

事后,NaiNai安抚了我几句,就拉着爸爸去商量事情了。

回到房间后,我坐下来,就看到太NaiNai和爷爷还跟在我身边,抽了抽鼻子问他们,“太NaiNai,爷爷,你们为什么不去投胎啊?”

虽然我年纪小,但是对于这一点我还是明白的,人死之后就会去地府,然后再投胎转世Cheng人,这是从小就听到的故事,虽然一直不相信。

但是现在看到真实存在的鬼之后,就真的相信了,自然也就相信转世投胎这一说了。

“小小啊,我们是担心你啊,那个女鬼太厉害,我们怕她会害你们。”太NaiNai是寿终正寝,现如今的鬼模样和她死去时一个样子,脸上的皱褶多得都快看不清她的真面目了。

不过以太NaiNai将近一百岁的高龄来说,这个样子也算正常。

“是啊,小小,我们现在庆幸的是我们还能够有鬼魂存在,你太爷爷他们却连鬼魂也找不到了。”爷爷叹了口气,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我一听这话就一个激灵,难不成那个厉鬼还能够把其他的鬼魂给吃了不成?

以前经常听鬼故事,说是强大的厉鬼可以香吃比较弱的鬼,虽然太NaiNai是新死的鬼,但是爷爷过世的时间可不短了,但是爷爷的鬼魂还一直存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太NaiNai,爷爷,你们知不知道那个厉鬼到底为什么要对付我们家啊?”我越想越不明白,因为我总觉得这中间似乎哪里出了问题。

如果真的如故事里所说的一样,厉鬼只是想报复,但是为什么会对我们家的怨恨越来越深,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还在报复?

到底是什么样的仇恨能够让一只鬼这样无休止的报复下去?

听到我这话,太NaiNai和爷爷为难的皱紧眉头,一脸的欲言又止的模样,看来真的有什么事情是我们这些活人所不知道的了。

冥婚正娶:我的老公是只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冥婚正娶 或 我的老公是只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日本东京大雪交通混乱 高中女生光腿短裙雪中行

    当地时间1月22日,日本首都东京及周边降下大雪,从上午陆续下的大雪一直持续到晚上,东京都中心积雪达到23cm。气象当局白天即发出大雪警报,并呼吁上班族尽早下班回家,以防交通机关瘫痪。大雪给首都城市交通带来极大影响,多条铁路列车和地铁延迟或部分停驶,车站内挤满了等候乘车回家的人群,而车站外的巴士站前排起了长龙。而在池袋阳光城附近的马路上,多名高中女生依旧穿着短裙,光着大腿在雪地上行走,并自拍留念。

  • 邓英大使在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活动上致辞

    邓英大使尊敬的北欧合作、渔业和平等事务大臣克洛赫阁下,尊敬的首相府副常秘克里斯滕森阁下,尊敬的北欧部长理事会秘书长赫布罗滕阁下,尊敬的能源、能效和气候事务部副常秘霍夫曼阁下,尊敬的外交部国务秘书李思北阁下,尊敬的各位贵宾,各位使节,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晚上好!我代表中国驻丹麦使馆,热烈欢迎各位和我们一起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共度一个愉快的夜晚。首先,我要特别感谢拉斯穆森首相专门以视频方式,向全体中国人民致以新春祝福。我们十分高兴与丹麦外交部共同举办今晚的活动。这充分体现了玛格

  • 136㎡轻奢简美风,精致优雅、惬意美妙的居家空间

    今天分享的这套房子,采用了简约美式的风格,并融合了一些现代轻奢的元素,节奏和韵律是空间的灵魂,整个空间动线明朗而痛彻,齐家网设计师以“明亮、韵律、融洽”为中心,通过色调的对比,打造出优雅与浓烈并重,感性与活力同存的温柔世界。平面布置图客厅以灰色、绿色和淡蓝色作为主色调,通过不同属性材质家具和饰品的组合,展示了美式的小优雅以及质感。在纯净的白色、独特的灰蓝色、硬朗的金属质感之间,用光亮的皮质沙发,经典的美式椅子,创造出优雅又迷人的居家空间。地毯与沙发抱枕中跳跃的一抹墨绿,稳重与浪漫结合,华美的色泽

  • 也许你的名字正隐藏着天大的秘密

    名字是每个人一生的品牌,趋吉避凶是自古以来祖先总结流传下来的宝贵财富,一个好的名字,既可以当作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祝福,也可以说是为家族兴盛奠定必要的基础。每个人只有一次生命,也只有一个名字,某种程度上来说,名字和生命一样重要。那么,如何取一个好名字呢?取名是幸事,也是难事,当前很多取名大师很难突破用神取名这一关口,是因为用神是很难把握的,所以很多取名师干脆放弃用神取名,选择用生肖取名,八字缺什么就补什么,这是对缘主不负责任的做法。靓名阁取名严格按照缘主的生辰八字,立足于命格的“用神”,这是当前所

  • 杨刚:诗歌是我漂泊天涯时不离不弃的兄弟

    杨刚,1988年12月生于贵州省纳雍县,中国诗人阵线网站长,《中国诗人阵线》主编。在《中国诗人阵线》《诗刊》《山东文学》《贵州日报》《贵州都市报》《新民晚报》《贵州民族报》《当代教育》等刊物发表诗歌数百首,有作品入选高中校本教材。著有诗集《挑起生活上路》《窈窕阳光》等。致力于当代诗歌的传播推广,提倡:让诗歌走进生活。❈杨刚:一首好诗,必须让读者能读懂并能体会到其中的诗意,这个非常重要。只要是自己的我都挺喜欢的,每一个文字都是我曾经活着的见证。蒋能:“乡音被异域的人流挤压/升温蒸发/像风暴卷起尘沙

  • 白居易:是臭流氓,还是真诗人!

    “十听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我家里养的家妓,三年多时光一晃,我就会嫌弃她们老了丑了,把她们赶出去,再换一批鲜嫩年轻的来,十年间,我已经换了三次。”70岁的白居易如是说道。你可能不能想象,这个白居易和写《上阳白发人》、《琵琶行》的白居易是同一个人。曾经的他,既同情过‘入时十六今六十’的上阳白发人,又同情过‘老大嫁作商人妇’的浔阳江头琵琶女。而现在的他,居然买了一批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孩来当家妓,仅仅才三年,姑娘们也才十八九岁,就嫌人家老了丑了,当废品处理掉,再买进一批新鲜货色,如此一而再,再而

  • 工美人需知:2017年过去了,但这些影响还在

    2017年是传统文化复兴的一年,这一年内,文化产业迎来了发展,然而,工美行业迎来机遇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遇到了动荡。在去年频发的大事件中,仍有一部分对工美行业的发展产生持续性的影响。1、文化复兴政策助力传统手工艺2017年1月,国务院制定了全面复兴传统文化的国家发展方针,并出台《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未来几年,传统工艺美术作为政府的扶持产业之一将获得政策上的更多的支持与优待,宣传方面上也将提供更多便利。2、中央环境督查刺激工美行业升级转型2017年,中央环境督查在全国掀起了一阵环保风暴,严查中小

  • 我们都是龙的传人,但龙长啥样还要靠他画

    有首歌唱得好,我们都是龙的传人~龙是中国最有代表性的神话生物,我们的瓷器上有龙,《西游记》里有龙,故宫到处都能看见龙的装饰,连中华小当家做个菜都能召唤神龙,要不是因为龙是虚构的,早就变成宠物界的头牌,“吸猫”也要让位于“吸龙”了~不过龙到底长什么样呢?如今我们常见的龙,大多是这样的(来源:艺萃)这样的这样的。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是饱受争议的,路人甲可以说龙有八条腿,路人乙可以说龙会直立行走,路人丙还可以说龙是山鸡变的呢。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