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书名:佣兵的战争8章

2017/11/16 22:39:1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书名:佣兵的战争

第八章 奇怪原始人
其实高扬心里一直在担心,奇闻网在非洲大陆上,在这个偏僻的角落,最有可能出现的当然是黑人,而且还是很危险的那类人。

    回想起他三年前刚到时遇到那场枪战,高扬觉得他遇到一帮不知来历的武装分子,或者偷猎者的可能性是最大的,但是高扬不看个明白的话,是不会甘心的,所以他决定如果遇到的人是看起来没有什么威胁的平民,就现身求助,如果是看起来很危险的家伙,那就还是静悄悄的离开。

    高扬一直都在期待能遇到文明世界的人,但现在文明的痕迹已经出现,高扬却开始忐忑了,在听酋长说过那些来历不明的人是如何残忍滥杀的行径后,高扬只祈祷自己能遇到一些真明的人,推荐qi-wen.com而不是拿着所谓文明的产物,但行为却禽兽不如的人渣。

    跑出了大约三四个小时,高扬已经渐渐支撑不住了,以他现在的速度,只能说是慢走了,一直跑在他前面的库斯托这时突然停下了脚步,然后向着高扬跑了回来。

    “白孩子,那里很多人,还有一些奇怪的东西。”

    库斯托很激动,因为他已经发现了车队,而高扬听到库斯托的话之后,比库斯托更激动。

    高扬向前跑了几步,很快,他看到了在大约四五百米距离上,书名:佣兵的战争8章停放着四辆车,其中有三辆车是越野车,还有一辆中型卡车,而在车后面,好像还有几顶大帐篷,但是高扬并没有看到有人。

    打量了几眼后,高扬决定走进去看看,他一把拉住库斯托蹲了下来,一脸严肃的道:“听着,库斯托,如果你听到枪声,就是很响的响声,或者听到我让你跑,你就快些跑回去,和巴力他们把库姆托姆带回家,如果你听到我喊你的名字,你就过去找我,听懂了吗?”

    “我知道了,如果听到枪声,如果听见你让我跑,我会救你的,如果你死了,我会跑的。”

    库斯托虽然是原始部落的人,但不代表他傻。

    高扬拍了拍库斯托的肩膀,拿起了手中的弓箭,猫着腰慢慢的向车队接近。

    距离越来越近了,在距离大约还有两百米的时候,高扬从几辆车的空隙里,看到了有人人影的出没,但他并没有看清楚那些人的装束。说明qi-wen.com

    高扬绕了个方向,在兜了一圈,车辆不再阻挡视线后,高扬看见了一个有五顶大帐篷的营地,而营地的中央,搭起了一个遮阳网,在遮阳网的下面摆放着两张大桌子,这时有大约十五六个黑人在遮阳网下围成了一圈。

    那些人的装束让高扬稍微轻松了一些,虽然有两个人穿着迷彩服,但大多数人穿的都是普通衣服,而且高扬只看到两个人身上有枪,虽然看不太清楚,但高扬认为其中一把是非洲最常见的ak47系列,而另一把极有可能是双管猎枪。

    运气太好了,高扬觉得这些人不像是一支军队,也不太像是偷猎者,他觉得可以接近,就在这时,围站在一起的人群突然散了开来,而人群散开后,高扬看到的情形让他欣喜万分。

    四个白人,坐在遮阳网的下面,而其中一个人正在摆弄着一抬硕大的摄像机,看到这样的场景,高扬彻底放下了心。

    “你们好,帮帮我,我需要帮助!”

    高扬大喊大叫着,从藏身的草丛里跑了出来,他一边跑一边跑向那几个白人,不怪高扬会激动,不仅是因为酋长和大巴力有救了,而且他终于有机会回家了。

    看到高扬叫喊着跑了出来,遮阳网下的几个白人,还有刚刚散开的黑人们都吓了一跳,有几个拿枪的黑人立刻吧枪口对准了高扬,这时高扬才发现,拿着枪的人不是只有两个,而是有五个。

    高扬距离那几个白人已经很近了,但看到被枪口对准后,他停下了脚步,举起了双手,就在这时,高扬听到了一个人的惊呼。

    “不要开枪,放下枪,不要开枪,看看他要干什么,该死的,放下你们的枪,你们会吓到他的,所有人都退后,不要吓到他,丹尼尔,你拍下来了吗?”

    看到枪口已经落下,一群黑人缓缓后退,只有几个白人一脸微笑的盯着他,高扬跑到了那个说话的白人面前,刚说了一句“你好”,却听一个女人惊叫道:“上帝啊,我看到了什么,他穿着靴子!”

    “不要说话,不要大惊小怪,不要吓到他,不要引起他的敌意,天啊,你们都是傻了吗?”

    这时高扬才意识道自己犯了个错误,他已经说了三年阿库里部落的语言了,所以他跑出了的时候,喊得是这世上只有阿库里部落才能完全听懂的语言。

    “先生你好,请帮帮我…”

    话没说完,高扬又停了下来,因为他这次说的是汉语。奇闻网

    在自己的嘴巴上轻轻的打了一巴掌之后,太过激动的高扬正想换成英语来说,却见他面前的那个白人,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也在自己的嘴上轻轻打了一巴掌,然后一脸微笑的说:“照着他的样子做,这应该是他们示好的举动。”

    啪啪啪啪的几声脆响,站在高扬面前的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嘴巴上来拍了一巴掌,有两个拍的还挺大声。

    高扬苦笑不得,他终于用英语说出了一直想说的话,“你好,先生,非常高兴见到你们,我现在非常需要帮助,我们有人快要死了,请务必帮助我们。”

    虽然几年没有说过了,但高扬的一番英语说得字正腔圆,这时,站在他对面一脸微笑的老头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嘴唇颤抖着冒出了一番话:“上帝啊,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三年前,高扬来到非洲的时候正是雨季,所以他身上穿的是速干衬衣,和一条速干裤子,这些衣服湿了会干的很快,也很凉快,但也很薄很不耐磨,高扬穿着在草原上摸爬滚打的,早就成了碎布条了,倒是高扬穿着的一双丹纳军靴,在历经了三年的磨难后,还一直完好无损。

    所以高扬现在是脚上蹬着一双六寸帮的军靴,腰间围着一圈茅草,浑身上下画满了用白色黏土和一种红色的黏土做颜料的几何图案,除此之外,高扬经历了三年的暴晒后,浑身上下黝黑发亮,就连头发,高扬也是刚用刀割过的,只剩下了短短参差不齐的头发茬子,除了他的肤色是偏棕色一些,而阿库里部落的其他人是正宗的黑色之外,高扬现在的形象,和阿库里部落的其他人相比,几乎看不出任何区别,当然,最大的区别是高扬的脚上还有一双靴子。

    所以,当看到一个原始部落的人,以一口流利的英语来求助的时候,无论引起怎么样的轰动,也就不足为奇了。

    高扬面前的老头似乎吓尿了,除了一句惊呼外,半天没有反应,只是瞪大了眼上下打量着高扬,而这时一个年轻的女人,从老头身后走上前来,站在了高扬面前。

    “教授,很明显他在求救,有些事我们可以慢慢说,现在还是搞清楚他需要什么帮助才好。”

    被称作教授的老头如梦初醒,对着高扬歉意的一笑后,老头一脸急切的道:“对不起,我有些激动了,啊,让我们先说重要的事,请告诉我具体发生了什么?”

    “我们部落里的人受伤了,一个人的脖子被花豹咬到了,有两个大约半英寸深的伤口,没有伤到大动脉,但我估计有小血管破裂了,情况不妙,他除了需要做外科手术之外,应该还需要输血,另外一个被花豹抓伤了,所以我们还需要抗生素,先生,他受伤已经有三到四个小时,时间已经不多了,请务必帮帮我们,先生。网站qi-wen.com

    “伤者在哪里?”

    高扬指了指他来的方向,“在哪儿,大约有二十多公里吧,我不太确定,我跑了三四个小时到这里来的。”

    老头马上转身对着大喊道:“你们都听到了,伊文,带上你的急救箱,我们有可以输血的东西吗?如果有也带上,丹尼尔,带上小型摄影机,我们开车过去,要快。”

    这时站在高扬身前的女人急切道:“教授,我也去,而且我们至少要带上两个武装护卫,这里不太安全。”

    说完之后,那个女人对高扬笑了笑,一脸歉意的道:“很抱歉我们得带上枪,请明白这不是针对你和你的部落,这里是非洲,有很多危险的野兽,我们需要枪的保护。”

    高扬点了点头,对着面前的两个人很诚恳的道:“没有关系,我非常理解,谢谢你们肯提供的帮助,谢谢。”

    “先出发,有什么话我们回头再说,先生们,请抓紧时间,准备好了我们就出发。”

    老头说完之后,也急匆匆的开始收拾东西,一群人手忙脚乱的吧需要的东西放在了两辆越野车上,没过几分钟,等一切准备妥当之后,那个老头对着高扬招手道:“上车,你来带路,我们出发了。”

    一共七个人,四个白人,三个黑人,开着两辆越野车在高扬的指领下,向着他来时的路而去,等车开出营地,高扬让车停下,喊出了库斯托,让库斯托也坐上车之后,两辆车再次启程疾驰而去。

书名:佣兵的战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佣兵的战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书名:佣兵的战争8章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汉巴宝”汉语桥秀才艺

    “今天我往台上站,各位朋友这边看。我从吉尔吉特来,名叫巴宝才艺全。”在日前举行的第十七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巴基斯坦赛区决赛上,一位中文名叫“汉巴宝”的参赛选手身着中式传统的相声大褂,用一段别出心裁的快板表演赢得了现场观众的阵阵欢呼。随后的才艺表演环节,“汉巴宝”更是用一曲《呼儿嘿哟》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朗朗上口的旋律带动现场数百名观众大合唱。“汉巴宝”本名阿扎姆·巴尔查,是巴基斯坦国立现代语言大学中文系三年级学生。“汉巴宝”的意思是“热爱汉语的巴基斯坦宝贝”,他想把对汉语的热爱放进名字

  • 87版林黛玉真实生活照,陈晓旭和安雯合影,“晴雯”的气质被压制

    陈晓旭,87版红楼梦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在小说中一直有“晴为黛影”的说法,就是晴雯是黛玉的影子,而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安雯的气质被陈晓旭轻松压制陈晓旭在海边,真正的美女陈晓旭青春正好的时候就非常有气质

  • 87版红楼梦罕见的试妆照,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珍藏

    秦可卿的试妆照薛宝钗的试妆照元春的试妆照,成梅的这一张试妆照太美了,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尤三姐的试妆照

  • 每日一句晚安正能量语录

    没有音乐,生活是一种遗憾,没有爱心,生命是一种多佘。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同时活在兩个世界里:一个是理性的外在世界,一个是情緒的內在世界。每一分鈡你都可以选择你自己要的世界。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赔了笑脸丢了尊严;不合适的鞋就别去硬塞了,磨了自己的脚还落下血泡。发信息,人家不回,就不要再发了。。。。。。想理你的人在忙也会回一下。主动,是因为在乎,不联系,是因为觉得自己多余。后来有了厌倦、习惯、背弃、冷漠、绝望和冷笑有些人不必说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以后,只有两种人好,一种是对我好的人,一种是懂得我好的人,在这短暂的生命,一个人的温暖是有限的,一点都不能浪费。谁都希望一段感情会有结果,谁都不希望美好的爱情最后是一场痛,但是如果一开始

  • 想你,是一种流泪的幸福!

    生命中有你,那是一种幸福;回忆中有你,那是一种忧伤;失落中有你,那是一种陪伴,一生中有你,那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们心与心连在一起,再苦也是一种快乐,再多的物质,金钱买不来真心相伴,心在一起,再冷的天也会温暖,亲爱的,我想你了!那天你用柔情将我点燃,说过今世与我为伴,好喜欢你说我笨蛋,好喜欢你为我唱的歌,你说过聚散离合随遇而安,无悔今生,想我了,就请你把我点燃,让幸福的泪缠绕在你的指尖。我一直相信缘分,可你我的缘份终将散落在滚滚红尘之中,缘来是你,我惜;缘尽你去,我放。曾经在梦境中鲜活的爱情,此时此

  • 访谈: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心力衰竭”

    编者按:时至今日,盛极一时的中国“当代艺术”运动已经进行了近三十年了,无论是作为一种艺术潮流或艺术运动,中国“当代艺术”都有可圈可点之处,然而遗憾的是关于这一影响中国画坛三十年,必将载入艺术史的艺术潮流,除个别学者有一些各自片面的评介之外,由“当代艺术”主要参与者撰写的著作依然稀少。为弥补这个遗憾,遂由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和英盟当代艺术馆共同发起《反思絮语——关于中国当代艺术》这个出版项目,特别邀请评论家、艺术家来评述中国的“当代艺术”,冀为后人留下一份珍贵的史料,也让同时代人对此有所了解和思考。

  • 哲思:静穆的忧伤——现代艺术中的美

    经常听人们谈论说,现代艺术已经不再关心美的问题了。说这种话的人,有不少也是艺术家。还有的美学家认为,美学以往只谈美的问题,而忽视了丑的问题,所以有必要建立一门“丑学”,用来解读现代艺术。这些说法听起来似乎有理,但其实似是而非,因为他们都没有搞清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什么是美?一、什么是美?美的本质问题是一个自从古希腊以来无数哲学家和美学家都在议论纷纷而莫衷一是的问题。雅典最有智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曾经和希庇阿斯讨论什么是美的问题,希庇阿斯说,这还不知道?美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姐。苏格拉底问,那还有其他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