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步步惊情:花心王爷你好坏在线阅读

2017/11/16 10:37:56 来源:网络 [ ]
小说:步步惊情:花心王爷你好坏
第3章 不配

“咔咔咔”,只三两下,她身上的早就衣不蔽体的红嫁衣就彻底的被扯了开去,只露出了她内里的那一身红艳的绣着一对鸳鸯的抹胸,还有那一条同色系的亵裤。原文http://www.qi-wen.com/

男人的脸缓缓向她俯来,薄唇直指她的红润,渐渐放大的容颜散发着一股子欲的气息。

阿若知道,她逃不过他了,因为,除了说话,她动不了。

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睛望着他渐渐放大的脸,她没有逃避,虽然在初中的时候就读过生理课,就知道她现在所要经历的不过是一道由女孩蜕变为女子的所必须的程序,可她一直的梦想就是要把她唯一的一次留给那个她深爱的人。

虽然,她一直没有遇到,可她确信,她现在绝对没有爱上眼前的这个男人,甚至,很恨他,因为他对她的暴力,还有他对她的不可理喻。

她绝对没有得罪过这个男人,可她却倒楣的穿到了这个新娘子的身上,所以,她就只能代替那个女子承受这个男人即将要给予她的一切吗?

她以为他的唇就要落在她的唇上了,她的心一慌,说出去连她自己都不信,二十岁的她居然连初吻都还没有过。

可男子却一撇唇角,不屑的说道:“你不配让我吻你,你只配做我的玩物,直到我玩腻了你为止。”

她还想说她不是云惜若,可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的咽了回去,既便说了,他也不信,让她不由得对自己这张陌生的脸好奇了,到了此刻,她甚至还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长成什么样子的。版权http://www.qi-wen.com/

“嘶啦”,一声撕扯,她身上那唯一的一条遮蔽物已经彻底的散在了她的身侧,她惊恐的望着他,这一回,她真的泪落了……

她怕,怕那绝对会有的痛,更怕他无情的占有她的身体,她是那么的无辜,可轿里轿外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帮她,只能任由她成了眼前这个男子的玩物。

羞辱的感觉让她抿紧了双唇,伴着身下刺痛袭来时,还有她唇角悄悄绽起的血色梅花,那般妖娆那般美丽。

阿若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她甚至想到了死。

可是,真死了,便是遂了这男人的意。

不要,她不死,她要让他后悔,后悔他如此这般对待了她,她不是云惜若,她只是阿若。

一股酥麻的感觉袭来,也消解了她身体里那几欲痛彻心扉般的疼痛,一种玄妙的气息拂来,男子身上那股子冷冽伴着欲的气息让她迷乱无措。

可只有一瞬间,她就清醒了过来,他是她的恶魔,是她的撒旦,她恨他,她不该迷失在他制造给她的迷乱中。阅读qi-wen.com

差点就轻溢出口的呻吟就这般被她压在了心底,眸中的泪在无声的流淌,咸咸的滚落到唇角时,与那血意混合着送到她鼻端一股腥咸的味道,惹她晕眩。

这一回,不是恐高症,而是他,让她在轿子里在这一天又一次的昏了过去。

第4章 逃跑

那一首SHE的我不想长大,此刻却换成了另外一句歌词:我不想醒来。

我不想醒来。

我不想醒来。

我不想醒来。

可她早已醒了,醒在颠簸的不知是马车还是轿子里的地方。原文qi-wen.com

空气里那抹让她恐慌的欲的气息似乎没有了。

他不在了吗?

她试着动了动身体,可全身都如散了架般的痛,让她只得乖乖的躺在那里。

身上,是一条柔软的被子,轻柔覆在身上时,让她慢慢的有了些许的安然,手指轻轻的抓起被头想要把自己更深的藏在被子里时,她才发现她的穴道已经解了,可身上,还是光裸无一物。

惶恐中她终于知道了这是马车而不是轿子,而刚刚似乎是一个上坡。

此刻,车子正迅速的向一个下坡冲去,那速度飞快的让她不自觉的扬起了一条白嫩的藕臂想要抓住一个把手之类的东西来保持平衡,手指便在这一刻触到了一具身体,让她悚然而惊,是他吗?

一双眸子就在这恐慌中睁了开来,她果然看到了那个撒旦,那个夺了她处~子之身的男子,手臂如触了电般的早已收回,此时,除了她的一张小脸,她全部身体都藏在了被子下。

男子似乎睡得很沉,所以并没有被她刚刚的那一触而惊醒。

阿若缓缓吐了一口气,她打量着周遭,这辆宽大的马车里只有一个卧榻,而他竟然好心的让给了她而坐靠在一旁的矮椅上,听着车轱辘飞动的声音,她真的很想挑起那一侧的窗帘,想要看看外面到底是哪里,会不会遇到好心的侠士救走她呢,可伸伸手,她终于还是不敢有任何动作。网站http://www.qi-wen.com/

她没有穿衣服,这是她的致命弱点。

如果穿了,她是不是就可以趁着他睡着的这个时候开溜呢?

她可不想陪着这个暴虐的男子一辈子,即使是他要了她的第一次,她也不打算从一而终,她要逃。

眸眼再次四处搜寻,想要寻得一件现在在她眼里最值钱的可以遮蔽她身体的衣物或者布匹,可看了等于没看,这马车上根本就没有属于她的衣物,连他的也没有。

审视着身上的被子,或者,这就是她此刻唯一的选择了。

不管了,她要逃开他。

阿若尽可能的不发出任何声响的拥紧了被子,然后一点点的向着卧榻的边上移去,她生怕吵醒了他,因为吵醒他的后果就是有可能再一次的被他……

脸红心跳的回想着那一切,她就只想逃。

他还没醒,真好。原文qi-wen.com

阿若继续行动。

她拥着被子滚落下马车应该不会发出声响吧,绝对不会,这被子很厚也很柔软。

光着的脚丫已移到了马车的帘子前,阿若裹紧了被子,她甚至不敢回头,生怕一回头的功夫那个撒旦就醒了过来,然后用他那双邪魅的眼睛盯着她再把她抓回去。

不,她不要!

被子撞开了帘子,帘子外是马车夫正在专注的赶着马车,阿若在庆幸,因为她并没有看到先前那些守在轿子外的黑衣人。

闭上眼睛,她纵身一跃,身子落地时,她如球一样的全身都抱成了团再向山坡下滚去,一边滚一边在心里呐喊着就要自由了的时候——

突然间,她撞到了好象木桩子一样的硬物,抬首望去时,男子揶揄的笑正漾在唇角,“云惜若,我发现你好象变得聪明了。”

第5章 阿尘

阿若狼狈的抓紧了被头,她明明看到他睡着了的,可此刻,他就站在她的面前,让她无法遁形,也让她的第一次逃跑以失败告终。

她仰首,眸中一片迷惑,“你究竟是谁?”

可问了,阿若随即就发觉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就算他告诉了她他的名姓,她还是一样的不知道她是谁。

对于这个世界,所有的所有都陌生的让她根本无法介入,微垂臻首,她知道等待她的再一次磨难即将上演。

男子却如拎小鸡一样的拎起了她,让她拥在身上的被子差一点就散落了下去,手忙脚乱中,他打横抱起她,一张脸再一次的拉近时,他灼热的气息逼近她,“云惜若,你真的不记得我是谁了吗?”

她摇头,她连她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又怎么会记得他呢。

他忽的贴近了她的耳朵,“叫我阿尘。”

“阿尘。”她不自觉的轻声道出,她在回味着这个名字是不是与她曾经的生命有关联。

他邪邪一笑,“再叫。”

她猛然发现她上了他的当了,“混蛋,我没叫你。”

“可我听得清楚你是在我叫阿尘。”

“我没叫你。”她抵死也不承认,凭什么如此暧昧的叫一个让自己恨之入骨的臭男人呢,不叫,她坚决不叫。

“呵,好,你可以不叫,可是我要拿下你身上的被子。”他说着,先是吹了一声口哨,只一声,他们周遭就神奇般的一下子涌出了她先前见过的那十几个黑衣人,而与此同时,他的大手已经在轻轻的扯动着她身上的被子了。

“啊……”她惊慌失措,她怎么可以让那么多的陌生的男人看她被子下的身体呢,天,他真是个比撒旦还撒旦的怪物,小手就在这一刻狠命的捶向他的胸膛,“不许动不许动。”

可他的手还是不遗余力的动作着,转眼间,她的裸肩便显露了出来,“叫阿尘。”

她身子一个抖颤,只得闭上眼睛不情不愿的叫道:“阿……尘……”那尾音竟拉得老长老长。

“呃,叫得这么不甘愿,不行,重来。”他说着,手指又向那已滑落至她肩头的被子扯去。

阿若只得在心里酝酿再酝酿,这才低声道:“阿尘。”这一声轻柔的低唤连她听了都觉得牙疼,可为了不被那十几个人看到她的身体她只好勉为其难的叫了。

阿尘的大手却没有松开那被子,而是随手向上一拉,“暂时饶过你了。”

吓,什么叫暂时?难道还有后续?

不过,她这问题只敢在心里问自己,却绝对不敢问出去。

她逃不开他了,索性便任由他抱着她,他果然迈开了步子,可那方向却绝对不是马车的方向,“喂,你要带我去哪里?”她这个样子去哪里也不合适吧。

“沐浴。”

文诌诌的两个字,阿若却乱了心神,那不就是洗澡吗,哇呜,他们这是在山上呢,哪里能洗澡,可正在她迷糊之际,他已抱着她飞掠出了数步,耳边,就在这时神奇的传来了淙淙的流水声,撩动的她的心弦崩得紧紧紧紧的……

第6章 陪我沐浴

“不要。”她不要沐浴,至少不要在他面前。

“不可以。”他冰冷的声音就在她的耳边,让她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红唇有些痛,那是在轿子里她咬破的,阿若皱皱眉头,她真的一点也不甘愿,小脸向一旁歪去,她定定的看着他的那条手臂,眼睛里闪过一抹慧黠。

然后,就在不经意间,她的两排牙齿已狠狠的隔着他的衣衫就咬了下去,重重的连她自己都感觉到了牙齿的痛,她太用力了。

没有反应,确切的说是男子没有任何的反应,也让她就那般傻傻的咬了他足足有十秒钟,最后,她无聊的松开了牙齿,抬头看他时,他还是抱着她向前飞纵而行,耳边是呼呼的风声,而那水声也越来越近了。

她奇怪的望着他,“喂,你不疼吗?”

“叫我阿尘。”他淡淡的,看不出他的脸上有任何温度。

“你那么讨厌我,干吗还让我叫得那么亲热。”她无所谓的说道,她又不是这古代的人,她才不会文诌诌的,那多累。

他一怔,随即冷冷一笑,“你以前不是都这么叫我的吗,怎么,现在连阿尘也不屑叫了?”

“我以前就这么叫你的?”她反问,她什么也不知道,不是不记是,是压根就不知道。

“是。”他惜字如金,语气里有明显的不耐烦。

换她转移话题了,她啥也不知道,却还是好奇的问他:“我咬你,你不疼吗?”

“闭嘴。”他一声厉喝,让阿若吐吐舌,再也敢多说一个字了。

可是水声,就在身前,她抬眼望去的时候,她看到了美丽的瀑布。

那瀑布一下子就吸引了阿若所有的目光,壮观,美丽。

那从几百米的高度奔泻下来的水就宛如一层纱般的飘在半空中,那般迷人,漂亮的让她移也移不开视线,从前最喜欢旅游的她身子一蹭,就势就要从他的怀里跳下来,她喜欢这瀑布。

他果然松开了,任她的身子滑落,她惊喜的望着眼前的瀑布和深潭的时候,身上的那条被子也在迅速的滑落,“啊……”一声低叫,她手忙脚乱的抓起被子再次的裹紧了自己的身体。

“喂,谁让你放我下来的,放我下来也不告诉我一声。”

他冷冷的就象看着一个怪物一样,然后一字一顿的说道:“是你自己非要下去的。”

脸红,刹那间就红了一大片,他说的好象是对的,好象真的是她自己要下来的。

“不过,你不穿的样子更好看。”

吓,他比色狼还色狼,这可是大白天,不穿衣服在这山野中,此时,若是有人在这附近,那她岂不是被人看光光了。

想到这里,阿若就再也无心眼前的美景了,只四处看去,生怕刚刚有人看到了那个被子滑落到胸前的她,那她,可就糗大了。

象是猜到了她的局促和恐慌,他揶揄道:“到现在才想起来是不是太晚了些。”

阿若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在他面前,她根本无所遁形,那看着她的两只眼睛透着两抹邪肆,再配上他那张如篆如刻的俊美容颜,她望着他,一时间竟忘记了那轿子里他对她所做过的一切,或者,他只是不喜欢那个云惜若,他不是对所有的人都那般凶吧。

“女人,陪我沐浴。”就在她想七想八的时候,他兴味的低声说道,他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云惜若的怪与变化,才三年不见,她就连性情也变了吗……

第7章 脏

“喂,我们回去你府上,关起门来沐浴好不好。”她有点祈求的望着他,在这样的地方,会让她真的真的很难堪。

可他冰冷的眼神立刻就回了过来,“你受得了你身上的脏吗?”

她很脏吗?她低头嗅嗅自己的身子,好象真的有点脏,在敦煌被大太阳晒了那么久,然后又被他……

“呜呜,都是你这个色狼害的。”她一出口就骂了出来,他就是一个大色狼。

“色狼?”他挑眉,对这个词汇不置可否,“随便你,从前的你连身上有一点灰尘都受不了,却不想现在……”

“那是我的事,我自己都不嫌脏呢,关你什么事,你要洗就自己洗,别把我扯进去。”不想理他,她继续看风景,这山上,真美。

她拥着被子就那般大刺刺的坐在了草地上,直接就忽略了他的存在,却在下一秒钟,她立刻就被一条手臂给捞了过去,身上的被子被一股力道一送,转眼间就落了地,随之而来的是她的身体随着他的,扑通就跳入了那深潭中。

清澈的水就在眼前,阿若忘记了挣扎,她怔住了。

她看到了水中的那张属于自己的新面孔,瓜子脸,细细的眉,小巧的鼻子,红润的唇,严格来说,分看下去每一处都不是绝对的完美,然而当五官整体配合在一起的时候,她突然想到了一个词汇:惊艳。

想不到云惜若还真是个美人胚子,她静静望着,一时竟失了神。

水声却在这时响起,一道身子一移,立刻就敛去了水中的那张属于她的容颜。

阿若抬首,无畏的望着他,“喂,你走开。”她还没看仔细呢,只粗略看了一下而已,她要记住现在的自己是长成什么模样的。

“你以为你自己很好看吗?”他忽地从水中彻底的站了起来,飞起的水珠四溅而去,落在她的脸上时滴滴滑落。

“啊……”她惊叫的捂起了眼睛,她看到了不该看到的,就那个东西让她……让她失去了第一次。

大手却一带她的身子,让她随着他一起倒下的时候,他的脸缓缓落下,就在那水中,他突然间夹紧了她的身体,而那某一处也在迅速的长大,就在她惊恐万分的时候,他第二次的让她尝到了痛的味道。

不是很痛,却绝对有痛感,那是因为他强行进~入的后果,她静静的望着他,淡然道:“如果你喜欢,随你。”任凭身子在他的掌握中飘浮在水中,她如木偶般的一动也不动。

他却抱着她,两人的身体契合的连系在一起,她羞的满脸酡红,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了。

他却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手指轻轻的撩起了水,再一点一点的清洗着她身体的每一处,一边洗一边冷声说道:“我不喜欢脏女人。”

“可我不喜欢你。”她劈头回过去,一双眼睛愤怒的望着他,恨不得要杀了他一样。

“或者,你喜欢这山。”他忽的松开了她的身体,任凭她一下子落在了水中,一时没反应过来的阿若竟然就这般连呛了几口水。

小脸惊魂未定时,她发现龙子尘已穿好了一身衣衫,飞快向远处而去。

“喂……”她大叫,她慌了,他是什么意思?她喜欢这山中是没错了,但他就要这样把她一个人丢在这潭水里吗?

虽然喜欢,可是这会,阿若真的慌了。

因为,他走的时候,连带的还拿走了那条被子。

步步惊情:花心王爷你好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步步惊情 或 花心王爷你好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热门小说《聂少,我爱不起》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聂少,我爱不起》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聂少,我爱不起第十七章不是你的孩子聂君邪很忙,苏晴脱离生命危险之后他就赶回公司处理公务了,马不停蹄的忙碌了整整三天,等他想要去医院看看那个命大的女人的时候却接到了聂家的紧急召唤。聂君邪是聂家这一辈当之无愧的继承人,但他上面还有一个权力顶天的父亲,混的黑道,父亲让他回去,他没法反抗。等他全部忙完之后,才发现时间已经不知不觉过去了三个月。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苏晴已经消失了。时间是他离开这个城市的一个月后。苏晴就像是一个从没出现过的影子,从这

  • 热门小说《亿万星辰说爱你》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亿万星辰说爱你》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亿万星辰说爱你第十七章怀孕易烨泽那灼热的呼声扑在我的脸上,我静静地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越看越觉得他好看,越有魅力。蓦地,我的脑子突然闪过欧阳琪在酒会上说过的话,如果她说的话是真的,易烨泽将来要娶的人会是欧阳琪吗?一想到这事,我脸一紧,有点心事重重地将脸别了过来,神情落寞地看着车窗外。“怎么了?”易烨泽低声问着。我摇了摇头,“没事,送我回去吧!”“肯定有事。”易烨泽那双大手将我的小脸摁回他的视线内,盯着我,郑重地问道:“不要对我隐瞒,

  • 热门小说《如果爱请不要放手》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如果爱请不要放手》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如果爱请不要放手第17章血债,就该用血来还白瑾昊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两下,他想起白茜茜流产后,大哭大闹的要求白家给医院施加压力,要让医院开除秦欢,秦欢跪在地上求她,说她没有害死白茜茜的孩子,求他相信她,她嫁入白家也没有任何的目的,只是想爱他……他当时是怎么说的?“爱?秦欢,就凭你这种卑鄙恶毒,连我妹妹的腹中胎儿都能残忍杀死的贱妇,你也配说爱?”“秦欢!别说我根本就不相信你的爱,就算你真的对我有了爱,我也会嫌恶心!”所以,她说的都是真的啊,

  • 热门小说《豪门独宠,总裁的二手暖妻》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豪门独宠,总裁的二手暖妻》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豪门独宠,总裁的二手暖妻第17章送到家门口“我现在一点被安慰的感觉都没有,反倒感觉被雪上加霜了。”沈初见只好站着一动不动,任由陆非白得动作。抵在她肩上的陆非白听见她这话不由得闷声笑着松开了她。沈初见赶紧走过去打开了柜子门,便看见一柜子的都是男装,只在角落里挂了一件女装。她突然就意识到,刚刚走出去的时候,好像没看到有其他客房,而这一间,似乎就是唯一的卧室。陆非白靠在墙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站在衣柜前发愣。沈初见干脆当作没注意到

  • 热门小说《行走的强者》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行走的强者》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行走的强者第17章放屁不带响却不想现在段飞竟然当着两个老人的面很认真的提出了这个问题。这让云诗彤明显愣住了。“离婚,难道是因为他的身体不行,所以不想连累自己。”云诗彤的脑袋里一团乱麻,段飞刚刚的话始终在耳边回荡,以前对段飞的那些不满竟然消散了大部分,想起这一年多来自己对段飞的态度,竟然觉得这个男人其实也并不是那么可恶,反而有些可怜……段飞当然不知道身边的大美女脑袋里想什么,更不知道自己随口一句话竟然改变了一年来自己的无良形象。他也是被逼无奈

  • 热门小说《10002》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10002》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10002第18章处朋友?下午四点,萧晨来到总裁办公室。“苏总,找我什么事?”“萧晨,我等会儿还要去实验室,你先去接小萌回家……”苏晴正在埋头写东西,听到萧晨的声音,抬头说道。“哦,那你呢?”“等我忙完了,我让别的司机送我回去就行了。”萧晨看着苏晴略显疲惫的脸庞,心中涌现几分疼惜:“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等我晚点再来接你吧。”“不用了,让小萌自己在家,我有点不放心。”萧晨愣了愣,随即恍然,看来威胁信以及窃听器的事情,已经让这个女人没多少安全

  • 热门小说《怪谈异质论》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怪谈异质论》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怪谈异质论第17章第十七章人骨钗转眼间,在店铺里工作两个月了,期间也学习了很多简单法器的制作。我对于法器的理解,又更进一步。不过距离师傅师娘尚有很长的距离,我现在也只是理论上勉强及格而已,要想学到真功夫,还是得真刀实枪的去实践!所以我抓住每一次可以和师娘出去处理灵异事件的机会,非但能锻炼自己,没有了师傅的照看,师娘对我似乎更加‘肆无忌惮’,我喜欢那种被撩的感觉。但这几次出任务,每次很简单,基本上把法器找个地方一摆,事情就解决了,让我很失

  • 热门小说《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17章调戏待到走过了马路对面,素锦眼见得秦煬和他的美女已经消失了,就冷着脸把陆泽楷推开:“多谢陆先生帮我解围。”陆泽楷漂亮的眸子狐狸一样眯了起来,他居高临下看着她,痞痞说道:“呦,温小姐怎么一转脸就变的这样冷淡?刚才可是还死死抱住我的手臂不丢呢。”“你究竟想怎样?”素锦狠狠瞪他一眼,对于这种两面三刀翻脸不认帐的男人,她根本连看都不想看一眼。“没怎样,只是这么长时间不见温小姐,着实有点想念了。”他依旧是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