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乡村的诱惑在线阅读

2017/11/16 0:09:35 来源:网络 [ ]

书名:乡村的诱惑

004

“赵姐,估计你到现在还没找出病因来吧?人命重要啊,这时候还是别逞能了。推荐qi-wen.com你要是能治好,村长也就不找我来了!”

“切!你不就是个小神棍么!说的好像你知道她的病因一样!”被苏羽反过来鄙视了下她的医术,赵雯不服气的挺着那对大胸脯说道。

“那我要是真的知道她的病因,并且能把她治好的话,赵姐你是不是能让我摸一下你那对球球呢?”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赵雯胸前像个小山一样的胸脯,苏羽邪笑着说道。

“哼!你个小混蛋!你要是能把她治好,我不介意用这对球球夹死你!”被苏羽看的脸颊有些发红,赵雯又气又羞地说道。

“嘿嘿,也成也成!用那对球球夹在脸上,应该是挺舒服的!”

“你!”

说着,不理会气的有些无语的赵雯,苏羽一屁股坐在了床沿边,伸出手放在周颖的手腕上,开始把脉。

看着周颖那秀美而安静的面容,苏羽微微一笑,心说,“这女娃真是漂亮啊,连睡觉都这么漂亮!要是能亲上一口,一定很爽!”

“哎,不过这么漂亮的城里女孩,气质这么好,咱这样的小农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没啥机会的……”

一会儿后,苏羽缓缓的站起身来,笑容满面的对着赵雯说道:“赵姐,看来今天晚上,你得陪我了。放心,我会洗个澡的!”

这赤裸裸的调戏,让赵雯咋能受得了,当即就是要发火,但村长的推门而入,她也只好将火气强压下去了。

“怎么样,周老师病的重不重?”赵二黑焦急地问道。奇闻网

“重倒是不重,不过一般医生是治不了的,因为她中邪了。”苏羽淡然地说道。

当然,周颖老师晕倒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她本身就有着严重的痛经,苏羽没说而已。

“啥?中邪了?这咋可能啊,咱小溪村山清水秀的!”老村长显得十分吃惊。

“呵呵,咱村东头,可是有一大片坟地。具体是不是,周老师醒了就知道了。”

微微一笑,苏羽直接从怀中取出一套老爷子留下的银针,毫不客气的用赵雯医疗箱中的酒精消了消毒,淡定的向着周颖身上的几处穴位扎去。推荐http://www.qi-wen.com/

同时嘴里,还轻轻的念叨着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词儿。

看着苏羽的举动,村长是期待,而城里来的赵雯大夫,则是有些鄙视。

“哼……装神弄鬼!”

但接下来的事儿,却是让赵雯有些哑口无言了。

苏羽扎针刚一结束,周颖噌的一下就坐了起来,拍着胸口说道:“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周老师,你终于醒了,可把俺担心坏了!还好没出啥事儿,要不俺可怎么交代啊!”村长兴奋又后怕的说道。

“那个,周老师,你知道你是怎么晕倒的吗?”看着醒来的周颖,赵雯还是有些不甘心地问道。

周颖有些惊魂未定的说道:“太吓人了!早上我闲着没事去村东头散步,经过一片坟地的时候,忽然那个坟地里闪着几道蓝光,吓死人了!”

其实周颖是看到鬼火了,然后就使劲的往学校跑,但半道上大概是运动过度导致她的痛经发作,外加受惊过度,直接晕倒在了学校的院子里。

还好经过的村民看到了,找来了村长和大夫,这才将她抬进了宿舍里。小说:乡村的诱惑在线阅读

鬼火这种东西,其实是坟地里经常能见到的东西,就是骨头里的的磷产生自燃的一种现象,苏羽在高中的化学课里学过。

但一般的庄户人家,谁能知道这些化学原理呢,所以就都将这种自然现象归结成鬼神一类的邪乎的东西了。

即便是苏羽和他们解释,也是解释不通的,所以他干脆就是笑而不语了。

安慰了一会儿周颖,苏羽缓缓起身,微笑着准备像门外走,却是被周颖又给叫了回来。

“那个……谢谢你……我的病,完全好了吗?”周颖面带微笑,但依旧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咦?有戏!”心里一阵小激动,苏羽两眼珠子滴溜一转,缓缓地转过身,不忘闻一下周颖身上的体香,而后面上故作凝重地说道:“暂时醒过来了而已。但如果没有后续治疗的话,可能会有些并发症,后遗症之类的……”

“啊?!后遗症……?会是什么?”周颖有些惊慌害怕的问道。说明http://www.qi-wen.com/

“嗯……倒也不会太严重,就是可能会加剧痛经,月经不调,进而可能会有不孕不育,大小便失禁之类的情况吧。”

苏羽说的声音不大,加上原本村长和赵雯大夫也在那里自顾自的聊天着,所以这些话只有周颖听清楚了,其余两人并没有听的太清楚。

“啊?不是吧……”周颖心头一惊,但大小便失禁月经不调痛经什么的对于女孩子来说太过隐私与羞涩,所以她只好小声地问道:“那……该怎么办啊……你有办法么?”

“嗯……办法是有的,不过,就看周老师愿不愿意配合了。”苏羽云淡风轻的说道。

话音未落,周颖立刻焦急地说道:“配合!一定配合!不管出多少钱,你都得帮我治好这个病!”

强忍着坏笑,苏羽故作高深。

一副老神医的模样简直和他爷爷苏老头如出一辙,淡然地说道:“不是钱的事儿,我需要检查一下你的身体,确定一下病症的严重程度,才能确定治疗方案与用药剂量。”

“检查身体……要怎么检查……?”周颖有些猜不准,面带疑惑的问道。网站qi-wen.com

“嗯,就是全面检查。”

听到苏羽的话,村长面上带着一丝古怪的笑意,对着赵雯说道:“赵大夫,咱们先出去吧。”

苏羽的话赵雯也听到了,对于中邪这种玄乎的事儿,她虽然不信,但也不了解,所以此刻也没什么可说。

只能鄙视苏羽一眼,然后收起医药箱缓缓地往出走。

就在她就要出门的时候,苏羽突然悠悠地来了一句:“赵姐,你好像是痛经,经期紊乱加乳腺增生,有转为乳腺癌的危险,要不要我帮你开几幅中药,保证药到病除的!”

“滚!你才痛经月经不调!你全家都乳腺增生!”突然被苏羽道破自己的秘密,赵雯顿时怒喝道。

不过也只有她自己知道,苏羽说的这些,其实没一句是假的。但为了女人的面子,她还是得没有分度的怒吼,然后砰地一声关上门。

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苏羽微笑着转过身来,看向周颖,淡淡地说道:“周老师,现在,就让我来为你做个全面检查吧。”

“那个……要检查哪里……我该怎么做……”看着那虽然破烂透风,但却被他用床单遮掩了的房门关上,周颖有些忐忑的问道。

“病在哪儿,就检查哪儿,而且不能隔着衣服。月经不调,痛经的话……你知道的。”苏羽尽可能保持着那份神医的气质,淡淡地说道。

“啊?真的要检查那里么……不脱行不行……?”毕竟自己还是个黄花大闺女,突然就要被一个男人看到自己最隐秘的地方,那个大多数女人尽全力守护的地方,周颖顿时羞涩不已。

“这个,不脱的话,也行。只是我可能就没有办法帮你治疗了,毕竟病根找不到,治标不治本。”

作为一个女人,周颖已经深刻的体会到了严重的痛经到底有多么恐怖,那真的是疼起来要人命的!

如果按照苏羽所说,不治疗的话,会更加严重,她真的无法去想象那到底有多么的疼。

况且,她是个喜欢孩子的人,以后肯定会结婚,也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如果不孕不育的话,那无疑也是十分让人难受的。

而最重要的是,这后遗症里,居然有大小便失禁,这让周颖一个青春靓丽的姑娘,如何能受得了啊!

加上她又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根本就不会想到苏羽的那些小心思,小花招。所以,在纠结了很久之后,周颖终于决定了……

紧咬着牙,周颖羞红着脸,将头深深的埋在胸口,缓缓的解开了牛仔裤的扣子,然后缓缓地将拉链拉了下去……

片刻之后,苏羽原本带着淡淡笑意的脸,直接变成了惊讶与呆滞,就像是被一幕绝美的风景所惊呆了一样。

的确,此刻的苏羽完全是被惊呆了!

那平滑的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上,犹如精致的梅花的肚脐好似镶嵌在上面一样,浑然天成。

芳香的谷地中,一抹犹如婴儿肌肤的粉嫩散发着青春的纯洁的气息……

005

使得苏羽不由得呼吸加重,即便是他再镇定,此刻都有些呆滞了,不由得伸出手去,轻轻地拨弄着,查看着,但却没有丝毫亵渎之意。

秀儿的那片泥泞,他方才看过,但是与这片芳香的粉嫩比较,那真的是相差很远了!

“那个……检查好了吗……”被苏羽的触碰撩拨的身体有如过电般颤抖,周颖全身红的跟个苹果似的,羞涩难当的小声说道。

“呃……嗯!检查好了!”被周颖的声音从呆滞惊叹中叫醒,苏羽迅速收回手,有些尴尬的说,“我这就给你开药方,你去抓几幅中药吃一段时间,再配合针灸,应该就能痊愈了。”

说着,苏羽迅速走向周颖的办公桌,拿起纸笔,龙飞凤舞的开始写下药方。

而周颖则是迅速起身,将衣服重新整理好,有些尴尬的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苏羽专注的书写药方。

周颖忽然觉得,原来认真的男人,真的是好帅!

虽然他只是个小农民,但在做事时的那份专注,却是让人看着十分的舒服,尤其是周颖这个对工作认真,对生活热爱的女孩。

这也让她渐渐地忘记了方才的尴尬与羞涩,不由得对苏羽这个普通的农家男孩有了一些好感,“医者无性别,他真的是这样的人……”

当然,是不是,只有苏羽自己知道。

“好了,药方开好了!”龙飞凤舞的写了好一阵子,苏羽将那墨迹未干的随手交给了周颖。

还别说,苏羽不愧是小溪村里唯一的一个高中生,这一笔字写的还真是龙飞凤舞,龙精虎猛的。看起来是既潇洒又不失霸气,若是不看身份的话,恐怕大多数人都会把这字迹当成是大领导大官儿的字呢!

看着那潇洒霸气的文字,周颖笑着说道:“真没看出来,你的字写的还挺漂亮的嘛!”

“随便瞎写而已。对了,你按照个药方去抓药,连续服用个半个月,基本上就能痊愈了。”

虽然还挺想和周颖多待上一会儿的,但苏羽尴尬的发现,平时嘴皮子比说书的还顺溜的他,在这个漂亮的女孩面前,居然有些结巴,像是脑子短路了一样,根本不知道要说啥。

这在他身上可是从来没出现过的。想这村里,但凡是小姑娘小媳妇,哪个没被他嘴上调戏过?

但偏偏就是这个城里来的漂亮姑娘,让苏羽抓瞎了。想着刚刚留下的第一印象还不算太差,外加那药方见效之后,一定还会有其他的接触机会的,苏羽赶紧找了个借口开溜了。

不开溜不行啊!虽然苏羽十分想和周颖多待会儿,但这会儿脑子里不知咋回事,全是浆糊!

生怕万一要是说错话了,让人姑娘反感了,那可就前功尽弃了。所以还是回去好好的拾掇拾掇思绪,想想以后该咋和人家姑娘接触。

毕竟苏羽的志向十分‘远大’,是要去城里把妹的,所以和这个城里姑娘接触接触,肯定是没啥坏处的。

一溜烟的离开了小学,苏羽慢慢的走在田间小路上,有些纳闷的自言自语着,“这是咋回事儿?娘的,为啥和这个周老师在一起的时候,老子感觉连话都说不顺溜了呢?”

坐在田边的树荫下,看着四面的青山和碧绿的水稻,将脚丫子泡在小渠沟里一边纳凉,苏羽一边寻思着这事儿。

但想了好半天也没想明白,苏羽干脆就不去想了,转而怀念其那副绝美的景色了。

“奶奶的,那就是黄花大闺女啊,粉粉的,嫩嫩的,和花儿一样,太漂亮了!秀儿姐的虽然也够漂亮,够粉嫩,但还是没法比啊……”

也不知怎地,就算是回想起来感觉就在眼前,苏羽也没有啥邪念,感觉就像是看见仙女儿一样,生不起那坏心眼来。

但秀儿,那可就不一样了,只要一想到那片泥泞的谷地,苏羽脑海中就忍不住的幻想着,将自己的苏大龙挺进……

只是他毕竟还是个处男,男女之事的欢愉和感觉,他无论如何也是幻想不出来的。这让苏羽不由得郁闷了,心中咒骂着坏他好事儿的李桂花八辈祖宗。

“奶奶的,迟早有一天,老子非将秀儿姐给睡了!”

咒骂了好一阵子,苏羽这才心情大好,拍拍屁股上的土,站起身来大步向着村尾,自己的那几间破红砖瓦房走去。

虽说村里条件好一点的人家都是盖上了红砖大瓦房,但他现在所住的这个,还是当年他那个没见过面的死鬼老子结婚的时候,苏老头花了好多钱,请瓦工来给盖的三面红的房子。

006

三面红,那在九十年代,可是只有有钱人家才盖的起的房子!可谁知道,他那死鬼老子,还没住上一年,就嗝儿屁着凉,从山上掉下去直接死翘翘了。

至于他娘,听村里人说,那也算是个标致的大美人,可是在他爹刚死了没多久,就扔下才两三个月的他离开了这个地方,至今也没有任何音讯。

不过苏羽对她也没有一点念想,反正也没见过,家里也没有一张照片,就跟从来都没有过一样。

在他心里,只有爷爷一个亲人,所以他才会听话的在小溪村守孝了整整两年。

至于那死鬼老爹,也不是不养他,只是命太差,掉山沟里去了,所以苏羽倒也不怨恨。

逢年过节,还是会上坟头去给他上个香,祭拜一下的。

两年前,苏老头去世后,那几间快有二十个年头的破瓦房,也就成了苏羽一个人的家。

说实话,那实在是没个家的样子了,破的连村里五保户的烂土房子都不如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房子虽然很破烂,但有门有窗的,至少是个属于自己的窝不是?

如此方便,苏羽自然是一直想着,怎么能带个女人回来,在屋子里大战她十个回合!

只不过那啥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小混球!你在家吗?”正当苏羽看检查着屋里的土炕是否能受得了折腾时,一道清脆中带着些成熟的声音忽然在院子外响了起来。

“咦?这娘们,这么快就送上门了?”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今天在小学里被苏羽气得够呛的村卫生所唯一的那个女大夫,胸大腰细的赵雯。

“嘿!敢损老子,看老子怎么把你睡了!”

一听这像是刻意压低的声音,苏羽两眼珠子滴溜着,心头鬼点子乱窜,“哦,在呢!进来吧!”

小溪村是一个普通的小山村,四面环山,唯一出山的路是一条约莫五六十米的山涧,两侧都是高耸的峭壁。

但就是这唯一的一条路,还被一个内陆很罕见的山间湖泊北湖所阻断。

整个北湖占据了小溪村和其他几个村庄所在山谷的三分之二还多,从那条唯一的山涧穿过,联通到外界同样面积的的湖泊当中。

从整体地势格局看来,小溪村所在的山谷,就像是陶渊明老先生所说的世外桃源一样,与外界近乎隔离了起来。

偶尔有来自成立的游客来到这里,总是会忍不住赞叹,“哇!这里好漂亮哦!山清水秀,碧水绕青山,简直是世外桃源!如果能在这里生活一辈子,每天泛舟碧波上,真的是太幸福了!”

每次见到这样的人,小溪村的村民都会在心里牢骚,“他娘的,脑子有病吧!老子在这里住了一辈子了,都没看出来哪儿好!穷乡僻壤,鸟不拉屎的地方,连个车都开不进来!老子早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不同的生活环境,形成了人们不同的思维。生活在城里那钢筋水泥森林里的人们,对于青山绿水总是十分喜爱,恨不得永远住在这种没有喧嚣的地方。

但祖祖辈辈住在这里的村里人,却是都想着到城里去闯荡,去繁华的大都市,住洋楼开洋车,每天灯红酒绿。

而苏羽,就是这样的人。或许是因为在县城里接受过较为高等的教育吧,苏羽一直憧憬着有一天能够走出这个地方。

到城里去施展自己的身手,打造一番属于自己的天下,泡遍城里那些头抬的比马还高的女人,狠狠地羞辱一下当年那个在他刚刚进高中的时候将他羞辱的差点要离校的女人!

不过目前距离给老爷子守孝结束还有一年的时间,所以即便是苏羽想要离开这个地方,也需要再等等。

虽然他是小溪村的霸王,但毕竟是老头子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带大的,这份亲情,他是无法割舍的。所以他必须要尽到作为老头子唯一的后人所要尽的孝道。

苏羽的身世遭遇,整个小溪村的乡亲们都知道,对于没爹没娘的他,平时都挺照顾的。

再加上老头子大老爷们一个,烧火做饭啥的,根本做不来,所以苏羽从小就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对于村里的叔叔婶子,大爷大娘他都是十分尊敬的。

不过作为同龄人里的小霸王,苏羽可是地地道道的土匪头子,上树掏鸟蛋,下河摸大鱼,偷别人地里的玉米地瓜烤着吃,他可是没少做。

至于哪个毛小子如果不听话惹了他,那绝对是一顿拳头胖揍,不打到对方叫爷爷,绝对不停手。偶尔还调戏个邻家小妹妹什么的。

赵雯这样有味道的大美人,刚来小溪村的时候,自然没有免掉被小霸王调戏一番。

007

也或许是因为赵雯的到来,结束了苏老头开了大半辈子的诊所,让苏羽从个小地主一下回到了贫农的生活,心中有些怨恨吧。

所以在赵雯刚来到小溪村的头一天,就被苏羽欺负了个够。

那天,赵雯穿着一身雪白雪白的大裙子,胸前高高隆起,长发飘飘,就跟仙女儿似的。

身上那股香味儿,着实是让整天闻惯了泥土味的小溪村的大老爷们毛头小子们差点没飘了,一个个的都幻想着那大裙子下面到底该是啥样呢。

只有苏羽一个人,当时没有这样的想法。当时只有十七八岁的他,因为心中有怨气,哪儿有心思去关注这个女人有多漂亮,多诱人了,一心只想着怎么去捉弄这个女人,让她没办法在这个村子里待下去。

所以在刚刚下过雨的这一天,他手里拿着一块砖头,躲在村子里最泥泞的小道旁边。

看到赵雯从这条通向新建的卫生所的必经之路经过时,苏羽二话不说,直接一砖头砸在泥坑里,把赵雯那条雪白雪白的大裙子弄的全是泥巴,就连那张仙女儿似的脸上都全是泥巴。

在这之后,苏羽也曾经捉弄了赵雯很多次,但慢慢的,随着爷爷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苏羽也没什么心思去折腾赵雯了。

因为赵雯来村里也就几个月后,老苏头就一口气没上来,冒了青烟。

加上这个女人也着实是给村里办了不少好事儿,平时也挺善良,挺热心的,所以苏羽也就没那个捉弄她的心思了。

不过,随着年龄一天一天长大,苏羽倒是越来越对赵雯那对肉球球感兴趣了,时不时的幻想一下,怎么能把那大的出奇的肉球球揉上两把,尝一下到底是啥滋味儿。

平日里,他总听村里的那些个老不死的嘚嘚,说什么女人的那对馒头有多么多么好吃,恨不得白天晚上不停的吃什么的。

这不,听着赵雯来找他,苏羽马上来了精神,随手把床上的床单铺好,笑呵呵的就走了出去。

“他娘的,今天老子一定要告别雏儿,当一个硬邦邦的男人!”

“哟,赵大夫来了啊,屋里坐吧。”见到门外身穿白大褂,脸上有些难为情的赵雯,苏羽大大咧咧地说道。

原本赵雯是不想进屋的,虽然苏羽才二十岁,但毕竟也是个男人不是?

这要是让村儿里的人知道他和个男人共处一室,说不定得传出啥不好听的话呢。但不进去吧,有些事儿还真不好说。

月经不调,经期紊乱,乳房胀痛什么的可都是女人不愿意说的病,着实不能让别人知道。

所以一番犹豫之后,赵雯也是有奈的无奈,就这么进了苏羽的屋子。

“赵大夫,您大老远的来我家,是不是给我带了啥好吃的来了?”虽然眼睛一直直勾勾的盯着赵雯胸前那对硕大的活儿,心里也是向着揉上两下,但明面上,苏羽还是不能表现的这么直白的,有些事儿,得拐着弯儿的来么。

“滚!你个小兔崽子,满脑子都想啥着呢……”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在加上苏羽那道目光,赵雯硬是想歪了,以为苏羽要吃她的奶,顿时就有些怒了。

天地良心,其实说这句话的时候,苏羽还真没往那上面去想。他是真的饿了,就早上吃了几口馍,整个中午全做田边想事儿了,根本没顾上吃饭。至于那些事儿,都是吃饱了之后再去想的。

“呃……”

“那个……你上午说的那些……你真的有办法治疗?”赵雯有些难为情,又有些难以启齿地说道。

身为大夫,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前些天因为胸部胀痛难耐,赵雯特意去了县城的医院,做了个全面检查。

结果发现胸部长了一个很大的肿块,虽然是良性的,但她自己就是个大夫,知道这种东西,如果不及时治疗,良性也很有可能会转变为恶性的,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癌症。

这让赵雯着实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不亚于五雷轰顶。

这种病通常都是上了年纪的女人才会得的,她才二十六岁,这么年轻,咋就得上这么个病了呢?而且这病想要治好,必须得在胸上开刀,这让她一个爱美的女人,怎么能受得了?

起初苏羽张口说出她身上的毛病,着实是让她羞愤不已,以为是这小子故意胡说来埋汰她呢。

但转念一想,苏羽的爷爷苏老头,虽然名声不好,但在这十里八乡一直被称为老神医,一身医术据说是出神入化的。

而且苏羽一开口就直接给说准了,所以赵雯心想,说不定这小混球,真的继承了苏老头的本事。

毕竟胸对女人来说是个宝贝,不挨刀总比挨刀的好。再说她对中医也不是很排斥,所以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赵雯这才找到了苏羽的家里,看看这小混球是有真本事呢,还是满口胡说。

008

看着赵雯的表情,苏羽一看有戏,当下胸有成竹的笑着说道:“我既然能说出来,肯定就能治。 不过我还是来说说你的症状吧,看你一脸不信的。”

没等赵雯开口,苏羽就说道:“你身上的毛病比较多,首先是月经不调,经期紊乱。这个算是女人常见的病,但你的就比较严重了,每个月来好几次,每次应该都是钻心的疼。还有就是乳房囊肿,胸口长了个鸽子蛋大小的肿块,轻轻一碰就特别疼,就连穿衣服都是。虽然开刀也能治,但估计得划开好大一道口子。”

“而且据我判断,十天前这个肿块,估计也就蚕豆大。不快点治疗的话,可能会进一步扩大。万一转变成癌症的话,以你的体质,应该会扩散的很快。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呢?”慵懒的坐在屋里的那张沙发上,苏羽微笑着说道。

原本还带着一点厌恶情绪的赵雯,当听到苏羽分毫不差的将自己的病情一一说出来之后,脸上除了震惊已经没有别的表情了。

因为,就算是河川市最有名的老中医,也不可能在没有把脉的情况下诊断出来,而且说的和体检的结果一模一样!

“你真的看出来了?!那你有没有办法治?”震惊之下,赵雯赶紧问道。

放下二郎腿,苏羽缓步走向里屋的土炕,头也没回的说道:“糟老头子的本事一个没剩的全传给了我。你说我能不能治呢?小病而已,几幅中药就搞定了。”

闻言,赵雯快步追了过去,“那赶紧给我开药方吧,多少钱都无所谓,只要不让我开刀就行!”

“咱俩的关系,还用得着给钱么,顺手的事儿。”

“那赶紧给我开方子吧,我听说老苏头的医术出神入化的!”有些焦急的抓着苏羽的手,赵雯激动的说道。

这话没假,都是村里的老娘们说的。

因为毕竟是乡村,大多数也没啥洁癖,对个人卫生状况不是太注意,导致了很多女人都有妇科病,而且大多数还比较杂。

就算她这个正规医学院毕业的大夫,也没办法,只能给开点消炎药,然后建议对方去大医院治疗。

但乡里人,挣点钱都不容易,谁愿意为了这么个不死人的病跑医院里花大钱呢?

所以在从卫生院里出来后,多半都会去找苏老头,虽然苏老头是色了点,但那医术的确是没的说,随手开个药方,没几个钱,就把病给治好了!

这些,都是赵雯听村里的小媳妇们说的。

自从小溪村卫生所开张之后,就形成了这么个怪异的情况,头疼脑热的小病,在卫生所打针吃药,疑难杂症这些要花大钱的病,村民们都是先来卫生所诊断一下,然后直接就去找老苏头抓药。搞的赵雯这个正规大夫像是成了赤脚医生的助手了。

不过老苏头都去世快两年了,赵雯心里的不满也就渐渐消失了。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我这只是初步的看了一眼,还没仔细检查呢,这要是开方子,估计效果不大。所以,还是得检查一番,确定一下具体的情况!”坐在炕沿上,苏羽微笑着说道。

不过心里,就不是这么想的了,“嘿嘿,全村人做梦都想摸的球球,今天老子一定要摸到,看看和秀儿姐的到底有啥区别……顺带要是能告别处男……”

作为医生,赵雯当然知道苏羽说的检查是啥了。虽然看着苏羽那眼神有些不对,但没办法谁让人家有可能不动刀子就治好自己的病呢?纠结了好一会儿,作为过来人的赵雯无奈之下,一咬牙,在挨刀和被摸之间做出了选择。

“好吧……不过我告诉你,检查就是检查!如果敢动歪脑子,有你好看!”紧咬着牙根,赵雯发狠地说道。

虽然她结婚两年了,但那事儿总共尝过还不到十次,她男人是个省城里一个涉外建筑公司的项目经理,这两年全在国外干工程了,根本没时间回家。

作为一个女人,可想而知得是有多么的干渴了。不过骨子里的那一点保守的观念,还是让她对苏羽保持着一份警惕,生怕万一自己把持不住了怎么办。

“赵姐你把我苏羽当什么人了!虽然我还没见过女人,但好歹也是小溪村有名的正人君子,你再这么防贼一样的防着我,那就去城里开刀去!”苏羽倒是不乐意了。

“正人君子……?谁不知道你小子是村里的霸王,还正人君子呢。”当然,这话赵雯只能在心里说说,也只能祈祷苏羽能抱着一颗医者无性别的心了。

虽说自己也是个大夫,但轮到自己的时候,赵雯还是有些放不开了,有些难为情了。

顺手将窗帘拉上,确保门外没人,赵雯这才有些难为的坐在了床边,缓缓地脱掉身上穿着的白大褂,一粒一粒的解开上衣的扣子。

乡村的诱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乡村的诱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今日20180611推荐小说之【这一世我无路可逃 白冷擎 霍轻轻】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1推荐小说之【这一世我无路可逃白冷擎霍轻轻】全文免费阅读书名:这一世我无路可逃主角:白冷擎、霍轻轻目录预览:第1章把孩子打掉第2章你敢伤害她?第3章她的绝望第4章我不离婚第5章妈妈生病了第6章你真下贱第1章把孩子打掉“霍小姐,基于你已经做过三次人流手术了,我们不建议你做第四次手术。既然怀上了,请你和你丈夫好好商量一下,把孩子生下来。”从医院回来的时候,霍轻轻还在想着医生的话。晚上十点,她将车停在别墅的小花园,女管家立刻迎了出来,表情复杂的看着她。霍轻轻心里一沉,下意识的

  • 今日20180611推荐小说之【月下人影成双 年与江 甄百合】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1推荐小说之【月下人影成双年与江甄百合】全文免费阅读小说:月下人影成双主角:年与江、甄百合目录预览:第1章砸场子第2章偶遇第3章错乱终身第4章淬不及防第5章吃饭第6章解千愁第1章砸场子五星级酒店,轻纱幔,花拱门,从门口一直延伸到舞台的白绒地毯上,铺满了红色、粉色的玫瑰花瓣,极尽梦幻浪漫。新娘化妆室里,甄百合从镜子里偷偷瞄了一眼站在门口清隽挺拔的肖睿,唇角不自觉地扬起一抹淡淡的苦涩和自嘲。七年前,他把她的小手攥进手心,深情款款信誓旦旦:“百合,这辈子,我肖睿一定要跟你一起

  • 今日20180611推荐小说之【冥妻挚爱 孟子辰 唐灵】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1推荐小说之【冥妻挚爱孟子辰唐灵】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冥妻挚爱主角:孟子辰、唐灵目录预览:第一章古怪老太婆第二章睡在棺材里第三章纸人挡灾第四章死了?第五章白衣女人第六章交易第一章古怪老太婆我叫孟子辰,家住皖北边界的一个小镇子上。自幼和爷爷相依为命,在镇上经营一家寿衣店,利润不大,仅够维持生活。在这寿衣店中,角落处有一口老旧的棺材,摆放在那里很多年了。那口棺材,每隔一段时间,爷爷都会亲自端着黑漆涂抹一遍,很是仔细认真。这些年来,有人来店里想买棺材的时候,爷爷都会另行定制

  • 今日20180611推荐小说之【爱过才懂情浓 秦越 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1推荐小说之【爱过才懂情浓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爱过才懂情浓主角:秦越、简然目录预览:第1章:闪婚第2章:神秘大BOSS第3章:婚后日常第4章:不要轻易提分手第5章:体贴的新婚丈夫第6章:高冷的总裁大人第1章:闪婚“简然,这是我的银行卡,密码是131224。家里需要添置什么,你看着办就好。”都过去好几个小时了,简然的耳畔还总是想起新婚丈夫早上出门前递给她一张银行卡时所说的话。说实在的,她对身为她丈夫这个男人的了解是少得可怜。除了他亲口告诉她他姓秦名越外,其它关于

  • 今日20180611推荐小说之【追忆此情已惘然 秦晋霖 许诺】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1推荐小说之【追忆此情已惘然秦晋霖许诺】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追忆此情已惘然主角:秦晋霖、许诺目录预览:第1章离婚第2章出事第3章抢人第4章我许诺是淫妇第5章入住第6章许诺,你要死就快点第1章离婚“晋霖,今晚老地方,我们不见不散。”沙发旁的茶几上,手机的屏幕忽明忽暗,许诺看了一眼那跳动出来的微信简讯,眼里闪过一抹黯然。小心的把手机放回去,浴室门哗的一声打开,许诺捏紧了手里的化验单,笑着对那裹着一身洁白的浴袍的精致男人道:“我们离婚吧。”捆绑了七年,坚持了七年,也该结束了。

  • 今日20180611推荐小说之【美女总裁的特种兵 苏桀然 白雅】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1推荐小说之【美女总裁的特种兵苏桀然白雅】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美女总裁的特种兵主角:苏桀然、白雅目录预览:第1章我就指望着你的不快生活第2章我没有出事之前,你就不会出事第3章我看你敢不敢?第4章我要她的全部第5章你可以滚蛋了第6章今晚,就是你的了第1章我就指望着你的不快生活“我和你老公在香格里拉1108号房间,做我们都喜欢做的事情,白雅,你为什么不离婚呢?你就那么贱吗!你留不住他的身体,也留不住他的心。”白雅站在1108号房间门口,淡漠的看着手机上的短信。长长的睫毛遮住

  • 今日20180611推荐小说之【南风遂我意 沈星曜 叶雪竹】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1推荐小说之【南风遂我意沈星曜叶雪竹】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南风遂我意主角:沈星曜、叶雪竹目录预览:第001章凶蛮的男人第002章慢慢折磨她第003章屋漏偏逢雨第004章一晚多少钱第005章一直恨着他第006章不让穿裙子第001章凶蛮的男人“我在高尔夫球馆,你上来一趟。”收到沈星曜的信息时,叶雪竹正在工地上做最后一步的项目施工验收。她戴着工地帽,望着头顶火辣辣的太阳,回复沈星曜:“我在工地,可以迟点再过去吗?”沈星曜很快回复了她的信息:“给你三十分钟。”和这一条新信一起

  • 今日20180611推荐小说之【斗苍穹 黄少华 陆媛】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1推荐小说之【斗苍穹黄少华陆媛】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斗苍穹主角:黄少华、陆媛目录预览:第001章事发突然(一)第002章事发突然(二)第003章事发突然(三)第004章靠山山倒(一)第005章靠山山倒(二)第006章靠山山倒(三)第001章事发突然(一)陆媛说要来看梁健。这本来也是很正常的事。陆媛是梁健的大学同学,也是梁健的初恋,现在还是梁健的老婆。老婆到单位来看看自己的老公很正常。但是梁健一看到陆媛,就惊呆了。陆媛一进梁健的办公室,反手就把门给关了。二十五六岁的陆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