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至尊总裁霸道老公在线阅读

2017/11/15 22:46:2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至尊总裁霸道老公

第003章 来自星星的孩子

季新晴很快便回到了孟家。小说:至尊总裁霸道老公在线阅读

她换鞋进了客厅,看到管家正不安地站在楼梯口处,一脸为难。

二楼也紧跟着传来一道尖锐的嗓音。

“你个不省心的东西!投胎到什么地方不好,非投胎到我们老孟家,是个没把子的就算了,还不会开口讲话!”

“看什么看!再盯着我,我明天就把你送走!”

“你和你那个母亲一样,简直就是个麻烦精,只会浪费我们老孟家的粮食,早晚有一天我会将你们娘俩送走!”

季新晴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

管家此时又为难地说道,“对不起少夫人,夫人好像喝了点酒,我没能拦住她,小小姐她——”

季新晴没说什么,抬脚迅速上了楼。

卧室的门是敞开着的。

季新晴看到孟阑珊垂着头坐在床沿边。

那张稚嫩的小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木木地望着地板。阅读qi-wen.com

反倒是她的婆婆王建芬,面目凶狠地站在孟阑珊面前,可孟阑珊越是沉默不语,她就越是来气。

她忽然上前,狠狠揪住了孟阑珊的头发。

“你说不说话!不说话是吧,好,我让你不说话!我看你待会哭的哭不出来!”

“妈!”季新晴大叫了一声。

她赶紧上前推开了王建芬,然后将孟阑珊紧紧地护在了怀里。

季新晴气的胸腔起伏不定。

从她生下孟阑珊起,季新晴便知道王建芬不喜欢她。

可是,她还只是个四岁多的孩子啊,王建芬怎么狠得下心来的?

想起刚刚看到的一幕,季新晴就感到头皮发麻,她赶紧松开孟阑珊,检查着她的头皮,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奇闻网

季新晴却不放心,又弯腰问,“小阑珊,哪里疼告诉妈妈好不好?”

可回答她的却是一声嗤笑声。

“季新晴,她是哑巴你不知道啊!”王建芬从地上爬了起来。

季新晴生怕王建芬又会对孟阑珊做些什么过分的举动,连忙将她护在了身后,然后质问道,“妈,你在做什么!你不知道小阑珊她——”

“该知道什么大嫂?”门外忽然走进来一个女人。

那是孟秦阅的妹妹,季新晴的小姑子,孟秦玉。

孟秦玉此刻的语气很不善,“知道你的女儿患有严重的自闭症?”

王建芬此时又无赖地坐回到了地上,哀嚎了一声,“哎呦,我这把老骨头哦!我这儿媳妇真是个白眼狼啊,老孟家好吃好喝地供养了她六年,她就这么对她的婆婆的!哎呦!我这骨头都要散了!”

孟秦玉上前搀扶起了王建芬,然后又质问季新晴,“大嫂,你就是这么对待妈的!你不知道妈的身体不好,经不起折腾?”

管家唯唯诺诺地站在卧室门口,却是什么都不敢出声。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她只是做佣人的,虽然同情季新晴的遭遇,可她也不敢插手。阅读http://www.qi-wen.com/

季新晴坐在床前,紧紧地护着小阑珊。

孟秦玉的目光太咄咄逼人,她只好说道,“妈,对不起,刚刚是我不好,我只是看到你——”

孟秦玉立即打断了她,“大嫂,这可不是你一句对不起就能完事的!”

季新晴顿了顿,然后出声道,“管家,你先将小阑珊带回房吧。”

孟阑珊被管家带走后,季新晴才疲惫地从包里掏出一张卡,可她刚将卡递出去就被一双手抢走了。

她默了好一会儿才说,“妈,这是爸上个月打给我的钱,密码你知道的。”

婆婆王建芬嗜打牌,这在孟家不是个秘密。

可孟家,能走到如今的地位,全靠着季新晴的公公孟庆容一手打拼。

孟庆容省吃俭用了一辈子,自是不会允许王建芬拿着他的血汗钱去打牌挥霍。阅读qi-wen.com

王建芬在孟庆容那里要不到钱,只能将主意打到了季新晴身上。

她要钱的方式,如今也是越来越层出不穷。

她紧紧握着那张卡,却是死咬着刚刚的事不松口,“季新晴,我警告你!你那小杂种要是还不开口讲话,我就将她送走!老孟家可养不起一个精神病!”

季新晴疲惫地坐在床上,再一次解释道,“妈,小阑珊没病,你相信我,我会将她治好的,现在只是时间问题。”

孟阑珊是她和孟秦阅五年前做的试管婴儿。

本以为是个健健康康的小女孩,可当一年后,小阑珊还没有开口讲过一句话时,季新晴才发现了端倪。

送到医院检查,医生说,小阑珊患有自闭症。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病,只是孟阑珊有严重的心理障碍,她不愿意与人交流,她将自己圈在了她的小世界里。原文qi-wen.com

医生说治愈希望还是有的,只是得看家长有没有那个耐心。

四年来,季新晴从没有放弃过。

孟秦玉却讥笑了一声,“大嫂,你也别自欺欺人了,我劝你赶紧努力点,趁着你还年轻,再生个孩子,不然你到老,都不会有人给你送终。”

“妈,我们走。”

脚步声远去后,季新晴才努力弯了弯唇,收拾好乱糟糟的情绪,走到孟阑珊的卧室。

管家已经离开了,孟阑珊躺在床上,呆呆地望着壁顶。

那张和季新晴有七分相似的脸上,没有一丁点的表情。

季新晴再一次难受的想哭,可还是忍住了。

她坐在床沿边,温柔地抚摸着孟阑珊的脑袋,“小阑珊,刚刚奶奶是不是揪你这里了?”

孟阑珊的眼珠动了动,可她只是扫了季新晴一眼,就又收回了视线。

季新晴习惯了她的这个反应,自顾自地继续说,“妈妈帮你揉揉,揉揉就不疼了啊。”

孟阑珊没有一丁点的反应。

医生说,孟阑珊的自闭症有点严重,严重到甚至都不愿与最亲近的人开口 交流。

四年了,季新晴一直盼着孟阑珊能开口喊她一声妈妈,可她每一次的尝试,都是以失败告终。

季新晴又弯下腰,冲着孟阑珊笑了笑,她伸手指着自己的唇瓣,一字一顿的说,“妈——妈——”

“妈——妈——”

可孟阑珊这次连目光都懒得施舍给她,直接闭上了眼。

季新晴再一次感受到了无能为力,她失落地坐好,替小阑珊曳好被子,然后轻声轻脚地离开了卧室。

回到房中,季新晴从抽屉里翻出来一张照片。

那是一张合影。

季新晴站在合影中间,围在她身边的是十几个孩子。

这些孩子与孟阑珊的情况是一样的,他们都患有自闭症。

第004章 资金危机

季新晴挨个地看了遍照片里的孩子,然后目光定格在了照片上方两个大字上。

星空。

那是一家慈善机构。

是季新晴专门为了孟阑珊成立的慈善机构。

最初的最初,季新晴只想医好孟阑珊,只希望孟阑珊同其余的小朋友一样会哭会笑。

机构里的人员,最初也只有寥寥几位,都是些志愿者,他们的孩子也患有自闭症,季新晴征聘他们,只是想从他们那里得到治疗自闭症孩子的经验。

可谁曾想到,机构会发展的日渐壮大。

到了如今,“星空”俨然成了帝都里唯一一家以治疗自闭症为目的的大型慈善机构。

随着这些年的发展,已有越来越多的家长愿意把孩子送到这里治疗。

而照片里的孩子,便是“星空”的第一批治疗对象。

他们的病症比孟阑珊的轻很多,经过治疗,都得到了有效的缓解,现如今,他们许是趴在他们的父母怀里撒着娇吧?

想到这里,季新晴长舒了一口气。

她坚信,她的小阑珊终有一天会好的,终有一天会开口喊她一声“妈妈”的。

季新晴又收好照片,简单洗漱后便上了床。

发烧的缘故,脑袋昏昏沉沉的,她躺在床上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季新晴翌日醒来后,发现身旁空无一人。

孟秦阅真的一夜未归。

她不停地劝说自己要相信孟秦阅,可想想手机里那么多的照片,季新晴还是觉得胸口如哽了一根刺。

她甩了甩头,没再去想孟秦阅的事。

手机却在此时响了起来。

是“星空”机构的副会长,杨琪打来的。

季新晴眉头一皱,接了电话,“怎么了琪琪?”

杨琪是个精干的女人。

一年前,季新晴正是看中了她的这一点,才提拔她为副会长,然后将机构里的事全权交给了她,而自己,则当了甩手掌柜。

杨琪很少打电话给她。

可这次……

季新晴又问,“琪琪,是不是机构出事了?”

“是的会长。”杨琪回道,“机构出大事了。”

季新晴坐在了床沿边,揉了揉眉心,“别急,你把事情跟我说清楚。”

杨琪简单地汇报了下,又补充道,“会长,我已经派出去很多交涉的人了,可王老板就是不肯松口,他死活不肯再给我们资助了,我这也是没办法了才来找你的。”

“王老板已经连续给我们资助了两年,怎么会突然撤资的?”

“这我也不知道,王老板的嘴严实得很,什么都不肯说。”

“机构还能撑多久?”

杨琪顿了顿才回,“我算了算机构募捐来的资金,差不多有五万,大概还能撑两个星期左右。”

“这样吧,这件事先保密,你把王老板的联系方式给我,我看看还有没有回转的余地。”

“知道了会长。”

挂了电话,季新晴收到了杨琪发来的短信。

时间还早,这个点打电话给王老板并不合适。

季新晴走到孟阑珊的卧室。

孟阑珊已经醒了,季新晴耐心地帮她穿好衣服,然后把她交给了管家。

吃完早饭后,季新晴才走到庭院的一个小角落,拨了王老板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季新晴立即笑了声,“喂?王老板吗?是我,‘星空’的会长,季新晴,你还记得吗?”

王老板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哦原来是季会长啊,你这一大早的打电话过来是——”

“实在不好意思啊王老板,这么早就打扰您。”

很隐晦的语气,王老板一下子就猜中了原委,“季会长,你是为了资金的事?”

顿了顿,他就又斩钉截铁地说道,“季会长,我也不瞒你,这事没得商量,撤资是我考虑了一个月才决定的。”

季新晴毕竟做了三年的会长,她沉默了片刻就又说,“王老板,真的一点回转的余地都没有了吗?你也知道的,‘星空’很多部门的活动需要资金才能运转起来,可你这一撤资,不就相当于把‘星空’逼入绝境了吗?”

王老板笑了笑,“季会长,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会挑中你这个机构吗?”

“为什么?”

“因为,‘星空’是帝都里唯一一家治疗儿童孤独症的慈善机构,做了‘星空’的赞助商,意义绝对比其他的慈善机构高!”

季新晴忍不住问,“那你现在怎么又——”

“哎,季会长,你别急啊,你先听我说完。”王老板打断了她的话,然后又笑着说,“我啊,是个商人,商人可从来不作亏本的生意。季会长,麻烦你先帮我算算,我这两年来,一共往你这个机构投了多少资金?”

季新晴顿了顿才回道,“有将近一百万了。”

王老板喟叹了一声,“是呐,两年的时间,快一百万了,可这两年来,我到底得到了些什么?季会长,你回答我,我从你的机构得到了些什么?”

季新晴暗暗捏紧了手机,轻声回道,“王老板,那些孩子的家长都很感谢你。”

王老板愣了下,又说,“好,季会长,我再问你个问题。”

“嗯,你问。”

“那些感谢,我能拿去换钱财吗?我能拿去换人脉吗?能换到我一切想要的东西吗?”

“不能。”

“对,不能啊,那些感谢根本就分文不值啊,我白白在你这个机构上耗了两年。”

“所以王老板你,是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撤资了吗?”

王老板叹了口气,又说道,“季会长,不是我不帮你,是你这个机构太耗钱,可我作为一名商人,真的耗不起了啊。”

“季会长,我也劝你,趁早将这个慈善机构关了吧,它走不了多久的,那么多的资金投下去,却只治愈好了几个孩子,这简直就是个吃钱的机构啊。”

王老板好心地说完这番话后,就挂了电话。

季新晴站在庭院里,望着手机屏幕叹了口气。

“季新晴!你站那偷什么懒呢!不知道今天是家庭聚餐啊,快滚过来帮忙!”王建芬站在门口,一脸地尖酸刻薄。

“来了妈。”季新晴应了声,然后回到了客厅。

第005章 家庭聚餐

孟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

每周五晚上是孟家的家庭聚餐日,每个成员都不得缺席。

季新晴来到厨房帮管家的忙。

她打电话给孟秦阅,提醒他今天是家庭聚餐日。

孟秦阅显然还在生她的气,冷冷地留了句“知道了”后,便挂了电话。

根本不给季新晴任何道歉的机会。

中午,看到身旁空着的位置,季新晴什么胃口都没了。

一直到下午两点多的时候,孟秦阅才满身疲惫的回来。

午后的阳光很好。

季新晴正在庭院里陪着孟阑珊。

一下车,孟秦阅便看到了季新晴,他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

可他还是绷着脸走到孟阑珊跟前,然后揉了揉她的脑袋,语气有些疼爱,“小阑珊,要乖乖的啊。”

孟阑珊只是昂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又低下了头。

“秦阅,我——”季新晴很小声地说。

孟秦阅却直接抬脚离去。

季新晴连忙把孟阑珊托付给了管家,然后迅速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卧室。

季新晴关上了房门,走到孟秦阅的跟前,拉了拉他的衣袖,“秦阅,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孟秦阅甩开了她,声音很冷,“我从昨晚一直忙到现在,很累了,我先去洗澡。”

他不等季新晴再说些什么,便直接脱了外套,然后进了浴室。

浴室的门被关上,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季新晴无助地站在门外,眼眶却有些酸。

好久后,她才拿起孟秦阅的外套,准备拿去清洗一下。

可是,外套入手的那一瞬间,季新晴却闻到了上面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水味。

她了解孟秦阅,他从不喜欢喷香水。

那这香水是……

季新晴又低头细闻了一下。

淡淡的香气,季新晴却认得这个味道。

她前不久逛了家香水店,店员曾向她极力推荐过这款香水。

是当下不少女性都喜欢的一款。

季新晴的脸色开始泛白。她捏紧了衣服,扫了眼浴室里正洗澡的男人。

可终究,她还是紧抿着唇,什么都没问,拿着衣服离开了卧室。

等季新晴再回房的时候,便看到孟秦阅已经倒在床上睡着了。

他的脸色很憔悴,看样子昨晚真的是累坏了。

季新晴努力地让自己相信,他昨晚在办公,可那外套上的香水味,却始终萦绕在她鼻尖,怎么也挥之不去。

一直到就餐的点,孟秦阅才迷迷糊糊的转醒。

季新晴正好回房,“秦阅,你醒了,快下来吧,爸回来了。”

孟秦阅冷淡地“嗯”了一声,然后跟着她下了楼。

孟庆荣已经就坐了。

“爸。”

“爸。”

孟秦阅和季新晴同时喊道。

孟庆荣淡淡应了声,“坐吧,你妈和妹妹还在楼上,再等会。”

以往,通常都是季新晴坐在孟秦阅和孟阑珊的中间。

可这次,孟秦阅好像就是为了避免和季新晴接触似的,让孟阑珊坐在了中间。

季新晴也不想放大矛盾,默默地坐下了。

又等了一会,王建芬才和孟秦玉从楼上下来。

孟秦玉坐在了季新晴的身旁,笑了下,“大嫂,我昨晚的提议你听进去了没?”

季新晴的脸色变得难看,孟秦玉指的是让她再生个孩子的事情。

孟秦玉却又说,“大嫂,我这可是为你好,毕竟啊,”她扫了孟庆容一眼,“这老孟家可是一直在等着你和大哥传宗接代呢,你总不能让孟家断在大哥这一代吧。”

孟秦阅性无能的事情是瞒着孟家所有的人的。

季新晴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孟秦玉的话。

她默了默,转移了话题,“管家,菜都端上来没?”

管家在一旁应道,“还有一碗汤,正在锅里烧着呢。”

看着季新晴这么简单地把孩子的事情掀了过去,孟秦玉有些窝火,她冲着王建芬撒娇道,“妈,你看大嫂怎么对我的!我说的明明都是实话,她竟然对我爱理不理。”

季新晴突然觉得好笑。

那她该说些什么?

难道说,这一切根本不是她的错,而是孟秦阅从没碰过她?

她相信,这个消息一走漏出去,孟家的事业绝对会受到打击。

看着季新晴默不作声,王建芬也来了气。

安抚了孟秦玉几句,然后阴阳怪气地说道,“秦玉,这某些人啊,嫁到老孟家快六年了,吃咱的用咱的就算了,这好不容易生下一胎吧,竟然还是个哑巴!”

孟秦玉点了点头,又嗤笑了一声,“大嫂,这小阑珊不会还没开口喊你一声‘妈’吧?”

这件事,是哽在季新晴心里近三年的痛。

听着耳边冷嘲热讽的话,她扭头望向孟秦阅,期待他能为她说些维护的话。

可是,孟秦阅却一直低头玩着手机,哪怕他都感受到了她注视着他的目光,他都没有开口为她说一句话。

季新晴望着他的冷淡反应,结婚六年,她头一次感到了心寒。

好在,季新晴的公公孟庆容,是站在她这一边的。

“好了,这件事不是新晴一个人的错。”孟庆荣不悦地开了口。

孟庆容是一家之主,他一发话,王建芬便不敢放肆了。

孟庆荣又扫了玩手机的孟秦阅一眼,加重了语气开口,“秦阅,这件事你也有错,生孩子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孟秦阅极怕孟庆荣,他很快便收了手机,笑道,“知道了爸,我会和新晴一起努力的。”

隔着孟阑珊,他冲着季新晴温柔地笑了下,“对吧新晴,我们会努力的?”

他眼里的笑有警告的意味。

他是在警告她别把性无能的事情说出去。

季新晴默了好久,才笑着望向孟庆荣,“对啊爸,你要相信我们。”

听到她的保证,孟庆荣这才舒心地笑了,可随即,他又有些心疼的望向孟阑珊,“新晴,那这孩子——”

季新晴摸了摸孟阑珊的脑袋,笃信地开口,“爸,你放心吧,我和秦阅不会放弃她的。”

“唉。”孟庆荣叹了口气,“新晴啊,这二胎的事情你还是提前计划下吧。”

季新晴的脸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

孟庆荣哪怕再维护自己,他终究还是孟家的人,他的眼里,看重的始终只是孟家的后代。

她低下了头回道,“知道了爸。”

第006章 当好你的家庭主妇

孟秦阅有心与她和好,几次夹了她喜欢的菜到她碗里。

可是,季新晴只觉得好笑。

是不是,若她没有帮他掩盖性无能的事,他就跟她翻脸了?

况且,季新晴如今已经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真的性无能。

照片、香水,那么多似是而非的证据……

晚上,季新晴安顿好孟阑珊后,才回了房。

孟秦阅躺在床上,似乎睡着了。

季新晴盯着他看了几眼,然后进了浴室洗了澡,轻手轻脚地上了床。

她背对着孟秦阅。

可躺下没多久,她就听到背后传来动静。

她的身子陡地落入一个熟悉的胸膛。

季新晴的身体有些僵,“秦阅,你没睡?”

她努力扳开他的手,可孟秦阅却越抱越紧。

他蹭了几下她的后脖颈,轻声开口,“昨晚是我冲动了,对不起新晴。”

他将手覆在她的脸上,“昨晚打的是这里吧,还疼吗?”

隔了一天,季新晴早就不疼了。

可此刻,听着孟秦阅的关怀,季新晴的眼眶还是很没出息的红了。

她沉默着没回答。

孟秦阅自顾自地继续说,“你也知道的新晴,爸已经老了,他最近将孟氏的好几笔大单子都交到了我手上,我不能让他失望吧?”

“我最近压力有点大,你也不体谅着我一点,昨晚我都明确的告诉你我在加班了,你还突然跑来查房。”

“你知不知道你这突然跑过来,差点毁了我追了这么久的单子。”

“我们都在一起那么久了,你还不信我是什么样的人吗?”

“不过昨晚,我也不好,动手打你是我的不对,我一将你赶走就后悔了,可我是男人嘛,男人总爱那些个面子,我又放不下脸面跟你道歉。”

孟秦阅轻轻地将手搭在了季新晴的手上。

又小声的开口说,“新晴,对不起,你原谅我了吧?”

季新晴吸了吸鼻子,好久后才闷闷地“嗯”了一声。

孟秦阅低头向她道歉,她没有死咬不放的道理。

虽然,季新晴还是有些不安,可只要一想起孟阑珊,她还是决定忘却那些不快。

她身后的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是她孩子的父亲。

她要相信他。

……

这段日子里,季新晴把重心放在了“星空”上。

资金已经用掉了一大半。

“星空”机构的很多活动都无法再展开,很多部门也凝滞住了。

季新晴不得不出去找寻新的赞助商。

可无论她怎么劝说,那些人就是不愿意投资。

那些企业家拒绝的理由,与王老板都是一样的。

他们都不愿意把钱浪费一个吃钱的机构上。

实在没办法了,季新晴开始清算她的金库。

可算来算去,也只有两万左右,根本撑不了多久。

“唉。”望着纸上的数字,季新晴叹了口气。

怎么办?

难道“星空”真的要倒了吗?

孟秦阅正好走进来,看见她紧皱的眉,上前一步问,“你最近在忙什么?我看你烦神都好几天了?”

季新晴本想摇摇头说“没事”的,可看着孟秦阅,她突然起了个大胆的主意。

她拉着孟秦阅坐下,“秦阅,我跟你商量个事。”

“嗯,你先说说看。”

“你还记得我三年前成立的那个慈善机构吗?”

孟秦阅眉头一皱,“你指的是‘星空’?”

看着季新晴点头答应,孟秦阅的脸色有些沉。

当初,她成立“星空”机构时,他就极力反对过。

一个女人,成天在外边抛头露面像什么话。

孟家又不是养不起她。

更何况,她还是孟家的少夫人。

她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孟家的颜面。

想到这里,孟秦阅的眸底变得有些不快,他的声音也跟着沉了下去,“那你现在要跟我商量什么?”

季新晴一直沉浸在她自己的思绪里,并没有发现他的情绪变化。

她犹豫了再三才开口道,“秦阅,是这样的,机构最近有个大困难,我想、我想请你帮个忙。”

孟秦阅并没立即答应,只是望着季新晴问道,“什么忙?你先说说看?”

季新晴将“星空”遇到的资金问题一五一十的说了。

说完,她就小心翼翼地再次问,“那你觉得怎么样?秦阅,你肯帮我这个忙吗?”

本来她也不想找孟秦阅的,可是眼下,她是真的走投无路了。

除了找孟家当投资商,她想不到更好的选择了。

见孟秦阅沉默,季新晴又再次出声,“秦阅?”

“你肯帮——”

可她的话还没说完,孟秦阅就突然站起了声,冷冷地盯着她,“季新晴!够了!”

那晚过后,两人间的相处模式一直都是极其温情的。

季新晴被他的反应搞得有些愣,“秦阅你——”

孟秦阅此时也意识到自己的举动过火了,缓了缓语气,可依旧没有好脸色。

“新晴,我三年前就跟你说过什么?”

“医生都说了,小阑珊的情况极其罕见,她恢复的希望几乎为零,可你偏不信,还为她成立了什么机构。”

“我那时就反对你,让你不要再浪费精力,可你死活不听,大把大把的时间和金钱砸了进去。”

“结果呢?新晴,你告诉我,三年来,你一共医好了几个孩子?”

季新晴愣愣的看着他。

她忽然觉得他好陌生。

“秦阅。”

孟秦阅却又打断了她,又说,“季新晴,你是我老婆啊,你现在是孟家人了啊。你知不知道你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孟家的脸面,万一你应酬的时候不小心——”

他没继续说下去,只是突然改了口,“季新晴,我告诉你,孟家的钱也是我和咱爸辛辛苦苦赚来的,我不会让你糟蹋孟家的钱。”

“我劝你还是趁早放弃那个机构,好好在家里做个家庭主妇。”

“当然,你如果还是固执己见,我也不拦你,只不过,孟家的钱,你想都别想。”

说完这句话,孟秦阅就看都不看季新晴一眼,直接离开了。

季新晴怔怔地盯着他的背影。

原以为,会得到丈夫的支持,却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话。

好好的在家里做个……家庭主妇?

原来,他一直都是这样想的啊。

他从来都没有看好过她,他把她在外面的打拼视作了孟家的耻辱。

季新晴失落地看向手上的数据。

可是,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小阑珊啊。

她只是想医好小阑珊啊。

第007章 神祗般的男人

季新晴正难受的时候,门外突然走进来一个小小的人儿。

是孟阑珊。

季新晴勉强扯唇笑了笑,蹲下了身子看她,“怎么了小阑珊,你怎么来了?”

孟阑珊依旧一副木木的表情,沉默着不说话,可目光却紧盯着季新晴放在床上的那张数据纸。

杨琪的电话此时也响了起来。

“小阑珊乖,妈妈先去接个电话。”

季新晴走到阳台接了电话。

杨琪汇报的内容,依旧是有关“星空”的资金问题的。

想起孟秦阅的那些话,季新晴知道孟家这条路是走不通的了。

“琪琪,这样吧,我手头还有一笔钱,我今天抽空打到你卡里,你先拿去救急。”季新晴皱了下眉,然后又说,“资金的事,我再想想办法。”

“好的会长。”

挂了电话,季新晴回到卧室,却发现孟阑珊不知何时走到了床边,正认真地盯着她放在床上的那张数据纸。

季新晴宠溺地笑了笑,没当一回事。

下午一点多,季新晴来到银行汇了钱。

阳光很刺眼,走出银行,季新晴忽然觉得心里有些空。

她的事业遇到了问题,可是,她却没有得到丈夫的支持。

季新晴失落地走在大街上。

不知走了多久,季新晴才停下了脚步。

抬头一看,“十里画廊”四个大字在阳光下异常的显眼。

季新晴眯了下眼,她记得,她的好友白冉,就是在这里上的班。

怎么走到这来了?

季新晴自嘲地笑笑,可既然来了,她还是决定进去看看老朋友。

季新晴一走进去,就看到了一位女子正对客人介绍着墙上的一副画作。

女子的身段窈窕高挑,素颜朝天,却是胜过浓妆艳抹。

那是白冉,是季新晴在大学时期结交的闺蜜。

季新晴笑着走了过去,“小冉。”

白冉看到她,显然很吃惊,她很快便交接了手上的工作,带着季新晴进了附近的一家咖啡馆。

服务员很快便端了咖啡过来。

白冉对服务员道了谢,然后望着季新晴笑了笑,“新晴,你今天怎么有空跑来我这了?”

季新晴低头饮了一口咖啡,扫了眼窗外,然后才回道,“我到银行有事,想着你在附近,便过来看看你。”

“得了吧季新晴,你以为我不了解你啊,你看看你这幅心不在焉的样子。”

白冉一语戳破了季新晴的心思,“说吧,你到底找我什么事?”

两个人在大学时期,便是无话不谈的闺蜜。

季新晴心底的失落一下子全都爆发出来了,可她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白冉又说,“是不是因为小阑珊?她还是不肯喊你一声‘妈妈’?”

这个不是主要原因,但还是一下子刺痛了季新晴的心。

家庭和事业的打击,让季新晴的眼眶瞬间便红了。

她涩涩地开口道,“小冉,……”

季新晴一五一十地将孟秦阅说过的话都对着白冉说了。

当然,她跳过了照片和香水的事。

白冉是个暴脾气,她当下便愤怒地拍了下桌子,然后才恨铁不成钢地开口,“季新晴,孟秦阅说什么你就当什么啊!你知道不知道这世上有个词叫夫妻共有财产?还孟家的钱,你怎么就没有骂他一顿的?!他这个叫自私你知不知道!”

季新晴蠕动了下唇瓣,可最终却是什么都没说。

越看她这幅样子,白冉就越是窝火。

“季新晴,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白冉的说话声越来越大声,引来了周围人的不满。

服务员过来提醒后,白冉才收敛了一些,她又压低了声音冲着季新晴说,“新晴,我跟你讲,你这个‘星空’机构还是要做下去的,都坚持了三年了,怎么可以因为钱的问题就倒闭。”

她缓和了下脸色又说,“正好,我前天刚发了工资,你先拿我的钱救下急吧。”

说完她就从包里掏出来一张卡,递给季新晴,“密码我生日。”

看着桌上的卡,季新晴又想起了孟秦阅毫不留情的拒绝。

她的心暖了不少,却还是将卡还给了白冉,“没事的小冉,我这里还有点钱,还能撑一段时间的。”

顿了顿,她又笑着说,“钱的事我会再想想办法,帝都这么大,我怎么可能会找不到一个投资商呢。”

两人又寒暄了会。

后来,白冉被一个电话催着回去上班。

季新晴喝完咖啡,也起身离开。

可她刚付完帐,突然又收到杨琪的电话。

季新晴出了咖啡馆,接了电话。

“琪琪,我的汇款你收到没?”

杨琪的声音听着有些雀跃,“收到了会长,不过会长,我又给你汇回去了。”

季新晴不解地皱眉,“怎么又汇给我了?”

“会长,刚刚有位先生打来电话说愿意投资,不过他要求现在见你一面。”

季新晴一愣,然后才欣喜地问,“真的?你把地址给我,我现在赶过去。”

……

打车来到杨琪所说的地址,季新晴下了车。

她随即抬眸望向头顶的三个大字。

红树屋。

这是帝都内一家负有盛名的茶馆。

季新晴记忆中的商人,都带着世俗的气息。

她怎么也料不到,杨琪口中的那位先生会将地址定在一家茶馆。

站在门口,隔着老远,季新晴就闻到了一阵清苦的香气。

她随即走进红树屋。

她一进去,就立即走过来一位服务员。

服务员似乎认得她,弯腰对着一个方向做了个“请”的姿势,然后开口,“季小姐,这边请。”

季新晴被吓了一跳,可随即便坦然了。

来红树屋的非富即贵,她是“星空”的会长,那位先生许是事先就调查过她了。

季新晴颔首应了声。

她跟着服务员往红树屋的深处走去。

一条条蜿蜒的廊道错综复杂的连接在一起,季新晴紧跟着服务员,生怕自己走丢。

两人停在一扇巨大的玻璃门前。

季新晴从玻璃门上看到里面的男人。

男人随性的穿了件白色衬衫,在一片氤氲雾气中,他正低头摆弄着桌上的茶具。

他神情淡淡的坐在那里,姿态却沉稳优雅。

顺着男人修长的手指往上,季新晴看到男人鬼斧神工的脸,五官惊艳的像是从画里走出来似的。

季新晴的瞳孔瞬间缩小。

是他!

那晚让她搭了车的男人!

服务员此时又上前一步道,“小少爷,季小姐到了。”

小少爷?

季新晴身体一怔,脑海里却电光石火间闪过一个不可置信的人名。

帝都唐家的小少爷,唐瑾尧!

那个如神祗般存在的男人!

至尊总裁霸道老公》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至尊总裁霸道老公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心上有伤》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

    原标题:《心上有伤》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小说:心上有伤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一章严子珊想要一心一意的爱情,可慕振飞却是世上最三心二意的男人。慕振飞想要纯粹的爱情,可他和严子珊的世家联姻有始至终都不单纯。***严子珊领着自己的新制服回到家,手指在密码锁上熟练的按出他的生日。在门打开的一瞬间,就被那个叫慕振飞的男人按在门板上。严子珊的惊讶多过惊恐,这男人怎么会来这里。在别人眼里丈夫回家稀松平常,而在严子珊和慕振飞这场世家联姻里就太不寻常。“装出一副大度的模样给谁看,我最

  • 《爱是星辰倾余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

    原标题:《爱是星辰倾余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小说书名:爱是星辰倾余生目录预览:第1章把孩子打掉第2章你敢伤害她?第3章她的绝望第4章我不离婚第1章把孩子打掉“霍小姐,基于你已经做过三次人流手术了,我们不建议你做第四次手术。既然怀上了,请你和你丈夫好好商量一下,把孩子生下来。”从医院回来的时候,霍轻轻还在想着医生的话。晚上十点,她将车停在别墅的小花园,女管家立刻迎了出来,表情复杂的看着她。霍轻轻心里一沉,下意识的就攥紧了手里的包。“他……今晚回来了?”她不确定的问。管家点头,小心

  • 《幸孕宠婚》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

    原标题:《幸孕宠婚》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书名:幸孕宠婚目录预览:第一章怀孕了第二章七年后第三章五十元一张照片第四章再次相遇第一章怀孕了“洛小姐,恭喜你,你怀孕两个月了!”怀孕了!姐居然有小宝宝了!洛如烟兴奋地不能自己,手里头紧紧攥着怀孕检验报告,恨不得当场对着纸张亲两口!她用了好几分钟才把自己的情绪压制下来,即使是从出了医院以后,她的心脏还是噗通噗通地兴奋跳动着。洛如烟忍不住喃喃自语:“不知道怀的男孩还是女孩,女孩是妈妈贴心的小棉袄,儿子也不错,可以培养成一个大帅哥!”她一想到能

  • 《浅浅心事有谁知》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

    原标题:《浅浅心事有谁知》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小说名:浅浅心事有谁知目录预览:第一章不是你勾引我么第二章怀孕第三章是我的我也不会要第四章入住安家第一章不是你勾引我么男人炽热的身躯压上来,陆浅浅的脑子轰一声炸了。“先生……你认错人了……”她奋力想要推开身上的人,却没想到刚伸出去的手被那人挥开。“不是你勾引我么?”男人捏住她的下巴,狭长的丹凤眼里闪着魅惑的神色与竭力隐藏的愤怒。陆浅浅被那如同狼一般的眼神看的害怕:“我、我没有……”安君墨冷哼:“做作。”他愠怒的咬上陆浅浅的肩,鼻尖嗅到

  • 《终极教官》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

    原标题:《终极教官》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小说书名:终极教官目录预览:第一卷古武传人第1章神秘来信第一卷古武传人第2章一百万的诱惑第一卷古武传人第3章太岁头上动土第一卷古武传人第4章会功夫的保安第一卷古武传人第1章神秘来信遥远的华夏国西南边境,这里是全世界最凶险的战争地带之一,同时这里也驻扎着华夏国最为尖锐的特战部队:炎黄特种部队。今天的天气格外炎热,气温恐怕有三十五度以上,一架迷彩色的直升机在丛林上空掠过,扑打出一层层热浪。一条长绳从直升机上放落,很快十几个人影从上面顺着绳子垂直

  • 《岁月静好勿相忘》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

    原标题:《岁月静好勿相忘》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小说名:岁月静好勿相忘目录预览:第1章什么都没了!第2章你是谁第3章跟我结婚第4章你划伤了我的小老婆第1章什么都没了!“风……快点……风……”花清漪刚走进自家大门站在客厅里面就听到了从楼上传来的女人嘹亮的声音,她震惊的盯着客厅内的一片狼藉,从门口一直延伸到楼上卧房。高跟鞋,丝袜,衣服,贴身衣裤……等等,属于男人女人的叠在一起那么的暧昧又恶心!这楼上……花清漪愤怒的快速上楼,一把推开那扇虚掩的门,爸爸刚刚去世,这个女人竟然就敢当众将野男

  • 《梦醒不知爱欢凉》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

    原标题:《梦醒不知爱欢凉》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小说名称:梦醒不知爱欢凉目录预览:第1章嫁给我(1)第2章嫁给我(2)第3章我们家小兔带男朋友回来了(1)第4章我们家小兔带男朋友回来了(2)第1章嫁给我(1)奢华气派的总统套房。从门口进来,散落在地毯上的物品看起来糜乱不堪。高跟鞋。皮带,男款?领带、白色衬衫。床边,散落着铮亮的意大利定制皮鞋,米黄色小礼服,bra,黑西裤……加大的豪华双人床上。熟睡的女子神情沉静、五官清纯精致,肤若凝脂;海藻般的乌黑发丝柔柔地披在枕头上,身上盖了条毯

  • 《你筑相思度余年》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

    原标题:《你筑相思度余年》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22】书名:你筑相思度余年目录预览:001夜色深深有人约002放心我还玩得起003仇人相见又相杀004人渣父亲下死手001夜色深深有人约一个人久了,总期待这些平静的夜里,会发生点什么。今晚终于实现了——我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正好听到手机在呜呜震动。挺好奇的,这个点了,谁还给我打电话?我瞟了眼屏幕,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个号码,立刻心跳加速!手指滑过接听键,我故作淡然,“喂?”“今晚见个面?”他问。“现在?”“嗯。”“会不会太晚了?”“……”他沉默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