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苏幕遮在线阅读

2017/11/15 22:23:09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苏幕遮

第三章 惊闻尚罗出

第四章 秉烛多迷雾

第五章 名岂文章著

待不多时,又有一群人进入楼内,苏慕言料定他们定是那些大人物了,只见有一位华服男子径直走到那对姐妹花桌旁坐定,笑容满面,而其中一女则是低下头去,似是害羞。阅读qi-wen.com而其他人,苏慕言一看,笑了,来人中有秃头也有光头,不用庄顾珩介绍,他也知秃头的是江湖中颇具盛名的秃笔判官胡不归,光头的想必就是苍云寺高僧谷则了。

  等到众人坐定,夕阳早已不见踪影。众人谈笑有度推杯换盏,不多时月已初升。陈方裕唤来侍者,命人将酒菜撤去,换成了清茶,待茶香四座,众人皆坐直了身子,苏慕言知是正戏到了,也正襟危坐。

  便见陈方裕起身将堂前唯一一盏油灯点亮,光难及远,只映的近处的人毫发可见,而远处的人确实模糊不清,苏慕言心道“这便是秉烛宴了,只掌一盏灯,主次分得清,大周人可真了得!”

  但见陈方裕站在灯旁,向四周团团行礼“诸位大家,在下陈方裕,乃是此间主人。得蒙圣恩,在下能邀得诸位前辈名宿于一堂,实是幸事。今日不谈家国,只弄风月,谁若能夺得魁首,只怕不出一日便可传扬天下。说明http://www.qi-wen.com/以文会友,还望诸位不吝笔墨,慷慨赐书。”语毕,便退至一旁。

  这时便隐约见得一位年轻人站起,只听他说“即使如此,那在下便抛砖引玉了,今晚正是十五,月色如醉,小可便以月为题。”

  又见他踱步少顷,“桂轮秋半出东方,巢鹊惊飞夜未央。海上风云摇皓影,空中露气湿流光。”

  那年轻人方吟罢,便听盛叶甫的赞美声“嗯,只字未言月,而月白之感顿生,小友此诗,也算得上是朗月佳品了,不敢请教小友姓名!”

  那年轻人忙拱手为礼“盛先生过誉了,小可是济阳陈宇琛。见过诸位了!”

  “原来是陈大人的后辈,那就难怪了!”

  只是忽听有人道“依我看来,这首诗也就马马虎虎,算不得什么佳品!”

  盛叶甫道“原来是付先生,不知付先生有何指教?”

  付余觞道“指教不敢当,只是这诗虽好,然意境不高,并且如今方才四月,陈先生却言明乃是中秋,如此,岂非大相径庭?”

  言罢便有许多人附和称是。说明http://www.qi-wen.com/

  有一人道“在下是自清山庄温倾旋,对付先生所言不敢苟同。须知一年之中,最撩人的月色,唯中秋也。”

  “在下施中谷,纵如君所言,巢鹊惊飞一句更有不妥,要知燕雀终究是燕雀,又如何能比之搏击长空的雄鹰可在海上留皓影?”

  听到此处,苏慕言心中大喊“又是党派之争!”

  金崔嵬道“可堪海上留皓影,雄鹰鸥鹭各有时,燕雀虽小,中有高志,心知可然,可若是去错了地方,纵使雄鹰也只能没于万丈高崖。”

  白关南道“正是如此,在下白关南,见过各位了。在下只是觉得尾句的‘湿’用的极佳,堪为诗眼。”

  众人附和,只因这‘湿’字确实有画龙点睛之妙。

  一时之间,因这一首诗便争论不休,两党之间唇枪舌剑。小说:苏幕遮在线阅读不过像钟朔游那样的武将便是从未开口,只是作壁上观。

  忽听一个女子道“这首诗固然中规中矩,却总觉后继无力,敢问陈公子,可还有下文?”

  此言一出,厅内落针可闻,非是其他,只因这女子声若黄鹂,众人只觉若发出半点声响,便是亵渎一般。苏慕言循声望去,只隐约见到那人身形曼妙,恍若仙子,只是面色难辨,不过只闻其声,便知定是位美人。

  那女子见无人理睬,心中气恼“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陈宇琛“这”

  “姑娘所言甚是,在下亦有同感。”

  陈宇琛怒道“阁下是何人,不妨由阁下将此诗补全!”

  那人笑道“如此说来,你也认为你的诗是后继无力了?”

  听闻此话,陈方裕暗自摇头“宇琛终究年幼,只一言便将我等推入深渊,不够好在联诗实难,看来还有补救之法。”心中虽然忐忑,却并未有太多担心。

  那女子道“你这人好无道理,须知诗乃心声,你要那位公子与你联诗,岂非强人所难?”

  苏慕言听得此话连连点头,“记得大哥说过,联诗是最难的,因为每个人的意境思想并不相同,因此少有人能联的圆润如意,不过对于大哥那个变态来说是毫无问题的,只是世间变态有几人?”心中不禁为那人叫起屈来。奇闻网

  就听那人道“姑娘不必为我担心,联诗只是小事一桩而已。”

  那女子气恼“好吧,若你不行,我一定找师哥帮你,只怕来不及。”

  那男子笑着说“多谢,若我不行时,姑娘再帮我可好?”

  女子展颜笑道“好!”

  男子曼声吟道“桂轮秋半出东方,巢鹊惊飞夜未央。海上风云摇皓影,空中露气湿流光。斜临户牖通宵烛,回照阶墀到晓霜。庾亮恃才高更逸,方闻墨翰已成章。”

  听到此处,苏慕言大惊“怎么可能,难道,他是我大哥假扮的?”

  而其他人听得此诗,俱无言语,连一向挑剔的盛叶甫也是缄口不言,一时之间,堂内落针可闻。小说:苏幕遮在线阅读

  那女中道“斜临户牖通宵烛,回照阶墀到晓霜。庾亮恃才高更逸,方闻墨翰已成章。庾亮恃才高更逸,方闻墨翰已成章。好气魄,好才气,好张扬!不过比我师哥差了些!”

  那男子苦笑,不知这个女孩子为何对他的师哥这般推崇,不过倒是有趣得紧。想到此处,他只是拱手为礼,便坐了下来。

  “好、好、好,当真妙极,没想到世间竟有如此人物,还未请教先生姓名,观先生文采,料也应不是无名之辈。”

  “盛先生客气了,我们原是旧识,在下姓秦。”

  “什么?”盛叶甫大惊“敢问蒙琴秦大先生与阁下如何称呼?”

  秦晤歌笑道“正是不才!”

  而其他人像萧玉城、金崔嵬、陈方裕之流,早已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尤其是陈方裕,三大先生声名远播,陈方裕早派人呈上请柬,杨先生因久病在身,婉言谢绝,而秦大先生向来神秘,想要送请柬也无从送起,只好暂送到秦先生经常出没的放鹤楼,却谁也没有想到,今时今日,他竟会出现!

  当下众人皆来与秦晤歌打招呼,秦晤歌坦然有度,举止端庄,毫不散乱。

  那少女也近前来“庾亮恃才高更逸,原来你是三大先生之一啊!那当真是久仰了!”

  秦晤歌连忙回礼,打趣道“姑娘客气了,不过比令师哥差些而已”

  那少女娇俏一笑“那可说不准,不过,你和我师哥可千万不要成为好朋友!”

  秦晤歌不解“却是为何?”

  “你们太像了,我怕辨不出来。”

  秦晤歌心中疑惑“那今日令师哥来了么?”

  “那倒没有,师哥说了,秉烛宴有什么好的,不过是一群酸丁合在一处互相酸人,与花柳巷的姐姐有何区别?”

  那少女学着男子的语气说道,此言一出,可当真得罪人,只见众人皆面色不善,唯有苏慕言、秦晤歌二人面色如常,仿佛在听笑话。

  苏慕言却想着“那位师哥当真有趣,有时间定要结交一番。不过,今日秦大先生公然现身,只怕要搅风搅雨了!”

  那少女见秦晤歌一脸温柔的笑着,还要再说,莫小叶赶忙上前“小姑奶奶,我们可是偷溜出来的,你莫要惹事,我们还是早些回去吧!否则,公子怪罪起来,我可无法交代!”

  那少女抿着嘴,委屈道“好吧,不过小莫哥哥你要答应我不要告诉师哥!”

  莫小叶连连作揖“只要小姑奶奶肯回去,我发誓,一定保密!我们快走吧!”

  二人方要离去,一直在堂中静坐的谷则大师道“阿弥陀佛!叶施主,还望赐回本门传法祖师的修罗赤珠笔,那法器在施主眼中一文不名,但于本门来说,却是无上至宝,还——望——赐——回!”

  最后四字,谷则用上了苍云内功龙象伏魔,众人只觉堂中风声阵阵,目眩耳鸣,莫小叶却在谷则发声之时便运功在身,将那女子挡在身后,以自身功力硬撼谷则神功,虽保得女子毫发无伤,却也付出经脉逆流的代价,一时之间竟动弹不得,忙运功压制,待淤血吐出,方稍稍缓解。

  莫小叶情知今日实难脱身,却也不愿连累身后女子,他缓缓挺直腰杆,抬手抹去唇角血迹。又见钟朔游、琼英、胡不归等人成犄角之势拦住去路,便不再掩藏行迹

  “不错,我就是叶莫莫。今日落在此处,我无话可说,只盼各位侠义之士能放过我身后的女子。叶某一人做事一人当,与旁人无尤。”

  言罢施展轻功向功力较弱的胡不归冲去。众人也舍了那女子,又将叶莫莫围在中央,观看叶、胡二人之战。

第六章曲终意未尽

叶莫莫心知众人自重身份不会围攻一人,但也绝不会允许自己今日离开,现在只盼着那女子能平安脱险,因此尽量将战场带往他处,也好让她有隙脱身。

  那女子见他此时身处险境,十分懊恼高声叫道“小莫哥哥,你要小心!我来帮你!”叶莫莫乍听此言,心中大惊“小姑奶奶,你怎么这个时候犯糊涂?当真可气至极!”

  分心之际,又遭暗算,他与胡不归本在伯仲之间,更何况叶莫莫专工小巧腾挪之术,这一失手,便落了下风,被胡不归一记掌力扫中,登时连连后退,口吐鲜血,女子见是如此,连忙扶住他,又迅速向他口中塞进一粒药丸。

  众人见此,便不再动手。

  郡守唐其休道“得能捉拿大盗,胡兄当是头功,老夫定将禀明朝廷,为胡兄谋个差事。还望胡兄切莫推辞!”

  胡不归连声回礼“不敢!”

  唐其休道“既是如此,来人啊!将这二人打入天牢!”

  便有差役从后门进入。

  苏慕言见此,便知这些差役早已在后堂等候,只怕是别有用心。但今日叶莫莫注定难以脱身,但那位姑娘却并无过错,况且心中对她的师哥别有好感,还盼着能借那位姑娘与她的师哥见上一面呢,于是道“且慢!叶莫莫固然当锁下投狱,但这位姑娘却并无过错,还希望各位网开一面,莫要追究了!”

  听得此言,庄顾珩大惊,须知此间之人俱是些大人物,何曾想到这位刚认识的木小兄弟竟会仗义执言,得罪权贵,方要阻止,却也寻思“那女子实无过错,若说有,便是刚刚小女儿之语,尚可当作童言无忌,何须计较?”

  于是附和“正是如此,还望唐大人能秉公执法,放了无罪之人!”

  苏慕言见他能为自己说话,心中不觉亲近许多。

  谷则也合十道“原当如此。”

  唐其休见众人求情,心下犹豫,忽听一女子道“姐夫,你放了那位妹妹好不好!”

  众人循声望去,那女孩子吐了个舌头“我叫如埙,见过各位前辈!”

  苏慕言见她可爱,对她一笑,如埙立时涨红了脸,低下头去,只觉那位公子笑起来当着好看,比萧小王爷还好看呢!

  萧玉城见她求情,只好道“唐大人不必勉强,依法行事便可。”

  依法?那就是放了。只好指挥手下,只擒叶莫莫一人。

  方要近前,那女子道“才不用你们帮忙,祸是我闯出来的,我一定要带小莫哥哥离开,你们谁都不要阻止。”

  于是一脸倔强的扶着叶莫莫要离开。

  叶莫莫心中感动,低声道“你快离开,不要管我!”

  “不!”

  “哎呀!小姑奶奶,你若执意如此,我们都要陷在此处!你回去后,求你师哥救我。顺便问问他,我可通过考验了,嘿嘿,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有事的!”

  那女子一脸疑惑“真的吗?”

  “嗯!”叶莫莫转向谷则“大和尚,你想要修罗赤珠,可惜小爷不曾带在身上,早就换成了酒,落进小爷的肚子里啦!哈哈哈!”

  “阿弥陀佛,施主不可妄语!说不得,老衲只好将你请回苍云寺,交由住持师叔了!”

  唐其休连道“谷则大师尽管放心,这恶盗落在我们手中,必将受到一百零八道刑具伺候着。保管让他吐露贵寺法器所在!”

  谷则虽心中不忍,但看叶莫莫模样,也只好如此“那就有劳了!法器之事事关重大,还望施主鼎力相助!”

  于是退到一边静立。叶莫莫见始终无法离开朝廷爪牙,只好认命,不再言语。

  这时如埙走到近前,拉住那女子的手“我叫如埙,你呢?”

  那女子附在如埙耳边低声道“我叫尧儿,不过师哥不让我说的!”

  “你长得真漂亮,我介绍我的姐姐给你认识好不好?”

  “好啊!”于是被如埙拉到萧玉城身边

  “我给你介绍,这是我的姐姐如笙,那个是萧小王爷,即将成为我的姐夫哦!”

  尧儿道“你们好!”

  如笙白了如埙一眼“小妹妹莫听如埙乱说,来,我们这边坐吧,那些事,让他们男人去解决吧!”

  尧儿回身看了叶莫莫一眼,向他点了点头。这时三五差役一拥而上,将叶莫莫押了下去。

  此事一了,又从后堂涌出十余个侍者,将先前打斗狼藉之处收拾干净。不多时,厅内又恢复向时气氛,众人也仿若什么都没发生过,继续吟诗作乐,唯有尧儿心中气苦,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心却已飞到宴会之外“师哥回来发现我不见了,一定会来寻我,我一定会求师哥救他的!”

  苏慕言却发现,此时堂中的气氛变了,不像向时那般唇枪舌剑,互相攻讦,反而是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心中道“全是一些会笑的狐狸!尤其是那个秦先生!我敢打赌,他一定有问题!”

  众人把酒行诗,推杯换盏,连苏慕言也勉强凑了首诗交了上去。直到月已三更,众人才三五成群结伴离去。苏慕言与庄顾珩等人各怀心事,打了个招呼,便回房中。

  月正圆,人难眠。

  秦晤歌回到梅心阁,清子早在一旁等候。秦晤歌温柔一笑“清子,辛苦你了,可查到什么?”

  清子为他斟了杯茶“这是我心甘情愿的,倒是你,总和他们虚以委蛇,着实辛苦。”

  秦晤歌笑道“清子,你跟在我身边多年,可知我最喜欢你什么吗?”

  “清子不知。你的心思是最难猜的!”

  秦晤歌揽住她的纤腰,“我最喜欢的是,你知进退,从不逾矩!”

  清子脸色一变,连忙跪倒“清子知错,望主子责罚!”

  秦晤歌将她扶起来,双手扶住她的脸,见清子的美目中充满恐惧,笑着说“我还是喜欢听你唤我晤歌,你我之间,何来主子、责罚一说,你可是我最亲近的人呢!”

  “清子惶恐!”

  秦晤歌反身躺在鎏金榻上,清子体贴地为他揉着额头,良久才使心情平复。

  “佩玉已经留在唐其休身边了。她传讯说,今夜那些人要在陈府的耀寘居商讨大事,想来,应是尚罗之事。只可惜耀寘居把守甚严,我们的人进不去!”

  美目中出现恨意,秦晤歌握住她的手,柔声道“尚罗一事,你们不用管了,命令放鹤楼的人撤出济阳。”

  清子虽然疑惑,但不敢质疑“是,那我们要不要通知付余觞大人?”

  “为何要告诉他?靖王府的人,不过跳梁小丑,若无他们,又怎样才能让我们的靖王殿下知道我们的好,从此对我言听计从呢?”

  “那”

  秦晤歌看着她“清子,你我之间还用吞吞吐吐吗?”

  “那么,晤歌为何露面?”

  “呵呵,清子不知?”

  “不知!”

  “原因很简单,我不可能总躲在暗处,皇帝老了,也是时候出现了,否则太子与齐王颖王结盟,靖王势单力孤,岂非无趣?况且,我来是为了见一个很有趣的人。”

  “那晤歌可有见到?”

  “当然,不过有些失望,真不知那小孩子如何能得瀛寰的青睐。”

  “我见苏十二少并无特殊之处,怎么会引起瀛公子的兴趣?”

  “苏十二少在彭淮时向来胡作非为,如今竟被一纸婚书逼出了大宣,岂非有趣。大概瀛寰就因这个吧!”

  是夜,陈府地牢,刑具具备,远远听见鞭子声夹杂着惨叫和怒骂声。

  听着有一老者吟道“大刑用甲兵,其次用斧钺;中刑用刀锯,其次用钻凿;薄刑用鞭扑,叶莫莫,如今你只领略鞭扑之刑,便这般痛苦,你当真不愿招了?”

  叶莫莫满眼恨意,嘶声道“招什么,我根本就没去过齐王府,何谈招供!”

  “既然如此,尔等便好生伺候这姓叶的,直到他招为止。”

  众刑役“是!”

  陈方裕走出暗牢,外面月已西移,看眼前满是剪秋萝对月绽放,心中有说不出来的苦楚,暗牢正是在白日苏慕言所游玩的花园中的假山里,陈方裕在假山的岩壁上拍了几下,那个暗牢便消失不见了。陈方裕抬头望着月亮,只觉思绪如麻,一声叹息,便急急向耀寘居而去。

  耀寘居内,萧玉城、金崔嵬、琼英、钟朔游、唐其休、盛叶甫皆在座,见陈方裕到来,连声问道“如何,可是招了?”

  陈方裕摇摇头,径直走到桌旁坐下“还没有,如今形势危急,万不得有半分差池,如今卷轴丢失,我等难辞其咎,纵然太子殿下不怪我等,可我等有何颜面再在太子御前效力。”

  萧玉城道“罢了,为今之计只好先扣住叶莫莫,在徐徐图之。”

  盛叶甫道“枉费我等设下秉烛宴,假借尚罗名义将叶莫莫诓来,竟谁知”

  唐其休道“不过,也并非没有好处,至少让我们看到了靖王的底牌,付余觞,好大的面子,哼!当年太子数次相邀,这厮竟以闲云野鹤之名多次推辞,哪知今日方知,竟是靖王的人。”

  陈方裕连忙劝解“唐老莫要生气,付余觞之事尚可理解,只是我不明白,这三大先生中最为神秘的秦先生竟也投在靖王麾下,当真令人费解!”

  金崔嵬阴鸷道“要不要趁此机会,除去姓秦的,杀之而后快。”

  萧玉城一惊,忙道“只怕不行,那位秦先生敢在此时露面,只带三五随从而来,定有后招,不过只要他对尚罗有半分觊觎之心,定会有机会除掉他。”

  金崔嵬嘿嘿冷笑不语。

  唐其休见此“不过秉烛宴并非全无益处,至少自清山庄肯派少主温倾旋前来,并明确表示心迹,我们还多了个盟友。还有其他人,当栽培的便可栽培,也算是我们对太子殿下的一份心意吧!”

  盛叶甫道“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到那副卷轴!”

  一时众人无语。

  忽听金崔嵬道“陈大人可是要择个女婿的,心中可有人选?”

  陈方裕见他以此调节气氛,感激的望了他一眼

  “会上百人,唯温倾旋甚合我心,我有意将小女许配给他。”

  盛叶甫道“那个白关南今日表现极佳,可堪造就,陈兄不如也考虑一下!”

  陈方裕道“可惜他终是一介布衣,想要考取功名谈何容易,我又怎能将小女的幸福寄托于飘渺的未来。”

第七章 命运双生子

据说鸡鸣时是一天最煎熬的时候,苏慕言艰难的从床上爬起,只觉昨日好戏太费心思,待梳洗完毕,却错过了早膳时间,只好和庄顾珩打个招呼,去府外解决,顺便换换空气。

  哪知刚出西跨院,便看见前方一人一身白衣如雪,正向东行去,苏慕言连忙轻身追去,拍向那人的肩膀

  “白老兄,要往何处去?”

  瀛寰转过身,神色复杂“找人,离开!”

  “哦,同行啊,我正要去寻些吃的。”

  瀛寰不再睬他,自行离去。苏慕言也不愿自讨无趣,易道而行。

  瀛寰见他并未跟来,摇了摇头,向梅心阁走去。

  秦晤歌见他归来“去和他告别了?”

  瀛寰摇摇头“没有。”

  “哦?却是为何,你不是很看好他吗?”

  “没有。你暴露身份,只怕他们会按耐不住,向你出手。”

  说着眼中杀意一闪而过。

  秦晤歌的眼中涌现暖意“你不必为我担心,绮溟堂来了四人,足够保我安全。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告辞了。”

  苏慕言在济阳有名的酒楼用过早膳,一路看着风水人情向陈府而去。

  不多时便见一僧一儒从巷子里走出来,二人谈笑风生,好不自在!

  待仔细辨认,苏慕言瞪大了眼睛,那一身白色儒服的岂不就是轻璧侯苏一白长子自己千里迢迢前来寻找的大哥!

  苏慕言好生欢喜,立时足底生风扑向了自己的大哥,正待自己满心欢喜之际,突然看见那个僧人长袖一挥,自己便如撞上了一道墙壁,立时便弹了回去,摔倒在地,心中大惊“这是何人,功力如此深厚?”

  就听那僧人合十道“阿弥陀佛,小施主何故攻击老衲的朋友?”

  听得此言,苏慕言顿觉委屈便赖在地上“哼哼,小爷会攻击他?”

  言罢,便将头转向一边,不再睬他们。

  那白衣男子笑道“你怎么来了!赖在地上成何体统。”

  上前将他扶起,又掸去苏慕言身上的灰尘

  “几时过来的,怎地父亲未向我提起,一路上吃了不少苦头吧!”

  苏慕言看着大哥眼中毫不作伪的关怀,眼中几乎涌出泪花来,急忙将头撇在一边,一言不发,心中却被幸福充满,只觉这一路风餐露宿也是值了。

  是的,他终于找到自己的大哥了,从前只听大哥提起过他在帘云郡榣炽山上学艺,一去便是十年,只是偶尔回家,不到半月便即离去,虽是如此,可他对自己的大哥十分亲近,与大哥在一起时,也时常让着自己,保护自己,因此不论遇上什么麻烦事,都会请求他帮忙,纵使那时不在,可只要大哥回来,必定会第一时间为自己排忧解难。他是自己的大哥啊,那个自己的孪生兄弟,苏幕遮。

  幕遮慕言这一对兄弟并不像双生子,只有四五分相像,然性格迥异。幕遮沉稳大气,慕言却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有委屈,他宁愿躲在大哥后面,凡是都让大哥出头,自己也能落得逍遥,而苏幕遮从未让他失望,这次寻兄,一是为避避风头,二是为了苏侯爷的五十整寿,最重要的是,希望苏幕遮能为自己出出主意。

  苏幕遮见慕言双眼红润,心中不忍“可是路上受了委屈?”

  慕言答“没有,就是刚刚摔得有些疼而已!”

  “是吗?忘机,还望你看看小言是怎么了!”

  那个僧人笑道“你是关心则乱,他没事的。”

  苏慕言也被说的脸颊发热“都说没事了,只是我来寻你,五千七百里路都未摔过一次,哪知竟在此时开了利市,实在丢人,不说也罢!”

  苏幕遮听得此言心疼不已,只好转移话题“对了,小言,这位是我的好朋友,忘机大师,忘机,这便是我常和你提到的弟弟,苏慕言,舍弟口直心快,得罪之处还望莫怪。”

  忘机笑道“令弟性情爽直,我怎会责怪?”

  苏慕言也向忘机行礼道了声“见过大师!”

  于是三人徐徐而行,苏慕言问道“大哥欲往何处?我们不回彭淮嘛?”

  苏幕遮笑着说“现在还去不得,我还有件要紧事要办,现在,我与忘机要拜会陈府陈老爷子。”

  “陈府?”苏慕言瞪大眼睛,突然低声神秘道“大哥可是为了尚罗?”

  苏幕遮与忘机相视一笑“不是,尚罗,并未出现,那只是一个噱头罢了!”

  “并未出现?怎么可能,我亲耳听到的!是这样的,那天”

  于是将庄顾珩三人的事搬了出来。

  忘机道“三水婆婆曾经预言,尚罗只会在乱世将尽,明主新出之际方会出现。”

  “三水婆婆?那是谁?怎么没听说过?”

  苏幕遮笑道“三水婆婆实乃一代怪杰,听说是鬼谷子一脉传人,通晓古今,能凭借自身修为对世事预言,然性情高傲,曾有人携万金请求三水婆婆卜运自身前程,却被她以‘竖子安与谋’为由逐出门外。而关于尚罗的预言,乃是八年前大周皇帝以柏雾郡十年免赋的代价换来的。”

  “这么说来,这位三水婆婆便住在柏雾郡了?”

  苏幕遮看向远方“这倒不是,不过,她曾说过,柏雾郡是她十分欢喜的地方,却无人知晓她家归何处,或许这便是隐士高人之风吧!”

  “那三水婆婆长什么样子,是美是丑?是高是矮?”

  苏幕遮敲了敲他的额头“你就关心这个!”

  “不是,大哥,我的意思是,若有一日我见到三水婆婆,便请她为大哥预言,什么时候能娶个大嫂回来啊”

  “你啊”苏幕遮对这个弟弟十分无奈“从未有人见过她的真面目,只知道她笼在水色绸衣里,头戴同色面纱,神秘的很,不过你也不要妄想了。”

  说到这里,便疑惑看向他“你从不将婚姻之事放在心上,怎地今日竟以此为喻,难道说”

  “没,没!”

  苏幕遮笑道“去年中秋回家时,母亲曾向我提起过,叶家小姐才淑貌卓,正是良配,难道,你是来向大哥报好消息的?”

  苏慕言苦笑“分明是噩耗,我是逃婚才跑出来的!”

  言罢立时醒悟,心中懊恼“怎么说出来了?又要被大哥嘲笑了,这个臭变态,又绕我话!分明猜出来了,还要我亲口说出来,哼!”

  苏幕遮只是看着他,并未说什么,苏慕言只好低下头“大哥,你是知道我的,我这个人,性情跳脱,那里是叶家小姐的良配啊,岂不是耽误了人家。”

  “我说你啊,什么时候能长大?你这一逃婚,岂不是令叶小姐闺誉受损。”

  苏慕言不敢抬头,只好转移话题“大哥和忘机大师要去拜访陈大人,到底为了何事”

  同时脸上摆出自认为最可爱的笑容,一脸期待的看着苏幕遮,苏幕遮无奈,然一向宠爱这个唯一的弟弟,也不再揪着此事深说于他,

  “是为了一个人。”

  苏慕言情知过了关,心中欢喜,也不再多问。

  苏幕遮道“家中安好?父亲可好?”

  又顿了一下“母亲呢?”

  “大哥放心,一切都好,父亲好,母亲好,我也好!”

  苏幕遮摇摇头“你啊!你出来时母亲可有说什么?”

  “没有啊!大哥莫不是想念母亲了?”苏幕遮只是笑着,并不言语。

  当三人走到陈府门前,却看见秦晤歌一行人在与陈方裕等人辞行。

  只听秦晤歌道“陈大人,诸位,不必远送,就此别过吧!”这时就见一道人影迅速扑出去,一直到苏幕遮的怀中

  “师哥,师哥,你终于来了!”抬起头时,已是泪眼盈盈。

  “尧儿,怎么了?莫哭!”

  尧儿只是将头埋在苏幕遮怀里,像只委屈的小鹿,说什么也不肯起来。

  苏慕言大惊,心道“原来,这就是大哥的小师妹啊,可笑我一心想着要结识那位神秘的师哥呢!”

  苏幕遮抬起头望着陈府方向,嘴角抿着笑,甚至连眼中都含着笑意,不过熟知苏幕遮的忘机却双手合十“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直待忘机念到第八声时,苏幕遮才恢复往日的温润,而尚在怀中的尧儿却羞得跳到苏幕遮的身后,只探出个小脑袋

  “原来是忘机伯伯,侄女失仪了!”

  忘机道“无妨!”

  苏幕遮见她如此,便也放下心来。远远看着陈府门前的众人,直到与一双眼眸碰撞时,那一刻,仿佛是命运的相遇。

  荀绎言:

  关于苏慕言:苏慕言是苏一白次子,之所以称为十二少,是由于古人为求多子,故在“二少”前加个十。民国时多用。与唐宋时说法不同,彼时多为大族,称排行时会将族内之人尽排,比如杜甫称为“杜二”,李白是“李十二”李商隐是“李十六”,还好王维是排行十三

苏幕遮》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苏幕遮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老公,不约 18章

    原标题:老公,不约18章小说名:老公,不约第十八章乖乖等着喷泉边上的动静闹得很大,尤其保安架着沈蜜儿和唐宇翰出去的事情,让众人都在纷纷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让厉南璟发如此大的火。这边正在想办法跟C&G总裁助理搭上关系的沈撼山,忽然就见到刘威的神情一凝,他还没反应过来呢,刘威就大步离开了。沈撼山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急不已,他忙追了过去:“刘特助,您就透露一点点口风,也不算泄露机密……其他的事情都好商量……”参与C&G这次项目竞标的公司有很多家,沈氏集团算得上是其中翘楚了。本来对于竞得此次

  • 神秘前妻:难驯服 18章

    原标题:神秘前妻:难驯服18章小说名字:神秘前妻:难驯服第十八章:你是故意的“宋若初……”沈落咬牙从齿缝里逸出三个字。宋若初神色未变,缓缓开口:“沈落,你我之间最好井水不犯河水,我宋若初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说罢,宋若初便要离开,可在她转身走了两步之后,沈落却突然开口:“好,我可以和你井水不犯河水。”“你说什么?”宋若初转身,眼底露出惊疑。沈落刚才气得有些发红的脸此时恢复正常,看到宋若初转身,他嘴角微微勾起,“我觉得你说的没错,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希望以后可以和平相处。”说着话,沈落便拿起手边的香

  • 凰后天骄:冷王的枭宠 18章

    原标题:凰后天骄:冷王的枭宠18章小说名字:凰后天骄:冷王的枭宠第十八章:好有弹性,好屁股左流芳甩了甩手里的茶杯,俊脸上划过一丝迷人的笑,“王爷,咱俩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不用分你我了嘛,而且这暗夜霸主我都替你坐了这么多年,我也想清闲清闲。”风兰卿放下茶杯,杯底落桌,‘咚’的一声响,在屋子里回荡。左流芳连忙采有飘移大法,移到屋外,“小兰,咱们改日再聚。”溜。左兰卿握紧手指,幽黑的眸子望向窗外这亭台楼阁,幽深如井。“王爷,王爷不好啦。有贼人闯进来,并且绑架了花小主。”有人来报,然而人还没走,便见一抹白影

  • 绝品逍遥邪神 18章

    原标题:绝品逍遥邪神18章小说名称:绝品逍遥邪神第18章踩了狗屎就变拽了张雅的闺房之内,灯还开着,她坐在镜子前,思索了片刻,俏脸一红,还是脱去了睡衣,从仙黛尔的包装袋子里拿出了那一件粉色的罩罩,放在鼻子前嗅了嗅。沁人的香气涌进了她的鼻子之内,仙黛尔这种限量版一般全球只有一百件,分布在各个国家,经过消毒,购回来就可以直接穿用。张雅在镜子前照了几十,才把自己原来的罩罩松下来,那一双丰腴的玉峰除了她自己看过,就是镜子看过,她望着镜子里迷人的自己,脸上桃花片片。但是她眼中的那种自豪却没有,有的是一种淡淡

  • 阴暗大师 18章

    原标题:阴暗大师18章小说名:阴暗大师第十八章灭“算了,就说到这里吧,后面的事情和你也没有什么关系了,还是说这把枪吧。这把枪的子弹知道是什么吗?是我的精血。人为阳,鬼为阴,人之精血更是阳中之阳,对付鬼是最为有效的。被用这把枪打出的精血子弹打中的鬼,会在精血的阳气的作用下和鬼体内的阴气发生反应,从而中和,因此鬼也就消失了。“不过这么做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这么做了之后,死去的鬼就不会化为纯粹的阴气,而是飘散,消失于世间……”李晨停了下来,但是女鬼的脸上却露出了惶恐不安的神情,似乎在为李晨的那句“消失于

  • 我用余生偿你情深至极 18章

    原标题:我用余生偿你情深至极18章小说书名:我用余生偿你情深至极第十八章快来救救我外面我的手机却在此时不识时务的铃声大作了起来。很响,我的心没由来得一蹙。我生怕是潇潇出了什么事,身子一怔。陆一鸣沙哑的嗓音却在我耳边传来:“别管它……”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叫对一个男人叫停意味着什么。更何况我不敢得罪面前的男人。虽然我们在很久很久之前有过一段交情,只是在岁月的洗礼下,那个小男孩却成长成了一个非常危险的男人。我知道自己不能惹恼他。绝对不能。他低头咬住我的耳垂,在我小小的耳垂上撕摩了起来。这是我的敏感部位

  • 贴身男秘有春天 18章

    原标题:贴身男秘有春天18章书名:贴身男秘有春天第十八章:半路杀出箫连赫箫连赫伸开手拨拉了几下,把拦在自己面前的小混混统统扒拉到一边去,径直走向人群中间的薛妮妮。脱下自己的外套,把妮妮包起来:“丫头,地上凉,起来。”妮妮听到这个自己做梦都想听到的声音,猛然抬起头,看着昼思夜想的这张脸这么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小萧哥哥,真的是你吗?我没有在做梦?”箫连赫帮妮妮紧了紧外套,又擦了擦还挂在她小脸上的泪痕:“好妮妮别怕,是我,小萧哥哥。”“哇——小萧哥哥,我没有做他们说的那件事儿!我真的没有!”妮

  • 独家爆料:惹上网红老婆 18章

    原标题:独家爆料:惹上网红老婆18章小说名称:独家爆料:惹上网红老婆第十八章:闭上眼都能描摹出他的轮廓眼眶热热的,有什么东西往外涌,柰小金抬起头把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逼了回去,吸了吸鼻子声音干哑,“我被困在帝锦大厦倒数第二层的仓库。”“好,我马上赶过去。”不问缘由,不问因果。电话没挂,柰小金能隐约听到对面有东西摔落到地上的清脆响,以及急促的脚步声,再接着,是砰的关门声。一连串的声音,间隔很短,说明人走的很急。意识到这一点,心头又是一股暖流,从心脏迅速蔓延到四肢百骸,听着电话彼端传来的心跳,柰小金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