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神医嫡女:黑萌辰王妃在线阅读

2017/11/15 22:12:32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神医嫡女:黑萌辰王妃

第3章 我不同意

“老爷,您可要千万要拿定主意啊!可切莫叫人骗了!”

  “可这些……”

  “如今二公子不是还没回来么?只要我们将这丫头除掉,命见过这丫头的下人闭嘴,不就神不知鬼不觉吗?”

  “双双,这种事怎么能做呢?那丫头是我的女儿!”

  “她说她是你的女儿,你觉得能信吗?依我看,她根本就是贪图我们洛家的荣华富贵!”

  “话也不能这么说……”

  ……

  “老爷,大夫人,那位六小姐要离开呢!”

  虚掩的门被推开,管家急冲冲的进了书房,对着屋中二人禀报着。奇闻网

  屋中二人对视一眼,皆是看向管家。

  这屋中二人,正是洛无成与他的夫人聂氏聂双双。

  洛无成身躯凛凛,相貌堂堂,已入不惑之年,虽是武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但眼神并不清明。

  聂氏生得貌美,衣着鲜艳,但不失大方,眉梢眼角间隐露皱纹,眼中幽深不已,更透着几分刻薄。

  听闻管家所言,聂氏立刻冷下了脸:“她要走让她走便是!让她在前厅稍等片刻,等本夫人跟老爷商量个结果出来,才这么一会儿就受不了了?”

  管家抹了把冷汗,什么稍等片刻,人家姑娘都等了好一会儿了!再说了,天都快黑了,不早些安顿六小姐,可如何是好?

  当然,这话管家决计是不敢说的。

  于是,管家支支吾吾的提醒道:“可是……这天都快黑了……”

  “管家,你这怪本夫人让那丫头等的时间长了?”聂氏板起面孔,不悦的疑问道。

  管家顿时叫屈,忙道:“夫人,老奴哪敢啊!”

  “你不敢?你不敢你居然跑来打扰本夫人与老爷?”聂氏心中有火,有怨气,没法对着洛无成发,自然就冲着这找上门挨骂的管家了。推荐qi-wen.com

  “大夫人真是好大的火气!”

  聂氏这句话说完,却有一道幽幽的声音传来。

  这声音,清脆,婉转动听,听起来有些飘渺。

  聂氏一惊,随后便是看见一名少女从一旁的走廊缓缓走出,站在书房门口,却是入了他们的视线。

  黄昏的日光从西边投过来,洒在她的身后,霞光四散,将她整个人映衬得十分温柔。

  这自然就是洛灵溪。

  她原本只是跟过来让管家送她出去,却不想正好听见聂氏撒泼的模样。

  聂氏瞧见她,顿时脸色一变,指着她便是叫嚣道:“你好大的胆子,没有本夫人的允许就敢在洛府随意走动,实在是没有教养,这些年,你娘都是怎么教你的!”

  洛灵溪嗤笑一声,扬起了手中的包袱,随意往书房里一丢,包袱从管家的肩头擦过,落在了地面上,里面的东西也散了一地。阅读http://www.qi-wen.com/

  “你!”聂氏看了一眼,气急败坏,指向洛灵溪。

  洛灵溪也不理会那聂氏,只向着洛无成道:“尚书大人,这些都是当年你送给娘亲的,如今还你!娘亲死了,我来洛府,只是为了见二哥,既然二哥不在,我也告辞了。”

  洛无成看着满地的狼藉,又看着旧物映入眼底,心绪复杂。

  见洛灵溪转身,洛无成忙上前一步,焦急的唤道:“明玥……”

  洛灵溪顿了顿脚步,微微侧脸,只道:“洛明玥是你取的名字,我不稀罕用。我是洛灵溪,洛彩儿的洛,而不是你洛无成的洛!”

  “放肆!”聂氏一听少女直呼洛无成的名讳,顿时气得七窍生烟,责骂道,“洛彩儿就是这么教你的吗?老爷是你亲生父亲,你居然直呼父亲名讳,忤逆长辈,简直大逆不道!”

  洛灵溪的唇角微扬,泛着讥诮的笑意。

  “为了娘亲,我的确是想来认祖归宗!但是,你们不想认就明说,犯不着关在书房里讨论这么久也讨论不出结果!”少女讽刺着,指了指西边的落日,道,“太阳快落山了,天快黑了,我需要早些离开这里去找个客栈投宿,可没功夫等你们讨论出什么结果!”

  “认祖归宗本来就是大事,你以为你拿着一封洛彩儿的遗书和一堆破烂玩意来,我们就必须要相信了?这讨论自然是需要时间的,你等不及大可以不要来!”聂氏本就不喜欢洛灵溪,说出的话也是狠厉不已。

  “说到底,你不过是个平妻,比起我娘亲,你差远了!”洛灵溪转过身,对着聂氏,语调轻快的讥讽道,“不相信我是洛家的女儿,那更好啊!那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忤逆长辈,大逆不道?那是我父亲吗?”

  聂氏被洛灵溪一顿抢白,脸色顿时难看至极,正要开口,洛无成却是狠瞪她一眼,怒道:“双双你闭嘴!”

  聂氏瞪大眼睛,怔怔的看着洛无成,反应过来洛无成是让她闭嘴,气得呼吸都变乱了。小说:神医嫡女:黑萌辰王妃在线阅读

  洛无成却是上前一步,看向少女,道:“明玥……哦,不对,是灵溪。”

  唤了洛灵溪的名字之后,洛无成温和的笑了,继续说道:“灵溪,当年是爹对不起你娘亲,如今你回来了,这是上天对爹的恩赐,留下来吧,别离开了,好吗?”

  洛灵溪看着洛无成的眼睛,看着那表象中的温柔,不由得别过眼。

  若不是了解过洛无成的为人,只怕,她真要被洛无成这副“爱女情深”的模样骗过去了!

  “留在这里做什么?接受你们的施舍?算了,二哥不在,我还是走吧!”洛灵溪低声叹息,语气中透出几分幽怨。

  洛无成一愣,这眨眼间,这女儿怎么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刚刚,还跟只刺猬似的呢!

  洛无成想着,心中不自觉的生出了几分怜意,这到底是她的女儿啊!这些年她在外面定然吃了不少苦,对他多少是有些怨恨的,可应当也对他抱有那么几丝幻想。

  “留在府里吧,至少,等你二哥回来?如何?”洛无成小心的提议道,他想,这个女儿性格偏激,一定不会同意留下,但毕竟是他的女儿,也不能常年抛头露面,他日传出去,对他的名声也不好,所以,他至少也该给她一个栖身之所,免得她再奔波劳累。

  洛灵溪抬头看着洛无成,看他眼中多了那么几分真诚,便是有些犹豫。

  却不料,另一道怒气冲冲的声音从一旁传来:“我不同意!”

第4章 梦杳书院

“爹,娘,你们疯了!哪里来的野丫头你们也要认为女儿?”

  洛明珠正从外面回来,一回来就听见这么大的事,当下就爆发了。原文qi-wen.com

  她是聂氏的女儿,在洛家身份自然尊贵无比。

  洛灵溪眼见洛明珠咄咄逼人,自然是耗尽了唯一的耐心。

  她侧过头,看向管家,道:“管家,能不能麻烦你送我出府?”

  管家一愣,有些迟疑的看向洛无成。

  洛无成准备开口,洛灵溪却又是说道:“洛大人,做事留有余地的好。”

  洛无成听她这般说,只得无奈叹气,对着管家说道:“送六小姐出府吧!”

  “是,六小姐请。”管家连忙上前,送洛灵溪离开。

  “你给我站住!”洛明珠不依不饶的去拦洛灵溪,却被洛无成拦了下来。阅读qi-wen.com

  洛无成表情凝重,目送着洛灵溪离开。

  管家将洛灵溪送到了门口,洛灵溪道了谢。

  “六小姐,您回来了,夫人她……”管家问的,是洛彩儿。

  他是洛家的旧人了,在他心中,只有洛彩儿才是洛家的主人。

  洛灵溪眸色一暗,道:“她不在了。”

  管家眼中满是悲伤,终是叹了一口气:“哎!”

  “我走了,谢谢。”

  管家又急切的说道:“六小姐,您先别急,等二公子回来,老奴就会告诉二公子您来过之事,二公子一定会去接您的。”

  洛灵溪脚步微顿,没有再多说什么,快步离开这里——

  八月初八。

  盛都,梦杳学院。

  小院中,草木稀疏,秋意正浓。

  晨起,满地秋霜,朝阳起,阳光映照霜华,晶莹闪耀。

  白纱遮面的洛灵溪立于屋檐下,瞧着远方,眼中一片安然。

  侍女美琼拿着狐裘披风自屋里走出,向着她的方向而来,为她披上披风。

  “小姐,早晚凉,多穿点。”美琼一边系着披风,一边叮咛,满满的关心。

  “没事,我没那么娇弱。”洛灵溪回着,眸中带笑。

  “你还不娇弱这世上就没有娇弱的人了!”美琼嘟了嘟嘴,“哦对了,冷姑娘说,今日是梦杳学院的入学考试,听说,今年开始,各大学府就仿照国子监一样招收女子入学了呢,你要不要去看下?”

  “女子入学?”

  “对啊,我还听说,洛府的三位小姐也会来读书,她们回头要是知道小姐是梦杳学院的医师,会不会来找麻烦啊?”说到这里,美琼不免有些担忧。

  洛灵溪垂眸:“顺其自然。”

  她来到盛都其实已经有三年之余,只最近出了趟远门,回来的时候才想着去洛家露个面。洛云柯在外行军打仗一事,她也早就知晓,她也知道,洛云柯回来的时候,只要知道她的存在,就一定会来寻她。

  她亦不愿与洛府有太深的牵扯,只等洛云柯回朝,去见洛云柯,当是了却娘亲的心愿了。

  梦杳学院,便是她的栖身之所。

  “不过,洛家人也未必认得出小姐你,没什么要紧的。”美琼细想一下,又觉得太过忧虑了,不免轻松的回道,“小姐,咱们等会去崇文阁瞧瞧吧!”

  “我是医师,看那些做什么?”洛灵溪摇头。

  “小姐,你想啊,学院既然开始招收女生了,那肯定是需要女夫子来管理女生的日常生活呀!要我说啊,院士肯定会让你去管理那些女生。”美琼说得兴致勃勃。

  洛灵溪眸色微闪,一时有些沉默。

  为什么三年前她会选择留在梦杳学院?那是因为,她原本,就是一位老师。

  在穿越之前,在现代,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她洛灵溪,是史上最年轻的大学讲师。

  “还有,虽说各大学府可以仿照国子监招收女子入学,但是,其实大都也就只有咱们学院开了这个先例,小姐你是不知道,自从院士决定招收女子入学之后,咱们学院的夫子都走了好几个了!”美琼越说越夸张。

  大业皇朝,和中国古代的历朝历代一样,重男轻女。

  国子监是皇家学院,针对皇亲贵族开放,不分男女,而其他的办学单位,却不得招收女子。

  今年科考,内阁大学士之女李诺得到特许参加科考,当选女状元,作为奖励,弘光帝颁布新令,实行男女平等政策,允许整个大业皇朝其他学府招收女子入学,但,并不允许女子参加科考。

  是以,所谓的男女平等,其实依然不平等。

  梦杳学院首开先例,招收女子入学,夫子们却无法接受,因此纷纷辞职。

  美琼说的这些,她其实早有耳闻。

  “学院还剩多少夫子?”洛灵溪敛了敛眸色,问了一句。

  “就剩下梦先生、沈先生、钱夫子三个了。”美琼掰着手指,数了数。

  “嗯。”全都不认识。

  来梦杳学院三年,除了院士,她几乎没与旁人打过交道,学生有些小病小痛的会来找她医治,但基本上她只需要看一眼便能给出对应的药了,余下的就是美琼的事了。

  “有人在吗?”伴着规律的敲门声,一道明朗的人声自院外传来。

  “啊,是梦先生!小姐,我去开门!”

  洛灵溪没有阻拦,目送美琼奔向院门。

  院门打开,青衫书生的容颜入了她的眼,她的瞳孔不由得放大,眼睫更是不规律的颤动了一下。

  “梦先生,这么早过来有什么事吗?”美琼眨了眨眼,问道。

  青衫书生面如冠玉,笑容似阳光,尤其,他笑的时候,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格外迷人。

  “不好意思啊美琼姑娘,打扰你们了,是院士让在下来请白姑娘去崇文阁一趟。”青衫书生拱手,恭敬对着美琼说道。

  洛灵溪缓缓走来,步履轻盈,一直停在美琼的身边。

  青衫书生看着洛灵溪一步步走来,呆了,愣了。

  “梦先生?”美琼试探着唤了一声,没有反应。

  美琼很是疑惑的瞧了瞧洛灵溪,不免又是转向青衫书生,重复着喊了一遍:“梦先生!”

  青衫书生浑身一震,从神游中恢复过来,朝着洛灵溪躬身行礼,有些结巴的应道:“抱……抱歉……失礼了,在下梦阳。”

  “梦先生好。”洛灵溪微微点头,不浅不淡的回答着。

第5章 女子入学

梦阳抬头,细细瞧着洛灵溪,试探着问道:“敢问白姑娘是哪里人士?”

  洛灵溪眸色微闪,美琼却只当梦阳是无礼,不由得恼怒道:“梦先生与我家小姐乃是初次见面吧?怎么会问这些问题?难道不觉得唐突吗?”

  梦阳脸上不由得浮现几丝尴尬,解释道:“在下并无他意,只是,白姑娘酷似在下的一位故友……”

  “呵!这种烂借口梦先生不觉得很难让人相信吗?我家小姐白纱遮面,根本看不见容颜,梦先生说这番话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美琼毫不留情的鄙弃道。

  “我……”梦阳一时语塞。

  “梦先生,我是盛都本地人。这世上相似之人很多,梦先生定然是认错了。”洛灵溪倒没有为难梦阳,只是温和的解释了几句,不悲不喜。

  美琼见洛灵溪不计较梦阳的冒失,便往后退了几步,没有再多言了。

  梦阳尴尬的笑笑:“唐突了白姑娘,真的抱歉。”

  “无碍。院士不是要见我吗?那走吧!”洛灵溪说着,便是越过梦阳,出了院子。

  只是,在他们都看不见的角落里,她的眼中多了几分不安。

  自她居住的小院到崇文阁还有一段路,这一段路,她走在前面,梦阳跟在她身后,有几次梦阳都想开口再说些什么,可是最终,却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不一会儿,他们便到了崇文阁。

  崇文阁是梦杳学院的学生读书上课的地方,也是今日开展入学考试的地方。

  刚入崇文阁,洛灵溪便听到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

  她蹙了蹙眉,正要从正门进入,却有两人迎面冲撞过来。

  她侧身让开,一挥衣袖,梦阳便觉一阵力量冲击而来,不由自主的侧身往后退去。

  紧接着,那冲过来的两人跌倒在她的前面,翻滚一团,却是在打架!

  “本少爷先看上的,你敢跟本少爷抢,本少爷揍得你满地找牙!”滚一圈,打一拳,上面的人怒骂。

  “休想本公子让给你!”再滚一圈,换了个人在上面,跟着骂道。

  ……

  “哎哟,这是怎么回事啊!”院士从崇文阁里赶出来,看着地上扯得乱七八糟的两人,一筹莫展。

  梦阳离得最近,几乎是瞠目结舌了。

  其他的考生也从崇文阁里挤出来,完全不把院士放在眼里,一边看热闹,一边争论不休。

  “你说他们谁会赢?我觉得是李公子哎!”

  “不一定吧,我觉得周少爷会赢啊!”

  “对嘛对嘛,洛家三小姐也太幸福了,只嫣然一笑,就让李公子和周少爷打起来了呢!”

  ……

  听着旁人的议论,洛灵溪的眼中染上几分凉意。

  院士慌张不已,上前要将那两人拉开,哪料刚迈开一步,便有人伸脚拦了一下,院士不曾留意,便被绊倒,整个身体直直的往前扑去。

  洛灵溪见状,伸手拽了下梦阳的衣袖,将他扔到了院士面前。

  院士投怀送抱,扑在了梦阳的身上。

  两男相抱,四周一阵喷笑。

  “啊,院士,你没事吧?”梦阳原本有点懵,被院士来的这么一出给惊醒了,忙扶起院士。

  “没,没事。”院士晕头转向,摆了摆手,扶了扶自己的老腰,扭头看看门口聚集的那些考生,一肚子火。

  没家教!不懂尊老爱幼!

  洛灵溪准确的指向人群中的一人,道:“你,出来!”

  二十多岁的富家少爷,脸圆,眼小,身材肥胖,被洛灵溪指过之后,其他人的目光纷纷转向那胖少爷。

  “你谁啊?你叫本少爷出来本少爷就出来啊!”那胖少爷不屑一顾。

  洛灵溪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转向院士,指了指那人,又指了指地上打滚的两人,冰凉的开口,道:“院士,他,还有他们,今日考试资格取消。”

  “你凭什么!你是谁啊!”那胖少爷挺起胸脯,怒指洛灵溪道。

  地上那两个扭打在一起的人也霎那间停住了动作,齐齐的看向洛灵溪。

  “你,目无尊长,毫无家教,对院士不敬,不收!你们,目无法纪,为博美人一笑将学院当成校场,不成体统,不收!”洛灵溪清晰的说着,声音冷如霜雪。

  所有人都忘记了呼吸,均是被洛灵溪震慑住。

  难以想象,那么安静的外表,说出的话却是让人刮目相看。

  “对,不收!”院士听了洛灵溪的话,不由得多了几分底气,摆手道,“你们三个,回去吧!”

  “院士,我爹可是兵部尚书,你可别不识抬举!”那胖少爷气鼓鼓的冲院士说道,狠狠的告诫着。

  “院士乃皇上钦点,岂容你威胁?今日,赶你们走是我的意思,若有异议,尽管来找我。”洛灵溪见那胖少爷咄咄逼人,便是出声替院士解围,至于她自己,不怕多个麻烦。

  “小丫头,你是什么人?看你年纪不大,你可知跟本少爷作对的下场?”胖少爷气冲冲的转向洛灵溪,愤怒的说道。

  洛灵溪冷眼扫过那胖少爷,没有回答,只是转向梦阳与院士,道:“院士,梦先生,这时辰也差不多了,你们还是先带这些考生去考试吧!”

  院士点头,道:“也对,考试时间快到了,这里就交给你了,白姑娘,哦不,应该是白先生,从今以后,你就是咱们梦杳学院的先生了。”

  洛灵溪没觉得意外,只是点了点头,道:“好。”

  那胖少爷听罢,赶紧转身,想要挤进人群,赶回崇文阁内。

  “美琼。”洛灵溪淡淡的开口。

  一道亮黄色的身影急速飞过,风过衣袂飘扬,乱花入眼。

  几乎是一瞬间,那胖少爷被撂倒在地,压在了先前打架的李公子与周少爷身上,留下一连串的哀嚎声。

  “救命啊……”

  “救命!”

  ……

  美琼立在那三人身边,略显无辜的听着他们呼救,无动于衷。

  洛灵溪吩咐道:“丢出去。”

  “是!”美琼应声,上前一步,二话不说,将那三人的衣摆系在一起,抓起其中一个的衣领便往外拖,扔出了梦杳学院。

第6章 监考风波

做完这一切之后,美琼回到洛灵溪身边,洛灵溪又忍不住蹙眉。

  “小姐,你怕他们报复吗?”美琼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们有那本事吗?”洛灵溪不以为意。

  美琼似懂非懂的点头,道:“可是,洛云宝肯定会回去找洛无名告状的,回头洛无名一查,那不就是能查出你是洛家六小姐嘛?”

  “查到便查到吧,又没什么大不了。”洛灵溪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小姐,你有心事哦!”美琼凑近洛灵溪,打量她片刻,不免龇牙咧嘴,神秘兮兮的说道。

  洛灵溪眸色闪了闪,也没看美琼一眼,只是问道:“梦阳是什么人?”

  “梦先生啊?”美琼有些意外,不过也没深想,只道,“梦先生是礼部尚书梦大人的大公子,来梦杳学院已经有两年了呢!梦先生学识渊博,才华横溢,不过,听说他对功名好像没什么兴趣,所以,就来了这学院当了教书先生。”

  美琼说着,却又顿了顿,不解的问道:“哎?小姐,你怎么对梦先生这么好奇?”

  “没什么,走吧,去考场瞧瞧。”洛灵溪说着,便是转向崇文阁,向着崇文阁里走去。

  美琼有些纳闷的挠了挠后脑,不解的跟了上去。

  “今天来参加入学考试的考生上百人呢,不过,能考上的应该就三十人左右。”

  “还有啊,小姐,你看,我没说错吧,院士真的找你当夫子了对吧?以后,你可要传道授业了,等那些学生见识到你的厉害之处之后,一定会对你五体投地的!”

  “小姐永远是最厉害的!”

  ……

  进了崇文阁之后,美琼又是忍不住碎碎念个不停,洛灵溪只是无奈的摇头,并未再多说什么。

  洛灵溪领着美琼,在崇文阁内随意的走着,刚到考场附近,便瞧见梦阳急冲冲的从考场里出来,而看见洛灵溪之时,他便像是看见救命稻草一般,急切的喊道:“白姑娘,你在这里就太好了,出了点事了!”

  洛灵溪眸色暗了暗,朝着梦阳走了过去。

  洛灵溪随梦阳到达他所负责的考场中,发现最里面一列有个女考生趴在桌上,浑身发抖。

  梦阳指了指那女子,对着洛灵溪解释道:“白姑娘,那位考生说是腹痛,烦请白姑娘给看下。”

  洛灵溪垂眸,向着那女子而去。

  “起来。”待到那女子旁边,洛灵溪低头,冷淡的说道。

  梦阳脸色变了变,赶紧走过来,小声说道:“白姑娘,这考生生病了,你这样会不会有点不尽人情啊?”

  旁边有些考生听到梦阳的话,不由得跟着议论开来。

  “就是啊,人家都生病了,还这么咄咄逼人。”

  “说什么为人师表,根本就是仗势欺人!”

  “对嘛对嘛,这学院有这样的女夫子,我看大家根本就没必要来读书!”

  ……

  洛灵溪锐利的眼神扫了过去,那些议论开来的少年们一个个噤声了,低下头去。

  “不想考试的,可以立马滚出去!”洛灵溪指了指门口,“不服气的,尽管说出来!”

  说着,她微微侧头,转向那趴在桌上的女生,道:“我数三声,你再不起来,别怪我不客气。”

  “一。”

  “二。”

  “三……”第三声还未完全喊出来之时,那女生陡然站起身来,不服气的盯着洛灵溪。

  “有你这样没有同情心的夫子,根本是梦杳书院的悲哀!”那女生虎着一张脸,恶狠狠的盯着洛灵溪。

  这女生,妆容精致,衣裳华贵,艳丽过人,在痛斥洛灵溪的同时,她还不忘捂着肚子,看似很难受的模样。

  洛灵溪的目光落在女生捂着肚子的左手上,嗤笑一声,道:“腹痛吗?你是不是捂错了位置?那个地方……是胃。”

  “……”女生先是一阵语塞,随后趾高气扬的道,“我就是胃痛,什么腹痛啊!”

  “胃痛的人,说话的时候可没你这么生龙活虎!”洛灵溪轻声说道,不咸不淡。

  “你……咳咳!”女生直接被呛着了。

  洛灵溪转身,从考场里绕了一圈,到了讲台之前,转身,拂袖,面对着台下众考生,眸光冰凉,声线清冷,只道:“你们若是来考试,欢迎之至,但是,倘若是来惹事,那么,梦杳学院是不会姑息的。”

  “先生,听说你是学院第一位女夫子,那么请问,你自认为你有什么资格当我们的夫子呢?”有考试质疑。

  接着,便有女生开口,附和道:“就是啊,姑娘,看上去你年纪也不大,敢问是哪家闺秀?你来给我们当夫子,请问,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吗?请问你天文地理无所不知吗?”

  “就是啊,什么都不会,还敢当我们夫子!”

  “滚出梦杳学院!”

  “滚出梦杳学院……”

  ……

  听着越来越大的抗议声,洛灵溪的眼神越来越凉。

  美琼站在门口,听见里面这情况,早就按捺不住要冲进来了。

  “闭嘴!”洛灵溪猛地出声,声音虽然不大,却威严无比,气势更是骇人,成功的让所有人都闭嘴了。

  “你们口口声声问我有没有资格?那么请问,你们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今日,我站在这里,无论我有没有资格,我都是你们的夫子,你们现在不懂什么是尊师重道不要紧,我可以教你们!但是,倘若谁再无理取闹,就滚回家种田去,别出来丢你们爹娘的脸!”洛灵溪的眼神从左边扫到右边,声音冰冷,却霸气无比。

  众考生齐齐的低下头去,不敢再多言。

  倒是那个站立着的女生却是不屑一顾的开口道:“种什么田?我们都是大户人家,根本就不需要忙农活!也就夫子你,是穷苦人家出身吧,那么,你如何能教会我们高贵的姿态?”

  “你觉得,你很高贵,是么?”洛灵溪反问。

  “那当然,我乃是兵部尚书府的五小姐,自然高贵。”女子自豪的回答着。

  “所谓高贵,并不是像你这种空有皮囊的金丝鸟,你以为,高贵只是在于身份吗?”洛灵溪冷冷淡淡的解释道,“你,洛家五小姐,洛明珠,你的母亲,是国公府的庶出小姐,虽嫁进洛府抬为平妻,但是说白了,你依然只是个庶出小姐,如此,你还敢说,你的身份高贵吗?”

第7章 告一段落

洛灵溪字字如刀,句句逼人,直呛得洛明珠哑口无言。

  “夫子,你人身攻击,根本枉为人师。”猛地,又有另外一个女生站起来,指着洛灵溪骂道。

  洛灵溪扫了过去,瞧见这女生的相貌与洛明珠有几分相似,只不过,没有洛明珠的艳丽,反倒是多了几分清丽。

  洛灵溪自然是认识的,这女生应该是洛家四小姐,洛明玉。

  “白先生这是教给你们道理,你们难道不明白吗?身份,可能代表地位,但,并不代表高贵。一个人,他的气节才是最重要的。”一直未曾开口的梦阳总算是开口了,只不过,他说的时候还顺带着瞧了瞧洛灵溪的眼神,心中哀叹着,如此犀利的话语,并不是记忆里的那个人会说出来的话。

  “先前,被我丢出学院的,有一个是洛家的三少爷。洛明珠,你想替你哥哥出气,所以你装病引我前来,对吧?只不过,你该仔细想清楚,你到底是想羞辱我,还是想羞辱你们洛家人?”洛灵溪毫不留情的戳中洛明珠的心事,接着又对洛明玉道,“还有,洛明玉,你若也不想考试,那还是尽早离开吧,免得以后在学院闹得不愉快。”

  洛明玉吓得一抖,赶紧坐下去,不说话了。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洛明玉猛地抬头,不解的问道。

  “我们家小姐过目不忘,刚从你们旁边经过,瞧见你们试卷上的名字,自然就记住了。”美琼双臂抱胸,倚在门口,懒洋洋的说道。

  众人听罢,不由得惊奇的望向洛灵溪,显然并不敢相信。

  别说考生不信,就连梦阳也震惊的看向洛灵溪,心中纳闷:她也过目不忘?

  “我不相信,白先生,你倒是说说,我叫什么名字!”很快,便有考生反应过来,忙起身,问洛灵溪道。

  “张馥。”洛灵溪眸光微闪。

  “我呢我呢?”

  “葛英杰。”

  ……

  一时间,考生争先恐后的起身问洛灵溪,洛灵溪一一报出他们的名字,没有丝毫疏漏。

  考生的眼神从开始的质疑到后来的惊讶,最后,却是由衷的折服。

  等到全体鸦雀无声的时候,洛灵溪这才淡淡的开口道:“答题吧!半个时辰后交卷!”

  “啊?为什么只有半个时辰?”

  “你们自己浪费了半个时辰。”洛灵溪冷淡的说着,拂袖便是离开,离开之际,对着梦阳微微点了点头。

  梦阳瞠目结舌。

  他怎么不知道,书院里竟然藏着这么一位厉害的人物!

  院士似乎告诉过他,书院里有一位女医师,平日里深居简出,几乎从不出现在世人的眼中。

  他也才第一次见这位女医师,却是觉得,这女医师凌厉得可怕……先前他还觉得这位女医师像记忆里的那个人,现在看来,怎么可能呢?

  记忆里的那个人啊,从来都是温柔如水的啊!

  梦阳疑惑的想着,摇了摇头。

  想起过去那些事,总觉得,根本纠葛不清。

  ***

  八月初九。

  距离京师不远处的流沙山的山路之上,壮观的盔甲士兵自流沙山腰的山路上缓缓前进,而远远的山崖上,一身水绿色裙衫的蒙面女子带着一个身着淡蓝色衣裳的女子俯视着下面的一切举动。

  风扬起,卷起漫天黄沙,这些官兵顿觉行路困难。

  “离若,下面的人什么来头?”绿衣女子问身侧女子道。

  名唤“离若”的女子接道:“是自边关回朝的辰王爷,锦衣卫的千户大人乔木亲自去十里坡迎接。”

  “哦?辰王爷回来了?”绿衣女子淡漠的问道。

  离若点头道:“是呢,萧公子与乔千户早些年结为异性兄弟,而今公子已经掌管了倾月楼,日后与辰王爷接触的机会自然多。”

  绿衣女子听罢,冷淡的看向那下面的人群,清淡的笑道:“辰王爷,似乎不少人对他感兴趣啊!离若,帮我去查查洛家!”

  “洛家?为什么?”离若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绿衣女子转头看向离若,眨了眨眼,道:“洛云柯与辰王爷出生入死,想必也一起回京了,摸清洛家的底细,对我们只好不坏。”

  离若恍然大悟:“大小姐,关于这洛家,我倒是掌握了一些情况。”

  “说。”绿衣女子冷冷淡淡的道。

  “洛无名有两个儿子和四个女儿,长女洛明烟是福王侧妃,二子便是洛云柯,三子洛云宝是败家子,四女洛明玉和五女洛明珠待字闺中。”

  绿衣女子皱眉,转头道:“不是有四个女儿吗?还有一个呢?”

  “洛家最小的女儿是去年才回到洛家的,虽然只有她才是嫡出之女,但她却安静到让人感觉不到她的存在。”离若若有所思的道。

  绿衣女子转动明亮的眸子,道:“是吗?越是安静的人隐藏起来的东西可越多呢!离若,难道这个洛家六小姐就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离若迟疑片刻,摇了摇头,道:“听说这洛家六小姐容貌尽毁,并未有任何奇怪的地方。属下倒是觉得最近这京城似乎并不太平,连武林盟主父子都被抓进了天牢里。大小姐,你说,究竟是什么力量在作怪呢?很多事就不知不觉的就会发生了。”离若像是抓住了什么,忙问绿衣女子。

  绿衣女子看着她,却反问道:“你觉得呢?”

  “大小姐觉得和朝廷有关?”离若试探着问道。

  绿衣女子轻笑,没有回答,看向远方,离若便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山庄你好好打理,我去见萧然。”绿衣女子吩咐道。

  “那大小姐,你们是要去救慕容父子吗?”离若忙问道。

  绿衣女子却没有回答,一挥袖,水绿色的花瓣飘飘洒洒,漫天飞舞,她从山崖上跳下,踏空而去,离若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已看不见她了。

  沙华山庄,江湖的传奇,众人都只道沙华的主人曼陀罗是个十恶不赦、杀人不眨眼的妖女,却从未有人敢正面与沙华山庄发生冲突。

神医嫡女:黑萌辰王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神医嫡女 或 黑萌辰王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青春苦涩 最新章节

    原标题:青春苦涩最新章节小说名称:青春苦涩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3章第4章第5章第1章刘全是镇上李电工的徒弟,三年前便跟着李电工到处检修电路,三年了,倒是学了不少本事。这不,刚刚听说村里要通上电了,正等着人安装电表,便急急忙忙跑回住处收拾行李。准备回去支援村里建设。可别以为刘全是为了村子建设奉献自己,要不是他手里刚刚拿到心上人徐莹的来信让他帮忙,估计他也下不了这个决心。这可是给了刘全一个表现的大好机会呀。刘全胡乱一通收拾,整整装了一大箱子,看着隔壁师父的房间还没有亮光,一猜便知道,肯定是去了胡

  • 鬼谷子 最新章节

    原标题:鬼谷子最新章节小说名:鬼谷子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3章第4章第5章第1章这场暴雨已经下了数小时,凌晨三点的天空乌云滚滚电闪雷鸣。王诩披着雨衣拿着铁铲出了门,朝着公寓旁的那片坟地走去。挖掘工作就此开始……一般郊区的路上在这个时段连车都不会有,自然更不会有什么行人经过。当然了,在这样的暴雨中,即使王诩的身边十米内聚集了一圈围观群众也看不清他到底在干什么,甚至看不清他是人是鬼。王诩此刻的心情郁闷无比,他当然不是因为读了几本鬼吹灯以后心血来潮想靠盗墓发财,而是被逼无奈。其实他搬到这坟地旁的公寓

  • 异界之武神风流 最新章节

    原标题:异界之武神风流最新章节小说名称:异界之武神风流目录预览:第1章死的有点冤第2章轮回第3章报仇雪恨第4章我太聪明了第5章老虎都这么胆小第1章死的有点冤‘我死了么?’梁浩天睁开了眼睛,发现四周白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楚。自己把她救了么?梁浩天努力的回忆了起来。梁浩天今年二十七岁,是一所大学的老师。虽然长相普通,但是却受所有学生的爱戴和拥护。他任教的大学距离他家还有一段距离,但也不是太远。每次他都要穿过条大街,才会抵达目的地。今天早上,当他走过第一个大街,到达第二个大街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

  • 漂亮媳妇 最新章节

    原标题:漂亮媳妇最新章节小说名称:漂亮媳妇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3章第4章第5章第1章早晨的时候,老伴儿大声嚷嚷着,让我把孙子照顾好,她要出门去晨练,约了小区里的一群朋友打太极。因为昨晚腰疼没休息好,睡的迷迷糊糊的我也就随口应了声,不知过了多会儿,突然听见孩子的哭声,一下子惊醒,从孙子在的房间出来的,孙子是不是因为尿了?一翻身往孙子房间跑去原来是孙子尿了裤子,再加上饿了就哭了起来,我赶紧给孙子把尿布湿换了,抱起来哄哄,这时媳妇儿心妍也边喊着边急忙跑过来。由于是早晨,都在睡觉,媳妇儿也是没有换点

  • 重返燃情岁月 最新章节

    原标题:重返燃情岁月最新章节书名:重返燃情岁月目录预览:第001章漫步重头越第002章职工子弟一概不招第003章点子大王第004章特供产品第005章监狱也是所大学第001章漫步重头越1991年,初春刚过,阳光虽然明媚起来,可空气中还有些倒春寒的丝丝刺骨凉意。刑满释放的梁一飞,站在滨海市白湖农场外面的土路上,一手拎着一个网兜,里面装着刷牙的搪瓷杯洗脸的塑料盆,身后背着一个大尼龙袋子,他的被褥。这是他所有的财产。他有点懵。穿越了。上辈子他有自己的企业,由于经济问题被判了重刑,一次意外疾病中死去,等睁

  • 恋上你是最悲伤的歌 最新章节

    原标题:恋上你是最悲伤的歌最新章节小说名称:恋上你是最悲伤的歌目录预览:第1章喝醉的女人第2章谁让你来这种地方第3章我们要订婚了第4章你为什么在这里第5章自作多情第1章喝醉的女人“你喝醉了?”段瑞泽看着面前衣衫半露的女人问道。莫晚晚半张着嘴巴,眼睛里面迷蒙一片,没有回答这句话,而是主动的献上了自己的红唇。段瑞泽浑身一僵,用力把莫晚晚推开,声音压抑着怒气:“不要发疯了,赶紧给我出去。”但是莫晚晚好像是没有听见一样,不知道是真的喝醉了还是在借酒装疯,一双小手解开了段瑞泽胸口的纽扣,没过多久功夫就露出

  • 岁月知道我爱你 最新章节

    原标题:岁月知道我爱你最新章节小说书名:岁月知道我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你就是个贱人第2章不要脸的女人第3章她就是该死第4章就你不能碰我第5章生孩子的工具第1章你就是个贱人“别……求你了,要做就戴.套,别弄在里面!”苏苒苒是被顾承郁强迫着拖入婚宴的休息室内。一进门,人就被男人狠狠的压在门板上,衣衫被扯开,男人的手肆意在她的肌肤上游走,然后,狠狠的进入了她。“顾承郁,你在这里碰了我,就不怕你外面的未婚妻知道了,会不高兴吗?”苏苒苒纤细的身子因为贯穿的刺痛,不自觉的轻轻发着抖,可她嘴上说出的话语,却丝

  • 我的野蛮女友 最新章节

    原标题:我的野蛮女友最新章节小说:我的野蛮女友目录预览:第一章小野第二章小野被卖了第三章出大事了第四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第五章霸道第一章小野我是一个孤儿,如果不是苏妈从垃圾箱里将我捡回去,我早就死了。苏妈是按摩店的老板娘,所以我从小在按摩店长大,因此也被叫做按摩女的儿子甚至是野种,没少受到各种白眼和嘲讽。在学校的时候,甚至有的家长直接当着我的面告诉他们的孩子不要和我玩,说我身上不干净。所以很多人都躲着我,好想我就是瘟疫一样。而胆子大一点的人则以欺负我为乐,在他们看来欺负我是一件很光荣的事。在外面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