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倾世兵团在线阅读

2017/11/15 18:55:05 来源:网络 [ ]

书名:倾世兵团

恐怖的觉醒

十道巨吼震裂大地,紧接着十条巨龙盘旋而上,翻腾在法阵的上空,龙首之上都站着一名老人,恐怖的气息蔓延而出。来自http://www.qi-wen.com/

公爵府的大门上昂首挺立着一名妇人,此时她一改之前的娇羞,一柄巨剑骑在身后,脚下是一只火红色的狐狸,九条尾巴呈莲花状将妇人托在空中,她是林木的母亲——火神斗皇:雨帘。

公爵府大门外的两侧分别站着19个人,为首的两名少年都是一身劲装,隐隐一层光幕流转在他们的身边,左面的那人手执一柄粗大的法杖,旁边的那位则双手诡异地捧着一颗珠子,宛如供奉一样。他们是林木的两个大哥,林一与林天,亲率林家的36卫者镇守大门。

一声凄啸夹杂着一丝丝的杀气直冲天际,一道白影腾身而起,直接落在晶蓝色的罗兰花上,整个林家像是被顷刻间点燃了一样,龟声萧萧,一道亮丽的龟纹将整个林家保卫在其中,漫天的杀气被聚拢在罗兰花的四周。

那道白色的身影就是林家的现任家主林玄,只见他站在罗兰花之上,眼神遥望了远方,恐怖的一幕出现了,靠近林家的那座大山在一刻间倾然碎裂,一座巨大的身影逐渐出现在众人的眼中,那是一只覆淹群山的巨龟,漆黑色的感觉将一切生命的气息压制。

只见巨龟溺爱般的看了林玄一眼,而后高傲地应以一声长啸,一道晶黑色的壁障射向林家,那种厚重的感觉甚至令修为稍低的人有种窒息的感觉。

这是林玄的本命魔宠——山岳,作为龟类魔兽的它领域不在海洋而是统领山岳,攻击与防御战神林玄其中防御就是由它所负责。小说:倾世兵团在线阅读

“罗兰所属,一级戒备。”林玄沉吟的声音响彻冰城。

一切归于宁静,一种接近死亡般的寂静,只剩漫城风声呼啸。

大殿内的易笙已经没有一丝气息,就像已经完全离开了这个世界一样,只有被震晕一旁的林木还传来一阵阵轻微的呼吸声,所有的一切都静得可怕。

“老二,你说他真的会苏醒过来吗?”站在木椅前的林修像是在自言自语的问道。

空气似乎扭曲了一下,林修苦笑一声,叹息道:“但愿如此吧,故人,老夫就算拼了老命也会保他周全的,你老放心吧。”

鲜血不断从易笙的体内渗出,易笙的右臂紫光隐隐,所有渗出的鲜血都被完全引入他的右臂,四道紫色的符文围绕着易笙的右臂光芒大放,他的双眼竟在这一刻诡异地睁开,眼睛完全化作一种苍红的颜色,白银色的符印不停地在空中自然凝聚,原本隶属灵魂的颜色刺极绽放,从新注入易笙的头上。阅读http://www.qi-wen.com/

一道沉吟而滞闷的鼎声响起,易笙背后的那双翅膀竟然在剧烈地颤抖,连头顶上的那轮弯月也在轻声哀吟着。

紫光一闪,易笙右臂的紫符高傲地一震,一个血色的手印凝空出现,背后那双银白色的翅膀与头顶上的那轮弯月轰然破碎。

易笙那只苍白与嶙峋的右臂飞快结印,一个个恐怖的血红色手印不停打入空中,外面那座晶蓝色的宝塔在颤抖一下后也碎裂消失,一束极致的紫血色光柱直冲天际,漫天响起晦涩的吟奏声,一个紫色的祭坛浮现在易笙的脚下,恐怖的紫意直卷向前。

林修大喝一声,右手食指与中指完全变成晶蓝色,背后一对炫蓝色的翅膀破背而出,双指前举,48道蓝光快速结阵,林修口中一震,右掌巨涨,直接拍向那团紫意,掌心高举向外一推,那道紫意直冲天际,轰然散开在高空之上。

历元年1024年,冰城内所有人的知觉在那一瞬间完全消失。

紫光完全散去,易笙徐徐倒地。

“臭小子,真的想逼死老夫吗?”林修轻唾一声。说明http://www.qi-wen.com/

一股出自灵魂的冰冷直卷向冰城的每一个角落,一阵阵轻吟的鼎声竟在涉毒着所有人的心神。

十道龙吟声同时震响,所有人仿似灵魂回归本体一样,茫茫然地望着四周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显然是公爵府的十名老祖宗出手震碎这股灵魂的风暴。

公爵府的上空,数十道强大的气息凝空出现,为首的是一名青衣老者,眼神阴翳而冷冽。

林玄对他的到来仿若未闻,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老者还是率先开口,道:“大公爵,相信你已经知道老夫到来的目的了,交出来吧,罗兰一族也已经不再是当年修罗轩存世的年代了。”

“东风破,别来无恙吧!往日之情,怕是要在今日尽数偿还了。”说话的正是之前施法的那名老者,也是林家的三长老——林轩。奇闻网

青衣老者顿时全身一震,眼光完全聚焦在林轩的身上,有些失神地说道:“轩三爷,你竟然还在世?”

“难道你东风老者就未听闻过老夫的名号吗?缘生缘灭,不死神牧——林轩,很多年都未曾走动了,只怨命运无常,我们竟然真的又再一次相遇了。”林轩似是回想起旧事般的淡然说道。

“轩老鬼,你得瑟些什么,你大哥二哥已死,就剩你一人,我就不信当年之事对你修为全无影响,”青衣老者似乎带点心虚地说道。

、、、

“玄子,动手吧,一个不留。”林轩微微一声叹息地说道。

“动手”,青衣老者也是一声利啸。

对方十数人悍然前冲,各式斗气的光芒同时亮起,一幕火帘凭空出现,漫天的狐影飞舞,一道倩影虚空而立,双掌同时剧涨,两只火红色的手掌直接抽向前冲的十数人,为首的几人直接消融,其余的也喷血倒飞远方。奇闻网

“一儿,天儿,抽不死这几只畜生,今晚回家娘亲有得你们受啊。”妇人粗暴的声音响起。

下方同时闪出两道人影,向着天际应了一声,就迅速冲向那倒地的几人。

林玄脸色一阵抽搐,他这个夫人在战争中的名号可是比他还响亮啊,平日里装贤淑,但在这刻,算是原形毕露了。

“三长老,平日里要老娘装贤淑也就算了,今天老娘可是要痛痛快快干一场啊,这什么东风、西风的归我了。”妇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林轩脸色也是一阵紫一阵白,嗔怒地望了一眼林玄,林玄无奈地摇了摇头,表示毫无办法。

“也罢,也罢!东风破,如果你能打败帘儿也算你吧,就当当年是老夫对不起你。”林轩叹息地说道。

“轩老贼,你不用假惺惺,你想污辱老夫的一世威名,老夫就先祭了她再来祭你。”青衣老者大声喝道。

只见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空气中,一股淡淡的青雾直卷向雨帘,狐声再起,一个火色的狐头直接冲向那团青雾,“轰”一声巨响,狐头消散,青雾也完全消失。

灵魂祭祀——姬云子

“破东风”一道沉吟声响起,一条青色的雾龙骤然凝聚,诡异的青色光纹在它的身上流动,所有的气息完全内敛,双目青光一闪,直接撞向雨帘,将漫天的狐影震得四散纷飞。

“小雨”,一声怒喝响起,一只涨大的九尾火狐出现在雨帘的身后,九条尾巴同时变得晶红,漫天的狐影瞬间凝聚,结成一道奇异的火纹,九道尾影飞出,一对晶红色的翅膀在雨帘的背后透体而出,火纹连闪,九道尾影呈层状排列,一刻间完全扭曲,雨帘双翅一震,九道尾影在空中划出一层火幕同时斩向雾龙。

空气完全扭曲,九道尾影亦猛然轰碎,雾龙被完全震退,现出东风破的本体,“斗皇?想不到你林家在十年后又是一位斗皇啊。”东风破冷酷地说道。

“暮生暮年,东风破,破东风,卷残天,萧萧去。”一字字凄凉顿顿挫挫地在东风破的口中响起,他竟然凄迷地望着林轩,说道:“你能够活在人世,便是东风最大的期待,又怎会伤害那年轩牧子?能为你化作一衣纸袍,愿守护你直到永恒,只是东风又来,缘生缘灭,不死神牧。”

话完,东风破的本体竟骤然扭曲,浓烈的青光闪现,他的身体竟在慢慢地消融。

“东风,不要。”林轩此时已经泪流满面,双目血红,身上的气息变得越来越不稳定。

一道蓝光射向林轩的眉心,原本血红浑浊的双眼慢慢回复清明,两行清泪不停往下滴。

东风破的身体已经完全消失,只留下九道青色的光纹,一个青色的法阵在空中浮现,九道青纹凝聚,青光完全收敛,一道青光直射向林轩,刺破林轩的掌心,一束血线缓缓引向那件青衣,青纹闪烁,青衣凭空消失。

林轩望着手掌的那道青纹,仰天一声凄啸,身体完全消散在空中。

火红色的狐影飘舞,带着一丝丝凄意,一朵巨大的火莲点空出现,一瓣瓣莲花脱落,对面余下的十几人顿时化作一团团的火红色的血雾。

“三弟,放下吧,起码现在还可以守住他的灵魂。”竹林深处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

“大哥,当年我究竟做错过什么?为什么爹要如此的残忍,为什么?”凄凉的话语飘散于竹风之中。

“往事以矣,或者还可以恢复他一部分的灵识,木木已经准备觉醒了,你尽快准备吧,你不会连木木也不理了吧!”苍老的声音无奈地响起。

“当年都已经有你和二哥继承林家的衣钵了,为什么爹就不能成全我和他,只是爱上了一个男人,难道就真的如此天理不容吗?”林轩凄声高喝道。

突然之间,一道道银色的指印慢慢浮现在林轩的掌心处,一层薄薄的银色光幕笼罩住整个竹林,似乎隔绝了整个世界。

林轩的眼神顿时变得锐利起来,厉声喝道:“谁?”

无数的银色光点自光幕处倾斜而下,彷如一道银帘接连着天地,无数银色的雪草蔓延生长,一道玄幻的声音响起:“灵魂祭祀——姬云子。”

林轩听到这个声音,顿时全身剧震,眼神中透出前所未有的恐惧,脸色一片苍白,两道身影也迅速出现在林轩的身旁,眼神同样充满忧虑。

“修罗轩?林氏三子还存世啊!竹老怪都已离世多年了,罗兰可还在吗?”玄幻的声音问道。

林修向前一步,尊敬地说道:“尊敬的冕下大人,罗兰尚在。”

“嗯嗯,你们三个也没有辱了竹老怪当年的赫赫威名,老身今日谢过三位了,就当老身欠下你林家一份情吧,不要告诉他任何的事,醒后把他带到祭园,如果你们愿意,林木那个小子也来祭园吧。”那道声音再次说道。

林修脸色一喜,连忙说道:“谢谢冕下成全,修儿谨遵教诲。”

六道银色的符印在空中结聚,林轩手掌的指印快速流转,那件青衣再次悬浮在空中,六道符印同时结阵,围绕在青衣的四周飘旋,一直巨大的空灵的手掌凭空出现,慢慢凝捏,天上的星星竟骤然聚拢,成七字形排列,一朵雪白的昙花从天而降,威压笼罩在天地间,整个法阵被瞬间引燃。

一片片昙花跌落,一缕血丝自林轩的掌心飞出,在昙花之上勾画血色的图案,数道青光在空中凝实,巨掌猛然一拍,所有的一切完全飘散在空中。

“痴子,好好珍惜吧!”声音逐渐飘远。

林轩呆呆地望着自己的手掌,泪雨滂沱,缓缓拜倒在地上,头颅点地。

、、、

一片褐黄色的龟裂的大地上,只生长着无数几近枯萎的罗兰花枝,漫天的黄沙飞舞,带出一片片荒凉与凄厉的气息。

五道人影跪在一座墓宠的前方,风沙飞过,将最右边的那个小孩呛得连连咳嗽。

“木木,上去拜拜祖师爷爷。”林修恭敬地说道。

林木望着往日里这几位对自己异常溺爱的老人,今天竟然如此的毕恭毕敬,也不敢多言,爬到墓前,扣了三个响头,稚声稚气地说道:“祖师爷爷,你很厉害吗?为什么大爷爷、二爷爷、三爷爷还有爸爸都这么怕你啊,木木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哦,因为他们都不是我的对手。”

林木刚刚说完,一道白色的剑芒划破长空,直接斩向林木的眉心处,林木并没有作出任何的反抗,只是任由那道剑光落在自己的眉心上,出奇地并没有一丝鲜血滴下。

只是整片大地仿佛在一瞬间被完全唤醒一样,一股来自洪荒的强大气息自林木的体内喷薄而出,无数沌白色的罗兰花迎风猛长,一个个浅金色的法阵浮现在大地之上,一道道恐怖的龙吟声震裂大地。

一柄白金色的巨剑直插在大地之上,林木一声巨吼,十指完全震碎,十道鲜红色的血线射出,一道道由鲜血凝成的指印不停射向那把白金色的巨剑,林木的身体也仿佛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肌肉在一片片地龟裂,鲜血不停蹦出,俨然已经成了一个血人。

数声巨响同时震起,四道人影呈犄角之势围绕在林木的四周,四人的十指也完全震碎,数十道血丝不停打入林木的体内,一朵白金色的罗兰花虚影将林木四周完全封印,剑芒流转,林木全身一震,眼睛猛然睁开,两道金光劲射而出,双手呈抓型高举于头顶,流光一过,四道人影同时喷血倒飞出去,林木怒喝一声:“碎”,同时双手往下巨劈。

《倾世兵团》感谢各位的支持,倾世1群正式开通,搜索倾世兵团即可马上进入群内热聊,鱼子守候着你的到来,谢谢!

死幽鸟

远处的那把巨剑竟然在这一刻一片片的碎裂,白色的剑龙围绕在它的四周不停飞舞,然后匍匐在地上怯怯地望着林木身上的那道罗兰花的虚影。

一道白光没入林木的眉心处,林木顿时昏迷过去,只是身体竟诡异地慢慢悬浮在空中,无数的白色电龙围绕在他的身边,所有的白色罗兰花像朝拜君王一样匍匐在地上,漫天的剑吟声响起,震向远方。

远处被震倒的四人也同样跪倒在地上,只是眼中却是一片掩饰不住的欢喜。

那柄白金色的巨剑静静插在林木的背后,林木原本破碎的手臂已经重新生长起来,一道道金色的剑芒在他的血肉处流转,他的气息在这一刻也变得无比的锋锐和冰冷,双手高举,慢慢滑过大地,所经之处竟完全破碎,化粉成尘。

一道劲白色的光芒砍过林木的后背,背部的肌肉被完全扭曲,一道白晶色的符文浮现在林木的后背之上,无尽的威严碾压大地,所有的罗兰花在这一刻都瑟瑟发抖。

、、、

公爵府的大厅上,此时正站着几十号人,尊坐在正中央的赫然正是帝国第一魔法师也是林家的当代家主:林玄,身旁是一个绝美的妇人,此时的她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恬静,静静地望着自己丈夫的时候嘴角还微微上翘,只是所有人已经不再相信她的那份贤惠与恬静。

林玄目光威严地扫过大厅,说道:“今天召开的家族会议,将会确定下一任族长的人选,同时确定长老会的成员以及未来这一代的阁楼长老。”

林玄话语一出,台下顿时一片哗然,一个相貌与林玄有七八分相似的灰衣中年男子站了出来,说道:“大哥,族长一事事关重大,更何况此举涉及长老会成员的问题,绝不容半点的疏忽,况且大哥你时值壮年,又何以要如此着急去选定继后的人选呢?”说话的男子名叫林朗,是现任林家的副家主,也是林玄嫡系的兄弟,在族内地位超然。

他的话语顿时引起一片共鸣,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也站了出来,道:“大哥,林老牛就只服你了,你这家主不当了,老牛这个城主也不当了,你可别想丢下兄弟我自己却和大嫂逍遥啊!”

林玄脸色一阵扭曲,嗔怒道:“老牛,你再胡闹,有得你受啊。”络腮大汉连忙缩回人群处,脸上流露一点嬉笑之意,眼中更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他是林玄的堂弟——林牛,如果你认为他只是空有四肢而头脑简单,那么你将会死得很惨,因为他是冰城的总城主也是林家当代的智囊,与林朗并称为“血皇左右使”,其残忍的程度与他憨憨的外表绝对是大相径庭的。

一朵晶蓝色的罗兰花静静出现在林玄的右手上,一层淡淡的蓝色威压直压全场,原本还有些吵闹的会场骤然肃穆,所有人都明白,林玄放出那朵罗兰花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今天的事情已经没有了商量的余地。

“一儿,天儿,上前一步,拜过你二叔。”林玄淡淡地说道。

两道身影跨步向前,并没有多问,只是噗通一声跪倒在林朗的前面,额头着地。

林朗眼中泪光闪过,有些哽咽地说道:“大哥,这是浩儿的选择,没有这个必要啊!”

林玄并没有过多理会林朗的说话,只是严肃滴说道:“行九拜之礼。”

林一和林天互相对望一眼然后坚定地点点头,咬破指尖,两道契纹慢慢悬浮在半空中,而后血光一震,两道契符直接出现在林朗的手中,林一和林天分别九拜在前。

林玄威严地喝道:“罗兰所属,拜见阁楼长老。”顿时下方跪倒一片,全场肃然。

林朗望着林玄,双目含泪,一跃上厅台上,“起”一声细喝,一层黄岑色的光芒将所有人都扶了起来,林朗的面色一厉,所有黄光收敛,手中十指飞舞,大厅外的两只石狮完全被一层深黄色渲染,两道血契爆射而出,直接印在两只石狮的头上,两道黄色的狮影悬空而生,然后飞入石狮的身上,黄光爆放,而后两只石狮的眼睛也完全变成黄岑色。

黄光瞬间收敛,林朗微微望了一眼远方,轻轻一声叹息,说道:“一儿、天儿,努力保卫我们的家族啊!”

“知道,二叔”,林一、林天同时应道。

林玄微笑地看了一眼林朗,说道:“二弟,由明天开始,你进驻竹林,接受四叔的指导。”

林朗微微一点头,感激地望了林玄一眼。

“阁楼长老已定,下面将会确定下一任家族人选,一儿、天儿,你们是怎么想的?”林玄问道。

“慢”,未等林一与林天开口说话,下方一名男子已经站了出来说道。

林玄顿了一顿,问道:“叶兄这是?”

那名男子望了望林玄说道:“我议事阁十人除去阁楼长老未知以外,剩余九人拥戴三少爷。”他的语气似乎带点不留余地。

这名男子名为叶长音,是除去林朗之外,林家议事阁的最强者。

林家议事阁一共有十人,一般五人出自林家这一辈中的翘楚,另外五人出自外姓但却死忠于林家的强者,他们是林家当代家主最强大的后盾,一切家族事务,均通过他们商量然后作出决定,当新一任的家主继任后,他们都会成为林家的长老,接受上一任长老的传承,他们的决议将会极大地影响到家族候选人的决定,而像这一次一样,十人中有九人支持同一名候选者的情况在林家历史上似乎从没有发生过。

林玄也是顿了顿,他绝对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本来他以为林木年纪尚幼,并不会得到太多人的关注。但议事阁成员过八数支持同一人,就算是家主也无权反对啊,他心中实在想不明白林木那只小鬼头究竟给这些平日里孤僻的强者灌了些什么药。

林玄顿了顿,还是说道:“木木年纪尚幼,长老会一致裁定他不能成为下一任家主的继任人。”

林牛顿时一阵巨吼,说道:“为什么啊,大哥你不要木木就送我,我最爱那鬼灵精了,什么木木就不能参与继承啊,我要找大伯和老爹,我要问问他们木木究竟就做错了什么?”

林玄瞪了林牛一眼,也是有点不知所措,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林木的事情。

一层庞大的威压直卷向大厅上的每一个人,两只晶蓝色的手指在空中结聚,九道亮光直接打向议事阁的九人,其中一道庞大的身影更是直接被抽飞出去,那两只晶蓝色的手指依旧高傲地立在空中。

所有人半膝着地,叶长音恭敬地说道:“谨遵尊者吩咐。”

那道被抽飞的身影一跃到厅前,此时他的一脸憨厚如数尽去,眼中精光四射,一阵阵杀气凛冽在身旁,一脸尊敬地望着空中的两只手指,说道:“大伯,牛子不明白为什么木木、、、”

“啪”,只是林牛话还未说完,一声巨响,他又再一次被抽飞出去,这一次似乎摔得更重了。

只是这一次他仿佛在一瞬间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激动而后很快又恢复正常,再一次跃到厅前,说道:“牛子谨遵大伯教诲就是了,只是既然大哥都不要木木了,牛子又这么大个人了,膝下更是无儿无女,牛子要认木木做干儿子,望大伯批准。”

林玄此时是一脸的咬牙切齿啊,他真的想立即冲过去将这只奸诈的死牛抽死算了。

蓝光轻轻一震,消散在空中,只是恢复一脸憨愚的林牛正一脸奸笑地望着台上脸冒青光的林玄。

林玄双手背在身后,眼光扫过一旁的妇人,说道:“一儿、天儿,你们是怎么想的?”

一道瘦削的身影跨步向前,少年的面容枯槁,皮肤削黄,两只眼睛诡异地向前突出很多,更为诡异的是他的双眼竟然一直都是闭着的。

他沉声说道:“天儿认为大哥更适合接替爹爹,天儿所向并不于此,望爹爹成全。”

林一望了望自己的同胞兄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坚定地点了点头,然后一步跨出,说道:“纵使身死后只得灵魂在,也会坚定地站在罗兰花的旁边,守候着它的觉醒。”

林玄的眼中已是一片湿润,能够拥有三个如此出息的儿子是他认为自己这一辈子最值得去为之骄傲的事情了,他欣慰地点了点头,朗声道:“宣,下一任家主林一,从今天开始,你将会接受族内的特训,由你自己亲自指定议事阁一众成员,半年后共同进驻禁地,接受罗兰觉醒的仪式,此后的修炼都将会由我亲自指导。”

林一双膝跪地,向着林玄拜了三拜,然后静静地站到一旁。

林玄继续说道:“牛子与叶兄九人明日接受长老会的传承,同时允许进入长老阁接受指导,牛子,你将会同时担任副家主统领族内一切事情,天儿,爹爹知道你的梦想是什么,爹爹提前指定,开封第四道震天印,允许你继承林榛太上长老的衣钵,同时将会接任下一族的阁楼长老。”

林玄的话语一出,台下已是一阵哗然,他们深知林榛这个名字在林家甚至在大陆上代表的是什么,能够继承他的衣钵,恐怕林天将会是新一代林家真正的最强者,也会是未来镇守林家的第一人。

林天跪在地上,泪水不停滴下,他当然也是明白林玄这样做的原因,他知道绝对不能辜负父亲与家族对他的期待与栽培。

林牛一步跨出,叹息一声说道:“天儿,三叔近日无意中得到这样东西,就送给你吧,希望你不要辜负老一辈人的希望。”然后红光一闪,一只金红色的眼睛直接飞向林天。

林天紧闭的眼睛骤然睁开,两道慑人的精光爆射而出,右手接住那只金红色的眼睛,左手猛然一拍,一道封印立刻将那只眼睛封印住,激动地说道:“谢谢三叔,天儿先走了。”说完银光一闪已经消失在原地。

林牛无奈地摇了摇头,同样望着林一,缓缓道:“你是这一辈林家的长子,三叔虽然钟爱木木,但是既然如今家族选择了你,你才是未来林家真正的主人,切记一定要担当起这一份责任,任重而道远,你要尽快成长到能够独当一面的地步,方能继承你爹爹的传承,这些年三叔也有不少珍藏,本来三叔是想由你来接任我的存在的,想来你会比我想象的走得更远了,这是原本三叔想着你当了三叔儿子的时候才送给你的,看来是没有缘分了,今天同样赠与你吧。”

只见一阵青蓝色的光芒在大厅之上盘旋,一只青蓝色的巨鸟虚影匍匐在一道强大的封印之下,大鸟背后竟然生有三双翅膀,一对呈冰蓝色,一对呈青色,最后一对最为诡异,竟然只生长着骨络,但其中恐怖的深黑色的能量令所有人都深知它的不简单。

林玄也是一阵晃动,颤声说道:“死铁牛,你哪弄的东西?我一巴掌抽死你你信不信啊?”

台下的人此时更是一阵晕眩,他们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敢确定这就是那只灵兽的存在。

一道白色的身影凭空出现,庞大的威压直接将众人震醒过来,只是他的视线由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那道虚影,而后严肃地望着林牛,问道:“孽畜,哪来的?”

林牛有点害怕地说道:“从梓家抢的。”

老者威严地盯了一下林牛,笑道:“终于还是干了一件好事啊!”

刘牛扭捏地说道:“老爹,这里好多人呢!”

“滚!”老人笑声道。

林玄恭敬地问道:“四叔,真的是那样的存在吗?如果真是它,一儿恐怕亦承受不住啊,可能木木会、、、。”

“木木的未来绝对不能由我们去掌控,它虽然强大,但要衬得起木木,还差远了,一儿虽然不能收复他,但有那个孩子的存在就绝对不是问题,三日后你带一儿到竹林,还有,孽畜,你再不找个娘们,以后就天天来陪我好了。”老者淡淡地说道。

林牛听到最后两句话,顿时脸色大变,大叫道:“老爹,你总不能、总不能霸王硬上弓啊。”

老者玩味地望着林牛,林牛那个胡子脸顿时一脸囧态,说道:“爹,你看她肯吗?都这么多年了。”

老者狠狠地瞪了林牛一眼,说道:“跪着也给我把他跪回来。”

林牛低下头,轻轻“哦”了一声。

老者的身影徐徐消散于空中,竹林深处、、、

“大哥,你说牛子今次做得是否有点过了,毕竟梓家。”

“过什么过,看到那东西,不抢才真是过啊,想不到一儿有此机缘啊!”一道苍老的声音答道。

老者再次说道:“大哥,死幽鸟拥有三种极其恐怖的属性,要强行改变一儿本身的体质,就凭那个孩子真的可以吗?”

“小看他,将会是你一生最大的失误,他已经醒了,明天你看着吧!”

接近5000字的大章,《倾世》谢谢你们的支持!!!

灵魂震死幽

竹房外的那张长椅上,坐着两个小男孩,此时正在叽叽喳喳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木哥哥,你说老爷爷叫我们来这里是干什么啊?”

“嗯?不知道啊,不管他啦,反正这几天都快闷死了,天天就知道剑气、剑气的,都不准我去找小笙你玩,气死我了。”

一道苍老的身影无声无色地出现在两只小鬼的身后,小声说道:“谁在背后骂爷爷啦?”

两只小鬼顿时吓了一大跳,易笙马上恭敬地说道:“拜见老爷爷。”来者正是林家的老祖宗林修。

林修微微一笑,说道:“小笙无需多礼,其实今天爷爷是有事要求你的。”

林木在一旁顿时怒叫起来,道:“爷爷,你要吓死木木吗?哼!”说完一道透明的气劲直接爆射向林修,林修并没有做出任何的抵抗,只是任由那道气劲打在他身上,劲气甚至未能够在林修的衣服上留下一道褶痕就猛然消散,只是出乎林修意料的是,突然之间,无数白色的光点再次凝结,两道白色的剑劲飞射向林修的双眼,速度足足比之前的快上一倍,林修眼中蓝光一闪,两道白色的剑劲飘然消散,只是在下落的过程中两道剑劲轰然扭曲,轻轻擦过林修的胸前,在衣服上留下一道淡淡的细纹。

林修的眼中也掠过一丝惊讶、、、

“木木,跪下。”突然间,一声高喝从远方响起。

林木吓了一跳,马上跪下,眼中泪水在眼中不停地打转。

两道身影出现在竹房的前面,正是林玄和林一,林玄走上前来,正想开口说什么,一道强大的气劲直接将他轰飞出去,“住口”,林修威严地说道,说完上前抱起林木,擦擦他的眼泪,说道:“木木别哭,是爷爷不好,是爷爷不好。”

林木从林修的怀里挣了出来,跪在地上,说道:“爷爷,是木木不好,木木不该打爷爷,对不起,爷爷。”

林修的眼中升起一片慈爱,笑声道:“小鬼头,什么时候长大啦,爷爷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承受不起你的鬼马招数了。”说完眼中竟隐隐有泪光泛过。

林木扑上前跳到林修的怀中,说道:“爷爷会一辈子陪着木木的,不然木木将来被人欺负,还有谁会替我出头?爷爷,你说木木刚才剑气厉不厉害啊?”

林修顿时问道:“木木,你认真告诉爷爷,是谁让你领悟这样的剑气的?”

林木想了想说道:“其实木木也是不怎么知道的,只是那朵白色的小花简直是可恶至极,就是要在木木的体内,赶也赶不走,但是它身上好像留着些什么印记,木木就跟着练了,练完以后就可以去欺压那柄一样可恶的死留在木木右手的那把小剑还有那条巨虫,爷爷,怎么啦?究竟厉不厉害啦?”

林修脸庞顿时一片扭曲,这只小鬼是不知道那几样东西对林家来说意味着什么啊,只见他认真地说道:“木木,你要切记,那些留着的印法你绝对不能泄露出去,就跟着它修炼,还有你身上的一切都绝对不能告知外人,知道吗?”

林木点点头,说道:“笙儿早就这么跟我说了,爷爷你笨蛋了。”

林修欣慰地望了望易笙,他深知这个自小饱受磨难的少年绝对知道人世的险恶,他日后教给林木的东西恐怕会比自己还多。

易笙只是恭敬地点点头。

林木回头望望林玄和林一,跑到林一的跟前,说道:“哥哥,很久没见了,你有没有想念木木啊?你有跟叶子姐姐说木木被爷爷监禁住了,不能去见她吗?还有你还有没有亲亲叶子姐姐啊?”

林一顿时一片无地自容的样子,声音羞涩地向着林玄说道:“爹,我、我、、、。”

林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有些不好意思地望了望林修,说道:“叶子是个好孩子,不要辜负了人家啊!”

林一顿时一片欢喜,说道:“知道了,爹。”

林木从林一的怀中下来,走到易笙的身边,看都不看林玄一眼,低下头,玩弄着不知从何处来的小布人。

林玄看了一眼自己这个从小就最疼的儿子,说道:“木木,你不理爹爹了吗?”

林木还是没有说任何话,只是不停有泪水滴下打湿手中的小布人,空气中只剩下几声哽咽的声音。

林玄上前擦擦林木脸上的泪痕,轻轻地将他抱起,说道:“木木不要爸爸了吗?嗯?”

林木顿时大声痛哭起来,说道:“你不是好爸爸,爷爷说木木长大要保护爸爸,所以要练剑气,木木就努力练习剑气,爷爷还说爸爸会记得木木的生日,送木木布人的,但都已经两年了,爸爸已经不记得木木了,爸爸只会责罚木木。”

林玄眼眶不禁泛起一层水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已经忘记了当初给予他的承诺,只是在这回想起来的时候才猛然间惊觉,孩子还记住当初那一个小小的布人。

“木木乖,是爸爸不好,爸爸答应你,爸爸亲手缝一个布人给木木,好不好?”

“真的,你可别耍赖啊,不然木木以后都不理爸爸了。”

只是在这个温馨的时刻里,没有人注意到,那个瘦弱的小男孩眼角已经一片通红,只是强啜着眼眶里的泪水,想起这些年承受的种种以及那个曾经苍老的身影,他的拳头在这不知不觉间已经紧握。

、、、

“好了,小笙,其实今天叫你来是有事要请求你帮忙的。”林修顿了顿后缓缓说道,只是没有人会知道这个老人不知道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请求过人了。

易笙马上收起情绪,恭敬地说道:“笙儿曾欠下三爷爷一份恩情,只要笙儿可以帮忙,笙儿一定会尽力的。”

林修轻轻一笑,淡淡地说道:“你永远要记住,你从来就没有亏欠过林家什么,只是纠结于前路惘然,老夫能报的也只能是这些了,在你成长的路上,你第一个遇到的人是老夫,我已经荣幸之至了,但愿人世的冷暖你能看透,成就你的天赋啊。”林修说完,眼中闪过一丝怅然。

“纵使笙儿并未能够完全明白大爷爷的意思,但笙儿都会记住您的教诲,遇到木哥哥,恐怕已是笙儿这些年来最大的幸事了,只是我爷爷。”说道这里,易笙的眼中已饱含热泪,在他心中,无论林家如何待他好,都比不上那个冰雨风霜都从未曾抛下过他的老人。

“放心吧,你爷爷我已经安排好他在林家安享晚年了,你可以去看看他,这些日子以来,他已经不止一次问你了。”林修说道。

“笙儿谢谢大爷爷,只是,我心中还是有一份请求的,希望叔叔你能保住孤子院,那里毕竟是笙儿的家。”易笙说道。

林玄点点头,说道:“可以,叔叔答应你。”

“今天叫你过来,是想你帮一儿契约他的本命魔兽,我知道你已经成功封印狼蛛王的灵魄,虽然老夫都不能够接受,但这的确是事实。”林修说道。

易笙只感到全身一震,脊骨通凉,封印狼王的灵魄可以说是是他最大的秘密了,就算是他的爷爷他都未曾透露过,他真的不知道林修是怎样得知的。

“其实你不用紧张,没有人能够看破你的灵识,只是那次你的觉醒,我看到了属于狼王的那道种子,请你不要介意。”林修平平的说道。

易笙闪过一份沉稳,迅速恢复过来,说道:“我已经感受到它的气息存在,只是你应该知道,我没有足够的能力去震住它的力量。”

“谢谢你的成全,你不用顾虑着方面的问题,老夫还是有这点能耐的。”林修微笑道。

“开始吧。”易笙只是吐出三个字。

林修顿时呆了呆,他竟然感到一丝的慌乱,这样的情绪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已经多少年未曾出现过了,他望了望眼前的这个少年,只能在心中轻轻一阵感叹。

“开始吧”,林修同样说出三个字。

一道青蓝色的巨大光团凝空飞出,一道晶蓝色的箭矢直射向那道光团,光团身上的封印轰然消散,一道巨大的鸟影凭空出现,目中涙气曝出,双翅暴砍而出。

林修轻喝一声,两只巨大的手掌傲然出现在空中,一掌抽向大鸟的虚影,大鸟一阵悲鸣,身体贴地倒飞出去。

两道晶蓝色的掌印直接拍向大鸟的头颅,蓝光一闪,大鸟一阵凄叫,便完全晕了过去。

左手捏指空前,一道弱弱的灵魂的气息在易笙的身上浮现,五指飞舞,左手飘然舞动,一道玄奥的契纹慢慢出现在易笙的斜上方,脚下一个闪亮的银色光阵浮现,易笙的左手轰然一顿,一个剧大的狼头凭空出现,狼啸阵阵,强大的灵魂与召唤的气息喷薄而出,狼影飞舞,狼头高嗷一啸,一圈圈的光纹吐出,空中那道契纹逐渐凝实,一道道更细小的纹路出现在契纹的四周,渐渐颤动。

易笙脸上一阵扭曲,左手猛然打出,那道契纹直射向林一,银色的光印出现在林一的额头处,易笙盘膝坐在地上。

林一只感到一道银色的契纹出现在他的识海上空,原本絮乱的心神顿时一震,所有的一切似乎在一刻间归于平静,就连灵魂的层次都在一刻间高贵地俯瞰众生。

林一的双手飘拍,那道巨大的鸟影出现在林一的手上,渐渐缩小,只是那一层灰黑色的涙气却越来越强盛,一道道银色的符印慢慢浸入大鸟的身上,一股精厚的灵魂之力直接将那一层层的涙气消融。

林一双指一震,两道血线射向那道鸟影,大鸟慢慢融入林一的后背,一只栩栩如生死幽出现在林一的背后。

林一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只是在这一刻,易笙的双眼却精光暴闪,左手巨力一印,林一额头的那道银印暴然一亮,林一顿时陷入一片肃静。

也在这一刻间,比之前浓厚几倍的黑气在林一的后背飘然直接打向林一的识海。

林一全身虚软,慌忙禁守心神,只是那一道道的黑气像洪水猛兽一样直接推破林一的防线,直接打入他灵魂的最深处,林修的眼中泛起一阵焦虑。

黑气猛然一顿,鼓起最后的势头,猛然冲向林一的最后防线,只是在这一刻间,一道高贵的身影似乎出现在林一的识海上空,那样子分明就是易笙的缩小版。

身影只是双手一阵,就像完全消失在林一的体内,易笙与林一同时喷血,易笙脸色苍白地倒在地上,身体还在不停地痉挛。

林一的身上的光芒渐渐变强,身上青蓝色的光芒暴闪,只是双臂完全变黑,他的脸庞完全扭曲,头上的那道黑气已经完完全全消散。

林修眼中一阵释然,说道:“玄子,尽最大的能力补偿这个孩子,拿出晶参给他与木木用了吧。”

林玄眼中一呆,但还是应了一声:“知道。”说完一手抱起易笙,带上林木,消失在竹林的外围。

、、、

只要你敢来,我就敢更!收藏有更新,收藏有惊喜!

凝聚徒星

易笙盘膝坐在床上,左手不停飘印,一圈玄奥的银色纹路围绕在他的四周,细细的紫气在他的左手五指间不停舞动,一个深黑色的气旋出现在易笙的身边,一道细细的狼印静静飘在上面。

紫光猛然一震,那道狼印迅速苏醒过来,一只巨大的黑狼就这样盘坐在易笙的身旁,噬人的凶光盯着林玄,似乎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只有望着林木的时候方才显出一丝的放松,显然它熟悉林木。

银色的光点不停凝聚,注入易笙的体内,那简单扎在背后的一头黑发无风自动,一个银色的六芒星光印在空中慢慢结聚。

“他在突破,他只有6岁,他在凝聚徒星。”林玄的声音颤抖着说道。

魔法师的等级分为九级,每一级魔法力的增长都要凝聚属于自己的魔法星,属于感应期的叫初府,而属于魔法学徒的就是易笙此时正在凝聚的徒星,而根据夜印皇室的记载,历史上最早能够凝聚出徒星的魔法师应该是在9岁,而易笙今年只有6岁,这是在明大陆上闻所未闻的。

易笙的额头已经布满汗滴,只是左手五指飞舞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一道道银光不停打出,空中的那道六芒星也越来越凝实,隐隐有晦涩的纹路在其中流转,银光大震,那道六芒星骤然收缩,射向易笙的左手,两道细细的星印围绕在易笙的左手处飞舞,双目陡然睁开,那两道星印直射向那只黑狼的眉间处,黑狼厉啸一声,便从新化印,连带着那道深黑色的漩涡也完全消散。

只是正当易笙的五指慢慢收功的时候,几股强大的元素气息骤然在空中结聚,易笙的左手再次飘舞,掌印飞驰,左手在这刻间完全变成灿烂的银色,掌心之中,紫光流转。

那几道强大的元素气息原本想强行注入易笙的左手,但在紫光转动的一刻,那几道元素的气息竟被强行震向远方,在空中微微颤抖,一抹高贵的紫色在易笙的双眼中迸放,那几道元素的气息竟宛若臣服般的在空中参拜那道紫意。

五指齐收,易笙从新坐在床上,双目间满是欢喜。

“木哥哥,你望着我干什么啊?”易笙望着已经目瞪口呆的林玄、林木两父子问道。

林玄有点不可置信地问道:“那是元素的臣服吗?你是否掌控到他们的存在?”

“啊,什么叫做元素的臣服啊?它们并不属于我所有,但我感觉到它们却可以为我所用。”易笙茫然地说道。

“真的是臣服,竟然真的存在,真的,真的。”林玄喃喃自语地走出了易笙的房间,只剩下易笙与林木一脸茫然。

“小笙,你说爹爹发什么神经啊,什么臣服,臣服的,小笙,你是不是真的达到二级魔法学徒啊?”林木问道。

易笙点了点头说道:“嗯嗯,在帮一哥哥吸收那只本命魔兽的时候,我似乎感应到了那个阶级的边缘,接着的你也看见了。”

“哇,羡慕死人了!爸爸说你可能是大陆上最早凝结出徒星的人啊,不行,我也要成为大陆上最早凝结出星印的人,爷爷说了,将晶参根送给我和你啊,相信有它在,我一定可以在7岁前结出星印的。”林木信心满满地说道。

同样斗气者也有九个等级,每个等级斗力的提升都要结聚一颗属于自己的斗气星,第一颗叫气星,第二颗就是林木所说的星印。

“嗯嗯,相信木哥哥一定可以成功的,我要去看看爷爷,你去吗?”易笙说道。

“当然,我也很久没有见过老爷爷了,走吧,我知道他在哪里。”林木说完拉着易笙就跑。

只是易笙偷偷一笑,左指一印,林木只感到自己的身体骤然一轻,跑动的速度竟骤然加快。

他呆呆地望了望易笙,说道:“小伙伴我惊呆了。”

易笙只是淡然一笑,两只小鬼快速想着远方跑去。

“爷爷,你在吗?爷爷,小笙回来了,爷爷。”易笙边跑,边叫道。

“咚”一个烟壶跌落在地上,门前坐着的那个老人此刻竟激动微微颤抖,老目含泪地望着门外那个羸弱的男孩。

“笙儿,笙儿,哈哈,真的是我的笙儿。”

“爷爷,小笙回来了,你有想念小笙吗?爷爷。”易笙此时已经泪流满面,这是个一向坚强的男孩,从小的风霜,使他早已麻木了世态的炎凉,但只有这个老人,这个从小就对他视如己出的老人,是他最冷傲的内心都放不下的人,再次面对他时,他还是想像从前一样,依偎在他的怀中,纵然那并不是那么的温软,但仍是他最幸福的童年往事。

“小笙,爷爷当然想念你啊,才个来月不见,又长高了,过来爷爷看看。”老人一脸慈祥地说道。

易笙飞扑过来,一头栽在老人的胸前,盲目地痛哭起来,渐渐入睡。

第二天的早晨,“笙儿,醒啦,哈哈,来!过来,爷爷给你煮了吃的。”

“爷爷,你在这里还习惯吗?如果不行,小笙还是可以陪你回去孤子院的,小笙已经是二级的魔法学徒了,小笙可以养活爷爷的。”易笙关心地说道。

“傻孩子,爷爷在这里有什么不好的啊?大公爵待我们爷俩也算不薄了,爷爷老了,也想有个地方安度晚年,这是爷爷最好的归宿了,小笙,从捡起你的那一刻开始,爷爷就知道你注定了不平凡,爷爷年轻的时候没勇气去闯一闯,爷爷不想自己的孙子也是个孬货,笙儿,就由你代爷爷完成这个心愿,你说好不好?好好出去闯一闯,娶个乖媳妇回来,爷爷也好风光一把。”老人爽朗地说道。

易笙不禁眼角通红,哭着说道:“可是,可是,如果小笙都走了,有谁来陪伴爷爷?爷爷,小笙只想陪着你,安安稳稳地过日子。”

“傻孩子,谁说爷爷没人陪啊,厨房的那几个大爷早就跟你爷爷混得熟烂了,哈哈,就你这个小鬼,陪着几个老鬼在那里干什么啊?”老人嗔笑着说道。

“爷爷、、、”

、、、

次日早晨,

“小笙,小笙,你起来了没有啊?小笙,快,快跟我来啊。”门外林木未见其人已先闻其声了。

“嗯,木哥哥,什么事那么急啊?”易笙对着气喘吁吁的林木问道。

“还记得我跟你提过的晶参根吗?爹爹叫我们过去,应该就是那事了。”林木说道。

“啊,木哥哥,叔叔已经待我和爷爷够好的了,小笙不能再要他的东西了。”易笙说道。

“什么他的东西啦,那是我的东西,不是他的,与他无关啊,快走啦。”说完扯着易笙就往外跑。

公爵府的偏厅,“爹爹,三爷爷,我们来了。”林木亢奋地说道。

“来了,好。”林玄说道。只是旁边的那名老者的目光自此至终都没有离开过易笙,眼中全是溺爱之意。

易笙连忙说道:“叔叔好,三爷爷好。”

林玄说道:“今天叫你们来,是叫你三爷爷帮助你们用晶参髓体的,相信你们都知道了。”

“叔叔,笙儿已经收了公爵府很多的恩惠了,笙儿谢谢叔叔这些日子以来对我和爷爷的照顾,笙儿不能再接受叔叔这么贵重的物品了。”易笙真诚地说道。

“滚犊子,哪来那么多废话,老夫要你要,你就要,还废话。”一声暴喝突兀地响起,说完青光一闪,易笙和林木已经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一脸无言的林玄。

一个巨大的操场,应该是林家的练武场,三道人影瞬间出现,为首的那名老人一脸微笑,隐隐有英姿勃发之意。

“三爷爷,刚才、、、”易笙刚想问下去。

一道青色的虚影凭空出现,打断易笙问道:“小鬼,世间的广袤你游历有多少?”

易笙答道:“小笙自小长在冰城,一直只在孤子院里,相伴的也只有爷爷与木哥哥了。”

“浮沉众生,大善大恶之辈,血雨腥风之年,你见过多少?别拿你那几年经历当回事,哪个男人没苦过,只有承担得起世间的甜与酸才能够傲然于天地,就你那点苦果,还整天这个那个的,你就别谈什么孝顺不孝顺的,那老爷子都知道让你去闯一下,就你这小子整天像个小女娃似的,羞不羞啊?你是个男的,还有点傲气以后就跟我抬起个头来做人,傲然于世,哪怕是改变了这个世界的规律也没什么不可以的。”青衣老者朗然骂道。

老者的话语似乎还滞留在空气的,只是易笙似乎察觉到了一些什么,原本散漫的眼神不停聚焦,原属的那道淡淡的灵魂此刻竟有几分大道之意,巍峨如高山,威宏而高远。

那抹高贵的紫色隐隐披靡众生,流转间将四周的花岗岩震碎,天与地仿似在这一刻间接连一气,只有那抹高贵的紫与深沉的红亢立于天地间。

今天的更新够疯狂的了!希望大家支持!!!

倾世兵团》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倾世兵团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6章那个女人多么残酷苏哲宇薄薄的嘴唇颤抖着。他和莫小阮纠缠了五年,可他从没想过莫小阮会把眼角膜摘除,还是在生完孩子以后。这个女人,她真的是疯了,她用了一种自毁的方法,想让他痛不欲生……这一刻,悲恸忽然漫出心口……尖锐的疼着……他一直以为,他不会为那个女人心痛的。哪怕一点点,都不会。可是,这颗心,它真的疼了……程家明冷冷地看着一言不发的苏哲宇,告诉他,“苏哲宇,这世上不会再有第二个莫小阮,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情到深处人孤独第十六章好好地活下去而另一边,容湛站在城堡的一边,幽深的眼眸看着周围的一切,夜,静得让人烦躁不安。远处的紫藤花开得正艳,好似当年的那桔梗花那么美。他好似听到了,有个小女孩笑吟吟地呼唤,容湛,以后我和容爷爷一样叫你阿湛可好……长安……那是长安在叫他。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长安你不能和以前一样呢?你为什么要变,你为什么要变?“女人,你就继续叫吧,最好叫得大声点,让老子高兴高兴!”“你们想死吗?”顾长安看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日落前说爱你第16章她不爱他了,就换他来爱她“都是因为我!”下一秒,叶苏却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如果不是我不肯马上跟他回去,如果不是我非要去找你和林琳做个了结,哥就不会伤的这么重!都是我害了他!在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也是唯一会对我好的人了,我竟然该死的害了他!”两个“唯一”被叶苏说出来,格外的心酸。“贺景行!”叶苏抬起头,用满是泪水的眼睛,冰冷的盯着他:“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试图解释什么?收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16章来者不拒就在秦为民在为刘伟名的表现而惊叹时,在坐的各位新林开发区的官员心里都是冒着嘀咕。刘伟名虽然说了句随意,但是人家说的清清楚楚,是代表金书记喝的,自己这些人敢不喝吗?但是要喝了的话这得喝几杯啊?六杯?还是一杯啊?不按规矩来喝的话人家是代表金书记喝的,自己喝一杯就是对金书记不敬。假如按规矩喝了六杯等下敬秦为民的时候又该喝几杯?喝三杯不是明摆的说秦为民连个秘书都不如吗?在座的新林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深不相忘》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深不相忘》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情深不相忘第16章惊天秘密车子停下后,贺铭恩缓缓从驾驶室走了出来,他穿着一件灰色的长款风衣,里面搭配着简单的白色衬衣,干净而又清爽。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里仿佛有无数闪耀的星辰,耀眼得让人挪不开眼。可是他从来没有对自己这样笑过。夏遇敛去脸上的是失落,打开房门往楼下走去。如今他回来,必定是和自己谈论离婚细节的事,她早就已经想好,贺家的财产,她一分都不会要。来的时候干干净净,走的似乎也绝不能拖泥带水。下了楼,才刚刚走到一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我卑微的爱情第十六章你准备好接招了吗?那日霍绍谦离开发布会现场以后,直接去了外地出差。周晴宣布婚礼将会在两个月后举行这件事,他还是从同行的同事口中得知的。对方恭喜他的时候,霍绍谦几乎是一头雾水,上网看到铺天盖地的新闻,更是恼火不已。回到滨城后,他连家都没回,直接去了周晴那里。“婚礼的事情,我根本没有同意,你为什么要对媒体乱说?”霍绍谦浑身散发着不悦的气息,大声质问周晴。“绍谦,我们在一起已经五年了,一直不结婚,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田野爱情生活第十六章逼婚方含梅家门前,停了六辆汽车,两辆黑色凯美瑞,两辆大皮卡,还有两辆五菱。黑色凯美瑞洗得铮亮,叠着喜字,车头上放着一大束心形花圈,明显是婚车。后面的每一辆车都贴着双喜,皮卡车上放着很多崭新家电和家具。在农村结婚,能弄出这种排场,已经算是很好了,新郎家绝对很有钱。凯美瑞车门打开,一位长相英俊的青年下车,他西装革履,头发梳得油光,手指上带着大金戒指,双眼带着墨镜,他刚下车,后面的两辆面包车纷纷打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016跪求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却没有一丝的效果。凤轻尘都想要放弃这个最笨的办法,直接进行麻醉,然后拿手术刀打开咽喉部位,取出那异物。凤轻尘很明白这个少年的生命体征越来越弱,如果无法将异物及时取出来,就必须尽快动手术,不然真的会变成死人。是提出手术,还是坚持呢?两种想法不停地在凤轻尘脑中打转,凤轻尘一边重复之前的动作,一边思索着如何说服苏文清。可就在她准备去和苏文清说动手术的事时,她的脑海里闪过东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