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前妻来袭在线阅读

2017/11/15 17:39:45 来源:网络 [ ]

书名:前妻来袭

第3章他是我前夫

五年前那个骄傲如孔雀的千金大小姐竟然也有也沦落成如今这般需要弯下要捡着被人扔在地上的钱。说明http://www.qi-wen.com/她不是一直都很高傲吗?她不是一直都把她的高傲当做骨气一般挂在嘴边吗?

可笑,她也会有这样的今天……

苏蔓强撑着身上的疼痛,颤微的站起身,牙齿把自己的唇瓣都咬出血来了,她才稳住心中悲怅的情绪,勉强的挤出一抹微笑,“沈总,要是没有其他事情了……那我就先出去了。”

沈安林薄唇紧抿,双眼冷厉的看着她。

苏蔓脸上的笑容已经有些难以维持了。沈安林不说话,她只好自己垂下头,迈着脚下沉重的步子从沈安林的身边走过。

她走的步子走的极慢极慢,每一步都似乎踩在她的心尖上。

“站住!”沈安林咬重声音喊道,“苏蔓,我是你的客人,既然我照顾了你的生意,在离开之前你是不是应该说些什么话。”

苏蔓拼命的咬住自己的唇瓣,回头,深深看了一眼沈安林,低头卑微道,“谢谢您照顾我的生意。奇闻网”她知道他这是故意找她的茬,她只希望自己的顺从能让沈安林尽快的放她离开。

沈安林黑眸锐利如箭,俊眉拧了拧,一只手放在裤子的口袋里,压制住心中蹿起的那股暴虐,倨傲的说道,“这还差不多。既然做了这一行就该有这行的觉悟,不能拿着顾客的钱还在顾客面前摆谱装纯情。”

苏蔓的头低的更低了,她双手互相用力的揉搓着,低低的应了声“哦”。

沈安林勾勾唇,又朝她快速的望了一眼,目光如冬雨般冰冷凉薄,心硬道,“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可以从这房里滚出去了。”说道这里,他又故意的停了停,别有深意的笑了笑,讥讽的补充句,“还有哦,既然你是出来做的,想要生意好些,总要置办些像样的行头,可不要像你现在身上穿的那样廉价。小说:前妻来袭在线阅读

他这话说的有够恶劣的,苏蔓几乎就快要忍不住了,她的指甲深深的掐入手心的肉里,很用力很用力的再忍着,临到快要崩溃的那个分界点时,沈安林又冷漠道,“还站着干什么?还不给我滚!难道是要让我向你的老板投诉你。”

苏蔓的脸色在那一瞬间又苍白如纸,身子一个摇晃,拼了最大的力气才平复下自己的情绪,她挪了挪脚下的步子,艰难的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她走的很慢,每一步都似乎踩在她的心尖上。拉开房门,离开屋子的那一刻,她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还是决堤了下来。

她曾经也幻想与沈安林再次邂逅的情景。

可她却从来不曾想过。

再见,会是在这种出卖声色的欢娱之地,而她更是以这种贱薄的职业与他进行交易。来自http://www.qi-wen.com/

看来,那些过去,真的是永远过去了。

她和沈安林,再也回不去了。

擦干眼泪,她低着头,回到了换衣间。换衣间里,叶雪正焦急的等待着,听到脚步声,她便抬头张望,看见一身狼狈的苏蔓,她眉头蹙了蹙,急忙上前,扶住她的身子,关心的问道,“蔓蔓,你没事吧?”

苏蔓抬起苍白的脸望了一眼林雪,从林雪的眼里看到了担忧,她心里一暖,摇了摇头,喃喃道,“没,没事的。”

林雪细细的把苏蔓暴露在外的皮肤都看了一遍,发现她的身上都是些很重的瘀痕,她忍不住的又关心道,“蔓蔓,刚才拉你走的那个男人,你们是不是认识?你和他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苏蔓眼眶一涩,扭过头,目光不再与林雪对视,小声道,“他,是我前夫。”

第4章伺机而动

林雪惊诧的合不拢嘴,许久,她才恢复过神,轻轻的拍了拍苏蔓的肩膀,用极轻的声音道,“蔓蔓,别难过。”她和苏蔓的关系极为熟络,也曾听苏蔓提过她的前夫一两次。小说:前妻来袭在线阅读而在这仅有的一俩次里,苏蔓提起那个前夫眉梢都带着柔柔的笑意。她知道苏蔓心里还是有那个前夫的位置的。

可是刚才那个男人,全身冰冷冷酷,扯着苏蔓的手又很粗暴,再加上苏蔓现在身上的这些伤……

她怎么看怎么都觉得那个前夫不是什么善类。

被林雪这么安慰着,苏蔓心里好受了些许,苍白的脸色缓过劲又多了一丝的生气,她苦笑着回答道,“谢谢你,小雪。”

“跟我客气什么。”林雪豪爽的一笑,又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道,“你快点换衣服吧。等下我们一起走。网站qi-wen.com

苏蔓点点头,挪着艰难的脚步开了自己的储物柜,拿出衣服到后面换了换。

十五分钟后,俩人在一个路口互相告别。

“蔓蔓,回去别多想,洗个澡,睡一觉。明天就好些了。”林雪关心的嘱咐道。

“好的。”苏蔓点了点头,也同样的嘱咐的说道,“你住的那地方又没有路灯,自己要小心。”

林雪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和苏蔓告别,自己先行离开。苏蔓站在路口,望着林雪平安的穿过人行道,她才转身往自己租住的房子的方向走去。

而在她身后的不远处,一辆黑色法拉利F430小车一直悄悄的跟着她。坐在车上副驾驶座上的北堂颢勾着戏谑的嘴角看着开车的沈安林,调侃的说道,“我说沈安林啊,你怎么还尾随在人家身后,这可不像你沈安林沈大少的作风啊。难不成,你对这个女人有意思?”

北堂颢对沈安林很是怨念。本来他就还没有玩够呢,可是沈安林自己要泡女人,干嘛把他一起拉过来吹夜风啊。

沈安林一双薄凉色泽的锐眼像凶猛的野兽在捕捉猎物一般紧紧的盯着前方的那个女人,听到北堂颢的声音后,他抿了抿有些向上翘起的唇形,凉凉道,“你说对了,我的确对那个女人有意思。”

苏蔓是在凌晨三点回到家的。拖着疲惫的身子,她穿过杂乱无章的狭小胡同。她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串钥匙,插进锁孔里,转了俩下,屋子的铁门便打开了。

脱掉鞋子,换上拖鞋,她轻声的往厨房的方向走去。打开橱柜,发现白天她留的那些饭菜都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屋子的水槽里还放着一些没有洗的碗筷。她袖子一卷,又轻手轻脚的开始清洗那些碗筷。

“姐姐……”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突然响起。

苏蔓洗碗的手微微一顿,抬头看去。灯下,苏未瑾正眨巴他那双又大又亮的眼睛炯炯的看着她,他的手里还抱着一只维尼熊的玩偶。

苏蔓扯了扯嘴角,挤出一抹纯粹无暇的笑容道,“未瑾,对不起啊。姐姐吵醒你了。”

暖色的灯光下,苏未瑾的脸上洒上了一层金色的蜜粉,格外的呈现出一种近乎透明的色泽。他有着一双干净纯粹的眼睛,微微一笑时,嘴边还有俩个小酒窝,十分的可爱。

“姐姐,我饿了……”他抱着玩偶软糯糯的说着。

苏蔓瞧见他那副委屈的神情,心里自责的叹了口气,她真是个没有无能的姐姐啊,不能照顾好自己的弟弟。

她笑着轻声哄道,“未瑾乖,现在已经三点了,你现在要是吃东西,那就不能继续睡觉了。所以你乖啦……姐姐先给你去泡杯牛奶,你等下喝了牛奶,再到屋里去睡觉。明天一早……姐姐带你去看妈咪……然后再带你去吃肯德基……未瑾你看这样好不好?”

苏未瑾的脑袋被车子撞后,医生诊断他的智力永远都只能停留在五六岁的儿童阶段。所以苏蔓的话,他是不能完全理解的。但是有俩个关键点他是听的懂的,一个是“妈咪”,一个是“肯德基”。

“好耶,好耶。明天要去看妈咪了。”苏未瑾抱着手中的那只维尼熊,兴奋的转圈圈,“还能吃肯德基,好耶好耶。”

苏蔓看着他那副模样,忍不住偷偷低头拭泪。

都是她无能,不能赚钱让自己妈咪和弟弟过上好日子。

现在只是普通的一顿肯德基就能让他高兴成那个样子。

第5章猫捉老鼠

在哄完苏未瑾睡觉后,苏蔓才把自己的身子泡在浴缸里。

看着自己光滑胴体上布满的红印,她心头如刀割。

使劲的揉搓着她身上的红印,她恨不得洗掉那个男人带给她的那些耻辱。

沈安林……

她喃喃的轻唤着,眼泪又一次盈上泪眶。

趴在浴缸上,她难以自抑的哭了出来。

凌晨四点半,她终于收拾好自己失落的心情,爬上床,闭上眼睛……

而在此刻,苏蔓租住的屋子的胡同外,停了一辆法拉利小车。沈安林专注的视线盯着苏蔓家的房子,看见屋里的灯全部都熄了,他才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了起来,吸了一口,他才慢慢的转过头,对身边的北堂颢冷艳的一笑。

北堂颢被他这突来的一笑,搅的莫名其妙,他也往苏蔓家的方向看过去,抱怨道,“我说沈少,你要是对那个女人有意思,我就帮你一把,让我底下的兄弟们把她绑了,送到你的床上。这样你就可以省好多的时间,也不必……”也不必大晚上的拉着他在一起吹冷风。

沈安林的唇角绽出一个冷冷的弧度,这森冷的笑意令他英俊的面孔仿佛罩上了一层十月寒霜,“颢,你知道猫抓老鼠最大的乐趣是什么吗?”

“当然是最后把老鼠吃掉了!”北堂颢扬了扬他那两条跋扈的眉毛,轻快道。

沈安林嘴角扯了扯,露出一丝淡笑,伸手弹了弹香烟上烟灰,带着深意的口吻道,“错!猫抓老鼠最大的乐趣是可以看着老鼠在自己的手上被活活的折腾死。”

他说话的声音温和感性,脸上还挂着清新而优雅的笑,整个人美好的几乎让人目炫。只是北堂颢看着沈安林,身后的脊梁骨处莫名的就感受到一阵寒冷。他身子抖了抖,伸手裹紧自己身上的衣服,又小声的嘀咕了句,“沈少,你的意思是……”他边说着边同情的往苏蔓住的屋子的方向看过去。

“我的意思是有些人该会她先前犯下的错误赎罪!”沈安林又是冷冷一笑,脚下的油门一踩,方向盘一打,绝尘而去。

苏蔓,五年前,得到你的垂怜,我以为自己是这世间最幸福的男人。

可是,我们之间的那场婚姻,你却让我觉得我是这世上最蠢的男人。

有些东西,是你欠我的。

是时候该讨回来了!

第6章世俗的母亲

第二天,苏蔓起来后第一件事情便是到厨房煮粥去,而苏未瑾早早穿上他最喜欢的衣服抱着维尼熊等着她。

“姐姐……”

看到苏蔓,他的脸上扬起大大的笑容,像阳光下盛开的向日葵。

“嗯,未瑾早啊。”苏蔓笑着回给苏未瑾一个大大的笑容,瞥见苏未瑾已经换好了衣服再等她,她又扬了扬嘴角,夸奖道,“未瑾今天可真好看。”

得到自己姐姐的表扬,苏未瑾又露出一排白白的小米呀,笑得更加的灿烂了。

苏蔓仿佛也是被他的笑容感染了,嘴角也扬了扬,又继续道,“未瑾等下出去要乖,要跟着姐姐,不能乱跑。”

苏未瑾很乖巧的点了点头。姐弟俩又说了一会儿,等到锅里的粥主的差不多了,苏蔓先是盛了一碗给苏未瑾吃,而她也趁着这个空隙,连忙奔到她们租住的房子旁边的菜市场,买了两斤排骨。又讨价还价的很摊贩买了许多便宜的蔬菜。

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世俗了,以前她家有钱的时候,钱对她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可是世事难料,现在的她只是挣扎在温饱线的一个普通人,家里的一切开销都等着她去赚,她不敢给自己乱花一分钱。

回去的时候,苏未瑾已经吃好饭了,抱着维尼熊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呢。苏蔓麻利的洗干净排骨,把排骨放进砂锅里,加了一些食材,这才开花炖起来了。

她妈咪一直住医院,医院食堂的伙食差到极点。

而她炖的排骨汤,虽然不是什么珍馐,但总是自己家里做出来,味道口感自然是医院食堂不能比拟的。

收拾好零零碎碎的东西,时间已经到了十点了。苏蔓把炖的排骨汤盛在保温杯里,还有她炒的几个菜都盛在饭盒里,然后牵着苏未瑾的手出门。

到了医院,护士正好在给许婉秋掉点滴。许婉秋无力的半靠在病床上,整个人的神情恹恹的。

“你今天好些了没?”苏蔓边说着话边把自己煮的东西摆到饭桌上。

许婉秋有气无力道,“暂时死不了。唉,你知道住我隔壁的病房的那个刘阿姨吗?原来她女儿最近给她买了一套房子。唉,你说呢,别人养女儿,我也养女儿。别人家的女儿出息又能干,可我这命怎么这么苦啊……老伴走的早,儿子又被撞傻了,就剩唯一的女儿还是个没用的。死丫头,你干嘛那么没有脑子。你当初要是找个有钱的人嫁了,那你爹地哋,你弟弟就……哎呀,我的命好苦啊!”

“先吃饭吧。”许婉秋的这些抱怨的话,她已经听了五年了,已经达到了可以直接无视的境界了。

许婉秋看到桌子上摆的饭菜比昨天的来的丰盛多了,她咽了咽口气,胃口大开。可是表面上,她依旧嫌弃道,“苏蔓,你就不能争气些让你老娘吃好些嘛。每次都是这些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吃的人胃口都变差了。”

苏蔓脸上浮起一抹微笑,也不反驳她的话,“快趁热吃吧。”

许婉秋这才捧起饭盒,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可是她的嘴巴却没有因为这个闲下来,又是对也苏蔓各种抱怨,各种哭诉。苏蔓静静的,她说什么,她就听什么。

好不容易的伺候好许婉秋吃好饭,苏蔓拉着苏未瑾离开病房。又到收费处缴了一些医药费。三千块的钱,真好花。从医院出来后,她口袋里又只剩下五百块了。

带着苏未瑾到了医院附近的肯德基。她给苏未瑾点了汉堡、鸡腿,而自己就在旁边看着。

“姐姐,你也吃。”

苏未瑾拿起一个汉堡,要给苏蔓咬。

“姐姐跟你说过了,姐姐不喜欢吃肉。未瑾自己吃,吃个饱,以后姐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带你来的。”她笑着摇了摇头。

苏未瑾傻气的挠了挠头,嘟嘴不解道,“姐姐,肉那么好吃,你怎么不喜欢吃?”

苏蔓笑着摸了摸他的头。

苏未瑾吃好东西,苏蔓又紧紧的牵着她的手过了马路。俩人回到家,苏未瑾玩了一会儿跑去睡午觉了。苏蔓趁着苏未瑾睡觉的时候,吃了点东西,又把昨天换下来的衣服拿去洗了。忙到下午两点时,她才也去小睡了一觉。到了四点,她又快速的做好两份饭,一份留给苏未瑾,一份又的赶着送到医院去。

第7章给她介绍生意

晚上六点。

苏蔓准时的到了上班的地点。

刚换好衣服,领班便已经来催她了,她气还没喘过来,领班便已经把她拉到六号包间,推开门一看,苏蔓感觉自己的身子像是被人扔入了冰窖,整个人冰冷彻骨。

竟然又是沈安林!

他不会是又来羞辱她的吧?

想到这个,她身子害怕的颤抖起来,

“沈总,你要的人我已经给你带来!”领班一张脸笑的像朵开的正旺的菊花。

沈安林彼时正翘着二郎,手里叼着一根咽,眼神很冷,苏蔓觉得自己犹如处在冬日里刀子一般的寒风里。

领班见沈安林没有搭理他,他很识相的退了下去,走之前还把门从外面关好。

沈安林猛吸了一口嘴里的香烟,吐出一个烟圈,然后把烟往烟灰缸里一掐,随即的站起身,走到苏蔓的面前。

“又见面了?”他勾嘴角,用最动人的声音说着最残忍的话。

苏蔓兀自的站在那里,不敢乱动。

沈安林却是突然用力的揽住她的纤腰,苏蔓惊愕的张大眼睛,眼里充满了恐惧。

沈安林邪妄的挑了挑嘴角,伸手慢慢的去挑开她身上穿着的衣服,俯身,轻轻的嗅了嗅空气中的芬芳,邪恶的说道,“苏蔓,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我昨天就说过了,像你这样的女支女,最多值一百块钱。可是我回去又想了想,怎么说你都是我的前妻,作为前夫的我怎么都得给你介绍介绍生意吧。所以……你的生意来了。”他说到这里,微微停顿,眼里戏谑的光芒大甚,“今天我给你介绍笔大生意。只要你服侍好他,你肯定能拿到好多消费的。”

凭直觉,苏蔓觉得沈安林不会这么的好心。

包间的门被人推开。沈安林邪恶的挑了挑眉,说道,“瞧!他来了!”

苏蔓害怕的看向门口,门口,站着一个四五十岁,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而中年男子看到沈安林,抖了抖脸上的肥肉,笑的一脸油腻,“沈总,对不起,我来晚了!”

苏蔓心一寒,怔怔的看向沈安林。胸口里的惧意如喧嚣的尘暴一样,几乎都要克制不住的冲破她单薄的胸膛,破茧而出。

沈安林眼眸底飞快的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随后就做轻松状地笑了一笑,手指从苏蔓的身上撤离,转头看向门口的那个中年男人。“陈总,快进来坐吧。我已经叫好酒了。知道你好那一口,我连人都‘请’来了。你今晚可得尽兴而归啊。”

那个叫陈总的中年男人听沈安林这么说,那双浑浊的眼睛飞快的从苏蔓身上掠过,猥琐的笑道,“既然沈总这般说,那我今天就一定得玩个尽兴咯。”

前妻来袭》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前妻来袭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由他代拟的最后一道诏书,结束了千年的封建帝制!

    中国历史上最后一道圣旨是《宣统帝退位诏书》,是大清帝国最后一位皇帝爱新觉罗·溥仪于1912年2月12日(宣统三年十二月廿五)所颁布的退位诏书,从此大清统治中国最后结束。由于溥仪当时年仅六岁,无行为能力,因此由隆裕皇太后临朝称制。《宣统帝退位诏书》全文影像版那么诏书的起草者是谁呢?多数人认为是清末状元张謇,本篇文章对这段历史不做考证,旨在介绍张謇的书法艺术。朕钦奉隆裕太后懿旨:前因民军起事,各省响应,九夏沸腾,生灵涂炭,特命袁世凯遣员与民军代表讨论大局,议开国会,公决政体。两月以来,尚无确当办法,

  • 拓宽全球海洋视野 助推海洋强国建设:《世界海洋法译丛》在深圳举行首发式

    7月19日,由青岛出版社与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联合推出的国际海洋法学基础资料集《世界海洋法译丛》在第二十八届全国书博会主会场深圳会展中心举行了图书首发式。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所长、中国国际法学会副会长张海文,外交部国际法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山大学法学院院长黄瑶,山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副局长孙杏林,山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出版管理处处长刘子文,山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印刷发行处处长刘咏梅,中共青岛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王为达,新华社海洋资讯中心主任董学清,青岛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副

  • 90%的人是这样被淘汰掉的

    从生物出现起丛林法则就一直存在于整个自然的进化当中纵观每一个精妙的物种无不是在残酷的竞争中进化出属于自己的法宝方能获得一席之地在我们的工作中也是如此安于现状和自怨自艾不能换来成功反而会在不经意间拆掉你进步的阶梯作者涔汐(id:zhangcenxi99)来源张涔汐最可怕的一件事情,是你正在被淘汰的时候,却浑然不知。01这几年一本科幻小说特别火,那就是大刘的《三体》,堪称一部神作。此书让互联网的大佬们爱不释手,甚至连高晓松都在节目中说:大刘,你负责创作,我负责给你打call。可见受欢迎的程度,为什么

  • 凡人曾国藩:成天道貌岸然 也为钱发愁

    记者吴敏实习生钟慧2011年09月09日14:17来源:《南方日报》但真实的曾国藩不可能只是一本励志的成功学故事,更不可能是一个内心无比强大的“完人”。“我发现,细节中的曾国藩,其实挺有意思的,比如他很少洗澡,经常几个月才洗一次脚。他做穷京官时,成天为钱发愁。”今年是曾国藩诞辰200周年,9月3日,首届海峡两岸曾国藩学术研讨会在曾国藩的家乡湖南双峰举行,这也是新中国成立后规模最大的一次对曾国藩的纪念活动。从百姓口中的“曾剃头”到著名历史学家范文澜口中的“汉奸侩子手”,在大半个世纪里,曾国藩一直顶

  • 高温闷热的“三伏天”要如何吃?-91搜墓网

    三伏天高温闷热,使人非常难受。国家级营养保健专家、湖南省胸科医院院长唐细良建议,在这炎热的天气,人体胃肠道的蠕动减弱,消化功能减退,会出现食欲减退、厌食等,饮食应以清淡、滋阴生津为主。三伏天容易出现种种不适俗话说,“进入小暑,上蒸下煮”,入伏后,高温、高热、高湿的天气将频繁出现,热浪袭人,酷暑难耐,各类健康问题也接踵而来。1、天气闷热,气压较低,容易使人产生胸闷气短,心率变缓等症状,严重时可引起心脏的不适。2、易引发中暑,一旦发生中暑,出现头晕、头痛、恶心呕吐等情况,应速至阴凉处休息,情况严重者

  • 人像摄影:改变小姐姐的摆姿,轻松的打造出小姐姐的曼妙身材

    人像摄影:改变小姐姐的摆姿,轻松的打造出小姐姐的曼妙身材选择合适的拍摄区域,尽显小姐姐的优雅感。拍照时可以让小姐姐稍微转动一下身体,露出双腿,营造出一种若隐若现的美感。可以让小姐姐转动一下肩膀,后肩略低于田间,可以展现小姐姐的修长动人。拍照时,小姐姐稍微倾斜一下身子,可以轻松的秀出完美的身材曲线。给小姐姐拍照,首先要考虑的就是画面的美感,要让小姐姐看上去很有气质。

  • 人像摄影:提前安排好模特的位置以及摆姿,拍出模特的清爽迷人

    人像摄影:提前安排好模特的位置以及摆姿,拍出模特的清爽迷人营造一个舒适的环境,让模特看上去更加的清纯可爱。有时候我们可以给模特亲身示范所要做的动作。让模特更好的领会你的意图。想要拍出好看自然的照片,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让模特感到舒适。给模特营造一个舒适的环境,才能更好的拍出模特的优雅美丽。模特站立的时候,两腿稳定,面朝摄影师,让模特看上去更加的清纯可爱。拍照时可以让模特把重心放到后腿上,这样的话,模特看上去更加的迷人,更加的有动感。

  • 曹雪芹的家族有多显赫?曾祖母是康熙的奶妈,爷爷是康熙的伴读

    曹雪芹的家族有多显赫?曾祖母是康熙的奶妈,爷爷是康熙的伴读上山小麦我要分享有人说《红楼梦》其实可以看做是曹雪芹的自传,其实不然,曹雪芹出身清代内务府正白旗包衣世家,他是江宁织造曹寅之孙,曹顒之子(一说曹頫之子),家庭地位可以说是十分显赫。曹雪芹的曾祖母孙氏做过康熙帝的乳母,祖父曹寅做过康熙帝的伴读和御前侍卫,后任江宁织造,兼任两淮巡盐监察御史。在康熙、雍正两朝,曹家祖孙三代四个人主政江宁织造达五十八年,家世显赫,有权有势,极富极贵,成为当时南京第一豪门,天下推为望族。因此曹雪芹的童年过得十分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