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50002在线阅读

2017/11/15 15:07:51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50002

003 估计也就C吧

 “你这是…强…奸……”苏涵用虚弱的声音反抗着,怎么也推不开这个恶魔。说明qi-wen.com

 叶俊轩低身伏到她的双峰间,深深地吸了口气:“亲爱的,是你自己爬上我的床的。”

 “你…”

 “你可以报警,随时。”叶俊轩满不在乎地说着,他的笑意丝毫没有退去,甚至带着期待。

 苏涵只能咬牙瞪着他那双邪魅的眼,弱弱地说:“不要以为我不敢…”

 “哈哈哈——”叶俊轩狂妄地大笑着,这是他听说过最好笑的事情。

 这种情况下他居然笑得出来,他的眼神火辣辣的,苏涵的心在扑通扑通地跳着。

 忽然,他强硬地抬起她的下巴。

 “怎么不继续装清纯了,嗯?”他最无法忍受的,就是一个女人和他欢爱后喊着别的男人的名字。阅读http://www.qi-wen.com/

 “我没有…”苏涵的双唇在颤抖。

 叶俊轩一把甩开她的身体,站起身,没有回头:“聪明点,别再让我看见你。”

 熟悉叶俊轩的人都知道,他此时的神情、语气究竟意味着什么。尤其是那句“别再让我看见你”。他对谁说了这句话,后果很严重。

 “谁想见你了…”苏涵撑起来坐到床上,还不忘了拉起被子遮挡自己的身体。明明是他欺负她在先,当苏涵想看见他吗?

 叶俊轩已经没兴趣再交谈下去了。奇闻网

 “从我眼前消失。”

 冰冷的命令说完后,叶俊轩只身向总统套房里的浴室走去。欢爱过后沐浴,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

 如果是她,他会舍不得洗掉她的味道。其他女人,没这个资格。

 见那个男人去浴室了,苏涵连忙穿起丢在地上的衣物,天啊,险些就被这匹饿狼撕烂了,幸好还能穿出去见人。

 “你…以为自己是谁啊!…”苏涵的自言自语有气无力的。小说:50002在线阅读她揉着自己酸痛的肩膀,这个男人,发起疯来简直就是狼啊。

 浴室里已经响起了哗哗的水声,彻底无视了苏涵的存在。苏涵打理好衣物,慌慌地逃离了这间地狱,踏踏踏地在走廊里跑着,一路都没有回头。

 报警,她一定要报警!用法律手段保护自己。苏涵刚冲出酒店大门,就在包里一通翻找,双手握着手机对着那个红色圈圈按了又按。

 居然……没电了?

 苏涵懊恼地抓了抓头发,今天真是倒霉到家了。

 * * *

 半小时后,A市街角的一家面包店里。奇闻网

 “涵涵,你慢点,慢点,多久没吃东西了?”简妮望着狼吞虎咽的苏涵,无奈地给她递上一张餐巾纸。

 “唔…”苏涵接过餐巾纸。

 简妮叹了口气,靠在椅背上:“你还没告诉我昨天替班的事呢,还顺利吗?经理有没有刁难你?”

 “唔……”苏涵还在忙着往嘴里填东西,无视了简妮。

 “喂,苏涵…”简妮生气了,双手抢过苏涵面前的餐盘,“先不要吃了,替班的事到底怎么样?”

 苏涵和简妮是同宿舍的密友,两人还有几个月就要毕业了。简妮是学管理的,她那个有钱有势的老爸,二话没说就把她安排进五星级大酒店实习。至于可怜的苏涵,还得让简叔叔帮忙。

 苏涵贪恋着最后一口面包,一根一根吮掉手指上的奶油:“还,好,啊。小说:50002在线阅读

 简妮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可是苏涵愣了一下,昨天那是还好么?简直糟透了。

 “不对,不好!”苏涵斩钉截铁地否定了自己刚才的话。

 简妮的心又悬到了喉咙口:“你别和我开星际玩笑啊,到底好还是不好?”

 “好意思问呢,我都被你害惨了…”

 世界上还有比苏涵更倒霉的人么?要不是帮简妮替班,她也就不会被派去送杜蕾斯了,更不可能被那个霸道的色狼占便宜。

 “是不是被经理发现了?!”简妮压低了声音。

 “不是!…”

 实际情况比“被经理发现”了更糟。苏涵刚才还在想向简妮借手机报警,可是,她该怎么解释?

 “那到底怎么回事啊。”简妮心急如焚。老爸费了好大劲才帮她联系的实习,千万不能被开除。

 先淡定,喝口水再和简妮说昨晚的事。苏涵恍惚地拿起玻璃杯,咕咚咕咚灌了几口水。

 杯子被简妮抢了过去。

 “涵涵,别喝了,你看都几点了?”

 苏涵的目光投向墙上的挂钟,惊讶得站了起来。

 “都一点半了?”实习公司的面试是在下午两点,她岂不是要迟到了?

 简妮一把抓过了苏涵的手:“快,快跟我走。完了完了,要是被我爸知道他一定会骂死我的,费了多少人力才把你介绍进去的啊……TAXI,TAXI!”

 简妮张牙舞爪地拦下一辆出租车,两人匆匆忙忙地上去了。

 ……

 红灯线下停着一辆全球限量版冰水蓝法拉利。坐在车里的两个男人,气宇轩昂,英气逼人。

 叶俊轩坐在后座,西服革履的他拥有商务男士的成熟,又不乏冰冷迷人的气质,他冰冷的眼神,带着不可一世的孤傲与王者风范。

 透过挡风玻璃,已经可以望见枫叶集团的高楼大厦。

 叶俊轩一页一页地翻看着实习生简历,车厢里只有细微的翻页声响。

 韩杰有节奏地点着方向盘,食指上的指环闪着高贵的光芒。他正了正胸前的领带,又对着反光镜撩了一下刘海。

 “几点了?”叶俊轩忽然开口问,没有抬头。

 韩杰看了一眼仪表盘,清了清嗓子:“回叶总,现在时刻北京时间13点45分43秒,您的会议在14点。”

 “嗯。”叶俊轩才没兴趣和他调侃。

 “轩,美国之行如何?”韩杰转过身来,单手倚在车背上。

 叶俊轩没理他。

 韩杰自然知道叶俊轩忙着工作的事,他向后座一靠,望着反光镜里的他狡黠地说:“嘿嘿,那些简历里你看上哪个妞没有?”

 “绿灯了,开车。”叶俊轩直接无视了韩杰的问题。

 “哈哈,那些小妞我都看过了,有几个长得挺不错的啊!”韩杰已经提前审阅过实习生简历了,这么好的看美女的机会怎能错过:“不信你看036号,至少有34D!041号也不错,就是胸小了点,估计也就C吧,真是可…”

 “你的车是用嘴开的?”叶俊轩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当然不是!”

 叶俊轩不会真生韩杰的气,两人是多年的老友,他知道韩杰就是这么个油嘴滑舌的样子,改也改不了。

 叶俊轩继续翻看简历。可是翻到某一页,他忽然停住了。

 苏涵,女,22岁,K大市场营销专业应届毕业生……

 他用手指勾画着她脸颊的轮廓,一个不小心,邪念又涌入了脑海。

 “怎么样?我没说错吧,是不是至少有34C!”韩杰顾着开车,也没回头多看。

 “有,绝对有……”叶俊轩的嘴角勾起得很邪恶。

004 面试

 苏涵刚走进枫叶集团,马上被这里的气氛震撼住了——气势磅礴的大厅,光洁的大理石地板…职员们来来往往,每一刻都在燃烧生命,好像一个分心就会被严厉的总裁炒了鱿鱼。

 “Jenny,我要去几层?”这栋大厦是有多高啊…居然望不见天花板。

 “19层——”简妮看了一眼手机,肯定地点了一下头:“还好,没到两点。你自己上去吧,我就不陪你了。”

 “别啊…”苏涵马上拉住简妮的手臂,就像抓住救命稻草。

 “这是面试,亲!不能带家属的。”简妮放开苏涵的手,悲悯地拍拍她的肩膀:“加油,我在精神上支持你。”

 苏涵咽下一口口水。简妮走后,她连忙慌张地跑向电梯了。

 电梯刚在19层开门,苏涵差点愣住——好一幅壮丽的求职风景,各种高跟美腿、浓妆艳抹的女人,正在互相攀谈着什么。女人们都精心打扮,好像是在想法设法让高高在上的总裁多看自己几眼。

 听说今年实习生只收一人,谁都想成为那个幸运儿。

 负责人一眼就看到了灰溜溜的苏涵,狠狠拉了一下她的胳膊:“苏涵!你怎么现在才来?看看都几点了,还想不想面试了?”

 “Sorry思密达…”苏涵一个90度鞠躬致歉。她蹑手蹑脚地站到了队尾,扑鼻而来的香水味呛得她差点窒息。

 那位传说中的叶总还没有到场。刚才在路上,苏涵一直都在听简妮叨唠有关那位叶总的事——

 “他可是是全市最最最帅的男人,我在一次晚宴上远距离观望过,可惜没找到机会接近…但是,啊…他帅得一塌糊涂~是真的,真的!”

 “叶家是我们A市的首富,他们家族企业在全球都排的上名号,相当强悍的啊。你火星人吧,居然没听说过…”

 “你知道把你塞进实习生名单费了多少周折嘛?哎呀呀,涵涵,一会你可要好好表现,争取让总裁大人注意到你啊……”

 简妮的话好像还在耳边,苏涵边想边摇着头。可是叶俊轩这个名字…总感觉有点熟悉。

 这时候,会场里瞬间静下来了。女人们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门口,带着无比的欣羡与向往。

 叶俊轩迈着沉稳的步伐走进来,强大的气场瞬间弥漫到了整个会场。

 他冷俊桀骜,英气非凡,全身上下都散发着迷人的贵族气质,那双冰冷的眼,更成为了他全身气质的焦点。女人们小声惊呼着,在他经过自己时,都是一副陶醉得要晕倒的样子。

 苏涵也差点惊出声,不过不是因为他是帅哥——这不就是那个色狼吗?他他他…是这家公司的总裁?!

 对,轩——这就是昨晚那个色狼的名字,也正是简妮口中的枫叶集团总裁的名字。苏涵用手拍了一下脸,有种死定了的预感。

 “叶总好~”实习生们纷纷低头,故作羞涩状,其实她们早就心花怒放了。

 苏涵还在愣神中,根本没意识到自己“鹤立鸡群”了。

 负责人狠狠使了个眼色,示意苏涵低下头。

 “……”苏涵也怯怯地跟上。她是投过简历的,那个色狼已经知道她来面试了?

 叶俊轩在万众瞩目中坐下,喝了口咖啡,不慌不忙地翻着文件夹。

 会场上鸦雀无声。

 苏涵越想越害怕,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她左右转着眼珠,看没人注意到她了,于是一小步一小步地向门口平移……

 “苏涵。”就在她快要成功时,恶魔的声音响起了。

 齐刷刷的目光投向队尾——苏涵想要开门逃跑的姿势显得异常尴尬。

 叶俊轩的眼神就像鹰一样尖锐,早就注意到角落里想要偷偷溜走的苏涵了。他微微扬起嘴角,继续说:“过来。”

 这下更是集体屏住呼吸——叶总居然钦点了一个实习生的名字。

 “苏涵,还愣着干吗?总裁叫你过去。”负责人低声严厉说着。

 “我…可以不过去吗?”苏涵说出这句话就后悔了,她根本没想到叶俊轩的听力也那么敏锐。

 叶俊轩的起身引起了全场关注。

 他就这样径直向台下走来。在所有人惊异的目光下,他的高档皮鞋踏着地板,一步,一步,可怕。

 硁——距离不到十厘米,沉稳的脚步落定。

 “你是苏涵吧。”

 苏涵不用抬头也知道自己被全场所有人当作靶子一样盯着。

 完了,接下来他一定会让她当众出丑的…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苏涵是不会向这个恶魔屈服的,只要他敢开口,她一定把他的罪行和盘托出,也让他出出丑!…

 没想到叶俊轩很轻松地笑了:“苏涵小姐,我已经看过你的简历了,对你很感兴趣。”

 全场小范围轰动。

 他他他…他说什么?他居然没有讽刺她、挖苦她,反而装成不认识她的样子。好,好…她真是小看他了。

 苏涵勇敢地抬起头,大言不惭地笑道:“谢…总裁赏识!”

 叶俊轩不屑地哼笑了两声,他没想到苏涵能这么坦然。

 “有过工作经历吗?”

 “没有!”

 “哦……原来还是第一次。”

 “你!”苏涵差点爆发。忍住,忍住…

 叶俊轩彬彬有礼地挑起一根眉:“美女的第一次就给了我——们集团,作为总裁,我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

 “噗——”会场里的人都着捂嘴笑。叶总太幽默了,她们多希望被调侃的人是自己啊…

 苏涵的脸已经红得像苹果一样了。这个恶魔居然用这种方式给她下马威,她还没办法反驳什么…

 “带她到总裁室。”叶俊轩收回了调侃的语气,重新恢复了冰冷,“实习生注意事项,我要亲自嘱咐。”

 叶俊轩冷漠的背影消失在会场中央。

 其他人懊恼的埋怨声此起彼伏,陆续离场了。

 “苏涵,还不快感谢总裁!”负责人欣喜若狂地说道。

 ……

 地狱之门敞开了。

 “苏涵,进去以后一定要对总裁毕恭毕敬的,他说什么你就答应,不能张扬,知道吗?”总裁室门口,负责人小心谨慎地叮嘱着。这小女孩居然能一眼得到总裁的青睐,真是她三生有幸。

 “嗯…”苏涵怯怯点头。

 完了,她要独自面对那个恶魔了。总裁室沉重的关门声,苏涵吓得一哆嗦。

 “我好像说过,别再让我看见你。”冷漠的开场白。办公桌前的叶俊轩在微笑,那么冰冷。

 是啊,他的确说过这句话…

 沉默,窒息的沉默。

 他终于明白了,这就是她爬上他的床的目的——潜规则。现在她成功了,他要看看她到底想玩什么花样。

 “叶俊轩,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你的公司,我不是故意的……你重新选一个实习生吧,我走。”苏涵把想说的统统丢给了他,呼…舒服多了。

 她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叶俊轩狡黠地笑了:“既然来了,不如做我的贴身秘书?”

 什么?!听着就让人起鸡皮疙瘩,秘书就秘书吧,还贴身…

 这时候,色狼竟然站起身来了,苏涵向后退了半步:“你…”

 总裁室就这么大,她能逃到哪去。叶俊轩几乎贴在了苏涵身上,一只手捏起她的下巴,渐渐靠近她的唇,可是,他没有吻她,只用舌尖舔舐着她的唇角。

 在苏涵推开他之前,叶俊轩已经冷冷地转过了身:“明早八点来上班,实习期一个月。”

 “我都说了我不要实习!”

 “还有,记得早餐吃奶油面包。”他无视了苏涵的辩解,望着总裁室的百叶窗说道,“这味道,我喜欢。”

 这,这简直就是性骚扰…

005 狩猎

 在回家路上,苏涵满脑子都是那个色狼的嘴脸…呸,呸,干嘛要想起他,他要和她过不去,她就不低头!

 苏涵扬起头,深呼吸一口…闻到家的味道,心情总算舒畅了许多。

 夏季的小巷是迷人的,砖瓦在夕阳下泛着淡淡的金色。时隐时现的蝉鸣,自行车铃铃的声音,还有老人们在槐树下下象棋的呯呯作响…一切,都充满了浓郁的怀旧气息。

 苏紫云见女儿回来了,马上迈出门槛迎了上来:“涵涵啊,你可回来了…昨天晚上去哪了?”

 苏涵一直是个乖乖女,从未夜不归宿过。昨晚她没回家,做母亲的当然担心了。

 “妈,我这不是回来了吗…”苏涵拉着母亲的手,想着怎么圆这个谎,“我昨天住简妮家了。”

 苏紫云长长地叹了口气:“怎么也不打个电话?害妈担心你。”

 苏涵尴尬地笑了笑,和母亲一起走进了院子里。

 这间平房小院子不算大,但各家各户相处得很温馨。苏涵爱这里,也爱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光。那是她唯一需要守护的人。

 “涵涵。”

 一个刺耳的声音打破了苏涵的梦。她敏感地抬起头,看到那个男人从她们的家里走了出来——在那张国字脸上,浓密的倒八字眉比过去严厉了许多。他虽然年过半百,西装皮鞋,气质倒是不减当年。

 这身行头,在这间老院子里显得格格不入。

 “你来干什么?”苏涵的语气毫不客气,敌意地盯着眼前的入侵者。

 季景阳先是一愣,浓眉渐渐蹙了起来,板着一张脸。

 苏紫云连忙走到苏涵旁边,温婉劝道:“涵涵,别这么和你爸说话…”

 “他不是我爸!”

 一句话,三个人的沉默。

 “我,今天是特意过来看你们的。”季景阳把气咽了回去,还不忘了把持着自己那股装腔作势的风度,他把手里提的东西放下,冷冷地对苏涵笑着:“这些,都是从纽约带来的。”

 苏涵撇过眼,看到袋子里装着些许女装。

 呵,纽约,多么美好的地方。世界之都,不夜城……他知不知道,苏涵和妈妈每天过着怎样的生活?

 苏涵的妈妈是一位单身母亲,大学时一夜失足和季景阳有过一段鱼水之欢…苏紫云舍不得这个孩子,于是辍了学,独自抚养她长大。

 这些年,季景阳从来没有主动看过她们母女。那么现在,这个男人是来炫耀的吧,炫耀他有钱人的生活。

 “你还有其他事么。”苏涵毫不留情地说。

 季景阳蹙起了眉,双手背在后面,沉了口气:“涵,跟我回家吧。”

 字字句句透着作为“父亲”的威严,与不可违抗。

 家?哪个家?

 那个有“季太太”、“季小姐”的家?

 “你是我们季家的孩子,我能让你过上更好的生活。”季景阳始终在维护他的自尊,可是,他笑得那么不自然:“你,不能住在这。”

 苏涵简直想笑。

 她住在这里,给他丢脸了?对啊…季恒集团的季总,自己的女儿住在这种破地方,确实丢脸。

 这个虚伪的男人,从来没有真正关心过她,一切的一切,只是因为她是季家的女儿。

 “我跟你走了,我妈呢?”

 季景阳的脸色憋得很难看。

 苏涵冷冷地笑了:“你,从来就没想过给妈妈一个名分…”

 “住口!”季景阳沉不住气了,严厉地呵斥了一句。

 呵,戳中他的软肋了吧。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住着豪宅开着名车,而且娶了别的女人为妻,还生有一个女儿。

 苏涵出生后,苏紫云曾经找过季景阳,被“季夫人”当场赶了出来;有一年,苏涵得肺炎没钱治病。苏紫云想起去季宅找季景阳要医药费,季景阳居然以为苏紫云在讹诈,要不是最后苏紫云跪下求他……

 现在,他居然堂而皇之地来找她们母女,指责她们的存在给他丢脸了。

 哈哈哈,是啊…苏涵不过是一次意外,她哪有资格要求父爱。

 “涵涵…”苏紫云欲言又止。

 “我是不会离开妈妈的,你休想分开我们,休想…”苏涵握着拳,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季景阳被苏涵气得不行,额头的皱纹都在颤抖:“你这个蛮横的丫头…是谁教会你这么没大没小的?”

 他是在讽刺妈妈么。

 “季总,您说对了,我就是个没大没小、没家教的野孩子…”苏涵含住眼泪,笑着说,“我已经上班了,我会好好努力……以后,我一定会赡养妈妈的,不需要您操心…”

 苏涵永远也不会原谅季景阳当年对她们母女的不负责任。现在她们母女相依为命,不需要这个外人虚情假意的关心。

 苏紫云在一旁保持沉默。其实在她这个母亲心里,又何尝不苦呢?

 苏涵勇敢地把眼泪咽了回去,她绝对不能在这个男人面前哭,她要坚强,要让他看到,她们母女二人过得很好!

 对,她一定要做好这份实习工作,她还要为母亲养老…就算是在叶俊轩那个恶魔的手下工作,她也要咬牙忍着。

 苏涵狠狠瞪了季景阳一眼,二话不说踱步而去。

 “涵涵,涵涵……”

 苏涵顾不得在身后呼喊着她的母亲,奔跑着,奔跑着,终于还是泪如泉涌。

 她好累,但,她要伪装坚强……

 * * *

 夜色撩人。酒吧里,两只高脚杯发出清脆的碰杯声。

 “轩,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到底几号回国的?居然不告诉我一声。”韩杰优雅地抬着酒杯,品着鸡尾酒。

 叶俊轩将酒杯随手放在高台上,冷眼看着韩杰:“你不是忙着泡妞吗?”

 “干嘛说那么难听!我那叫‘狩猎’,谁像你。” 韩杰狡黠地笑了,举着高脚杯挑了挑眉,“哎,这次出趟国又上了几个?”

 叶俊轩冷冷一笑,举杯细品着:“我对美国妞不感兴趣。”

 没想到韩杰捧腹大笑起来。

 “哈哈哈,叶总也有挑食的时候!”韩杰冷嘲热讽道。他忽然指了指旁边,还吹了个口哨:“哟吼,妞。”

 只见吧台旁边绕过一个金发碧眼的长腿美女。她对韩杰妩媚一笑,迈着猫步离开了。

 “外国妞有什么不好?大胸,细腰,翘臀,我喜欢!”韩杰用臂肘戳了戳一张臭脸的叶俊轩。

 叶俊轩不屑地切了一声,继续品手中的酒。他确实有过很多女人,但,不是什么女人都能入他的眼。

 “话说回来,你今天招的那个什么实习生,倒是挺清纯的啊!”韩杰话题一转,颇感兴趣地看着叶俊轩。“怎么?换口味了,喜欢邻家妹妹?”

 “滚。”叶俊轩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可是在那一刻,他的脑海里的确浮过了苏涵的影子。无瑕的眼眸,精致的脸蛋,还有微微惊恐的神色…这些,都给叶俊轩留下了莫名的深刻印象。

 那个小妮子,和他之前的所有女人确实不同。她是唯一一个抵触他魅力的女人,也是唯一一个刚违抗他命令的女人。

 叶俊轩品着鸡尾酒,冷冷地哼笑了一声。

 “我走了。”

 “哎,这么着急啊。”韩杰听说叶俊轩要走了有些惊讶。哥们儿才刚聚聚,需要这么匆忙告别?

 叶俊轩转过身来:“回去,还有个麻烦的人要应付。”

 韩杰心领神会地点了一下头,伸了伸酒杯。

 “明早来我公司。”字字珠玑,叶俊轩信得过韩杰。

006 满腹心机的女人

 叶俊轩驾着车回到了市中心的别墅式小区——纯欧式风格小洋楼,寸土寸金的地段,住在这里的全是有权有势的名门贵族。

 叶俊轩刚走进家门,一股妖娆的香水味迎面袭来。

 “轩,才刚回国怎么就忙到这么晚呢?”丁美琳放下手中正在试戴的纯金项链,整理好披肩,满面春风地走来。

 叶俊轩根本没打算理她。

 丁美琳见他这就要起步,连忙用身体拦住他:“轩…”

 叶俊轩冷冷抬起眼,实际上从很多年前起,他每次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看这个女人的表演。今天,他倒是很想看看她还准备装出什么样子。

 “妈,真的很担心你啊…”丁美琳满脸诚恳,眯起狭长的眼角,单手扶着叶俊轩的肩膀。

 叶俊轩敏感地收回了肩,掸了掸:“请问,你能不能别老自称‘妈’?”

 丁美琳语塞——

 她不是他的母亲,而是他母亲的亲生妹妹。叶俊轩的生母早在多年前就出事故去世了。

 叶俊轩生母过世后,丁美琳便费尽心机地想要嫁入叶家。要不是叶老爷提出了“那个条件”,她丁美琳,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看叶俊轩的臭脸。

 这时候,丁美琳忽然退到了一边。不用想也知道是父亲下楼了——只有叶诚才能让那个女人如此小心翼翼。

 “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叶诚用那深沉老练的声音问着儿子。

 叶俊轩手背在身后,无所谓地反复踩着脚下的地毯,没说话。

 他尊重父亲,因为他是一个值得敬重的人。从外表上就透着一个成功男士的气质,大气,庄重,只不过因为上了年纪才退居公司二线,不然,叶俊轩也是没资格接管枫叶集团的。

 自从父亲提出要为他介绍女人相亲后,他们父子间的关系日益恶化了。两人的话题除了张总家的侄女就是王叔家的女儿,就好像女人是橱窗里的商品一样,随意挑选。

 “你这小子,怎么那么不知轻重?”叶诚开门见山地训斥道,“李伯父的女儿今年才二十三,海外工商管理硕士,家教也严格。那女孩各方面都和你……”

 叶俊轩重重踏了一脚地毯:“够了,我不想听。”

 父亲口中的女孩,就是那天安排相亲的对象。那种才聊半小时就提出要和他开房的货色,主动送上门来他都不会稀罕。

 “你这混小子…又把人家女孩骂走了,让我这老脸往哪搁?”叶诚的脸色很难看,因为这不孝子而得罪老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叶俊轩轻蔑地笑了一声,大言不惭地回道:“那也算是女孩么,我看她那方面很有经验呢。”

 叶诚的拐杖“啪”地一声杵在地上。

 “你…你是想活活地把我气死……”叶诚气不打一处来,布满皱纹的脸都在颤抖着。

 丁美琳连忙上来拉住叶诚:“老爷,算了,既然轩没看上那些女孩,我们再给他介绍新的。”

 这个女人很会见缝插针,装起圆滑来倒是有一套。

 新的?她还要为他介绍多少个女人?

 “那你倒是说,你到底想要什么样的?”叶诚总算恢复了平静,重重地吐了口气。

 给叶俊轩介绍的这些女人,哪个不是长辈们精心挑选的大家闺秀?他居然一个也不放在眼里。

 “只要你能说出标准,我们马上就能为你安排见面。”

 叶诚口中的“我们”,其中包括丁美琳。其实,叶诚也不会轻易承认丁美琳是叶俊轩的继母,但是现在这种时候,他要站在丁美琳那一边。

 叶俊轩绕过父亲的目光,直接瞪着丁美琳狠狠言道:“你死心吧,不管你介绍多少个女人给我,我都不会同意结婚的。”

 丁美琳满脸无辜,想回上一句可是不知道说什么。

 “放肆!谁允许你用这种语气和你丁姨说话的…”叶诚立刻板起了脸。

 叶俊轩冷笑一声,缓缓抬起头来,竟然漫不经心地说着:“爸,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心里,只有晴晴一个……”

 “啪!”

 二话不说,叶诚一个巴掌已经落下。

 “不准再提那个女人的名字!”叶诚的声音明显调高了,这分明就是对父亲威严的挑衅。

 叶俊轩摸了摸嘴角,一抹血痕。他无所谓地抬起头,望着眼前沆瀣一气的长辈轻蔑一笑。

 七年了,整整七年,他的心已经死了。他发过誓,除了晴晴,他再也不会对第二个女人动感情。

 “以后,多配合点!”叶诚最后瞪了儿子一样,转身离开了。

 叶俊轩漠然望着父亲悲愤的背影,尽管明白父亲的心事,他却还是选择了背道而驰。也许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冷漠,固执,谁也看不到他内心深处的热情…

 “轩,希望我们以后多为对方考虑。”丁美琳走上前来,语气里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谄媚。

 劝叶俊轩早日结婚生子——这便是丁美琳成为叶家女主人的条件,叶俊轩何时娶妻,丁美琳何时正式嫁入叶家。

 叶俊轩冷冷一笑,那笑容阴森得可怕:“好的,小姨。”

 他还故意把小姨二字加了重音。

 “你!”丁美琳气得半死。

 ……

 “轰!——”

 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叶俊轩都会独自驾车出去,敞开顶棚,任凭夜风在脸上肆虐。他双手紧握方向盘一路狂飙,甚至不知自己开到了哪里。

 今晚,他的心再次为她而痛了。

 叶俊轩,所有女人心中的神。他高贵优雅,风度翩翩,已经完美到无可挑剔,有多少豪门之女为他而疯狂。可是,他却偏偏挽留不住心爱的她。

 红灯,急刹车。叶俊轩的身体也随惯性向后一靠。血红色的交通灯无情地阻挡了前行,就像他们的感情,早已穷途末路。

 也许这就是爱情,本来就不公平。

 副驾驶座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叶俊轩随手拿过,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叶少…”电话里传来女人妖娆的声音,透着某种渴望,“听说你回国了,人家好寂寞,好想你哦。今天晚上来不?还在老地…”

 “你谁?”叶俊轩无情地打断了女人的独角戏。

 “哎呀,真是贵人多忘事,人家是Vera啦。”电话里的女人笑道。

 叶俊轩冥神思索了一下。Vera,去年世界小姐总冠军,两人曾有过几次亲密接触。要不是她起了个奇葩的英文名,叶俊轩还真记不住。

 “没‘性’致。”叶俊轩冷冷地挂断了电话。

 这些年,他一直过着有性无爱的生活。得不到心爱的女人,其他女人在他眼里只是泄欲工具。

 那个苏涵,也算是其中一个么?叶俊轩惊愕,他竟然又无意中想起了她。

 “谁需要他的怜悯!我和妈妈过得很好,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时候,叶俊轩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他向街边的树林望去,看到一个穿着蓝色T恤的女孩,正坐在大槐树下闷闷不乐,一下一下地向后轻砸着头。

 这不就是那个小妮子么?

007 我要干嘛,你应该很清楚

 “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欺负完妈妈,现在又欺负我…”苏涵一下一下地在背后的树干砸着头,好像砸得狠一点,她心里就会舒服一些。

 苏涵这几天倒霉的事情特别多,先是莫名其妙失身,今天又见到了那个所谓的父亲,心情糟糕到极点。

 男人都这么喜欢女人的身体吗?玩弄过后甩手走人,不负责任。妈妈经历过,她也一样…

 叶俊轩没有下车。他把车停在路边,单手倚在车壁上,静静看着苏涵生闷气。他确实很好奇,都这么晚了,这个小妮子为什么会一个人坐在这片树林里坐着。

 “叶,俊,轩…”苏涵愤愤地折着一片树叶,好像那就是叶俊轩的脸,“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个总裁吗?”

 夺走了她的第一次,还在面试会上羞辱她…他以为自己是谁,可以随意玩弄女人?

 苏涵抬头望着星空,愤愤地用双腿捶着地上的落叶:“你这个强奸犯,强奸犯!没报警算便宜你了,哼,你等着……”

 叶俊轩一愣,小妮子这是在背地里骂他呢?

 “不是让我实习吗?好,我一定好好工作,让你刮目相看!”

 其实苏涵凭着自己的本科学历,找份普通工作并不难,但像总裁秘书这样的职务可不是随随便便能找到的,这次,她还不是托简叔叔关照才进的枫叶集团?

 枫叶集团实力雄厚,待遇更是优厚,在A市都找不到第二家了。这个机会很难得,她以后要留在这里工作,这样才能赚钱赡养妈妈——为了妈妈今后的幸福,她要学会忍耐,要笑对生活,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这点小小的磨难算什么?

 只要能让妈妈过上好日子,她做出点牺牲也值得。

 “……”叶俊轩听后皱了皱眉。他实在没想到,这个有过一夜之欢的娇小女人,骨子里竟然这么倔强。

 可是,她倔强得很可爱。

 月色如玉,微微洒在女孩白皙的脸颊上。她好像一个顽皮的精灵,拖着受伤的翅膀独自在森林离游荡……看她坐在树下撕树叶的样子,又搞笑,又有些凄凉。

 “呼——飞吧,飞吧……”她吹了口气,双手将树叶碎片抛向空中,一个人傻傻地乐着。

 叶俊轩微微笑了。这个小妮子,有点意思。

 可是,他看得有些伤感。这个叫苏涵的女孩,真的很像当年的晴晴,单单纯纯的,会因为一点小事生闷气,又会因为一点小事开心好久。

 物是人非,他又要到哪里去寻找她的影子呢?

 轰——

 如果烦恼也能像风一样抛在脑后就好了,他宁愿忘记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去。

 * * *

 第二天,8:00AM,苏涵准时出现在总裁室里。

 黑西装外套,荷叶领白衬衫,及膝西装裙——这是一身标准白领打扮,哼,看那个恶魔总裁还能怎么找她的茬。

 经过昨晚的洗心革面,苏涵已经焕然一新了。她决定好好工作,他想欺负她,她偏不服。

 “叶总,早上好!”苏涵以一个90度鞠躬迎接总裁大人驾到。哦也,够专业。

 叶俊轩冷冷地瞥了她一眼,独自走到办公桌前坐下。

 “煮杯咖啡,咖啡机在隔壁。”叶俊轩随手指了指与总裁室间隔一道内门的小房间,翻起桌上的文件。早晨一杯咖啡,这是他多年的办公习惯。

 “Yes, sir!”苏涵庄重地敬了个军礼,一溜烟小步跑了过去。

 哈哈,煮咖啡这点小事还想难道苏涵?她昨天特意在网上研究了一下,就怕今天叶俊轩会来刁难,果然派上用场了。

 不过一会,苏涵双手托着咖啡杯,小心翼翼地走到叶俊轩身边,一本正经地说:“叶总,你的咖啡。”

 叶俊轩停下手上的工作,瞥了苏涵一眼。

 苏涵回以诚恳的点头——没错叶总,这就是咖啡。

 “这是什么?”叶俊轩蹙起眉,端凝着面前浅咖色的液体。

 “咖啡啊…”苏涵实在受不了了,这个叶总有够白痴哎,“我可是用你隔间里的咖啡豆现磨的,纯手工哦!”

 叶俊轩的表情一点也没舒缓:“我要的是黑咖啡,你煮的什么?”

 “黑…黑咖啡…”这下苏涵尴尬了。黑咖啡的意思是…不加糖的那种?我勒个去,比中药还苦的东西,居然有人爱喝!

 叶总,您确定您不是自虐狂么……

 “放一包白糖,味道不是会更好嘛…”苏涵笑道。

 “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叶俊轩没打算给她留情面。

 “……您说了算。”苏涵吐了吐舌头。

 叶俊轩冷冷地回答:“你给我记住了,在这总裁室里,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不准违抗,知道了吗?”

 哇哇,好凶…

 “可是可是,你刚才确实没说要黑咖啡啊。”苏涵小声嘟囔着,本来就不怨她。

 叶俊轩手中的笔忽然停住了,阴着脸抬起头来:“苏涵,你想被炒吗?”

 想啊,当然想!苏涵乐得像花一样,终于能摆脱这个恶魔了,哈哈哈…

 见鬼,居然有人期待自己被炒鱿鱼…笑容已经暴露了苏涵的心迹,叶俊轩一眼就看穿了。

 “过来。”他的语气冷冰冰的。

 “干嘛?”苏涵才不听他指挥,除非他说清楚。

 “接受惩罚。”

 “……”苏涵又不是傻子,他…一定又要对她性骚扰了!

 “咳,总裁大人,那个那个……我是学市场营销的,不会当秘书。今天实习第一天,有不周到的地方,还请您大人大量。”苏涵干脆转移话题,一套官话丢给了叶俊轩。

 叶俊轩扬起嘴角:“你在逃避?”

 “我说的是事实!”她说得有错吗?

 没想到叶俊轩竟然笑着从办公桌前站起了来。他双手背在身后,缓缓踱着步,不慌不忙地向苏涵走了过来。

 苏涵能逃到哪去呢?叶俊轩在她面前站定,一只手玩味地抬起她的下巴,另一只手还揽住了她的后背。

 “你要干嘛!”苏涵心里马上漾起几分惊恐。

 叶俊轩平静而邪恶地说道:“我要干嘛,你应该很清楚。”

 苏涵惊恐地睁大了双眼:“这是办公室!你…”

 “可惜…你是实习生,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叶俊轩爱抚着苏涵的脸颊,就好像她是一个珍爱的布偶。

 他弯下优雅的下颚,一个霸道的吻落在了苏涵的唇边。

 苏涵紧闭着眼,怎么推也推不开他,她居然又被这个色狼非礼了。

 叶俊轩的吻很热情,渴望地吮吸着她的唇,又用舌尖游走在她的唇齿间。这个华丽的恶魔,连侵犯都让人无法抗拒…

 他就是要让她明白,违抗他命令的女人,都要接受惩罚。

 “咚——”

 正在这时,总裁室的大门忽然被什么人打开了。

 叶俊轩和苏涵同时将目光投了过去,望见一个男子的身影。

 “抱歉……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韩杰举着双手坏笑,示意自己是无辜的。

50002》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50002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热门小说《爱是一场浩劫》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爱是一场浩劫》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爱是一场浩劫第一章:男人的残忍“慕少承,你不能这么做!”秦雪捂着肚子,步步后退,眼里尽是歇斯底里的绝望,“这是你的亲生骨肉啊!”“呵呵……我的骨肉?”慕少承上前一步,嘴角勾起嘲弄笑意,“这一切,都是你应该偿还的。”“不是这样的,慕晴的死不是我害的,为什么你不相信我?”秦雪眼睛通红,愣是挤不出一滴眼泪。面对这个狠戾的男人,她早就流干了眼泪。“你今天不管你如何挣扎,这个孩子都会被解剖出来,捐出心脏为晴儿的孩子移植。”声音淡而平静,男人似乎把这

  • 热门小说《一段流浪的爱情》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一段流浪的爱情》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一段流浪的爱情001第几次流产乔怜站在洗手间里,背靠着门,双眼紧闭。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忐忑地抬起手里的验孕笔。两道清晰的红线,将她的心再一次垂入冰低。“阿怜姐,荆少又点名找你了!呵呵,真是好命啊!”楼下姐妹在喊。带着夜场特有的娇滴滴的语气,抑扬顿挫到不怀好意。乔怜只有在心里苦笑,这算是人人欣羡的好差事?两年八个月零一十二天,她清楚地记得跟荆楚瑜再相遇的日子。却已经记不得,这是自己第几次怀孕。毫无疑问,这个孩子依然会像前几次一样,被荆楚瑜

  • 热门小说《情深不相忘》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情深不相忘》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情深不相忘第1章那你去死啊今天是夏遇和贺铭恩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她早早就做好了烛光晚餐等贺铭恩回家,可时针已经指向了晚上十二点,却依旧迟迟不见他的身影。“砰!”门口传来一阵巨响,夏遇仓皇失措的冲到门口,拉开门的瞬间,贺铭恩意识不清的倒在了她的怀中。同时,一阵混杂着酒气和香水的味道,迅猛的冲入了夏遇的鼻腔里,她好看的眉峰不由得微微一拧。“夏夏,铭恩喝多了,我给你把他送回来了。”夏遇抬头,眼神不期而遇的和眼前这个容颜艳丽,表面温婉,实则盛气凌

  • 热门小说《凉风何处去》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凉风何处去》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凉风何处去第一章惊喜后天就要结婚了,今天亲眼目睹我准老公和别的女人在我们的婚房上啪啪啪,我要怎么办?买蛋糕的路上,温凉看到这个帖子,看着发帖人声泪俱下的哭诉还在想竟然会有这种狗血的事情。可现在,她站在门口双目猩红地盯着眼前糜烂的一切,心疼的几欲窒息。门缝里,男女的纠缠将她准备的蛋糕衬成笑话,蛋糕还散发着奶香味,可却遮掩不住卧室里传来的令人作呕气味。视线落在墙壁上才挂好的结婚照上,左边是她掏心掏肺爱了十年的男人。而右边的女孩在对她笑,幸福而

  • 热门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田野爱情生活第一章小叔,你别这样黄家村附近一座山上,黄羿瘫坐在自家鸡棚外看着棚内病怏怏的鸡群以及满地死鸡,他很绝望,拿起手边的白酒就往嘴里灌!“小叔,别放弃,在嫂子心里,你是最棒的,你有理想,敢做肯做,别轻易放弃自己。”一道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抢过黄羿手中的酒瓶。“嫂子,我真没用……”黄羿无奈道。抬起头,见到一张温柔的脸,虽然不施粉黛,但在黄羿眼里,她比世界上任何女人都漂亮。她身穿粗布麻衣,却掩盖不住丰腴前凸后翘的身材,虽然很保守,但

  • 热门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逆凰医妃惊天下001惊醒,衣衫凌乱凤轻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今天不是她大婚的日子吗?她怎么会衣衫凌乱地在城门口醒来呢?低头看着自己样子,下半身还好,有一条里裤,而上半身除了一件肚兜外,就只有一件红色薄纱。薄纱下,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肌肤那青紫的痕迹,亦是相当的明显。这样的情况,要放在现代那绝对不算什么,甚至还要算保守的,可这里是古代呀!是那种要把身体包得严严实实,除了脸和手哪里都不能露出来的古代呀!而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

  • 热门小说《兵王卸甲》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兵王卸甲》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兵王卸甲第1章男儿泪“混账,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座椅上,老者怒目横眉,声如雷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他的肩上,赫然披着三颗闪耀的金星。“我知道,开除军籍,然后判处终生监禁。”老将军的对面,站着一位身穿迷彩服的年轻人,他脸面无表情,挺拔的身躯纹丝不动,如同一座山峰厚重。“知道你还这么做?为了一个毒枭,值得断送你的军人生涯么?”老将军的声音在颤抖。年轻人沉默!值得么?他是华夏国一名特种兵,而且是特种兵中的特种兵,他所在的部队没有番号,乃

  • 热门小说《丹修传奇》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丹修传奇》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丹修传奇第1章药王林城青蓝交融的火焰,悬浮在距离地面一尺高的空中,平稳的跳动着。那看似平静的火焰,却蕴含着让人心悸的温度,隐隐可以看出,那火焰周围的空间,都被灼烧的有些轻颤。由此可见,这火焰是何等的恐怖!在火焰的上方,是一只约有半个头颅大小的药鼎,药鼎周身青气氤氲,鼎内不时传出古怪的响声,鼎盖被撞击的‘啪啪’作响,似乎其中有活物一般,极为怪异。很显然,这药鼎之中正在炼制的丹药,绝非凡品!一个面色虚白,双眼布满血丝的中年人,正死死的盯着面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