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婚后夺爱,替身新娘不好惹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5 9:03:1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婚后夺爱,替身新娘不好惹

第十八章 对峙,争吵

苏雨馨柔软的身子呆住,没有说话,只是嘴角扯起了一抹苦涩的笑。阅读http://www.qi-wen.com/

泪,滴落在嘴角,咸咸的,涩涩的,苦苦的。

“你还怕我这个继母虐待她不成。”苏雨馨落泪哭泣。

“摆正自己的位置的就行。”

“我不需要你假惺惺的来可怜我。”

突然,苏雨馨将叶天擎竭力推开,下床便冲出了门外。

由于是深夜,本来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少有行人,苏雨馨不顾一切的奔跑着。原文qi-wen.com

似乎,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学会了以奔跑来发泄心底的不快。

跑累了,她停下来,喘着气,肺部干裂的好像要着火似得难受。

苏雨馨狼狈的坐在行道树俩旁的椅子边上,斜靠着椅子,手臂搭在椅子上面,头颅缓缓地垂下,枕着自己的胳膊。

如果可以选择,她真的再也不想回到那个令人窒息的家。

一个叶天擎,已经够折磨她了,现在又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儿子”。

“又在哭!”

充满责备却又暗含宠溺的声音响了起来。

话音刚落一个高大的声音便落在了苏雨馨的头顶上,她,怔肿的看着来人,眼眶再一次泛红。推荐qi-wen.com

苏雨馨看着宴子杨,不由自主的在心底将叶天擎和他做了个比较。

同样,卓尔不凡的男人,宴子杨沉静,睿智,虽然气质上很冷,可是他却对她很体贴。

不会那么恶语伤人,可是叶天擎。

他蛮横,霸道,不讲道理,自信的过分,阴晴不定。

苏雨馨不明白,为什么同样优秀的佼佼者,区别会有这么大。

“又在盘算着损我呢?”

宴子杨深邃的眸子似乎洞察一切。

她抬眸对视他,心底的想法似乎都被他看穿。奇闻网

他对她,总是以一种宠溺的口吻,可是叶天擎,除了霸道,的命令便是冷眼相机,要不就是出口辱骂。

“不是——”

苏雨馨擦了擦泪水,站起身否定。

宴子杨来到她的身边,伸出双臂,将她抱在怀里。

可是,苏雨馨却如受到了惊吓的小鹿似得,瑟缩,躲闪。

宴子杨失落的垂眸看她一眼,最终还是将手臂放下,他知道,再不放开,这个小女人,一定会再次大发雷霆。

到时候哄都哄不住。

苏雨馨愠怒的背过身,擦泪。奇闻网

“丫头,还在生气?”宴子杨低沉的嗓音多了几分情愫。

“没有。”

苏雨馨淡漠的说了俩个字。

“还说没有。”宴子杨无奈的缴械投降,冰冷的脸部线条柔和了几分。

不顾苏雨馨的反抗,宴子杨强行将她抱起,稳稳地放到车里。

脸色又拉了下来,心底一个声音默默地对她说:“小馨,我最后悔的事情是没有娶你。奇闻网

苏雨馨对宴子杨反常的反应却浑然不知,脑海中总是晃荡着叶天擎的身影。

而在拐弯处的街角路口,一个女人失落的注视着宴子杨的身影,直到他上了车,离开。

“杨子哥哥,停车吧,我想回家”

车子稳稳地驶了一段路后苏雨馨强忍着胸口的酸涩说了出来。

家,她知道,她必须回去,否则——

叶天擎指不定又会怎么折磨她。

宴子杨侧头只是撇了她一眼后便又继续开车。

“杨子,你停车。”苏雨馨着急了起来,心慌的拉扯着宴子杨的胳膊。

宴子杨蹙了蹙眉拧不过苏雨馨的死缠烂打,车子只能在靠边的停车处停了下来。

而宴子宴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电话给他。”

电话接通后,低沉的声音传来过来,同时也传入了苏雨馨的耳朵里。

宴子杨的眸子也泛起了冷意,苏雨馨沉默的看着宴子杨,硝烟似乎弥漫在叶天和他俩人之间。

停留了几秒后,宴子杨还是将手机递给了苏雨馨。

苏雨馨接过,却不吭声。

而对方,似乎有心灵感应似得,在苏雨馨刚接起电话的瞬间变冷声威胁:“自己回来,还是要我出去找?”

苏雨馨出乎叶天擎意料,气息短促的说:“你来找我吧。”

她明知道,叶天擎是故意那么说的。

宴子杨一听,直接将苏雨馨手中的手机夺过,冷冽而果断的顶了回去:“她不会回去!”

“宴总,是不是要我来提醒一下,苏雨馨是我叶某的妻子。”

对方的声音似乎更冷,苏雨馨只是通过听,就察觉到了叶天擎的怒火。

“像你这种人还没有资格拥有她。”

“我没资格,你倒是利用的挺理所当然。”

话,清晰的传到了苏雨馨的耳里,她不是傻瓜,自然能够听得出叶天擎的话里有话。

什么利用?

她疑惑,带着质问,看向了宴子杨。

宴子杨的脸色变了变,随即薄唇勾起了好看的弧度:“利用下流的手段来挑拨离间别人的关系,是叶总惯用的伎俩吗?想斗,何不光明正大点呢?”

“哈哈……其实你宴子杨也不过是个无胆鼠辈,我下流,你就光面堂皇?有种,将爱上苏雨馨的理由告诉他。”

叶天擎狂笑几声,后面的话越发的意味深长。

宴子杨被叶天擎说的脸色渐渐地开始变……

那张沉静的脸虽然涟漪不大,但是却还是被心细如针的苏雨馨捕捉到了。

“最后,宴总,我还想提醒你一下,或许在你看来,我们的实力旗鼓相当,实则……”

电话另一端的声音停顿一下,接着继续道:“实则……你知道的。苏雨馨是我的女人,不——应该更近,含义更深的来说一句,他是我的妻子,一辈子的妻子。”

叶天擎的话,任何一个人都能够明白,他在宣战。

而他的语气,宣战之后,就是对苏雨馨霸道的占有。

“你未免也太自信了”

宴子杨的眸子睿智光芒一闪而过,沉静冷寂的性子再次暴漏无疑。

“苏雨馨,十分钟,自己回来,要我亲自去接你,你还没有那样的殊荣。”

最后一句危险十足的话落下通话也被对方不客气的掐断。

事实上,通话结束后,苏雨馨对叶天擎最后一句话根本就无关痛痒,对于叶天擎的暴怒,她早已经有了足够的免疫力。

最让她关心的是叶天擎中间部分所说的话。

“他什么意思?”苏雨馨质问,语气却分外的平静。

让人听了,心脏都跟着不安起来。

宴子杨的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眸子盯着方向盘,对苏雨馨的话先不搭理,脑子飞快的转动着,想怎么敷衍她。

见宴子杨不说话,苏雨馨不死心的看着他继续开口:“说啊。”

苏雨馨心如刀绞的看着他。

似乎已经默默的相信了叶天擎说的话,因为无风不起浪,叶天擎既然说就一定有他说的原因。

宴子杨面无表情注视着方向盘,发动引擎,调头。

似乎并打算多解释一句。

苏雨馨揪扯在宴子杨袖子上的手,失望的放下。

算了,无所谓了……

没有必要再继续问下去。

宴子杨有时候的宠溺会让她无法无天,但是他沉默不语的时候却令她绝望心死。

“小馨,你真让我失望。”

苏雨馨抬头不解的看着宴子杨,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

“三年的时间,你不了解我?”

宴子杨反问,嘴角带着几分嘲笑。

苏雨馨怔怔的看着他不说话,想起了他们的初见。

也是在赌场那个时候,她十八岁。

当时,也是因为心情不好,所以去赌博发泄。

每次,面对赌博的时候,她都能稳操胜券,可是那天独独面对他的时候,她却捏了一把冷汗。

因为,她看不透他。

最终她还是赢了,而他给她的理由是,因为他年长她六岁,所以让着她。

她听了很是不服气。

但是最终还是默认了。

车子一个急刹车,将神游其中的苏雨馨拉了回来,她看向了窗外,震惊一闪而过。

车窗外,是叶家大宅。

“下去吧。”

宴子杨淡漠的出声赶她下车。

当苏雨馨下车,车门快要合回去的时候,一抹修长的声音便怒气冲冲的赶了过来。

苏雨馨大脑有一瞬间的呆滞,但是很快便恢复了镇定。

她镇定,眼睁睁的看着叶天擎的身影笼罩在了她的头顶。

而本打算掉转车头离开的宴子杨在看到那抹身影出现的瞬间,还是担忧的停了下来。

苏雨馨的身子很快便被叶天擎粗暴的扯过。

苏雨馨蹙起了弯弯的秀眉。

如上一次在赌场,腰间的疼痛加剧。

她严重的怀疑,叶天擎的心理有病。

“放开她——”暴怒冷冽的声音很快便扬了起来。

叶天擎看着出现在他面前的男人,非但不放,反而一只手臂将苏雨馨禁锢的更紧了几分。

“你有什么资格提这样的要求?”

叶天擎眉头蹙起,冷笑着对宴子杨示威。

“你没看到她很痛吗?”

苏雨馨紧紧的咬唇,忍着痛,对宴子杨摇头。

“杨子哥哥,我没事,你先回去吧,路上小心。”

“你给我住口。”

叶天擎狠狠地瞪了一眼苏雨馨,如雷般的声音怒吼。

看着她痛的纠结的脸,掐在她腰间的手也松开。

“叶天擎,你再敢对小馨不尊重,别怪我不顾情面。”

宴子杨的气焰也冲上,此时的俩人剑拔弩张。

而苏雨馨则冲着宴子杨使劲的摇头。

“她是我的女人,尊不尊重,需要怎么做,用的找你来管教?你有什么立场来教我?”

叶天擎的拳头,紧紧的攥了起来,额头上的青筋一道一道高高的暴突。

苏雨馨抬眸,正好对上叶天擎深邃而充满戾气的黑眸,她被吓得瑟缩了一下。

同时,她贴着他胸膛的背部,感受到了他剧烈起伏的胸腔。

可想而知,她有多愤怒。

“给我安分点。”

叶天擎看着苏雨馨被吓了一跳,盛怒之下,一股满足感溢满了胸口。

此时的苏雨馨,软弱无助的像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白兔。

“她是你的女人,这不是你来欺负她的理由,叶天擎,不要太自以为是了,总有一天你会尝到什么是失去的滋味。”

宴子杨的话似乎在给叶天擎下咒。

寒气与怒火交融席卷了苏雨馨的身心,察觉到不对劲的叶天擎。

苏雨馨大喊:“你们不要再吵了,杨子哥哥,你走吧。”

苏雨馨竭力的嘶喊,想阻止这场令人厌恶的争吵。

她不是他们的工具,任由他们争来抢去。

苏雨馨说完,挣脱开叶天擎的怀抱,冲到宴子杨的面前想将他推走,但是叶天擎的怒火已经忍到了极致。

与苏雨馨冲去的同一时间,叶天擎的拳头已经挥了起来。

“啊——”苏雨馨痛叫出声。

拳头本应该打在宴子杨的脸上,却失误的打在了苏雨馨的背部。

苏雨馨顿时痛的小脸纠成了一团,身体摇摇欲坠。

俩人大惊失色,宴子杨将苏雨馨的身子接住。

却被叶天擎一把抢过,苏雨馨的头耷拉在他的手臂上:“苏雨馨,你疯了。”

宴子杨彻底被气得差点疯掉:“你这个混蛋,错的人是你,不是她。”

没有理会宴子杨,叶天擎的手臂晃了晃苏雨馨的头部,眸底的担忧显而易见:“小馨……没事吧?”

苏雨馨脸色发白,吃力的站直,摇了摇头,没有看见叶天擎眼底的惊慌与担忧。

她只是感觉疼……

刚刚的一瞬间,像锤子也般凿在了她的背上,她痛的差点背过气。

看着她脸色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叶天擎,将她横抱而起,头也不回。

身后的宴子杨往日的沉着与冷静全然不见。

他愤恨交加,呲目欲裂,拳头紧紧的攥着,怒吼道:“叶天擎,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欺负她,别怪我不留情面。”

而,抱着苏雨馨一直走的叶天擎,只是嘴角勾了勾,对宴子杨的话丝毫不以为然。

“小馨……”进了客厅,将苏雨馨放在沙发上,叶天擎担忧的叫唤。

苏雨馨坐直,摇头,脸上却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紧紧的盯着叶天擎。

他在担心她?

很快,这个想法又被她压了下去,怎么可能呢?

他恨她,恨不得一拳打死她。

“你还算有自知之明,你万一有什么事情,可就不好玩了,不是吗?”

见苏雨馨没事,叶天擎又恢复了一贯的冷酷。

婚后夺爱,替身新娘不好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婚后夺爱 或 替身新娘不好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史记《倚天屠龙记》赵敏列传

    赵敏,蒙古人。原名敏敏特穆尔。其先汝阳王察罕特穆尔。敏以父功荫封绍敏郡主,故汉名之。敏自幼聪慧狡黠,好武,尝学剑于王府武师。及长,殊丽艳绝,性豪爽而善谋,尝曰“恨不为男子,以效前辈驰骋天下。”敏统府兵武事,从者若玄冥二老、阿大、阿二、阿三之辈,皆不世高手,咸伏其才,甘为驱使。初,成昆图明教,阴合六派之众围攻光明顶,不意为张无忌所却。敏欲降群雄,乃伏兵于途,阴以“十香软筋散”食之,六派见擒。囚于万安寺。又设计于绿柳山庄,邀明教诸酋赴会,众诣,皆中毒。无忌往索解药,复与敏坠地牢。敏不启机关。无忌心忧

  • 吕西群摄影:街景不一般

    吕西群摄影:街景不一般2018.04.18

  • 2018乡党建群有感!

    2018乡党建群有感!吕西群2018.04.19秦风秦韵终难忘,人走千里思故乡。游子在外心相同,乡音不改纯真情!

  • 当代书法名家 陆平

    陆平,原甘肃省通渭县副书记,漳县人民政府县长,定西市文化局局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同城文化在线、甘肃瀚雨斋美术馆:商业直播文化影视宣传片拍摄策划新闻发布书画宣传展览印章篆刻收藏销售鉴定高端艺术品投资经纪商务热线:13830839795

  • 【星连文学社】凉亭:七绝·《桃花》/词《望江南》·暖

    作者简介:梁继权,笔名凉亭,祖籍河北,现居宁夏银川市,军转,党员,汉语言文学大专,另修文秘科三年。曾任县团级单位团总支书记,省级辖中专学校秘书,后调任:驻广州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公职、《星连文学社》副社长、《思归客》诗学会特邀作家、《中华民间实力诗人鉴赏》副主编、《中国当代经典诗集》编委。作品还入选《中国最美爱情诗年鉴》《中国传世诗典》《中国当代诗人大典》《中华诗词精品大辞典》《中国当代诗歌大辞典》《中国民间华语诗歌大辞典》《中国华语诗歌大典》《中国风》《思归》《新诗百年.中国当代诗人佳作选》《

  • 《经典好文》知足者得以常乐!

    当一个人感到非常知足的时候,心不会烦,身体也不会感到疲惫,心也能安,再也无所求的时候,这时快乐时光就会伴随你左右!再当一个人能吃好睡好,开心的玩好,没有什么牵挂对生活感到满足的时候也就面临着幸福与你同行!1:《知足是福》粗茶淡饭三餐饱,早晚香甜不挑剔;草舍茅屋三两间,行待安然也舒坦;布衫得暖胜丝绸,长短可穿不嫌弃!人生无非就是吃.穿.住,心态安好生活便自在。人生几多福,想开心知足。什么烦心的事情它都只是一个阶段而已,今天的生活不如意,并不代表苦难生活长久跟随你,只要肯努力,肯付出什么都不是问题,

  • 大热的8种网红花材,送你如阳光般的宠爱

    生活中总有一些植物自带仙气冬日厚重的色彩逐渐退去,花儿们开始焕发生机,推荐几款自带仙气的网红花材,希望给你阳光般的暖意。__01银莲花Anemone如果列举网红花材有哪些,肯定少不了银莲花,规整的花型和艳丽的色彩,是它最大的特点,每一支都洋溢着活泼的美好气息。灵感花作__02铁线莲Clematisflorida铁线莲被称为‘藤本植物皇后’,园林绿化中经常被用作道路绿化,花艺中也能完美营造作品的线条感。灵感花作__03芍药Paeonialactiflora芍药是春天的应季花材,花苞日日膨胀,不知觉

  • 《骄傲的百合》刘新宪

    这是一个美丽的山谷,遍地的野花和青草无不彰显这里的宁静和原始。有一条小溪,缓缓的流过,更让这个山谷充满了灵性。不知什么时候,山脚的岩石缝里冒出了一株百合,外表上和杂草没什么区别,但是百合知道自己是与众不同的。他唯一证明自己的办法,就是开出美丽的花朵。在这个信念的支持下,百合努力地吸收养份和阳光,拼命地克服重重困难,深深地扎下了根,并坚强地生长着。在一个春天的早晨,百合结了一个花苞。周围的杂草看到百合的变化都很诧异,他们私下里嘲笑百合:“明明是根草,偏偏说是一株花,瞧!头上长了个瘤,是不是很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