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婚后夺爱,替身新娘不好惹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5 9:03:1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婚后夺爱,替身新娘不好惹

第十八章 对峙,争吵

苏雨馨柔软的身子呆住,没有说话,只是嘴角扯起了一抹苦涩的笑。版权qi-wen.com

泪,滴落在嘴角,咸咸的,涩涩的,苦苦的。

“你还怕我这个继母虐待她不成。”苏雨馨落泪哭泣。

“摆正自己的位置的就行。”

“我不需要你假惺惺的来可怜我。”

突然,苏雨馨将叶天擎竭力推开,下床便冲出了门外。

由于是深夜,本来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少有行人,苏雨馨不顾一切的奔跑着。版权http://www.qi-wen.com/

似乎,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学会了以奔跑来发泄心底的不快。

跑累了,她停下来,喘着气,肺部干裂的好像要着火似得难受。

苏雨馨狼狈的坐在行道树俩旁的椅子边上,斜靠着椅子,手臂搭在椅子上面,头颅缓缓地垂下,枕着自己的胳膊。

如果可以选择,她真的再也不想回到那个令人窒息的家。

一个叶天擎,已经够折磨她了,现在又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儿子”。

“又在哭!”

充满责备却又暗含宠溺的声音响了起来。

话音刚落一个高大的声音便落在了苏雨馨的头顶上,她,怔肿的看着来人,眼眶再一次泛红。奇闻网

苏雨馨看着宴子杨,不由自主的在心底将叶天擎和他做了个比较。

同样,卓尔不凡的男人,宴子杨沉静,睿智,虽然气质上很冷,可是他却对她很体贴。

不会那么恶语伤人,可是叶天擎。

他蛮横,霸道,不讲道理,自信的过分,阴晴不定。

苏雨馨不明白,为什么同样优秀的佼佼者,区别会有这么大。

“又在盘算着损我呢?”

宴子杨深邃的眸子似乎洞察一切。

她抬眸对视他,心底的想法似乎都被他看穿。推荐qi-wen.com

他对她,总是以一种宠溺的口吻,可是叶天擎,除了霸道,的命令便是冷眼相机,要不就是出口辱骂。

“不是——”

苏雨馨擦了擦泪水,站起身否定。

宴子杨来到她的身边,伸出双臂,将她抱在怀里。

可是,苏雨馨却如受到了惊吓的小鹿似得,瑟缩,躲闪。

宴子杨失落的垂眸看她一眼,最终还是将手臂放下,他知道,再不放开,这个小女人,一定会再次大发雷霆。

到时候哄都哄不住。

苏雨馨愠怒的背过身,擦泪。来自http://www.qi-wen.com/

“丫头,还在生气?”宴子杨低沉的嗓音多了几分情愫。

“没有。”

苏雨馨淡漠的说了俩个字。

“还说没有。”宴子杨无奈的缴械投降,冰冷的脸部线条柔和了几分。

不顾苏雨馨的反抗,宴子杨强行将她抱起,稳稳地放到车里。

脸色又拉了下来,心底一个声音默默地对她说:“小馨,我最后悔的事情是没有娶你。网站http://www.qi-wen.com/

苏雨馨对宴子杨反常的反应却浑然不知,脑海中总是晃荡着叶天擎的身影。

而在拐弯处的街角路口,一个女人失落的注视着宴子杨的身影,直到他上了车,离开。

“杨子哥哥,停车吧,我想回家”

车子稳稳地驶了一段路后苏雨馨强忍着胸口的酸涩说了出来。

家,她知道,她必须回去,否则——

叶天擎指不定又会怎么折磨她。

宴子杨侧头只是撇了她一眼后便又继续开车。

“杨子,你停车。”苏雨馨着急了起来,心慌的拉扯着宴子杨的胳膊。

宴子杨蹙了蹙眉拧不过苏雨馨的死缠烂打,车子只能在靠边的停车处停了下来。

而宴子宴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电话给他。”

电话接通后,低沉的声音传来过来,同时也传入了苏雨馨的耳朵里。

宴子杨的眸子也泛起了冷意,苏雨馨沉默的看着宴子杨,硝烟似乎弥漫在叶天和他俩人之间。

停留了几秒后,宴子杨还是将手机递给了苏雨馨。

苏雨馨接过,却不吭声。

而对方,似乎有心灵感应似得,在苏雨馨刚接起电话的瞬间变冷声威胁:“自己回来,还是要我出去找?”

苏雨馨出乎叶天擎意料,气息短促的说:“你来找我吧。”

她明知道,叶天擎是故意那么说的。

宴子杨一听,直接将苏雨馨手中的手机夺过,冷冽而果断的顶了回去:“她不会回去!”

“宴总,是不是要我来提醒一下,苏雨馨是我叶某的妻子。”

对方的声音似乎更冷,苏雨馨只是通过听,就察觉到了叶天擎的怒火。

“像你这种人还没有资格拥有她。”

“我没资格,你倒是利用的挺理所当然。”

话,清晰的传到了苏雨馨的耳里,她不是傻瓜,自然能够听得出叶天擎的话里有话。

什么利用?

她疑惑,带着质问,看向了宴子杨。

宴子杨的脸色变了变,随即薄唇勾起了好看的弧度:“利用下流的手段来挑拨离间别人的关系,是叶总惯用的伎俩吗?想斗,何不光明正大点呢?”

“哈哈……其实你宴子杨也不过是个无胆鼠辈,我下流,你就光面堂皇?有种,将爱上苏雨馨的理由告诉他。”

叶天擎狂笑几声,后面的话越发的意味深长。

宴子杨被叶天擎说的脸色渐渐地开始变……

那张沉静的脸虽然涟漪不大,但是却还是被心细如针的苏雨馨捕捉到了。

“最后,宴总,我还想提醒你一下,或许在你看来,我们的实力旗鼓相当,实则……”

电话另一端的声音停顿一下,接着继续道:“实则……你知道的。苏雨馨是我的女人,不——应该更近,含义更深的来说一句,他是我的妻子,一辈子的妻子。”

叶天擎的话,任何一个人都能够明白,他在宣战。

而他的语气,宣战之后,就是对苏雨馨霸道的占有。

“你未免也太自信了”

宴子杨的眸子睿智光芒一闪而过,沉静冷寂的性子再次暴漏无疑。

“苏雨馨,十分钟,自己回来,要我亲自去接你,你还没有那样的殊荣。”

最后一句危险十足的话落下通话也被对方不客气的掐断。

事实上,通话结束后,苏雨馨对叶天擎最后一句话根本就无关痛痒,对于叶天擎的暴怒,她早已经有了足够的免疫力。

最让她关心的是叶天擎中间部分所说的话。

“他什么意思?”苏雨馨质问,语气却分外的平静。

让人听了,心脏都跟着不安起来。

宴子杨的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眸子盯着方向盘,对苏雨馨的话先不搭理,脑子飞快的转动着,想怎么敷衍她。

见宴子杨不说话,苏雨馨不死心的看着他继续开口:“说啊。”

苏雨馨心如刀绞的看着他。

似乎已经默默的相信了叶天擎说的话,因为无风不起浪,叶天擎既然说就一定有他说的原因。

宴子杨面无表情注视着方向盘,发动引擎,调头。

似乎并打算多解释一句。

苏雨馨揪扯在宴子杨袖子上的手,失望的放下。

算了,无所谓了……

没有必要再继续问下去。

宴子杨有时候的宠溺会让她无法无天,但是他沉默不语的时候却令她绝望心死。

“小馨,你真让我失望。”

苏雨馨抬头不解的看着宴子杨,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

“三年的时间,你不了解我?”

宴子杨反问,嘴角带着几分嘲笑。

苏雨馨怔怔的看着他不说话,想起了他们的初见。

也是在赌场那个时候,她十八岁。

当时,也是因为心情不好,所以去赌博发泄。

每次,面对赌博的时候,她都能稳操胜券,可是那天独独面对他的时候,她却捏了一把冷汗。

因为,她看不透他。

最终她还是赢了,而他给她的理由是,因为他年长她六岁,所以让着她。

她听了很是不服气。

但是最终还是默认了。

车子一个急刹车,将神游其中的苏雨馨拉了回来,她看向了窗外,震惊一闪而过。

车窗外,是叶家大宅。

“下去吧。”

宴子杨淡漠的出声赶她下车。

当苏雨馨下车,车门快要合回去的时候,一抹修长的声音便怒气冲冲的赶了过来。

苏雨馨大脑有一瞬间的呆滞,但是很快便恢复了镇定。

她镇定,眼睁睁的看着叶天擎的身影笼罩在了她的头顶。

而本打算掉转车头离开的宴子杨在看到那抹身影出现的瞬间,还是担忧的停了下来。

苏雨馨的身子很快便被叶天擎粗暴的扯过。

苏雨馨蹙起了弯弯的秀眉。

如上一次在赌场,腰间的疼痛加剧。

她严重的怀疑,叶天擎的心理有病。

“放开她——”暴怒冷冽的声音很快便扬了起来。

叶天擎看着出现在他面前的男人,非但不放,反而一只手臂将苏雨馨禁锢的更紧了几分。

“你有什么资格提这样的要求?”

叶天擎眉头蹙起,冷笑着对宴子杨示威。

“你没看到她很痛吗?”

苏雨馨紧紧的咬唇,忍着痛,对宴子杨摇头。

“杨子哥哥,我没事,你先回去吧,路上小心。”

“你给我住口。”

叶天擎狠狠地瞪了一眼苏雨馨,如雷般的声音怒吼。

看着她痛的纠结的脸,掐在她腰间的手也松开。

“叶天擎,你再敢对小馨不尊重,别怪我不顾情面。”

宴子杨的气焰也冲上,此时的俩人剑拔弩张。

而苏雨馨则冲着宴子杨使劲的摇头。

“她是我的女人,尊不尊重,需要怎么做,用的找你来管教?你有什么立场来教我?”

叶天擎的拳头,紧紧的攥了起来,额头上的青筋一道一道高高的暴突。

苏雨馨抬眸,正好对上叶天擎深邃而充满戾气的黑眸,她被吓得瑟缩了一下。

同时,她贴着他胸膛的背部,感受到了他剧烈起伏的胸腔。

可想而知,她有多愤怒。

“给我安分点。”

叶天擎看着苏雨馨被吓了一跳,盛怒之下,一股满足感溢满了胸口。

此时的苏雨馨,软弱无助的像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白兔。

“她是你的女人,这不是你来欺负她的理由,叶天擎,不要太自以为是了,总有一天你会尝到什么是失去的滋味。”

宴子杨的话似乎在给叶天擎下咒。

寒气与怒火交融席卷了苏雨馨的身心,察觉到不对劲的叶天擎。

苏雨馨大喊:“你们不要再吵了,杨子哥哥,你走吧。”

苏雨馨竭力的嘶喊,想阻止这场令人厌恶的争吵。

她不是他们的工具,任由他们争来抢去。

苏雨馨说完,挣脱开叶天擎的怀抱,冲到宴子杨的面前想将他推走,但是叶天擎的怒火已经忍到了极致。

与苏雨馨冲去的同一时间,叶天擎的拳头已经挥了起来。

“啊——”苏雨馨痛叫出声。

拳头本应该打在宴子杨的脸上,却失误的打在了苏雨馨的背部。

苏雨馨顿时痛的小脸纠成了一团,身体摇摇欲坠。

俩人大惊失色,宴子杨将苏雨馨的身子接住。

却被叶天擎一把抢过,苏雨馨的头耷拉在他的手臂上:“苏雨馨,你疯了。”

宴子杨彻底被气得差点疯掉:“你这个混蛋,错的人是你,不是她。”

没有理会宴子杨,叶天擎的手臂晃了晃苏雨馨的头部,眸底的担忧显而易见:“小馨……没事吧?”

苏雨馨脸色发白,吃力的站直,摇了摇头,没有看见叶天擎眼底的惊慌与担忧。

她只是感觉疼……

刚刚的一瞬间,像锤子也般凿在了她的背上,她痛的差点背过气。

看着她脸色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叶天擎,将她横抱而起,头也不回。

身后的宴子杨往日的沉着与冷静全然不见。

他愤恨交加,呲目欲裂,拳头紧紧的攥着,怒吼道:“叶天擎,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欺负她,别怪我不留情面。”

而,抱着苏雨馨一直走的叶天擎,只是嘴角勾了勾,对宴子杨的话丝毫不以为然。

“小馨……”进了客厅,将苏雨馨放在沙发上,叶天擎担忧的叫唤。

苏雨馨坐直,摇头,脸上却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紧紧的盯着叶天擎。

他在担心她?

很快,这个想法又被她压了下去,怎么可能呢?

他恨她,恨不得一拳打死她。

“你还算有自知之明,你万一有什么事情,可就不好玩了,不是吗?”

见苏雨馨没事,叶天擎又恢复了一贯的冷酷。

婚后夺爱,替身新娘不好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婚后夺爱 或 替身新娘不好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15章(第15章 这又不是演偶像剧)

    原标题: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15章(第15章这又不是演偶像剧)小说名称: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第15章这又不是演偶像剧电话里头,一个爽朗的声音传进来。“夏夏,我跟你说,我刚刚听到一个超搞笑的事!”“深深,什么搞笑的事啊?”顾立夏尽量让自己心情听起来愉悦。她不想让身边的朋友知道她发生的这些事,为她担忧。白深深这女人,光听名字,脑子里浮现的,绝逼是一个温婉贤淑的女子形象。但现实中,她其实是一个剪着帅气利落的短发,身高一米七,能一脚踢飞七个男人的女强人。白深深大顾立夏整整五岁,已经年方二

  • 邪魅皇叔狂宠妃15章(第一卷 风起青龙第15章 质问却出状况)

    原标题:邪魅皇叔狂宠妃15章(第一卷风起青龙第15章质问却出状况)小说书名:邪魅皇叔狂宠妃第一卷风起青龙第15章质问却出状况面对楚寒殇的询问,楚青歌只觉得格外愤怒。没有开口,她迈着步子,几步便走到了书桌前,啪的一声,双手拍在了面前的书桌上。身子微微前倾,她居高临下地注视着楚寒殇那张俊美无铸的脸庞,低沉着声音问道:“皇叔,为何不许我出宫?”楚寒殇没有料到,她会表现得如此愤怒,和自己说话的语气,也带着几分的冷冽,这都让他觉得意外。缓缓抬头迎上她那充满愤怒的目光,楚寒殇微微勾了勾线条优美的薄唇,唇边立

  • 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15章(第一卷 夜色撩人第15章 想放一天假)

    原标题: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15章(第一卷夜色撩人第15章想放一天假)小说书名: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第一卷夜色撩人第15章想放一天假靳东夜在外头处理了一天公事,刚刚又去看了下曹家那个女人,曹珊珊虽然嘴巴硬,但被左鹰几句话一套就套出了事情原委。原来她是听见兄长的对话,一时怒上心头,才不管不顾冲到靳家要替曹家和曹一山讨回一个公道。靳东夜听到“公道”两个字,冷酷一笑:“曹一山这一生,手上的人命不少,他有什么资格要公道?而你,身为他的女儿,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这两个字!”曹珊珊大喊着,说他污蔑

  • 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15章(第15章 过的什么日子)

    原标题: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15章(第15章过的什么日子)小说: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第15章过的什么日子张妈狼狈地趴在地上,愤恨地看着她,眼里的怒火几乎可以将这间小土房烧为灰烬。季如祯优雅一笑,摩拳擦掌道:“看来是没怎么好,还知道瞪人,显然是我教训得还不够哇。来来,我再继续帮你顺顺气……”张妈眼看着对方的拳头又要砸过来,吓得抱住脑袋,哭喊着道:“我好了,我好了!”季如祯慢条斯理地弯下身子,蹲在张妈面前,笑谑道:“既然好了,还不乖乖给我汪几声来听听!”张妈一开始不乐意,见季如祯笑得像个小恶

  • 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15章(第15章 制作毒药)

    原标题: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15章(第15章制作毒药)小说名称: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第15章制作毒药林落却是一笑,道:“太子说过,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属于保密,既然他不想告诉二姐,那我也就不能说了,我看二姐情绪有些不太稳定啊,还是早些回去吧。”一边说,林落已经一边推着林婉容出门,直到将她推出门口,林落才迅速“砰”的一声将门给关上,不管外面的林婉容怎么气急跺脚。一直等到门外的林婉容气走了,整个院子彻底安静下来,林落才叫了个丫鬟进来问话。林落要问的无非是太子进将军府的时候和林振君他们说了什么,得

  • 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15章(第15章 就你牛粪啊)

    原标题: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15章(第15章就你牛粪啊)小说名字: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第15章就你牛粪啊“诶,夫人……”乞丐快速的朝着苏倾云追去。突然,正当苏倾云走着,一个男子带着几个人猛地窜到了苏倾云的面前,拦住了她们两个人的去路。“小娘子,你要去那里啊,告诉我,我带你去啊?这西王城还没有我不熟悉的呢。”只见为首挡路的男子发鬓插着一朵大红花,嘴里咬着花瓣的花茎,一张流气的痞子脸色眯眯的盯着苏倾云倾城的面容,双眼猛地对着她抛媚眼。差点没有被这个男子给恶心吐的反胃,苏倾云目光冷寒的凝视着这

  • 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15章(第15章 全军覆没)

    原标题: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15章(第15章全军覆没)小说名: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第15章全军覆没一籁籁的火把在火属性魔法师的施力之下,生起了妖一般红艳的大火来。云轻婉默默的跟随在云家弟子们的背后,一路轻轻松松的过关斩将。那些弟子们只顾着自己的性命,根本无人去观察这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蒙面小丫头。狼群被云鸿扬的火力对伍驱赶出几十米外,云鸿扬的队伍成功的踏入了狼山。一群通体黑色的狼群堵在了那口狼洞外,它们共有十六只,是与其它狼群不一样的狼,它们身上的毛发是黑色的,当黑色的毛发竖起来的时候就如刺猬一样

  • 重生之鬼手狂妃15章(第一卷第15章 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

    原标题:重生之鬼手狂妃15章(第一卷第15章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小说书名:重生之鬼手狂妃第一卷第15章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出了屋子的苏芷曼穿过院门,过了回廊,又走了几段石径小路,绕了好一阵才寻到大门。可人还没走出去,呼啦啦,一群府卫不知突然从哪儿冒出来的,将苏芷曼团团围住,刀剑全部明晃晃的朝她。“箫王殿下,出尔反尔,如此输不起,也太没男儿气度了!如果眼红做公公,我倒也可以不辞辛劳,帮殿下一把。”苏芷曼面不改色,直立当中,迎着兵刃放声道。“本王给足你时间,是你走的太慢舍不得离去。”说话中,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