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完整版【婚后夺爱,替身新娘不好惹】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4 17:02:3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婚后夺爱,替身新娘不好惹

第九章 激烈争吵

第二天一大早,迷迷糊糊正在睡梦中的苏雨馨是被新闻联播节目吵醒的。奇闻网

电视音响的声音很大,所以即使是卧室的门合着也隔不断新闻主持人报道新闻的声音。

苏雨馨一个激灵坐起了身子,一把抓起床头凌乱的衣服,随意的披上就跑到了客厅。

“宴氏总裁宴子杨为博美人一笑,冲冠一怒为红颜,将几千亿人民币给竞争对手叶天擎之妻作为赌注而输掉,宴氏集团缺乏资金运转,公司岌岌可危!”

一百五十英寸大的等离子电视机屏幕的下方赫然的写着今天新闻报道的标题。

当苏雨馨看到消息的时候,顿时傻了眼,整个人呆愣的盯着电视,脑子里一片混沌,女主持人的播音她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

“啪——”清脆的响声过后,便是一片黑屏。

电视机被男人修长的手指关掉了。

苏雨馨大梦初醒似得抬头,这才发现还有另外一个人在这里。奇闻网

“冲冠一怒为红颜……”低沉的嗓音略带讥讽,拖长了音调。

短短的呢几个字有了几分耐人寻味的味道。

苏雨馨回神愣了一下,眼睁睁的看着叶天擎慢悠悠的朝着她转悠了过来。

西装革履的他面无表情,深沉的可怕,令人更加难以捉摸他此时的心情。

当下颚处传来刺骨的疼痛的时候,苏雨馨才回神,来回的扭动着头企图挣脱开叶天擎捏着她下颚的大手。

“放手——”

本来就处在震惊,焦虑,恐慌担忧之中现在又看到了蛮横无理的叶天擎。

怒火顿时熊熊的燃烧了起来。推荐qi-wen.com

“你给我放手——”她嘶喊,竭尽了全身力气将眼前的障碍物推开,大步流星的上千再次将电视打开。

但是——

新闻节目早已经播放完了。

“紧张?着急?”讥讽,幸灾乐祸的声音自苏雨馨的头顶落了下来。

苏雨馨失魂落魄的转过身,抬眸清冷的盯着他那张自鸣得意的脸:“叶天擎——”

苏雨馨如同猛兽一般的朝着叶天擎扑了上去,揪起他的领带。

“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输掉那些钱,宴氏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丑闻,你这个混蛋!”

苏雨馨疯了似得在叶天擎的胸膛上胡乱的抓打着,小脸被气得白一阵,青一阵,怒火都蔓延至了鼻尖上。

叶天擎被来势凶猛的苏雨馨攻击的措手不及,他蹙眉,恼怒的扬起了大手。

“放开——”

苏雨馨非但不放,揪着他衣领的力道更加大了几分,带着无处发泄的恨意。说明qi-wen.com

她真的想勒死他,想到宴子杨会因为自己被毁她就气得不知所措,气得想杀人,而还宴子杨的罪魁祸首就是他。

“你这个混蛋——”苏雨馨嘶喊着,便咒骂,便胡乱的抓打着叶天擎。

“苏雨馨,你给我放手,再不放手别怪我动手!”

叶天擎紧紧地蹙眉,额头上的青筋都被气得激起了高高的棱,领带歪了,衣服被扯得皱成了一团。

看着,因为宴子杨而变得撒泼的苏雨馨,顿时妒火攻心。

高高扬起的大手,终于忍无可忍拎起了苏雨馨。

“啊——”

苏雨馨吃痛的叫了一声,整个人被摔趴在沙发上。

第十章 对不起

苏雨馨忍痛爬起来心冷的直直注视着铁青着脸的叶天擎。奇闻网

叶天擎整理了一下被苏雨馨撕的凌乱的衣襟,眼底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苏雨馨,你不要得寸进尺,你就这么担心宴子杨?”

叶天擎在苏雨馨错愕间逼近她的脸,愤怒地开口说道。

这个女人,她是真的活腻了,明目张胆的为了宴子杨来跟他对抗了。

他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那张挂着泪珠我见尤怜的小脸。

心底异常的不舒服,一股无名的嫉妒之后在胸腔中胡乱的窜动着。

似乎是不甘于软弱,苏雨馨坚决的眸子一动不动的雨那双冰魄般的眸子对视着,身子缓缓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对,我是担心他,因为他不像你这么无赖,卑鄙。版权http://www.qi-wen.com/

她豁出去了,决绝的眸子对视着他。

话说出去如同泼出去的水再也无法收回,她倔强的死死盯着叶天擎,做好了承受他下一波攻击的准备。

如她所料,叶天擎的怒火彻底的被点燃。

下一秒,喉咙就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掐住,疼痛感顿时袭击了脖颈。

“有本事……你……掐死我……”勃颈处传来的窒息感令苏雨馨说话的声音也成了断断续续。

而她的话分明就是火上浇油。

接着,掐着她的大手越发的加大了力道,而苏雨馨的呼吸也越来越困难,空气越来越稀薄。

几秒后,苏雨馨绝望地闭上了双眼,嘴角露出了一抹苍凉的笑,带着一股释怀的气息……

真的要死了吗?死了就都解脱了!

“啪——啪——”

俩滴晶莹的泪滴突然滴落在了叶天擎的大手上。

叶天擎猛地一惊,如梦初醒似得松开了苏雨馨。

“咳咳——”

脖颈被放开,苏雨馨不由自主的开始猛烈地咳嗽,眼泪都落了出来。

几秒后,她直直的再次抬头,看着那张依旧愤怒不减的脸,讥讽的说:“只会用暴力来征服女人,可悲!”

说完,跑到了楼上!

——分割线

高高的桓氏大厦在占据了商业街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站在大厦底端,望不见其顶端。

等苏雨馨推开奢华低调的总裁办公室门的时候,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扑鼻而来。

窗口边,背对着的人影便映入了眼帘。

男人身材修长,黑色的西装越发彰显了他的睿智与冷酷,完美的身影绝对令人怦然心动。

而他优雅而高高在上的站姿足以魅惑众生。

“杨子——”苏雨馨加大了声音,几乎是用喊得。

而站在窗口边的男人只是慢吞吞的转身,镌刻的脸上波澜不起。

“小丫头,这么鲁莽。”

苏雨馨对宴子杨安之若素的态度非常的不满,上前一步,满脸怨气的说道:“我以为你都没察觉到我进来。”

宴子杨沉默不语,悠闲的坐了下去。

只是,他漠不关心的态度更加激起了苏雨馨的担忧,她上万分内疚的看着他:“杨子哥哥,对不起……宴氏该怎么办?”

说到后面,苏雨馨的声音略带了点沙哑无助。

第十一章 一个吻,抵消几千个亿

“如果……不是我的任性,不是我自私的要用你的钱玩,你就不会这样……”

苏雨馨一边说着,一边泪水都落了下来。

懊悔,自责,歉意,绝望铺天盖地而来,令她无处遁形。

一想到,宴子杨会因为她而被毁,她就恨不得杀了自己。

宴子杨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垂头边忏悔边落泪的样子,冰冷的嘴角不易察觉的勾了勾,不苟言笑的他,此时笑意却深深地到达了眼底。

良久,听不到宴子杨答话,垂着头的苏雨馨以为宴子杨是在生气。

她头也未抬,自责的哽咽道:“杨子哥哥,你生气,我不怪你……”

宴子杨终于无法再继续沉默下去。

“别哭了!”他呵斥道。

苏雨馨楞了一下,随即抬眸,却看到了一章戏谑的脸。

还没有完全的反应过来,宴子杨高大的身影便笼罩在了她的头顶,磁性的嗓音落了下来:“你说,输了我几千个亿,要怎么赔偿我?”

苏雨馨回神不明所以的抬眸,看到了一张分外庄重严肃的脸孔。

“赔?”她傻头傻脑的问。

殊不知,她愣头愣脑的可爱模样印在了宴子杨眼底,顿时令宴子杨一颗心都沉沦了。

眸底也渐渐地涌出了他久久窝藏在心底的情愫……

“一个吻,几千亿,一笔勾销。”

宴子杨目光灼灼的锁定她的脸,说的干脆。

“你——”苏雨馨彻底惊愕,脸色顿时发烫,想躲闪宴子杨莫名奇妙的目光。

他的眼神,是她从未见到过的……

炽热?

包含着……情愫?

天!

苏雨馨震惊了,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不,一定是自己看错了。

“唔——”

不给她反应,宴子杨已经俯下了身子,湿热的唇瓣霸道的覆盖上了那张樱桃小口。

男性的狂野的气息顿时袭击了苏雨馨。

苏雨馨被吻的懵了,当侵入她唇瓣上的唇舌要撬开她的唇瓣的时候——

“不——”苏雨馨大惊,努力的从唇瓣里挤出了一个字。

接着,竭尽了全身的力气将男人坚如磐石的胸膛推开。

委屈感顿时如同滔天的浪潮般朝着胸口袭涌了上来。

苏雨馨被气得脸色都开始发白——

委屈,耻辱,愤怒,各种复杂说不出的情绪,冲击着她的内心。

一股受辱的感觉顿时令她的眼泪溢满了眼眶,她愤怒,接近歇斯底里的哭喊道:“宴子杨,你这个混蛋,你怎么可以这样轻浮我。”

就算是,叶天擎不爱自己,可她终究是叶天擎的妻子。

他却这样来侮辱她。

宴子杨愣在原地,似乎没有想到她的反应如此激烈。

“杨子哥哥,就连你也看不起我,认为我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妓,女,是吗?”

苏雨馨哭泣,想起了叶天擎对她的侮辱。

她将宴子杨当做自己的亲哥哥,看来,是她错了。

宴子杨听了苏雨馨过激的言辞蹙了蹙眉,但还是保持沉默的注视着哭的委屈的苏雨馨。

看着沉默不语的宴子杨,苏雨馨扭头就走,但是手却被一只大手握住:“小馨,你言重了。”

第十二章 半个月之后

低沉的声音携带几分严厉。

“傻丫头,也只有你自己单纯的认为,除了血缘以外的男女关系,能发展到,如亲兄妹那般亲。”

宴子杨说完,黑眸间,失落一跃而过,胸口泛酸。

苏雨馨楞了一下,此时的她心乱如麻,脑袋也一片混沌。

她不是笨蛋,宴子杨的话她明白,可是还是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他对她是很好,但是,她真的不希望是出于男女之间的那种爱。

苏雨馨背对着宴子杨,含泪呆呆的注视着前方。

“丫头,回去重新看新闻。”

宴子杨说完后便默默地走到了一边坐下,准备办公。

而苏雨馨察觉到宴子杨的动作后,头也未回拉开门走了出去。

回到家后,迷迷糊糊的过了一整天,晚上十分,苏雨馨终于明白了宴子杨让她看新闻的寓意。

新闻报道,关于宴氏缺乏资金运转其不属实,纯属谣传。

苏雨馨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当天在麒麟赌博的人太多了,所以……

赌博的事情肯定会被传出去的。

而宴氏依然安稳如初,宴子杨使用了什么手段,她也不想去了解。

只要他平安,没事,就行。

正对着电视播出的广告发呆,一个冰冷的声音却从她的耳后传来:“你应该庆幸,我没有趁人之危继续卑鄙无耻下去。”

听到来人的声音,苏雨馨再次被搅得心绪不宁,她厌恶见到叶天擎。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她不知道也不想去问。

苏雨馨起身关掉电视,打算上楼在经过叶天擎的身边的时候,只是扫了一眼,本以为身后的男人会大发雷霆,但是,上了楼梯到了卧室她都是安全的。

苏雨馨冷笑,反复无常阴晴不定的男人。

——分割线

再次见到叶天擎是半个月之后,苏雨馨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那天晚上叶天擎后来出去了,然后消失了半个月。

上午,卧室的门猝然被推开的时候,正在整理衣服,打算换洗床铺的苏雨馨吓了一跳,接着吃了一惊。

半个月未见得叶天擎穿着黑色的礼服,如一位彬彬有礼的绅士,精致的五官深邃的仿若是经过斧凿出来的,健硕有力的长腿被包裹在黑裤之中,线条流畅。

苏雨馨不否认,叶天擎那张俊逸的脸加上他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足以令所有的女人都趋之若鹜。

刚刚的一瞬,她竟然也出现了一种错觉,差点沉沦进去他的外表。

“下楼!”

叶天擎的视线扫过苏雨馨手中的东西,眉头明显的蹙了蹙。

本以为说俩个交代好就算了,但是还是忍不住再次回头多说了一句:“你只管做好的叶太太就行了,那些换洗的东西自然有专用的佣人来做。”

一句话听起来似乎很平常,但是却分明带刺。

苏雨馨抬眸冷冷的看着他,反唇相讥:“想骂我,你用不着这样打暗语,你直接说我;恋慕你的权势就行了。”

说完,继续低头继续整理。

叶天擎,闻言虽然不悦,但是似乎不想与苏雨馨争执。

“哼……俩分钟!”

冷哼一声,下达了命令便走了出去。

第十三章 被打

苏雨馨大致整理一下便依言下楼,被叶天擎逼着去参加舞会。

从,命令她下楼,再到设计礼服,再到舞会现场……

她就像是他的附属品似得,任由他摆布,反正无论如何也摆脱不掉,她不会笨的跟他拉拉锯战从而使自己的生活不好过。

舞会在一家面积宽阔的花园举行,舞会上活跃着的皆是c市的各界上层人士。

身穿蓝色礼服的苏雨馨一出场,无疑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接着便是一阵哗然声。

只因她太美……

安静……优雅……清纯可爱……那双澄澈的眸子睿智的光芒流露。

因此也遭来无数道嫉妒,羡慕的目光……

而在她旁边的叶天擎,穿着得体,狂傲与冷峻充斥着脸庞。阴鸷的冷眸似乎能将时间一切都穿透。

如此天作之合简直羡煞了旁人的眼。

苏雨馨暗暗地紧张了一下,身子,也下意识的,不易察觉的紧紧跟着叶天擎,似乎在寻找安全感。

众人在相互寒暄了几句之后,舞会正式开始——

“擎哥哥……”娇滴滴的嗓音自俩人的身后传了过来。

苏雨馨跟叶天擎不约而同的转过了身子……

脑海中浮现了一个人名,苏雨馨打量着来人……

她很美……

身穿礼服的她美不可方物,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分外可爱……她那张标志的脸足以令男人怦然心动。

徐氏集团千金,十八岁的徐雪青?

苏雨馨曾经在宴会上见过她几次,可以确定徐雪青却不认识她。

在苏雨馨回忆的瞬间,徐雪青早已来到了俩人的身边,视若无人的过去拉过叶天擎的胳膊。

叶天擎扫过自己胳膊上的那只纤细小手,蹙了下眉头。

“天擎哥哥,你知道的,我是专门为了你来的,舞会才没意思。”

徐雪青直白的话令苏雨馨差点瞠目,下一秒,不等叶天擎回话,徐雪青的视线便又落到了苏雨馨的身上……

“这儿还有个小美儿,又是你结的新欢吗?天擎哥哥,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无情!”徐雪青死死的盯着苏雨馨一边摇晃着叶天擎的胳膊一边说着刺耳的话。

苏雨馨的脸色微微的变了变,她当然听得懂徐雪青的话。

像叶天擎这样,权势滔天,貌美无双的男人有众多女人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只是,听了这些话,她还是觉得不舒服,心底不舒服……

“她是我妻子。”

叶天擎加重嘲讽的语气说道。

徐雪青楞了一下,将叶天擎脸上的嘲讽与鄙夷之色收入了眼底,她当然知道,苏雨馨是他新娶的妻子,可是她就是看不惯她苏雨馨……

“好,天擎哥哥,我们去跳舞好吗?”徐雪青恶狠狠地瞪了偷偷瞪了一眼苏雨馨,随后软软的开口恳求叶天擎。

一副“不依不饶”的表情。

苏雨馨接收到那道嫉恨的目光后心底苦笑……

叶天擎那样的男人,是很优秀的,但是她却从心底鄙夷。

叶天擎将徐雪青拉扯着他袖子的手拿开,随后转过头——

在他的旁边,空空如也!

人呢?

叶天擎蹙眉,眼眸迸射出俩道骇人的光。

这个女人……

他真是低估了她了,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擎哥哥?人家早去找舞伴了……陪我去跳舞嘛……”徐雪青看出了叶天擎在搜寻苏雨馨,又像个孩子似得央求着。

叶天擎无奈,在四周环顾了一下,没有找到人影也就放弃了……

只是心底却给擅自逃跑的苏雨馨记上了一笔。

目送着叶天擎的背影被人群遮掩,苏雨馨从一颗小树的背后钻了出来……

深吸一口气,短短只有六米的距离,幸好走运没有被发现!

一开始,她就厌恶这样的场合,好不容易有机会逃离叶天擎,她求之不得。

转过身,打算找个清净的地方躲避一下,但……

一张很美却看起来分外“狰狞”的面孔放大在她的眼前……

“你……你不是……?”苏雨馨吃惊的睁大了眼睛看着鬼魅般出现在她面前的徐雪青。

她不是刚刚跟叶天擎去跳舞了吗?怎么……?

看着苏雨馨吃惊的样子,徐雪青冲上前一双目光,憎恨的盯着苏雨馨,恨不得现在就上前将她撕碎。

苏雨馨的心底莫名的窜上了一股寒气,被徐雪青的眼神刺得有点害怕。

“这样的场合,他当然还有他的‘任务’要做,你以为舞会就是让你来玩的?”

苏雨馨脸色微变,但是却没有说话,本来刚刚对她印象就不是很好,现在这几句话,果真是将她的刁蛮泼辣,泄露无疑。

“说话,你这个死女人,你到底凭什么手段嫁给天擎哥哥的?”

本来做好吵架架势的徐雪青在看到沉默的苏雨馨的时候,更加的愤怒。

苏雨馨强行的压下心底的惊涛骇浪,眼神也变得冷了几分:“颜小姐,请你尊重一下别人,叶天擎是我老公,你说我是怎么嫁给天擎的,当然是名正言顺的三拜堂,送入洞房了”

“你……不要脸——”徐雪青冲前一步,脸差点与苏雨馨的脸相贴,大有将苏雨馨的衣领揪就,揪起来大的架势。

相比与苏雨馨的冷静,徐雪青被气得胸腔剧烈的起伏着,有点不知道怎么反驳的样子。

但是……

很快,徐雪青的脑海一丝恶毒的光闪过,继而双目咄咄逼人的瞪着苏雨馨。

“不要以为嫁入叶家就成了凤凰了,麻雀依旧是麻雀,没有娘亲的野种竟然赶来跟我叫板……”

“你话说——”因为徐雪青的话苏雨馨脸色大变,身子微微的颤抖。

徐雪青她怎么可以这么辱骂人。

徐雪青的眼底顿时闪过一丝奸计得逞的光,看着情绪过激的苏雨馨她继续开口刺激:“是我胡说吗?苏雨馨,我还没说完话,我还什么都没说,你凭什么说我是胡说。”

苏雨馨脸色惨白的看着她,双手按着头部:“不要说了……”

看着苏雨馨痛苦的样子,徐雪青说的更加的起劲,更加得意。

她就知道,对付各种人,就得“对症下药”。

第十四章 不救,冷眼旁观

“我偏要说,你爸爸纵然权势滔天,可是他有告诉你的母亲是谁吗?

肯定不是已经去世的叶心容吧;说到底你就是你爸爸跟外面的女人生的没名没分的野种,竟然还敢来这里冒充什么千金,太太;哦,不,是我说错话了,太太不是冒充,倒是是真的,可是你自己也不照照镜子天擎哥哥会稀罕你这种女人吗?”

许雪青越说越觉得解恨,解恨的同时,一股子嫉妒之火又攻击上了心头。

嫉妒,她是嫉妒,像苏雨馨这样有着丑恶身份的女人都能够嫁给叶天擎,为什么从小跟在天擎哥哥屁股后面长大的她,却没有一丁点儿的希望。

所以,她就是嫉妒。

野,种俩个字更加的打击到了苏雨馨,精神处于极度紧张之中的她,几乎毫不犹豫的就伸出手冲着那张狰狞的搧了过去——

“啪——”

响亮的耳光声音掐断了辱骂人的话,同时将人也大的震慑住了。

一瞬间听到声音,花园周围的目光都顺着这边投射了过来……

徐雪青被彻底的打懵了,愣愣的捂着脸瞪着苏雨馨这一巴掌她根本几没有防备……不,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女人敢打她。

苏雨馨大梦初醒似得,愣愣的看着徐雪青……

刚刚……

她,受了刺激似得,失去了理智。

只是,情急之下,出自一种本能。

“你这个死女人,不过就是不知道母亲是谁的野种,竟然敢打我!”

“啪——”

苏雨馨躲闪不及,一巴掌被狠狠地还了回来,被打的头昏脑涨。

本以为,还回来就可以结束的苏雨馨却没有想到,徐雪青扑上来就抓她的脸……

苏雨馨躲闪了一下,又被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

这一次,动静非常的大,受了侮辱,徐雪青更是不依不饶的不顾形象泼妇般大的大喊:“我就是要说,野。种。野。种……”

这一次,终于连舞会的音乐也停止了,所有的人目光都震惊的朝着这边射了过来……

有了这俩巴掌,似乎苏雨馨才彻底清醒,躲过徐雪青朝她脸上伸来的手,任由徐雪青胡乱的在她的身上抓打着。

“住手——”

一道震怒冷入骨髓的声音在长廊里扬了起来,整个花园的空气似乎都被阵冷气所凝固。

接着,苏雨馨便被来人拉入了安全的怀中。

她怔楞,抬起头凌乱的发丝遮挡住了眼角,狼狈的缩在他怀里看着他——

此时的叶天擎面无表情,但是他的却将她的腰箍的很紧,很紧,令她的呼吸都有点困难。

所有的人看到浑身散发着冷气的叶天擎出现的时候,不禁倒吸了一口气,同时也为徐雪青担心。

叶天擎的狠辣和无情是C市出了名的。

看着突然出现的叶天擎,徐雪青也愣在了原地,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可怜兮兮的哭泣出声:“天擎哥哥,她打我……”

从绝望中渐渐回神的苏雨馨转过头看着装的一脸可怜兮兮的徐雪青,不禁怒火攻心:“徐小姐,颠倒是非是你的擅长是吗?”

面无表情的叶天擎,盯着徐雪青,双眸平静但是却如同结了一层厚厚的冰花。

“天擎哥哥,你怎么能无动于衷呢?”

徐雪青被叶天擎森冷的目光盯的吓了一跳,尤其是看着他将苏雨馨胡在怀里的时候,更是嫉妒。

汹涌的泪水一波接一波如同泉水一般的往出涌。

苏雨馨冷笑,真的是可惜了徐雪青这么好的演员。

所有人都愣愣的看好戏的看着这一幕。

良久,叶天擎,垂下眸子看着狼狈不堪的苏雨馨:“你打她?”

他沉着声音开口,语气平静令人捉摸不透他问话的含义。

短短的几个字却寒透了苏雨馨的心,眼眶顿时泛红。

而她的双手也使劲的推开了那堵坚硬的胸膛。

她含泪一动不动的盯着叶天擎,苍凉的开口:“叶天擎,是我打了徐雪青,你想找我算账,可以直接就算,用不着这样假惺惺的想要来弄清事实‘真相’”

他到底什么意思?

是她让徐雪青住手的,后面事情的经过他不是都看见了吗?

就算先前直接打了徐雪青,可是徐雪青泼妇似得早就还了回来。

苏雨馨心碎地看着他,笑了,笑的凄凉。

他可以,辱骂她,可以打她,可以不顾自己的感受将自己当做她的泄。欲工作,可是——

在大庭广众之下,在无数道眼睛的注视之下……

在她绝望的需要依靠的时候,他怎么可以如此冷眼旁观冷漠无情。

果然,他就是个冷血动物。

是她错了,从一开始他出现将自己抱在怀里的时候,还满满的感动。

他将自己抱得那么紧,不过是想要警告自己,不要惹他在乎的人。

“天擎哥哥,你怎么能不帮我,你看,我的脸肯定肿了。”

徐雪青见势,马上见风使舵,同时也明白了,原来他们这对夫妻根本就不和睦。

叶天擎看着绝望地推开他的苏雨馨,在她绝望苍凉的注视下。心底莫名的穿上了一股不忍。

他蹙眉,眼神扫过一旁正沾沾自喜的徐雪青。

脸上却是有五个鲜明的红指印,看来施力不小。

本打算呵斥徐雪青的叶天擎在看到这个巴掌印后态度又变得软了下来。

“小青,不要任性了。”他语调温和,似乎都不忍心责怪她。

苏雨馨冷笑,无心再看下去了。

她稍微整理一下被徐雪青揪乱的头发,将眼泪挤回去就往外走,打算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无所谓了,在大庭广众之下,她的丑已经出了,早已经颜面扫地。

还会在乎早离场吗?

最主要的是早离场给叶天擎一道难堪,她何乐而不为呢?

眼见苏雨馨的身影已经快要走出了花园,叶天擎最后冷冷的扫了一眼徐雪青:“小青,将你自己的任性收敛,下不为例。”

“你——”徐雪青顿时被气得结舌。

刚刚还那么温柔的男人,竟然在一瞬间便变了脸,而且还是对她发出警告。

哼……

苏雨馨,你给我等着,咱们这笔梁子可就结大了。

徐雪青对着远处苏雨馨快要消失的背影,心底暗暗地给自己下了狠狠地誓。

婚后夺爱,替身新娘不好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婚后夺爱 或 替身新娘不好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 月缺月盈的人生

    原标题:小说月缺月盈的人生书名:月缺月盈的人生目录预览:第一章:残阳染血第二章血色深谷第三章功高震主第一章:残阳染血黄昏,落日。残阳如血,太阳的余晖洒落在大地上,似乎都染上了几分血腥的味道。骑着养了五年的逐日,我疯狂的往风如陌住扎的军营赶去。入目,周围已从山势崎岖变为开阔平坦,我感受到了逐日的疲惫,虽然它努力扬蹄奔跑,可是速度,却明显的慢了下来。从昨日清晨开始,逐日就未曾吃过一点儿草料,加上快速的奔跑,它恐怕早已经体力不支。逐日是我十三岁生日的时候,父亲送我的生日礼物。那个时候,父亲是护国大将军

  • 小说 爱如潮汐冰冷

    原标题:小说爱如潮汐冰冷小说名字:爱如潮汐冰冷目录预览:第1章我怀孕了第2章少夫人流产了第3章心上的白月光第1章我怀孕了午夜。男人掀开锦被,瞥了一眼熟睡的女人,将手伸向她丝质的睡裙。“歘——”白可欣从梦中惊醒,不等她出声,男人精壮颀长的腰身已经覆上去。熟悉的重量和温度,还有喷薄在耳边的灼热气息和浓烈的酒味。又喝醉了!宇凌风喝醉以后,狠厉起来像头饿狼!想到医生的叮嘱,白可欣本能的护住小腹,使劲儿推他:“宇凌风!”宇凌风置若罔闻,一手将白可欣的双手擎过头顶,一手继续在她身上各处点火。白可欣顿时全身紧

  • 小说 我的性感黑丝女总编

    原标题:小说我的性感黑丝女总编小说名称:我的性感黑丝女总编目录预览:001夏日的夜晚002那个周末003吃了一惊001夏日的夜晚这是在我的女上司柳月家里。北方夏日的夜晚,微热的空气中弥漫着令人心驰荡漾的爱昧。爱昧的夜,和心目中的女神单独在一起,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酒后的我心中充满了弥乱而懵懂的感觉。柳月喝醉了,一进家门就坐在沙发上,闭着眼,扶着额头,表情显得很痛苦。我急忙给她倒了杯水,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柳月修长的腿在我面前一晃一晃,我不停心跳加速。柳月勉强张开眼,怪怪地看了我一眼,看得我心里直

  • 小说 心有悲凄无可奈何

    原标题:小说心有悲凄无可奈何小说:心有悲凄无可奈何目录预览:第1章跟我,一个月十万第2章他的小情人?第3章跟你,做你的女人第1章跟我,一个月十万“闭上眼,跟着我的节奏来。”低沉悦耳充斥着男性荷尔蒙的声音,慢慢的窜入了女人的耳中。那声音是致命的蛊惑,让深陷柔软的大床的她眼角情不自禁染上了情语,被滚烫的人儿压得服服帖帖。氤氲昏暗的房间里,床尾摇摆,一下跟着一下,粗重的呼吸声似是配乐,奏出了此起彼伏的乐章。一夜荒唐,林语睁开眼,耳边是那个男人沉稳的呼吸声。林语轻手轻脚进了浴室,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红痕遍

  • 小说 运筹之王

    原标题:小说运筹之王书名:运筹之王目录预览:第一章【月下事】第二章【堂兄那恼人事】第三章【大宗主的安排】第一章【月下事】月色幽幽,恬静如水,那柔和的月光洒舍在平滑如镜的畅春湖面,波光粼粼,再加上三月的春风柔和地吹拂着,让湖边的芦苇丛轻轻摇摆,说不出的秀美宁静。衣袂飘飘,宽阔的畅春湖边,一对男女并肩而立,正抬头望着天上的一轮明月,那女子白衣白裙,脸庞说不上很美,但却颇有一股子妩媚气息,柔柔地道:“夏公子,你看,这天上的月亮好美哦。”她身旁站着一名个头不高的富家公子,长相实在称不上英俊。听见少女柔柔

  • 小说 功盖三村

    原标题:小说功盖三村小说名:功盖三村目录预览:第一章扬我村威第二章神仙附体第三章甘露的神奇作用第一章扬我村威“刘土匪,你别欺人太甚。”杨峰扬起手中两尺多长,手臂粗的木棍一指对面的中年男子,怒声呵斥道。“呦呦呦!我们的大学生村长发威了,我好怕怕啊!来往这里敲!”被称作刘土匪的中年男子,脸上闪过一丝轻笑,杨峰这个细皮嫩肉的小伙儿,还真没有一点让他惧怕的,脑袋往前一伸,指了指。“狗日的刘土匪,老子一再忍让,你当真怕了你了,今天不把你弄死,老子就不姓杨。”杨峰胸中的火苗忽的一下就起来了,压抑的情绪在这一

  • 小说 花间俏医女

    原标题:小说花间俏医女小说名称:花间俏医女目录预览:第一章代嫁第二章专业带孩一百年第三章迫不及待被分家第一章代嫁破旧的泥土和石头累成的院墙,不过三尺高,风一吹,墙头上的几棵野草随风摇曳。阳光透过破旧的窗棂照进来,给这阴暗的屋子添了几分鲜活。耳边忽近忽远的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声、嘈杂声,林如诗觉得头痛欲裂。“求求你们,不要这样!”“让开,没了大的,小的嫁过去也是一样!”“我不能让你带走我的女儿,不能!”林如诗觉得自己被紧紧的抱住,湿热的液体一滴一滴的落在她的脸上。“不要带走我姐,不要!”周围的吵闹

  • 小说 先生,我们不约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小说名称:先生,我们不约目录预览:第1章老公出轨第2章献出初夜第3章爆出秘密第1章老公出轨初夏,晚上十点,S市的某五星级酒店。一间标准房内,床边坐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一身紧身的抹胸小礼服,身材凹凸有致十分妙曼。她手指间夹着根味很冲的男式香烟,微微颤抖的指尖显出她的情绪很不稳。塞在耳中的窃听器就像一把无情的电钻,钻得她耳朵刺痛。心也跟着在滴血。耳朵里传来一堆男女的对话声。女人:“毅然,你最近精力这么旺盛,我都快吃不消了……”男人:“小妖精,别说你刚才没高潮。”女人:“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