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我当冥婚师的那几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1/14 16:27:04 来源:网络 [ ]
书名:我当冥婚师的那几年
第一章 配阴婚的古玩店

我叫朔瞳雪,在古玩街开了一家古玩店,名为“灵馆”,跟别的古玩店不同的是,我们店里经营的,除了平时买卖古玩,还有就是……给人配阴婚,店里大多数的东西都是用来缔结阴婚的道具。说明qi-wen.com

所谓阴婚,也被称为冥婚,即鬼与鬼,人与鬼之间的姻缘、是为死去的人找配偶。有的少男少女在定婚后,未等迎娶过门就因故双亡。老人们认为,如果不替他(她)们完婚,他(她)们的鬼魂就会作怪,使家宅不安。因此,一定要为他(她)们举行一个阴婚仪式,最后将他(她)们埋在一起,成为夫妻,并骨合葬,免得男、女两家的茔地里出现孤坟。

除此之外,男女定亲后,若婚前男子死亡,女子也要出嫁成亲,拜堂时由亡夫姐妹抱“神主牌”和新娘举行婚礼。新娘从此终身苦守空房,称上门守节、未婚守孝。有的女子不愿上门守寡,另嫁男人,但人们认为是第二次婚姻,是“断线女子”。说明qi-wen.com婚后年节要为她的所谓“前夫”祭祀亡灵。老人们出于疼爱、想念儿女的心情,认为生前没能为他(她)们择偶,死后也要为他(她)们完婚,尽到做父母的责任。

这便是,灵馆所做的生意。

“一入灵馆,与鬼结缘,以血为契,我既为你。”双目微微眯了眯。

坐在我两侧的一对男女,是今天的主角,他们在一个月前因为车祸离世。他们身边的,是双方的父母,这对男女在半年前订婚,本来是预计今天结婚的。奇闻网

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对穿着大红嫁衣的人偶,两个人偶身上身上都贴着红页,上面写着“新娘”,“新郎”的大字。在女人的手上,握着一个凝结的玲珑蝴蝶。

“双方都没有意见是吗?”我跟个媒人似的问道。那一对男女看向我,点点头。“即使以后争吵,分歧,也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再次点点头,表示不会后悔。

“好,既然如此。”牵着两人的手放在玲珑蝴蝶上,幽兰的灵气渗入,两种气息相连。来自qi-wen.com“礼成。恭喜你们。”

“这就好了吗?”双方父母忙问我。

“后续就交给你们来完成了。”我笑了笑,“回去把聘礼和假装准备好,烧给他们,把人偶一起烧掉,将燃烧剩下的灰烬跟骨灰合在一起,之后合墓就可以了。”

“好好好。”父母忙拿出红包忘我手里塞,“谢谢您了,谢谢大师啊。《我当冥婚师的那几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捏着厚厚的红包,我不做声的收下,“既是大喜,就不要愁眉苦脸的。”

“是是是,应该的。”

把人送出去,两只鬼也手牵手的对我鞠了一躬,我看着他们,有些羡慕,世间能有多少人能够生死不离,不离不弃的。“祝你们幸福。”

外面的天气真是暖和啊。我神了个懒腰。“累死了,终于结束了。来自http://www.qi-wen.com/

“老板,又有活了。”俊俏可爱的少女从里面走出来,手里捏着一个电话。

“啊?”又来,还让不让人好好休息了?

跟女孩差不多样子的少年忽然冒出来,“姐,是什么任务啊?又是配阴婚吗?”

“是啊,据说对方家的儿子英年早逝,想给他配个阴婚。”明玉点点头。

啧,我嘴角抽了抽,“这是要我们自己去给他物色结婚对象啊,这种事最麻烦了,老是一言不合就发飙。”

“嗯,是这样的。”明玉点点头。

“诶?我要去我要去,老板这次一定带我啊。你都好几次没有带上我一起去了。”明青缠了上来。

明玉倒是无所谓。“那你们去吧,我看店。有事打电话。”

“好吧。”我直起身子,站起来。“玄零,走了。”玄零可是居家旅行,出门必备的。

前脚刚走,店里就来了客人,这是一个三十岁左右带着眼睛的斯文男人,擦身而过的一瞬间,这个男人身上传出了一种,让我都感觉到颤栗的气氛。

“老板,怎么了?”见我不动了,明青也退了回来。

“刚才那个人……”我皱皱眉。

“刚刚那个人好像进了店里。”玄零也扭头看了看。又看向我,“大概是做生意的,要回去看看吗?”

“去看看。”我想也没想的直接扭头回去,但是没有进去,那个人身上的感觉让我怪怪的。不太想靠近他。

在门口就停下来了,侧了侧身,从门缝里看到里面的情况。

男人一进店,目光就定在了架子上的一对玉镯上,晶莹的玉石成色十分好,又因为是古董,所以开价特别高,从到店里为止还没人买下。

“早清的玉镯,成色不错,应该是皇宫内进贡的东西。”男人盯着镯子好一会儿,才开口。“好东西。”

明玉见到有人,立即凑过来,一脸公式化的微笑,“先生您喜欢的话,我帮您包起来。”笑脸迎客。

谁知道那人竟然挥了挥手,“不用了,东西虽好,但是却与我无缘,无缘硬求,只会招惹灾祸。”倒是挺懂的。

“看来先生也是道上的行家,”明玉笑了笑,也不介意,“那先生您随便看,有什么需要叫我。”

“不用了,我不是来买东西的,我是来卖东西的。”男人随意的挥了挥手,“我这里有个东西,想必你们老板应该后悔感兴趣。”

“我能问下是什么吗?”明玉笑容冷了几分,不过不高兴归不高兴,生意还是要做,随即又说,“是这样的,我们老板经常不在店里。”

第二章 莫名其妙的被结阴婚

喂喂,我怎么就经常不在店里了,不在店里怪我啊。

“我懂。”男人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这是东西,上面有我的名片,如果你们老板有兴趣。可以让她联系我。”

没意思,不是来送钱的,是来收钱的。“走吧。”

“啊?不看了吗?”明青不解。

“没意思,又不是来送钱的。”

“……”

殡仪馆,墓园,各个地方都看了看,可惜大白天的鬼也都不出来,只能根据他们的长相来判断了。现在我只求那位大少爷不是个弯的就行。

找了一半明玉就打电话来说有生意,我随口应了一句,挂上电话,继续找,反正是来卖东西的,又不是买东西的。这么快回去干吗?赚钱要紧。

不过我觉得明玉可能有点着急,一会儿一个电话的打过来。

算了,反正大白天的也找不到。简单的把照片拍了一下回去给那位鬼少爷看看,看他看上哪个再说吧,还是先回了店里。

一进门,明玉就放下会手头的工作,赶紧取了盒子和名片递给我。“老板,就是这个,您看看。”

我接过东西,先是看了看盒子,没有打开,随即看了看名片,皱了皱眉,“齐扬?”这名字好熟悉啊,好像在哪里见过,不对,是听过。但是在哪里却不记得了。“对方出价多少?”

“那位先生说,老板您来开价。”明玉照实回答。

“我开价?”我皱皱眉,这有点太怪异了,不仅把东西留在这里不收定金,还要我自己开价。

“老板,要怎么处理?”明玉问道。

“我看看再说。”我把盒子放在一边,又看了一遍名片,“你先去忙吧。”

“好,”明玉点点头,转身去忙了,顺手扯过了一直跟在我身边狗腿的明青。

齐扬,这个名字不算是特别的熟悉,也说不上陌生,但是在哪听过我忘记了。

又拿过那个盒子,左右看了看,没有打开,盒子在手上沉甸甸的有些难受,里面是什么?不过盒子上花纹不错,手指轻轻划过,却没想到花纹竟然这么锋利,手指被划破了一个小口子,我下意识的痛呼一声,赶紧把手指含进嘴里,刚想拿抹布把盒子擦干净,就看到盒子里忽然有什么东西把我刚才手指上的血迹吸进去了。

“卧槽。”不好的感觉似乎应验了,我赶紧把盒子打开,果然,里面安然的躺着一枚正在发热发红的戒指,上面的宝石似乎是吸了我的血,开始变得一种透质的红。十分漂亮。

天空一下子阴沉了下来, 混合着我身上的黑气,现在我再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就是傻子,我这明显被人阴了,而且缔结的还是中指的鲜血,中指连心,缔结的阴婚尤为的结实。

“明玉,明青,玄零,”我高声喊道,“关门闭客,今天早关门。”

玄零脸色有些不好,赶紧把门关了,走过来,“老板,怎么了?”

我没有理会他,直接问明玉,“明玉,送这东西的人,是什么样的?你见过吗?”

明玉想了想,“好像见过。”

别好像啊,“阴婚契约?”明青看着我手上的盒子,混合着我身上的黑气,差点没吓得坐在地上。“老板你……恭喜啊。”

恭喜你妹。想死一次是不是?我狠狠瞪了眼明青,啪的一声把盒子扣上,从口袋摸出一张符快速的将盒子封住,“先这样吧。”符不知道能不能封住契约的气息。

“老板……”玄零似乎还是有些担心。

我挥了挥手,示意没事,“我没事,放心,小鬼而已,我能应付的。”只是现在的我还不知道,这个阴婚契约的,不是一只普通的鬼。“今天都早点休息吧。”

拿着盒子和名片转身回二楼的房间,心里的沉重感似乎没有了,大概是没事了,随手把盒子扔在一边,又开始研究课题。

我是说什么时候睡着的?眼前是一片黑,眼皮有些沉重,身体也有些重,想动一下却动不了,仿佛身体被冰冻后的僵硬,我能感觉到一双冰凉的手在我身上划过,让我头皮一阵发麻。紧接着,冰凉的湿润感划过了脖颈处,留下一处湿润,微微皱起眉头,身体动不了,眼皮也睁不开,这是梦吗?不对,我很清醒,这不是梦。

那双手忽然开始脱我的衣服,冰冷的湿润感一路往下,不行,不能这样下去了,身体,快动起来啊。

我努力的动了动手,只要手动了就可以了,口袋里还有符,只要摸到符就可以了。

胸前的某点被含住,却是一阵温热,有齿间的摩擦感,一只手慢慢向下面探去,让我忍不住一阵颤栗。住手,快住手啊。

剧烈的疼痛传来,让我意识一下子清醒过来,身上的制约一下子被解开,我猛地睁开眼,坐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浑身都是冷汗,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床上,身上的衣服也换下的睡衣,那个盒子放在了我的床头,上面的符完好。

没有人?也没有灵气,是梦吗?看来是我太紧张了,我抬手擦了擦汗水,额头却被手指上的一个硬物划了一下,我下意识的把手放在眼前看,那是一枚戒指,银色的镂空花纹的指环上一枚幽兰色的戒指。

我冷汗又下来了,那不是梦,绝对不是梦。

被人暗算了,到底是谁?敢这么阴我,不想活了是不是?我伸手拿过名片,看了看上面的名字,咬了咬牙,掏出手机拨打了这个号码。

电话很快通了,没等我说什么,对方首先开口了,“朔老板,送你的礼物,收到了吗?”

果然是早有预谋的。“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朔瞳雪虽然说不上对每个人都友好对待,但是起码没得罪过人,开店做生意也是礼尚往来,连一些同行都不会得罪,怎么会无故结仇呢?

“朔老板还真是贵人多忘事的,”对方冷笑一声。

第三章 墓园的看墓人

“明温路88号,见了面,我想老板就能记起我是谁了。”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我有些莫名其妙,但是要想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只能去了,我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十一点多了,算了,这事早点解决早轻松。

快速的换好衣服,我没有惊动他们三个,反正早去早回的,这个时间古玩城街基本上都关门了,外面小雨淅淅沥沥的,我将一件披风披上,戴上帽子撑开伞,除了古玩界。

明温路88号,距离这里不算太近,这个点的公交车不能坐,那不是给人坐的,打个车吧。只是当我拦下一辆车说要去明温路88号的时候,司机很明显的颤抖了一下,从后视镜看了我一眼,脸色明显的变得惨白。

等到了地点,我才明白为什么司机师傅那个表情。

明温路88号,是墓园。

下了车司机以最强马力快速的消失在雨夜,我又确认了一下门口的门牌号,没错,就是这里了。

撑起伞慢慢往里走,天阴沉的跟要砸下来一样,雨越下越大,这种环境下,大晚上来这种地方,就算是我也忍不住开始害怕,我掏出手机,又拨了那个号码。

“喂,我到了,你在哪?”我问道。

但是那边嘟嘟了两声就挂断了。

什么情况?我一边又打了一遍,一边慢慢往前走,不管路过一个个的陵墓,上面照片上的人对我笑的有些诡异,身边不断有白影飘过,冷气不断。

“咔,咔,嚓,咔,咔,嚓。”雨夜里忽然传来一阵声音。有人?我忍不住顺着声音找了过去,却看到一个人披着黑色的雨衣在挖坑。

“谁?”真的有人,我立即警惕起来,是给我送“大礼”的那个人吗?

那人的动作似乎停了,扭头看了我一眼,透过雨幕,我看到他的脸,面部狰狞,五官扭曲的可怕。

“咔嚓——”一道闪电划过,紧接着是一道雷鸣。

闪电基本上是在我面前落下的,我只感觉眼前一闪,接着眼前一黑,直接倒了下去。

古老的钟声响了十二下,十二点了。

我悠悠的醒了过来,周围的环境陌生的有些可怕。这是哪儿?

“你醒了。”这是一阵苍老的声音,我扭头看过去。

“……”沉默三秒,然后,“啊——鬼啊!”

真的不能怪我,因为实在是太可怕了,面前的人,是个老人,整个面部灼伤的太严重,几乎融化了一样。

“姑娘,不用怕,我是人。”喑哑的声音响起。

哦,是人,是人就好了,“抱歉。”

“该说抱歉的应该是我,吓到了你。”那人从一旁拿过一个碗,“喝点水吧。”

我是想也不想,也不管那水有没有问题,接过来就喝了一口。“谢谢。”

“我是这里的守墓人。”他从我手里接过碗,自我介绍。“小姑娘,这么晚了你来这种地方做什么啊?”

我楞了一下,来干什么?“约了人。”

老人呵呵的笑了一声,“小姑娘,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赶紧回去吧,这里不安全。”

嗯,这点我承认,这里看起来真的不安全,反正我来了,他不接电话关我屁事,我要回去了。

我抬头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表,十二点刚刚过,现在回去应该不会被发现的吧。“那就不打扰了,我要回去了。”

“路上小心点。”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伞也不知道丢在哪里了,算了反正也用不上了。

不知道是因为头天晚上熬夜了还是因为淋了雨有点感冒,第二天我直接赖床了,躺床上浑身没力气。

“老板,没事吧,”能不敲门就进来还不会被我攻击的,就只有玄零了。

“没事。”我拉了拉被子,明明冬天已经过了,还是感觉到冷。

玄零端着一份早饭到了我床边,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没有发烧,大概只是感冒了?”

“嗯。”我点点头。

“吃完饭吃点药吧。”玄零伸手把我扶起来,“你昨晚上出去了?”

本来就没打算隐瞒玄零,“嗯,有点事。”

“关于这个的?”玄零拉起我的手,手指上幽蓝的戒指在白皙的手衬托下尤为的耀眼。

我赶紧抽回手,“小鬼而已,我罩得住。”

玄零微微皱起眉,“小鬼?如果是小鬼,这枚戒指现在就不会戴在你手上了。”

“是有点奇怪,只是……”我看了看手上的戒指。“昨夜我去找送戒指的那人,到了之后是一处墓园,而且我也没看到人,只有一个守墓人。”

“是古怪了点。”玄零点点头,“你没事吧?”

怎么可能没事,昨晚上老娘可是被摸遍了亲遍了啊。但是这事能说吗?能说吗?当然不能。

“没……没事。”我忙别开视线。不过……能让我一动不动的任人宰割,那鬼的实力也不容小觑了。

“这应该不是一般的鬼了。”玄零皱了皱眉,“我会帮你想想办法的。”

又打了个哈欠,随意的挥了挥手,“再说吧,既然缔结了阴婚契约,他是不能对我出手,阴间的婚姻法比人界还要严格很多啊。”

短期内我不会死就是了,但是时间久了就不一定了,毕竟留一只鬼在身边出现什么事谁都不能预料。

“按理来说,结了阴婚,应该早该现身了。”玄零捏着下巴思索,“他没出现过吗?”

我该怎么说?“大概……吧,反正我没见过他。”要是见到了我一定宰了他。“不守规矩的家伙,还是再死一次比较好。”手中的水杯出现了裂纹,温热的水从缝隙说一路流向指尖,我不管不顾的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

“你还是得小心点,”玄零把药递给我,“这个戒指不像是一般的灵媒,能拥有这样灵媒的不会是一般的大人物,要是可以,去找那边的人确认一下吧。”

我低头看了看手指上的戒指,觉得玄零说的有道理,灵媒除了是阴婚的媒介,还是鬼本身的媒介,能拥有这样的媒介,那个鬼也不会多弱。

第四章 鬼夫现身

“能感觉到他在,却看不到,也察觉不到他的气息。”这正是我担心的地方。

“呵,我有点期待了啊。”玄零笑了一下,但是他的表情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的轻松。

门敲响了三下,有人推开了门,是明玉,手里还拿着一个大盒子,“老板,有人送来了这个。”

“什么东西?”我掀开被子,走过去。“谁送来的?”

“不知道,一大早的就有人放在门口。”明玉把盒子递给我,“还没打开看,但是上面有张纸条只说是送给老板的礼物。”

又是礼物,所谓无功不受禄,这礼物肯定又不是什么好东西,扔了吧。

俗话说,好奇害死猫,而我,就是那只猫,我一个不小心,手贱的打开了盒子。

看到里面红彤彤的一片,我很想跟很多双十一买买买之后的女性一样,剁手!

里面,安安静静,工工整整的放着一件精美的嫁衣,古代那种,而且看绣工和年代似乎是价值不菲的古物。这是什么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玄零的脸有些黑了,直接把盒子拍上,“拿去烧了。”

“啊?”明玉还沉浸在美丽的嫁衣以及“我家老板终于要嫁人”的思想中。

“不用。”我把盒子拿过来,“或许,这是个引他出来的好机会呢。”

“老板你……不会真的想嫁了吧。”玄零有些惊讶。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他不是不出来嘛?呵,我看新婚之夜他出来不,只要他敢出来。呵呵……”我阴阴的笑着。

夜沉沉的,窗外是一片漆黑,我把人都赶下去休息了,房间内已经布置成婚房,我也换上了那套嫁衣,说实话,真的超级漂亮的说,有点不想脱下来了呢。不不不,冷静冷静。

屋内除了开着灯,还点着红色的蜡烛,本来因为古玩店我就被屋里装饰的古色古香的这下更像古代的婚房了。

第一次结婚,有点小紧张啊。

大红的嫁衣,无名指上幽蓝的戒指,我掐着表,十二点一到,屋内的灯一下子灭了,只剩下烛光还在跳跃,我赶紧把盖头盖上,静静的等待着。

渐渐的,房间里多了一丝灵气,渐渐开始变得强大,最后,这股灵气让我开始不安,这灵气的强大有点太恐怖了吧,难道是冥界的那几位上来了吗?可是我怎么记得那几位都结婚了?

我忍不住攥紧了衣服,冷静,一定要冷静,脚步声渐渐的进了,我有些诧异,鬼不是没有脚的吗?这难不成真的是那几位大人上来了?

我低着头,冷汗一个劲的在头顶上冒出,透过盖头,我看到一双骨骼分明的手覆在我的手上,这双手意外的很好看,白皙纤细,指骨分明的。无名指上,带着一个跟我一样的幽兰戒指。

“娘子,我终于找到你了。”这是他对我说得第一句话,声音很好听,似幽谷的清泉,却又带了一点喑哑和魅惑。

我的汗毛,早在他握住我手的那一刻,都竖起来了,全身的神经都蹦了起来,心跳的从来没有这么快过。

银光闪过,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我竟然在我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出手了,细小的短刃在半空中划开,切开了我面前的红盖头,切断了几根带着些幽兰的发。

重见光明的一瞬间,我从未有过的沉重,大口大口的喘气,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在稳定下来之后才看清了对方的样子。

大概二十多岁,最多不会超过二十五的样子,身材高挑绝对有一米八五。一头清爽帅气的幽蓝色披肩碎发,眸子里似乎燃烧着幽冥火一样,鼻梁高挺,樱色唇瓣微微抿着似乎很委屈的样子,整张脸精致的不像话,只是左眼下蔓延出来的痕迹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一身大红色的喜服。

“娘……娘子,你做什么?”这孩子看了是被吓坏了。

银色的短刃横在面前,我冷静下来之后思考了一下自己的战斗值,嗯,对付冥界那几位“大人”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其实喊他们“大人”也只是做做表面功夫而已。所以对付这小子,应该也不成问题吧。“敢暗算我,想好怎么死了吗?”

“没有啊,娘子我没有暗算你啊。”鬼才信你。

银色短刃在半空划开一朵花,直冲着他而去。见状,他忙躲避,却也不反击,见他要往外逃,我早有准备的嘴角微微勾起,“想跑,你以为我会没有准备吗?”双手掐了个法诀,食指中指并拢,指尖一点余光,微动,“捆仙索。”顿时门外窗户闪出金光,那是一道道的符纸,屋内也早就布置成了阵法,一条符纸链紧紧的锁住了他。

轻轻落地,看着被捆成蚕蛹的人,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笑,“你以为,我会给你逃走的机会吗?”

“娘子,你冷静一点。”冷汗开始往下冒了。

“闭嘴!”谁是你娘子啊。不过等一会儿这家伙就没机会说话了。“既然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就应该明白,我管着阴婚的嫁娶,在我这里,不守规矩的鬼,还是再死一次的比较好。”

“不是啊,娘子你听我解释。”他立即慌了,挣扎了一下,结果什么都没挣扎开,“我没有暗算娘子你啊,只是那个人找到我说可以帮我找到娘子,所以我就答应了。”

我一脸黑线,所以你是被坑过来的就是了,这家伙灵力这么强,智商怎么这么弱?“真的?”

“真的娘子。”他信誓旦旦的点点头。

我沉思了一下,决定好好“拷问”一下这个家伙。“名字。”

“洛冥殇。”他老老实实的回答。

这什么怪名字,跟网名似的。有点中二啊,“年龄。”

“……”他想了想,又想了想,再想了想。喂,想的也太久了吧。“忘了。大概几万年了吧,也或许是几十万年,几亿年也说不定。”

我脸色渐渐有些支持不住了,这到底是个多老的古董啊,几万年?几亿年?你到底死了多久了啊?

第五章 新婚之夜的审问

远古的人类吗?那时候猴子还没进化成人吧,你们冥界是动物园吗?交流没障碍吧。

算了,还是切入正题吧。“你说,有人找到你,说可以帮你找到我?”

“嗯嗯。”身体被捆着一动不能动,留下一个脑袋努力的点了点。

“谁?什么人找到你的?又是在什么地方找到你的?”

他看了我一眼,努力的想了想,“当然是冥界啊,至于是什么人,他不是个人,是鬼吧,不对,应该是个半人半鬼的家伙。”

难怪那个人身上的气息让我觉得讨厌,原来是出卖自己灵魂的家伙,“那个人,你了解多少?知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他摇摇头。

所以你真的就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就把自己卖了是吧。我扶额,“最后一个问题,你说找我,为什么要找我。”

他忽然不说话了,眼神黯了黯,嘴角的笑容变得苦涩,“娘子,你果然什么都忘记了啊。”

“啊?”不解。

“我,一直在找你啊,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一直在找你,只是想不到,你竟然会变成……”

“闭嘴!”我知道他后面要说什么,只是想不到,他竟然能看穿我的身份,我赶紧喝止了,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怎么可能再回忆起。“最后一个问题。”

“娘子刚刚已经是最后一个问题了。”语气有点委屈。

“我愿意你有意见啊?”白了他一眼。

“没有。”嗯,真乖。

“昨晚上夜袭我的人是不是你?”

这么一问,这家伙脸上果然开始泛红了,“对不起,娘子……本来……本来大婚前一夜,夫妻双方是忌讳见面的,但是……但是我实在是思念娘子……所以……”

“滚——!”耍流氓还耍出道理来了是吧。

大半夜的实在没空跟着二货继续扯淡了,打了个哈欠,上床睡觉,后面传来幽怨的声音。“娘子可以放开我了吗?”

“捆着,”放开,开什么玩笑,放开你接着来夜袭我吗?我决定在没跟那边的民政局申请离婚以前每天晚上都要这么捆着他睡觉。

结果让我想不到的是,他竟然就真的这么被捆了一晚上没有挣开,我原想着他实力那么强大,没有我的灵力支撑,捆仙索肯定能被他挣开,但是他竟然真的这么被捆了一晚上,直到早上我醒过来的时候,看着一个巨大的茧在我房间里放着,只露出一个幽蓝的脑袋还在昏睡着,阳光照在发上,折射出一种异样的光彩。

见状我赶紧拉了拉窗帘,不让光线照到他身上,毕竟还是鬼,照到光始终是不好的。

“唔~娘子你对我真好。”他幽幽的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对我嬉皮笑脸的。

“为什么不挣开捆仙索?没有我灵力支持,这东西对你而言就是一团废纸。”我忍不住质问道。

他眨眨眼。“不是娘子你说的吗?要捆着。”

我该说他傻还是单纯啊。“行了,既然不是你所谓我暂且饶你一次,赶紧回去,我回头会向冥界那边递交离婚申请。”

我刚说完,制符一下子散开,“咳咳,那个,最近冥界颁布了新的婚姻法,无故离婚需审核一年。”一本正经的在跟我胡说八道。

“呵,信你啊。”我管着冥婚,冥界婚姻法我能不知道。

“不信你可以问问。前几天刚刚颁布的。”一本正经的样子让我都忍不住信了。“我没有犯错,所以娘子不可以跟我离婚哦。”

“滚吧。”我一脚踹过去,被躲开了。正好门推开了,我一脚没刹住。

“啪!”被接住了。不愧是玄零啊,反应就是不错。

玄零慢慢放下我的脚,“老板你怎么了?今天要去跟上次预约的那户人家谈谈去,你这是……”玄零的话说了一半就止住了,因为他看到了房间里的另一个人。“你?”

“是你!”我房间里的某只也叫了起来。

“你们认识啊?”好奇啊好奇,玄零以前竟然跟这个二货打过交道。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怎么回事?刚刚还二兮兮的家伙,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冷傲不羁的了?双重人格?

“工作。”玄零把我的早餐端了进来。“你来这里做什么?”

“找我的妻子,”喂喂,别放冷气了。已经很冷了。

“这里没有你的妻子。”不,从名义上说,我就是。

“喂,你们谁先能回答一下我的问题。”能别无视我吗?

两个人一起看向我,亚历山大啊。“没事,以前认识而已。”玄零吐了口气回答。“老板,来吃早饭吧,今天上午约了去那家人家看看。”

我没有继续纠结两个人的关系,没有一进门打起来,看来这个叫洛冥殇的家伙也不是那么坏。“哦,你说的是昨天找结婚对象的那个。约了今天吗?”

“是啊。”玄零恢复了温润如玉的形象。“赶紧吃早饭吧,我先下去了,对了,老板提醒一句,如果这家伙是阴婚对象的话,我建议你还是收了吧,毕竟老板你的实力而言,收拾他是绝对没问题的。”

喂喂,玄零你说这话的时候很明显在放黑气啊。

“呵,怎么?自己打不过我要求助我妻子吗?她现在可是我的妻子,站在哪一边还不一定呢,”你哪来的自信,我站在玄零这边是肯定的啊。

玄零出去了,我又看向了洛冥殇,“现在要怎么处理你啊?”

听到我这么说,洛冥殇又恢复了在我面前的样子,狗腿的把碗粥递过来,“娘子我没地方去的,无故离婚是要审核一年的。所以收留一下呗。”

“你不回冥界行吗?”我有些担心了,“这大白天的,还是回去吧,真舍不得我晚上再来。”嗯,当然还是得捆着。

“没事没事,放心好了,我晒太阳没事的。对我来说白天黑夜没什么分别。”他赶紧狂点头。

“乖乖听话别给我捣乱。”算了,就当新招了个免费的伙计吧。

“是!”真的,跟个孩子似的呢。

第六章 不速之客

坐在别墅的沙发上,我把手机的照片一张张的翻着,给对面一个男子看着,这男子看起来大约二十岁左右,还很年轻啊。估计大学生吧,长得也清秀,竟然就这么死了。有点可惜啊。

小伙子还挺好说活的,起码不像其他鬼一样,一言不合就发飙,每给他看一张,都礼貌的冲我笑笑,然后抱歉的摇摇头。表示不满意。

看到最后,结果一个都没看上的,我有点委屈,“那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

“怎么了?”坐在我身边的男孩父母着急的问我。

“他好像一个都不喜欢。”我耸耸肩,却看到男孩看向了窗前的一副照片,并且起身走了过去。我也赶紧跟了过去。

他走到窗台边,一直看着放在窗台上的一个摆台,上面是这个男孩跟一个女孩的合照,我伸手拿起照片,“这个是……。”

“是鹏鹏的女朋友。”他的父母回答。

“女朋友。”我看了看照片上的女孩,然后把照片递给了男生,“你喜欢她吗?”

他点点头。我有些头疼,“可是你要知道,她是活人,活人配阴婚是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的,必须双方同意……”说到最后一句,我几乎是下意识的,瞥了眼我一直跟在我身边的洛冥殇。

双方同意个鬼啊,老娘就没同意。这是不公平的,典型的包办婚姻,我要投诉啊。

男孩点点头,表示他清楚,“她是不会同意的,就算她同意,她的父母也不会同意的。”跟一只鬼结婚,就代表要付出一辈子。

男孩张了张嘴,我听懂了他的话,他说,“我爱她。”

爱她,所以不会害她。

“我知道了。”我点点头,“我会尽量想办法的。”

“谢谢。”他这么说道。

虽然答应了男孩会想办法,但是还是头疼得要死,根本不知道该想什么办法,总不能真跑去跟人家女孩说,能不能请你给你男朋友配个阴魂,绝对会被打出来的好吗?

“娘子,你在烦恼吗?”一杯热茶到了手里,洛冥殇坐到我身边,紧贴着。

“一边玩去,烦着呢。”我随手挥了挥,另一只手却握紧了茶杯。

“其实很好解决的。”洛冥殇笑了笑,“只要那个女的也死了不就好了。”

我白了眼洛冥殇,“杀人时犯法的。我们只配阴婚,不做那些违法勾当。”

“要是娘子你实在是苦恼,我可以帮你。”忽然就贴近了,湿热的气息打在我的耳边。

“就算是鬼也不能随意杀人,你们那边不是都有法律规定的吗?”我低头继续思索。

“无所谓。”

这家伙该不会真的要去做吧。“不行,不许,你别乱来啊,行了,你别给我添乱了。”

“我哪有啊。”洛冥殇一脸的委屈。

玄零走过来,看着洛冥殇一脸的铁青色,这是怎么了?我发现自从洛冥殇来了之后,玄零似乎只要一看到他就很难保持温柔帅气的样子了。洛冥殇也是,直接从二哈变成霸道总裁。

这俩人是有仇吗?

“怎么了?”不能让他们这么下去了,这还没到夏天呢,就一个劲的放冷气,店里都没人了。

“来客人了。”玄零没有再理会洛冥殇,弯腰在我耳边轻轻说道。

“我知道了,”随手将手里还温热的茶水放到桌上,起身走出去。

玄零跟在我后面,“老板还在担心那个张鹏的事吗?”

“是啊。”我有些头疼,“他又不肯离去,又不肯找她女朋友以外的人结婚,他女朋友又没死,这简直就是个死循环啊,难不成要他等到她女朋友死的时候吗?”

玄零无奈的笑了笑,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我,“或许,有别的办法吧。”

我看了眼玄零,这家伙,该不会打算跟那只二哈一样吧,“玄零你别乱来啊。”

玄零楞了一下,忽然笑了,似乎明白了什么。“呵呵,别紧张,我不会的。”

刚进去前厅,就听到明青语气不善的说道,“龙老板,您来灵馆正常交易我们欢迎,但是惹麻烦,别说是你龙爷,就算是你们家老爷子亲自来,我们灵馆也不是好热的!”随即,一伸手劈在身边的桌子上,随着巨响,桌子四分五裂。

我的心也碎了,这个混蛋小子,看清楚再劈行不行?

冷静冷静,我深呼吸一口气,大步走过去,看都没看其他人,只是心疼的看了眼地上碎成片的桌子,微微一笑,“民国的梨木八仙桌,从你工资里扣。”

听到这话,明青脚下一软,哭丧着一张脸,刚想说什么,动了动嘴,一句话也没有,明玉偷笑一声去收拾。

“原来是龙老板啊,真是老久不见。”我径直走到一边坐下,“怎么?上次被教训的还不够吗?龙老板竟然还敢出现在我灵馆。”龙一鸣,古玩街前街的大老板,不知道是我抢了他家生意还是怎么着得罪这位大爷了,隔三差五到我店里来找找茬。

“呵,我就是来朔老板店里来看看,谁成想你们家两个小伙计就恼了。”龙一鸣笑着。

“看看?”我走到一旁坐下,“我们家店小,撑不起龙老板你这做大佛。”

龙一鸣笑了笑,没有在意,只是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金色的四方铜钱。

看到这个东西,我微微挣了睁眼,随即又闭上眼。“龙老板拿这个是要做什么?这可不能用钱来计算的,你想要什么?”

“当然是想请朔老板帮个忙。”龙一鸣说道。

“这么的大礼,我可受不起。”我换了个姿势继续躺着,“我们店,也没有什么能换这东西的,龙老板家大业大,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需要的东西,你们龙家的生意,我做不起,龙老板请回吧,明玉,明青,玄零,送客。”

听到我的话,明青明玉一左一右的走到龙一鸣身边,做了个请的姿势,语气很是强硬,“龙老板,请吧。”

龙一鸣嘿嘿一笑,反而往我这边走来,直接一屁股坐在我身边。

我当冥婚师的那几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我当冥婚师的那几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婚姻之牢:恋恋情深》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婚姻之牢:恋恋情深》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婚姻之牢:恋恋情深目录预览:第1章我把自己卖了第2章我本来就是这样的女人第3章这是你的战场第4章估计是遇到大BOSS了第5章你和她那么像第6章出卖的不止是婚姻第7章城府深沉的男人第1章我把自己卖了二十二岁那年,我亲手捅破了自己的处.女膜,然后把自己卖给了一个叫严久寂的男人。他图我的身体,我图他的钱,这是一场很公平的交易。可事情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变了味,大概是从他爷爷在他家第一次见到我开始,当晚,他就甩给我一份婚前协议,说要和我结婚。那

  • 小说《新婚旧爱》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新婚旧爱》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新婚旧爱目录预览:第1章像是要把人吃了一样第2章你的声音跟我前夫挺像的第3章离婚的时候我想自己做一回主第4章你在这个家里,连外人都算不上第5章可笑的期待第6章好老师第7章我得让自己好好活第1章像是要把人吃了一样四季酒店。我熟门熟路地乘电梯到达13层,光滑干净的电梯壁映照出我有些疲惫的面容。电梯到达后,我来到1302房前,刚把房卡插进去,门就从里边被人打开了。还没等我看清楚对方的模样,就已经被一股大力扯了进去,然后房门被砰的踢上。时间明明充裕的很

  • 小说《越娇艳的玫瑰越刺手》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越娇艳的玫瑰越刺手》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称:越娇艳的玫瑰越刺手目录预览:001老子偏让你喝002还不如跟我睡003让我睡一次,不准反悔004你只是他赚钱的工具005你到底什么时候交钱?006会所里来了贵客007地下赌场001老子偏让你喝“念念姐,三号房开包厢!”我刚坐下喝口水的工夫,就收到了小武的通知,连忙对着对讲机应了一声:“收到!”开包厢是夜场里的行话,就是找姑娘的意思。我赶紧整理了一番衣衫,站起身子走到休息室门口,对着坐在里面的姑娘振臂一呼:“我们组的姑娘,都跟我走!”听

  • 小说《豪门婚宠:厉少追爱》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豪门婚宠:厉少追爱》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豪门婚宠:厉少追爱目录预览:第1章娶一个女人第2章这个男人真欠揍第3章春宵一刻值千金?第4章逃开了第5章什么时候能相亲相爱第6章回门风波1第7章回门风波2第1章娶一个女人“哒”随着一声清脆的石子声音落下,桌上的黑白棋子已成定局。“哥,你输了。”最后放下黑子的是一只修长干净的手,声音低沉磁性,带着丝丝的得意。说话的男人正是S市三大企业集团的龙头老大,厉炎夜。此时他高大的身躯正屈于一张梨花木的凳子里,浓墨般的眸子深不可测,眼睫微垂,侧脸看

  • 小说《蜜宠甜妻:99封情书》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蜜宠甜妻:99封情书》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蜜宠甜妻:99封情书目录预览:第一章怎么是你?第二章被赶出来了第三章昏迷第四章她的实话,他的心痛第五章还是做不到不管她第六章我不会娶你的第七章有多喜欢,就有多心酸第一章怎么是你?《蜜宠甜妻:99封情书》陆擎深开车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快到凌晨了。以往回家后,除了院子里面的地灯还散发些许亮光之外,整栋别墅都是黑漆漆的,四周更是一片寂静。然而,今天晚上,破天荒,二楼他的卧室却亮着暖黄色的灯光……不用想,应该就是她了。车内的陆擎深熄了火之后

  • 小说《试婚爱妻:BOSS宠过头》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试婚爱妻:BOSS宠过头》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称:试婚爱妻:BOSS宠过头目录预览:第001章在我面前永远消失第002章自带八米光效的男人第003章不要妄想我会负责第004章我来对你负责第005章我们可以先试婚第006章我和向恒分手了第007章嫁给我,你觉得很随便?第001章在我面前永远消失凌浅沫刚从会议室出来,就收到一条短信。我从美国回来了!对于这种陌生号码发来的奇怪短信息,她一向选择无视,脑子里想的全是刚才会议上安排的工作内容。回了办公室,凌浅沫拍了拍手吸引大家注意,“十分

  • 小说《恨嫁女求婚记》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恨嫁女求婚记》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称:恨嫁女求婚记目录预览:001相亲遇到极品男1002相亲遇到极品男2003你愿意明天跟我领证吗004午夜的电话005学长顾向东006突然来到007陆小小回来001相亲遇到极品男1米佳到咖啡厅的时候已经迟到五分钟了,顾不上去洗手间重新整理妆容,直接按着短信上的提示朝那靠窗的座位过去。她不喜欢迟到,因为这显得很不礼貌,但是今天下班的时候由于有一个文件赶着交,所以在整理文件的时候多费了点时间,加上时间定的比较急,等她再从办公室出来到这已经是这个时候

  • 小说《妻子的秘密》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妻子的秘密》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妻子的秘密目录预览:第001章妻子的谎言第002章掌印第003章电话第004章监控消失第005章秦若云喝醉了第006章妻子与奥迪车第007章报表第001章妻子的谎言王宇刚把女领导送到酒店休息,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是女儿班主任。“喂?”“喂,是王宇吗?你女儿发烧了,现在正在医院没人照顾,打孩子妈妈的电话打不通。”班主任说。女儿发烧了?王宇不由有些慌乱,好好的怎么会发烧呢?出差在外将近一周,他十分想念妻子和女儿,听到女儿身体状况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