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红颜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4 7:10:03 来源:网络 [ ]

小说:红颜

Act 16:酬劳

  “聪明。来自http://www.qi-wen.com/”文嘉表情满意,点了点头,又道:“那你应该知道他为什么要找你麻烦吧?”

  沈公子默不作声,抽完一支烟,掐灭烟蒂,说:“你想要什么?”

  “痛快。”文嘉嘴角抽动,打了个榧子,高冷美女将挎包扔了过去。文嘉从中抽出一份折叠纸张丢在沈公子怀里,说:“把这个签了,你非法拘禁虐待未成年少女这件事就不会被人知道,另外,王晋那边的问题也会迎刃而解。”

  沈公子脸色狐疑,打开纸页看了两眼,脸色顿时变了,咬牙道:“文嘉,你胃口太大了。”

  “不劳费心,吃得下是我的本事,吃不下也是撑死我,不会影响你。”文嘉笑眯眯的说道。

  沈公子脸色铁青,犹豫一番,道:“最多给你百分之十的利润,文嘉,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推荐qi-wen.com

  “你好像没搞清楚状况。”文嘉吐出一股青烟,道:“我不是和你谈生意,明白吗?签不签痛快一句话,不签也无所谓,这个东西我会送到合适的人手里,你是年轻人,可能不在乎,不过你老子的乌纱帽估计悬啊,现在的人都喜欢听官二代的故事,你觉得呢?”

  沈公子不说话了,拳头紧攥,显然已是怒极,后边的邢鹏上前两步,眼神凌厉,死死盯着沈公子的动作。僵持了十多分钟,沈公子忽然一声长叹,脸色颓然,拿起那张纸看了又看,露出一抹颓唐的笑容:“我就奇怪,你是怎么设下这么个套给我钻的。”

  “奇怪吗?”文嘉挑了挑眉毛,笑道:“给你个忠告,现在网络那么发达,不要轻易用实名注册。”

  沈公子愣了一愣,旋即表情彻底崩盘,闭上眼长舒一口气,叹道:“我服了,我签。”沈公子不再犹豫,结果邢鹏递来的笔,唰唰两下签好名字递给了文嘉,道:“你满意了吧?我可以走了吗?”

  “请便,我就不送了。”文嘉歪歪头,将那张纸塞回高冷美女的包里,又把那个录影带丢给沈公子。阅读qi-wen.com

  沈公子走到门口又折返回来,盯着我看了会儿,道:“文嘉,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苏越也会栽在你手里。”文嘉面无表情,不过我身边的高冷美女身子明显僵硬了一下,我抬头看她,见她还是那副万年不化的冰山容貌。

  文嘉回头看着他,道:“明白的晚了。”

  “不晚。”沈公子冷冷笑了,又问道:“你留底带了吧。”

  “你放心,等协议生效,底带我会送到你办公室的。”文嘉摊了摊手,道:“需要我给你写保证书吗?”

  沈公子摇摇头,道:“如果你文嘉连这个都办不到,那我猜你在这里也不会混得风生水起。小说红颜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说罢狠狠瞪了我一眼,扭头离开了房间。

  ……

  文嘉慢条斯理抽完烟,起身走向我,脸上露出灿烂笑容,道:“你没让我失望。”

  我裹着床单坐起身,怨愤满满,毫不示弱:“我对你失望透顶。”

  “哈哈哈。”文嘉乐的花枝招展,笑了半晌,从高冷美女包里取出一张银行卡丢给我:“好了,咱俩之间的账一笔勾销,密码是六个一。”

  我等着她那毫无歉疚的脸看了半晌,高冷美女接过卡,塞进我手里,叹了口气,起身和邢鹏离开了房间。

  文嘉看了眼地上被剪成碎片的衣服,撇撇嘴,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沓钱,随便点了几张丢在床上,道:“待会让你那小妹儿去给你买身衣服,晚上你们就住这里吧,明天中午拿房卡去退房。来自http://www.qi-wen.com/”顿了顿又道:“哦,想吃什么喝什么,叫酒店服务,不用给我省钱。”

  “我朋友人呢?”我这才想起王媛,刚才她并没有出现。

  “你小妹儿可你比放得开,人家正在隔壁享受呢吧。”文嘉朝对面努努嘴,脸上依然是那幅欠揍的神情,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拍脑门儿,道:“差点忘了。”说着从包里拿出了我的手机递给我,挤挤眼,道:“有个叫徐大宝贝的人给你打电话了。”

  我看到手机一愣,暗道果然是文嘉动的手脚,我都想不起来手机是怎么被她拿走的,听到徐扬打来过电话,更是颤了一颤,急忙解锁去看通话记录……并不是未接,显示通话时间五分钟。

  “你接了电话?”我急问道。网站qi-wen.com

  “接了。”文嘉一脸的理所应当,道:“来电话干嘛不接。”

  “你说什么了?”

  “说你在忙。”文嘉笑了笑,道:“放心,没说你在干什么,只是问了问你小男友的情况,他让我转告你……什么来着,忘了,你自己打回去问吧。”说罢拎着坤包,扭着腰身,款款离开了房间。

  我打开窗户往下楼下,亲眼看着文嘉的宝马车驶离饭店,这才彻底放下心来,整个人瘫倒在床上,感觉身体都被掏空了。回想着最近经历的这些事,简直欲哭无泪,好端端的,我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挂钟指向凌晨两点,我却没有一丝困意,打起精神,将凝结在身上的蜡泪剥掉,去浴室洗了个澡。我才想起那个沈公子进入的时候都没有戴套,当时神智混乱,文嘉她们出现的又很突然,我都不知道他有没有弄在里面。现在正是危险期,这要是有个万一,我真的可以去死了。

  用花洒冲了好久,身体上的疼痛消退许多,只是鞭打的印记一时半会儿还下不去,衣服都没法穿了,只好披着浴巾坐回床上,盯着银行卡和散落的现金发呆。出神了一会儿,数了数现金,一千块,看着文嘉是随手扔出来的,数额倒是正好。拿起手机登陆了银行客户端,输入卡号密码,点击查询余额……我惊呆了。

  “个十百千万十万……”

  天呐,整整十万?!

  我从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蓦然觉得有些烫手,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这么多钱!我一学期所有花费多的时候还不到两万,文嘉一下就给了十万?这对于一个高二学生意味着什么?我有些不敢相信,猜测文嘉会不会拿错卡了,但转念一想也不对,她不可能每张卡的密码都是六个一吧?

  怀着忐忑与不安的心情,我又给文嘉打了个电话,那边接的很快,声音轻佻,风声阵阵,明显正在开车。

  “怎么?这么快就想我了?”文嘉调笑道。

  我自动略过的她的话,犹疑问道:“你给我那张卡……”

  “怎么?密码不对吗?”

  “对的…就是……”我斟酌了半天措辞,临了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十万,不对吗?”文嘉有些奇怪。

  我怔了怔,看来文嘉是知道卡里有多少钱的,一时又忘了该说什么,踌躇半天没说出一句囫囵话。

  电话那头的文嘉似乎猜出了我心中所想,问道:“怎么?觉得很多?”

  “嗯。”我实话实说。

  文嘉笑了,笑声在电话里显得有些失真,道:“所以,你觉得自己连十万块都不值?”

  “……”

  我举着电话,哑口无言,文嘉的笑声越听越像嘲笑,再没说什么,当即挂断了电话。当时的我并不知道,挂断电话后,开车的文嘉居然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同时,一颗叫做“我应得的”种子悄然落地,在我心底暗暗发芽。

  一直到后半夜,将近四点多钟,王媛才回到了我这边。我一直没睡,给她打了电话,没人接,又担心又烦恼,直到她给我回了电话。电话里,王媛喘着粗气,怯生生的问我什么事,我问她在哪,她说还在饭店,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她说很快。我听出她语气十分急促,好像在着急躲避什么一样,正要询问,忽然听到王媛尖叫一声,明显是一直在压抑,却没能忍住。听到话筒里隐约的男人笑声,我顿时恍然大悟,尼玛……就不能做完再给我打电话吗?

  对面男人明显是故意的,我还听见王媛小声说让他轻点儿。我听不下去了,交代她早点回来便挂了电话,一想到王媛此刻正在某个男人身下承欢,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又气文嘉又气王媛,她也够可以的,第一次跟我出来,就敢跟人上床。

  四点多,王媛回来了,衣衫不整,脸色潮红,见我脸色难看,有点不好意思,怯怯问我是不是生气了。我想想自己的遭遇,也实在没资格说她,于是敷衍了一句,说太晚了,有点担心她。王媛见我没有生气,表情轻松了许多,站在床边犹豫了一下,从包里掏出一沓子钱递给我。

  我愣住了,文嘉给我钱也就算了,王媛给我钱算怎么回事?

  王媛表情讪讪,低声道:“王哥给我的……我想着……应该给你……”

  “王哥?”我蹙眉想了想,愕然问她:“就是饭桌上那个男的?”

  王媛脸一红,点了点头。

  我顿时涌上一阵恶心,那男的起码有三十了,居然真的对王媛下手?是不是人啊!我问王媛是不是有人强迫她,王媛红着脸摇了摇头,说:“没强迫,我寻思第一次跟棋姐出来,不给人家面子怕不好……”

  “……”我彻底哑巴了,这都什么脑回路?你一个十五六的姑娘跟三十多的男人上床,你怕落我的面子?张了张嘴,难听的话还是没能说出来,不管王媛是为了钱还是为了我,总之跟我脱不开干系,再说我自己就差点被沈公子玩儿残,又怎么去说王媛呢。王媛也算是不错了,起码还把钱拿了出来,其实她就算自己揣走,我也不会知道。

  “给你的你就拿着吧。”我这会儿也算是奔小康了,手里突然多了十万零一千块,对王媛的钱还真没看在眼里,再者,说句难听的,那是王媛在床上挣来的,给我算怎么一回事。

  王媛还不好意思全拿,当着我的面点了点,说:“是两千,棋姐你看着给我几百就行……”

  “让你拿你就拿。”我有点不耐烦了,这特么卖身的钱,你跟我客气什么?

  王媛被我的态度吓到了,可怜巴巴站在那儿,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泫然欲泣的样子,实在让人心疼。我心软了,起身抱了抱她,轻声说:“钱拿着,这是你应得的,不用给我。去洗洗澡吧,很晚了。”

红颜》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红颜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九阳绝神12章

    原标题:九阳绝神12章小说书名:九阳绝神第12章瞬剑术“怎么办?”秦轲手足无措。在这种时候,他的数百年经验,完全没有半点帮助。人王剑和昆皇木,这都是传说中的东西,根本就没有人见识过,更别说把这两种东西放在一起,会出现什么变化!没有人能够预料得到!秦轲只能全神贯注,时刻关注着命宫里的变化!实在不行,他就要强行隔离人王剑,保住昆皇木!毕竟,昆皇木是秦轲的命根!不仅关系着秦轲的修炼资质,更有着无限的成长空间,比人王剑更加宝贝!就在秦轲坎坷不安的时候,人王剑似乎终于吃饱了!不再从昆皇木上吸收能量!昆皇木

  • 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12章

    原标题: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12章小说名字: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第12章男人太聪明不是好事“我看未必,丁凡就是看上我了,只能说陆先生还真是失败。”话落,冷绝才松开手,打开门,送客之意尽显。一时间,被冷绝的语气镇住了,那话让人从心底里感到畏惧,陆南博缓过劲儿来,也知不是冷绝对手,却不甘心,从钱夹里拿出一张支票,“这里是十万,离开丁凡,否则……”“哎呦,陆先生出手真大方,钱呢,我帮小凡收着了,你慢走!”冷绝收了气势,刚才也是一时没忍住,伸出手直接收了支票,说出的话,却能气死人。“该走的是你!”陆

  • 萌宝来袭:买个爹地9块912章

    原标题:萌宝来袭:买个爹地9块912章小说书名:萌宝来袭:买个爹地9块9第12章绝对是不怀好意看着沐小宝稚嫩的五官,虽然并不够立体,但是依稀能够看出和自己的相似之处。再看看这个孩子的年龄,墨清良实在是想不出来沐小小在消失之后还做了什么事情,才会让这个孩子和自己长的那么相似。于是乎,一个在墨清良心底压根是件不可能的事情在墨清良的心中悄悄酝酿开来。深邃的眸子从沐小宝的身上挪开,墨清良再一次看向了沐小小。此时的她正背对着墨清良蹲着,死死的抱住沐小宝,一张樱桃小嘴里面还在不停的念叨着:“看不见我,看不见

  • 弃妃逍遥:带着包子去种田12章

    原标题:弃妃逍遥:带着包子去种田12章小说:弃妃逍遥:带着包子去种田第12章就是喜欢数钱中年汉子一脸得意地说道,仿佛能为那几位贵客出门买菜也是件十分荣耀的事情。孙瑾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卖菜挣钱换米粮,所以即便觉得中年汉子在说废话,她也没有出声打断,由着他叽里呱啦一番炫耀。终于这个中年汉子意识到自己说的有点多了,这才咽了咽唾沫,回归正题道:“看在你家白菜长得不错又够新鲜的份上,本老爷就出两文钱一斤,你这一车白菜本老爷都要了!”“好嘞!”随着他豪气地声音一落地,孙瑾连忙应声道:“王二哥,咱们赶紧的把白

  • 极品少爷12章

    原标题:极品少爷12章小说名称:极品少爷第12章蛇精病真多看这家伙没脸没皮的跟上来,关键是他现在还穿着一身湿衣服,实在影响市容。乔紫若无奈,只得跟他先去了一处高档男装区。李小杰本着男人不狠,何以站稳的心态。买衣服不挑好的,专挑贵的。好家伙,一条内裤都要几千Money,不过李小杰不在乎,因为大款老婆在后面跟着呢,给谁省啊。买完衣服,李小杰提着装湿衣服的袋子,抱着侄女冰冰。乔紫若不用提醒,自动去付钱。李小杰凑上去看了眼,差不多两万块。那收钱的小MM看他抱个小女孩凑上去,从柜子里摸出一袋大白兔奶糖递给

  • 大婚晚成:老婆离婚无效12章

    原标题:大婚晚成:老婆离婚无效12章小说名:大婚晚成:老婆离婚无效第一卷女王要离婚第12章斩断她的退路“是啊,你还没有解放,我就没有好日子过!”闭上眼,靠在副驾驶座上,沈落梦忍不住的双手抱住自己。她觉得,浑身都在发凉。只是,她却并没有想到,顾云城,会将她的退路斩断的那样的彻底。车子开到了顾云城在W城堪称天价楼盘的卢浮城,这里,沈落梦也有一套房子,因为以前知道顾云城在这里买了房产,所以她也在这里订购了一套。但是却只住过几次,没有想到顾云城居然在这里住。拽着沈落梦进了电梯,看着电梯上一层一层攀升的数

  • 女总裁的特种军医12章

    原标题:女总裁的特种军医12章小说名称:女总裁的特种军医第一卷重回都市第12章他可是我的男朋友,不准抢钟犸微微转过头去,不敢再看。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妖精!回过头来一想,钟犸赫然发现,他依然没有记住这个女人的相貌。单单只是她的成熟气质,她的美艳味道,她的惊人身材,就已经深深的震撼住了他,让他不及其余。留着这样一个核弹级的美女在自己身边,钟犸有些摸不清胡小蝶是打的什么主意。钟犸感觉观察“音姐”的这段时间似乎很长,其实这不过是他超高感知附带的好处,实际时间才只不过度过了一瞬。胡小蝶开玩笑的声音才落,

  • 牛气冲天12章

    原标题:牛气冲天12章小说名字:牛气冲天第12章偶遇万悠悠如今的秦岳开辟了六条武脉,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武力,所以已经可以驱使九牛玄天鼎炼制一些自成丹药了。虽然能够炼制的丹药品级不会太高,但丹药这东西,在风扬城这样的小地方还是极为稀有的,一颗适得其用的丹药在身,往往可以起到很大的效用。正因如此,秦岳来到城中交易市场后,一番转悠后,倒是收罗了不少可以炼制丹药的药材。只不过,能够增强神念之力的药材,却是一株也没有发现,倒是让他有些失望。忽然,原本已经失去信心的秦岳,目光猛然一震,在他前方不远处,一个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