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王爷欠调教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4 6:55:39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王爷欠调教

第16章 破例加班

  "你,你没事吧……"白郗彤上去想拽一下他的衣袖,却被他躲开。奇闻网

  顾凌萧冷着脸,像是没听到她说话一般,死死的盯着破碎掉的相框。

  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拥搂、亲吻,呵,他的夫人可真给他长脸。

  "你先理我一下,听我解释!"白郗彤有些慌,一把拽住他的手腕。

  他立刻触电般一甩,转过头盯着白郗彤,眼神恐怖之极。

  对上他的双眸,白郗彤想好的说辞瞬间被冻在了嗓子里。

  "这是何人?”顾凌萧紧紧盯着她,一字一顿问道。

  "他……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奇闻网"白郗彤将眼神撇开,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可心头却已经乱成丝麻。

  "你是把本王当傻子吗?"顾凌萧双眸如火,猛力将白郗彤拽到自己身上,迫使她抬头看着他的眼睛。“你母亲到你的住处,一番问题刁难,本王熬夜为你解决,可你呢,你是不是将我当作你的棋子,利用完就随便丢弃?”

  "我没有,你能不能先别发疯!"白郗彤奋力挣扎,却被他狠狠压在墙角。

  "我脑袋现在清晰的很,他到底是谁?"顾凌萧加重力道,双目猩红,几乎快要吼出来。

  "他是我爱的人!"白郗彤控制不住,大声叫出来。

  顿时,空气安静了,安静的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

  顾凌萧盯着她,眼底有一瞬的停滞。小说王爷欠调教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

  "你爱他?"良久之后,他才听到自己沙哑的嗓音。

  "我……"白郗彤一顿,撇过视线。"这和你没关系。"

  “没关系?”顾凌萧轻呵一声,眼底有些苦涩。“呵,好一个没关系,既然如此,本王也不便再缠你,打碎你的信物,是本王的冒失,抱歉。”他说完,突然松开她,转身向门外走去。

  白郗彤莫名一慌:"喂!你去哪儿啊?"

  "去我该去的地方。小说王爷欠调教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顾凌萧脚步一顿,冷冷说完,不等白郗彤开口,门板“砰”的一声被关上了。

  白郗彤的心微颤了一下,有些慌乱,不过他的身边有保镖跟着,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

  白郗彤默默呢喃,转身看到一地的碎玻璃渣,心里更堵了。她深吸一口气,蹲下身,将碎玻璃一片片捡起来。

  不知不觉,一整天在她呆呆愣愣的状态下过去了。

  外面的天早已经黑透了,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雨滴拍在玻璃上,淅淅沥沥的响起。

  夏天的雨总是来的很突然,而且悄无声息,白郗彤没带雨伞,到停车场有一段距离也是露天的,她干脆又坐回电脑前,等外面雨停。

  无聊至极,她开始随便翻那些无聊的新闻。说明qi-wen.com

  网页一直往下滚动,一条突然插入的新闻标题弹出来。

  "司机酒驾,货车撞倒古装演员,至今生死不明。"地址是在自己别墅附近的华通路。

  货车高,重量沉,从图片上看不出有什么大损伤,倒是现场的鲜血流了一大片,看上去触目惊心。

  "倒霉蛋。"白郗彤心中默默替受害者祈祷一番,继续往下翻。

  正暗自腹诽,手机就响了,刚接起,对面就传来了岳珊的声音。奇闻网

  "小姐,外面下雨,今晚你在哪过夜,需不需要我去送伞?"

  "不用了,我等晚些回别墅,你照顾好那个萧王爷就成了。"白郗彤说着,往椅子里一缩,打了个哈欠。

  电话另一端的岳珊迟疑了一下,又道:

  "小姐,萧先生从早上离开后,就没回来过......"

  "什么?没回去?"白郗彤直起身子,有些心堵。

  “是,阿靖被甩开了,我刚刚发现,萧先生之前的那身古装也不见了,床头留下许多碎银......”

  "古装......"白郗彤默念一声,突然看到电脑上的那条醒目标题。

  “货车撞倒古装演员......”古装演员,古装!

  白郗彤猛然站起身,一股不好的预感直涌心头,她紧紧盯住那个照片,手控制不住的颤抖。

  “岳珊,华通路车祸的患者在哪个医院,赶紧给我查!”说完,白郗彤摔上电脑就往出跑。

  "该死,最好不要是那个死王爷!"白郗彤低骂了一声,加快步子,从公司后门出去。

  外面的雨势不减反增,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奋不顾身的冲进大雨里。

王爷欠调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王爷欠调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至尊透视7章(第7章 薛威)

    原标题:至尊透视7章(第7章薛威)书名:至尊透视第7章薛威一个小时后,两人吃的差不多,桌子上的地瓜山药被何小天一扫而空,这可都是花钱买的,绝对不可以浪费!梅明雨笑呵呵的看着何小天道:“走吧,今天是个很愉快的交易,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那就麻烦梅总了。”何小天应了一声,付完钱后心里还犯着嘀咕,这一顿饭差不多干掉了他五万块,那个拉菲也太贵了一些,这纸醉金迷的生活是不是太奢侈了一些,其实他不知道天涯阁楼已经打了折扣,不然得花掉他十多万。甩了甩脑袋,何小天跟着梅明雨出了清新阁,附近的某个雅间里传出

  • 萌妻出逃:老公大人让一让7章(第7章 他至于生气吗)

    原标题:萌妻出逃:老公大人让一让7章(第7章他至于生气吗)书名:萌妻出逃:老公大人让一让第7章他至于生气吗“叩叩叩。”房门突然被敲响,杜雨浓简直就跟见了鬼似的,一阵心惊胆战,“谁……啊?”“杜小姐,太太让您下楼吃饭。”“好的,我知道了。”也是这会儿,杜雨浓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肚子饿了。赶紧过去开了门,“那个……”佣人本来准备走的,就看到杜雨浓从里面出来,“杜小姐。”“那个,我身体有点儿没力气,可不可以跟奶奶说一下,把饭端到我房间里来啊。”杜雨浓装出一副虚弱的样子。“我去问问太太。”“谢谢了。”程华听

  • 妈咪9块9:高冷爹地求带走7章(第7章 一白遮百丑)

    原标题:妈咪9块9:高冷爹地求带走7章(第7章一白遮百丑)小说:妈咪9块9:高冷爹地求带走第7章一白遮百丑“我只是想知道你叫什么。”夏青黎摊摊手,看着小小的脸蛋上疑惑的表情,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怪蜀黍。”季安阳将车钥匙放在吧台上,两只手撑在高脚凳上,身体轻轻往上一蹦,同时快速的转身,屁股稳稳的坐在了凳子上。他冷着一张小脸,嫌弃似的看了一眼果汁,“我要一杯牛奶。”被小家伙快准稳的动作惊到了的夏青黎,好一会儿才找回了自己的下巴。他缩了缩鼻子,一脸傲娇的从冰箱里拿出一杯刚刚放进去的牛

  • 帝少的重生毒妻7章(第7章 嫁人,开玩笑吗)

    原标题:帝少的重生毒妻7章(第7章嫁人,开玩笑吗)小说:帝少的重生毒妻第7章嫁人,开玩笑吗“你!”简淑念眼睛瞪大老大,看着简若兮。没有想到这个懦弱无能的妹妹,竟然敢这样!简若兮看着动怒的简淑念,也不以为意。自己现在这幅身子打不过男人,但是想要应付简淑念这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还不是问题。“姐姐,你可要想清楚了再动手哟!”简若兮笑道。简淑念抬起的巴掌,僵在半空中。打也不是,收回来也不是。正在这是,一个佣人走了过来,中年妇女的模样。低声的看着对简淑念道:“大小姐,您不是说明日有重要的应酬吗,现

  • 逆天狂妃:邪王宠妻无度7章(第一卷 异世风云第7章 打上门来)

    原标题:逆天狂妃:邪王宠妻无度7章(第一卷异世风云第7章打上门来)小说名:逆天狂妃:邪王宠妻无度第一卷异世风云第7章打上门来叶天齐有两子,但也有些走极端。一个是天资卓绝的紫衣侯,一个却是个混吃等死的二世主,后者也就是叶风华的大伯叶明。不过到了这一辈,情况却是来了个翻天覆地的戏剧性变化,更是让叶明得意不已,现在自己的女儿叶青霜是闻名王都的小天才,二十岁便已是黄阶灵师。而叶风华,却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我在和你说话,你聋了吗?”叶青霜见对面的人不搭理自己,顿时火冒三丈。叶风华丢掉手中的锦布,依旧不予

  • 萌宝坑爹:首席,复婚无效7章(第7章 父子聊聊)

    原标题:萌宝坑爹:首席,复婚无效7章(第7章父子聊聊)小说名字:萌宝坑爹:首席,复婚无效第7章父子聊聊“我们,聊聊?”席斐安排好去医院的事情之后,想了又想,最终还是走进了自己儿子的房间。“嗯。”小人儿只是抬了下头,就继续盯着自己的电脑,玩他的游戏了。这是他最新开发出来的游戏,他要弄妥了,然后卖掉,再然后,当然就是给他妈咪买好多漂亮的衣服,好多好吃的东西。他家老子暂时还是个不靠谱的,他可不敢指望这个老子能替妈咪担当什么。没错,子程小爷就是这么牛的。席斐顺着自己儿子专注的目光也注视着电脑,他虽然主攻

  • 神帝绝宠:逆天凰妃7章(第7章 幻境梦境)

    原标题:神帝绝宠:逆天凰妃7章(第7章幻境梦境)小说名:神帝绝宠:逆天凰妃第7章幻境梦境谢绾歌再睁眼时,身处一座院落之中,小院清幽,是她最熟悉的地方,她的家。占卜室中突然传出一声轻响,明知是幻境,谢绾歌还是忍不住想要过去一探究竟。占卜室还是曾经她最熟悉的装饰,玄天镜前面站着个小姑娘,正偷偷用玄天镜观看外面的世界。面容俏丽,正是谢绾歌幼年时的样子。谢绾歌轻轻依着门框,注视着曾经的自己。“咳!”身后一声厉咳,正在津津有味地观看玄天镜的“小谢绾歌”被吓了一跳。只见“小谢绾歌”调整呼吸转过身,露出一个十

  • 掠爱成婚:全球缉捕小萌妻7章(第7章 喵星人引发的悲剧)

    原标题:掠爱成婚:全球缉捕小萌妻7章(第7章喵星人引发的悲剧)小说名称:掠爱成婚:全球缉捕小萌妻第7章喵星人引发的悲剧果然从霍三少手里顺利逃脱之后江小果的好运也随之而来,顺利的潜回去拿到存款跟团子胜利会师。阔别半日,非常想念。江小果蹲下,带着一脸诱拐儿童的笑把团子抱起来。热情洋溢的开口:“团子,你今天有没有拉屎?被你吞掉的可是霍三少的钻戒,关键时刻可以保命的。”不知道是不是江小果的错觉,团子女王翻了个白眼,显得特别鄙视她。“好啦,咱们先逃走再说,这儿太危险了。”江小果一边说一边把团子塞进运动服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