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全集]《引灵人》全文免费阅读浅浅

2017/11/13 11:41:3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引灵人

作者:浅浅

第七章 真正的死因

赵毅凯一愣,张长了手臂就要去接,沈长洛顺势在他的后背狠狠一击,手上不知何时抽出了一副手铐,将他双手牢牢地锁在了一起。奇闻网

“你要干什么?!”冷不防之间,赵毅凯已经被他压倒在了地上,他心里一凉,愤怒地说道。

“原本还想借此跟你做个交易,但现下看来是不成了。死的人已经死了,就不应该干涉活人的事情,但就此放了你也未免太过便宜,有什么话,你就留给警察说吧!”沈长洛的声音一顿,抬头看向前方,“你也跟我走吧!”

后面那一句,他望着的却是前面虚无的人,我知道,那是对曲婉婉说的。

在曲婉婉坠楼事件两个月后,真相终于浮上了水面,赵毅凯以涉嫌谋杀的罪名被警方逮捕,一时之间,全校哗然。

就在当天,周开明跟校方递了辞呈。

我趴在走廊上,看着空荡荡的通道,仿佛看到周开明拖着行李,一步一步地离开。

我不知道这样的结果是好还是坏,但我知道,这并不是曲婉婉最开始的期许。原文qi-wen.com

而从那一天后,我再也没有看到曲婉婉,我知道是沈长洛把她带走了,去的那个地方,再也没有这个世界的纷纷扰扰。

天色已经晚了,学校里很多同学都已经离开,我慢腾腾地开始收拾东西,往楼梯口走去。

“嘭”的一声巨响,从走廊的另一头突然传来。

我一愣,随即转过头去,空荡荡的走廊,除了我的身影,谁也没有。

现在天色还早,或许是因为这个,我咬了咬嘴唇,朝走廊的另一边走去。

在那里,是一个女厕所,我曾经进去过几次,里面很干净,什么都没有。

不是鬼?难道是人吗?

我慢慢靠近,离那地方近了,可以听到里面又传来了几声闷响,以及卡擦卡擦拍照的声音。来自http://www.qi-wen.com/

我立即想起之前在学校的论坛上面看到的有关校园暴力的事情,当时,一群女生将另一个女生打成了轻度脑震荡,那女生的家长将这件事情曝光在了网上,掀起了一番大波浪,然而,不知道打人的女生有什么样的背景,这件事情很快就被学校喊停,我甚至连大人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他们觉察到了我的到来,里面突然安静了下来。

我的心里琢磨不定,就在我终于下定决心想要上前敲门的时候,一声破碎的尖叫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听的出来,那是被人死死地捂住了嘴巴,之后,更是令人害怕的静谧。

我一步上前,开始拍门,“谁在里面?发生什么事情了?开门!”

没有人回答,更没有人开门,我后退了几步,深吸几口气之后,缓缓地将身子,趴在了地上。

学校厕所的门下面都有十厘米的空位,我透过那空位可以看到,里面有好几双穿着一样运动鞋的脚,她们靠在一起,动也不动,再往里面一点,是几块破碎的布料,可以辨认出是和我身上一样的校服,而在最里面的地方,是一个人躺在那里,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碎不堪,脖子上和腰上都是伤口和淤青,在她的额头上,是一大块的伤口,鲜血从里面不停地涌出来,她的眼睛睁得很大,脸色苍白,好像...死了。

接触到这个信息的时候,我还来不及震惊,另一双眼睛,却隔着厕所的那一道门,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奇闻网

那双眼睛瞪得很大,里面有淡淡的血丝,一丝惊恐,更多的是决绝。

随即,厕所的门被人猛地打开。

我还来不及看到那个人的模样,转身就跑。

看到真相的我她们当然不会放过,尽管可能她们一开始的意愿不是杀人,可是我刚刚看到的那个人的模样,事情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那么,她们还会做出什么事情,谁会知道?!

我疯狂地跑着,那些人就跟在我的身后,那冷冽的目光让我的心里她们挑的这个地方是学校监控的死角,根本不会有人看到。

以前的时候,我总以为,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会比鬼魂更加可怕,而现在,我终于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是人心。

欲望和贪念会把他们,变成比鬼魂更加可怕的东西。

我跑进教室里面,将门窗全部反锁起来,躲在讲台的下面,开始用颤抖地手指给沈长洛打电话。推荐http://www.qi-wen.com/

很奇怪,那个时候我想到的,只有他。

“喂?”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不耐烦,我却来不及理会,“沈...沈长洛,杀...杀人了!快..救我!”

说到最后我都快哭了出来,口齿不清思维凌乱,沈长洛在那边似乎一顿,然后问道,“你在哪?”

“学...学校。”

“待着别动,电话别挂,我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的话我莫名地感到一阵安心,然而,这份安心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我听到了疯狂地撞门的声音。

她们已经发现我了!

我躲在讲台下面,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双手抱着我的身体,闭着眼睛开始祈祷,“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她们毕竟还是学生,不会丧心病狂到杀人灭口的,不会的,不会的...”

“嘭!”的一个声音,那门终于被撞开,随即进来的,是一阵脚步声。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里面。奇闻网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只不过这个黑锅,总得有人来背,你说对不对?”

她的声音轻柔尖利,却提醒了我另一件事情,如果她们联合起来,将我指成凶手,以她们之前在学校一手遮天的势力,并无可能。

我还来不及想太多,头发被人狠狠一拽,我的整个人已经被她们拖了出来。

同样是女生,她们的身形却高大我许多,力气也是大的吓人,抓着我的头发时,是让我龇牙咧嘴的痛。

为首的那一个,她穿着高年级的校服,长发被染成黄色,脸颊上是一层厚厚的妆,指甲上面涂满颜色鲜艳的指甲油。

她的脸缓缓靠近过来,“你刚刚,都看到了什么?”

我要是说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她肯定不信,于是我只能吞了一下口水,用颤抖地声音回答,“你...你们叫救护车了吗?”

似乎没有预料到我的这个答案,她显然一愣,随即一个巴掌便砸了下来。

第八章 直面暴力

她的力气很大,巴掌落在我的脸上的时候顿时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我的泪水差点夺眶而出,然而我知道,哭泣只会让对方更加气愤,于是我强忍住,抬起头,“到此为止吧!”

话刚刚说完,又一个耳光砸了下来,我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却久久不见那耳光落下。

我猛地睁开眼睛,白色的衬衫,利落的短发,他修长的手正紧紧地抓着那女生的手臂,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我觉得沈长洛帅的一塌糊涂。

“我已经打电话给120,老师我也已经通知了,你确定你还要继续吗?”沈长洛的话说的很快,话音落下的时候,那女生咬牙切齿地目光从他身上掠了过去,“你们等着!”

她们很快就消失在了教室里,我双脚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沈长洛在我身边蹲了下来,深邃的眼睛看着我,“怎么,吓傻了?”

我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结果刚开了口,眼泪就直接掉了下来。

我的头发被人抓的一团乱,脸颊上面火辣辣的,必定有清晰的掌印,我知道我此刻一定很丑,哭起来更丑,可是,我没有办法控制。

沈长洛一直沉默着蹲在我的身边,不安慰,也不打断,等到我哭够了,终于有点觉悟地递了一块手帕给我。

我泪眼朦胧地看着他,“那女生是不是真的死了?”

“没死,刚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还有呼吸。”

“你说她们之间能有什么大仇恨?这回没死,下回谁知道?”

沈长洛轻笑了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是啊,谁知道呢。”

第二天,我才知道,打人的那个女生,是高年级的姜雯同学,她的父亲是学校的副校,那件事情,很快就被掩盖成,那女同学自己不小心摔倒弄伤的。

而我知道,姜雯上一次报复不成,下一次她的对象,很可能就是我了。

在网络的催化剂下,校园暴力已经成了让许多人都闻之变色的事情,然而,当人们越要去抵抗和抑制的时候,却发现这一种现象,已经像流行病一样,在你不知道的角落,在你无法反抗的地方,疯狂生长着。

在一次放学的路上,姜雯终于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她的头发已经变成了酒红色,被扎成无数条小辫子缠在头上,脸上是浓厚的烟熏妆,身上的校服与她的打扮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我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后背却被人猛地一推,我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几声嗤笑声传来,我不由皱起了眉头,抬起头来,正好对上姜雯的眼睛,“你好啊,我们又见面了。”

“上一次我的情绪激动了一点,不好意思埃”

她的脸上笑嘻嘻的,完全没有像她嘴里说的有一丝不好意思的样子,我抿了抿嘴唇,说道,“你有事吗?没事的话我要先走了。”

她们当然不会让我走,我的脚步还没来得及跨出去,就被拦了下来,姜雯看着我,“怎么能没有事呢?来,姐姐带你看一样东西。”

话说完,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姜雯已经转身就走,我被推搡着跟着她的脚步,往巷子的更深处走去。

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那拥挤的巷子已经铺天盖地而来的黑暗让我不由打了一个寒颤,终于,我忍不住,“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急什么呀,很快就到了。”姜雯的声音从前方传来,随即,顿住了脚步。

我抬头看去,那是一座很旧的房子,砖瓦基本都已经脱落,墙上斑驳了一大片的青苔,那虚掩着的房门形同虚设,姜雯只轻轻推了一下,那门“吱呀”了一声,缓缓地开了一大半。

里面一片黑暗,从窗口透出的是外面天空临黑之前的湛蓝,我只觉得心头一跳,随即再也不敢往前半步,声音已经接近颤抖,“这是哪里?你们究竟要干什么?”

“这是我奶奶的屋子,很多年前啊,我奶奶就是被一个小偷捅死在这里,藏在衣柜里面,半个月后我们才发现,尸体啊,都已经烂了!”

姜雯回过头来,对着我们开始阴测测的笑,我明显可以感到,那抓着我的手都松开了些许,显然她们也是被吓到了。

“后来啊,我和我爸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我就会听到奶奶叫我的声音,她告诉我,她好饿,好冷,好想抱抱我...”

姜雯的话还没说完,身边便传来了一声尖叫,是她的某个跟班,此时已经吓得蹲坐在了地上,“姜雯姐,你不要说了!”

“瞧你们那点出息!”姜雯啐了一下,朝抓着我的那两个人使了个眼色,尽管我多不愿意,还是被她们推了进去。

房间里的一盏昏黄色的小灯被姜雯打开,在空旷陈旧的房子里面更显诡异,我是看都不敢看,问姜雯,“你...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也没什么,之前不是有个帅哥救过你吗?你这小丫头,脸长得不怎么样,魅力倒是挺大的嘛,我已经给他发了消息,他多久不来,我就关你多久!”

我还没来得及理会她是什么意思,身边的几个人已经迅速离开,那破旧的大门被轰的一声关上。

屋子里面顿时一片黑暗,我想都不想,直接跑到门边拼命拍门,“你们干什么?!你们快开门?!快开门!”

可是无论我怎么晃怎么拍,她们就是不动,不开门。我蜷缩在了门墙边,铺天盖地的黑暗袭来,头顶的那一盏小灯轻轻地摇晃着,一会之后,它开始忽明忽暗。

我紧紧地闭上了眼睛,身影不停开始颤抖起来,嘴唇已经被我咬出了血,因为我尝到了清晰的血腥味。

“呀”的一声响,那是陈旧的柜门被推开的声音,我的身体颤抖地越发厉害了起来,我想起,刚刚姜雯就说,她奶奶就是被人杀了,藏在了柜子里面...

一股股寒意从我的脚下背后袭来,尽管闭着眼睛,我知道,它就在柜子里面,慢慢地把身子往外探,一点一点地朝我靠近。

这一种感觉,尽管我已经经历过很多次,可每一次,都能够将我逼到奔溃的边缘。

寒意逼近,我知道,它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看着我,运气好一点的话,它可能只是一个想要吓唬我的捣蛋鬼。

第九章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运气不好的话,它可能是一只惨死的厉鬼,如果是后者的话,我可能会被它撕碎,然后和它融为一体。

它久久没有动静,我也不敢睁开眼睛,双方僵持了一会之后,还是我先按捺不住,率先睁开了眼睛。

沈长洛到的时候,我的精神已经接近恍惚,他先皱眉看了四周一圈,然后在我的面前蹲了下来,拍了拍我的脸,“喂,醒醒。”

我回过神来,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你怎么来了?”

沈长洛嗯了一声,“看来是被吓傻了,被人还是鬼?”

我想,在这个世界上会这么问我的,也只有沈长洛一个人了,在其他人看来,我的鬼魂论就像是天方夜谭一样让人难以置信,我甚至想过,如果我一定坚持说自己看的到它们的话,一定会被当成精神病抓起来。而如果要像沈长洛这样自然自在地面对它们,我似乎永远都做不到。

沈长洛并没有理会我的情绪,上下看了看我,确定我没有任何外伤之后,说道,“你站的起来么?”

我没有做任何尝试,直接摇了摇头。

似乎犹豫了一下,最后终于做出伟大牺牲的决定一般,沈长洛朝我伸出手,“起来吧。”

借着他的手,我终于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只是脚下已经无力,走两步便要重新瘫坐下去。

沈长洛开始不耐烦起来,“不说人,鬼你应该见了不少了吧?还怕什么?”

“如果你之前被人捅了很多刀的话,是不是后来你又被捅了,就不痛了?”我有气无力地反驳他。

沈长洛轻笑了一下,“别的没有,你的歪理倒是很多。”

我看了他一眼,“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技术叫做手机定位吗?”

“知道,只不过我没有用过。”

沈长洛没有再说什么,气愤一下子静了下来,我顿了一下,最后还是开了口,“为什么...你每次都会来救我?”

“听你的意思是,你希望我哦不来吗?”沈长洛淡淡地反问,我连忙摇头,“你不来,我就死定了,你不知道,里面...”

话说到一半,我连忙住了嘴,沈长洛看了我一眼,道,“怎么,里面有鬼吗?”

“是...姜雯的奶奶。”

出了巷子我才发现,沈长洛直接打了一辆车过来,并且让人直接停在了巷口,也不怕挡着别人的道。

虽然这个地方,应该已经很少有人过来。

坐上车之后,司机立即发动了汽车,嘴里念念有词,“还好你们过来了,要不我都想走了!”

沈长洛哦了一声,“那是为何?”

司机看了我们两个一眼,说道,“你们不知道,我老家啊,就在这附近,也是这几年才搬走的。这里以前啊,住过一户人家,老太太死了,就死在这屋里,邪乎着呢!”

“那户人家,是不是姓姜?”我问道。

“你怎么知道?”司机惊奇地看了我一眼,我强笑了一下,“没什么,你继续说。”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那户人家啊,听我妈那一辈的说,就是那老太太跟她儿子两个人住,后来儿子结婚了,就搬到了外面去住,过两年不知怎么了,那儿媳妇突然自杀了,儿子就把女儿扔给了老太太带。那小小姑娘可懂事了,嘴也甜,那里的人啊,都喜欢她。后来啊,儿子又娶了另一个女人,那女的对老太太啊,那可真叫刻薄,连带着那小姑娘,一般都是一年回来一两次,每次回来啊,准开骂!再后来,儿子就把小姑娘带走了,剩老太太一个人在这里,然后也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没良心的,夜里把老太太家给偷了,偷了也就算了,还把老太太给捅死了,就藏在衣柜里面。直到半个月后,那小姑娘回来看她奶奶,才发现的。”

司机说的绘声绘色,从后视镜里面看了一眼我和沈长洛的表情之后,又接着说道,“后来啊,我就听说,这小姑娘啊,精神变得不大正常。每天见着谁都骂骂咧咧的,还打人!然后,那屋子也不安生,经常有人听到从里面传来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都说是闹鬼呢!”

听到最后,我和沈长洛对视了一眼,却谁也没有说话。

晚上,我在床上翻来覆去想了很久,还是给沈长洛打了电话,电话响了很久他才接了起来,听声音似乎是从睡梦中被吵醒。

“沈长洛。”我叫他。

他嗯了一声,带着浓厚的鼻音,不知道是不是还没睡醒,我没有理会,继续说道,“其实,姜雯也是一个可怜的人。”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沈长洛说话毫不留情,我顿了顿,小声地反驳,“其实她可能心里也不坏,你看她只是把我关在了那屋子里,没有...”

“别忘了,上一次她差点把人打死了。”

我顿时被沈长洛噎得说不出话来,“可是...可是今天她奶奶嘱咐我,要我劝劝姜雯。”

“然后呢,你要上演一出散发人间博爱以求浪子回头吗?黎漾,人死了就是死了,不应该掺和到活人的世界来,姜雯她无法忘记伤痛,毁了自己的人生也跟你没有一点的关系。你如果怕她奶奶报复,我明天就去那里走一趟。”

我当然知道沈长洛话里的走一趟是什么意思,连忙说道,“可是,可是别人看不见置之不理是一回事,我看见了,却还是任由事情这样发展下去,那么,我们和残忍的侩子手又有什么区别?”

沈长洛在那里沉默了一会,说了一句“随你”之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我刚刚走进教室,便看见沈长洛趴在桌子上面睡觉,耳朵上面戴着一个白色的耳机,白皙的侧脸在阳光下面格外的好看。

不少女生一边悄声说着,一边往他那一边看,我拉了拉肩上的书包带,正准备走过去,却听到有人叫我。

忘了是在几年前,我曾经在街上偶遇过一个老太太,她上下看了我很久之后,对我说,我的八字太阴,十五岁之后眼睛可能会和常人不一样,到那个时候,如果有人在背后叫我,千万记得要看见了那个人才能回答,不然,魂很有可能被人招走。

然而,十五岁生日还没过的时候,我便已经看到了它们。

第十章 她在你身边

它们飘荡在这个世界上,似乎无所拘束,也似乎无所依附。

我直接回过头,却没有看见人,心里不由咯噔地了一下,再转过头的时候,发现沈长洛已经醒了,直起腰,似乎是在看着我。在座位上面坐下,我压低声音,问沈长洛,“你刚刚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沈长洛看了我一眼,“你想要说什么?”

“我刚刚听到有人在叫我,然后转过头去,没有人啊!是不是...”我的话还没说完,又听到有人叫我的声音,这回我连头都不敢回了,下意识地直接把沈长洛的手抓住,眼睛都不敢睁开,声音颤抖,“它是不是就在我的身后?”

被我抓着的沈长洛的手似乎一僵,随后他用力地把它抽了出来,没好气地说道,“外面真的有人找你!”

我猛地睁开眼睛,发现班上一大半的人都在看着我们,似乎有人在偷笑,又有人在翻着白眼。

我的脸顿时一红,朝外面看去,果然看到有人在叫我。

那是一个穿着高年级校服的女生,我认得,是姜雯的其中一个跟班,她翻着白眼上下看了我一圈,丢下一句话,“跟我来。”

我只能硬着头皮跟着她,一边走一边给沈长洛发短信,“等一下我要是十五分钟没有回来,记得来救我!”

沈长洛没有回我信息,也是,他会回我才怪。

那女生把我带到了学校后面的垃圾场,走到那里附近的时候,我就不肯走了,因为我曾经在那里看到过一个蹲在角落的一个恐怖的小孩,吓得我当时连班上的垃圾桶都丢了。

那女生却由不得我,硬是把我拉到了那里,此时太阳刚刚升起,距离第一节课开始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远远的,我就看见姜雯站在那里,单脚撑地,另一只脚靠在墙上,手里叼着一根香烟。

“怎么样,几个小时不见,有没有想姐姐我啊?”姜雯看见我过了来,当即将香烟灭了,伸手就要往我后脑勺的头发抓去,我对她这一招已经有了免疫,头一歪躲开,趁在她发飙之前,我又急忙说道,“姜学姐,有一件事情,我想要单独跟你说一下。”

姜雯冷哼了一声,说道,“我和你的关系还没有那么亲密,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

我看了一眼四周她那紧紧跟着的姐妹团,咬了咬嘴唇,“姜学姐,这件事情,是关于你奶奶的。”

姜雯的手似乎一顿,脸上的冷笑却是不变,“怎么,你昨天看见她了?她都跟你说什么了?跟你说她好冷,好饿,叫你去陪她吗?”

姜雯的脸突然一下子凑得很近,我一惊,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人群里立即爆发了一阵大笑声。

姜雯停住笑,恶狠狠地看着我,“我告诉你,你少拿我奶奶来说事!我就是看你个儿小,打你怕掉了我面儿,你还真以为我不敢动你啊?”

我抿了抿嘴唇,直直地看着她,“所以你要不要听?”姜雯就像不认识我一样,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圈。

我努力和她对视着,其实我的心里远没有表面的平静,不仅是因为我眼前的姜雯,更加是因为,我又看到了上次那个恐怖的小孩,而很显然它也看到了我,正笑的咧开了嘴往我这边爬,期间口水流了一地。

我的身体开始忍不住地颤抖起来,姜雯显然也意识到了,一脸狐疑地看着我,“你这是什么表情?”

“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好吗?”我努力保持着让我的舌头不打岔,然而,眼看着它就要爬到我的嘴边,我再也顾不上其他,一把拉住姜雯的手,拔腿就跑。

那个时候,我觉得姜雯对于我的行为是挺莫名其妙的,但是难得的,她并没有阻止我,一路跟着我到达了我认为安全的地方——学校食堂后面的一个小花圃。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姜雯狐疑地看了看四周,皱眉问道。

我已经被那个孩子吓出魂来,听到她的话才回过神来,“我,那个...是这样的,我...我希望姜学姐以后不要欺负其他同学了,好好学习,努力考上大学不好吗?”

话一说完,连我自己都觉得好笑,姜雯听了之后,果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而且越笑越夸张,甚至前俯后仰。

“我说你这孩子是不是傻的?啊?还是昨天被吓傻了?”

我涨红了脸,咬了咬嘴唇,“其实...我昨天,看到了你奶奶。”

我的话音刚落,姜雯顿时停住了笑,她直起腰来,涂满指甲油的手一伸,已经将我拽了起来,一双眼睛狠狠地盯着我,“我告诉你,少拿我奶奶说事。你再敢说一句,我可不会仁慈了!”

“我真的看见了她!她一直...就在你的身边。”

....

“后来呢?她把你打得鼻青脸肿?”沈长洛将手上的书翻过一页,悠哉地回答,完全没有被我那绘声绘色的故事打动。

“你看我像被她揍了的样子吗?”

沈长洛抬头看了我一眼,终于肯放下手里的书,我悄悄看了一眼,发现那居然是一本漫画书,顿时更加无语地看着他。

他显然不在意,说道,“我告诉你吧黎漾,死的人死了,就应该离开这个世界,活着的人是好是坏都由不得它来插手。而且,你以为姜雯从此就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吗?你想太多了!那都是电视剧里面的剧情。”

“可是,她已经跟我说了,她会不辜负她奶奶的期望,好好学习的。”

沈长洛冷嗤一声,“你不要那么幼稚可以吗?她想要好好学习就行了吗?就像你,现在让你静下心来学习,你就能够考个第一名吗?更何况,姜雯面前,只是学习的问题吗?她这些年在外面欠下多少混账,她估计一辈子都洗不白了!”

这是我认识沈长洛以来他对我说过最长的一段话,而我一句话都反驳不上来。

我低下头,“可是,我已经按照她奶奶的嘱咐跟她说了该说的话,剩下的,不是应该靠她自己吗?”

“所以我说,没用。就算姜雯不想再做以前那种事,也会有人逼着她去做,这一点,你我都无能为力。”

沈长洛说话之间,已经站了起来,开始把桌上的东西往书包里面塞,我拉住他的衣角,“就算是这样,可是有一句话叫做‘知天命尽人事’不是吗?就算知道结果不变,难道就能坐视不管?”

第十一章 笔仙

沈长洛看了我一会,最后将目光落在我拉着他衣角的手上,“等你经历多了你就会知道,很多事情,不仅徒劳无功,而且伤到的,还是自己。”

我看着他,最后,缓缓松开了手。

然而,很快我就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事情,新的月考成绩出来,我的名字就像溜滑梯一样,短短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已经从排名中部滑到了倒数一百。

身后的人越来越多,我也无颜再看,转身就要走,不意还没跨出步伐,已经“嘭”的一下撞上了谁的胸膛。

“对不起,不好意思。”我连忙说道,又是鞠躬又是道歉。

“没关系,我没事。倒是你,鼻子痛不痛?”对方的身影温柔中又带了一股莫名的熟悉,我一愣,随即抬起头来,看向对方。

裁剪得体的校服穿在他身上,剪着干净利落的短发,笑起来,眼角眉梢之间就会形成一个温暖的弧度。

我认得他,是高三年纪的学长林建,全校女生公认的男神。

哦不对,应该是之前公认的男神,现在他多了一个对手,面瘫王子沈长洛。

在我打量着他的同时,林建也在看着我,我的脸莫名其妙地红了起来,正想不痛不痒地说句话离开,却听到声音传来,“哇!你又是第一名,还让不让人活了!”

林建闻言,回过头去对那人笑道,“就是不想让你活啊!”

两人很快就笑闹起来,我悄悄松了口气,从人群里面退了出去,拉了拉背包带正准备回教室,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背后有道悠悠的目光看着我。

然而当我回过头的时候,又什么都没有看到。

是错觉吗?是吧。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答案之后,我也没有再想,直接朝教室走去。教室里面一片热火朝天,说的都是有关于今天公布的成绩的事情。

我全程低着头,走到座位的时候,肖静抬起头来,笑着跟我打了声招呼,“早啊,黎漾。”

我刚才随便看了一下,她的成绩提高了不少,勿怪心情这么好。

我强笑了一下,“早。”

旁边的沈长洛依旧在睡着觉,悠哉悠哉的样子让我恨得牙痒痒。

在这一事情面前,总算像了一回电视剧,我不明白同样平时都不学习,为什么他的成绩就那么好,我的成绩却那么烂?

像是感受到了我仇恨的目光,沈长洛从桌上直起身来,看了我一眼,说道,“你印堂发黑,估计要倒大霉了。”

我还来不及说话,侯明已经走了进来,他的脸色非常地难看,未免做炮灰,我连忙闭了嘴,将脸埋在高大的课本当中。

“嘭”的一声,是侯明将课本重重摔在讲台上的声音,我低着头,听到他一字一顿地说道,“这次的月考,我们班的成绩非常地差!下课后,凡是后退五名以上的,都自己来我办公室!”

整节课,我都把头低着,企图把自己当成一个透明人,然而,事情的发展总是那么的不尽人意。

就在我致力于这件事情的时候,侯明的声音传来,“黎漾,你站起来说一下。”

说一下?说什么?怎么做到连续退步的吗?

我茫然地站起来,才发现侯明指的是黑板上的一道题目,我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发现那些数字,每一个我都是认识的,然而当他们组合起来的时候,我却无论如何都看不懂了。

全班大半的目光都落在了我身上,或嘲讽,或同情。

我涨红了脸,正想实话实说我不知道,然而,就在我低头的一瞬间,我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情。

在我的课本上面,刚才一片空白的地方全是都是...密密麻麻的答案!

这一惊悚的事情让我吓得脸顿时白了,转头看向沈长洛,他正堂而皇之地在上面呼呼大睡,根本没有发现我的情况。

在侯明目光的压迫下,我颤抖着,念出了课本上面的答案,而那个答案,竟然是……正确的。

我随即想起了一件事情,在一个星期前,月考还没到来的时候,我曾经听班上的两个女生说过,要去请学校的考神帮忙。

然后几个人便要兴致勃勃地去请笔仙,其中包括,我身边的肖静。

想到这里,我颤抖地转过头,这一看,我差点尖叫出声。

就在我和肖静的中间,她就坐在那里。

绑着一跳笔直的马尾,鼻梁上面是一副厚重的眼睛,清澈的水滴从她的脸颊上滑落下来,无声地低在我的手上。

似乎感觉到了我的目光,她缓缓回过头来,苍白的脸庞是被水泡过的一片浮肿,眼睛下面的眼睛很大,黑洞洞的一片,里面发出丝丝的精光。

我一下子从睡梦中惊醒,今天在学校发生的那一幕幕立即又浮现上来,后来,我也问过了肖静,她们后来的确去请了笔仙,不过没有成功,几个人握笔的姿势都僵硬了都没有反应,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却没有想到,没有笔仙的帮忙,她们依旧考得很好。

肖静跟我说着的时候,那女生就站在她的背后看着我,鲜红色的嘴唇在苍白的脸上格外显眼,微微上扬,让人不寒而栗。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透来一丝丝的凉意,我拉高了被子,正准备酝酿睡意,却听到了一个轻微的声音。

那声音非常的小,是轻轻拉动椅子的声音,我的睡意一下子被吓走,将脑袋埋进被子里面,开始说服自己,“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什么都没有听到,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就在我努力麻木自己的时候,听到了,非常清晰的,翻动书本的声音。

我终于按捺不住,悄悄掀起被子的衣角,往房间里书桌的方向看去。

然而,书桌那边,什么都没有,我的课本和练习卷也依然是我睡之前整理的样子,难道是我听错了?

就在我即将给自己肯定的答案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我慢慢抬眼,往天花板的方向看过去....

一声尖叫声,终于从我的喉咙中破口而出。

雨,在这一刻仿佛停了,残有的流水从街边树上的叶上滴落下来,掉落在我透明的雨衣上,白色的帆布鞋上。

我想,如果是过往的人看到雨夜中一个穿着雨衣的姑娘站在街边,肯定会被吓一跳,可能这就是我站到现在依然没有人愿意给我搭顺风车的原因。

第十二章 牵魂者的由来

当然,我要去的地方也足够让人破口大骂神经玻

因为我要去的地方是,墓常

那样一个地方,对我来说和地狱是一样的存在,在黑夜中更是连想不敢想一下,然而,如果我现在不这么做,可能就会有人直接送我去地狱。

明白计程车无望之后,我开始慢慢往墓场步行走去,我走得很忙,不是因为刻意,而是因为走的太快的话,遇见不想看见的东西的几率会更加的高。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原本疾驰的轿车,竟在我的身边缓缓停了下来。

我往里面看去,车窗被慢慢摇了下来,林建学长的脸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同学,这么晚了你是要到哪里去?”林建坐在车后座的位置,前面开车的是一个穿着黑西装的中年男子,脸上的表情一丝不苟,应该是司机。

我当然不愿意告诉他我要去墓场,于是撒了一个小谎,“我...我要回家埃天气不好,打不到车,就...走路了。”

“是吗?那你上来吧,我送你一程!”林建笑了起来,眼角弯弯,看上去很是温暖。

我在心里叫苦不迭,而且他已经爽快地把车门打开,就算不愿意,我也只能坐进去。

“你家住在哪里呢?”林建问道。

“我家住在....悦林小区那里。”我随口说了一个,那里距离墓场简直隔了个十万八千里,我旁边的那个已经开始愤怒地看着我,我不敢看她,只攥紧了手边的车把手。

林建却一直盯着我看,“同学,你的脸色好像很不好。”

我干笑,躲开他的目光,“没事,我就是有点贫血,回家睡一觉就好了。”

身边的那一个已经开始发飙,我不敢看她,也不敢闭上眼睛,只低着头,抓紧了座下的座位,林建可能也觉得奇怪,但是他没有再说什么,只跟司机嘱咐,先送我回家。

然后,他将目光落在我旁边的袋子上,“你里面装着什么?”

怕他起疑,我将袋子拿到一边,低声回答,“没什么。”

“吱”的一下,车子突然来了一个急刹车,我和林建坐在后面差点被甩出去,“对不起对不起,我下去看看。”司机一边道着歉一边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

司机在车头那里检查着,林建坐不住,开口问,“是撞到什么东西了吗?”

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身边等不及司机回答的林建已经下了车,我想要拉他都拉不祝

身旁有目光幽幽传来,我已经快哭了出来,慢慢转过头去,却发现那人的脸已经整个趴在了车窗上,我一下子叫了出来。

“还真是你,怎么一脸见了鬼的样子。”沈长洛一脸的莫名其妙,更加莫名其妙的是我,这种情绪随即变成了气急败坏,“你没事趴在车窗上面,吓唬谁呢!”

“我就是远远地看见你上了一辆陌生人的车,怕你被人拐跑了上来看看而已。”沈长洛身下是一辆自行车,白色的衬衫后面是一大片湿润的痕迹,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汗水,胸口微微起伏,看来他也真的跟了一段距离。

在前面听到声音的林建已经走了过来,上下看了沈长洛一圈之后,问我,“同学吗?”

我点头,沈长洛慵懒地说了一句,“林学长好。”

林建笑了起来,“我今天晚上出来一趟遇到的同学还真不少。”

沈长洛瞥了他一眼之后,看向我,“我带你去吧。”

我求之不得,林建还没回答的时候我已经“唰”的一下打开车门,蹦到沈长洛的自行车上,“那我就不麻烦林学长了,林学长拜拜,再见!”

林建似乎愣了一下,随即脸上的表情又变成了微笑,“那好,你们小心。”

那段日子,我总有一种感觉,我感觉沈长洛就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天使,虽然这个天使话有点少,性格有点怪,然而,我还是心存感激。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我用手拉着沈长洛的衣角,喜滋滋地问道,有了他跟我去墓场,我简直就是多了一层强有力的保护,再也不用担心被他们吓到。

沈长洛回头看了我的手一眼,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没说,估计是感觉到了我抓得更紧的手,就在我觉得他是默许了我这样的小动作的时候,他回头,突然说道,“你半夜出来你妈都不奇怪吗?”

“我妈上晚班,要明天早上八点才回来。”

“那你爸呢?”

我不说话了,眼睛直直地盯着我的脚尖看,沈长洛感觉到了我的情绪,也没有再问,我的心里不由有点庆幸,如果他追问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告诉他我爸爸在外面有另一个家庭,在另一个女人的身边吗?

我苦笑,看着他的后背,不由问道,“那你爸爸妈妈呢?你们这些牵魂者,是跟阎王爷签协议的吗?”

不知道为什么,沈长洛突然笑了一下,而我横竖都想不出我的问题好笑在哪里,我从他的背后看,只看到了他微扬的嘴角,在夜色中,格外好看。

一会之后,他停止了笑,说道,“我没有见过我的父母。牵魂者不是像你说的那样,我甚至都不知道阎王爷长什么样子。我师傅说,我们牵魂者,其实只是比常人多了一点本领,我们和常人一样,会老会死。”

“你还有师傅?那他知道我看见鬼魂的原因吗?”

沈长洛似乎皱起了眉头,“他在日本。你的事情我还没有跟他说过。有机会的话我会帮你问一下。”

我突然觉得今晚的沈长洛有点反常,不仅有问必答,语气也好了不少,我不由开始怀疑,“你是不是在打什么主意?”

“什么意思?”沈长洛淡淡地反问。

“要不你今晚对我这么好?平时……”我的话刚刚说一半,沈长洛突然把车停了下来,“吱”的一下刹得我措手不及,如果不是抓紧了他的腰估计整个人都翻了过去。

我从车上跳了下来,看了看四周,并不是我要去的目的地,于是我问沈长洛,“你突然停下干嘛?”

“你不觉得这里有些不对劲吗?”沈长洛的语气有些凝重。

我瞬间觉得背后一凉,下意识地抓住了他的手臂,“什么意思?有鬼吗?”

“不是鬼,一件比鬼更加有意思的东西。”沈长洛说着,微微笑了一下。

引灵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引灵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热门小说《特种兵之左拥右抱》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特种兵之左拥右抱》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特种兵之左拥右抱第13章:辣手无情如果不是为了给你这个王八蛋报仇,老子怎么会遇到这种事?刚哥咬牙切齿,恶狠狠地转动着念头,而罗山却没想这么多,他早被吓傻了,脑子一片空白。罗山知道,如果自己不做点什么,那就真的要被废了!断了一条胳膊没什么,两条胳膊都断了的话,那就真的变成废人了!打,怎么可能打得过?逃,逃得掉才怪。剩下的只有一条路。“噗通!”罗山双膝一软,直接朝林重跪了下来,带着哭腔喊道:“爷爷,祖宗,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 热门小说《女总裁的贴身特工》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女总裁的贴身特工》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女总裁的贴身特工第十二章缠绵也许是因为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吸引,也许是因为刘诗韵被下了药,两个人度过了一个极其疯狂的夜晚。等到药性全部发作之后,两个人互相的撕扯着,翻滚着仿佛要将对方生吞活剥了一样。安静的夜晚已经没有了一丝的声音,只剩下两人厚重的喘息,空气中的气氛,仿佛弥漫着荷尔蒙的味道。作为一个能够用手工打磨子弹的男人来说,他已经能够将刘诗韵的手指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这个女人简直就像是上帝的杰作,是一个天生的尤物,就算是经历过无数女

  • 热门小说《都市顶级高手》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都市顶级高手》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都市顶级高手第十二章那是老子大哥旁边许静满脸无奈,杨紫薇这个妖精一样的女人总是这样爱招惹麻烦,她刚才在路上就小声的告诉自己要好好的折腾一下叶轩,让叶轩知道他没有本事保护许静。叶轩在部队里面是名符其实的兵王之王,是赫赫有名的杀神,是军中领导看重的对象,在战场上是所向披靡的战神,从来都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嚣张。因为在他面前嚣张的人全部都已经下了地狱。“马上滚开,否则的话,我不保证你的安全。”叶轩看着男人冷笑一声说道:“不要因为一些不该有的

  • 热门小说《一夜迷情:老公轻点爱》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一夜迷情:老公轻点爱》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一夜迷情:老公轻点爱第十二章你选女人的眼光,有待提高。“你干嘛拉我呀,我说的是实话,我敢保证顾心安的心里一定还是爱着你的,我看她就是因为不甘心被你甩了,所以才随便找一个男人来冒充的!”“梦瑶!你别说了!”秦梦瑶的话刚说出口,许嘉良便开口呵斥他,语气中好像还带着怒火。“嘉良,你吼我,你是不是心里还有顾心安,你是不是不爱我了?”秦梦瑶眼神瞬间变得委屈起来,眼眶中也带上了泪水,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看着秦梦瑶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嘴角

  • 热门小说《重生之凰斗》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重生之凰斗》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重生之凰斗012各打一棒老夫人看着雪千黛道:“画眉不过是个丫鬟,今儿个不管是画眉不小心也好,二丫头不当心也罢,洒了药汤总归是画眉侍候不周,你怎么能因为一个丫鬟就说你二姐姐呢,这不是寒你姐姐的心么,也不怪她们要生你的气了。”雪千黛差点咬碎一口银牙,弱声弱气的道:“祖母教训的是,是孙女错了,孙女再也不会了。”说着把一张梨花似的脸抬起来,眼泪珍珠般的往下掉,好不可怜的模样。千歌一见她这做派就知道她打什么主意,唇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意,既然已经占了上

  • 热门小说《深情与伤情》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深情与伤情》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深情与伤情第十二章余生我不打算放过你陆离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闯了几个红灯。他一直以为,无论如何,南栀都不可能离开他。那个女人费尽心力的嫁给了他,她怎么舍得离开?更何况,她才生完孩子啊……可她到底还是离开了。一路飞驰到医院,六个保镖就像是没头的苍蝇一样在医院里乱转。陆离脸色很难看,“人呢?人去那里了?”其中一个保镖垂着头支支吾吾说着,“太太她说要去育婴室看孩子,不让我们跟着……”“不让你们跟着你们就不跟着了?可真是听话的很。”陆离大步进了病房。

  • 热门小说《猛男诞》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猛男诞》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猛男诞第012章我绝对是男的凌晨两点,罗军终于躺在了床上。虽然这个床很简陋,宿舍环境也很差。但是罗军却不会觉得有什么不习惯。这时候,宿舍的灯也关了,四周都是黑暗一片。绝对的黑暗。能听得见的只有下铺一哥们打呼噜的声音。罗军睡不着。他睡不着不是因为有人打呼噜,也不是因为被丁涵伤了心。他是属于心潮起伏。他没想到宋妍儿这个小妮子现在混的还真不错,居然自己开起了公司,当上了总裁。根据林倩倩的资料,宋妍儿是读的服装设计,而且,她在服装设计这方面有很高的天

  • 热门小说《宦妃还朝》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宦妃还朝》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宦妃还朝第十二章珠花争夺而苏德言的脸色更差了,说他诓就算了,如今还给他扣个小气的帽子。偏偏他还有求于董敬,不能说什么。“那支珠花是我的。”苏静香终于忍不住开口,可她这么一开口,气氛反而更差了。要是她不说话,李氏还能以传言不可信把这件事情推拖过去,而她这一说,正好坐实了丞相府真有这么一支珠花。董晴婉欣然,朝苏静香就伸出手去:“既然是二小姐的珠花,那能不能请二小姐将珠花转赠给我?”“你......”苏静香被董晴婉傲慢的态度气得不轻:“你一个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