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全集]《邪王的彪悍王妃》全文免费阅读紫汐

2017/11/13 10:38:44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邪王的彪悍王妃

作者:紫汐

第六章  莫名熟悉

紫陌醉一进入青楼便引来了一阵吸气声,世间怎么会有长得如此好看的人,只是那双冰紫色的眼睛和额间的紫色水滴纹令人不由产生恐惧,怎么会有人生着紫色的眸子,莫不是妖孽?

老鸨甩着浑身的肥肉手里挥着香气扑鼻的绢帕迎了上来,不过没敢直接上前拉人,腿有些打颤,可是还是硬着头皮开口道:“哟,这位爷,您是打哪来啊?”

希望不要真的是妖怪,老鸨心里不停的念叨着这一句话。阅读qi-wen.com

紫陌醉不着痕迹的避过那刺鼻的香气,身子稍稍侧了侧。

“上一桌拿手菜!”没理会老鸨的话,直接说明了来意,仿佛已经习惯了所有人的恐惧一般,不甚在意的径直朝着一张空桌前走去。

身子刚刚坐定,便看见一身妖红的挽落倾城也屁颠屁颠的跟了过来,一屁股坐在了自己旁边,咧嘴一笑,露出了两排整齐雪白的牙齿,令紫陌醉想起了在现代看的僵尸电影。

旁边几桌的人自从紫陌醉坐在那儿开始便都纷纷逃难一般的换了位子,同时眼露恐惧的不时瞄一眼这边,生怕一个不注意她就变身成为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般。

那老鸨见两人安静的坐在一边提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一点,不过也没敢让姑娘过去陪,只想着快点打发了他们走,生怕给自己招来灾祸。

整个流香阁的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只余几桌人在旁边窃窃私语,谈论着紫陌醉到底是人是妖。

见两人无动于衷的样子慢慢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一个一身红衣的妖孽般美男还有一个冷冰冰的极品冰美男着实养眼,这样的人儿要是养在身边做个男宠倒是不错。版权qi-wen.com

不过一会儿功夫,饭菜便上来了,紫陌醉旁若无人的品尝着菜肴,眉头又皱了皱,又是看着赏心悦目,吃起来味同嚼蜡,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人是如何能将这么好的食材做出这样的味道来,也算是人间极品了。

两人正吃着饭,门口又走进来一个极美的男子,雪白的月纹白袍上几点竹叶梅花荡漾,袖袍一挥竟似落叶缤纷。

眉心一点蓝色水滴状图纹,玉作肌肤冰作骨,凤眸微抬敛天下,唇若珠蕊,身似游龙,一身风骨不怒自威,天生带着一股王者霸气,气质又仿佛谪仙一般。

紫陌醉歪着脑袋定定的看着他,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他眉心的那点图纹与自己一般无二,只是颜色不一样。

他的眸子竟是冰蓝色的,眼睛一眨仿佛就能潋滟出一波水光来,这个时代没有美瞳,那就是说他的眼睛就是蓝色的,与眉心的那点蓝色图纹交相辉映,倒似是与自己有些关联呢。

旁边的挽落倾城见她看着男子竟然出了神,脸黑的跟锅底一样,自己好歹也跟了她十几天了,怎么不见她正眼瞧自己一眼?、

想想自己长得也不差啊,虽说比不上眼前这个男子,可是也是秀色可餐的好吧?想到此不由有些气恼的道:“小丫头,你又不认识人家,盯着出什么神呢?莫不是看他长得人模狗样的动了心?”

紫陌醉瞄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不过倒也是收回了目光,安静的吃着饭,尽管有着相似之处,不过似乎也与自己无关,可是刚刚收回目光却还没等自己收好心神,那人便走到了跟前,挨着自己很自来熟的坐了下来。

第七章  暗熙小宠

挽落倾城不高兴了,脸色从来没有过的严肃,站起身冷冷的看着那男子,仿佛宣布所有权似的道:“她是本帝的人!你——有多远滚多远。[全集]《邪王的彪悍王妃》全文免费阅读紫汐

紫陌醉嘴角抽了抽,什么时候她成了他的人了?有够大言不惭的,这一路上他都是嬉皮笑脸的,倒是第一次见他如此严肃。

偏着小脑袋看了看坐在自己身旁的男子,这一看倒是吓了自己一跳,他干嘛拿那种温柔的好像能掐出水的目光盯着自己看?

谪仙般的男子看也不看向抽风似的挽落倾城,只专注的盯着那个自顾自吃饭的小人儿,唇畔间扬起一个极尽宠溺的笑容道:“宝贝儿,等了千年,我总算找到你了。”

紫陌醉听他一开口瞬间石化了,这男人不是抽疯了吧,这么肉麻的称呼亏他想得出来,可是自己现在是男子打扮,就算是想要表白,也找错对象了吧?

千年?他当自己是妖精还是当她是妖精,这个世道果然是不能信眼睛的,看他长得像个人可是就是不说人话啊,她轻咳了声,“呃,这位疯子先生,我想你认错人了。”

“朝月铭尘,我的名字!”

谪仙男子脸上红了红,她竟然叫自己是疯子,想想也是,玄素果在幽若树开辟天地之后便承受不住逆血反转而飞落下界,若不是自己眼明手快,只怕这最后一缕精神烙印都无法注入!

现在她对于前世的记忆一点印象都没有,自己这样冒失的过来,难怪会说自己是疯子了。

“哦。”

紫陌醉此时正被他肩膀上的小毛绒团吸引,对于他的话倒是没什么兴趣,那小东西此时正睁着和他主人一样的冰蓝色眼睛盯着自己。

两只小爪子夸张的捧着自己毛绒绒的小脸,满眼星星的样子呆萌呆萌的,瞬间就博取了她的好感。[全集]《邪王的彪悍王妃》全文免费阅读紫汐

伸出纤细的手指轻点了一下它的小鼻子柔声道:“你叫什么名字啊,小东西?”

小家伙一听问它呢,当下高兴起来,在朝月铭尘身上一骨碌便滚落到了紫陌醉的手心里,用可爱到无敌的小脑袋蹭了蹭她的手心软软嚅嚅的道:“主人主人,人家叫暗熙啦。”

紫陌醉有一刹那的愣神,真是逆天了,这个看起来像个猫咪又像个松鼠还有点像兔子的小东西竟然会说话!

刚才不过是自己随口问问,它竟然真的开口了,好吧,这是除了娘亲她第二次见到动物会说话,不过有一就有二,她倒也不惊讶了。

“那暗熙到底是什么…呃…动物?”

暗熙跳到了她的肩膀上又蹭了蹭她的脸,那表情都快哭了,“主人,人家才不是动物呢,人家是上古神兽!”

撒娇的语气里面带着无尽的骄傲,一边说着尾巴还不停的摇晃着,样子得意极了。

紫陌醉看着它那人化的表情和语言瞬间无语了,好吧,她承认自己还是太不淡定了。

伸手从肩膀上拉下它来,捧在手心里仔细的看着,这小东西她太喜欢了,正想要将这小东西拐过来当自己的宠物呢,只见一双手嫌恶的伸了过来就要将暗熙给扔出去。

还没等紫陌醉护着,只见小家伙恶狠狠的咬向了那只手,还好挽落倾城反应快,手快速的缩了回去。

恼怒的道:“主子不是好人,灵宠也不是只好兽,哼,迟早扒了你的皮烤着吃!”

暗熙呲着小牙掐着小腰怒瞪着挽落倾城,为什么刚刚没有咬断他的手指呢?如果咬断他的手指看他还敢不敢这么嚣张。说明qi-wen.com

就算他是人帝又如何,它主子还是魔尊呢,哼哼,想把自己烤了吃,也要看他能不能打得过主人呢。

紫陌醉偏头看了一眼挽落倾城,那一眼的警告味十足,大有你若是敢欺负这小东西有你好果子吃的意思。

挽落倾城被她盯得突然间感觉脖子后面凉嗖嗖的,这年头人不如兽啊,想他堂堂人帝跟了她十几天都没得到她一个好眼色,这小东西只是耍个乖装个可爱就把她吃得死死的,真是气死他了。

早知道这小丫头喜欢这些小东西,就把自己那些灵宠都带出来了,何苦自己平白无故受这几日的白眼。

看到自己惹不起这暗熙,把矛头指向了一直盯着紫陌醉的朝月铭尘,“魔尊不在魔界好好呆着怎么跑到我人界来了?”

朝月铭尘眼皮都没抬只是一味专注的盯着紫陌醉,眼中的温柔宠溺像是要把人溺死在里面一般,说出的话却是薄凉无比,“人界之主不也没在人王殿呆着,我找我的宝贝与尔何干?”

第八章  人帝魔尊

紫陌醉才不管他们俩吵不吵,她现在的注意力都被眼前这小东西给吸引了,只管逗弄着暗熙。

旁边的人听见两人的对话可是不能淡定了,人界之主啊,那可是六界之一的帝王!

整个大荒分为六界,分别是人界、仙界、神界、魔界、妖界和鬼界,人仙神三界以仙界为尊,魔妖鬼三界以魔界为尊,眼前这两位听这意思一个是人帝,一个是魔尊。

人界之主顾名思义那是人界的帝王,别看现在大荒分为九大帝国,每个帝国都有皇帝,可是在这皇帝之上还有一个人帝。阅读qi-wen.com

人界若无大的动乱和逆天之事发生,一般人帝不会插手,可是一旦逆天而行或者出现大乱,那人帝便不会坐视不理了。

听到对话的人都惶恐的跪在了地上,可是两个吵架的人根本没有考虑到两人的出现已经给这里带来了多大的风浪。

“本帝既是人界之主,在人界的任何地方都是合情合理的,可是魔尊却是魔界之人,此时在这里怕是过界了吧?”

挽落倾城火药味十足的冷声道,这事说大可大,说小可小,此时他只是想逼走朝月铭尘,并不想将此事张扬到六界皆知。

朝月铭尘云淡风轻的道:“过便过了吧,本尊不介意六界争战!”

一句话吓得周围的人瑟瑟发抖,这二位究竟是想干什么,难道不会顾忌到他们这些小人物的小心脏吗?

挽落倾城气得咬牙切齿,却是终究无奈,魔尊不是没有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可是他竟然丝毫不顾忌,说得那样云淡风轻,他竟然不在乎六界动乱,只为这个小丫头!

想到此他看向紫陌醉的目光不由得带上了一丝探究,以前只觉得这小丫头合他的脾性,多年来的孤寂让他有了一种不再寂寞的感觉。

可是此时看来,这丫头的身份似乎很不凡呢,能让魔尊放下魔界无所顾忌的来到人界,她究竟是谁?

他不相信她是辰国那个娇蛮的九公主舞辰洛,虽然他是上界之人,可是每年的人界朝拜他还是见过这些王子公主的。

人界也没有紫瞳之人,除非是人界与其它界的人生出的孩子才可能是这般,和她接触的这些时日,从最初的防备和兴趣,到现在竟然有点恋恋不舍的味道,他也无法理清自己的思绪。

紫陌醉看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掐架心里面琢磨着怎么把俩人给甩了,拐跑这小萌宠。

可是看着那朝月铭尘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怕是想脱身很难,眼睛转了转,捞起暗熙就走。

朝月铭尘见她起身就走,抬腿就跟了上去,从始至终都没有给挽落倾城一个正眼。

临行前弹出了一锭金子给那老鸨,她家宝贝吃饭自是他这个相公付钱,看着刚要付账的挽落倾城,眼中闪现了一丝得意,他家的宝贝什么时候轮到他人帝大献殷勤了。

挽落倾城黑了一张俊脸,这男人有够阴损,这样的讨好机会都不错过,看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身影急忙提步跟上。

整个青楼的人在三人走后的一刻钟才长舒了一口气,两个人身上的气势足够这一屋子人擦上几天的冷汗了,老鸨更是手里捏着金元宝手脚都打颤了,跪在那里此时腿软的根本起不来。

第九章  恃宠而“骄”

朝月铭尘并肩走在紫陌醉的身旁问:“宝贝儿很喜欢暗熙?”那声音温柔的能掐出水来。

紫陌醉满脸黑线,这人能不能不要叫得这么肉麻,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快能堆成山了,不过这小东西她倒是很喜欢。

看他很认真的样子反问道:“莫不是我喜欢你就将它送给我?”

朝月铭尘不经意却又似练习了千百遍的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我将自己都一起送给你!”

紫陌醉反射性的错开两步,想要避过他不老实的手,脸色有些阴沉。

暗熙仿佛受了什么刺激的用两只小爪子捂住了两只冰蓝的眸子,这不是真的,这是它的主人吗?

怎么可以这么没出息的?那个呼风唤雨冷冽如冰的主人哪去了?怎么看主人这呆样比看他那万年不化的冰山样还要吓人呢?

女子嘴角一阵狂抽,左躲右闪几次都没能躲开男子无处不在的手,索性也不再躲了。

不过听到他的话再次刷新了三观,这男人可不可以不要这么雷人,板正脸色道:“阁下是不是该把你的爪子从本姑娘的头上挪走?这小白兔尚能暖床,你又能做些什么?”

说话之间心中已经有了几分火气,可是自己的修为比不上他,想要避开是不可能了,只是也不能白白被人给占了便宜。

虽然他长得很合她的胃口,而且他的眼睛和图纹也都让自己比较好奇,但并不代表他就可以对自己动手动脚!

朝月铭尘不放弃的道:“宝贝儿放心,我吃的很少,会暖床能抱能亲,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比暗熙好用。”

他一番理所当然的话让挽落倾城本就黑成锅底的脸更黑了,用铁铲一刮估计都能刮下一层黑灰来。

顾不得和他斗嘴钻到紫陌醉的另一边急道:“小丫头,我也能暖床,也能抱也能亲,你还是要我吧,保管比那个竹杆好用!你要想要小灵宠,我家里有好多,个个都比这个包子好看好用会卖乖,而且你看,我们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总也比他有情分吧?”

人帝大人自己也不知道抽了什么疯,这话不过脑子的就溜达了出来,等他说完才无语望天,他这是在争宠吗?

可是他什么时候对小丫头有了这种感情的?细细想来,发现自己的确是在抽疯,不过是觉得她有趣,想留在身边当个解闷儿的工具而已,怎么也犯不着说这般掉价的话埃

暗熙一听不干了,竟然和他比谁更可爱?还要抢女主人的眼光,竖起了全身的白毛,张开小嘴“啊呜”一口就咬了过去。

反正女主人在这儿他不敢拿自己怎么样,就算自己的修为没有他高,也不怕被他烤了。

挽落倾城掐住暗熙的后脖颈将它提了起来,甩手扔回到朝月铭尘的怀里不悦的道:“魔尊若是再不管好它,再有第三次本帝不介意烤了它。”

若不是看那小丫头喜欢它的紧,就凭这小东西几次三番的挑衅自己,早就将它打的神形俱灭了。

第十章  人帝的理由

紫陌醉从朝月铭尘的怀里将暗熙捧了过来,看到它那委屈的小眼神凉凉的道:“暗熙,不怕不怕,谁想烤了你本姑娘先烤了他,你是喜欢八成熟的还是十成熟的?”

挽落倾城无辜的摸了摸鼻子,他绝不承认刚才那句话指的是他,瞪了一眼一脸得逞的暗熙,不敢得罪它还不敢得罪它主人吗?

“魔尊是想赖在人界不成?小丫头好歹是我人界的人,莫不是魔尊要打破六界如今的局势,引起六界大战?”为了让魔尊尽快消失在眼前他也是拼了。

朝月铭尘不甚在意的回道:“本尊以为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魔界不介意六界大战,至于本尊的宝贝自是她在哪里本尊便在哪里,她是哪一界的人本尊再清楚不过,于人帝而言她不过是个陌生人,而于本尊来讲,她是本尊等了三千年的宝贝,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人帝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紫陌醉每听到宝贝二字就头皮发麻,不过听他丝毫不作假的宠溺,似乎自己真的是他守护了万年的宝贝一般,想到此她不由得脱口问道:“那个…朝月铭尘是吧?你确定你不是认错人了?”

朝月铭尘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的眼睛,无法控制的抬起手抚了抚她的秀发,宠溺道:“宝贝怀疑我的能力?你是我守护了多年的宝,怎么会认错!”

赌定的语气里含着无限的怜宠,当年若不是开天辟地之始,血脉逆转,玄素果又怎么会来不及化形便入下界轮回?

而自己精元耗尽,只来得及在她的意识中印上了一缕精神烙印,守护了万年的宝就这样第一次离开了自己的视线,自己也同时追着她进入轮回。

幽若树的全部精华凝成了玄素果,也就是现如今的紫陌醉,换句话说她就是六界之主,那个他守护了万年的宝啊!又怎么会认错!

只是遭遇了时空乱流的她失去了过去的记忆,也将她卷入了另一个时空——传说中的华夏帝国,若非自己开启逆天大阵将她传回,自己还不知道要等上多少年才能将她寻回呢。

紫陌醉已经快习惯他宠溺的目光,只是对于他不时的小动作依旧很反感,毫不犹豫的拍开他的手。

她也有自己的想法,不管多少年,现在的她只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不再是他心中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不悦的道:“千年的等待?我不知道你等的是什么人,总归不会是我,就算是,也不是现在的我了!”

朝月铭尘轻点了下她的额头,一把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低喃道:“我的小宝贝,我已经等了你三千年了,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不认我?”

三千年的等待,他等得都快疯了,想着她不知道在哪个时空里面飘荡,没有自己的守护与滋养,没有自己的宠溺与保护,她过得好不好?会不会有危险?有没有受苦?想得他心都疼了。

本来想上前分开两人的挽落倾城看到俩人站在一起竟是那般的和谐,恍惚间有些迷惑,自己为什么要分开他们?

无论这小丫头和谁在一起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不对,她是人界的一个凡人,怎么能和这个大魔头在一起?他为自己找了一个非常强大的理由,作为人帝应该保护自己的子民,对,就是这个样子。

第十一章  同病相怜

紫陌醉一双小手抵着朝月铭尘的胸膛,脸上泛起了丝丝红晕,从小长到这么大还从没有和任何一个人如此亲密接触过。

挣扎着想要逃开男人的怀抱,却发现自己这点修为在他面前竟然撼动不了半分,颓丧的放弃挣扎。

俏脸凝寒的道:“放手!”

朝月铭尘听到她的话微微一怔,自己似乎操之过急了,面对一个尚是陌生的男子,他的行为可以算得上是轻薄了。

耸耸肩缓缓放开手,规矩的立在一旁倒也没有半分的生气。

获得自由的女子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退开男子几步缓声问:“不管我是不是你想找的那个人,我只想告诉你,你我之间现在还只是陌生人,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也代表不了什么,你明白吗?”

别怪她冷血无情,她现在只想过平凡的日子,不想给自己那么多的包袱,她活得已经够累了。

“明白,只是不接受,玄儿,你现在失去了所有的记忆,我不怪你,只是总有一天,你会想起来一切的,你是我的。”男子霸道的宣誓着主权,

他不明白她的防备之心为何如此之重,就算是失去记忆总也应该有熟悉的感觉,难道她对自己一点熟悉之感都没有了吗?

她的眼神好陌生,就像从未见过他一般,惹得他的心闷闷的难受,可是想到她身上的封印未解便也释然了。

怜惜的包裹住她的一双小手,用自己的额头轻抵着她的额头,图腾相对,化解着她身上的封樱

只是封印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解开的,这是一条漫长之路,只有封印全部解开,她才会想起所有的事情,也才不会再如此冷漠的对待自己!

不过现在什么都不重要了,只要他的小玄素果儿在自己身边,他就满足了,空了许久的心终于在此刻被填满了。

他的动作惹得女子彻底炸毛了,身形一旋,劈手就是一掌击在男子的肩头,他几次三番的毛手毛脚让她很不爽。

只是男子身形不动如身,好似那蕴含仙力的一掌根本不是打他一般,依旧稳稳的以额抵着女子的眉心。

女子本欲再出手却被远处传来一阵喧哗声吸引了心神,隐约可以听见阵阵叫骂声,“打,打死这个妖孽,大家一起上,不能让他跑了!”

紫陌醉眉头一皱,沉淀在记忆深处的那段过往再次浮现出来。

她出生的时候也是好多人围着自己研究着如何把自己弄死,而自己的双亲却是惧怕的躲在远处,很怕惹祸上身。

若不是怕她会妖术祸连他们,也许从一出生她便被人烧死了,最后无奈之下只能找了一个老和尚将自己弃之荒野,意在喂山神以平神怒。

身体的反应远比思维快了一步,紫陌醉手上捏起一个调气诀,瞬间便飞到了喧闹的人群中。

只见一群人手里拿着棍棒正群殴一个银发少年,想也没想纤手一抬便见落花纷飞,数不清的花瓣化作利刃划过围殴人群的手臂脸颊,一瞬间血色飞扬,众人顾不得再去围殴那少年,全都震惊的看着自己身上凭空出现的伤口。

邪王的彪悍王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邪王的彪悍王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乡野青云道14章

    原标题:乡野青云道14章小说:乡野青云道第14章煮鸡蛋现在是早花生丰收的时刻,很多人家都忙开了,包括村长高明楼家,他家的花生地也在西南岭上。张翠翠一早也去刨花生,马和平碰到了,跟她套近乎。“张大嫂,高明楼村长当得火辣辣的,家里咋还要那么地呢?不纯找累的嘛。”马和平扛着耙子紧走几步,赶上去问。“你看你说的,人活一张嘴,哪能少了吃的,庄稼多种一点,嘴上就多一点保障。”张翠翠精神饱满得很,“再说了,明楼那村长值几个钱?一天到晚在村部里瞎忙活,连家里的活计都没空干,哪里像范大伟那家伙,支书干得肥嘟嘟的,

  • 倾城毒妃14章

    原标题:倾城毒妃14章小说名称:倾城毒妃第十四章威胁他是皇家幺子,自小放荡不羁,皇帝屡说不听,到现在已经无人再理会他的作为,倒是结交了不少江湖豪杰,更换取了一身好名声。赵煜琪一口血气没上来,直接甩手骂,“就你这样?走路都颠三倒四,还想带兵打战?真是不自量力。本宫已经让萧空图出发了,毕竟是你的封地,自当要和你说一声。”“大哥不能这么打击人的。”赵煜琬不满地嘀咕,那朗朗星目,璀璨若皎月,此刻倒是好不委屈。凤菲璇不信,这个装傻卖乖的人会是真的他。在她看来,这个赵煜琬,要么是真的豁达随性、无心权力,要么

  • 庶女本色:薄情王爷临幸我14章

    原标题:庶女本色:薄情王爷临幸我14章小说名:庶女本色:薄情王爷临幸我第十四章:初识步轻恒大婚第二天起,潇雨霏便随着御王爷返京的人马离开了边城,离开了这个潇雨霏才拥有的家。潇雨霏虽然心中早已认知这个事实,可在马车越行越远之时,当边城在眼前慢慢消失不见之时,潇雨霏还是伤心落泪了!父亲,家,不舍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切,何时才能回到边城,何时再能见到父亲!豪华的马车,虽然行走在崎岖不平的古道上却察觉不到任何的不舒适,车内有软堑、有被褥,更有消遣用的书籍和棋子等等。偌大的马车里却只坐着潇雨霏和环儿俩个人,从

  • 我和美女的荒岛情缘14章

    原标题:我和美女的荒岛情缘14章小说名:我和美女的荒岛情缘第14章舌头的可怕看样子宁香也是很享受我帮她吸这些毒液的过程,实则不然,因为毒蛇毒液的作用,她已经渐渐没有了知觉,所以便有些忘乎所以了,显得浪荡了许多。“这个宁老师……到底怎么了啊?为什么她会变成这个样子啊?”刘思瑶很是好奇道。“你这样的小处女自然不知道舌头的可怕啊,哈哈哈,好好学学吧。”周璐调侃道。我怕刘思瑶因为周璐的话胡思乱想什么,更怕她觉得我跟宁香之间会有什么龌龊的事,连忙解释:“你们不要瞎说,我这是正经地吸毒液,要是我被咬了,你们

  • 美不胜收14章

    原标题:美不胜收14章小说:美不胜收第14章要走了吃完午饭之后,我们便回教室了,快到上课时间的时候,发现对面的走廊聚集了不少了,我兴趣来了便也凑过去看看。一间教室门口站着一个踩着高跟鞋的女生,一身紧身的衣服把屁股和胸部完美地勾勒了出来,高挑的身材,虽然没有穿校服,但我总觉得挺熟悉的,但却忘记叫什么了。此时从教室里走出来一个男生,这女的抬起脚就把这男的踹在墙上,抓住男生的头发就是一阵巴掌,打得男生的脸都有点肿了。我一看,这女的也太牛逼了吧,下手是真的狠啊,这男的也是够窝囊的,被女生打这么多下,连手

  • 待我情深深几许14章

    原标题:待我情深深几许14章小说名字:待我情深深几许第十四章以前见过吗?“陆焰铭,你做什么?”安晓月挣扎着拍打着他坚实的后背,却不料那人似乎并没有任何的反应,依旧打横扛着她往前走着。安晓月怒骂道:“陆焰铭,你这个混蛋,快点放我下去。”人行道上路过的行人不免好奇的看了过来,然而陆焰铭的神情依旧淡定从容,好似并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但是安晓月却不能淡定了,第一次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哦,不,应该是未来的妹夫这样扛在肩膀上,别提有多丑了。“陆焰铭,你放我下来,不然我就……”“你就什么?”陆焰铭微微侧了侧脸,漫

  • 乡行七八里14章

    原标题:乡行七八里14章小说名称:乡行七八里第十四章苗翠香的想法“村里做了决定?”我有些反应不过来。既然连苗翠香都知道了,肯定村里有了动向。“算是吧。”苗翠香咂了咂嘴巴。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都凉了半截。吴书记在榕树村的影响力太大了。李四根可能改变了态度。麻痹的,难道随的那几百块钱就喂了狗?“呵呵,你还是乖乖认命吧狗蛋!”“认命?老子偏不!”果园是我全部的希望。把它夺走,不就是要我命吗?“不认命能咋样?吴书记站在胖虎那边,你一点机会都没有!”苗翠香幽幽叹了口气,“不是婶子不帮你,实在是没办法。”“

  • 情深几许,爱几许14章

    原标题:情深几许,爱几许14章小说书名:情深几许,爱几许第14章:慕涵疯了收起满腹屈辱与心酸,她稳如磐石站立,勾起唇角来,“靳廷,你不是要子宫移植给还慕心然吗?”她脸色已肉眼可见的速度褪色,靳廷只觉心在滴血,小心翼翼靠近,“慕涵,我们回家,别做傻事了好不好?”“不准过来!”她一声厉喝,手术刀又往胸口推进半寸。“靳廷,她疯了,我们走吧!”慕心然失去保护伞,忙拽着他的胳膊。“滚开!”靳廷看也没看一眼,反手推开慕心然,一双充血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慕涵的一举一动。她是疯了,爱上他的那一刻就疯了……往事幕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