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完整版【夜场情多】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8:07:2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夜场情多
第九章 高爷的霸气

就在我震惊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巨大的踹门声,我恍惚间看到了他站在那里,目光深沉得连我都无法直视,只觉得整个空间都是他的气息,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就不那么害怕了。来自http://www.qi-wen.com/

身上的那人被轻易提起,一件衣服扔在我身上,我才发现自己手掌已经被玻璃碴割伤了,满手鲜血,利落扔了玻璃碴,赶紧穿上他的外套,低着头不敢说话。

“操!哪里混的?”王中南被人打扰了好事正在怒头上,看到高胜天有些忌惮他的气场,只好忍着怒火,烦躁地问。

高胜天跟前两次跟她见到的都不一样,他浑身都是煞人的气势,一张脸冷峻得仿佛从来不会笑一样,那双如黑夜修罗般毫无情绪的眼瞳冷寂一片。高胜天突然笑了,却给人一种阴狠的戾气,“王天华知道自己生了一个畜生吗?”

那么淡的一声疑惑,让王中南气得脸都涨起来了,“操、你妈,你哪根葱,敢骂我?”

高胜天一脚把他踹出两米远,撞到了墙,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你自己对号入座了,我就替你爸教训你一下。”

王中南被踢得不轻,捂住肚子咬牙问,“有种报上名来!”

“去问你爸,跟他说,这桩生意,不用谈了。”高胜天冷冷扔下一句话,走到我跟前,瞥了一眼我的握紧的手,指缝渗出血迹。他没说什么,弯腰抱起我就往外走。推荐qi-wen.com

“大哥,你会得罪他的!”我抓紧他的衣服,既然高胜天不想让那人知道他的名字,那我也不说,我不想让高胜天为了我惹上麻烦,强龙压不倒地头蛇。

“闭嘴!”高胜天直接扔下两个字。

我不敢说话了,大起大落的悲喜,我已经累得什么都不想管了,既然高胜天要抗,那就都交给他吧。

我靠在他怀里,听着他沉稳的心跳,缓缓闭上眼睛。

“告诉王天华,这装生意我再考虑一下。”高胜天朝身后的男人交代了一句。

“是,天哥!”男人恭敬地应了一声,转身挡住了王中南仇视的目光。奇闻网

上了车,我才睁开眼睛,就看到他直直望着我的眼神,顿时一阵委屈涌上心头,我又闭上眼睛,在他胸前蹭了蹭。

“去龙云街!”高胜天压住我的头不让我动弹,看向前面跟司机交代。

我感觉高胜天的手按在我头上,我伸手抓过他的手捂住我的脸,我想念他的温度,想念他的体温,想念高胜天代表的一切东西。

“他打你了?”高胜天可能感觉到了我的脸肿了,我点点头。

他捏住我的下巴,力度很小,“看到我留下的纸条了吗?”

我继续点头,只不过这次我不敢再看他的眼睛。

“为什么不打电话?”

我假装不在意地笑了笑,扯动脸颊痛得我冷吸一口气,他皱眉命令我,“别在我面前假笑,好好说话!”

我只好把笑收起来,可是假装惯了,还是不经意透出一丝笑,“高爷,夜场的女人没人会把那种话当真的,您也不用理会,你到这里玩,也是我们懂事不缠人,不是吗?”

“我很多年没进过这种地方了,那种纸条我只给你留过。”

我震惊地看向他,他的眼睛却看向窗外,我不知道他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我告诉自己不要当真,却难掩心里那丝甜蜜渗进心里。版权qi-wen.com

龙云街是一个老街,很贫穷的街道,卖什么的都有,我趴在窗口看着周围的红灯发廊,那里面是最低级的妓、女,连在夜不眠当服务生的资格都没有,如果生活再来一次,说不定我没走好最后就沦落这里面一员了。

车停在一间老中医药店门口,店很小很旧,但是十足的中医氛围。

高胜天拉着我走进中医店。

“谁?”一把大刀横在我们面前,我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赶紧躲在高胜天身后。

高胜天好像一点都生气,眼睛看向那个拿大刀的高壮男人说,“找龙爷!”

“小高啊,好久不见了。”里面的门帘打开,一个笑得很欢快的老头走出来,他脸上有一条从眉心横到脖子的疤痕,毁了一张脸。

高胜天终于露出笑意,“龙爷,刚回来几天,所以来看看您。网站http://www.qi-wen.com/

他打完招呼,还伸手拽了我一下,我也笑着打招呼,还给老人鞠了个躬,“龙爷,您好!”

龙爷看了我一眼,露出意味深长的笑,“你女人?”

“呵呵,您说呢?女人不听话,受伤了,您帮着给看下!”高胜天朝是点了下头,我只好把已经快要忘掉的手伸平,血已经干了,不动还好,现在伸开,伤口火辣辣得疼。

他没有承认我是他的女人,一声呵呵,意思太多,我迷惑了。

“平安,你来处理,我跟小高很久没见面了,好好聊聊。”龙爷刚说完话就带着高胜天进了里屋。

我坐在椅子上,看到平安拿过来盘子给我处理手上的伤。我暗中观察这个男人,年龄三十上下,浑身只能看到肌肉了,手臂至少要比我粗两倍。

等到我手上的伤处理好了,高胜天也跟龙爷交谈完了,走出来看到我手上缠了一圈纱布,他眉头不由地皱了一下,才舒展开,“龙爷,那我先走了。奇闻网

“恩,年轻人的天下,我插不上话了。”

高胜天笑着回礼,“哪能!”

第十章 不该痴心

等到我们离开之后,我坐在车里,看了一眼高胜天冷漠的表情,一点都不懂他是什么意思,跑这么远就为了给我手上上个药吗?

太压迫的环境,我实在受不了,忍不住还是开口喊他,“高爷!”

“恩?”他转过头看我,我赶紧低下头,动了动帮着纱布的手,小声说,“接下来去哪里?”

“你说呢?”高胜天突然问我。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不想回夜不眠,可是跟着高胜天吗?从这一刻乖乖被他包养?不,我不愿意。

“这个给你!”高胜天突然递给我一张卡,我的心都凉了,我咬着嘴唇没有接。

“卡里每个月会放进去五十万,够你挥霍了。”

“高爷,我不能收。”我把我曾经可笑的痴想都扔出脑海,不就是一夜、情吗?我当做一夜、情,那还有个情,对于高胜天来说,我还不够一夜、情的资格,我只是他包养的一个新宠吧。

“够了,田蜜,装清高不会让你从我这里得到更多东西。你一直都很知趣,我的女人很少,我也不包妓、女,你帮了我一次,我为你破个例。拿着!”高胜天眼里生起一丝不耐烦。

我感觉我好像进了一次冰窖,怎么会觉得他跟其他人不一样,怎么会觉得这个男人会带给我安全感,我怎么会这么天真得以为我当了妓、女,还能遇到可心的人?

“高爷,之前的三爷,现在的王中南,您已经帮了我两次。我的举手之劳不值得您破例,我就在这里下车吧,我还要回夜不眠,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呢!”我朝他露出一抹灿烂的笑。

高胜天捏住我的下巴,逼我跟他对望,一分钟后,他甩开我的下巴,“去夜不眠!”

司机拐了个弯加快速度。

半小时,到达夜不眠门口,我打开车门,被高胜天拉住,我的心跳猛然加快了。

“现在你下了车,就别想再上来!”高胜天的声音冷得像是冬天的寒冰一样。

我握紧了车把手,然后毅然开了车门走下车。

我还没有站稳,车已经冲了出去。

我脸上的笑再也挂不住,我看着扬长而去的车尾,突然觉得呼吸不上来。

我看着夜不眠的牌子,喃喃一句,“梦醒了,妓、女就是妓、女!”

回到夜不眠,我也彻底红了,所有人都知道我是高胜天上过的女人,而且我现在是他的新宠,我享受着大家对我的众星捧月,抱着收到的各种巴结礼物走进化妆间,看着镜子里的我,揉揉僵硬的脸。

“没事,至少还能享受好几天的好日子,等到大家都知道了,再说。”

化了妆,我走出化妆间,拉住红姐,勾起魅唇,“姐,今晚我还能见客!”

“接什么啊,快回去休息吧!高爷送钱过来了,五十万啊,你的初夜现在是夜不眠最贵的,等会就把钱打到你卡上。”

初夜?五十万,我连忙拉住要走的红姐,“红姐,高胜天什么时候把钱给你的的?”

“刚才啊,让手下送过来的,这是对你的重视啊,这种大人物,哪个不是转个账就过了,高胜天让手下亲自送过来,那是对你的喜爱啊。好好抓住这条大鳄,你以后吃穿不愁了!”红姐说完就往大堂走过去。

我跑进洗手间,躲在最里面的隔间,用纸捂住口鼻大声哭出来。

原来他之前没有买我的初夜,他没有给我那一夜的钱,他说喜欢我,他真的说了,我虽然睡着了,可是我听到了!

哭到最后真的哭不出来了,我刚要推门出去,就听到了外面有人说话,想想我现在的模样,我决定还是先别出去。

“我说了我会成为高胜天的女人,你再等等!……我会成为他的女人,不是像他女人那样,被他包养,我会成功的,你得给我时间!……高胜天会腻了她的,她就是吹嘘自己是而已,我的见识,我的能力才是真才实学!……我会做到的,鬼爷,您听好消息吧!”

圆圆挂了电话,把手机狠狠摔倒地上,对着镜子狠狠骂,“田蜜,你嚣张不了多久!”

我捂住嘴巴,连喘息都不敢大声,听到外面关门的声音,我才一脚踹开洗手间的门,“你妈的,姐从来没害过你,你竟然在暗地里动手脚?!”

再想到王中南的不对劲,我脊背发凉,臭婊、子在暗地里害我!

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看到圆圆跟一个上市集团的老板打得火热,我走过去拍了一下圆圆的胳膊,“周老板好,红姐找你呢,圆圆!”

圆圆一听红姐,只好跟周老板说了等她一小会,就小跑着去找红姐了。

我靠近周老板,这老板出手大方,刚刚带着圆圆从国外回来,“周老板,圆圆可是我们里面学识最好的,害我总是很羡慕她。”

“恩!”周老板多看了我一眼,却没有过多的举动。

我心下找到这位恐怕对圆圆多了一点心思,努努嘴,笑得更欢快了,“周老板,圆圆这些日子一直跟着您,我都没有时间见她。让圆圆多注意一下身体,检查的事也别忘了,我就先走了。”

听到周老板在身后喊了我一声,我哼一声,害我,我们走着瞧!

夜场情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夜场情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梅森埃蒙斯艺术家爵士钢琴家——罗宁给大家拜年啦!

    梅森埃蒙斯艺术家、爵士钢琴家——罗宁给大家拜年啦!

  • 《和平饭店》大结局, 陈佳影王大顶最终走向同一个火车站

    《和平饭店》最后一级中,老左对南门瑛(顶替陈佳影的女共产党员真实名字)说,能够顺利出逃应该感谢王大顶的配合。可南门瑛说还应该感谢窦仕骁。老左把她送到一个车站,在他们等待的过程中可以看到,黑暗中他们的右手有一辆火车正开过来。窦仕骁用计策打消了日下和野间的怀疑后,已经继续任命他当警长。他把自己的妻子孩子托付给王大顶一家人。他来这里送行。也是同一个车站。火车从他们右手方向缓缓开过来。这时候是白天,站台名看得很清楚,三马关(三馬關)站牌上用的是繁体字。南门瑛(陈佳影)走的时候是晚上,但依稀还是可以看到站

  • 红楼梦里最像黛玉的戏子不是龄官,很多人都误解了!

    文/夕四少读红楼,很多红迷都知道,红楼梦里有个戏子长得像黛玉,这件事是王熙凤首先发现,由大大咧咧的史湘云脱口而出说出来的,这件事发生在宝钗的生日宴会上,自此以后,很多人都认为,最像黛玉的那个戏子是龄官。然而,事实上并非如此,最像黛玉的戏子根本就不是龄官,而是另有其人。我们不妨先来看原文第二十二回,宝钗生日宴上发生的情节。贾母听了戏,非常喜欢那个作小旦的和作小丑的,就让带进来,细看时益发可怜见。一问才知道,那小旦才十一岁,小丑才九岁,大家叹息一回。贾母令人另拿些肉果与他两个,又另外赏钱两串。就在这

  • 贾宝玉身边有个心肠狠毒的丫鬟,不是袭人晴雯

    文/夕四少贾宝玉身边有大大小小十多个丫鬟,单是大丫鬟,就有袭人、晴雯、麝月、秋纹等人,曹公的如椽大笔,不仅对这公侯之家的主子小姐不吝笔墨,就是对这些在主子身边服侍的大小丫鬟也没有忽略,寥寥数笔,就勾勒出一个鲜活的丫鬟形象。关于宝玉身边的几个大丫鬟,我们最熟悉的莫过于管理宝玉饮食起居的袭人和针线活做得最好模样也最好的晴雯,就是麝月,我们也知道她是个吵架小能手,还是陪宝玉到最后的丫鬟,反而是秋纹,可能很多人并没有过多注意曹公对她的刻画,今天我们不妨分析一下。通读红楼我们知道,秋纹是与袭人麝月一伙的,

  • 红楼梦里元春封妃贾府上下喜气洋洋,但有一个人却毫不关心!

    文/夕四少红楼梦第十六回元春封妃,对已经走下坡路的贾府来说,无疑是一件泼天喜事,有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听闻元春封妃后,贾母等不免又都洋洋喜气盈腮。……宁荣两处上下里外,莫不欣然踊跃,个个面上皆有得意之状,言笑鼎沸不绝。众人之所以如此得意高兴,是因为元春封妃意味着“赫赫扬扬,已将百载”的贾府还会持续富贵荣华下去,其实作为读者的我们,已经看出端倪,元春封妃不过是贾府最后的回光返照,是败落前的最后一个富贵已极的顶点而已。虽然阖府上下都面有得意之色,但有一个人不仅高兴不起来,甚至还有些愁闷,这个人不

  • 红楼梦里贾元春早就死了,很多人都没发现!

    文/夕四少最近读红楼的时候,越读我越开始怀疑一件事情,元春真的是八十回以后才死亡的吗?她有没有可能在前八十回里就已经死亡?今天我们不妨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八十回后的文字我们是看不到了,关于元春的结局,主流红学界大致都认为她在八十回后死去,因为文章中有明显的文字告诉我们,前八十回中,元春还活着,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虽然可能在宫中已经失势,至少还没有死亡。我这里说的元春死亡,是通过他人死亡的映射。关于映射,要说一下。细读红楼我们会发现,很多人物的结局在前八十回中都有他人映射,这个映射不是判词,也不是

  • 红楼梦里袭人与宝玉云雨,到底越不越礼?

    文/夕四少我们都知道,袭人是宝玉身边的一等大丫鬟,是贾母从自己身边挑选出来拨给服侍宝玉的,宝玉是贾母王夫人等的心肝宝贝,能够近身服侍宝玉,可知袭人绝非等闲丫鬟。原文有一段关于袭人出身和品性的描写:原来这袭人亦是贾母之婢,本名珍珠。贾母因溺爱宝玉,生恐宝玉之婢无竭力尽忠之人,素喜袭人心地纯良,克尽职任,遂与了宝玉。……这袭人亦有些痴处:伏侍贾母时,心中眼中只有一个贾母,如今服侍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这是贾母眼中的袭人,说他“心地纯良,克尽职任”且很忠诚,而袭人也正是具备了这些优良的品性

  • 神评:西游记中除了孙悟空 竟然还有三位神猴?

    《西游记》几乎是中国家喻户晓的古典名著了,而其中孙悟空尤为妇孺皆知。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尽管是神通广大的孙悟空,也有四大跟他匹敌的同类——混世四猴。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些混世四猴都有什么本领以及都有什么来头?混世四猴各有千秋混世四猴源于古典名著小说《西游记》中,分别为灵明石猴、赤尻马猴、通臂猿猴和六耳猕猴,混世四猴各有各的本领与神通。第一是灵明石猴,通变化,识天时,知地利,移星换斗。第二是赤尻马猴,晓阴阳,会人事,善出入,避死延生。第三是通臂猿猴,拿日月,缩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第四是六耳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