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完整版【夜场情多】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8:07:2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夜场情多
第九章 高爷的霸气

就在我震惊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巨大的踹门声,我恍惚间看到了他站在那里,目光深沉得连我都无法直视,只觉得整个空间都是他的气息,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就不那么害怕了。奇闻网

身上的那人被轻易提起,一件衣服扔在我身上,我才发现自己手掌已经被玻璃碴割伤了,满手鲜血,利落扔了玻璃碴,赶紧穿上他的外套,低着头不敢说话。

“操!哪里混的?”王中南被人打扰了好事正在怒头上,看到高胜天有些忌惮他的气场,只好忍着怒火,烦躁地问。

高胜天跟前两次跟她见到的都不一样,他浑身都是煞人的气势,一张脸冷峻得仿佛从来不会笑一样,那双如黑夜修罗般毫无情绪的眼瞳冷寂一片。高胜天突然笑了,却给人一种阴狠的戾气,“王天华知道自己生了一个畜生吗?”

那么淡的一声疑惑,让王中南气得脸都涨起来了,“操、你妈,你哪根葱,敢骂我?”

高胜天一脚把他踹出两米远,撞到了墙,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你自己对号入座了,我就替你爸教训你一下。”

王中南被踢得不轻,捂住肚子咬牙问,“有种报上名来!”

“去问你爸,跟他说,这桩生意,不用谈了。”高胜天冷冷扔下一句话,走到我跟前,瞥了一眼我的握紧的手,指缝渗出血迹。他没说什么,弯腰抱起我就往外走。阅读qi-wen.com

“大哥,你会得罪他的!”我抓紧他的衣服,既然高胜天不想让那人知道他的名字,那我也不说,我不想让高胜天为了我惹上麻烦,强龙压不倒地头蛇。

“闭嘴!”高胜天直接扔下两个字。

我不敢说话了,大起大落的悲喜,我已经累得什么都不想管了,既然高胜天要抗,那就都交给他吧。

我靠在他怀里,听着他沉稳的心跳,缓缓闭上眼睛。

“告诉王天华,这装生意我再考虑一下。”高胜天朝身后的男人交代了一句。

“是,天哥!”男人恭敬地应了一声,转身挡住了王中南仇视的目光。原文http://www.qi-wen.com/

上了车,我才睁开眼睛,就看到他直直望着我的眼神,顿时一阵委屈涌上心头,我又闭上眼睛,在他胸前蹭了蹭。

“去龙云街!”高胜天压住我的头不让我动弹,看向前面跟司机交代。

我感觉高胜天的手按在我头上,我伸手抓过他的手捂住我的脸,我想念他的温度,想念他的体温,想念高胜天代表的一切东西。

“他打你了?”高胜天可能感觉到了我的脸肿了,我点点头。

他捏住我的下巴,力度很小,“看到我留下的纸条了吗?”

我继续点头,只不过这次我不敢再看他的眼睛。

“为什么不打电话?”

我假装不在意地笑了笑,扯动脸颊痛得我冷吸一口气,他皱眉命令我,“别在我面前假笑,好好说话!”

我只好把笑收起来,可是假装惯了,还是不经意透出一丝笑,“高爷,夜场的女人没人会把那种话当真的,您也不用理会,你到这里玩,也是我们懂事不缠人,不是吗?”

“我很多年没进过这种地方了,那种纸条我只给你留过。”

我震惊地看向他,他的眼睛却看向窗外,我不知道他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我告诉自己不要当真,却难掩心里那丝甜蜜渗进心里。来自http://www.qi-wen.com/

龙云街是一个老街,很贫穷的街道,卖什么的都有,我趴在窗口看着周围的红灯发廊,那里面是最低级的妓、女,连在夜不眠当服务生的资格都没有,如果生活再来一次,说不定我没走好最后就沦落这里面一员了。

车停在一间老中医药店门口,店很小很旧,但是十足的中医氛围。

高胜天拉着我走进中医店。

“谁?”一把大刀横在我们面前,我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赶紧躲在高胜天身后。

高胜天好像一点都生气,眼睛看向那个拿大刀的高壮男人说,“找龙爷!”

“小高啊,好久不见了。”里面的门帘打开,一个笑得很欢快的老头走出来,他脸上有一条从眉心横到脖子的疤痕,毁了一张脸。

高胜天终于露出笑意,“龙爷,刚回来几天,所以来看看您。奇闻网

他打完招呼,还伸手拽了我一下,我也笑着打招呼,还给老人鞠了个躬,“龙爷,您好!”

龙爷看了我一眼,露出意味深长的笑,“你女人?”

“呵呵,您说呢?女人不听话,受伤了,您帮着给看下!”高胜天朝是点了下头,我只好把已经快要忘掉的手伸平,血已经干了,不动还好,现在伸开,伤口火辣辣得疼。

他没有承认我是他的女人,一声呵呵,意思太多,我迷惑了。

“平安,你来处理,我跟小高很久没见面了,好好聊聊。”龙爷刚说完话就带着高胜天进了里屋。

我坐在椅子上,看到平安拿过来盘子给我处理手上的伤。我暗中观察这个男人,年龄三十上下,浑身只能看到肌肉了,手臂至少要比我粗两倍。

等到我手上的伤处理好了,高胜天也跟龙爷交谈完了,走出来看到我手上缠了一圈纱布,他眉头不由地皱了一下,才舒展开,“龙爷,那我先走了。完整版【夜场情多】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恩,年轻人的天下,我插不上话了。”

高胜天笑着回礼,“哪能!”

第十章 不该痴心

等到我们离开之后,我坐在车里,看了一眼高胜天冷漠的表情,一点都不懂他是什么意思,跑这么远就为了给我手上上个药吗?

太压迫的环境,我实在受不了,忍不住还是开口喊他,“高爷!”

“恩?”他转过头看我,我赶紧低下头,动了动帮着纱布的手,小声说,“接下来去哪里?”

“你说呢?”高胜天突然问我。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不想回夜不眠,可是跟着高胜天吗?从这一刻乖乖被他包养?不,我不愿意。

“这个给你!”高胜天突然递给我一张卡,我的心都凉了,我咬着嘴唇没有接。

“卡里每个月会放进去五十万,够你挥霍了。”

“高爷,我不能收。”我把我曾经可笑的痴想都扔出脑海,不就是一夜、情吗?我当做一夜、情,那还有个情,对于高胜天来说,我还不够一夜、情的资格,我只是他包养的一个新宠吧。

“够了,田蜜,装清高不会让你从我这里得到更多东西。你一直都很知趣,我的女人很少,我也不包妓、女,你帮了我一次,我为你破个例。拿着!”高胜天眼里生起一丝不耐烦。

我感觉我好像进了一次冰窖,怎么会觉得他跟其他人不一样,怎么会觉得这个男人会带给我安全感,我怎么会这么天真得以为我当了妓、女,还能遇到可心的人?

“高爷,之前的三爷,现在的王中南,您已经帮了我两次。我的举手之劳不值得您破例,我就在这里下车吧,我还要回夜不眠,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呢!”我朝他露出一抹灿烂的笑。

高胜天捏住我的下巴,逼我跟他对望,一分钟后,他甩开我的下巴,“去夜不眠!”

司机拐了个弯加快速度。

半小时,到达夜不眠门口,我打开车门,被高胜天拉住,我的心跳猛然加快了。

“现在你下了车,就别想再上来!”高胜天的声音冷得像是冬天的寒冰一样。

我握紧了车把手,然后毅然开了车门走下车。

我还没有站稳,车已经冲了出去。

我脸上的笑再也挂不住,我看着扬长而去的车尾,突然觉得呼吸不上来。

我看着夜不眠的牌子,喃喃一句,“梦醒了,妓、女就是妓、女!”

回到夜不眠,我也彻底红了,所有人都知道我是高胜天上过的女人,而且我现在是他的新宠,我享受着大家对我的众星捧月,抱着收到的各种巴结礼物走进化妆间,看着镜子里的我,揉揉僵硬的脸。

“没事,至少还能享受好几天的好日子,等到大家都知道了,再说。”

化了妆,我走出化妆间,拉住红姐,勾起魅唇,“姐,今晚我还能见客!”

“接什么啊,快回去休息吧!高爷送钱过来了,五十万啊,你的初夜现在是夜不眠最贵的,等会就把钱打到你卡上。”

初夜?五十万,我连忙拉住要走的红姐,“红姐,高胜天什么时候把钱给你的的?”

“刚才啊,让手下送过来的,这是对你的重视啊,这种大人物,哪个不是转个账就过了,高胜天让手下亲自送过来,那是对你的喜爱啊。好好抓住这条大鳄,你以后吃穿不愁了!”红姐说完就往大堂走过去。

我跑进洗手间,躲在最里面的隔间,用纸捂住口鼻大声哭出来。

原来他之前没有买我的初夜,他没有给我那一夜的钱,他说喜欢我,他真的说了,我虽然睡着了,可是我听到了!

哭到最后真的哭不出来了,我刚要推门出去,就听到了外面有人说话,想想我现在的模样,我决定还是先别出去。

“我说了我会成为高胜天的女人,你再等等!……我会成为他的女人,不是像他女人那样,被他包养,我会成功的,你得给我时间!……高胜天会腻了她的,她就是吹嘘自己是而已,我的见识,我的能力才是真才实学!……我会做到的,鬼爷,您听好消息吧!”

圆圆挂了电话,把手机狠狠摔倒地上,对着镜子狠狠骂,“田蜜,你嚣张不了多久!”

我捂住嘴巴,连喘息都不敢大声,听到外面关门的声音,我才一脚踹开洗手间的门,“你妈的,姐从来没害过你,你竟然在暗地里动手脚?!”

再想到王中南的不对劲,我脊背发凉,臭婊、子在暗地里害我!

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看到圆圆跟一个上市集团的老板打得火热,我走过去拍了一下圆圆的胳膊,“周老板好,红姐找你呢,圆圆!”

圆圆一听红姐,只好跟周老板说了等她一小会,就小跑着去找红姐了。

我靠近周老板,这老板出手大方,刚刚带着圆圆从国外回来,“周老板,圆圆可是我们里面学识最好的,害我总是很羡慕她。”

“恩!”周老板多看了我一眼,却没有过多的举动。

我心下找到这位恐怕对圆圆多了一点心思,努努嘴,笑得更欢快了,“周老板,圆圆这些日子一直跟着您,我都没有时间见她。让圆圆多注意一下身体,检查的事也别忘了,我就先走了。”

听到周老板在身后喊了我一声,我哼一声,害我,我们走着瞧!

夜场情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夜场情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于林深处等你12章

    原标题:于林深处等你12章小说名:于林深处等你第12章要结婚了?我仰头平静的接受着他目光里的愤慨,我知道他是认真的。我张了张嘴,微微动容,很想把我这些年的委屈告诉他,告诉他我不是故意要离开他。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正准备拿起来,却被他抢先一步的接了起来。陈明朗的声音焦急的从电话那边传来:“林怡啊,你知不知道谢总昨天都气疯了!我好不容易才稳住他,你那边怎么样?拿下秦商没有?”我惊慌失措的抢过电话,立马挂上,秦商的表情渐趋阴沉,他凌冽的目光像是要把我剥光。“你是不是知道我昨天会在那家俱乐

  • 幸孕归来:总裁的头号嫩妻12章

    原标题:幸孕归来:总裁的头号嫩妻12章小说名:幸孕归来:总裁的头号嫩妻请你不要再戏弄我了戚暖并没有完全酒醒,只是有意识地认出,这个男人是韩应铖。她刚一点头,韩应铖就狠狠吻下来,软绵的手被他按在她头上,深陷床褥中,十指紧扣……接下来的事,变得再顺理成章不过,连微小的反抗,都成为另一种刺激的情调。炙烫的肌肤渐渐降温,男性荷尔蒙的气息离开双人床,戚暖紧闭双眼,脸儿湿红,听着浴室淅淅沥沥的水声,头痛欲裂!搞不懂为什么会这样!两次都失身给同一个男人,上次还能说迷迷糊糊酒后乱性,今次,她醉是醉了,但还是知道

  • 爱你已是黄昏时12章

    原标题:爱你已是黄昏时12章小说名字:爱你已是黄昏时第12章顾总,孩子没了!从洗手间出来的顾子霖,听着似乎有动静,他下意识往楼下走去,朝着后庭喊了声“唐溪”,可是外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坐在楼下的秦芊芊探了个头过去。“唔,子霖哥哥,你在叫我吗?”别墅内安静的气息让顾子霖觉得很不舒服,似乎连空气都有些压抑。他可以将烦闷的心情压下去,装作不在意的对着秦芊芊问道:“见到那个佣人了吗?”秦芊芊纯真的摇了摇头,然后摸着自己的耳朵,从沙发上站起来。“我的耳环好像刚刚掉在楼上了,子霖哥哥你跟我上去找一下吧?”秦芊

  • 时光知我情深12章

    原标题:时光知我情深12章小说名:时光知我情深第十二章:白血病三年后。老旧的筒子楼里,第三个巷子口开了家小商店,店主是个快三十岁的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孩子今年三岁,看起来可爱又英俊。店主的丈夫腿脚不大利索,但是待人很和善,他们一家子因为脾性都好,所以商店的生意异常好。“我觉得你还是抽空带着孩子去体检一下的好,要不然孩子也没上火,怎么还总是流鼻血呢?”男人的声音低低稳稳的,带着些担忧,却很是温柔。女人正在择菜,眉眼里透过一丝忧愁和犹豫。“唐瑞啊,你别担心钱,我那还有些,给孩子治病要紧嘛,你别客气。

  • 假如不曾爱上你12章

    原标题:假如不曾爱上你12章书名:假如不曾爱上你第12章我要你死入夜,病房内静悄悄的。苏悦萌出现在苏小豆的病房门口。一个保镖,拦下了苏悦萌的去路。“苏小姐,秦先生吩咐过,说不许任何人接近太太。”一听这话,苏悦萌的脸上,顿时浮出来了一个冷笑,却见她反手一个巴掌,直接的冲着这保镖撂上去了一个耳刮子。“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我是谁?马上让开,不然的话,我明天就让阿谨开除你。”苏悦萌那苍白的脸上,流露出来了一抹高傲之气。保镖知道苏悦萌在秦谨那儿的份量,所以他不敢阻拦,只得让开。推开房门,苏悦萌看到苏小豆

  • 你的薄情毁我情深12章

    原标题:你的薄情毁我情深12章小说名字:你的薄情毁我情深第12章:来生不相逢江淮一口气冲上天台,看到双脚悬空坐在护栏上的许薇时差点腿软跪地上。他双手撑着膝盖喘气儿,眼睛却紧紧盯着许薇的背影。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许薇的背影缥缈,好像打个喷嚏都能被震下去。江淮的手脚抑制不住的在发抖,心脏也跟着抖,可他分不清这是因为跑楼累的还是害怕。“江先生,这事真不是我没看好,我就出去买个饭……”江淮抬手制止护工,一步步朝许薇走去,害怕会惊到她,他刻意将脚步放的很轻。但他没有靠近,而是在几步远的距离停了下来。“

  • 越姐代婚12章

    原标题:越姐代婚12章书名:越姐代婚第十二章我把命给你“我是严总带来的,他没让我走,你算老几,要我滚。”女人嚣张至极,刚刚被泼水,是没防备,现在她可不会让自己被赶出去。“够了!”严朗怒喝,脸色如结了冰一般,目光如剑的看向秦雪,一把将女人扯到自己的怀里,然后拥着上楼。秦雪赤红着双眸,追了上去,紧紧的抓着严朗的胳膊,“我知道你恨我,但是别用这样的方法来惩罚我好吗,你打我,骂我,都行。严朗,我求求你,让这女人离开,我难受……”说到后面,已经泣不成声。但回应她的只有严朗冷漠的眼神,将她狠狠推开后,继续上

  • 野蛮总裁撩上瘾12章

    原标题:野蛮总裁撩上瘾12章小说书名:野蛮总裁撩上瘾第十二章我生不了孩子听她的话,看来夏时夜就连自己的尺寸都早已事先告知了吧。可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尺码?这么一想,脸又不住红起来。女人将带来的三个行李箱一一打开,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的是各式各样的内衣宽松,大多都是极为暴露性感的。她拿起一件,对叶青禾说:“小姐不要害羞,这里就我们两个人,您可以一件件试穿过去,留下您觉得满意的。”她一口一个“您”说得异常顺口,就连微笑都保持得非常到位,叶青禾尴尬地拿起一件内衣躲进浴室换着,心想她还真是敬业。最后留下了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