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完整版【圣墟】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7:40:5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圣墟
009

虽然接近黎明,但天色依旧发黑,尤其是罕见的大雾弥漫,覆盖山林,白茫茫,什么都看不到。奇闻网

这本就是一种令人紧张的气氛,那个年轻人突然一声大叫,在这个时刻直接让人们绷紧的神经有些承受不住了。

“啊……”

一同来到车厢外的几人,其中两个被吓得倒退,差点坐在地上,忍不住跟着大叫出声,带着恐惧。

“你鬼叫什么,想吓死人吗?!”周全怒视,他也被吓的不轻,脖子上的寒毛都炸立了。

“你看到了什么?”楚风问道,他与周全走在一起,离那几人还有一小段距离,大雾弥漫,数米外就看不见人。

“咯咯……咯咯……”那人的牙齿在打颤,吓到嘴唇哆嗦,指着半空,他双腿都不听使唤了,想倒退却僵在那里。

“有一团黑影,在那里,我看到了!”

“那是什么?”

早先被惊吓住的两人,此时也抬头,跟那人一般声音发颤,接着身体踉跄着,快速向后倒退,被吓到浑身发抖。

这一刻,车中无法宁静了,人们听到了外面的声音,一些女人顿时尖叫出声,一片慌乱。网站http://www.qi-wen.com/

这里本就是一处古战场,据传当年死过不少人,现在又笼罩大雾,而且通讯器莫名跟外界失去联系,怎不让人发瘆?

一些人因恐惧而惊叫。

“还没有看清,叫什么,有什么可怕的!”楚风喊道。

他与周全一同走了过去,模糊间看到一团黑影,吊在半空中,很朦胧,被雾霭所阻,看不清楚。

“啊!”

早先那人再次大叫,他离半空中的黑影最近,就在垂直的下方,他不受控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连滚带爬,像是受到了最恐怖的惊吓。

“血,血啊,我看到了他!”

他早先双腿发僵,现在受到剧烈刺激,终于是能动了,滚爬着,逃离那里。

“天啊,你脸上有血!”

他不远处的那两人看到他脸上带着血,跟着恐惧,这里极其诡异,让他们的头皮都发麻到快要裂开了。

“不是我的,是那里,是他身上滴落下来的!”受惊过度的那个人脸上写满惊恐,指着半空中。网站qi-wen.com

“真有血腥味!”周全低语。

楚风几大步就冲了过去,看到了半空中的黑影,像是有一个人被吊在那里,黑乎乎,有血在淌落。

“厉鬼,空中吊着一头厉鬼啊!”

被严重惊吓了的那个人大喊着,无比惊惧,他爬起来,转身就向车厢冲去,而另外两人也跟着他一同逃离。

周胖子感觉后背在冒凉气,他硬着头皮来到楚风近前,并没有跟着逃走,倒也有些胆子。

“真有一个人死在这里了,这是谋杀吗?”周全仰头向上望。

地上有一滩血,半空中那道黑影被吊着,随风而晃荡,那是一具尸体,现在还向下流淌血液呢。

“他怎么能被吊在半空中?”楚风觉得有些发冷,即便他胆子很大,此时遇到这事情也感觉到阵阵寒气。完整版【圣墟】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是啊,这里离树木还有段距离呢,他怎么悬在半空中的!?”周全瞪大眼睛,接着蹬蹬蹬向后倒退,他也有些毛了。

车上的人听到他们的对话,就更加害怕了,有女人惊惧的尖叫声,也有懦弱的哭泣声,一片惶恐。

“厉鬼……半空中吊着一头厉鬼!”最先逃上车的那个年轻人面色惨白,在那里喃喃着,尤其是他脸上还有被滴落的血水呢,看起来很狰狞。

他导致车上的恐惧气氛更重了!

列车停在山地中,这里曾经死过很多人,眼下大雾弥漫,如此的诡异,怎不让人惊慌?

“别害怕,只是一具尸体而已,哪里有什么厉鬼!”楚风开口,声音很大,稳定众人的情绪。

周全也镇定下来,因为站在这里,并没有发生什么危险,他胆气略壮,喝道:“他再乱叫,在那里吓人的话,你们直接将他扔下来。”

事实上,楚风与周全心中也无底。

因为,那吊在半空中的尸体,头发很长也很浓密,遮盖了整张面部,随风在那里晃荡,景象实在令人毛骨悚然。原文qi-wen.com

“下来几个壮小伙,我们一起把他弄下来,看一看他到底怎么死的,不就是一具尸体嘛,有什么可怕的。”周全嚷道。

其实,他自己也发怵,多叫一些人下来是为了壮胆。

人们见到他们两个这么镇定,毫不害怕,顿时也跟着心静了不少,没有那么惊恐了。

时间不长,还真有几个高壮的青年下车,跟两人站在一起,打量吊在半空中的神秘黑影。

楚风攀上车顶,这里能够看的更清楚一些,同时如果想将那尸体弄下来的话,这里也是唯一能够勉强伸手的地方。

当站在这里后,楚风心中咯噔一下,因为那个人的穿着服饰等跟现代格格不入,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古人!

再加上那一头浓密的长发,遮住了这颗头颅,就愈发显得惊悚了。推荐qi-wen.com

还真要发生妖异之事不成?他心中有些顾忌。

周全也跟着攀了上来,虽然是个胖子,但体能却相当的好,没有让人感觉到笨拙,几下就上来了。

后面的几个壮小伙见状,胆子变大,人多在一起,觉得不怕了,先后跟着上来。

“这是……在拍戏吗,他穿的是什么玩意?!”周胖子看清那人后,吓得差点骂出脏话来。

“他……什么人啊,怎么穿成那样?!”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神情不自然。

“我怎么觉得这是古人啊,该不会是埋在这处战场下的吧,他……怎么吊在半空中?”另一人说道。

这些话一出,车顶上的几人都觉得凉飕飕,浑身笼罩上一层寒气,这片区域都有些冷冽了。

“他身上的是……铁链子吗?怎么是从高空中垂落下来的,这不应该不可能啊!”

周胖子也不能镇定了,他扯了扯楚风的袖子,低声道:“兄弟,这事咱惹不起,遇上了解释不清的东西,赶紧走!”

雾霭浓重,一切都看不清。

半空中,影影绰绰,疑似有一条又一条手臂粗的铁链子垂落下来,那尸体被吊着,让人觉得头皮发麻,像是地狱酷刑的情景。

其他几人听到周胖子的话,面色顿时变了,转身就想跳下车去,这地方让人不安,让他们觉得发毛。

“没事,是藤蔓,不是铁链子。”

楚风适时开口,让几人都是一震。

“山藤,怎么长到这里来了?”周胖子狐疑,他仔细看了又看,雾霭中,在那铁链上似乎有些叶片一般的东西。

“好像真是藤蔓。”有人点头,至此长出了一口气。

“估计这人是从山上掉下来的吧,这些拍戏的也真够拼的,将命都搭上了。”一个高大的青年摇头说道。

楚风脱下上衣,抓住一条袖子,而后猛力一甩,缠在一条藤蔓上,他用力一拉,将它扯了过来。

那尸体顿时跟着晃荡,摇动而至。

“啊……”有两人吓的不轻。

“我说兄弟,你胆子也太了,就这么动手了?”周胖子吓了一跳,还好很快又镇定了,赶紧帮忙。

“赶紧过来,都搭把手!”周全招呼另外几人。

那几人硬着头皮走来,真不愿意触动那死尸。

楚风一怔,因为将藤蔓扯过来的同时,他看到一件器物,古朴而又惊人。

那是一柄短剑,通体乌黑,没有灿灿光泽,像是黑金铸成,被那尸体握在手中,至死都没有松开。

他们将缠绕的藤蔓弄开,把尸体放了下来。

“还有一把剑?”几人都很吃惊。

楚风将那人的手掰开,将黑金短剑拿到手中,心中相当的吃惊,这剑不过一尺多长,但却很重。

“我看看,诶!”周胖子接过去,手一抖,差点让黑色剑体坠落,他惊叫道:“怎么会这么重?”

另外几人有点嫌弃,不愿碰那剑,他们正在观看尸体。

“将他放到地面上去吧。”周全将短剑递给楚风,然后招呼另外几人,一同搬尸体。

不久后,车厢中的一些人出来了,围着地上的尸体,都感觉阵阵心惊肉跳,同时带着不解之色。

这是一个高大的男子,服饰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同时他的伤口非常致命,胸口那里有一个前后透亮的血洞,足有拳头那么大,血水滴滴答答,至今还没有干涸呢。

“这像是被粗大的利器贯穿的,连被触及到的胸骨都整齐的断开了,留下一个很可怖的血洞。”有人低语道。

太惨烈,车上的女人根本不敢看。

“兄弟,你怎么还不下来?”周全疑惑,冲着车顶的楚风喊道。

楚风冲他招手,示意他上去。

周胖子再次来到车顶,而后跟在楚风后面,沿着车顶向前走。

“你看!”楚风用手指去。

半空中,有一条又一条手腕粗的藤蔓垂挂着,稍微一伸手就能够到。

“怎么有这么多山藤,都长到这里来了,再这么下去,列车都没法从这里经过了。”周全咕哝。

“这不像是山藤,因为,昨天列车停下的时候,我看到两边的山体离这里还有很远一段距离呢,山藤不可能这么垂落下来。”楚风说道,他仰望天穹。

周全顿时睁大眼睛,一脸吃惊的神色,道:“不是山藤,难道还是从天上垂落下来的?!”

他猛的抬头,跟楚风一样向上看。

可是,大雾太浓了,白蒙蒙,什么都看不到。

楚风提着那口黑金短剑,拨开垂落过低的藤蔓,踩着车顶,继续向前走。

蓦地,他停下了脚步,身体有些发僵,瞳孔急骤收缩,他极度震惊,神经直接就绷紧了。

“怎么不走了?”周胖子在后面说道,迈步跟到近前。

一刹那,他近乎石化,身子僵在那里,最后更是忍不住爆出粗口,说出脏话。

“我草!后半夜时,不会就是它砸在车顶上引起的剧震吧?!”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跟楚风一样,无比震撼,而后发呆。

那东西被藤蔓缠着,垂落在车顶上。

周全仰起头,如同梦呓般,道:“这是……一颗卫星啊,被藤蔓缠着,从天穹上垂落了下来!?”

他难以置信,有些无法接受。

010

大雾弥漫,半空中垂挂着一道又一道手臂粗的藤蔓,影影绰绰,被雾霭所阻,看不真切。

一颗非常沉重的卫星,被许多藤蔓缠绕着,坠落在列车上,此地无声无息,死一般的寂静。

这个场面实在有些冲击人的眼球,那可是一颗卫星啊,应该在太空中,在既定的轨道上运行,它怎么坠落下来了?!

楚风与周全的脊背都有些凉意,感觉阵阵寒冷,不自禁的再次仰望灰暗的高空,那里有什么?

“不要告诉我,这些藤蔓真的是从天穹上垂落下来的!”周全的声音有些沙哑,面色非常不好看。

这个场面实在令他有些难以接受,不敢相信!

楚风沉默着,走到近前,扒开藤蔓,仔细凝视,看了又看,确信这是一颗真正的卫星,没有错误。

“这到底怎么回事?”周全感觉脑子乱成一团。

楚风思忖着,不知道外界如何了,他们应该尽快离开这里,不能在久留了。

“兄弟,你在干吗?”周全回过神来,他看到楚风在用双手拉扯半空中垂挂着的藤蔓。

“我想到天穹上去。”楚风说道。

“你还有心情说笑?!”周胖子平日总是笑呵呵,像个慈眉善目的弥勒佛,可现在却一脸的忧容。

今日发生的剧变,让他心中发慌。

“我上去看一看。”楚风说道,他想攀到更高处去查看一下。

“别,太危险了,这又不是天路,你以为真能爬到天宫中去?”周全反对,担心他的安危。

“没事,我不会去很高的地方,只简单看一下。”楚风说道,他超好的体质体现了出来,很快就攀上去六七米远。

这个时候,雾霭将他那里淹没了,在下方已经看不清,能见度实在太低。

“兄弟,你没事吧?”周全在下方喊道。

“没事!”楚风答道,他一路向上,攀上去足有数十米远,这才止步。

“空中的藤蔓更粗大了,笔直的垂着,看着样子的确不像是两侧的山体上长出来的,是从高空垂落的。”楚风蹙眉。

这很难让人相信,一夜间而已,怎么会出现这种惊天之事?

随后,他想到了早先看到的那些新闻,太空出现一些树,以及悬浮有其他植物,都是地球上原有的物种,枝繁叶茂,现在让他产生诸多想法。

楚风沿着藤蔓滑落下来,他没有必要深入冒险。

“兄弟,咱们得赶紧离开,这地方不能呆了,我觉得发瘆。”周全说道。

楚风点头,列车抛锚,此地不宜久留,通讯器跟外界断了联系,他觉得应该自己想办法,先行离开。

接连发生的事让人不安,不能被动等待。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就在这时,惊叫声传来。

几名身体矫健的年轻人也爬上车顶,来到这里,一眼就看到了那颗沉重的卫星,一个个瞠目结舌。

他们跟见了鬼一般,面部发僵。

很快,这则消息传开,引发轰动,伴着恐慌,这片山地无法宁静了,所有人都走出车厢,哭泣与各种嘈杂声混在一起。

“这样容易出乱子啊。”周全说道。

无秩序的状态下,最容易发生各种事端,但是,现在谁能维护呢?列车员等都早已懵了,手足无措。

“那个古人怎么样了?”楚风问道。

“还能怎么样,早就死透了,我刚才去看了一下,听别人说,他可能不是古人,身上竟带着通讯器。”周全答道。

“嗯?”楚风一怔,他看过那个人的一切,服饰等可不是简单的复古,而是真的有一种特别的古韵。

“想那么多干嘛,我们赶紧走!”周全催促,他一刻也不想停留。

事实上,这个时候其他人也都在行动,想马上离开此地。

楚风掂量手中的黑色剑体,仅一尺多长,却这么沉重,密度超过他所知晓的各种金属材料,这让他十分怀疑。

“那个人的通讯器呢,看一看他和什么人联系过,太古怪了。”

可惜,楚风没能如愿,这里人太多,乱糟糟,那个通讯器早已不知道在哪里。

“走!”

他们没有耽搁时间,一起快速上路。

一群又一群人离开,相互结伴,向最近的城镇而去。

楚风与周全沿着铁路走,胖子对这条路相对熟悉,过去坐车往返过多次,按照他的说法,穿过山地十几里就有一座小城。

“这是谁干的,怪不得列车不得不抛锚,这也太损了!”在路上,周全气愤。

走出去数里后,他们看到有一处铁轨断开了,这绝对是重大安全隐患,真要这么行驶过来非出大事不可。

“不对啊!”

又走出去两里地,他们再次看到铁轨断开,只是这一次十分古怪,不像是被人掘开的,而是……有隐情。

“你看到了吗,情况不对头!”

周全仔细看了又看,一脸郑重之色。

地面像是被拉伸过,区域变大了,而铁轨则崩断,所以彼此不能相连。

两人狐疑,原本的地域还能伸展、比早先更大?

“应该是地震吧?”周全说道。

可是,早先他们并未感觉到震感,情况十分妖邪,令人为之而惊,现在什么都弄不清楚。

两人有点发毛,不明所以。

一路向前,不久后他们亲耳听到铁轨崩断的声音,并目睹了那一幕,地面仿佛在伸展,扩张开来。

周全目瞪口呆,嘴巴张的很大,说不出话来了。

“闹妖啦!”最后,他一声大叫。

“快走,这块地域不稳定!”楚风说道,开始加速。

周全虽胖,但从攀爬列车时就看出来了,他的体力其实很好,虽然奔跑起来时在喘气,但并未喊累。

“嗯,没路了?”

铁轨前方,一座大山横亘,阻挡住去路。

最为诡异的是,轨道通向这里后,像是被大山压在了下方,仔细观看,的确如此,扒开土石能见到被埋住的部分。

别说周胖子,就是楚风都懵了,彻底傻眼,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多了一座大山,镇压在这里!

“你确信前方有一个城镇?”楚风问道。

“我确信!”周全说道,并且发誓从来没有见过这座大山,像是凭空出现的,压在这里。

“没有办法了,翻过去,我就不信,=还能进入一片未知的世界不成!”周全说道。

“别,绕过去,也不是很远!”楚风阻止了他。

周全有点不甘心,他还真想探究一下这山是哪来的,怎么能凭空出来?

“吼!”

一声大吼,山林都摇动了,从那座气势不凡的大山上发出,很明显有恐怖的猛兽!

“怎么可能,这兽吼有点惊人啊,可这片地域并没有大型猛兽才对,哪跑来的?”周全心中震动。

楚风指了指那座大山,周胖子立刻熄灭了翻山的念头,开始老实的绕行。

在此过程中,他们数次听到惊人的兽吼,并且随后听到了人的惨叫声。

“有人在翻山!”周全面色发白,庆幸没有走那条路。

最终,两人成功绕过这座大山,依旧沿着铁路走,想进那座城镇。

同时,他们在路上越发心惊,铁路断开的距离在加大,地面像是变的越发的广阔了。

原本十几里的路,到头来他们感觉像是足足走了二十几里。

还算幸运,他们安然到了这座小城中。

这个时候,雾霭终于散开,可是阳光却没有洒落下来,被遮住了。

“真有一个大家伙!”楚风神色变了,在那高空中,一条又一条藤蔓垂落下来,全都粗大无比,叶片繁茂。

它遮天蔽日,横亘长空中。

那不像是长在地面上,而像是本就生于天穹,宛若神话一般。

一棵巨藤铺天盖地,遮住了这块区域。

当雾霭散尽,小城中的人也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引发巨大恐慌。

“逃,一定要赶紧离开!”周全大吼道。

事实上,许多人在逃,一辆又一辆的车启动,驶向远方。

“不行,我们得赶紧拦到一辆车,趁现在路还能走,不然的话肯定要被堵死在这里。”楚风道。

“还拦什么啊,抢吧!”周全一声大吼。

不过,最终他们还是拦到了一辆车,一位中年大叔载着他们一同逃离,冲向城外,逃向远方。

大雾散尽后,通讯器竟然恢复了,可与外界联系了。

楚风第一时间打开,看有什么惊人的消息。

“天啊,嵩山、王屋山、罗浮山等一些名山,竟然出现各种异象,甚至岩石都在流紫霞。”

周胖子怪叫,发现了这则报道,仅一夜时间过去,外界发生了很多大事!

“咦,有人在路边发现一株普通的小树,结有银色的果实,吃下去一枚后,他……居然长出一对银翅?!”周全看完后,一阵发呆。

世界在剧变,这是楚风读完一些报道后的最直接感受!

圣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圣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 月缺月盈的人生

    原标题:小说月缺月盈的人生书名:月缺月盈的人生目录预览:第一章:残阳染血第二章血色深谷第三章功高震主第一章:残阳染血黄昏,落日。残阳如血,太阳的余晖洒落在大地上,似乎都染上了几分血腥的味道。骑着养了五年的逐日,我疯狂的往风如陌住扎的军营赶去。入目,周围已从山势崎岖变为开阔平坦,我感受到了逐日的疲惫,虽然它努力扬蹄奔跑,可是速度,却明显的慢了下来。从昨日清晨开始,逐日就未曾吃过一点儿草料,加上快速的奔跑,它恐怕早已经体力不支。逐日是我十三岁生日的时候,父亲送我的生日礼物。那个时候,父亲是护国大将军

  • 小说 爱如潮汐冰冷

    原标题:小说爱如潮汐冰冷小说名字:爱如潮汐冰冷目录预览:第1章我怀孕了第2章少夫人流产了第3章心上的白月光第1章我怀孕了午夜。男人掀开锦被,瞥了一眼熟睡的女人,将手伸向她丝质的睡裙。“歘——”白可欣从梦中惊醒,不等她出声,男人精壮颀长的腰身已经覆上去。熟悉的重量和温度,还有喷薄在耳边的灼热气息和浓烈的酒味。又喝醉了!宇凌风喝醉以后,狠厉起来像头饿狼!想到医生的叮嘱,白可欣本能的护住小腹,使劲儿推他:“宇凌风!”宇凌风置若罔闻,一手将白可欣的双手擎过头顶,一手继续在她身上各处点火。白可欣顿时全身紧

  • 小说 我的性感黑丝女总编

    原标题:小说我的性感黑丝女总编小说名称:我的性感黑丝女总编目录预览:001夏日的夜晚002那个周末003吃了一惊001夏日的夜晚这是在我的女上司柳月家里。北方夏日的夜晚,微热的空气中弥漫着令人心驰荡漾的爱昧。爱昧的夜,和心目中的女神单独在一起,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酒后的我心中充满了弥乱而懵懂的感觉。柳月喝醉了,一进家门就坐在沙发上,闭着眼,扶着额头,表情显得很痛苦。我急忙给她倒了杯水,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柳月修长的腿在我面前一晃一晃,我不停心跳加速。柳月勉强张开眼,怪怪地看了我一眼,看得我心里直

  • 小说 心有悲凄无可奈何

    原标题:小说心有悲凄无可奈何小说:心有悲凄无可奈何目录预览:第1章跟我,一个月十万第2章他的小情人?第3章跟你,做你的女人第1章跟我,一个月十万“闭上眼,跟着我的节奏来。”低沉悦耳充斥着男性荷尔蒙的声音,慢慢的窜入了女人的耳中。那声音是致命的蛊惑,让深陷柔软的大床的她眼角情不自禁染上了情语,被滚烫的人儿压得服服帖帖。氤氲昏暗的房间里,床尾摇摆,一下跟着一下,粗重的呼吸声似是配乐,奏出了此起彼伏的乐章。一夜荒唐,林语睁开眼,耳边是那个男人沉稳的呼吸声。林语轻手轻脚进了浴室,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红痕遍

  • 小说 运筹之王

    原标题:小说运筹之王书名:运筹之王目录预览:第一章【月下事】第二章【堂兄那恼人事】第三章【大宗主的安排】第一章【月下事】月色幽幽,恬静如水,那柔和的月光洒舍在平滑如镜的畅春湖面,波光粼粼,再加上三月的春风柔和地吹拂着,让湖边的芦苇丛轻轻摇摆,说不出的秀美宁静。衣袂飘飘,宽阔的畅春湖边,一对男女并肩而立,正抬头望着天上的一轮明月,那女子白衣白裙,脸庞说不上很美,但却颇有一股子妩媚气息,柔柔地道:“夏公子,你看,这天上的月亮好美哦。”她身旁站着一名个头不高的富家公子,长相实在称不上英俊。听见少女柔柔

  • 小说 功盖三村

    原标题:小说功盖三村小说名:功盖三村目录预览:第一章扬我村威第二章神仙附体第三章甘露的神奇作用第一章扬我村威“刘土匪,你别欺人太甚。”杨峰扬起手中两尺多长,手臂粗的木棍一指对面的中年男子,怒声呵斥道。“呦呦呦!我们的大学生村长发威了,我好怕怕啊!来往这里敲!”被称作刘土匪的中年男子,脸上闪过一丝轻笑,杨峰这个细皮嫩肉的小伙儿,还真没有一点让他惧怕的,脑袋往前一伸,指了指。“狗日的刘土匪,老子一再忍让,你当真怕了你了,今天不把你弄死,老子就不姓杨。”杨峰胸中的火苗忽的一下就起来了,压抑的情绪在这一

  • 小说 花间俏医女

    原标题:小说花间俏医女小说名称:花间俏医女目录预览:第一章代嫁第二章专业带孩一百年第三章迫不及待被分家第一章代嫁破旧的泥土和石头累成的院墙,不过三尺高,风一吹,墙头上的几棵野草随风摇曳。阳光透过破旧的窗棂照进来,给这阴暗的屋子添了几分鲜活。耳边忽近忽远的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声、嘈杂声,林如诗觉得头痛欲裂。“求求你们,不要这样!”“让开,没了大的,小的嫁过去也是一样!”“我不能让你带走我的女儿,不能!”林如诗觉得自己被紧紧的抱住,湿热的液体一滴一滴的落在她的脸上。“不要带走我姐,不要!”周围的吵闹

  • 小说 先生,我们不约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小说名称:先生,我们不约目录预览:第1章老公出轨第2章献出初夜第3章爆出秘密第1章老公出轨初夏,晚上十点,S市的某五星级酒店。一间标准房内,床边坐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一身紧身的抹胸小礼服,身材凹凸有致十分妙曼。她手指间夹着根味很冲的男式香烟,微微颤抖的指尖显出她的情绪很不稳。塞在耳中的窃听器就像一把无情的电钻,钻得她耳朵刺痛。心也跟着在滴血。耳朵里传来一堆男女的对话声。女人:“毅然,你最近精力这么旺盛,我都快吃不消了……”男人:“小妖精,别说你刚才没高潮。”女人:“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