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完整版【薄情总裁夺爱小蛮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7:32:16 来源:网络 [ ]
小说:薄情总裁夺爱小蛮妻
009麻烦找上门

  四目相交,他们好似都想要将彼此看透,凝望着对方,沈小溪咬着唇瓣,他的气息将她包围,让她感觉到莫大的压迫感,而某人的俊脸在一点点的靠近她,他的鼻尖很挺,鼻息暧昧的气息与她交缠,小溪甚至不敢大喘气。奇闻网

  就在他即将要吻上她的那刹……

  叮咚……

  叮咚……

  门铃响起,连续响了很多声。

  小溪晃过神来,一把推开他,拿起一旁的大毛巾披在身上,遮挡住胸口,前去开门。

  门一开。

  "姐!"

  一声甜腻腻的叫声传进沈小溪的耳朵里,穿着超短裙的沈安妮言笑晏晏的望着小溪,"姐,我们学校要我们出来实习,我能不能住你这儿?"

  小溪的心情豁然好了起来,她宠溺的捏了下妹妹的脸蛋,"傻瓜,当然可以,这还需要问吗?你想住多久都成。"

  作为他们新房的别墅,宽敞的让人觉得空虚。

  有时候,小溪恨不得能有一屋子的人来陪自己。

  "真的吗?还是姐你对我最好。完整版【薄情总裁夺爱小蛮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沈安妮那张小嘴像抹了蜜,说的话让小溪的心情大好,她帮忙将安妮的行李箱都搬了进来。

  "你这是做什么?"

  顾铭俊微蹙眉头,站在楼梯口,对于沈安妮的突然出现,他并没有感到欣喜。

  "姐夫,你不欢迎我吗?"

  沈安妮挽着小溪的手,迎视着顾铭俊眼中的警告,委屈的一瘪嘴,"姐,你看姐夫都不欢迎我。"

  小溪没想到顾铭俊会摆出这副表情,心下有些尴尬,想到自己要和他离婚,便低眉问着,"安妮能住这吗?你要是觉得不方便,我过几天……"

  "就这么住着吧!"

  他打断她的话,转身迈步走上楼,撂下话,"收拾完东西就上来,我有话跟你说。"

  怕安妮会顾虑太多,沈小溪挤出笑容,帮顾铭俊说好话,"安妮,你姐夫没有不欢迎你,他可能感到太突然了,你不要想太多,只要姐姐在这里一天,你就光明正大的住在这里。"

  沈小溪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脸,"瞧你,住在学校都瘦了。"

  "姐,你上去吧,我姐夫不是说有事儿,要跟你说吧,我自己收拾就行了。完整版【薄情总裁夺爱小蛮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沈安妮以为自己的到来,激发了顾铭俊向小溪摊牌,便催促着小溪离开。

  **********

  来到他们的卧室。

  沈小溪站在门口,敲了敲门,就是不肯走进去,"你叫我上来,有事吗?"

  顾铭俊循声望去,将手指间的烟泯灭,起身朝她走来,如参天大树一般笔直的站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睨着她,"……安妮跟你说了什么?"

  他怕那丫头,会忍不住摊牌……

  小溪不解,"没说什么啊?"

  "怎么了?是不是她出什么事了?"

  沈小溪就这么一个妹妹,她表现出的紧张感让顾铭俊的心里尹升内疚感,他扣住她的手,将她拉进房,随手将门反锁。

  小溪见状,想抽出手,他却用力的握住她的双臂,低声警告,"沈小溪,你再敢动一下,信不信我现在就办了你!"

  小溪愣然,果然不敢再乱动。

  "听我说,明天,就去给安妮找房子,让她搬出去住!"他不能让安妮住在这里,那只会让情况越来越恶劣。

  小溪一听,心里就不高兴了,"安妮就住几天而已,你有必要这样吗?我是她姐姐,我这里有地方住都不留她,竟然还让她去外面租房子?这要是让我爸妈知道了,我这个姐姐是怎么当的?"

  小溪实在很不理解顾铭俊的态度,"再说了,安妮又没招你惹你,你干嘛这么不待见她?"

  "我……"

  他语塞,有口无言,他的理由又岂能说出来?

  小溪挣开他的手,"你要是真的这么不待见她,我现在就带她走……"

  说罢,她转身要朝门口走去,他立即从她身后抱住她,"你做什么?这大半夜的?"

  顾铭俊这才发现,这个小女人使起性子来,不是一般的倔强。

  "睡觉吧,留下来睡卧室!"

  他心烦意乱的命令着,抓着她的手腕将她拉至床边,小溪本别扭着想出去睡,可转念一想,如若让妹妹知道,那父母也必定会知道,那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版权http://www.qi-wen.com/

  如此想想,她只能住在卧室里。

010要钱不要命了?

  翌日清晨。

  小溪急急忙忙的赶去上班,第一天,当然不能迟到。

  门,砰的一声被关上。

  沈安妮穿着睡裙,以一副女主人的姿态走上二楼,观察着他们的大房子和新婚房,到处都布置成红色,看上去很喜庆。

  沈安妮不爽的看着门上粘着的囍字,伸手一撕,便将好好的一个喜字撕成了两半,小声嘀咕着,"都过去一个月了,还贴着,生怕别人不知道你结婚了一样。"

  卧室很大,光是他们的卧室就分为几个区,靠近浴室的是衣橱间,沈安妮推开衣橱门,映入眼帘的便是属于小溪的衣服。完整版【薄情总裁夺爱小蛮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小溪的衣服都比较知性,典型的淑女风格,完全不是她沈安妮的风格和品味……

  但,除了这一条!

  她的手指,在一排衣服中徘徊,停留在那件深蓝色的吊带裙。

  那是顾铭俊买的,那次为了参加慈善晚会特意准备的,可她突然觉得胃不舒服,便没有去,这件衣服自然而然的没有穿过……

  小溪也舍不得穿,8万块的裙子呢!

  沈安妮爱不释手的摸着这条崭新的裙子,喜滋滋的自己换上。

  果然,她穿很适合!

  安妮一直很满意自己的身材,这裙子完全衬出她玲珑有致的优点……

  此时,正从浴室里沐浴出来的顾铭俊,看见衣橱间的门开着,便走了过来。

  她背对着他,弯着腰在衣橱里找着属于这条裙子的腰带。

  他的视线,在她姣好的身材上徘徊,露出了满意的弧度……

  顾铭俊也没有看过小溪穿过,他走上前,几乎是情不自禁的张开手臂环抱住她,清晨中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清爽,"我就知道很适合你。"

  *****

  顾铭俊也没有见小溪穿过这条裙子,他走上前,几乎是情不自禁的张开手臂环抱住她,他的声音在清晨中听起来很清爽,"我就知道,很适合你。"

  沈安妮一愣,直起身,欣喜的转过身,将手臂勾住他的脖子,"铭俊哥,这裙子是你买给我的?"

  顾铭俊怔愣,怎么会是……

  他松手,抓着她的手想扳开她,"你跑上来做什么,你姐呢?"

  沈安妮一听,脸上的笑容僵了,"那你刚才以为我是谁?以为我是姐姐才抱我?"

  "安妮,不要闹了!"

  他的黑眸里漾着警告的意味,可她却不依不饶的搂住他的脖子,偏不放手,"你这个大骗子,还骗我说你跟她没上过床!你说,你背着我都跟她干了什么?"

  "沈安妮!你不要越来越过分了!"

  他怒斥,她要玩,也得分场合……

  这样公然的跑来他家里闹,让他来个措施手不及,这有点过火了。版权qi-wen.com

  沈安妮被吼的一愣,那晶莹的泪花便在眼眶里眨啊眨,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突然,楼下传来动静声。

  那是关门的声音,顾铭俊一愣,听着沈小溪在楼下叫着,"安妮?安妮?"

  "我在……唔唔。"

  沈安妮本故意装着回答小溪,却被他用大手捂住她的嘴,"给我待在这里面,不要出声!"

  他的态度,很严肃,说的话并不是在同她开玩笑,沈安妮有分寸,她不能彻底的惹怒了顾铭俊。

  小溪走上楼,却正好遇见从卧室迈步而出的顾铭俊。

  她正准备走向卧室,他却伸出手拦住她的去路。

  小溪不解,"你干什么?"

  "你、不是才出门?"

  "我回来拿东西啊,随便帮安妮买了点早餐,诶,你让开啊,别挡着我。"她郁闷极了,他怎么就挡着她的道?难道不明白好狗不挡道的道理吗?

  顾铭俊改为握住她的手腕,"你到楼下等我,我去换衣服,一会儿一起走,你想拿什么我帮你拿出来。"

  "雨伞啊,我上次刚买的雨伞好像塞到衣橱间了。"

  "我去拿……"

  他应着,那态度摆明了不让她进卧室。

  沈小溪狐疑的看着他,他却不紧不慢的抬眸看着她,俊脸上毫无波澜,"怎么?一副怨妇的表情,是想进来帮你男人亲自更衣?"

  小溪横了他一眼,"你才怨妇。"

  语毕,边走楼梯边说,"你快点啊,我要迟到了。"

  *********

  "停!"

  "在路边停就好了!"沈小溪嚷着,指着路口,"你就停着这儿吧,那边不能掉头。"

  小溪拿起自己的包包,推开车门就往对面跑,车流量大的马路上,她就这么不要命似地跑了过去,看的顾铭俊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

  这女人,要钱不要命了,是不是?

011言而有信

  顾铭俊望着她瘦弱的背影,直到看见她走入对面那栋写字楼里,那漆黑如墨的剑眉拧起。

  她竟然在这里上班?

  圈内的人,谁不知道程斯民那小子好/色成性,公司里多少女秘书都没逃过他的魔爪……

  这个笨女人,他是该说她单纯还是愚蠢?

  *****

  "沈小溪,把这个合约,送去跆拳道馆,让尹总签字,明白吗?"

  一份合约,被丢到沈小溪的桌子上,她还来不及抗议,主管已经扭头走人了。

  沈小溪悲剧的看了眼这份合约,郁闷的咬着唇,"干嘛什么事都让我做?"

  一整天,小溪只有一个感觉:累!累的她快吐白沫了……

  这群人,压根就当她是一苦力!现在连送合约这种差事都要她来做!

  小溪从公司出来之时,天气很闷,好似随时都要降临一场倾盆大雨。

  跆拳道馆里,并没有多少人,起初保安还严禁她进入,直到她说自己是来找人送合约的,对方这才带她进去。

  训练馆里。

  尹寒一身跆拳道服,头上缠绑着一圈纱布,却不影响他清隽妖孽的俊逸。

  "过来!"

  他手指着三五人里最瘦弱的男人,冷声道,"出来陪我打一场。"

  辰风摇头如拨浪鼓,就差没哭了,"老大,你饶了我吧,我真没把那女人送到你车里,我向上天发誓,要是真是我干的,我断子绝孙我。"

  "出来!"

  某人心里憋着的怒气没办法消散,非要好好的宣泄一下。

  可在场的几个男人,哪里是他的对手,哪个不怕死的敢上,绝对得一个星期下不来床!

  尹寒上前一步,大家就往后退一步,大伙儿那是悔的肠子都青了,就不该笑这大少爷的。

  就在着关键时刻。

  咚咚咚……

  有人敲门!

  辰风如见到救命的菩萨,堆起笑脸,"我去开门。"

  他跑上前,门一拉开,小溪微微一笑,"尹总,你好,我是瑞丰地产的员工,这是……"

  她正准备拿出合约,辰风赶紧制止她,"等等!"

  她不解,辰风朝美女菩萨笑了笑,"我不是你要找的尹总。"

  说着,他让到一边,指向身后的尹寒,"你要找的人,在那里。"

  辰风向一旁让开,指向身后的尹寒。

  沈小溪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视线撞入一双桃花眼里,四目相接的那刹,沈小溪真有转身逃跑的冲动,可她的双脚却好像被定在了地板上,只能怔愣的看着他一步步的逼近自己,笔直的站在她的面前,目光凌厉的打量着她。

  呵……好家伙!自个送上门来了?

  他还头疼着,该怎么把这妞找出来!

  沈小溪艰难的吞咽着口水,心里虚的狠,努力的挤出笑容来,干笑几声,"尹总?"

  男人挑眉,睨着她表情丰富的脸蛋儿,说话间透着一股狠劲,"你胆子不小,还敢来找我?"

  一旁的几人顿时不明所以的看着好戏……

  沈小溪真想掉头走人,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小?她要是知道尹总就是他,她打死也不能来啊,那天她也不是有意要伤他,谁知道他那么不经打,一个烟灰缸飞过去也能把他打晕。

  为了得来不易的工作,小溪警告自己,忍!

  她微笑,"尹总,我是瑞丰地产的员工,这份合约……"

  "作废!"

  他打断她,嘴角噙着阴冷的笑意。

  "……"

  作废?就因为她打了他?!

  小溪一口气堵在心里,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怎么?不服气?"他玩味的睨着她的表情,突然之间起了一份玩心,"你会打跆拳道吗?"

  "……?"

  小溪不知道他在卖什么关子,"问这个做什么?"

  "你要是能打赢我,我马上在这份合约上签字,上次的事情一笔勾销,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他倒是很想看看这个小女人会作何选择。

  小溪拧眉,男人那嚣张的眼神在告诉她,不会就趁早滚蛋!

  可她沈小溪是什么个性?

  这份合约,她偏要他签了不可!

  "好,我答应你,但也希望你能言而有信。"

  ****

  训练馆里。

  几个大男人站在一旁趣味盎然的看着这两人。

  只见:两人隔着一定的距离,沈小溪其实根本就没练过什么跆拳道,她看着对方那气势凌人的样子,心里的气焰一下子就灭了大半。

  可,她不想就此失去一份工作,也不想被他看扁了。

  小溪深吸一口气,再吸一口气,就这么冲了上去……

  只听砰的一声……

  众人目瞪口呆,从未输过的尹大少爷,竟然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按倒在地!

012不被爱的才是小三

  尹寒一手环住女人的小腰,摔得他的背闷闷的疼,好看的唇形却意外的上扬,"女人,你这是什么打法?"

  语气里掺和着无奈的笑意。

  他以为,她敢答应,必定练过。可哪知,她就这么闭着眼睛毫无章法的冲了上来,若不是他及时收手,必定将她狠狠的摔在地上。

  然,他收手之时,她却按住他的肩膀,两人一下子就失去了平衡感,才导致了现在让人联想翩翩的画面。

  沈小溪的两手撑在他的胸膛上,脸蛋瞬间红了,她想起身,他却环住她的腰身,一个翻身,便将她压在身下,而他那坚硬的胸膛紧紧的压制住她,甚至将全身的重量都放在她的身上。

  好重!

  小溪偏过晕红的脸蛋,羞愤的嚷着,"流/氓,起来!"

  "流/氓?"

  他坏坏的笑着,"女人,我要是不对你做点什么,还真是对不起你给我的这个称号。"

  语毕,他作势要俯下头去吻她,小溪吓得尖叫着偏过脸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巴,她这番反应激起了尹寒的兴趣和玩心,他活了这二十几年,还没遇见哪个女人是如此抗拒和他接吻的!

  男人的身体里,都潜伏着征服的欲望。

  尤其是尹寒这种百花丛中过的男人,更是想要彻底的征服身下的女人。

  沈小溪又羞又愤,如果眼神能杀人,她恨不得能在他身上剜出千万个窟窿来!

  他则故意将手臂撑在她的身侧,温热的气息在她的脖颈处流连,语气轻挑,"大家都看的很清楚,是你把我扑倒的,你评评理,是你流/氓,还是我流/氓?"

  "你……"她语塞。

  他怎么敢,说出这么下/流的话!

  沈小溪觉得自己长这么大还没有这么生气过,她一气之下,抬起身,一口重重的咬在他的肩膀上。

  训练馆里传出男人痛苦的吼叫声……

  ****

  沈小溪已经做好了被辞退的准备!

  从跆拳道馆逃走的她,不仅咬了对方,得罪了公司的大客户,还把合约的事情弄砸了!

  可她一回到公司,便有人帮她安排了新的工作环境,甚至是总经理程斯民亲自来见她,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在新的位置上,笑呵呵的说着,"小溪啊,你以后就坐在这里工作,缺什么就跟小李说,或者直接找我谈也行,知道了吗?"

  小溪受宠若惊,殊不知她一离开,尹寒便直接打电话给程斯民,问了关于沈小溪的事情,程斯民是何其聪明之人,能听不出尹大少爷对他旗下员工有意思?

  "总经理,我弄砸了合约,我想我还是离职吧。"

  "别啊,合约的事情已经搞定了,你就安安心心的在这里工作,今晚啊,咱们公司在妃色要了个包厢,为你举办欢迎会,你是主角,可不能缺席,知道吗?"程斯民哪里能放她离开,这可是上苍派来的活菩萨,她一来,就轻松搞定了尹氏公司的大人物。

  ******

  天色昏暗。

  顾铭俊一回到家,便看见沈安妮在厨房里忙活。

  突然间,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好像这一个月来,他已经潜意识的认可了小溪才是这里的女主人,今天突然看见别人穿着她的围裙,他的心里不知为何有些不适应。

  沈安妮回头见他回来了,笑着上前,环抱住他的腰,"铭俊哥,你看我穿围裙是不是很好看?"

  他沉默,扳开她的手,"你姐呢?"

  "她打电话回来说要很晚才回来呢。"她笑着,靠在他的怀里,"我们终于有充足的时间可以在一起了。"

  "安妮。"

  他的语气低沉,"这是在家里,小溪随时都会回来。"

  她抬起头,"回来怎么了?你当初买下这里,不就是为了娶我吗?顾铭俊,你敢说你不是为了我买下这栋别墅的?小溪回来怎么了?她早就应该知道我们的关系,这样对她是仁慈,与其欺骗她,何不如早早的摊牌?"

  在沈安妮的观念里,不被爱的那个人,才是小三!

013真有缘

  "铭俊哥,我知道是我错了,你跟她摊牌好不好?难道你就忍心让我这么跟着你吗?你不是说会这一辈子只对我一个人好吗?"

  顾铭俊那漆黑如子夜的双眸里闪烁着复杂的光,他是答应过她,这一辈子只对她好,因为没有她,他也不会活到今天。

  见他没有回应,沈安妮踮起脚尖,搂住他的脖子,低声细语,噙着让人心碎的眼泪,"你真的打算让我一辈子跟你偷偷摸摸的在一起吗?铭俊,我想成为你的妻子,光明正大的拥有你,我不要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顾铭俊叹气,将她拉入怀里,"傻丫头,你想什么呢?再给我一点时间,我怎么舍得让你这么没名没分的待在我身边。"

  "那好,我就再给你一点时间,如果你还不跟她说,我就自己去说。"哪怕从此和姐姐断绝姐妹关系,她也在所不惜。

  沈安妮得到了承诺,便喜笑颜开,"我做了你爱吃的菜,我知道姐姐不会做饭,你一定都吃不好,看你最近瘦的。"

  "不用了,我一会儿还有事情,要出去。"他扯开领带,松开她,迈步走上楼。

  ****

  妃色国际会所。

  沈小溪是第二次来这种地方,那一次心情太压抑,以至于她忽视了身边的环境,这一次来,她是真真切切的不喜欢这种开放的地方。

  走进包厢,一抬眸便对上一双火热无比的黑眸。

  他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修长的腿交叠着放在桌子上,倚靠在那儿,微眯着一双桃花眼,好像早已恭候她多时……

  程斯民谄媚的笑着,拉着她就往尹寒的面前走,伸出手,"尹总,你好,这是我们公司的行政秘书,沈小溪。"

  "……"

  "总经理,你不是说这是专门为我举办的欢迎会吗?"小溪忍不住,低声问着程斯民。

  程斯民却当做没听见,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在尹寒的身边,"好好陪陪尹总,让他多了解一下咱们的公司。"

  "我……喂……"小溪来不及说话,已经被强迫的坐在了他的身边。

  他放下腿,故意凑近她,邪肆的笑着,"沈秘书,咱们可真有缘,你说是不是?"

  小溪翻给他一个白眼,小声嘀咕,"孽缘。"

  ****

  此刻。

  妃色会所的门口,一辆黑色的车停在了门口,门卫立即上前,恭敬的替他拉开车门,做着请的姿势,顾铭俊那双冷冽的黑眸看向会所门口,从车里迈步而出,他颀长清瘦的身形包裹在黑色的衬衣和西裤之下,显得格外的有型和好看。

  在侍者的引路下,顾铭俊迈步走向318号包厢,岂料刚经过317号包厢时,便遇见他不想见的人。

  "这不是顾总吗?"程斯民笑着上前,"顾总您真是让人难得见到一面啊,我给您秘书都预约好几十次了,都没见到,今儿真是有幸了。"

  顾铭俊本来就不喜与这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人打交道,可转念间想起沈小溪在他的公司,便也不冷不淡的道,"程总哪里的话。"

  "您看,我上次跟您提的那件事儿……"

  程斯民刚一开口,317号包厢的门便拉开了,沈小溪站在门口,怔愣的看向顾铭俊,"你、你怎么在这儿?"

  程斯民差点没跌破眼镜,敢情这沈小溪还认识顾铭俊这种大人物?他笑嘻嘻的问道,"小溪啊,你认识顾总?"

  "她是……"

  "交情不深。"

  小溪打断了顾铭俊的话,低下头不敢去看他凛然的目光,她不希望自己日后在公司要靠着顾铭俊的影响力而生存,再说了,他们很快就要离婚了。

  交情不深?

  顾铭俊的眉一皱,整张脸都阴沉下来。

  应着程斯民的邀请,顾铭俊来到了317号包厢,程斯民不知情的将小溪拉到尹寒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小沈,这尹总呢,跟咱们公司的那个合作是你在负责,你得多跟他交流交流。"

  顾铭俊亲眼目睹这斯将自己老婆送去陪酒,心里无端的尹升起一股怒火,整张脸的脸色都很难堪。

  小溪故意离尹寒坐的远一点,他却故意又挨近她,弄得她脸色铁青的低声警告他,"尹大总裁,您是不是还想被咬!"

  "噢?要是换个地方咬我,我更乐意。"

014出事了

  他说的极为轻挑,眼神暧昧的在她脸上逗留,而她却一头雾水,"什么意思。"

  他坏笑着,靠近她耳边,富饶磁性的声音响起,"意思就是,我……对你,有意思。"

  见她一副懵懂的样儿,他说的极为委婉,若是换了别的女人,他一定会直接大胆的表示想跟她上/床,但眼前这个女孩儿完全就单纯的让他萌生了占有和游戏的兴趣。

  如此委婉的话,还是把沈小溪惹得满脸通红。

  而坐在他们对面的顾铭俊,完全不知道程斯民在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他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燃烧了,好你个沈小溪,咱们还没离婚,你就公然当着你男人的面,跟别的男人玩暧昧!

  顾铭俊只觉得一股怒意从心底窜起,握着酒杯一饮而尽,扭曲的微微笑,随后站起身来,走向沈小溪,坐在她的身边,将手占有性的搭在小溪的肩膀上,往自己这一边拉近,皮笑肉不笑的问,"老婆,不介绍一下?"

  老婆?!

  沈小溪瞠目结舌的看向顾铭俊,他第一次叫她老婆,还是在外人面前。

  他脸上阴森森的笑容让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尹寒挑眉,有意思的看着沈小溪脸上的表情,抿唇笑着,好似在等着小溪的答案。

  沈小溪想要拿下顾铭俊的手,他却改为揽住她的腰,小溪顿时觉得尴尬,小声道,"顾铭俊,你要干什么?"

  他笑,笑的无比邪恶,让人看不出喜怒,"老婆,你不是跟我说身体不舒服吗?我想咱们先走,程总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说这话,顾铭俊看向一旁一脸错愕的程斯民。

  程斯民晃过神来,赶紧点点头,"当然当然,身体不舒服就早点回去休息。"

  小溪皱眉,"我没……"

  "你看,程总都发话了,老婆,走,咱们回家!"

  他打断她的话,'回家'两个字,顾铭俊咬的很重,让沈小溪有一种不想回去的冲动,可是她哪里是他的对手,某人一手搭在她的腰上,已经拉着她,走出包厢。

  一出包厢。

  立即变脸!

  他改为握住她的手腕,大步流星的走出会所,小溪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他紧捏着她手腕上的力度,已经让她感觉到了,他在生气!

  是因为她不承认他们之间的关系吗?

  终于,他松开了她的手,却冷声道,"上车!"

  他的脸色格外的骇人,车速直线飙升,小溪坐在副驾驶上,看着前方的路段,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

  车子,停在了海边,并没有直接回家。

  顾铭俊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只要一想到她和尹寒靠的那么近,心口闷的喘不过气来。

  小溪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口,不等她发问,便听闻他命令的口吻,"明天把工作辞了!"

  她不理解,"为什么?"

  现在要找一份工作,何其容易?

  他看向她,清冽的幽眸里迸发着凛然的目光,"沈小溪,你是想出去工作,还是想借着工作的名义出去勾/引男人!"

  见她跟尹寒那个花花大少聊的面红耳赤,顾铭俊恨不得……

  恨不得……

  他这才发现,自己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顾铭俊,你不觉得自己说这话很过分吗?我勾引男人?你在外面又有多少女人?"

  小溪红了眼眶,第一次这样大声而直接的问出这样的问题。

  顾铭俊蹙眉,复杂的看向她,她眼中的泪光一下子就触及他的心里。

  "自己做不到好丈夫的样子,就不要来要求我,何况我们马上就要离婚了,你的事情我不干涉,我的事情你也同样没有权利干涉。"

  她气急了,推开车门想离开,手臂却被猛地擒住,紧接着一双大手牢固的掌控住她的后脑勺,还不等小溪反应,男性热唇边弥天盖地的覆下来,堵住她的唇瓣。

  "唔……"

  小溪拧眉,想要反抗,却抵不过他的力气。

  他倾身而来,将她压在车靠垫与他之间,他的吻一点也不温柔,带着惩罚意味,近乎在咬她的唇瓣。

  这个火热绵长的吻,让人心碎……

  男人,为什么只准高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

  他凭什么指责她出去勾/引男人?

  咸咸的泪水,让顾铭俊燃烧的理智,清醒了不少,他气息微重的睨着她眼中的泪光,一时间慌了手脚。

  她看着他的眼神里,不再有小女人的娇羞,更多的是冷漠。

  一种死心的冷漠……

  "我们离婚吧。"她的声音很轻很轻,却让顾铭俊的心里莫名的涌起一些涩意。

  ◎◎◎

  今夜,顾铭俊没有回家。

  很意外,就连安妮都不在家。

  沈小溪从海边搭车回去时,才看见手机上有一条讯息:姐,我同学邀我到巴黎玩,过几天再回。

  她无奈,这丫头,真能折腾……

  一夜未归的男人还能去哪里?只有情人那里……

  小溪觉得心寒,一夜都睡不着,直到清晨有了困意,可闹尹的手机震动声却吵得她想撞墙。

  伸出手,将手机搁置耳边,慵懒的应了一句。

  "请问是您是顾铭俊的家属吗?我们是人民医院,伤者今天早上凌晨五点钟的时候撞车了,请您赶紧过来一趟。"

  "你说什么?"她的困意全无,意识顿时清醒。

  撞车?!

  他怎么会撞车!

薄情总裁夺爱小蛮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薄情总裁夺爱小蛮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非常医仙16章

    原标题:非常医仙16章小说名称:非常医仙都解决了“我是林大宝,林广山的儿子。”林大宝看着他那德行,就气不打一处来。“林大宝,你从监狱里放出来了?”林大宝冷笑一声,”怎么,我放出来,你不高兴吗?““啊不是不是,你今天到底想干啥?”许大柱逞强道。林大宝知道在他眼里,能进监狱的都不是一般人,再说林大宝是以故意伤害罪进监狱的,更让他忌惮几分。“想干啥你还不知道吗?别在那装了,你自己对许昕做了什么你还不清楚吗?”“那是我家的事,你一个外人管得着吗?”他狡辩道。“我就他妈管得着了,怎么着,这里是十万块,以后

  • 我的小姨16章

    原标题:我的小姨16章书名:我的小姨解决这个时候,那名走在最前面的花吻蜘蛛却是冷笑了一声,一步朝前踏出,直接一刀就朝我的小腹捅去,这一刀,他并不是要我的命,只是要重伤我。“啊……”林美欣等人都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来真的,说捅就捅,一点都不含糊,顿时发出一声惊呼,小姨更是想要本能的拉扯我,可是我不仅没有朝后退去,反而又朝前踏出了一步。“小凡……”在小姨的惊呼声中,我一把抓住了那人握刀的手腕,然后用力一拧,那人的手腕吃痛,手中的小刀被我一把抓在手中,然后在众人惊愣的目光中,一刀插在了那人的肩头……“嗤”

  • 爱上你爱上寂寞16章

    原标题:爱上你爱上寂寞16章小说名:爱上你爱上寂寞第16章自己惹了不痛快叶思寒看向林文森,脸上的笑容淡去,不卑不亢的回答,“对不起!先生的要求叶思寒不能满足!”“什么意思?”林文森眸色开始变冷,寒意开始蔓延。“叶思寒的工作并没有哺酒表演这一项,先生想要看哺酒表演,请出门右拐!”“你不想活了?”林文森勃然大怒。这个女人太不识趣了,陆战北和她说话她笑嘻嘻的,可是对他却表现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她真以为她是什么香饽饽?。“这是要干什么?恼羞成怒啊?”陆战北在一旁冷笑一声。叶思寒对林文森的态度让他愉快极

  • 就是要你爱上我16章

    原标题:就是要你爱上我16章小说名称:就是要你爱上我第16章更可靠的靠山书房里。“子瑶,你跟非凡结婚五年了吧?五年了,我想抱孙子的心情,你应该明白,也该理解,所以平时,我这个做婆婆的,对你难免会苛刻了些。”姜小凤强行挤出一抹微笑,季子瑶暗暗冷哼。只是苛刻了些?“你看你跟非凡闹成这样,对你们……对顾家都不好。”姜小凤说着,叹了一声:“是,非凡这孩子,在外面确实……可是你也应该理解他,明明有老婆,却摸不得碰不得,他又是血气方刚的年龄,不管换成哪个男人,都忍受不了,对不对?”呵,能够在顾家稳座长媳位置

  • 因为遇见你16章

    原标题:因为遇见你16章小说名:因为遇见你016陆总在等您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眼睛一闭上,就看到了陆正歧头破血流的样子,顿时睡意全无。于是我就这么睁着眼睛,呆呆的看着天花板,看了一夜。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候,我觉得眼睛有些刺痛,上下眼皮开始打架,不一会儿重重的合上,还没有几分钟,就听到了敲门声。我拖着疲惫的身体下床,门一打开,陆正歧站在门口,面色不善,质问道,“早饭呢?”我一脸茫然,陆正歧直直的看着我,点了点自己的额头,我才回过神来,“我……对不起,我忘记了。”陆正歧不耐烦的看了一眼手表,说

  • 偏偏喜欢你16章

    原标题:偏偏喜欢你16章书名:偏偏喜欢你第16章:哪怕百分之一我都赌医生为难道:“简小姐,我早就做好手术的准备了,不过……刚刚我给您舅舅那边打了电话,他们拒绝了支付手术费,如果你能现在交费,我立马就给病人做手术。”简家的情况医生也清楚,昂贵的医药费一直都是简清风给支付的,病人的女人还是个大学生,哪里有什么支付能力。简沫脸色一白:“要多少手术费?”“三十万。”她瞬间觉得天快要塌下来,三十万不是个小数目,她身上三千都没有,更何况是三十万?“沫沫,我有三万积蓄,你先拿去交费,医生,这样可以吗?先帮伯母

  • 此生与你不相逢16章

    原标题:此生与你不相逢16章小说名字:此生与你不相逢第16章隐藏的仇恨提到那一个月,叶秋仿佛陷入了什么痛苦的回忆里。她一把拽住顾凌桓的衣角,咬牙切齿的说道,“得知我和你上床之后,我继父气坏了,把我丢进地窖里关了一个月,我逃跑的时候他还把我的腿打断了,最后是我妈大发慈悲把我救出来的!”听到她的话,顾凌桓的眉头紧皱起来。他一把揪住叶秋的衣领,声音冷得像冰,“就算这样,你也不该诬陷宋岚!”想到因为她的诬陷,他差点把宋岚卖进了风月帝都,他的心居然狠狠抽疼了一下。原来真正阴狠的人不是宋岚,而是他一直护在身

  • 念念不忘16章

    原标题:念念不忘16章小说名:念念不忘第16章孕吐不再担心孩子会被拿掉,陆明歌放松了不少,但是孕期的反应却让她吃不消。“呕!”睡到半夜,她诈尸一样的冲进洗手间,双手撑着马桶边缘,吐到后面只剩下了苦胆水,喉咙里起的血泡破裂,血腥苦涩的味道让她忍不住浑身打颤。霍向年跟进去,见她这么难受,眉头越皱越紧,伸手在她后背处轻轻拍打。“我带你去医院。”他知道怀孕会吐,却没想到这女人会吐成这样子,再这么吐下去,人根本撑不住。“我不去。”难受的劲过去了一点,陆明歌撑着马桶边站起来,拉开了和霍向年的距离。只要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