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完整版【杨州有女似美玉】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5:44:25 来源:网络 [ ]

书名:杨州有女似美玉

第9章果然守约

这时,成成在一旁叫道:“这名侠士上。完整版【杨州有女似美玉】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张啸林一看她指自己,没办法大家看着那!就上台了。

只见那人道:“你果然守约。”

那当然,你叫我来,能不来吗!

说着,那人已丛生一跃,一剑劈向他上星穴,说时迟那是快,张啸林快速那起折扇挡住劈来一剑。

那人又挥来一剑刺向他另一道穴,丹田。这时张啸林从防御转为主攻,可惜他的折扇已断,无兵器作战,如果使用飞镖,那是暗算,该如何使好!

这时又来一剑,直逼他喉咙,这时,他双手合十击挡刺来的剑头。身体不停后退,一只脚已经退下了台。

只见,张啸林从袖中飞出一只镖来,只击此人。原文qi-wen.com

正在那人挥剑之即,他已有了转机收了腿,回至台上。

这时,不知是谁从远处掷来一把刀,张啸林飞身一跃接过与那斗笠人相拼。刀剑呯出的火花发出咝咝的声响。

二人同时跃起,刀剑互相磕碰,一个剑光逼人,另一个刀影夺魂。

一炷香时间过去了,众人屏息而观,见他二人始终未动。忽然,如银瓶迸裂一样,张啸林手中刀垂地,锵一声,刀向下往上斜劈而起,他横剑击挡。

斗笠人立马皱眉道:“你果然刀法之高,无痕甘败下風。原文http://www.qi-wen.com/

无痕,婷儿他们一听这名字就明白了,只有成成不知原因。

无痕尔等成为朋友如何,那岂不更好。

哈哈······!他对天狂笑。

斜阳暮色下,人影离乱,人声细碎,夕阳中,头顶越过一排雁。

张啸林收起刀,二人在夕阳下,指天独吟。

苏成成在一旁长叹:可惜啊!可惜。

张啸林问:“可惜什么?对了我给你介绍这位是司空无痕,就是上次打铁铺的那人。奇闻网

哦!啸林我告诉你啊!可惜啊!

我怎么听不懂。

苏成成走到他身边,张啸林被一阵阵淡淡的清香迷惑了。

她的樱唇几乎贴至他耳边轻轻道:“可惜你用的不是折扇,否则能看到你文采飞扬的一面。”

张啸林默默的倾听。

忽然,聚贤庄庄主叶继重迎上道:“时辰不早了,几位到我寒舍小叙一番如何。

好!好!一旁的濮阳花道。

虞婷儿道:“如有管弦那就更好!

到了庄中,见房中:堂中摆了一张关公的画像,手持一把大刀,房中摆着各色紫檀桌椅,穿堂中放着一个紫檀大插屏,两边梁上都雕梁画栋。版权qi-wen.com中间一张圆紫檀桌,边上站着几位穿红着绿的丫鬟,见他们来了都笑迎上来。

好!几位快快入席。

说着,他们各自入座。

这时叶继重突的双手击掌。

明亮的厅内,突地袅娜走出一位青衣少女,云鬓高挽手中捧着一盘菜,在夕辉下很是动人。

这时,一盘菜已上桌。叶继重指着这道菜道:“此菜汉宫藏娇。版权qi-wen.com

没想道秦地也有如此东西,是什么啊!还搞个什么汉什么娇的。这濮阳花有些不解。

张啸林责备道:“濮兄,怎么说话的。

我·······!他又停住了。

一行人很不解明明是一盘泥鳅煮豆腐,何为名日为?

叶继重道:“几位有所不知这是赣州的名菜,以豆腐形容汉代的貂蝉,以泥鳅比作董卓之奸恶。”

原来如此。

那一道那?

只见,又从堂外讲来一名丫鬟,手捧玉盘又上了一道鱼。

濮阳花又问:庄主这菜又起何名啊!

这菜,白鱼泛舟。

这菜,酸菜泡鱼何以白鱼泛舟。

白鱼指是花草鱼,而花椒比作海水,白鱼泛舟比作周武王的龙舟出行黄河,而白珠跳上龙舟

代表周兴商亡。

第10章美妙乐声

我明白了。

几位稍等,还有几道菜,快上。

西湖醋鱼,双龙戏珠,浮萍出水·······!

好!好!好!张啸林边摇扇边连声称好。

虞婷儿道:“如有美声向伴岂不美哉!

好!叶某就请几位乐师

乐声在他们耳边响起。美妙之音,果然不凡。

一名身着秋鱼衣裳少女见她如此打扮与众不同:两弯如月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身一身病态,泪光点点,娇娇滴滴。好似病子西子。但见她轻挑弦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大家皆被其琴声所迷。

突然,苏成成道:“在她的乐声中好似有些许哀伤之情。”

那濮阳花接过话道:“苏姑娘,你不是成心扫大伙兴吗?”

你不知其中原由,如此伤心乐章你都听不出来,还说扫兴。成成回答。

张啸林听见说:“先停下。”

大伙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张啸林拦住刚想离开的那名琴女道:“姑娘,方才你的乐声中伴有丝丝忧伤之意,能与尔等说说。”

那女子道:“公子还是少知为好。

为何!

有些是事不必与尔等细说,对你等不利。那女子回答。

成成接道:“姑娘,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如果姑娘与尔等细说可能我们会帮姑娘你化解。”

那女子一听又返回了。

座下好一会儿开口道:“小女子原本是江浙之人,因为那年父亲到长安经商被人绑架,将其杀了,又将小女子买入青楼。后来一位官人将其赎出当小妾,后来官人被罢官回家,不久后病故。后来,他家的大姨太把我赶出了家。我又嫁入了一名叫甄峰的家中,此人独爱钱财,经常因为钱财之事打骂我,幸好····

后来,我与他勉强过了几年,谁知他后来好吃赖做,什么事也不干,后来他把钱拿的越来越紧,分文不给,后来·······,他又打我骂我,言谈之间,两腮边挂下泪水,眸子里还包含着泪水。

成成听了她的言语,身感自己却比他幸福,生长在官宦家中,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想要什么有什么,自己与她向比幸福不少。

她还想往下讲,那叶继重插话道:“几位,时辰不早了,先回房休息吧。”

那濮阳花拦道:“庄主,你这厮为何阻拦,尔等正听到心酸处,你却阻拦,所谓何意。”

那庄主道:“我···!只不过见时辰不早了想,他说话有些吞吐。”

那濮阳花道:“难道此事与你有关联。

没······没有。他的话语不免让人有些怀疑,此事是与庄主相干。

那庄主有些吞吐,他刚想说什么,外面跑来一人报导,突然来了名刺客。

众人就出去。

这时,夜已过三更,夜很静,静的可怕,天空没有月色。

只听嗖一声响,一名黑衣人从墙进院。

忽然,只见闪出五六人来,他有些慌了。

司空无痕飞身一跃直击他脖颈,黑衣人飞身便是一拳击向他拳,张啸林飞身一跃掌击向他后背,他早已察觉向后一脚,将张啸林打倒在地,张啸林嘴角溢出血丝,他支撑着站起。

叶继重飞身而起,却被他伸手一掌,击倒在地。濮阳花抽出双节棍,飞舞而起,直击他百会穴,却被他锁住脖子。将其悬在半空,单臂与无痕打。

无痕从肩上拉出剑来,直刺黑衣人,黑衣人拉濮阳花挡驾。

司空无痕立马收剑去救濮阳花,濮阳花是救了,可刺客逃了。

他们回至房中,想难道此事跟那琴女有关吗?

第11章爱莫能助

正当他们思量之时,从房中走来一人道:“庄主找你们!”

只见庄主呆坐在椅子上,发呆,见他们走来也没有察觉。

他们刚跨进房门那一刻,只见那庄主呆在那。

张啸林在心中一轮:从长安到华阴,然后入庄的那一刻,和那琴女说的心酸事,和半夜刺客行刺,现在这庄主又呆在桌前,难道其中有什么关联,正想着,庄主回过神来道:“几位可来了,如果你在不来不知又发生什么事!

无痕问什么事。

方才,一位家仆;来报说在东厢房中的青城弟子方懿被刺杀了,你说这如何是好啊!在我的庄上被刺杀,官府怪罪下来会说我聚贤庄派人杀的,你们可要帮我啊,说着,他手握紧司空无痕的手。

无痕道:“那先带我们去看看吧!

出了厅,两边抄手的游廊,从游廊走去,就进了东边大院,推开一面门,看见床上躺着两具尸体。

啸林问,庄主你不是说只有一个人吗?那躺着的那名女子是谁?

叶继重支吾半天说,他···!他····!叫我······!

濮阳花接过话道,我明白了这定是,这也不太可能。

叶继重又听了半天说:“这时庄上的女子去陪方少侠的。”

原来如此,张啸林上前一看,看来,这歹人是一刀致命,颈部一处刀伤没有被勒死的迹象,据两具尸体的死亡程度看,应该是一两个时辰。这样吧,我等判断不准确,濮兄你去报官,我们在看看有什么疑点吗?

濮阳花立马跑出了东边房,飞奔冲出庄门,飞快的冲出了十几里,跑到了衙门。

衙门边都摆着鼓,击鼓表示有案情禀告,濮阳花那顾得上这些礼数,就要向里面冲,两名衙役立马阻拦,他推开衙门,撞进了衙门。

衙门的县令正在厅内休息,一旁的丫鬟正在帮他按摩,只身躺在太师椅上凉快,一旁的另一名丫鬟正在给他摇扇,嘴上喝着一碗冰糖银耳汤。

一名衙役跑的气喘喘的报告说,大人,一名披发男子,私闯大堂。

县令气的嘴边的鼠须一抖动说:“快!快!上堂。”

濮阳花闯入衙内见大匾写着正大光明四个大字,他看看四下无人就大喊:“有腿的出来个。没腿的滚出来几个。

县令上了公堂一拍惊堂木大喝:“何人?在大堂上喧哗,先打五十大板。”

说着二名衙役上前把濮阳花按在地上开打,啪啪啪,濮阳花咬着牙忍着剧痛轻声低喃,大人····!我····有案情禀告。

大胆刁民,不击鼓喊冤,私闯公堂,按本朝律法,便能将你斩首,看在你初犯本官先关你几年。

大人!大人!那县令那让他说什么便拖他进了大牢。

先放下濮阳花如何受刑暂且不表,先回头表表庄上情况如何。

虞婷儿道:“濮大哥去了怎么久怎么还无消息,真让我们担心啊!

这样吧!我去看看。张啸林说。

啸林哥,小心点。好吧!

他跨上马,一带缰绳,马嘚、嘚、嘚跑远了。

吁!他一带缰绳,马停住了,抬目望去,华阴县衙,他跳下马。

击鼓鸣冤。

什么人!带上堂来。县太爷说。

小民,状告一事。张啸林道。

所为何事?与本县细说。

回禀大人,昨日午夜,聚贤庄发生命案,小民特来报案,请官府来明察。

好。 本府去看看。

是!大人还有事,方才是否有一位身穿短褡衣襟之人如了府。

你是说那名披发男子。

正是,他是我的朋友。

此时本府也爱莫能助,他已违法应当受罚。

那···!好吧!那我们启程吧!

这个,本府无须你费心,本府自回抉择。

张啸林跨上马,慢步而行,给县令带路,县令一顶蓝呢小轿率领一班衙役尾随其后,来到了现常

第12章老子最大

忤作勘察尸体后道:“死者是是被劲部一处刀伤没有中毒的迹象,另一名死者也是被劲部一处刀伤没有中毒的迹象并无有扭打的迹象。”一旁的县令道:“叶庄主,你等先为死者料理后事,案子本官慢慢查看”。

谢!大人吾庄做主。

说罢,县令转过身来,钻进了轿子喊了声起轿,回府了。

那濮阳花,被两名衙役压着进了牢房,刚一进牢房,衙役刚把门锁上,就被一群囚犯围上来。

牢头道:“小子,新来的吧!这里的规矩,老子给你讲讲,这里老子最大,因为老子最早来,所以后来的一定要给老子当属下,是这里的规矩,你懂吗?

濮阳花不屑,有种,单挑。

那牢头一听,呸!呸!啊!看来你小子是找死啊!不按规矩来,谁跟你单挑,给我打。

四五个囚犯就拥上来,来打濮阳花。

他飞身一跃,两脚直踢两名囚犯的下巴。两名被击打倒地,直捂下巴。退倒一边。

后面飞出一个直踢他的脚腕,只听啊!一声,濮阳花左脚一跪在地,牢头飞出一脚踢在他胸口。

濮阳花撑着站起,拭去嘴角的血丝,飞身一拳,打在欲上前攻击他的囚犯身上。另一名囚犯闪在他后面用铁链锁住他的脖子。另一名囚犯飞身一跃一脚打在他的丹田。

濮阳花肘臂向后一抬击在后面人的肱骨上,去了套在颈上的铁链,这时,他已经满身大汗青筋暴起,满嘴是血。

此时,一名衙役打开牢门道:“新来的,把衣服换上,明日付钱。

什么!还要付钱。他娘的。濮阳花骂道。

看来新来的不懂规矩,我给你讲讲,告诉你送饭要送饭钱,坐牢要坐牢费,慰问要慰问费,

等等····!这是有几句话叫,公堂一点珠,民间千滴血。你懂吗!狱卒吼叫道。

你········!濮阳花只得无奈叹气。

那役卒走后,那牢头道:“小子,还没给爷送银子呢!”

濮阳花说:“你,别想。”

那牢头捏紧拳头打在濮阳花脸上,打的他口吐黄水。

那牢头道:“弟兄们给我踩。”

濮阳花被一顿打后,昏在地上。许久。许久。

夜已经来临下,又一深夜降下来。

张啸林推开婷儿的房间见她正在床沿上就走上去道:“对不起!没能把濮兄救出来。”

婷儿道:“啸林哥,不能怪你,我想去狱中看看他。”

不能去,啸林哥也是为着想,狱中跟江湖一样人鱼混杂,我怕你有危险。

成成等人也是闻声讲来,成成接过话道:“活该,谁叫他说那些鬼话,他不是很有本事的吗?”

司空无痕道:“这人也是的,这么好的姑娘为他担心,他却依然那个样子。

话说回来,这人应该受受罪,谁叫他如此狂妄,有些时候他的脾气有些粗鲁,要改改。张啸林说。

成成道:“这就是,不理解他人之情的后果。”

婷儿接过话:“知错能改,就行了!还是去看看他把!不然刚入牢房会被牢头打死的,这样吧!不会有事的。我去了。

我与你一同去。张啸林道。

算了,我一个人去可要了,你放心,不会有事的,婷儿说。

这么,晚了,还是明天去看吧!好吗!张啸林。

不!如果在晚一天去,恐怕,他的命没了。婷儿说。

婷儿出了庄,已经是夜半三更了,穿过几个集市和几条小桥已经是夤夜时分了。到了衙门。跟几个守卫说了一通才让进了府衙。带这她进入了牢门外。

牢门前站着两名狱卒。

婷儿道:“几位官爷,我是来探监的,能让她进去吗?

几位狱卒色迷迷的眼神盯看着虞婷儿。不知婷儿如何!

第13章先与爷几个玩玩

那几名狱卒道:“想探监也行,先与爷几个玩玩。”

婷儿问:“玩什么?

你不是白问吗!你说那,那几名狱卒色迷的眼睛直盯着婷儿看。

只听嗖两声响,两名狱卒就扒在地上。

婷儿回头看时,见是张啸林站在面前。

啸林哥,你怎么来了。

我放心不下你,一路尾随。

我们走吧。不然的话他们发现不会放过我等的。

可是濮大哥怎么办啊?我们不能丢下他吧!万一他有什么···!张啸林打断她说,这事你不要管了,他在牢中没什么危险,我等贸然进入恐会,带给他有杀生之祸,我们还是退出从长计议为上策。

那婷儿勉强应许。

回至庄内,张啸林立马招婷儿成成,无痕至房中详谈。

张啸林看口,立马回江南,这里不能呆了,接连发生这些事与不幸,我感到此地不宜久留。还是早离为好。

我赞同,成成道。

我不同意濮大哥还未救怎能离去。你就记着濮大哥,你眼里还有我这表哥吗?啊!他给你吃什么了!心里这般惦念他,张啸林大怒道。

婷儿呆在那里半天没有言语。

突然门外传来敲门声,无痕开门说,什么事!

那名丫鬟道:“外面抬来一名遍体鳞伤之人,不知是否与几位贵客相识,几位还是出来看看吧!”

只见那人正是濮阳花,庄主立马请大夫给其诊治。大夫走后以是四更了,张啸林回到房中收拾行囊准备出发回江南。

到洛阳洛口仓去乘船,快。

婷儿道:“我不去了。”

什么你在说一遍。张啸林有些急了。

我不去。婷儿又道。

好!既然不想去,就让司空兄也留下有个照应。张啸林道。

好的,啸林你等一路小心,司空无痕边说边拍他的肩。

好的,那尔等告辞。

啸林,小心,等一个月后我在南浔的風净客栈等你。那濮阳花被婷儿搀扶着跟出来了。

好了,那風净客栈见,不必远送。

二人驾着船,从大运河远去。

放下张啸林二人如何回南浔暂且不表,回头说说婷儿等人,在聚贤庄又发生什么事。

夜过三更,只听见嗖!一声响,一名夜行人忽趑趄不前,双眼忽现犹豫之色,片刻后又复常色。飞身一跃,两臂一伸一张全身成一直线翻墙进房,见四下无人就笔直奔向房中。

只见房中烛光打亮,听见呯!一声开门声,众人围上了夜行人。

司空无痕道:“终于出现了,我等侯你多时了!”

夜行人飞身一跃一腿打来,司空无痕以掌击挡,二人在此消耗内力。只见退了几步,立马将自己体内的真气迅速调息一次。

夜行人见空隙间欲想逃遁,见四面已被团团围祝

叶继重飞身一跃一掌击向对手,夜行人使出一拳击向叶继重,叶继重掌变拳立马相抵,蓬的一声,各自震退,叶继重向后一迎,逃过夜行人拳变出的龙爪手。叶继重立马变拳迷踪拳,如千万只拳手向夜行人各各致命穴位。

夜行人见下风,立马变招双掌左右摆动,摆脱对手的左右进攻,叶继重的迷踪拳无法入侵。

正在这急切关头,司空无痕站起,从身上抽出剑来直刺对手,夜行人耳中听见拔剑声立马转身击向司空无痕,司空无痕正直刺未料胸口中掌倒在地上吐了口血。

打斗声越来越响,在厢房中照顾濮阳花的婷儿也听见了就要上去帮忙,被濮阳花拉住了道:“你别去,你去会更添乱的。话间他的声音很轻,半天才吐出半句来。

婷儿问:“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第14章有少许勾魂

濮阳花道:“那日,我去衙门报官,不知衙门要击鼓才能进。所以鲁莽行事,那县令将我打了一百大棍,又将我投入狱中,被牢头痛打,后来狱卒又让我付囚衣费,我没有,在后来就将我放了出来。”

婷儿听后才舒了口气,让他好好休息。

自己去了传来打斗声的房间。那夜行人被擒,婷儿正好赶来,那知那夜行人口中飞出颗飞石,正好向婷儿来的方向射去。不知其性命怎样!

江南,南浔街市宽阔。黑瓦白墙,二人座在乌蓬船上,啸林向她一一介绍。

成成道:“古镇真美,真不愧是江南水乡。”

夕阳西下,绚丽的晚霞映在水中,已成为一幅淡阳色的夕阳美景图。南浔镇在夕阳的光辉下显得更加美丽,显得更加風致,有少许勾魂,似人只有在梦中才有的景象。

江南南浔的镇子有六七百年的历史。

一行人步入庄内,啸林边端茶边喊座。

成成说:“没想到你的庄这么大,可是怎么里面的器具这般简陋。”

没办法,比较穷吗!你就凑合这吧!啸林道。

行啊!对了,你打算何时去扬州啊!成成道。

过几月吧!最好是明年三月在去。啸林说。

为什么啊!成成又问。

很简单,因为我等现在去扬州不妥,因现在去扬州非但查出你的身世,还会命丧那里,现今扬州出现动乱,已经严密勘察往来行人,还是等过一阵子在去吧!

好的!

小镇的清晨没有县城那么嘈杂,那么热闹,小镇的清晨是宁静的祥和的,离着不远的地段是太湖,湖边川流不息的船只,小镇人的生活,男子捕鱼,女子织网,过这渔民生活。

在镇上古色古香的,南浔人们大多保持着一些宋代的意味。

镇上的庙会或是节目都是一起过的他就是在这样的群体里长大。

他走出庄外看看行人,心中想着事情,在看看路上的行人就不禁有些兴致样子,他跨步走下台阶,独自徘徊在石路上。

他微微有些六神无主地望着往来的行人,这条行人颇多的道上行走,不是行色忙忙的过路人,就是一些游走的行人,却没有他要期待的那种共鸣者,于是他又转头往回走,不知不觉中,已经步入门庭抬目望去之见她以出现在庭内。

她问道:“吃了吗?”

没有,那这样吧!出去吃,有些本地特产如桔红糕、双交面、定胜糕等包你大饱口福。

好啊!那一起去吧!

说着,来到客店,张啸林喊了声,伙计来点糕点!

好的,客官你稍等。

不久,小儿端上来两盘糕点,刚想吃,就见一旁一名类似官人相貌之人落座在左边的椅子上,他定眼一看叫了身:“啸林,好久不见,还好吗!张啸林猛的一抬头定眼一看到:“你怎么也

来了,快来座吧!许久不见来叙叙旧。

来先喝几杯。张啸林道。

不先不喝,你现在那高就。

高就谈不上,也没什么可干的。张啸林道。風琦,你到底有何事直言吧!

人生总要生存,生活吧!不去考科举,或是官仕投靠何以封妻荫子,何谈光宗耀祖,现今有人做商贾,有人做农民,你难道不为自我之宏业着想,为国尽忠为君分忧,不为生你的父母尽孝吗?

张啸林刚想斟酒给他却停住了道:“我本想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而你却是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風琦回道:“你不为国,也要为家啊!男儿志在四方,而不是过避世隐的清風傲骨,你常言

举世皆浊,你却独清,而今天下俱醉,妳应方醒。”

啸林道:“醒的不止我一人,普天人皆醒,那也不会有贪赃枉法,时局动荡,百姓流离,正义之士也不会受害。”

杨州有女似美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杨州有女似美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裙下之臣:总裁霸爱小夜妻4章

    原标题:裙下之臣:总裁霸爱小夜妻4章小说:裙下之臣:总裁霸爱小夜妻第4章取悦他邮轮继续在海上航行,而苏浅却归心似箭!还有一天便是齐昊宇和夏清婉订婚的日子,那位姐姐抢她的男人,还毁她的清白!她怎么能咽得下这口窝囊气?易天逍安稳地坐在餐椅上,寒眸幽幽看着对面神思不属的小女人。“身为礼物,你这自觉性可不怎么样!”苏浅被拉回注意力,皱眉看向那张俊美得让人不敢逼视的脸。易天逍和齐昊宇明显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他的冷酷和身上毫不掩饰的锋芒锐气,更让他本就扎眼的外表迫人呼吸!说白了易天逍就是那种让人一眼看了便

  • 战少,一宠到底!4章

    原标题:战少,一宠到底!4章书名:战少,一宠到底!第一卷第4章受伤的地方“等等,放下枪!”秦琛一看不对,忙出声阻止。这群四肢发达大脑简单的保镖,简直是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怪不得只有自己,能成为最靠近太子爷的男人。保镖相互看看,齐刷刷收回了手里的枪。顾非衣这才缓过神来,几秒后才反应自己是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她羞愤的小脸涨红,手忙脚乱地从战九枭怀里退了出去,“对,对不起……”“你是对不起我。”他静静看着她,那目光直勾勾,让顾非衣脸有些烧,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然后,她听到男人如同冰川雪山般冷冽的声音又响起

  • 王牌冷妃:这个杀手很俏丽4章

    原标题:王牌冷妃:这个杀手很俏丽4章小说名:王牌冷妃:这个杀手很俏丽第4章那个画面静躺在床上,看着不熟悉的床顶,闭上眼,脑中浮现出那个画面……公园的一处草地上,几只蝴蝶安静的飞过,这里很少有人来打理,杂草都长的很健壮,草地的石凳上,一个面若冰霜的女孩为一个满脸幸福的男孩包扎着伤口。男孩微笑,静静看着女孩熟练地为他包扎着,感觉周围的一切突然变得那么的美好,仿佛时间停留在那一刻就好了。女孩感到男孩在看她,冷冷地瞟了他一眼,继续包扎,心里想着:傻子。包扎完,女孩淡淡地说了句:好了。便扭过头不想看到那张

  • 秦少的秘密前妻4章

    原标题:秦少的秘密前妻4章小说名:秦少的秘密前妻第一巻第4章六十万杜逸阳理解舒安。她是个看似柔弱,骨子里却倔强而坚强的女人,“如果需要帮忙,舒安你尽管开口,我们是朋友。”杜逸阳最后那句我们是朋友,让舒安在很长时间里红着眼眶,直到回到那栋即将拆迁的废旧小区里。她看到家里居然亮着灯,唇角带着希望的浮动了下,她低头快步走向那栋房子,无论如何,今天必须和方泽开口了。楼门已经在眼前了,她面前的路却突然被不知从哪儿窜出来的房东大婶拦住,她用力把她扯到角落里,拍着胸脯说,“舒安啊,你总算回来了!”“怎么了?”

  • 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4章

    原标题: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4章小说: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第4章皇宝宝回归,隐瞒三年的时间,不长也不短,好像弹指间就过去了,谁都不会在意小小的三年。可如果一个人,三年的日日夜夜,都在担心、愧疚呢?那日子,必定不好过。“若素,你又在想你儿子了?”王楚刚从衙门回来,看见安清瑶在发呆,于是找她搭讪,但他向来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安清瑶这个名字不能再用,于是安清瑶改名为安若素,她早就想好,万一有一天凌帝追查到她,她就说是安清瑶是她姐姐。反正,凌帝没见过安清瑶的真面目,

  • 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4章

    原标题: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4章书名: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第4章以牙还牙果然,云安琪已经恶毒地微笑起来:“七妹,刘叔已经服了春药,你若再不答应,咱们便把你送给刘叔享用!虽然你丑陋不堪,不过服下春药之后刘叔是来不及看你的脸的,哈哈哈!”只是如此而已?这种手段对于雇佣兵界第一人而言,未免太小儿科了!云墨染挑唇冷笑:“白痴。”“你……放开他!”云安琪笑容一僵,恼恨地挥了挥手,“刘叔,这死丫头是你的了!我倒要看看她能嘴硬到什么时候!”“是!”侍卫立刻撒手,被春药折磨得几乎失去了理智的刘叔跌跌撞撞

  • 骄妻胜火4章

    原标题:骄妻胜火4章小说:骄妻胜火第4章羞涩型的帅哥军训就这么如火为如荼的进行着,颜晓筠和三位室友也在第一周的水深火热之后,渐渐适应了军训生活,与同班同学打得一片火热,也跟比他们大不了几岁的小教官们混得烂熟,时常会在休息时间缠着他们讲部队的趣事,个个都听得十分入迷。颜晓筠发觉,自己很喜欢这样的生活,规律、热情、轻松,这种轻松并非身体的轻松,而是心理层面的轻松,不必把全世界的人都当成竞争对手,她只需要让自己活得精彩,至于别人怎么看她,不必过多理会,那种让人舒畅的自由的感觉,让她的心简直就像漂到了外

  • 假婚真爱:错嫁老婆很迷人4章

    原标题:假婚真爱:错嫁老婆很迷人4章小说书名:假婚真爱:错嫁老婆很迷人第4章撞见看着情绪失控的夏筱筱,孙晓婷的脸瞬间挤成了一团,委屈的大喊:“啊!疼死我了,正飞,快救我……”一听孙晓婷的声音,邵正飞想也不想的上前伸手想把夏筱筱推开,可是失控的夏筱筱力气很大,邵正飞扯了几下见她没松手,猛然用了蛮力把夏筱筱一把推了出去。夏筱筱的力气再大,也敌不住一个男人!身体不受控制的趔趄了几步,脚下一个没站稳人跟着向后一仰摔了下去!呯!随着一声闷响,夏筱筱感觉后脑勺传来一阵刺骨的痛,原来她倒下去时,正好砸在了茶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