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完整版【绝宠异世萌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5:04:0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绝宠异世萌妃

第九章 这汤谁喝了?

主子一声令下,围墙外,屋顶上,突然就冒出了几十个身穿黑色衣服,肩披黑色大披风,脸上带着半脸面具的男人,他们每个人都十分的高大健硕,光看那身材就很有安全感。

“杀!”凌天耀无情的一句命令。

暗影侍卫们像黑色旋风一样从高而下,片刻间,黑衣人躺了一地。有人企图逃出去传报消息,被一个暗影侍卫扔出一枚飞镖而直溜溜的从高空落下,啪的一声摔在地板上。

“看见了吗?伤你的人全死了。”凌天耀威风凛凛的说,笔直的站着,如同黑夜中的胜利武神。

可是......巩依依心里那个吐槽,你丫的别耍酷了啊,快找大夫救她啊,她还在流血啊,你妹啊,流血啊,知不知道,流血过多会死人呀!

可是巩依依开口却只能吐出两个很符合此时场景的两个字。来自qi-wen.com

“救我......”

凌天耀这才对一旁的千玺说道:“快去请大夫!”

“是,公子。”

巩依依死死抓着凌天耀胸前的衣服,她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死了,眼皮子都快睁不开了。

凌天耀把她抱到房间,放在床上,可她却不愿意离开他的怀抱。

“大夫很快会来的。”凌天耀扯着巩依依的手安慰道。

“我会不会死?”巩依依小声的问。

“不会的,没有伤到内脏,不会有事的。版权qi-wen.com”凌天耀看了看她的伤口,虽然肩膀刺穿了,但是位置很偏,不靠近心脏也没有伤到筋骨。

“可是我现在感觉自己要死了。”

“别想死就不会死。”

巩依依嘟嘴,这算什么安慰?她扯了扯他的衣服,小声的问道:“如果我死了,你会记得我么?”

她在现代,一定已经死掉了,学长,会难过么,会记得她么?有没有后悔,当初没有接受她?凌天耀顿了顿,说实话,他没想过这个问题。现在想也似乎来不及,也没心思去想。

“你不会记得我的是不是?”巩依依可怜的说。

“我会。推荐http://www.qi-wen.com/”凌天耀出奇肯定的回答。

“真的?”巩依依的眼睛亮了起来。

凌天耀点头,把她按在床上,轻轻拍了拍她的脸蛋安慰道:“我会,所以你不许死,因为我对你的记忆还很少,你等我多积累一些记忆再死,这样我比较能够记得你久一点。”

“你......”这种回答,该哭该笑啊?巩依依有些郁闷,一口气没提上来,就软绵绵的闭上了眼睛。

凌天耀见她闭眼,伸手用力一捏她的脸蛋。

“死丫头,不许睡,开眼!”

“痛诶......”巩依依叫了一声,还是闭着眼睛。

凌天耀有些心急的扭头问一旁站着的古乐,“大夫还不来?”

“来了来了。网站qi-wen.com”千玺抓着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夫就飞了进来。“大夫来了,大夫来了。”

“快给她止血疗伤!”

“是,是.......哎哟,这把老骨头差点散架了。”老大夫边走过来边擦汗,忍不住小声嘀咕。

不久之后,巩依依的伤口就被包扎好了,只是失血过多,她陷入了睡眠中。

凌天耀看见桌面上,放着一盅鸡汤,他走过去用手碰了碰,汤盅外壁,已经冷了,就吩咐千玺拿鸡汤去热一下。

热过的鸡汤,就被凌天耀一勺一勺的喂进了巩依依的嘴里。奇闻网

解决完外面的黑衣人后,古乐也走了进来,一看就凌天耀亲自给巩依依喂汤,神奇的跑过来,八卦的问道:“公子,你竟然没有吐?”

凌天耀愣了一下,后知后觉的又多看了巩依依两眼,真的,他竟然没有反胃的感觉了?凌天耀不信的又靠近了一些,仔细的看着她,其实,她也不难看,巴掌大的小脸,弯弯的美貌,长长的睫毛往上翘,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在他的记忆中印象最深。

她小巧却高挺的鼻子下是一张樱桃小嘴,唇瓣红润丰满,娇艳欲滴。稍作打扮,也能算得上是一个美人。

而他惊奇的发现,他看她竟然真的不想吐了。

这时候,巩依依的眼皮子动了动,就睁开了眼睛,她和凌天耀就这样四目对视。

巩依依眨眨眼,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的开口喊道:“学长。”

凌天耀眉头一皱,不悦的离她远了一点。她竟然一开口就喊了别人的称呼,他有点后悔救她了。

“公子,我,我......我还活着。”巩依依看了看周围的人,开心的笑了起来。

见她笑了,凌天耀舒了心,看在她替他挡了一剑的份上,就原谅她刚才的无礼。

巩依依在开心的瞬间看见了床头的那一盅鸡汤,笑容瞬间在脸上凝固了。

“这,这鸡汤谁喝了?!”

第十章 男神,解药啊。

“你。”凌天耀用勺子指着她回答。

巩依依突然尖叫一声,从床上跳了起来,那灵活的样子,根本不像中了一剑的。

“我,我为什么会喝鸡汤?!”

“我们家公子喂你的。”千玺说道。那眼神有些暧昧,不用这么激动嘛小姑娘,公子其实很温柔体贴的。

巩依依抓着头发不停的乱揉,表情狰狞的悔恨不已的模样,她几次张口都说不出话,最后只能躺在床上,一副壮士赴死的样子,自己插开了大腿说道:“来吧!”

凌天耀,古乐,千玺,还有一旁的老大夫都奇怪的看着她。

这姑娘闹的是哪一出?“来来,老夫看看,姑娘不会失血过多,脑残了吧?”老大夫走过来,就摁了摁她的脉搏。

“你才脑残,我很健康!”巩依依把手抽了回来,一张脸已经红得快要爆炸了。

她的身子不自然的扭了扭,尴尬得紧闭着唇,这么多人在这,她哪里好意思说自己被自己的药给放倒了啊?凌天耀看着她,又看了看那一盅鸡汤,突然有些怀疑,他把鸡汤端过来,闻了闻。

因为是给猪吃的药,所以不像给人吃的那些那么高级,会有一股很明显的媚药味道,之前没发现,那是因为没注意,而且鸡汤的味道太浓。

“公子,怎么了?汤有问题?”古乐问道。

凌天耀那眼神有些讽刺,有些可笑,有些邪恶,还有点......贱的斜眼看着巩依依,冷哼着笑了一下,就说道:“有问题也是她有问题,你们都出去,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进来。”凌天耀说着,伸手在巩依依红彤彤的脸上滑了滑,这动作,暧昧至极。

古乐一看那画面,顿时明白了,拍手叫到:“公子,你终于要开荤了,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埃”

凌天耀斜眼一瞪,千玺拉着古乐和老大夫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房门一关,巩依依马上从床上坐了起来,双手抱住了凌天耀。

她把脸贴在他的胸膛上,难过得声音都有点儿变了。

“公子,救救我......”

凌天耀把她按在床上,拿起没喝完的鸡汤,继续给她灌下去。

“唔......”

“你想用媚药勾引我?是谁派你来的,说!”凌天耀突然掐住了巩依依的脖子,厉声的质问。

“我没,没人派来啊......公子,我就是,就是喜欢你......真的,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巩依依说道,双手抓住了他的手腕,有点分不清楚这里是现代还是古代,她真的很喜欢他,从大一就喜欢他,一直喜欢了三年,三年啊,她都像个傻子一样看着他,想着他,他到底知不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有时候也会很心痛,很心痛?“说谎,若不是有人指示你,你为何会这么巧的出现在破庙里?”

“我不知道......”巩依依有些难过,她的身子里好像有几千万条蛇在爬,怎么办啊?“不知道?”

“真的......我一睁开眼睛就在那了。”巩依依扭动着身子,脸蛋儿红扑扑的,好像快要爆血了一样。

凌天耀想起了自己的怀疑,疑惑道:“你突然出现在那?”

“嗯,嗯......嗯啊......公子,我要死了,要死了......”巩依依是彻底忍不住了,难过的开始大幅度扭曲身子。

掐着她脖子的手松开来,凌天耀眼里的神色,让人有些难懂,但是现在的巩依依也不想懂,只想被上啊!

“你想要我帮你?”凌天耀挑眉问道。

“要!”巩依依很坦诚,很猴急,很......饿。

第十一章 求解药美男子一枚

“你说的,明天醒来别赖我。”凌天耀撇撇嘴,摆出一副不情愿的模样,但是看着她扭动的身子,松散开来的衣服,却又被勾起了几分情欲。

他这么多年不曾碰女人,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

如今这个可能是他要得到的女人,如此摆在眼前,又怎么有不要的道理?神女?也许这是天意。

巩依依迷离的双眸直勾勾的渴望的望着他,她的红唇都被她自己咬得出血。

凌天耀附身,靠近她,那双深邃迷人的眸子,仿佛看穿她的身躯。

“你如此渴望一个男人,害臊吗?”

巩依依摇摇头,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声音有些颤抖的说:“喜欢一个人,没有错,我想你,快给我。”

如此坦率的一刻,凌天耀的心弦有些抽动,这气氛太暧昧,他一向精明的头脑都有片刻的瘫痪。

她的红唇献上,他俯身吻住她的唇。

这一夜,房间里的叫声险些掀了逍遥王府的屋顶,整个院子里的的男人各个都在寂寞难耐。

大家的心声都是一样的。

丫头,你小声点哇!跟杀猪似的有没有一点美感啦啊?隔天中午,巩依依才从熟睡中醒来,浑身的疼痛,让她躺了将近半个小时才能动弹。

她清醒过来后才想起自己昨晚被人刺了一剑,这会儿才感觉到肩膀的痛,然后,她猛然瞪大了眼睛,昨晚好像做了一件很疯狂的事情啊!

巩依依坐起来,看见自己全身上下都是淤青,光溜溜的什么都没穿。

那男人是多粗鲁啊把她弄成这样?巩依依咬着手指头,昨晚的感觉,依稀记得,却不大深刻。

哎呀,脑子太糊涂,竟然没记住这么难得可贵的一夜!

“要不,在来一次?”巩依依嘀咕。

“你还真是欲女降世。”在客厅里,凌天耀躺在长椅上,单手支着脑袋,双目闭着,像是在睡觉,其实脑子却很清醒。

昨晚的每一个画面,他可都是记得很清楚的。

“你,你怎么还在?”巩依依惊叫,赶紧拉着被子把自己挡了起来。

凌天耀起身朝她走来,他一脸春分得意,嘴角挂着笑,巩依依却尴尬,懊恼,感觉特没面子的红着脸,转头过一边去,不敢看他。

凌天耀调侃道:“怎么?如愿以偿的上了我,就对我不屑一顾了?你这个女人是不是太可恶了?”

“谁可恶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巩依依生气的扭头瞪他,其实,她气的是竟然把他上了,就应该记得才对,可是昨晚迷迷糊糊,竟然脑子里的画面那么破碎!

“你想记得很容易......”凌天耀抓着她身上的被子坏笑起来,手一用力,被子就飞了起来。

“啊!你干嘛啊?”

“让你恢复记忆。”

“嗷!”巩依依不愿意的大叫,可是心里却万般甜蜜。

忍不住笑嘻嘻的伸手抱人家。

才想起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公子,你看我,不吐了?”

凌天耀但笑不语,搂着她,开始了大中午的健身运动。

巩依依终于在精疲力尽后再度睡去,凌天耀这么多年的守身如玉竟然被这个女人给毁了,他看着怀里熟睡的女人,心中那股莫名的情绪,让他觉得陌生,又有些恐慌。

这一天,他们两个人几乎没离开过房间,凌天耀一直陪着巩依依睡觉,等她醒来,就叫人送吃的进来,送食物的小厮,走进来都有些鬼鬼祟祟的,生怕自己撞见不该看见的事情似的,把饭菜一放就赶紧跑了。

逍遥王府从这一天开始,这气氛是完全变了。

巩依依依然是后院的打杂小妹,只是她每天晚上都在主子的房里过夜。

第十二章 路过的三皇子

没过几天,巩依依就发现,这个男人根本就是大淫虫,每天都那么精力旺盛,白天也要,晚上也要,半夜醒来还要。

她这小身板都快被磨得没骨头了。

她曾经的梦想,是把男神上了,可是,完全没想过,上了以后要怎么样埃

所以现在,每天被人当枕头抱,她的心越来越不平衡,越来越委屈,越来越......欲求不满。

于是,看见某人,是怎么看都不顺眼了。

在后院的某个角落,一个穿着深蓝色家仆衣服的男人,将手中的信鸽放了出去。

信鸽穿越了多个屋顶,落在芙香城的城西一角,一个身穿紫红色长裙的女子扭着腰肢走来,抓起信鸽,将纸条拿起,打开一看,轻声念起。

“得神女者得天下,神女降世,逍遥王府。”

紫红色长裙女子离开后,古乐从不远处的拐角走了出来。

待他回到逍遥王府,在书房里,见到了凌天耀,将这件事告知后,凌天耀沉默着看着窗外。

书房里安静了许久,古乐自知自己有错,跪下认错道:“属下疏忽,请公子责罚。”

“府里出了内奸,竟然浑然不知,你这个护院,如何当的?”凌天耀责备道,神女此时非同小可,若被别人知道,那对逍遥王府和巩依依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灾难。

“属下失职,要不,属下这就去把那紫衣女子杀了?”古乐问道。

“杀了?现在杀了,可还有用?”凌天耀质问。

古乐低下头,万般后悔的说:“当时就该杀了,可是属下又怕打草惊蛇,所以只是派人跟着那女子,没敢轻举妄动。”

“杀了她,于事无补,内奸不除,消息总会外漏。”凌天耀声音微冷,脑海中想起巩依依,眼神又变得柔和许多。

这几夜的纠缠,让他真正感觉到了作为男人的另一种乐趣。

“那公子,接下来要如何做?”古乐询问道。

“知道了神女降世,他们定会有所行动,这些日子,看好依依。”凌天耀说道。

“是,属下定让依依安然无恙。”古乐认真的说道。

“不......”凌天耀却回头说。

“公子是想......”古乐跟随凌天耀十几年,对他十分的了解,所以他只说了一个字,他就猜到他的心思。

凌天耀点点头。

主仆两的默契,让古乐会意的点头。

这时候,千玺捧着一只信鸽走了进来。

“公子,宫中传来密信。”千玺把纸条递给了凌天耀。

凌天耀看了一眼纸条,就说道:“三弟后天晚上到达芙香城。

“三皇子为何要来芙香城?”古乐不解的问道。

“说是代表父皇,出使邻国嘎菲。”

嘎菲是一个善战的小国,位于本国的西南方向,而芙香城正好是前往嘎菲的必经之路。

“三皇子这几年十分得皇上的喜欢,这次让他出使,是有意让三皇子表现自己,这难道是皇上想要立三皇子为太子的意思吗?”千玺猜测道。

“谁知道呢?父皇是条老狐狸,他想什么,没有人清楚,我这个大儿子整日逍遥在外,谁能告诉我,他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儿子?”凌天耀说着,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

古乐和千玺对看一眼,都不敢去妄自猜测。

“不管怎样,三弟来到我所管辖的范围之内,不许出任何差错,免得被人落井下石。”凌天耀严肃的吩咐道。

“公子放心,属下一定安排好,绝不让匪人有机可乘。”千玺和古乐异口同声的说道。

“快去准备吧。”

“是。”

这天夜晚,巩依依和凌天耀正要睡下,古乐就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公子,不好了。”

“怎么?”凌天耀有些不悦,扯了被子盖住了巩依依的身子。

古乐低着头没敢看,口气有些着急的说:“三皇子在柔相城外被人伏击,失踪了。”

第十三章 狡猾的三皇子

“什么?不是要你们沿路暗中保护?”凌天耀微怒,从接到密旨就派人一路暗中保护,又怎么会被人伏击?“是没错,但是不知道怎么的,三皇子突然改变了路线,没有从东边官道来,反而拐走了小路前来,结果,在半路就被人伏击了,因为属下也是担心会有变,所以在小路上也安排了一些人,只是人手不够,对方来势汹汹。”古乐说着,很是懊恼,自己竟然已经想到,就应该多派人手的。

“三弟是接了密旨前来,知道的人并不多......”凌天耀若有所思的说。

“公子,府里的内奸,只怕不只一个。”古乐也是忧心忡忡的模样。

凌天耀冷哼一声,起身穿衣服。

巩依依看见他要走,从被子里伸出手来扯了扯他的衣服问道:“你要出去?”

“嗯。”凌天耀应了声,回头对她说了句:“你先睡吧。”然后就离开了房间。

巩依依有些失落,刚才的他有点儿冷漠。

“哎......”巩依依叹气,自己抱着被子却又有点睡不着了。这个世界好混乱,那么多皇子,该不会,也像电视剧那样,出现什么九子夺嫡的场面吧?就在巩依依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

“谁?”

“依依,是我。”

巩依依听得出来人的声音,就赶紧起床穿衣服,边问道:“出什么事了?是不是公子出事了?”

门外的人焦急的说道:“是啊,依依,你快出来。”

“哦,来了。”巩依依着急的穿好衣服就跑了出去。

另一头,凌天耀快马加鞭的朝着事发地点赶去,一路上的安静,让他心里越来越不对劲。

凌天耀突然停了下来。

古乐奇怪的问道:“公子,怎么了?”

“回去。”凌天耀当下下令,调转马头,就往回跑去。

古乐和千玺不大明白,却也跟着他快马加鞭赶了回来。

一进逍遥王府,凌天耀的心,就绷紧了,当他再房间里看不到巩依依的人,派人找完整个王府都不见巩依依的时候,他真是懊恼,当时自己太过于大意。

“怎么会这样?”古乐问道,为什么依依会不见了?“我们上当了,好狡猾的三弟。”凌天耀冷哼一声,布满危险气息的眼眸眯了起来。

千玺率先想明白的说道:“公子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三皇子密谋的?这府里的内奸,是三皇子的人?”

“未必。”凌天耀又摇摇头,这个人可能是老三,也可能是别人,如果是老三,那他这么做就太蠢,明摆着,让他知道,安插在王府中多年的人是他的眼线,游戏才刚开始就暴露了自己的底牌,这是很蠢的行为,但是也不排除,他养贼一日,用在一时的心情,也可能是别人的眼线,故意嫁祸老三而下的这一步棋,不管是谁,他们都太低估他凌天耀了。

“公子,如今如何是好?”千玺问道,“如果依依真的是神女,那,她的处境,并不乐观。”

是啊,凌天耀也想得到,若是神女,只怕......“找,翻遍整个芙香城,也要把人找出来!”凌天耀严厉的吩咐道。

“是。”古乐和千玺都少有迟疑,却还是答应。

大动干戈,也就等于让暗处的敌人知道,逍遥王暗中隐藏的势力,出动一群暗卫,不可能不动声色,到时候,只怕......可是那又如何?只要公子想要,天下都在囊中,他们有绝对足够的自信和能力,只不过,还欠缺点火候罢了。

在树林的深处,一个黑衣人扛着昏睡过去的巩依依一路狂奔,突然一个身穿墨绿色锦衣的俊逸公子挡住了他的去路。

“来者何人?”黑衣人警惕的询问。

“把人放下,我就让你活着离开。”墨绿锦衣男子勾起一抹自以为是的笑容,狂傲的眼神仿佛告诉黑衣人,不听话,就得死一样。

树林里有点黑,黑衣人看不清楚对面那人的面目,他眯了眯眼,企图看清楚。

男子从黑暗中走出来,一点也不介意让他看见似的,扬起了自己的脸。

黑衣人一看那人,惊叫一声:“三皇子!”

第十四章 都不是弱者

“哼,你果然知道我是谁,还不把人放了?”三皇子凌天齐喝道。

黑衣人眼珠子转了一下,就笑嘻嘻的说道:“三皇子有所不知,这人是我家主子想要的,只怕三皇子还要不得。”

“哦?你家主子是谁?这天下,还有我凌天齐要不了的人?难道这人是我那亲爹?”

黑衣人抖了一下,这胆子他可没有,“怎么会是皇上?不过就是小女子一人,三皇子何必为难小的呢?”

“好,我不为难你,如果你能活着离开,我也就不为难你了。”凌天齐似笑非笑的说道,双手一举,招了招,四周围突然就冒出一排一排身穿银色盔甲的护卫。

黑衣人一看那阵仗,知道自己今天一定是完成不了任务了,保命要紧,于是,他把人往凌天齐身上一扔,转身就企图冲出重围。

“拿下!”凌天齐接住了巩依依,下令捉拿。

银衣护卫一拥而上,黑衣人一看不妙,牙关一动,服毒自尽了。

“三皇子,他死了。”

“死了算,走。”凌天齐无动于衷的说着,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唇边露出笑意,转身就走了。

凌天齐大摇大摆的进了城,埋伏在附近的暗卫全都盯着他和他怀里的人。

凌天齐如若旁人似的,把巩依依抱进了客栈中。

“醒醒,醒醒,醒醒。”凌天齐左手右手轮流着拍打巩依依的脸蛋。

巩依依疼得惊醒,一开眼就看见那放大的脸,一时间,突然就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双手抱住了身前的人。

“公子,我以为我被人杀了,呜呜呜呜......”

凌天齐抱着巩依依,双手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没事没事,有我在,我不会让人杀了你的,放心,乖。”

“嗯嗯。”巩依依在凌天齐怀里点点头,又突然觉得不对劲,公子啥时候这么暖男了?巩依依从凌天齐的怀里抬起头来,和他四目对视,这个男人和公子像啊,可是,可是,他不是公子。

她对学长的样子太熟悉了,所以一点点不同,她都认得出来,眼前这个男人,和学长有九层的相似,但是那眼睛却不同,他的眼睛是双眼皮的,比学长要大,这双电眼很温暖,很妩媚,不同学长的邪魅。

公子的眼睛和学长是一模一样的,虽然,眼神不同。

巩依依有些混乱,这是怎么了?这个古代,到底有多少个男神啊?这个男神看起来也很帅很帅埃

“你是谁?”

“我是凌天齐。”

“凌天齐?你和凌天耀是什么关系?”这名字听起来像是兄弟。

“三皇子。”凌天齐指着自己说道。

“你是三皇子?你不是被人埋伏?失踪了?”巩依依惊叫道。

“没错,可是我也没有逊得就被人杀了那么惨,失踪,只是我自己跑没了而已。”凌天齐有些调皮的说。

“那,那凌天耀呢?”巩依依问道。

“你们是什么关系?”凌天齐问道,眼里露出一抹好奇,这个女人就是他大哥的女人?这么多年来都不曾听说过他大哥有女人,这倒是新鲜极了,他还以为他大哥那家伙有问题呢。

“我们,也没什么关系。”巩依依小声的回答道,心里很挂念凌天耀,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有没有找她?“没关系?你确定和他没关系?”凌天齐问道。

“你干嘛这么关心?”巩依依斜眼,生怕他是不怀好意。

“我当然关心,听说我大哥看见女人就要吐,你是他王府里唯一的女人,你和他该不会......”凌天齐看着她,往她身下看了看。

巩依依瞪他,推了他一下,生气的问:“你这什么眼神?”

“哈哈哈。”凌天齐突然笑了起来,拍了拍巩依依的肩膀说道,“虽然你长得一般般,不过性格倒是很特别,我想我大哥喜欢你也不是因为你这张脸吧?”

绝宠异世萌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绝宠异世萌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史记《倚天屠龙记》赵敏列传

    赵敏,蒙古人。原名敏敏特穆尔。其先汝阳王察罕特穆尔。敏以父功荫封绍敏郡主,故汉名之。敏自幼聪慧狡黠,好武,尝学剑于王府武师。及长,殊丽艳绝,性豪爽而善谋,尝曰“恨不为男子,以效前辈驰骋天下。”敏统府兵武事,从者若玄冥二老、阿大、阿二、阿三之辈,皆不世高手,咸伏其才,甘为驱使。初,成昆图明教,阴合六派之众围攻光明顶,不意为张无忌所却。敏欲降群雄,乃伏兵于途,阴以“十香软筋散”食之,六派见擒。囚于万安寺。又设计于绿柳山庄,邀明教诸酋赴会,众诣,皆中毒。无忌往索解药,复与敏坠地牢。敏不启机关。无忌心忧

  • 吕西群摄影:街景不一般

    吕西群摄影:街景不一般2018.04.18

  • 2018乡党建群有感!

    2018乡党建群有感!吕西群2018.04.19秦风秦韵终难忘,人走千里思故乡。游子在外心相同,乡音不改纯真情!

  • 当代书法名家 陆平

    陆平,原甘肃省通渭县副书记,漳县人民政府县长,定西市文化局局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同城文化在线、甘肃瀚雨斋美术馆:商业直播文化影视宣传片拍摄策划新闻发布书画宣传展览印章篆刻收藏销售鉴定高端艺术品投资经纪商务热线:13830839795

  • 【星连文学社】凉亭:七绝·《桃花》/词《望江南》·暖

    作者简介:梁继权,笔名凉亭,祖籍河北,现居宁夏银川市,军转,党员,汉语言文学大专,另修文秘科三年。曾任县团级单位团总支书记,省级辖中专学校秘书,后调任:驻广州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公职、《星连文学社》副社长、《思归客》诗学会特邀作家、《中华民间实力诗人鉴赏》副主编、《中国当代经典诗集》编委。作品还入选《中国最美爱情诗年鉴》《中国传世诗典》《中国当代诗人大典》《中华诗词精品大辞典》《中国当代诗歌大辞典》《中国民间华语诗歌大辞典》《中国华语诗歌大典》《中国风》《思归》《新诗百年.中国当代诗人佳作选》《

  • 《经典好文》知足者得以常乐!

    当一个人感到非常知足的时候,心不会烦,身体也不会感到疲惫,心也能安,再也无所求的时候,这时快乐时光就会伴随你左右!再当一个人能吃好睡好,开心的玩好,没有什么牵挂对生活感到满足的时候也就面临着幸福与你同行!1:《知足是福》粗茶淡饭三餐饱,早晚香甜不挑剔;草舍茅屋三两间,行待安然也舒坦;布衫得暖胜丝绸,长短可穿不嫌弃!人生无非就是吃.穿.住,心态安好生活便自在。人生几多福,想开心知足。什么烦心的事情它都只是一个阶段而已,今天的生活不如意,并不代表苦难生活长久跟随你,只要肯努力,肯付出什么都不是问题,

  • 大热的8种网红花材,送你如阳光般的宠爱

    生活中总有一些植物自带仙气冬日厚重的色彩逐渐退去,花儿们开始焕发生机,推荐几款自带仙气的网红花材,希望给你阳光般的暖意。__01银莲花Anemone如果列举网红花材有哪些,肯定少不了银莲花,规整的花型和艳丽的色彩,是它最大的特点,每一支都洋溢着活泼的美好气息。灵感花作__02铁线莲Clematisflorida铁线莲被称为‘藤本植物皇后’,园林绿化中经常被用作道路绿化,花艺中也能完美营造作品的线条感。灵感花作__03芍药Paeonialactiflora芍药是春天的应季花材,花苞日日膨胀,不知觉

  • 《骄傲的百合》刘新宪

    这是一个美丽的山谷,遍地的野花和青草无不彰显这里的宁静和原始。有一条小溪,缓缓的流过,更让这个山谷充满了灵性。不知什么时候,山脚的岩石缝里冒出了一株百合,外表上和杂草没什么区别,但是百合知道自己是与众不同的。他唯一证明自己的办法,就是开出美丽的花朵。在这个信念的支持下,百合努力地吸收养份和阳光,拼命地克服重重困难,深深地扎下了根,并坚强地生长着。在一个春天的早晨,百合结了一个花苞。周围的杂草看到百合的变化都很诧异,他们私下里嘲笑百合:“明明是根草,偏偏说是一株花,瞧!头上长了个瘤,是不是很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