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完整版【绝宠异世萌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5:04:0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绝宠异世萌妃

第九章 这汤谁喝了?

主子一声令下,围墙外,屋顶上,突然就冒出了几十个身穿黑色衣服,肩披黑色大披风,脸上带着半脸面具的男人,他们每个人都十分的高大健硕,光看那身材就很有安全感。

“杀!”凌天耀无情的一句命令。

暗影侍卫们像黑色旋风一样从高而下,片刻间,黑衣人躺了一地。有人企图逃出去传报消息,被一个暗影侍卫扔出一枚飞镖而直溜溜的从高空落下,啪的一声摔在地板上。

“看见了吗?伤你的人全死了。”凌天耀威风凛凛的说,笔直的站着,如同黑夜中的胜利武神。

可是......巩依依心里那个吐槽,你丫的别耍酷了啊,快找大夫救她啊,她还在流血啊,你妹啊,流血啊,知不知道,流血过多会死人呀!

可是巩依依开口却只能吐出两个很符合此时场景的两个字。完整版【绝宠异世萌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救我......”

凌天耀这才对一旁的千玺说道:“快去请大夫!”

“是,公子。”

巩依依死死抓着凌天耀胸前的衣服,她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死了,眼皮子都快睁不开了。

凌天耀把她抱到房间,放在床上,可她却不愿意离开他的怀抱。

“大夫很快会来的。”凌天耀扯着巩依依的手安慰道。

“我会不会死?”巩依依小声的问。

“不会的,没有伤到内脏,不会有事的。网站qi-wen.com”凌天耀看了看她的伤口,虽然肩膀刺穿了,但是位置很偏,不靠近心脏也没有伤到筋骨。

“可是我现在感觉自己要死了。”

“别想死就不会死。”

巩依依嘟嘴,这算什么安慰?她扯了扯他的衣服,小声的问道:“如果我死了,你会记得我么?”

她在现代,一定已经死掉了,学长,会难过么,会记得她么?有没有后悔,当初没有接受她?凌天耀顿了顿,说实话,他没想过这个问题。现在想也似乎来不及,也没心思去想。

“你不会记得我的是不是?”巩依依可怜的说。

“我会。完整版【绝宠异世萌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凌天耀出奇肯定的回答。

“真的?”巩依依的眼睛亮了起来。

凌天耀点头,把她按在床上,轻轻拍了拍她的脸蛋安慰道:“我会,所以你不许死,因为我对你的记忆还很少,你等我多积累一些记忆再死,这样我比较能够记得你久一点。”

“你......”这种回答,该哭该笑啊?巩依依有些郁闷,一口气没提上来,就软绵绵的闭上了眼睛。

凌天耀见她闭眼,伸手用力一捏她的脸蛋。

“死丫头,不许睡,开眼!”

“痛诶......”巩依依叫了一声,还是闭着眼睛。

凌天耀有些心急的扭头问一旁站着的古乐,“大夫还不来?”

“来了来了。完整版【绝宠异世萌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千玺抓着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夫就飞了进来。“大夫来了,大夫来了。”

“快给她止血疗伤!”

“是,是.......哎哟,这把老骨头差点散架了。”老大夫边走过来边擦汗,忍不住小声嘀咕。

不久之后,巩依依的伤口就被包扎好了,只是失血过多,她陷入了睡眠中。

凌天耀看见桌面上,放着一盅鸡汤,他走过去用手碰了碰,汤盅外壁,已经冷了,就吩咐千玺拿鸡汤去热一下。

热过的鸡汤,就被凌天耀一勺一勺的喂进了巩依依的嘴里。完整版【绝宠异世萌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解决完外面的黑衣人后,古乐也走了进来,一看就凌天耀亲自给巩依依喂汤,神奇的跑过来,八卦的问道:“公子,你竟然没有吐?”

凌天耀愣了一下,后知后觉的又多看了巩依依两眼,真的,他竟然没有反胃的感觉了?凌天耀不信的又靠近了一些,仔细的看着她,其实,她也不难看,巴掌大的小脸,弯弯的美貌,长长的睫毛往上翘,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在他的记忆中印象最深。

她小巧却高挺的鼻子下是一张樱桃小嘴,唇瓣红润丰满,娇艳欲滴。稍作打扮,也能算得上是一个美人。

而他惊奇的发现,他看她竟然真的不想吐了。

这时候,巩依依的眼皮子动了动,就睁开了眼睛,她和凌天耀就这样四目对视。

巩依依眨眨眼,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的开口喊道:“学长。”

凌天耀眉头一皱,不悦的离她远了一点。她竟然一开口就喊了别人的称呼,他有点后悔救她了。

“公子,我,我......我还活着。”巩依依看了看周围的人,开心的笑了起来。

见她笑了,凌天耀舒了心,看在她替他挡了一剑的份上,就原谅她刚才的无礼。

巩依依在开心的瞬间看见了床头的那一盅鸡汤,笑容瞬间在脸上凝固了。

“这,这鸡汤谁喝了?!”

第十章 男神,解药啊。

“你。”凌天耀用勺子指着她回答。

巩依依突然尖叫一声,从床上跳了起来,那灵活的样子,根本不像中了一剑的。

“我,我为什么会喝鸡汤?!”

“我们家公子喂你的。”千玺说道。那眼神有些暧昧,不用这么激动嘛小姑娘,公子其实很温柔体贴的。

巩依依抓着头发不停的乱揉,表情狰狞的悔恨不已的模样,她几次张口都说不出话,最后只能躺在床上,一副壮士赴死的样子,自己插开了大腿说道:“来吧!”

凌天耀,古乐,千玺,还有一旁的老大夫都奇怪的看着她。

这姑娘闹的是哪一出?“来来,老夫看看,姑娘不会失血过多,脑残了吧?”老大夫走过来,就摁了摁她的脉搏。

“你才脑残,我很健康!”巩依依把手抽了回来,一张脸已经红得快要爆炸了。

她的身子不自然的扭了扭,尴尬得紧闭着唇,这么多人在这,她哪里好意思说自己被自己的药给放倒了啊?凌天耀看着她,又看了看那一盅鸡汤,突然有些怀疑,他把鸡汤端过来,闻了闻。

因为是给猪吃的药,所以不像给人吃的那些那么高级,会有一股很明显的媚药味道,之前没发现,那是因为没注意,而且鸡汤的味道太浓。

“公子,怎么了?汤有问题?”古乐问道。

凌天耀那眼神有些讽刺,有些可笑,有些邪恶,还有点......贱的斜眼看着巩依依,冷哼着笑了一下,就说道:“有问题也是她有问题,你们都出去,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进来。”凌天耀说着,伸手在巩依依红彤彤的脸上滑了滑,这动作,暧昧至极。

古乐一看那画面,顿时明白了,拍手叫到:“公子,你终于要开荤了,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埃”

凌天耀斜眼一瞪,千玺拉着古乐和老大夫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房门一关,巩依依马上从床上坐了起来,双手抱住了凌天耀。

她把脸贴在他的胸膛上,难过得声音都有点儿变了。

“公子,救救我......”

凌天耀把她按在床上,拿起没喝完的鸡汤,继续给她灌下去。

“唔......”

“你想用媚药勾引我?是谁派你来的,说!”凌天耀突然掐住了巩依依的脖子,厉声的质问。

“我没,没人派来啊......公子,我就是,就是喜欢你......真的,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巩依依说道,双手抓住了他的手腕,有点分不清楚这里是现代还是古代,她真的很喜欢他,从大一就喜欢他,一直喜欢了三年,三年啊,她都像个傻子一样看着他,想着他,他到底知不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有时候也会很心痛,很心痛?“说谎,若不是有人指示你,你为何会这么巧的出现在破庙里?”

“我不知道......”巩依依有些难过,她的身子里好像有几千万条蛇在爬,怎么办啊?“不知道?”

“真的......我一睁开眼睛就在那了。”巩依依扭动着身子,脸蛋儿红扑扑的,好像快要爆血了一样。

凌天耀想起了自己的怀疑,疑惑道:“你突然出现在那?”

“嗯,嗯......嗯啊......公子,我要死了,要死了......”巩依依是彻底忍不住了,难过的开始大幅度扭曲身子。

掐着她脖子的手松开来,凌天耀眼里的神色,让人有些难懂,但是现在的巩依依也不想懂,只想被上啊!

“你想要我帮你?”凌天耀挑眉问道。

“要!”巩依依很坦诚,很猴急,很......饿。

第十一章 求解药美男子一枚

“你说的,明天醒来别赖我。”凌天耀撇撇嘴,摆出一副不情愿的模样,但是看着她扭动的身子,松散开来的衣服,却又被勾起了几分情欲。

他这么多年不曾碰女人,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

如今这个可能是他要得到的女人,如此摆在眼前,又怎么有不要的道理?神女?也许这是天意。

巩依依迷离的双眸直勾勾的渴望的望着他,她的红唇都被她自己咬得出血。

凌天耀附身,靠近她,那双深邃迷人的眸子,仿佛看穿她的身躯。

“你如此渴望一个男人,害臊吗?”

巩依依摇摇头,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声音有些颤抖的说:“喜欢一个人,没有错,我想你,快给我。”

如此坦率的一刻,凌天耀的心弦有些抽动,这气氛太暧昧,他一向精明的头脑都有片刻的瘫痪。

她的红唇献上,他俯身吻住她的唇。

这一夜,房间里的叫声险些掀了逍遥王府的屋顶,整个院子里的的男人各个都在寂寞难耐。

大家的心声都是一样的。

丫头,你小声点哇!跟杀猪似的有没有一点美感啦啊?隔天中午,巩依依才从熟睡中醒来,浑身的疼痛,让她躺了将近半个小时才能动弹。

她清醒过来后才想起自己昨晚被人刺了一剑,这会儿才感觉到肩膀的痛,然后,她猛然瞪大了眼睛,昨晚好像做了一件很疯狂的事情啊!

巩依依坐起来,看见自己全身上下都是淤青,光溜溜的什么都没穿。

那男人是多粗鲁啊把她弄成这样?巩依依咬着手指头,昨晚的感觉,依稀记得,却不大深刻。

哎呀,脑子太糊涂,竟然没记住这么难得可贵的一夜!

“要不,在来一次?”巩依依嘀咕。

“你还真是欲女降世。”在客厅里,凌天耀躺在长椅上,单手支着脑袋,双目闭着,像是在睡觉,其实脑子却很清醒。

昨晚的每一个画面,他可都是记得很清楚的。

“你,你怎么还在?”巩依依惊叫,赶紧拉着被子把自己挡了起来。

凌天耀起身朝她走来,他一脸春分得意,嘴角挂着笑,巩依依却尴尬,懊恼,感觉特没面子的红着脸,转头过一边去,不敢看他。

凌天耀调侃道:“怎么?如愿以偿的上了我,就对我不屑一顾了?你这个女人是不是太可恶了?”

“谁可恶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巩依依生气的扭头瞪他,其实,她气的是竟然把他上了,就应该记得才对,可是昨晚迷迷糊糊,竟然脑子里的画面那么破碎!

“你想记得很容易......”凌天耀抓着她身上的被子坏笑起来,手一用力,被子就飞了起来。

“啊!你干嘛啊?”

“让你恢复记忆。”

“嗷!”巩依依不愿意的大叫,可是心里却万般甜蜜。

忍不住笑嘻嘻的伸手抱人家。

才想起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公子,你看我,不吐了?”

凌天耀但笑不语,搂着她,开始了大中午的健身运动。

巩依依终于在精疲力尽后再度睡去,凌天耀这么多年的守身如玉竟然被这个女人给毁了,他看着怀里熟睡的女人,心中那股莫名的情绪,让他觉得陌生,又有些恐慌。

这一天,他们两个人几乎没离开过房间,凌天耀一直陪着巩依依睡觉,等她醒来,就叫人送吃的进来,送食物的小厮,走进来都有些鬼鬼祟祟的,生怕自己撞见不该看见的事情似的,把饭菜一放就赶紧跑了。

逍遥王府从这一天开始,这气氛是完全变了。

巩依依依然是后院的打杂小妹,只是她每天晚上都在主子的房里过夜。

第十二章 路过的三皇子

没过几天,巩依依就发现,这个男人根本就是大淫虫,每天都那么精力旺盛,白天也要,晚上也要,半夜醒来还要。

她这小身板都快被磨得没骨头了。

她曾经的梦想,是把男神上了,可是,完全没想过,上了以后要怎么样埃

所以现在,每天被人当枕头抱,她的心越来越不平衡,越来越委屈,越来越......欲求不满。

于是,看见某人,是怎么看都不顺眼了。

在后院的某个角落,一个穿着深蓝色家仆衣服的男人,将手中的信鸽放了出去。

信鸽穿越了多个屋顶,落在芙香城的城西一角,一个身穿紫红色长裙的女子扭着腰肢走来,抓起信鸽,将纸条拿起,打开一看,轻声念起。

“得神女者得天下,神女降世,逍遥王府。”

紫红色长裙女子离开后,古乐从不远处的拐角走了出来。

待他回到逍遥王府,在书房里,见到了凌天耀,将这件事告知后,凌天耀沉默着看着窗外。

书房里安静了许久,古乐自知自己有错,跪下认错道:“属下疏忽,请公子责罚。”

“府里出了内奸,竟然浑然不知,你这个护院,如何当的?”凌天耀责备道,神女此时非同小可,若被别人知道,那对逍遥王府和巩依依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灾难。

“属下失职,要不,属下这就去把那紫衣女子杀了?”古乐问道。

“杀了?现在杀了,可还有用?”凌天耀质问。

古乐低下头,万般后悔的说:“当时就该杀了,可是属下又怕打草惊蛇,所以只是派人跟着那女子,没敢轻举妄动。”

“杀了她,于事无补,内奸不除,消息总会外漏。”凌天耀声音微冷,脑海中想起巩依依,眼神又变得柔和许多。

这几夜的纠缠,让他真正感觉到了作为男人的另一种乐趣。

“那公子,接下来要如何做?”古乐询问道。

“知道了神女降世,他们定会有所行动,这些日子,看好依依。”凌天耀说道。

“是,属下定让依依安然无恙。”古乐认真的说道。

“不......”凌天耀却回头说。

“公子是想......”古乐跟随凌天耀十几年,对他十分的了解,所以他只说了一个字,他就猜到他的心思。

凌天耀点点头。

主仆两的默契,让古乐会意的点头。

这时候,千玺捧着一只信鸽走了进来。

“公子,宫中传来密信。”千玺把纸条递给了凌天耀。

凌天耀看了一眼纸条,就说道:“三弟后天晚上到达芙香城。

“三皇子为何要来芙香城?”古乐不解的问道。

“说是代表父皇,出使邻国嘎菲。”

嘎菲是一个善战的小国,位于本国的西南方向,而芙香城正好是前往嘎菲的必经之路。

“三皇子这几年十分得皇上的喜欢,这次让他出使,是有意让三皇子表现自己,这难道是皇上想要立三皇子为太子的意思吗?”千玺猜测道。

“谁知道呢?父皇是条老狐狸,他想什么,没有人清楚,我这个大儿子整日逍遥在外,谁能告诉我,他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儿子?”凌天耀说着,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

古乐和千玺对看一眼,都不敢去妄自猜测。

“不管怎样,三弟来到我所管辖的范围之内,不许出任何差错,免得被人落井下石。”凌天耀严肃的吩咐道。

“公子放心,属下一定安排好,绝不让匪人有机可乘。”千玺和古乐异口同声的说道。

“快去准备吧。”

“是。”

这天夜晚,巩依依和凌天耀正要睡下,古乐就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公子,不好了。”

“怎么?”凌天耀有些不悦,扯了被子盖住了巩依依的身子。

古乐低着头没敢看,口气有些着急的说:“三皇子在柔相城外被人伏击,失踪了。”

第十三章 狡猾的三皇子

“什么?不是要你们沿路暗中保护?”凌天耀微怒,从接到密旨就派人一路暗中保护,又怎么会被人伏击?“是没错,但是不知道怎么的,三皇子突然改变了路线,没有从东边官道来,反而拐走了小路前来,结果,在半路就被人伏击了,因为属下也是担心会有变,所以在小路上也安排了一些人,只是人手不够,对方来势汹汹。”古乐说着,很是懊恼,自己竟然已经想到,就应该多派人手的。

“三弟是接了密旨前来,知道的人并不多......”凌天耀若有所思的说。

“公子,府里的内奸,只怕不只一个。”古乐也是忧心忡忡的模样。

凌天耀冷哼一声,起身穿衣服。

巩依依看见他要走,从被子里伸出手来扯了扯他的衣服问道:“你要出去?”

“嗯。”凌天耀应了声,回头对她说了句:“你先睡吧。”然后就离开了房间。

巩依依有些失落,刚才的他有点儿冷漠。

“哎......”巩依依叹气,自己抱着被子却又有点睡不着了。这个世界好混乱,那么多皇子,该不会,也像电视剧那样,出现什么九子夺嫡的场面吧?就在巩依依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

“谁?”

“依依,是我。”

巩依依听得出来人的声音,就赶紧起床穿衣服,边问道:“出什么事了?是不是公子出事了?”

门外的人焦急的说道:“是啊,依依,你快出来。”

“哦,来了。”巩依依着急的穿好衣服就跑了出去。

另一头,凌天耀快马加鞭的朝着事发地点赶去,一路上的安静,让他心里越来越不对劲。

凌天耀突然停了下来。

古乐奇怪的问道:“公子,怎么了?”

“回去。”凌天耀当下下令,调转马头,就往回跑去。

古乐和千玺不大明白,却也跟着他快马加鞭赶了回来。

一进逍遥王府,凌天耀的心,就绷紧了,当他再房间里看不到巩依依的人,派人找完整个王府都不见巩依依的时候,他真是懊恼,当时自己太过于大意。

“怎么会这样?”古乐问道,为什么依依会不见了?“我们上当了,好狡猾的三弟。”凌天耀冷哼一声,布满危险气息的眼眸眯了起来。

千玺率先想明白的说道:“公子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三皇子密谋的?这府里的内奸,是三皇子的人?”

“未必。”凌天耀又摇摇头,这个人可能是老三,也可能是别人,如果是老三,那他这么做就太蠢,明摆着,让他知道,安插在王府中多年的人是他的眼线,游戏才刚开始就暴露了自己的底牌,这是很蠢的行为,但是也不排除,他养贼一日,用在一时的心情,也可能是别人的眼线,故意嫁祸老三而下的这一步棋,不管是谁,他们都太低估他凌天耀了。

“公子,如今如何是好?”千玺问道,“如果依依真的是神女,那,她的处境,并不乐观。”

是啊,凌天耀也想得到,若是神女,只怕......“找,翻遍整个芙香城,也要把人找出来!”凌天耀严厉的吩咐道。

“是。”古乐和千玺都少有迟疑,却还是答应。

大动干戈,也就等于让暗处的敌人知道,逍遥王暗中隐藏的势力,出动一群暗卫,不可能不动声色,到时候,只怕......可是那又如何?只要公子想要,天下都在囊中,他们有绝对足够的自信和能力,只不过,还欠缺点火候罢了。

在树林的深处,一个黑衣人扛着昏睡过去的巩依依一路狂奔,突然一个身穿墨绿色锦衣的俊逸公子挡住了他的去路。

“来者何人?”黑衣人警惕的询问。

“把人放下,我就让你活着离开。”墨绿锦衣男子勾起一抹自以为是的笑容,狂傲的眼神仿佛告诉黑衣人,不听话,就得死一样。

树林里有点黑,黑衣人看不清楚对面那人的面目,他眯了眯眼,企图看清楚。

男子从黑暗中走出来,一点也不介意让他看见似的,扬起了自己的脸。

黑衣人一看那人,惊叫一声:“三皇子!”

第十四章 都不是弱者

“哼,你果然知道我是谁,还不把人放了?”三皇子凌天齐喝道。

黑衣人眼珠子转了一下,就笑嘻嘻的说道:“三皇子有所不知,这人是我家主子想要的,只怕三皇子还要不得。”

“哦?你家主子是谁?这天下,还有我凌天齐要不了的人?难道这人是我那亲爹?”

黑衣人抖了一下,这胆子他可没有,“怎么会是皇上?不过就是小女子一人,三皇子何必为难小的呢?”

“好,我不为难你,如果你能活着离开,我也就不为难你了。”凌天齐似笑非笑的说道,双手一举,招了招,四周围突然就冒出一排一排身穿银色盔甲的护卫。

黑衣人一看那阵仗,知道自己今天一定是完成不了任务了,保命要紧,于是,他把人往凌天齐身上一扔,转身就企图冲出重围。

“拿下!”凌天齐接住了巩依依,下令捉拿。

银衣护卫一拥而上,黑衣人一看不妙,牙关一动,服毒自尽了。

“三皇子,他死了。”

“死了算,走。”凌天齐无动于衷的说着,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唇边露出笑意,转身就走了。

凌天齐大摇大摆的进了城,埋伏在附近的暗卫全都盯着他和他怀里的人。

凌天齐如若旁人似的,把巩依依抱进了客栈中。

“醒醒,醒醒,醒醒。”凌天齐左手右手轮流着拍打巩依依的脸蛋。

巩依依疼得惊醒,一开眼就看见那放大的脸,一时间,突然就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双手抱住了身前的人。

“公子,我以为我被人杀了,呜呜呜呜......”

凌天齐抱着巩依依,双手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没事没事,有我在,我不会让人杀了你的,放心,乖。”

“嗯嗯。”巩依依在凌天齐怀里点点头,又突然觉得不对劲,公子啥时候这么暖男了?巩依依从凌天齐的怀里抬起头来,和他四目对视,这个男人和公子像啊,可是,可是,他不是公子。

她对学长的样子太熟悉了,所以一点点不同,她都认得出来,眼前这个男人,和学长有九层的相似,但是那眼睛却不同,他的眼睛是双眼皮的,比学长要大,这双电眼很温暖,很妩媚,不同学长的邪魅。

公子的眼睛和学长是一模一样的,虽然,眼神不同。

巩依依有些混乱,这是怎么了?这个古代,到底有多少个男神啊?这个男神看起来也很帅很帅埃

“你是谁?”

“我是凌天齐。”

“凌天齐?你和凌天耀是什么关系?”这名字听起来像是兄弟。

“三皇子。”凌天齐指着自己说道。

“你是三皇子?你不是被人埋伏?失踪了?”巩依依惊叫道。

“没错,可是我也没有逊得就被人杀了那么惨,失踪,只是我自己跑没了而已。”凌天齐有些调皮的说。

“那,那凌天耀呢?”巩依依问道。

“你们是什么关系?”凌天齐问道,眼里露出一抹好奇,这个女人就是他大哥的女人?这么多年来都不曾听说过他大哥有女人,这倒是新鲜极了,他还以为他大哥那家伙有问题呢。

“我们,也没什么关系。”巩依依小声的回答道,心里很挂念凌天耀,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有没有找她?“没关系?你确定和他没关系?”凌天齐问道。

“你干嘛这么关心?”巩依依斜眼,生怕他是不怀好意。

“我当然关心,听说我大哥看见女人就要吐,你是他王府里唯一的女人,你和他该不会......”凌天齐看着她,往她身下看了看。

巩依依瞪他,推了他一下,生气的问:“你这什么眼神?”

“哈哈哈。”凌天齐突然笑了起来,拍了拍巩依依的肩膀说道,“虽然你长得一般般,不过性格倒是很特别,我想我大哥喜欢你也不是因为你这张脸吧?”

绝宠异世萌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绝宠异世萌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15章(第15章 这又不是演偶像剧)

    原标题: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15章(第15章这又不是演偶像剧)小说名称: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第15章这又不是演偶像剧电话里头,一个爽朗的声音传进来。“夏夏,我跟你说,我刚刚听到一个超搞笑的事!”“深深,什么搞笑的事啊?”顾立夏尽量让自己心情听起来愉悦。她不想让身边的朋友知道她发生的这些事,为她担忧。白深深这女人,光听名字,脑子里浮现的,绝逼是一个温婉贤淑的女子形象。但现实中,她其实是一个剪着帅气利落的短发,身高一米七,能一脚踢飞七个男人的女强人。白深深大顾立夏整整五岁,已经年方二

  • 邪魅皇叔狂宠妃15章(第一卷 风起青龙第15章 质问却出状况)

    原标题:邪魅皇叔狂宠妃15章(第一卷风起青龙第15章质问却出状况)小说书名:邪魅皇叔狂宠妃第一卷风起青龙第15章质问却出状况面对楚寒殇的询问,楚青歌只觉得格外愤怒。没有开口,她迈着步子,几步便走到了书桌前,啪的一声,双手拍在了面前的书桌上。身子微微前倾,她居高临下地注视着楚寒殇那张俊美无铸的脸庞,低沉着声音问道:“皇叔,为何不许我出宫?”楚寒殇没有料到,她会表现得如此愤怒,和自己说话的语气,也带着几分的冷冽,这都让他觉得意外。缓缓抬头迎上她那充满愤怒的目光,楚寒殇微微勾了勾线条优美的薄唇,唇边立

  • 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15章(第一卷 夜色撩人第15章 想放一天假)

    原标题: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15章(第一卷夜色撩人第15章想放一天假)小说书名: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第一卷夜色撩人第15章想放一天假靳东夜在外头处理了一天公事,刚刚又去看了下曹家那个女人,曹珊珊虽然嘴巴硬,但被左鹰几句话一套就套出了事情原委。原来她是听见兄长的对话,一时怒上心头,才不管不顾冲到靳家要替曹家和曹一山讨回一个公道。靳东夜听到“公道”两个字,冷酷一笑:“曹一山这一生,手上的人命不少,他有什么资格要公道?而你,身为他的女儿,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这两个字!”曹珊珊大喊着,说他污蔑

  • 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15章(第15章 过的什么日子)

    原标题: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15章(第15章过的什么日子)小说: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第15章过的什么日子张妈狼狈地趴在地上,愤恨地看着她,眼里的怒火几乎可以将这间小土房烧为灰烬。季如祯优雅一笑,摩拳擦掌道:“看来是没怎么好,还知道瞪人,显然是我教训得还不够哇。来来,我再继续帮你顺顺气……”张妈眼看着对方的拳头又要砸过来,吓得抱住脑袋,哭喊着道:“我好了,我好了!”季如祯慢条斯理地弯下身子,蹲在张妈面前,笑谑道:“既然好了,还不乖乖给我汪几声来听听!”张妈一开始不乐意,见季如祯笑得像个小恶

  • 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15章(第15章 制作毒药)

    原标题: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15章(第15章制作毒药)小说名称: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第15章制作毒药林落却是一笑,道:“太子说过,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属于保密,既然他不想告诉二姐,那我也就不能说了,我看二姐情绪有些不太稳定啊,还是早些回去吧。”一边说,林落已经一边推着林婉容出门,直到将她推出门口,林落才迅速“砰”的一声将门给关上,不管外面的林婉容怎么气急跺脚。一直等到门外的林婉容气走了,整个院子彻底安静下来,林落才叫了个丫鬟进来问话。林落要问的无非是太子进将军府的时候和林振君他们说了什么,得

  • 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15章(第15章 就你牛粪啊)

    原标题: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15章(第15章就你牛粪啊)小说名字: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第15章就你牛粪啊“诶,夫人……”乞丐快速的朝着苏倾云追去。突然,正当苏倾云走着,一个男子带着几个人猛地窜到了苏倾云的面前,拦住了她们两个人的去路。“小娘子,你要去那里啊,告诉我,我带你去啊?这西王城还没有我不熟悉的呢。”只见为首挡路的男子发鬓插着一朵大红花,嘴里咬着花瓣的花茎,一张流气的痞子脸色眯眯的盯着苏倾云倾城的面容,双眼猛地对着她抛媚眼。差点没有被这个男子给恶心吐的反胃,苏倾云目光冷寒的凝视着这

  • 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15章(第15章 全军覆没)

    原标题: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15章(第15章全军覆没)小说名: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第15章全军覆没一籁籁的火把在火属性魔法师的施力之下,生起了妖一般红艳的大火来。云轻婉默默的跟随在云家弟子们的背后,一路轻轻松松的过关斩将。那些弟子们只顾着自己的性命,根本无人去观察这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蒙面小丫头。狼群被云鸿扬的火力对伍驱赶出几十米外,云鸿扬的队伍成功的踏入了狼山。一群通体黑色的狼群堵在了那口狼洞外,它们共有十六只,是与其它狼群不一样的狼,它们身上的毛发是黑色的,当黑色的毛发竖起来的时候就如刺猬一样

  • 重生之鬼手狂妃15章(第一卷第15章 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

    原标题:重生之鬼手狂妃15章(第一卷第15章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小说书名:重生之鬼手狂妃第一卷第15章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出了屋子的苏芷曼穿过院门,过了回廊,又走了几段石径小路,绕了好一阵才寻到大门。可人还没走出去,呼啦啦,一群府卫不知突然从哪儿冒出来的,将苏芷曼团团围住,刀剑全部明晃晃的朝她。“箫王殿下,出尔反尔,如此输不起,也太没男儿气度了!如果眼红做公公,我倒也可以不辞辛劳,帮殿下一把。”苏芷曼面不改色,直立当中,迎着兵刃放声道。“本王给足你时间,是你走的太慢舍不得离去。”说话中,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