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完整版【美人难嫁】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5:00:54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美人难嫁
第009章  贿赂蒲管事

大家一拥而上,身后是那蒲管事的说话声:

"太子,第一张铺位。网站http://www.qi-wen.com/"

"楚连苼,第二张铺位......"

"萧绝,第三张铺位......"

"谢玉寒第四......"

"十一皇子慕容天保,睡最末一位......"

蒲管事的话音仆落,南星嚷了起来:"什么!我家公子怎么能和她睡一起!我家公子,要么睡头一个,要么睡最末一个!"和那小白脸睡在一起,这还了得!

"正好,让我挨着连苼睡,让你家公子睡我的铺位就成了!"天保笑着喊道。

"我得睡头一个,还麻烦管事的把位置换一换。"连苼懒懒靠在床边。

"既是如此,那我这铺位就给了连苼无妨......"

"......"惟有谢玉寒插不上嘴。

"肃静!肃静!"管事的就案一拍:"胡闹!"清了清嗓子,面相微有些滑稽:"国子监,乃是国之学府,皇家御建的文明之地。所有的规矩早已定好,不论你是皇子还是三公之子,这里一视同仁,做为监生,你们只需要绝对的遵从!"

哦?看来还得拿出些好处来才行。

连苼笑了笑,对着蒲管事道:"一百两,一千两,还是一万两,管事的你尽管开口,横竖把我与他分开就成,我睡哪一张都没问题。原文qi-wen.com"说话间下颌指着萧绝。

蒲管事先是弯弯眼睛笑了笑,陡然又把脸一横,"胡闹!你就算是搬给我一座金山,今日这铺位一事也断然没得商量!国子监是圣贤之地,岂有讨价还价之说,你们素日的品行可都掌在我的手中,谁要是闹事,我便当众记过一笔,都听清楚了没有。"

没想到还真有不受贿赂之人。

这还了得,南星见连苼竟然当众贿赂管事,要求换床,这岂不是侮辱他家公子人品!"哼,合着我家主子,不配与公子睡在一起?公子不愿,岂知我家二公子又愿意?"

连苼缓缓望过来,对着南星微微然一笑,却给人冷测测的感觉,"你大概有所不知,我哦,睡觉的时候爱吃零嘴,抱着谁的膀子就当蹄膀,你家公子生得如此俊美,肉肯定倍儿甜。不信?不信你们可以问问太子,他手臂上现如今还留着我咬下的几块疤,哎呀,简直是惨不忍睹埃"

"什么?"南星吓得一张脸都青了:"大人,你们听听,这可怎么得了,我家公子怎么能与这样的人睡在同一个房间内!"

"呃,这个......"慕容雪成抚额。他太子的名声又一次无形中就被连苼出卖了。

气死我也,铺管事大吼一声:"再要喧哗,一律记过!!"

便清清嗓子,道:"给你们一晚时间,各自熟悉。说明qi-wen.com今后三年同窗,大家互相照应。明日辰时二刻,太明堂前祭拜孔夫子。这祭祀大典,不得缺席,否则开除典籍。等一会,就会有人把你们的士子服送来。以及每人每天香油三分,盐三钱,酱二钱,花椒五分,每月一细桶醋。这些都会按月交到你们的手上,至于洗澡,吃饭等其他细节上的事宜,自然会有人来告之你们的书童。"

说完这一大通条条框框的话之后,就领着人上了别的舍号。网站http://www.qi-wen.com/

萧绝目望连苼,噙着抹狐狸样的笑意:"放心,我这人睡觉,没有怪异的癖好......"

第010章  太子亲自为她熬白粥

翌日清晨,鸟语花香中,玉笔山上清风徐徐送来。

舍号里一声鬼吼:"慕容天保,你找死吗!"

"连苼,你说你这小子,我好心好意叫你起床,你怎么专爱骂人!"

"我困。"连苼倒头再睡。

"你再不起,我可掀被子了啊!"天保威胁。

连苼揪住慕容天保的耳朵,天保杀猪般叫嚷,连苼这才醒了个八成,"天保?"连苼盯着慕容天保打量。慕容天保笑哈哈道:"连苼,你瞧,我穿上这士子衣冠,像不像个书生?"慕容天保穿着干净的蓝白色士子服,还傻子样在她跟前转了两圈,倒也人模人样。

"你七哥呢?"

"公子,太子在那替你熬白粥呢。完整版【美人难嫁】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晓山端着水盆走了进来。

连苼一直以来胃不好,大夫说白粥养胃,慕容雪成便日日亲手为她熬白粥。她的事情,他从来都是亲力亲为,毫无怨言。

"七哥也太惯着你了些个,好兄弟也不是这么当的,你这小子变得这么霸道,要我说,都是七哥惯的!我是他正牌皇弟,也没见他如此待我!"天保吃味。

慕容雪成果然端着一盅白粥走进来。

只见他也穿着士子衣冠,更显得俊美谪仙。

"慕容雪成,怎么你也不认得萧绝?"连苼没忘了问他这件事情。奇闻网

慕容雪成一边喂她吃粥,晓山一边为她束发穿衣,慕容雪成回:"的确不曾见过他,虽然有机会,但无缘撞在一起,不过是听闻过他的一些事迹。"慕容雪成看着她,"连苼,你对他......"

"什么?"

"没什么......"

慕容雪成只是淡淡一笑。

连苼忙着穿衣,未将他眼底异样的神色放在心上。

慕容雪成望着她穿上一身飘逸的蓝色士子衣冠,这一年多来,她生得越发秀逸清美了,慕容雪成心想,再过个三年,待得连苼长大,不知要迷倒多少的女子,连他也时常看得入神。

似乎在心底某个角落,有一种莫名的,未知的情愫在悄然的滋生。

她笑着掀动着干净的衣袍,一缕缕馨香从她身上散发出来,不禁让他有些心神荡漾。

这监生所穿的蓝色士子衣冠,乃是由工部尚书亲自设计,皇帝亲自审批制定的学服,倒是把她衬得越发清秀俊美。连苼虽然是个女的,但身量同女子比起来,算是较为高挑的,如今才是个刚发育的少女,胸部略平,身材清瘦,再加之自幼她身上习来一股子男儿英气,根本瞧不出她是女儿身,倒是个俊俏的儿郎。

太名堂前,石阶上,数百监生穿着统一的蓝色士子衣冠,一派风流济济!

大家有说有笑来到太名堂前集齐,远处国子监诸位大人,穿着庄重徐徐而来主持大典。

可就在监生们汇聚太名堂前时,人群后头有人大声嚷嚷:"大人!大人!"

"外头是怎么回事啊?"

人群被撞开一条道,一人越过看守之人不顾一切冲了上来,也是个少年,二话不说跪在地上:"恳请大人看在学生一心求学的份上,就留下学生吧!"

一时间太名堂前议论纷纷,有人讥讽嘲笑:

"竟然有这等事,听说这王琪打小就替他家少爷上书院读书,还在县试里考了个第一,他家老爷为了名声和面子,就把他当做自家的少爷送来国子监,谁知道遇上同乡的告了一状,被发现了。"

"不过听说,这王琪是个学痴,很是聪明,尤其爱弄些稀奇古怪的玩意。"

"那又如何,一介奴才,岂能与我等世族子弟同窗就学!"

"就是!"

"像这种欺世盗名的奴才,就该赶出国子监......"

连苼清冷嗤笑:"狗眼看人低。"

"喂,你说什么?!"

一旁的谢玉寒轻声的自言自语说:"爱学的人入不了籍,混日子的人,却偏偏安享其成。"

"法度就是法度,一个王朝倘或没有规矩可言,成何体统!"对方反驳。

"那今日就让你们看看,法度之外也有人情。"连苼说着就往前走。

第011章  太名堂祭典

萧绝噙着一抹笑意,看了她一眼,没动。

慕容雪成知道阻止不了,便也没动。

"大人,"连苼从人群中走出来,昂首挺胸,俊美无双。

"来人,将王琪这等欺世盗名之徒轰出国子监,"有主簿大人厉声喝道,转而看向走出来的连苼:"回到位置上,别捣乱。"

"就凭大人刚才这句话,就犯了大不敬之罪。"连苼反而更走近了两步。

"你,你此话是何意思?"主簿一怔,脸色愕然,众人齐刷刷的看向连苼。

"大人难道忘了,我齐燕开国圣太祖爷,年少时穷莽出生,也曾求学若渴,入书院偷学,还为了几许银子讨生活替人代考,被罚出院门。最终来到国子监,国子监念太祖爷一片诚心向学,精神可嘉,便让他入了学不说,太祖爷也终不辱没了师名。主簿大人骂王琪乃是欺世盗名之徒,岂不是间接的辱骂了太祖爷,辱骂太祖爷是何等罪名,主簿大人不会不知哦?"

"你,你叫何名字?"

主簿竟没想到一个弱冠少年,会有如此犀利的辩驳能力和眼神,倒惊出了一身冷汗。

"楚蔚之子,楚连苼。"

"什么,你是太傅大人的儿子?"这主簿更加脸色发白,若是按她刚才的说法,那他的确是连太祖爷也一块辱骂了,要这小子告到他爹楚蔚那,他没准真的有罪。

"照你这样说,这王琪非但不能将他赶走,还得留着?"一直未开口的祭酒大人开口说话,面目清和干净,胡须花白,却气度不凡,身骨硬朗,眼底里微微的含着些笑意。

"太祖爷扩建国子监,目的就在于让更多求学的学子能够在这里学有所成。老夫子的精神,向来是学海无涯,众生平等,王琪虽然顶替欺瞒在先,却并非有恶意,而是情有可原。他顶替的是个名字,但考中县试的,满腹才识的是他本人,若是今日将王琪赶出国子监,大人,岂不辱没了太祖爷当年的一片苦心?"

"如此说来,你的意思?"祭酒大人捋着花白的胡须,看着连苼。

"留下王琪,若他三年内每考不能中前十,再轰他出山门也不迟。"

"这,大人,这怎么成,万一开了这样的先例,那往后国子监岂不无威信可言!"

"当年圣祖帝承了国子监的恩,那今日咱们何不给这位王琪学子一个机会。"

祭酒大人徐徐笑了笑,应允。

"谢大人!"那王琪也是个聪明人,忙就欣喜的磕头谢恩,格外的看了一眼连苼,感激之心溢于言表,激动得几乎掉下泪来。

傍晚,疏星淡月。

热气腾腾的澡房内,连苼和慕容雪成、天保、萧绝以及谢玉寒几人拿着衣裳一同来到澡堂准备洗澡。此时白夜交替之际,正是国子监最热络忙乱之时。

书童们将浴桶内的热水一一打满。

澡房里还有其他的监生在洗澡,赤着身体,只在重要部位绑着令人喷鼻血的亵/裤,正豪气的打开门换衣裳。连苼兴趣盎然盯着望了望,忽然一堵身影晃过来,恰挡在她眼前,遮住了这段'春光'。

萧绝噙着狐狸般的笑意,"看男人也看得如此入神?"

连苼意外的没生气,只是笑了笑,"废话,这里不看男人,难道有女人给你看。"

萧绝盯着她的背影,眼底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诡笑。

第012章  澡房风波

众人各自进了一间澡房,澡堂内热火朝天,水声哗啦。连苼速速的洗澡完毕,以训练有素的手脚麻利的穿戴好衣裳。隔壁澡房内,听闻动静的雪成问道:"连苼,怎么今日如此快便洗好了?"

连苼敷衍的应了声。当然是为了待会能及时看一场好戏。

果然不过一会,她便听见萧绝的澡房内传来动静:

"了不得,公子您这一身怎么都红了?"

"嚷什么,不过是吃了不该吃的,过敏。"

"可公子您没吃什么不该吃的啊!"

"南星,行了,回头我自己吃点药过一夜也就没事了......"

"奴才看,这指不定是谁捣鬼,背地里暗害公子!"只听得南星恨恨的咬牙切齿。

连苼窃笑,心头畅快。然而渐渐的,发觉自个身上瘙痒难忍,她伸手去挠,撩开衣袖一瞧,如何了得,被挠过的地方整块的发红,连苼心下一沉,了悟到什么,陡然间澡堂内传来她切齿的呐喊:"萧绝!!你这只臭狐狸!!"

她冲到萧绝澡房前,一脚豪气将门踹开。

萧绝刚披上一件薄的白色单衣,一头墨发散着,衣襟敞开。虽是少年,却有一身绝好的肌肉,倾长完美的身材,模特般的比例,对着发火的连苼噙着黝黑的笑意:"楚兄,你叫我有事?"

只见他浑身清爽整洁,哪里有过敏红肿瘙痒之态?

萧绝见她露出的手臂和脖子都发红,佯装意外,"楚兄,你这是怎么弄得一身红,痒吗?"

南星走了进来,噙着得意的嘲笑:"楚连苼,你想在我家公子洗澡水中下药,背地里整我家公子,哼,我家公子虽不是个医郎,但对医药这些却是懂得不少,岂会轻易上你的当。我家公子说,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连苼缓缓眯起眸子,盯了一眼萧绝身后的浴桶。

她动作敏捷如豹,出其不意上来便抱着萧绝扑入水中。

南星尖叫,其余人闻声赶来,澡房里顿时间乱成了一锅粥。

水花四溅,连苼和萧绝滚在水桶里打得风生水起,天翻地覆。慕容雪成、天保和谢玉寒并晓山他们统统上来劝架。小小的这间澡房内拳脚乱飞,溅起的水花将壁上桐油灯熄灭,蜡烛亦打翻,陡然昏暗的空间里,慕容雪成只觉伸手不见五指,双腿间生生挨了连苼一脚,闷在地上直冒着冷汗。这厢又听见哎哟一声,谢玉寒被踢飞在地,慕容天保让人一脚踹中了屁股,晓山南星文宝碰了个头昏眼花,纷纷滚了一地。

萧绝几乎是湿、身与连苼肉搏,只听一声巨响,硕大的澡桶裂开,温热的澡水倾倒,泼了满地,所有人泡在地上。

南星直气得张脸通红,愤愤指控着连苼:"你整不过就耍无赖,你,你算什么男子!"

"我?我本就不算男子。"连苼随手拿了只萧绝的鞋:"我是你老子。"

"你!"南星刚一张口,那鞋精准无比的堵住了他的嘴。

胖墩墩的文宝坐在地上哈哈大笑。

这一闹,早已被其他学子一状告到了蒲管事那。

看着破烂的浴桶,汪洋的地板,蒲管事摇头晃脑,晃脑摇头,唉唉唉唉......

第013章  山林里撞见了鬼!

望着面前一干人等,他们不是皇子,就是三公之子,或是齐燕首富,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蒲管事捋着那一撮滑稽的胡须,清了清嗓子。

"楚连苼,萧绝!"

他手里拿着个本子,随时随地记录学子们的品德,在本子上干脆利落划下两个鲜红的叉:"无法无天,不听管教,破坏公众财产,聚众斗殴,扰乱他人,着实可恶!此事由你们二人引起,那这罚就由你二人一力承担!既然你们弄坏了浴桶,今日便罚你们自己上后山砍木亲手再做一只,倘或今晚做不好,便不得睡觉!"

"什么,这不公平,我家公子是被陷害的!"南星气不过。

"所有人不得求情!不得有议!"

......

暮春的夜晚,清凉。

玉笔山上霜雾缭绕,夜色下高远辽阔,环绕着层峦叠嶂的树林,朦胧着国子监莹莹灯火,如墨泼出的一副画卷,美不胜收。

黑漆漆的山林里,陈旧石块垒砌的小道坑洼不平,林里飞禽鸟兽不时从灌木丛中走动,发出'咕咕,咕咕......'的叫声。

连苼握着把斧头,有一下没一下砍着树桩。

萧绝真担心她会一斧头劈在他脑袋上,"你这么个砍法,别说做出个浴桶,恐怕连树也砍不倒。"

"就算砍得了树,这一晚上也做不出澡桶。横竖你萧公子力气足,能者多劳嘛。"

"嘘,别出声。"萧绝忽然眉目一凛,压低了声音。

"怎么了?"连苼皱眉。

周围静下来,暗处似乎有诡异的声响朝他们靠拢着,萧绝拿起树上的火把,他二人循着声音往前走了几步,就在此时,突然间灌木丛后冒出一张脸,映着柴枝上的火光,布满皱纹的老脸上,一双眼睛深深的陷了下去,被火光照着宛若一个骷髅形象。

一声尖叫,连苼整个人跳在萧绝身上紧紧将他抱着!

萧绝拍拍她的背,眼里有深邃笑意:"楚兄,可是做了亏心事?这个样子,似乎不大雅观呢?"揶揄之意不言而喻。

"这大半夜的,跑这来做什么,娃娃,赶紧回去,这玉笔山上,有鬼......"

一把苍老沙哑到有些发抖的声音,在这夜色中古怪的响起。

"鬼,依我瞧你便是那鬼,没事装鬼吓人!"连苼悻悻的从萧绝身上下来。

"我只当你胆子大,没成想你怕鬼。听说亏心事做太多的人,都是怕鬼的。"萧绝噙着意有所指的笑意看着连苼,墨黑的凤眸,在山林漆黑的湮染下,愈显得阴柔深邃。

连苼装作还心有余悸的样子拍着胸脯,却有一抹狡黠的精光从她眼底一掠而过。

怕鬼?她上辈子连考古带队证都拿了,怕鬼还考个屁。

连苼手里握着个东西,悄然的藏进袖管之中。

"老人家,你是谁?"萧绝问。

"我是鬼......"老人家脱口而出。

"什么?"萧绝和连苼异口同声惊讶。

老人拍着头呵呵的笑,满脸的皱纹,深陷的眼窝,苍白的脸色,笑起来有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可怕感:"嗳......被你们一口一声鬼啊鬼的,给绕了进来。老叟是人,不是鬼,我是守山门的人。娃娃,这天这样黑,你们跑山里来作甚?快回吧,这里头不安全,下次不要再闯进来了,记得埃"

柴棍眼看烧完,周围再度陷入一片漆黑,当火再点燃之时,跟前却哪里还有人?

四下里只剩山林中'咕咕,咕咕'的啼鸣声。

沁凉的山风丝丝吹在人脸上,幽幽的鬼一样寂静。

第014章  吃醋的太子

"你的意思是说,玉笔山上,根本没有位守山门的老人?"翌日上午下完课,连苼便寻了国子监内的一名管理花草的下人询问。

"我来国子监也快十年了,并不曾听说有守山门的老人,守山门的都住在北边的仆人院里,可都是正当年壮的人,也都是本地的一些百姓。他们除了守山门,看管国子监日常安危问题,还时常成队上玉笔山里头打猎,打了的猎物卖给国子监,给你们监生做菜吃。"

"是这样,多谢。"

"小公子,你打听这个作甚?"

"没什么,只是想熟悉周围环境。"

这可蹊跷了。连苼心想,昨儿晚上碰到的那位老叟,会是谁呢?

抬头看看时辰,该是吃午饭的时候了,想想昨夜的事,连苼朝国子监饭堂而来。

只见饭堂前一棵槐花树下,立着萧绝。

晓山远远的见了她急忙就跑了上来:"公子,你上哪去了,再不来,饭菜可就要没了。"

"就你成日的惦记着吃!"连苼敲着晓山的头,人已走到萧绝跟前,拿出打饭的牌子对着萧绝笑意然然,明知故问:"咦,萧兄如何在这中午的,有闲心站在这槐树底下欣赏风景?吃了没?没吃?莫非是丢了这个?"她将手里的牌子晃了晃。

"拿来吧。"

"拿什么?"

"打膳的牌号。"

"萧兄说笑了,你的牌号又怎会在我的身上?"

"昨天晚上。"

"晚上什么?"

"你,真要我说?"萧绝忽然装出一副难为情的模样,支支吾吾,欲言又止,过往的监生们不由得放慢了脚步,纷纷侧头来看,萧绝的脸上,竟还飞出一抹红晕:"连苼,昨天夜里,你我二人在山林中......你趴在我身上......我推不开你......你......"

"啊?啊!!!"一旁的晓山险些下巴掉了一地,瞠目结舌瞪着连苼:"公子,你们难道,难道你们......"

"呸、什么你们我们,谁有你想的那么肮脏!"臭狐狸,连自己的名声都可以不顾。

晓山捂着被敲痛的头顶,"冤枉啊公子,分明是萧公子说,说你们在山林......"

"可不是吗,我们在山林里'玩'得很开心,萧公子嗯?"她楚连苼横竖也没什么好名声,再被败坏一点,也不少肉。

"连苼,你方才说什么?"谁知冷不防,背后响起一把男音。

连苼回头看来,慕容雪成立在那。

他脸色略白,语气微凉:"连苼,昨夜晚上,你们在山林中做了什么?"

"有问题吗?"连苼哪里知道慕容雪成心中的想法。

慕容雪成被她问得哑口无言,心中不由更生出一股烦躁,忽然转身闷头走了。

"子阳,文宝,慕容雪成他这是怎么了?"

"这......"他们也不解埃

只萧绝一人眼底掠过一抹精光,盯了一眼慕容雪成远去的背影。

......

晨钟在清风中敲响,数百监生穿着蓝色士子衣冠,纷纷拾级而上,进入课堂。

连苼驻足停下,只见前方人群中有一人朝她冲上来:"楚公子!"

"你......"

"在下王琪,公子大概忘了,那天拜香大祭礼上是你帮了在下!"

"我知道你是王琪,我是想问,你这是在等我?"

王琪挠挠头,笑起来两排牙齿异常的洁白:"这是家中老母所腌的咸菜,若是公子不嫌弃,就当是王琪谢谢公子之恩!"连苼明白像王琪这种人,你若不收了他这份心,恐怕他夜里睡觉也难安。 便没拒绝,让晓山抱了那一坛子咸菜。

连苼笑道:"同窗是缘,不分尊卑,你我同是国子监监生,以后叫我连苼就是,你也不必自称在下。今后,我们就算是朋友了。"

王琪大喜望外:"承蒙公子不弃,王琪也就不扭捏了!"

王琪的坦诚,倒也让连苼另眼相看,这个朋友交了未为不可。

他二人正说着话,忽然一把讥讽的笑声插了进来。

美人难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美人难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玄天领主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玄天领主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玄天领主第一章试试女人的感觉孟波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他竟然加入了穿越大军。但就连他做梦都没有梦到的是,有一天,他会穿越在女人身上……难道说老天一定要让他试试女人的感觉?准确的说,他现在成为了女人。当然,是否完璧,还需要进一步考证。孟波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到周围的一切差点没有尖叫,一对衣着华贵的夫妇站在床榻前,男的身长七尺,剑眉星目,不怒自威,想来也是位高权重之人,此时却显得忧郁如斯,眉山褶皱,神情萧索。女的身材娇小,柳眉如画,秋水盈盈,好看的眼眸里

  • 小说我记得我爱过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记得我爱过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我记得我爱过你第一章奇怪的梦“如果有一天,我忘记了你,是不是就不会那么痛苦了?”“如果你忘记了我,我会比你更痛苦”。……就在童衫惊醒的那一刻,脑袋里面还漂浮着这段对话。是做了多少次同样的梦呢,连她都记不清了,好像在三年前从医院回来之后就几乎每晚都是这个梦吧。梦里是白茫茫的一片,像纷飞的雪花盖住了整个世界。她坐在雪地里的长椅上,静静的,感受着周围死一般的沉寂。忽然旁边响起一阵叹息,她侧过头,只看到一个男子模糊的轮廓,她刚想问他是谁,就听到他说:“

  • 小说惊世天下:风云女将神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惊世天下:风云女将神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惊世天下:风云女将神第1章林语风平浪静,朗朗碧空。然而在万里晴空之上,却在上演着一幕惊心动魄的画面。墨色的道士袍随风飞舞,一头如风般飘逸的头发,一双犀利眼眸藏着熊熊怒火,那孤立在风中唇角带着一抹不屑微笑的女子俯视地看对面的一众所谓长老级的人物。如果忽略女子脸上那一道道奇丑无比的疤痕,也是一个惊艳众人的女子。“林语!”突然,厉声呼喝划破长空,宛若一道惊雷。“你私自盗取我万重门镇派之物,只要你老老实实归还回来,我便饶你不死,可你仍不知悔改,竟自

  • 小说穿越之云深曦照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穿越之云深曦照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穿越之云深曦照第一章穿越“可恶……”我揉着头,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身上还穿着黑色的夜行服,血已经干了,但是浑身酸疼,身上的伤口有些可怖,腿上露出了森森白骨。“哼……”我冷哼着,咬着牙撕开衣服的布条,勉强包扎好伤口,“失血过多,真是的……我到底在哪里……”我喃喃自语着,环顾四周,似乎是在一片树林里。“哼,黑狐狸,居然暗算我,等我回去一定让你生不如死……”我咬着牙狠狠道。“驾驾驾……”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我立刻屏气静声,艰难地移动到一旁的草丛中

  • 小说万界光头佬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万界光头佬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万界光头佬第一章:做我媳妇吧魔都这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此刻,某个光头少年,大约16岁左右的样子正在跑步,然而这名少年已经围绕魔都市跑了整整几圈了是的,他火了至于,这名少年为啥要这样做原因很简单,因为他被一个外星科技附体了。此外星科技来自47宇宙的智能机器人。由于47宇宙被不明入侵者所攻击,整个47宇宙炸了。47宇宙爆照的威力,影响了其他银河系,宇宙的发展,而47宇宙炸了以后,一些高科技宇宙的前往47宇宙的通道给封闭了,因为入侵者的宇宙很强大。为了想

  • 小说一品萌宝痞妃娘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品萌宝痞妃娘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一品萌宝痞妃娘第一章一定要把孩子拉出来嘶!疼疼疼……强烈的疼痛从身下传来,江小湖觉得自己就像是坐在了火山口,从下往上正一点点的被疼痛撕裂!恩?会疼,说明没死啊。就是不知道军火库爆炸都炸不死她,她那吃里扒外的妹妹会不会被吓死?江小湖嘴角扯起一丝纨绔般的笑意,对满身的疼痛仿若玩笑一样冷酷漠然。不过,脑子里这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又是什么?她微微皱眉,仿若观影一般地”看”着脑子里莫名多出来的记忆,若有所思。大齐,江家,庶女……未婚先孕!难道……江小湖的嘴

  • 小说冷情总裁的首席夫人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冷情总裁的首席夫人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冷情总裁的首席夫人第一章:相亲风波看了眼手机屏幕上所显示的来电显示,宁沐忻饶不耐心地接起电话:“又怎么了?我的父亲大人?”电话那头的人的声音很少冷淡,带着公事公办的语气:“怕你又跑去玩,把正经事儿给忘了,所以打个电话来提醒提醒你。”“我现在正在去那家酒店,所以你就放宽了心吧?”宁沐忻靠在轿车的后座的椅背上,双眼瞥向窗外,看着一闪而过的街景。男人提醒道:“包厢是11号,别搞错了。”因为旁边有车疾驰而过,所以鸣起了刺耳的车笛声,这也导致了宁沐忻

  • 小说恶少的小小新娘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恶少的小小新娘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恶少的小小新娘001婚约夕阳西下,烫金色的阳光把整座官家大宅笼罩在一片金碧辉煌的氛围当中。这是一座古色古香的中式建筑。金色的琉璃瓦,在夕阳的投影之下熠熠生辉,闪烁着特有的光芒,金瓦白墙,庄重而沉稳,一条楠木走廊,既体现出了官家的多金与气派,也透露出主人的温润醇厚的性格。大厅里,摆设也是风格一致的中式桌椅,古朴而有质感的檀木屏风,雕刻着双龙戏珠的花纹,精致典雅。屏风后,就是一处宽敞的凉台,整个官家庄园的景致尽收眼底。两名老者正在品者茶。“阿丙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