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完整版【深情不换:心机总裁别过来】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2 19:44:45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深情不换:心机总裁别过来

第9章 ;苏瑜的暗中计划

  宁芮对和他们一样耍大牌没什么兴趣,坐在位置上静静的看完了整场颁奖典礼。阅读http://www.qi-wen.com/

  就在快要结束时,一个女人坐到了她的身边。“你还真是有兴致啊,反正领奖又没你的份,何必在这苦等呢?”看着和她说话却都没看她一眼的张忆初,宁芮不禁觉得好笑,张忆初从高中就一直和她斗,没想到进了娱乐圈,她还是以打击自己为乐。

  “对啊,奖项是没我的份,但人家毕竟邀请我了,我把它看完是一种礼貌吧,而且我又不像某些人,忙到连看完一场颁奖典礼的时间都挤不出来。”

  她那自信又淡然的笑容和语气刺痛了张忆初的双眼,想想自己这几年早已从高傲变得卑躬屈膝,虽然宁芮现在在娱乐圈的地位根本不能和自己相比,但她那几年如一日的淡然态度让张忆初感到自己仍然是当初被她牢牢踩在脚底的可怜虫。

  张忆初恼怒的站起身,愤恨的瞪了她一眼,转身离去,此时礼堂只剩下她们两个人,高跟鞋的声音在空荡的礼堂里回荡着。

  气冲冲的张忆初刚走出礼堂,就被一个黑影给逼退了脚步,就在她吓得要大叫起来时,一只温热的大掌紧紧的捂住了她的嘴。

  她不断的挣扎着想要摆脱那只手,定睛一看,眼前的黑影正是自己公司的总裁苏瑜。奇闻网

  看到手下的人不再挣扎,苏瑜慢慢的放开了手,“你和宁芮是什么关系?”

  本来看到苏瑜正准备摆出一副娇羞的样子的张忆初,在听到他这句话时,心慢慢的冷了下来,但很快愤怒席卷了她的内心。

  苏瑜正在等着她的回话,望进她的双眼,却只看见一片浓重的怨毒之意。

  而此时还坐在礼堂里的宁芮终于被赶来的经纪人给接回了家,她坐在车上,看着窗外的夜景。

  果然还是自己太高估自己的魅力了吗?现在看来,苏瑜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刚刚的场景让她觉得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

  宁芮叹着气,手轻轻的扶着额角,一时间画面似乎静止,但她的脑中思绪却在翻涌。

  拿着刚刚回到自己的手机,刚一开机,无数个电话和短信就涌了进来。在这些电话和短信中,一大半都是陆修远发来的。说明http://www.qi-wen.com/看着短信里他那可怜兮兮的语气,宁芮忍不住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陆修远的电话又来了,她笑着接通电话,“大少爷,什么事这么急着找我啊?”

  “诶呀,我的姑奶奶,你可算是接电话了,打你电话老关机,还以为你被外星人绑架了呢。”电话那头的陆修远听到她的声音,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随即贱贱的调笑起来。

  “去你的,没事我挂了啊。”

  电话那头一听她要挂电话,立马急了。“诶诶诶,别啊,我现在在你家楼下,赶紧过来。”

  宁芮笑着应了一句,挂了电话,刚才郁闷的心情也终于稍有缓解,果然只有好基友是最可靠的。原文http://www.qi-wen.com/

  一辆黑色的保姆车慢慢的停在了她家的楼下,宁芮远远的就看见陆修远骚包的倚在他新买的大红色法拉利上,不禁嗤笑一声。

  “你够了啊,大晚上的上我家楼下发什么春呢。”

  “小爷我好心好意的来找你,怎么变成发春了?我要发春用的着上你家吗?我随便往街上一站,就不知道有多少小姑娘往我身上扑呢。”

  “得了吧,就你,我还能不知道你的德行?”宁芮一边逗他,一边往楼上走。

第10章 ; 陆修远的暖心

  陆修远看她也没搭理自己,连忙冲回车上,拎了一个超大的饭盒就自己跟上去了。

  宁芮打开家门,看着屁颠屁颠的跟在自己身后的陆修远,“你够了啊,还想夜闯香闺还是怎么的?”

  “拉到吧,就你这还香闺。”他一脸得意的摇了摇手上的饭盒,“好好看看这是什么,小爷我特意给你送过来的。说明http://www.qi-wen.com/

  看着拎着饭盒,对自己笑的陆修远,宁芮心里流过一阵暖流,在自己落魄的时候,也只有这个好基友一直陪在自己身边了,在自己最亲的人都没有给她一点关心的时刻,只有他一直用他的温柔和耐心陪伴着自己。

  想到这里,宁芮的眼眶变的越来越红,一句话也没说,看着陆修远的双眼,泪珠就不断的滑落。

  自己明明也没有受到多大的委屈,但这时候有个亲近的人这么关心自己,不知怎么情绪就瞬间涌了上来,宁芮突然觉得自己挺矫情的。

  陆修远看她这样,手忙脚乱起来,想要伸手给她擦眼泪,却又被她一把拍开。

  “洗没洗手啊,就往我脸上摸。”陆修远那一脸懵逼的表情把她逗乐了,忍不住又笑起来。

  “我说你没事吧,怎么又哭又笑的,不会是受了什么刺激疯了吧?”

  宁芮瞪了他一眼,拿过他手上的饭盒,走到了沙发旁。奇闻网“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饭啊?”

  “这还用想吗?每次你参加完工作,时间晚了就不想吃饭,饿了也不知道叫个外卖,你每次回来不都是我亲自给你送饭吗?”陆修远撇了撇嘴,“你这待遇,连我家老佛爷都没有呢。”

  宁芮一边和他斗着嘴,一边吃饭,吃完饭差不多也到深夜了。

  “大晚上的让我吃这么多,我这女明星还要不要当了啊?”宁芮吃饱喝足就往沙发上一靠,来了个葛优躺。

  这一吃饭,就可到了深夜。“都这么晚了,要不你今天就在我家睡吧,反正还有一个房间。”宁芮摸摸自己微凸的小腹,悠闲的说。

  陆修远听到这话却明显的愣了一下,低头看了看她的表情,瞬间明白这一切只不过是自己多想了而已,脸上一时之间有点窘迫,马上又恢复过来。

  “没事,我又不是什么妙龄少女,大晚上的害怕有人劫色呢?”他手脚麻利的收拾着宁芮吃饭制造的残局,提着饭盒就走到了门边。

  “我走了,不要太想我。”陆修远站在门边,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随后背对着宁芮挥了挥手,离开了她的家。而宁芮正烦恼着这一顿要长多少肉,没空注意他的眼神。

  “滚吧你。”

  只剩下宁芮一个人的家里又恢复了宁静,虽然说今天的计划失败了,还要看着从小到大就和自己做对的对手领奖,但这些小小的挫折并不会影响她。

  第二天,本来没有行程的宁芮却被经纪人临时通知晚上有一个饭局要她参加,听到这个消息的宁芮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像这种饭局一向是抱大腿的好机会,但却是她最深恶痛绝的。

  一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围坐在一起,平时光鲜亮丽的女明星却只能在他们身边谄媚的陪坐,还要忍受是不是爬上来的咸猪手。

  但在面对经纪人的要求时,她的语气显得很平淡,丝毫没有透露出她对这场饭局的厌恶。

  在听了今天晚上会来的几个人名之后,宁芮的心里就有了应付这次饭局的主意。

  偌大的包间里,几个界内稍有名气的导演和制片人围坐在一起,谈笑风生。

第11章 饭局被刁难

  这时,一个甜腻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就在大家的目光都转向门口时,一个妖娆的女郎走了进来,这就是宁芮。

  她将头发弄成了大波浪,上身穿着一件金属色的露脐紧身T恤,下身一条黑色包臀皮裙,一双美腿裹着黑色的网眼丝袜。

  宁芮的长相和身材本就是属于美艳的那一类,再这么一打扮,美则美矣,但总的来说,就是性感有余,气质不足。这样的打扮是那些大牌导演和制片人都看不上的,据宁芮所知,今天在座的这几位,喜欢的应该都是清纯小白花类型。

  就在宁芮正为自己的机智洋洋得意时,一阵粗犷的笑声却打破了她的思绪。

  “哎呀,我说这是谁呢,原来是宁芮啊,快来来来,坐到王哥身边来。”

  宁芮顺着声音望过去,突然睁大了双眼,只见一个彪形大汉正朝自己招着手,一口黄牙龇着对自己笑。

  我去,搞什么啊,怎么他也在?宁芮迅速的扫视了整个包厢,发现张忆初竟然也坐在包厢里。

  今天的张忆初的着装风格正是这些男人们喜欢的清纯小白花风,此刻也静静的坐在自己位置上,显得特别有气质。

  真是够能装的啊。宁芮在心里暗暗的鄙视着她,转而又为自己现在的处境而发愁。

  而那个所谓的王哥却没能给她发愁的时间,见她愣在原地半天不动,就走过去伸手把她拉到了自己的位置旁边。

  “还好今天临时来了这个饭局,要不然怎么能见着宁芮呢?你们真有本事啊,宁芮可难约了,我约了好几次她到我那吃饭都没去呢。没想到今天在这给我碰着了。”王哥一边拽着她的手,一边还不住的在那白嫩的小手上轻轻的拍着,脸上的笑容尽显猥琐之意。

  尽管宁芮进圈的时间已经不短了,但她还是不能接受这种类似于出卖自己的饭局。饭桌上早已没有人注意过她这边,一个个平日里装的人模狗样的男人搂着自己身边的女伴,脸上都挂着猥琐的笑容。

  宁芮干笑着抽出了自己的手,王哥的脸色一下就变了,随即又灿笑开来,“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宁芮呢,来来来,陪你王哥喝喝酒,今后你就由我罩着了。”

  看着眼前那倒满白酒的杯子,宁芮心里挣扎着,犹豫要不要接过来,要是今天不喝的话,怕是很难脱身了。

  就在宁芮咬牙打算接过眼前的酒杯时,一个娇媚的女声打断了她的动作。

  “王哥,今天宁芮第一次见你,难免有些紧张,你就别难为人家小姑娘了,这酒啊,还是换成啤酒吧。”张忆初妖娆的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一小杯啤酒,一只手还随意的搭在了王哥的肩上。

  “好,是我考虑不周了,还是你最善解人意啊。”王哥瞄了眼搭在自己肩上的小手,马上就把手附了上去,还不停的摩挲着,随声附和道。

  看着貌似是在为自己解围的张忆初,宁芮心中不禁升起一阵疑惑,什么时候她和自己是这么友好的关系了,在自己有难时,她不是应该过来狠狠的踩一脚吗?

  尽管心中万分不解,但她还是接受了眼前的啤酒,至少比那白酒要好些,凭她的酒量,一杯白酒过来差不多就该倒了。

  喝完这杯酒以后,王哥倒是没再难为她,但张忆初却一直站在她身边不肯走了,甚至还加了把椅子,坐在了她的身边。

第12章 被人下药陷害

  王哥的注意力也转移到了张忆初身上,毕竟送上门的谁会不要呢?宁芮乐得清闲,坐在一边当个透明人。

  但坐了一会儿以后,宁芮突然发现自己有点不对劲,明明包厢里已经开了空调,但还是感觉浑身燥热不堪,一个不好的预想突然出现在脑海,宁芮明白自己不能在这个包厢里再呆下去了。

  “王哥,各位,今天真是不好意思了,我身体不舒服,陪不了大家了,有时间再聚。”她一边说着,一边提起包包,扶着椅子站了起来。

  王哥一听她这话,立刻不满了。“你怎么回事啊,怎么烦事这么多?”

  就在王哥想要拽住她的胳膊,强行把她拽着坐下来时,张忆初阻止了她。

  “哎呀王哥,怎么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啊,人家身体都不舒服了,今天就放过她吧,待会儿我代她向你赔罪啊,今天我先送她去休息一下。”张忆初轻轻的扶住了宁芮的肩膀,媚人的大眼睛向王哥挑了一下,像是在暗示着什么。

  王哥看了她的眼神,又看了看宁芮脸上那不正常的潮红,顿时心里了然,脸上漾起猥琐的淫笑。“那好吧。是我难为人了,你先带着她去休息吧。”

  张忆初一边笑着,一边让宁芮的头靠在了自己的肩上,扶着她往外走。

  出来包厢后,她看了看身旁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宁芮,眼底划过一丝怨毒,让人看了不禁心生恐惧。

  宁芮此时脑袋里一片浑浊,但是她非常清楚,在自己这种情况下,和张忆初呆在一起是非常不安全的,毕竟她们俩可是从小到大的仇人,她可不相信张忆初会这么好心的帮自己脱身。

  “你回去吧,我没事的,我自己叫经纪人来接我好了。”宁芮想要把自己的胳膊从张忆初身上拿下来,却被她一下扯住了。

  “哪那么多废话,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乖乖呆着,我送你去开个房间休息一下。”被宁芮这么一说,张忆初明显显得有些烦躁,看着眼前白皙修长的手臂,忍不住用手在上面狠狠地掐了一下。

  宁芮被掐的痛呼一声,手臂上顿时浮现一片青红,但此时她脑子里的混沌以及浑身的酥软,让她无力反抗。

  看着她那痛苦的模样,张忆初脸上终于挂上了笑容,拖着宁芮摇摇晃晃的往楼上的房间走去。

  终于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口,张忆初松了一口气,看着宁芮脸上的潮红,半睁的眸子里一片诱人之色,她突然又心生不满。

  凭什么从小到大,输的总是她,在自己必须放下自尊,屈身于那些道貌岸然的糟老头时,她却还能保持着自己一直的骄傲。那些她使尽浑身解数都勾搭不上的男人,总是轻易的就被她征服,而现在,自己还要促成她的好事?

  虽然张忆初心中尽是不满,但她还是没有胆子去得罪房里的男人,只要帮他完成这件事,相信他也不会亏待自己的。

  想到这里,她挥去了脑海中的那些邪念,轻轻的敲了敲房门,在房间里的人还没有来开门的时候,就把宁芮给放在了地上,自己就飞快的离开了。

  倒在地上的宁芮在心里不断的咒骂着,就知道张忆初那种人没安什么好心,怎么可能会突然转性的帮自己脱身,还帮自己开房呢?现在看来,她只不过是想要利用自己去获得她想要的利益罢了。

  想不到自己这么久以来,始终坚持着自己的原则,绝不会出卖自己,却还是在阴沟里翻了船,现在自己这个状态,无异于是羊入狼口了。

第13章 就这么失身于总裁?

  就在宁芮不停的想着自己以后的退路时,房门突然被打开了,一双酒店里通用的拖鞋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就算今晚就要失身了,好歹也让她看看对象是谁好吗?她可不想自己的第一次是与一个猥琐男度过的。

  宁芮使劲抬头往上看去,具有力量感却又不显得肌肉太过夸张的小腿,他似乎只是围了一块浴巾,水珠不断的沿着明显的人鱼线滑入浴巾中,人鱼线上六块结实的腹肌整齐的排列着。

  看来自己还不是很亏嘛,这种身材也算的上极品了。宁芮在此刻还能乐天的调侃着,她都佩服自己、就在她还想往上看清男人的脸时,上天却没能如了她的愿,她的脑子在那一刻瞬间当机,顿时晕了过去。

  而一直站在门口凝视她的男人,看着她晕了过去,并没有丝毫的慌乱,眼睛一直在她身上聚焦,眸子里一片晦暗不明,让人猜不透他的想法。

  片刻之后,男人终于蹲下身,把她抱进了房间里。

  房间里只有一盏床头灯亮着,暖暖的灯光给昏暗的房间带上一丝暖意。此时宁芮瘫倒在大床上,身体不断的扭动着,本就短小的包臀裙早已被她的动作给掀了上去,露出了那私密的小内内。

  而此时去倒水回来的男人正好看到了这一幕,手中的水杯差点没拿稳,杯中的水也洒了大半。男人脸上不禁划过三条黑线,原本旖旎的气氛瞬间被打破。

  此时的男人十分郁闷,不要问他为什么,因为一个二十六岁的老女人竟然穿着一条蜡笔小新的小内内!

  男人感到十分无奈,但床上的人还在不停的扭动呢喃着要喝水,只能无奈的扶起床上的那一摊烂泥,轻柔的喂她喝水。

  补充完水分后,那摊烂泥又开始嚣张起来,一把挥开眼前的杯子,双手环住眼前人的脖子就往床上倒。

  男人对她大胆的动作感到十分惊讶,但却无意拒绝,半推半拒的顺着她的动作倒了下去。

  。。。。。。。。

  一夜过后,宁芮在刺眼的的阳光照射下悠悠转醒,浓密的睫毛颤了颤,眼睛猛的睁了开来。

  感受到自己身后的体温,明显有人还睡在自己的旁边。此时的宁芮不敢轻举妄动。她迅速的在脑海里梳理了一遍昨天发生的一切,不禁为现在自己的处境而发愁。

  宁芮轻轻的掀开被子,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在这一过程中她始终屏着呼吸,就怕自己的一个小小的举动会吵醒床上的人,尽管她还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好不容易离开了那个大床,穿好衣服本想直接离开的宁芮却停下了脚步,看了看床上被被子所遮挡的人没有丝毫动静。

  宁芮蹑手蹑脚的绕到了床的另一边,想要看一看昨天的男人到底是谁,这一看就让她睁大了眼睛。

  一脸不敢置信的宁芮回过神来,转身就冲出了房间,急的连门都没关。而此时床上的男人睁开了双眼,眼底一片清明,一点都不像是刚刚从睡梦中醒来。

  苏瑜在脚步声渐行渐远的时候,抬起头来,看了看还大敞开着的门,想着她那慌乱逃跑的样子,嘴角慢慢上扬。

  而此时慌乱冲出酒店的宁芮再也顾不上自己的形象,披着散乱的头发,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就坐了上去。

  一关上车门司机说了地址后,宁芮双手抱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忆初怎么会把自己送进苏瑜的房间?她自己都勾搭不上的男人会白白的送给自己吗?

第14章 ;陆修远的别扭举动

  想到这里,宁芮怎么也想不通了,烦躁的抓着自己的满头乱发,接着从包里掏出手机,给陆修远打了个电话。

  “喂。你在哪呢?”

  “在公司啊,怎么了?”

  “哎呀你别管了,你赶紧来我家,我需要安慰。”

  宁芮在这边烦的要死,却听见电话那边一阵的哈哈大笑声传来。

  “你需要安慰自己不会去网上找啊,我这有种子呢,要吗?哈哈哈。”

  “你去死吧,跟我还敢耍流氓,别说了,限你半个小时之内到我家来,半个小时没来就绝交。”

  宁芮果断的打断了他还想调戏自己的话,此时出租车也到了自己家楼下,她迫不及待的冲上了楼。

  一回到家,她就马不停蹄的冲向浴室洗澡,陆修远来的时候,她正好刚洗完澡,穿个浴袍就从浴室里走出来给他开了门。

  一开门就看到陆修远一脸贱笑,双手抱胸,倚在门框上贱贱的看着自己。“我说你不会真是找我来给你安慰的吧,穿成这样就来开门了,你想包我吗?小爷我可是很贵的。”

  “你滚蛋吧,就你还贵,倒贴给我都不要。”宁芮气得一脚就往他小腿上踹,看他装模作样的捂着小腿跳进了房子,好不容易才忍住才要再狠狠踹他一脚的冲动。

  陆修远也没在意她的鄙视,自顾自的走到了沙发旁,随意的倒了下去。“说吧,怎么了?”

  “我昨天被人坑了。”

  “还有人有这个能耐能坑你呢?谁啊?”

  “张忆初,我昨天和人419了。”宁芮此时的脸还显得有些憔悴,但她的语气就像是在和老朋友随意聊天一样的随意。

  陆修远一听她的话,惊的一愣,立马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没搞错吧,419?宁芮你可真有出息了啊,为了红连自己都不顾了吗?”

  “你没听见我说是被张忆初坑了吗?我现在都烦死了。”

  陆修远此时也明白是自己太过于激动了,没听明白就对宁芮发火。“妈的,那个张忆初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她竟然敢这样害你,我现在就回公司让人整死她。”他气的额角都崩起了青筋。

  “算了吧,你别冲动,你现在在家还处于敏感时期呢,这时候要是出了点什么乱子,你以后的前途就不保了啊。”

  陆修远虽然是个富二代,但不是每个富二代都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每天吃喝玩乐就行了的,像陆家这种大家族,每个人都死死的盯着那个位置,就希望谁能出个事,这样他们的竞争对手就又少了一个。

  “那。。。。你419的对象是谁啊?”他此刻的语气显得有些小心翼翼,不想勾起她难堪的回忆,却又忍不住想要问个清楚。

  想到这里,宁芮不禁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随即吐出两个字。“苏瑜。”

  “你说张忆初她安的什么心啊,她自己都勾搭不上的男人,为什么还要把我给送出去呢,她自己上不是更好吗?”

  陆修远只是低着头,没有回答她的话,一时之间,客厅里的气氛渐渐染上尴尬。

  为了打破这种尴尬的气氛,她嗫嚅着开了口。“你能帮我个忙吗?帮我去买个紧急避孕药吧。”早上醒来的时候,宁芮发现自己身上还是保持着干爽,但浑身却像散了架似得酸痛,显然是苏瑜帮她清洗过了,关于昨天的事情她已经没有了记忆,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带套。

深情不换:心机总裁别过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深情不换 或 心机总裁别过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无删节都市近身兵王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都市近身兵王免费阅读全文小说:都市近身兵王目录预览:第一卷第1章荣耀归来第一卷第2章新仇旧恨齐上阵第一卷第3章不识相的人第一卷第4章向姑娘赔不是第一卷第1章荣耀归来傅恩奇拖着磨白的蓝色牛仔包走出客运站。面对车水马龙游人如织的世界,他的心中百感交集。九个春秋,三千二百多个日日夜夜,当年因为打伤了人,十五岁的傅恩奇连夜被日渐老迈的父母塞进一辆驶往外地的客车。那是一个隆冬的子夜,擦掉雾化的玻璃窗上水汽,傅恩奇鼻腔酸涩,却始终无泪,他盯着窗外昏黄灯光下,因为终日劳作而憔悴显老的父母,耳边想

  • 无删节剑临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剑临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剑临目录预览:第一卷上古传承第1章九印剑符第一卷上古传承第2章剑皇传承第一卷上古传承第3章大气术第一卷上古传承第4章紫魔锻体诀第一卷上古传承第1章九印剑符纪元大陆,光明帝国,都城渊京凌王府。一名清瘦少年,盘着双腿,坐在蒲团之上,打开包裹,取出其中的两株紫雾血参。光明帝国是纪元大陆上一个鼎盛的王朝,地域广袤无疆,人口数以亿计。凌王府家主凌傲天,是帝国为数不多的异姓王之一,为帝国创建立下过赫赫战功。少年名唤凌剑秋,十四五岁年纪,灰衣破帽,是凌傲天的私生子。在光明

  • 无删节极品邪帝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极品邪帝免费阅读全文小说:极品邪帝目录预览:第1章九州天地第2章奇怪的石珠第3章道心种魔第4章跪下第1章九州天地太古迄今,生老病死轮回反复,天灾九难降落不断,众生苦不堪言,最终有大智慧大能力者或开辟紫府肉身,或炼化天地之力为己用,出现无数掌控天地之力的强大修士,只手遮天,一念翻天覆地,执掌造化乾坤,从而对抗无极天地,取得非凡成就。故有天资非凡者,大都开始追寻那无尽修炼之途,以与天争命。无极乾坤,万界诸天,无数仙家大域因此广袤分布,穹宇之内,有无数的时空纵横交错,在这些空间中,有数不

  • 无删节都市狂龙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都市狂龙免费阅读全文小说:都市狂龙目录预览:第一卷破茧为龙第1章死亡只是一个开始第一卷破茧为龙第2章华丽蜕变第一卷破茧为龙第3章她是我的女人第一卷破茧为龙第4章让我亲一下第一卷破茧为龙第1章死亡只是一个开始火刺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浑身无力,仿佛身体像是被摔碎了以后,被再次拼装起来一样。模糊的意识开始逐渐在脑海中凝结拼凑。记忆的碎片慢慢融合在一起。当时火刺在一架小型飞机上,一记雷拳将目标的脑袋轰碎,鲜血喷溅了自己一脸。就在他想要打开盒子取出神秘水晶之时,明知逃脱无望的驾驶员却引爆了炸

  • 无删节漫漫情路:旧爱换新宠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漫漫情路:旧爱换新宠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漫漫情路:旧爱换新宠目录预览:第一卷第1章毕业典礼第一卷第2章无话不谈第一卷第3章庆祝生日第一卷第4章羡慕嫉妒第一卷第1章毕业典礼A市某省重点大学,即将举行第五十八届毕业典礼。操场上,早已经被穿着学士服学士帽的同学们三三两两的站满了,如诺在看台上往下看每一个人都是一模一样的。在校园的门口哪里肃然停下来了一辆的士,从的士上匆忙地走下来一个人,捧着鲜花就往学校里面冲,脸上洋溢着无比自豪,在茫茫人海中一眼就搜寻到了他的身影,带着甜甜的微笑跑了过去。

  • 无删节易龙志传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易龙志传免费阅读全文书名:易龙志传目录预览:第1章寻死第2章再次出现第3章地震事件第4章震撼第1章寻死星空璀璨,月色柔美,皎洁的月亮在今晚分外刺眼,夜色也很是迷人,可惜当下四周寂静欣赏无人。嘈杂的声音打破了黑夜的宁静,露台处传来一阵响声。“啊!我应该要怎么办啊?”话音刚消失就听到“嘭”一声,是一个玻璃瓶落地摔成粉碎的声音。说话的人正是此时坐在宿舍楼的天台独自饮闷酒的易皓。易皓是一个从农村来到G市上大一的大专生,本来很有可能去重点大学读他最喜欢的经济管理学专业的,但由于某些原因导致他

  • 无删节专情首席:女人,要定你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专情首席:女人,要定你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专情首席:女人,要定你目录预览:第1章不是什么好事第2章好友会面第3章承担第4章不知不觉第1章不是什么好事“我要你,现在,马上,立刻。”粗狂的嗓音略带点性感,男人话一说完就吻上女人的双唇。“不要。”女人稍微的反抗却换来男人更粗鲁的动作。“给我,我会让你幸福的。”男人在女人的耳边轻声说着,越来越大的喘气声,男人顺着女人的脖子往下吻。听到男人的话,女人没有了挣扎,双手放在男人的脖子上,配合着男人。这时刻男人的手机突然响了。男人丝毫没有理会的意

  • 无删节冷霸总裁野味妻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冷霸总裁野味妻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冷霸总裁野味妻目录预览:第1章狼藉第2章冷眼相对第3章庐山真面目第4章无眠第1章狼藉棕色的门哐的被关上,一对迫不及待的男女贴在门上,热吻着。衣服随即一件件被扔向房间的四面八方,满地狼藉。男人抵住女人的双手越过头顶放在门上,从手腕一路激吻下去。女人如水蛇般扭动着腰部。“嗯,嗯,妖精,你让我无法自拔。”男人唏嘘之际还不忘大肆夸耀女人一番。“哼,我看你是偷腥上瘾了,不怕你家小母老虎撞见吗?哎呀,别猴急吗。”女人修长的白指抱着男人的头用力的揉捏着。发狠似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