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完整版【情深不负】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2 17:59:5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情深不负
009、欺辱

  “你无耻!”林逾静拼尽全身力气才说出有完整的话。奇闻网

  江起云阴冷一笑,变态似的口吻说,“行,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无耻!”

  说完,江起云松开她,命令司机将车子拐到半山的小路上,那边是新开发区,半夜根本没有人经过,更不会有车子。

  就算她喊破喉咙,也没人会救她。

  林逾静听完,脸色煞白,慌乱地掰动车门要下车,但车锁在,她根本下不去。只能趁着开到小路后,司机遵命下车时的空挡逃走,但她这个想法,江起云岂不知道?

  可偏偏他不拦着她!

  在她以为自己就快逃脱的时候,司机忽然挡在前面,江起云坐在车里岿然不动,如同看戏一般,悠闲自得。

  “求求你让我走!求求你!求求你!”林逾静真的吓傻了,抓着司机的胳膊哭喊请求。

  司机一脸无奈,摇摇头说,“夫人,对不起,请您上车吧,不然江总会更生气的!夫人您不要忤逆江总的意思---”

  “不!我不要……我不要!”

  司机伸手去拉她,被她用力甩开了,但不管她怎么跑,司机都能抓着她,她太瘦了,太弱了,根本不是一个强壮男人的对手,但她不死心,不放弃。

  这时,看戏的心情没了,江起云冷笑说,“如果你想在外面,我也不介意。网站qi-wen.com

  林逾静绝望了。

  她这一刻才真正懂得,惹怒了江起云,惩罚是无论如何都逃不掉的。

  在她失神的时候,她被司机塞回车里。

  司机识趣,早早躲到远处去了。

  江起云一把抓住她胸前的衣裳撕扯,跟磕了药似的兴奋又狠厉,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正在享受自己的猎物,那种撕扯和啃咬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还活着。

  “求求你不要在这里…….求求你……”林逾静嗓子都喊哑了,泪水和汗水浸湿了发丝,凌乱地洒在脸颊上,可怜之极。

  她听见布料撕碎的声音,和她的哀求声一起,淹没在江起云的怒气里。阅读qi-wen.com

  “求我?呵,林逾静,你可还记得当初我怎么求你的!啊!我当初怎么求你手下留情的!”江起云嘶吼着,伴随着在她身体里的冲撞,吼出了这么多年来,唯一的一次抱怨。

  原来,他一直记恨着。

  原来,不止她一个人没忘。

  林逾静不再求她了,她知道,这辈子,这道伤痕都没办法愈合了。

  这一夜江起云留给她的,是再多的时光,也抚平不了的伤痕。

  漫长而痛苦的折磨结束后,江起云收拾好自己坐在一边抽烟,林逾静缩在椅子上瑟瑟发抖,抽泣的声音很微弱,是极力控制住的啜泣。

  她抱着自己胳膊,衣衫凌乱,可怜极了。说明http://www.qi-wen.com/

  江起云厌烦得很,斜了她一眼,冷冷说,“满足了么?你要还饥渴,随时打电话给我,若你不怕是,不怕你老情人被我整死,我有的是耐心和手段。”

  林逾静心里的屈辱,无以言表,这一切在江起云眼里,一文不值。他眼里的林逾静是个为了钱什么都能做的蛇蝎女人,他不需要怜悯,不需要珍惜,他对她,只有践踏,侮辱,贬低,嘲讽。

010、当初

  她什么都不想说了,她只想回去,洗个澡,彻头彻尾的洗个澡。

  “知道了。”喑哑的声线,好不容易挤出一句话。

  江起云冷哼,撇过头不看她,只有浑厚的一个字,“滚!”

  林逾静傻了,懵地看着江起云,他是要把自己扔在这荒山野岭里?

  她……她怎么回去?!

  江起云见她没动,转过头来,嘲讽了一句,“舍不得滚?还想来一次?”

  林逾静忙不迭推开车门,结果一下车踩偏了,崴了脚,她没来得及站起身来,江起云已经把她的鞋子扔出来。奇闻网

  司机也识趣地上了车,一股脑地开走了。

  林逾静费力地站起来,脚踝疼得厉害,她一小步一小步地走着,每一步都生疼。幸亏她今天穿的是平底鞋,不然怎么走路?

  可不回去留在这里等死?

  半夜三更,荒郊野外,一个衣衫不整的妙龄女子在大马路上游荡,恐怕明天就上江城日报的头条。

  她还不想死。

  母亲还在医院等着她,她不能死。

  ……

  车内,江起云正闭目养神。

  司机有些悻悻地,酝酿了许久才敢开口试探地叫了一句,“江总……”

  但他话还没脱口,一阵熟悉的歌声传来,打破了冰冷的沉静。网站qi-wen.com

  “有人问我你究竟是哪里好,这么多年我还忘不了,春风再美都比不上你的笑,没见过你的人不会明了……”

  江起云睁开眼睛,原本皱着的眉头,莫名地舒展了,他顺着声响寻去,最终在角落里找到林逾静的手机,只是一看到屏幕上跳动的备注“三哥”,江起云的脸色很不好看。

  司机悻悻地看着后座的人,只见江起云摁下车床,将还在唱歌的手机扔了出去。

  那分明是夫人的手机!

  司机惊吓地吞了口唾沫,幸亏自己刚才没多管闲事,否则职位不保……

  江总明明很好的一个人,怎么偏偏对夫人这么恶劣?

  他有点想不明白。

  林逾静回到别墅时,已经是凌晨三点钟。

  陈妈早就睡了,她没忍心吵醒她,自己找了医药箱来处理伤患处,脚踝哪里已经高肿起来,包和手机都落在江起云的车上,她没钱打车,也不敢坐陌生人的车子,只好一路走回来。

  她觉得自己挺可笑,在车上看到他的一瞬,她竟然还很欢喜,以为他生气了,因为自己和温瑞安吃饭他嫉妒了,可事实证明呢?他不过是又寻了一个借口羞辱折磨她。

  他又怎会在乎自己呢?

  那一瞬,不过是自己心里的贪念罢了。

  江起云才不会在乎她,他恨死她了吧,拿结婚证那天他就说过,这辈子都不会再爱上她,娶她,不过是为了折磨她一辈子!

  一路上她想清楚了很多事情,这一年来,江起云已经耗尽了她的所有耐心和愧疚,是时候结束了,解脱,对于她,或是对于江起云来说,都是好事儿。

  当年的一切,就化作尘埃,都该清理了。

  ……

011、奶奶

  许是夜里吹了冷风的缘故,林逾静第二天就感冒了,清晨迷迷糊糊的醒了一次,浑身无力,强撑着下楼找水喝,意识到自己感冒了,又找了备用的感冒药吃,那时陈妈出去买菜了,她喝完水又上楼接着睡觉。

  她以为睡一天就好了的,多喝热水什么的,但过了一天,感冒非但没好,反而更加严重了。

  清晨,陈妈专程去菜市场买了新鲜的猪骨回来熬汤煮粥给林逾静,心想着扭了脚,补一补好得快。

  可陈妈端着粥上楼敲门,敲了许久的门也不见林逾静回应,陈妈担心出事儿,赶紧找来备用钥匙开门查看。

  林逾静躺在大床上,脸蛋红扑扑的,陈妈伸手一试,天哪,怎么这么烫?

  住进来一年多,林逾静从来没有生病过,陈妈整个人都慌了,赶紧给林逾静测了个体温,发烧三十九度八!吓得她赶紧给江起云打电话!

  可电话一拨通,陈妈就后悔了,少爷一早就说过,除非少奶奶死了,否则不许打电话烦他!

  然而,就在陈妈准备挂电话时,里头却传来江于娜的声音。

  陈妈骑虎难下,只好把林逾静发烧的事儿说了,江于娜原本想大骂陈妈一通,但立即又改变了注意,只说了句,“知道了,二哥在开会,我一会儿告诉他。”

  说完,江于娜掐断了电话,并且删除了通话记录。

  发烧?

  哼,烧死了才好!

  江于娜想了想,直接拨通了老宅的电话。

  天上掉下来的好机会,她顺手接住罢了,不用白不用!

  ……

  半小时后,同家庭医生一道来的,还有江家老太太和林逾静的婆婆沈海清。

  陈妈开门一看,除了家庭医生还有老太太,吓得脸都白了,悻悻地喊了一句,“老夫人。”

  老太太脸色严肃,扫了陈妈一眼,肃声说,“少奶奶呢?”

  老太太是看着林逾静长大的,打心底里喜欢这丫头,虽说幼年时遭了变故,从小没了母亲,但林逾静出落得大方,心地善良,她早属意林逾静做她的孙媳妇,当初一知道她有了起云的孩子,二话不说便敲定了婚事。

  所以一听江于娜来电说林逾静病了,老太太说什么都要来一趟。

  “少奶奶在楼上,医生,您请跟我来。”陈妈低着头,愣是不敢看老太太。

  老太太出身江南世家,书香门第,即使一把年纪头发花白,却也不失大家闺秀的风范,秀外慧中,气场十足,一手打理江家上下,没人不服气的,就连江老爷子也对这位夫人极为敬重。

  当初她被老太太指派到别墅来照顾新婚夫妻时,老太太就叮嘱了,一定要照顾好她的孙媳妇,有什么事儿要向她汇报,但来了别墅后,她才知道,少爷和少奶奶的恩爱都是装出来的,少爷更是直接砸钱威胁她,“要么听我的,向奶奶保密,要么我开除你,自己选。”

  江家的差事钱多不说,人也和善,陈妈在江家做了二十年,自然不愿意走,只好听从了江起云的命令,将两人的关系隐瞒了起来。

012、病倒

  她根本没打电话给老宅啊,少奶奶生病的消息,除了三小姐谁都不知道,这、这怎么回事?老太太怎么知道的?

  陈妈不敢多想,连忙带着医生上楼去了。

  见林逾静烧得不省人事,清秀的小脸蛋跟深秋的红枫似的,老太太心疼得紧。

  老太太一双眼睛矍铄,盯着陈妈问,“少爷呢?没打电话叫他回来?”

  陈妈哪里敢说实话?她磕磕绊绊地撒谎,“打过了,少爷......他在忙,是三小姐接的。”

  “忙得连自己老婆都顾不上了?!这臭小子真是气死我了!”老太太怒了,“再打!叫他今天一定给我滚回来!”

  沈海清直到婆婆一向疼林逾静,生气是在所难免的,虽然自己对这个儿媳妇不太满意,却也不讨厌,每次回老宅都规规矩矩的,也孝顺,小事上做得细致,大事也拿捏有度,她也不那么计较,毕竟在江城,江家的孩子,不需要旗鼓相当的联姻来壮大实力,儿子喜欢就好。

  她还不知道,当初喜欢得紧的一对欢喜冤家,早在一年前就成了共枕的陌路人。

  沈海清挽着老太太的胳膊,宽慰说,“妈,您别生气,起云这孩子事业心强,您也知道的,他那个性子,做什么事情不是一根经?我这就打电话让他回来看看阿静,你别生气。”

  老太太余怒未消,但也点头同意了。

  沈海清立即打电话给儿子,但但江起云的电话关机了。

  她又打给了江于娜。

  此时,江于娜和江起云正在青城出差视察工地,接到沈海清的电话,江于娜心里狡黠一笑,鱼儿上钩了。

  她把电话递给江起云,“二哥,妈的电话,找你。”

  江起云停下和人交谈,走到一遍接电话,江于娜一直悄悄注视着江起云的表情,距离不算远,看得清楚江起云脸上的怒气和厌恶。

  她高兴得很,心想,林逾静,这回你死定了。

  ......

  病来如山倒,许久不生病,忽然来一场,特别猛烈,林逾静根本招架不住,连着昏睡了两天,直到第三天傍晚才好了些。

  家庭医生遵了老太太的吩咐好好诊治,老太太又一天三次电话打来关心病情,还不辞辛苦地叫云岚送补汤来,盯着她喝完才回去。

  林逾静第一次感觉到长辈的温暖,就是那种被人呵护和珍爱的温暖。

  除了母亲,再没有人对她这么好了。

  她打心底里感激奶奶,发誓一定要好好孝顺她老人家。

  吃了药过后,脑袋晕乎乎的,发了汗后,身上黏糊糊的,她撑着身子起来,准备洗个热水澡。

  身子轻飘飘的,脚下软绵绵,如同踩在云端似的,大约又瘦了几斤吧。她本来就很瘦了,再掉下去,估计能被风吹走。

  可就在她刚脱掉睡衣时,消失了几天的江起云忽然一脚踹开卧室门,像只怒气蓬勃的野兽一样站在门口,冷艳凌厉地盯着林逾静,片片目光如同走剑,恨不得把林逾静捅成马蜂窝。

  陈妈紧随而来,着慌地说,“少爷,您听我说,我......”

  江起云回眸瞪了陈妈一眼,怒道,“滚!”

013、饥渴

  单单一个“滚”字却隐含了残忍的警告,陈妈只好快速离开,她知道少爷的性格,若是忤逆了他的意思,自己也没好果子吃。

  林逾静拿衣服挡着胸口,亏得里头穿了小背心,不算春光乍泄。她嘴唇干涩得很,好不容易才开口,“江起云,你......”

  江起云此刻就像一头暴怒的狮子,而林逾静就是一只可怜兮兮的羚羊,清隽的脸上面无表情,可那双深邃的眸子却饱含怒意,正一点点地吞噬着林逾静。

  忽地,江起云冲上前扯掉她遮羞的衣裳扔在地上,嘲讽说,“遮什么?算准了我现在回来就开始脱衣服?”

  “江......”

  “你就这么饥渴么!”

  江起云猛地下手将人推倒在大床上,用魁梧的身子死死压着她,林逾静下意识地反抗,可身上没啥力气,三两下就被江起云制服了。

  “装什么装?”江起云抓起她的双手摁在头顶,冷笑说,“好不容易用奶奶把我召回来,玩儿什么欲情故纵的把戏?”

  用奶奶把他召回来?

  欲情故纵?

  林逾静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无力地说,“我没有......”

  “没有?你现在撒谎都不脸红了么!哦,我忘了,你这种女人,没有脸,又怎么会在乎?”

  “你放开我!我没有撒谎!”

  “我警告过你多少次了,不要在奶奶面前装可怜耍花招,否则,我一定好好招待你!”

  “我没......”

  没等林逾静说完,江起云已经封住她的唇,技巧娴熟地撬开她的口将舌头探入其中,林逾静自然是抗拒的,可身子被他钳制住,终究死徒劳。

  “江起云,你混蛋……唔……你放开我!”

  江起云的吻来得热烈,但更像是惩罚和警告,她渐渐失去了反抗的力气,在他惩罚中溃不成军,委屈地发出呜咽的声音。

  吻到深处,江起云忽然起身,坐在林逾静的大腿上,开始剥掉西装,林逾静脑海中闪过暴雨那一夜江起云的兽行和前几天在车子里,她害怕极了,呜咽着说,“你、你干什么.......”

  “你不是饥渴了么?我现在就满足你!”江起云一把扯掉领带,愤怒地说,“我最讨厌你这幅楚楚可怜又倔兮兮的样子,对着温瑞安,你怎么就巧笑嫣然的?”

  温瑞安?林逾静就不懂了,好端端的,又和温瑞安扯上联系?

  “江起云,你不可理喻!”林逾静使出全身力气挣脱开他的双腿,可她才逃出一步,就被江起云抓了回来,并用领带绑住了她的双手。

  “我不可理喻?谁可理喻?”江起云一把抓住她的脖子,呀要切齿地说,“你那青梅竹马的老情人么!”

  林逾静以为自己早就死心了,可听见江起云的侮辱,她还是心疼了,头脑一热便道,“对!他才不会像你这样对我!他才不会像你一样变态!”

  她的身心在谁身上,他不清楚么?为何要这么侮辱自己?林逾静委屈极了。

  可话语落进江起云耳中,就像是汽油遇上火星,顿时熊熊燃烧起来。

014、情人

  这个女人,简直叫他发疯!

  变态?

  呵呵,他变态是么?

  江起云什么都不顾了,在她身体里冲撞,驰骋,把所有的愤怒和不甘,都释放在她体内。

  林逾静身子本就虚弱,在江起云的折腾下,直接瘫在床上动弹不了。

  江起云看身下的人忽然不喊也不叫了,忽然兴致全无,抽身站到地毯上,寒星般深邃明亮的眼睛冷冷地直视她,“下次饥渴了直接打电话给我,我一定满足你!可你要是再去奶奶面前耍花招,我再回来招待你!”

  林逾静睁大眼睛木然地望着天花板。

  窗外夜色悄然降临,屋内没有开灯,昏暗的光线衬托出江起云魁梧健硕的身形,如同黑暗中的死神,举起镰刀便能要了她的命。

  周围的空气和他的语气一样冰冷,通过细小的毛孔渗入肌理,最后她也周身冰冷。

  可再冷都没有她的心冷。

  她就像是一条干涸濒死的鱼,被海浪猛烈的海浪拍打在沙滩上,毫无反抗能力,只等着被烈日晒死。

  江起云看着床上死鱼一般的女人,兴味全无,冷哼了一声便钻进浴室里冲洗。

  哗啦啦的水声在林逾静耳畔萦绕,她脑子一片空白,竟像一只木偶般,眼睛都没眨一下。

  半晌,江起云洗完澡,从衣帽间取了干净的衣裳换上,当床上的人如同空气一般,重重地摔上门,扬长而去。

  那一声巨响,终于把林逾静的泪水逼了出来。两行清泪流入耳蜗,杏眼晶莹透彻。

  回响在楼道里萦绕了许久。

  ......

  夜晚,江家老宅,佛堂。

  老太太手执一串菩提,闭目念经,佛堂内檀香萦绕,甚是宁神。

  云岚轻声走到老太太身侧,“小姐,二少爷已经回去探望过了,少奶奶烧退了大半。”

  “探望过了?”

  “是,不过俩人又闹了不愉快,二少爷又走了,少奶奶又昏睡了过去。”

  老太太缓缓睁开眼睛,叹气道,“起云这孩子,真不叫人省心。叫佣人仔细照顾那丫头,别落下病根子。”

  “是。”云岚宽慰她说,“小姐,二少爷年轻,性子不稳,好在少奶奶识大体,日久天长,二人必定能冰释前嫌,您无须担心。”

  “我怎能不担心?就怕起云那孩子一股脑钻牛角尖,逼得阿静心灰意冷。两个都是倔脾气,谁肯认输?”

  老太太敛起神色,顿了顿,又问,“三小姐回来了吗?”

  “还未。”

  “罢了,若她知道分寸,这事儿就当没发生过,”老太太望着紫檀木架上的翡翠玉雕缓缓道,“若不知进退......”

  老太太缓缓阖上眼睛,又开始念经。

  云岚悄悄看了眼自己小姐,知道什么都逃不过她的法眼,人人都以为二少爷和少奶奶情投意合,只有老太太知道,这对新婚夫妻,并不是表面上那么恩爱。

  而三小姐那些小心思,旁人不知道,小姐却是了然于心。那通电话虽是通风报信,可三小姐司马昭之心,躲不过小姐的法眼。

  俗话说的好,姜还是老的辣。

情深不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情深不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名门婚宠:火辣娇妻不许逃13章(第13章 他照顾生了病的她)

    原标题:名门婚宠:火辣娇妻不许逃13章(第13章他照顾生了病的她)小说书名:名门婚宠:火辣娇妻不许逃第13章他照顾生了病的她苏夏天在慕云深的眸色变得深沉凶狠之际逃之夭夭,她太知道这个男人了,给他一点阳光就会灿烂,你如是说了,他指不定会顺着杆子往上攀爬。苏夏天知道他的反复无常,知道他这人难以相信,便连忙上楼逃一般的回了房间,并把房门锁好。慕云深哭笑不得,一整天的阴霾因为她的这一防范的小举动而破云见日,他的嘴角上扬了下,踏着轻松的步伐回了房间。第二天晚上他特意回家吃晚饭,没想到仆人告诉他:“夏天小姐

  • 美女总裁的全能高手13章(第13章 酒会事端)

    原标题:美女总裁的全能高手13章(第13章酒会事端)小说名称:美女总裁的全能高手第13章酒会事端这次希尔顿酒店,楼上唯一一个用来举办宴会的大厅,被某人包了下来,就是为了让这些名流富豪齐聚一堂,谈生意,说事情,也方便了不少花花公子泡妞,通常酒过三巡,就可以共度春宵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啊。长相甜美可人的杨若溪,最不喜欢参加这种酒会,总是受到不明人员的骚扰,好在这次带了苏胜一起,亲眼见过苏胜本领的杨若溪,心里也算放松了许多。“一会不许吃东西,跟在我身边。”一听不让吃东西,苏胜算是生气了,凭什么酒会不让吃

  • 都市超级高手13章(第13章 再遇李老板)

    原标题:都市超级高手13章(第13章再遇李老板)小说名:都市超级高手第13章再遇李老板来到通讯城。他自幼和师父修行,对这些电子产品很不熟悉,就算用手机也是因为要和暗线联系,业务一般都是打的座机。现在让他来挑手机,真是难为他了。不过胡依依却很兴奋,估计逛街是女生的天性吧!就这一会功夫,胡依依就带着赵宇看了三家店了。“你喜欢国产的还是国外的?芒果还是华威?”赵宇苦笑一声。“都可以,能打电话,发邮件就行。”“啊……”胡依依拖了个长音,像是有些扫兴。赵宇也很无奈,他明白胡依依是想帮自己,可是自己真的没有

  • 蚀骨危情:总裁难辨真假妻13章(第13章 误会)

    原标题:蚀骨危情:总裁难辨真假妻13章(第13章误会)书名:蚀骨危情:总裁难辨真假妻第13章误会墨氏集团三十三楼。一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面色清冷的翻看着桌上的一叠资料。只是每翻看一样,他的心情就会烦躁一分,直到把最后一份资料最后一页翻过去,他的脸色骤然下沉。这些资料没有一点破绽,每一处都合情合理,但越是这样,越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感情,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所有的资料都在这儿?!”墨沉煜不冷不热的声音开口问道。眼睛淡淡的瞥了一眼一旁的方泽年,随手把手里的资料扔在了桌上。“所有的都在这里了,颜小姐是在半年

  • 落魄千金:凌少宠妻入骨13章(第13章 我是你老公)

    原标题:落魄千金:凌少宠妻入骨13章(第13章我是你老公)小说名称:落魄千金:凌少宠妻入骨第13章我是你老公大白天就喝醉,是个醉鬼吧?冉三七暗自想道,她不觉微微皱眉,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躲开眼前的人就要继续往前走,不料手臂却被那人一把拽住。她眉头越发蹙紧,来不及有任何的反应,忽然纤腰被人收紧,紧接着整个人都被推到了一旁的墙壁上。男人伸出手撑在墙壁上,把她牢牢的禁锢在墙壁与他的胸膛之间。“大白天耍流氓啊你……”冉三七心下恼怒,正要指着眼前的男人,一抬头却瞬间惊愕住。眼前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日在

  • 秀才家的种田小娘子13章(第13章 再怼张氏。)

    原标题:秀才家的种田小娘子13章(第13章再怼张氏。)书名:秀才家的种田小娘子第13章再怼张氏。“海棠,你这和鸡一起炖的是什么,这东西咱们之前也没用吃过,格外爽口呢!”柳氏夹了一块子蘑菇,笑着道。“这个叫蘑菇,是我在山上采的,这蘑菇就是菌子,一有些菌子有毒吃不的得,有些久就可以,比如这种就可以炖鸡,可以煮汤吃。”季海棠介绍道。柳氏点点头,着这顿饭,柳氏吃了近三碗,都快撑着了,沈慕祁也氏没少吃,季海棠那就更不用说了,吃的得再也吃不下为止,三个人恍如饿死鬼投胎。“母亲,我留下的一半,我给我娘他们送去

  • 校花的兵王哥哥13章(第13章 再遇李娜)

    原标题:校花的兵王哥哥13章(第13章再遇李娜)小说名字:校花的兵王哥哥第13章再遇李娜“舒服吗?”女子一副逆来顺受的表情。这楚楚可怜、任君采撷的态度,令陈锋感觉有些口干舌燥。一把将女子扔在床上,陈锋将她压在身下。“帅哥,你还真猴急啊。”女子躺在陈锋身下,媚眼如丝。“是啊,不猴急的话恐怕怎么死在你手上都不知道了。”陈锋趴在女子耳边,一口热气喷了出来。随着陈锋的话音落下,他的手在女子睡衣里面拿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你怎么知道的?”女子脸上露出一抹慌乱,从陈锋的身下脱离,站在床边,身上升起一道杀意。

  • 护花高手在校园13章(第13章 约会)

    原标题:护花高手在校园13章(第13章约会)小说名:护花高手在校园第13章约会龙海跟秦月晗才坐下,菜还没点,一个男子便来问龙海是谁?看样子,他非常生气,脸沉的就像鞋垫子一样。谁都能看得出,这男的,喜欢秦月晗。秦月晗的脸色顿时有点难看,道:“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总是能第一时间出现在我身边!”就像龙海想的一样,这个男子是秦月晗的追求者,名叫‘邵杰’,也算有点实力,家里是做餐饮连锁的。几天之前,他就要请秦月晗吃饭,可秦月晗还是一如既往的拒绝,秦月晗对他是一点感觉都没有。邵杰实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