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完整版【豪门霸宠:总裁娇妻醉红尘】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2 17:45:0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豪门霸宠:总裁娇妻醉红尘

第九章 多管闲事

蒋晓帆喝完后,并没有立即咽下红酒,而是含着口中,将高脚杯对准众人,杯口朝下,这才将口中的红酒一点一点咽了下去。完整版【豪门霸宠:总裁娇妻醉红尘】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她红-唇上沾了几滴红酒,配上灯光更是多了几分妩媚的风-情。

蒋晓帆又给自己倒了第二杯,正准备端起却被一个厚重的手掌盖在了杯口上,随后耳边传来一个戏笑的声音,“宝贝,少喝点,不然我会心疼的!”

张公子一双目光静静盯着蒋晓芳,随后移开了放在杯口的手掌顺势握住了蒋晓芳的白皙的手腕。

其余人正准备伸出去的手听到张公子这么说,立即笑着开口,“张哥优先,张哥优先!”

“夕月,你可要好好照顾好张哥,我不会少了你小费!”一个男子淫笑着开口,顺势伸手揽了下蒋晓帆的腰肢,随后将几张百元红钞别进了蒋晓帆的胸口,顺势手指从她胸口划过,眸光盯着她的胸口,眼底有着不舍。

一股汗液粘稠的湿气,差点让蒋晓帆把手中的高脚杯向着张公子砸了过去。

她暗暗吸了一口气,抬头对着张公子淡淡一笑,随后抬起另外一只手轻轻拂过张公子的手指,张公子顿了下,放开了手,随后将手拿在鼻子下嗅了嗅,挑眉,“好香,不知道别人是不是也尝过呢?”

张公子的话说完,看向了红姐,话语中暗中意思不言而喻。

“对呀!不知道夕月是不是真的夕月!”旁边几人也笑着开口,有几人看向了红姐,有几人看向了蒋晓帆。

蒋晓帆的表现在红姐的意料之外,她认为蒋晓帆顶多不会得罪客人,但是实在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展现出如此诱-人的一面,突然听到众人这么问,红姐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说明http://www.qi-wen.com/

在这里,自然含苞待放自然比花残叶落要值钱的多。

可是……

红姐有些犹豫地看了眼蒋晓帆。

蒋晓帆听到众人的问话,淡淡一笑,拿起另外一个高脚杯,将自己杯中的红酒到出来一半随后递给了张公子,“张公子认为夕月别人是否尝过呢?”

张公子似乎没有想到夕月会这么问,愣了下,邪笑着接住了酒杯,轻碰了下蒋晓帆的酒杯,“那就要让我尝过才会知道!”

说完张公子一口饮尽红酒,伸手再次抓住蒋晓帆的手腕。

蒋晓帆淡淡一笑,端起红酒一口饮尽,其实她并不想给张公子倒酒,她之所以把酒倒出来一半,完全是因为,杯口张公子的手掌盖过,她嫌恶心,所以倒酒的同时,是为了洗洗杯口。

喝完酒,蒋晓帆向着红姐使了使眼色。

红姐立即会意,上前开口道,“我们夕月刚来,自然是含苞待放”

闻言,众人更是眼前一亮,看了眼蒋晓帆,随后又将目光移到握在蒋晓帆手腕厚重的手掌上,随后又将目光看向了张公子,满脸写着八个大字——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蒋晓帆一笑,从自己胸口拿出几张红艳艳的钞票递给红酒,薄唇轻启“红姐你先出去吧!”

红姐见到蒋晓帆将自己小费递给了自己,脸上更是多了几分喜色,随后看蒋晓帆的眼神更是充满了感激,随后拿着钱,笑着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包厢。完整版【豪门霸宠:总裁娇妻醉红尘】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蒋晓帆全身透着一股让人恐惧的神色。

红姐每走一步,都觉得身后的眼神似乎要将她看穿,让她无所遁形。

这一刻,红姐感觉到,在包厢里面的蒋晓帆已经不再是五个月前从家里逃出来的小女孩了,她似乎在一瞬间华丽蜕变,成为一颗透着冰冷气息的红钻,耀眼夺目,如火,如荼,如血。

全身充满了致命的诱-惑,如罂粟般让人着迷,毒素侵入灵魂,让人癫狂。

见到红姐走出包厢,蒋晓帆这才回头。

张公子似乎也有些等不及了,伸手猛地一拽蒋晓帆的胳膊,她整个人瞬间向着他怀中倒去,可是看着渐渐要撞上那副肥胖的身子,蒋晓帆深吸了口气,正准备用胳膊挡一下,以免倒在他身上。

可是突然,她的胳膊被人猛地从身后拽住,身子突然向一侧倒去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阅读http://www.qi-wen.com/

“张哥,夕月让给我吧!”男子一手揽着蒋晓帆的腰肢,一手插在口袋,笑着看着张公子。

男子话让众人瞬间一愣,纷纷看了过去,就连坐在沙发上自始至终未曾起身的张公子也不悦的抬头看向了眼前男子,眼底闪过一丝怒气,好似随时都会将男子碎尸万段。

蒋晓帆抬头抬头向了头顶的男子,穿着一身笔直的西装,带着一副近视眼镜,普通的面目温润如玉,全身写满了正义,要不是男子揽着她的腰肢,手掌不断从腰间向下抚-摸,她差点就信了。

这么一个穿着衣冠禽-兽的男人,她刚才进门竟然没有发现。

“李少,你什么意思?”一个男子跳出来直接开口问道。

所谓的李少挑眉看了眼说话的男子,理直气壮地开口“我决定为夕月赎身!”

此话一说,别说其他人了,就连蒋晓帆也愣了,她抬头看着眼前的人眨了眨双眸,顿了顿,再次眨了眨双眸。

“宝贝,感动吗?”李少低头看向了怀中的蒋晓帆,溺爱地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尖。来自qi-wen.com

感动吗?

蒋晓帆此刻特别想说,你tm的能不能不要这么多管闲事!

赎身?

先不说她有没有想过被人赎身,就算赎身,红姐会不会答应还是未知数。

第十章 行内规矩

更何况沈老师还在这里,外面还有一对随时想要把她卖高价的父母,还有一个权势滔天,随时想让她“留全尸”的恶魔男人。

虽然蒋晓帆不知道此人是谁,但是红姐培养了她五月个月,竟然因为对方的一句话,就要准备让她死,可见对方的权利就连那个恶毒的女人见了都是礼让三分。

现在倒好,他上演了一处赎身的大戏,她后面策划九十集大戏顿时不知道如何上演了。

“李少,你玩真的呀?”一个男子不屑地开口,随后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抬头,“为了一个婊-子,值得吗?”

“值不值得,就要看东西本身的价值!”李少说完低头看向了怀中的蒋晓帆,手臂用力,让蒋晓帆的身体更加贴近自己,“宝贝,你说我说的对吗?”

此刻,蒋晓帆特别想翻白眼!

“李少,说笑了!”蒋晓帆抬头笑了笑,一边说着一边微微后退一步,想要和李少拉开了点距离,却没有想到被李少一个用力再次拉进了怀中。

“我有没有说笑,宝贝,你等会就知道了!”说完,李少抬头看先了张公子,“张公子,夕月我带走了,改天我一定拿上好的精品招待你!”

说完,李少便揽着蒋晓帆准备走出包厢,两人刚走到门口,身后便想起张公子的声音。

“站住!”张公子抬头淡淡看了眼李少,目光移到蒋晓帆身上,淡淡笑了笑开口“李少打算用多少钱给夕月赎身?”

李少先是一愣,随后微垂了眼帘,似乎在认真思考多少钱赎身在他的接受范围,半响后,他低头挑起蒋晓帆的下巴,“宝贝,你觉得我应该拿多少钱给你赎身呢?”

多少?

蒋晓帆还真没考虑过自己到底在天上人间值多少钱!

见到李少快要吻下来,蒋晓帆伸出手指竖在他的薄唇上,娇笑着开口:“夕月不值得李少为我如此破费!”

“值不值得不是你说了算!”李少撇开了头,随后看向了一旁傻站的两个女子,“让你们的红姐过来!”

两个女子已经傻傻在一旁看了半天了,夜总会有金主为公主赎身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了,可是新人第一天就被金主看中想要赎身的可从古到今从未有过。完整版【豪门霸宠:总裁娇妻醉红尘】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一个女子嫉妒地看向了蒋晓帆,一个女子很快便反应了过来,随后立即应了声,快步跑了出去。

见到女子跑了出去,另外一个女子目光微闪,整理了妆容,走到众人面前,娇嗔着开口“夕月妹妹不懂事,惹两位老板生气了,紫兰在这里给两位公子赔罪了!”

说完紫兰端起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学着蒋晓帆的喝法一点一点喝下。

众人斜眼看着眼前女人,眼底有着不屑,如同看一个跳梁小丑,更是有几人嗤笑了一声。

女子喝完伸出舌尖舔舐了嘴角红酒,随后起身端起一杯红酒,走向了李少,顺势推开了蒋晓帆,倒入了李少怀中,“夕月妹妹刚来有些规矩还不熟悉,紫兰陪李少如何?”

蒋晓帆站在一旁无语地看着,虽然她不知道她何时多了一个紫兰妹妹,不过这个妹妹倒还行,不用她继续被李少揩油了。

在下去,她都有种装不下去,拿酒瓶子为李少开瓢的冲动。

这位紫兰妹妹,蒋晓帆并不陌生,比她多来几个月,在她傻傻学钢琴的时候,她已经是公主了,就是刚才躺在沙发上运动的女子。

李少看着怀中的女子,嫌疑的皱了皱,说了一句,令众人吐血的话,“你嘴里好臭,你早上起来没刷牙吧?”

“啊!”

女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李少推开,倒在了地上,众人一脸嘲笑地看着地上女子,就连刚才和女子运动男子也有些嫌弃低眸看着,似乎在看一推垃圾。

“李少……”紫兰开口叫了一声,随后泪水溢出眼眶,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这一行有个规矩,没人愿意见到小姐是哭,换句话说,人家是花钱找快乐,不是花钱看你哭的。

站在小姐的角度,泪水并不值钱,你哭只能让人觉得你眼泪很廉价,没有人会可怜你,这一条路是你自己选的,就算是有再多的哭也得你自己去承受,没有人会同情你。

果然,见到紫兰眼泪惹怒了坐在沙发上的张公子,他一脚踢翻了眼前茶几,茶几上面的瓶瓶碟碟尽数倒在了地上摔碎,成为玻璃碎碴。

“把她给扔出去!”张公子怒气冲冲地开口。

两个男子立即上前将坐在地上的哭的梨花带雨的紫兰拖起来扔出了门外。

“张公子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刚才坐在张公子怀中的女子文文急忙上前坐在张公子身旁,一边安抚着张公子,一边狠狠瞪了眼蒋晓帆,随后娇嗔着捶了下张公子的胸膛带着某种挑-逗,嘟着红-唇,“你刚才吓着文文了!”

“是吗?”张公子邪笑了声,一手揽着文文的后腰,让她整个身子贴近自己,随后淫笑着开口“怎么吓着了?是吓着上面了,还是下面了?”

说着,肥厚的手掌直接掀开了文文裙子,探进……文文发出一声呻-吟!

下一秒,张天佑直接将文文的头按向了自己的胯-下,文文先是一愣眼底闪过一丝不情愿,不过来很快便娇笑着伸手解开张公子裤子上的拉链,随后抬头挑衅地看了眼蒋晓帆,埋下头。

蒋晓帆立即撇开了头,看向了别处,心底再次泛起了恶心。

第十一章 五千万的赎身

她好想告诉文文一声,这并不是什么骄傲的事,所以她挑衅的眼神可以省省了。

这次却和她之前在那女人套房中的感觉却不同,那次心中有着太多的无助,迷茫,无力,而这次,她有的只有同情,同情文文,更同情张公子。

“果然是未开苞的雏。”张天佑看了眼蒋晓帆撇开目光,满意的笑了笑,随后享受了起来。

张公子的一句话瞬间,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了蒋晓帆的身上。

蒋晓帆此刻那还有半点刚才的风情万种,白皙的脸颊泛起了红晕,紧咬着嘴唇撇开目光,脸上带着不好意思的娇羞,这一切却让众人心中确信了红姐口中的“含苞待放”。

众人含笑着看着蒋晓帆,眼底更是多了几分怜惜。

李少淡淡一笑,正准备将蒋晓帆再次揽进怀中,还没有伸出手,包厢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红姐一脸赔笑的走了进来,看到地上的场景先是一愣,随后目光从文文和张公子脸上扫过,看向了蒋晓帆,用目光询问发生了什么。

蒋晓帆无奈的淡淡摇了摇头,她也想知道,为什么设计好的戏码会突然变成这样?

“张公子,是不是夕月惹你不高兴了,她是刚来的,对这里的规矩还不熟悉,要是得罪了你,还希望你多多担待!”红姐一脸歉意地开口。

似乎有外人在,张公子也不好继续享受下去,轻拍了下文文的头,文文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细心的为张公子整理着衣裤,张公子这才抬眸扫了一眼红姐,然后拿出了一个香烟,立即有人上前为他点燃。

他吸了一口,这才抬头看向了红姐,“夕月确实惹我不高兴了!”

此话一处,别说红姐了,就连蒋晓帆也一怔,众人更是疑惑不解的看向了张公子。

这位二世祖真是不好伺候,蒋晓帆正准备上前,李少却先她一步开了口,“张公子在开玩笑,红姐不用介意,我找红姐来是想谈谈替夕月赎身的事?”

红姐一愣,半响后才不可思议地开口“赎身?”

“怎么?有问题?”李少淡淡挑眉,眼底噙着不悦。

“不是!”红姐急忙摇了摇头,随后看向了蒋晓帆,眼底噙着一抹探究。

“红姐开个价吧?”李少直接开口。

红姐低头想了想,抿了下唇角,开口“五……”

“五千万!”不等红姐开口,蒋晓帆便打断了红姐的话,上前凑近李少,胳膊搭在李少的肩膀,一笑开口“李少真的打算花五千万替我赎身?”

此刻不仅红姐,就连趴在地上的文文也瞪大了眼睛抬头看向了蒋晓帆。

天生人间的规矩,公主的赎身价格是三百万,红牌的赎身价格是五百万,也就是说,每个公主只要三百万就可以恢复自由了。

刚才红姐显然是按照红牌开的价,却没有想到被蒋晓帆开口要到了五千万。

按道理来说,被一个人睡总比被一群人睡要好得多。

可是蒋晓帆将价格抬到五千万,显然是不想让人赎身,这不仅让红姐诧异,也让坐在沙发上的张公子也疑惑不解地抬头看向了蒋晓帆。

“臭婊-子,红姐刚才说的是五百万!”一个男子跳出来怒气冲冲地看向了蒋晓帆,似乎因为她价太高,有些接受不了。

“五千万,你怎么不去抢银行”另外一个男子嗤笑了一声,随后开口“豪门名媛出来也没有人敢开价五千万!”

蒋晓帆抬起眼帘,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微勾了下唇角,并没有应声。

“你不愿意?”李少危险地眯了眯双眸,猛地拽住蒋晓帆的手腕,将她拉近自己,眼底噙着怒意。

“李少,这是玩不起?”蒋晓帆淡淡一笑,手指从李少的胸膛上划过,随后不疾不徐地开口,“李少刚才不是说了吗,值不值得要看东西本身的价值,如果李少觉得我并不值五千万,那么李少可以用别的价格为我赎身,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李少冷声问道,看蒋晓帆的眸光是阴冷之际。

“只不过就要看张公子愿不愿意了!”蒋晓帆一笑,回头看向了张公子。

刚才李少光明正大的在张全佑手中抢人,并豪言壮语的夸下海口要替她赎身,此刻,因为价格太高却想要退缩,必然会在张先生面前失了面子,更何况,刚才张先生问了一句,李少打算多少钱替她赎身,自然是还有下文。

虽然蒋晓帆不知道张公子的下文是什么,但她可以断定,张公子绝不会让李公子低价替她赎身。

“你是认为我和李少掏不出五千万?”张公子挑起眉梢,随后再次淫笑道,“就算我和李少掏五千万,你认为你一个婊-子配吗?”

旁边几人也纷纷跟着起哄,随声附和着,嘲讽地看向了蒋晓帆。

蒋晓帆微垂了下眼帘,并没有动怒,而是暗自郁闷地想着,听张公子这话的意思,是打算和李少一决高下,花五千万替她赎身?

她这是何等的殊荣?可是剧本不是这么演的呀!

“夕月自然不配张公子花五千万替夕月赎身。”蒋晓帆淡淡一笑,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似乎并不在乎张公子的话。

“你!”张公子愤怒地看着蒋晓帆。

原本张公子想要借助蒋晓帆开价五千万讽刺几句,顺便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可是没有想到蒋晓帆并不在乎,这就犹如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第十二章 一怒为红颜

蒋晓帆含笑看了眼张公子,便看向了一旁的李少,“想必,李少也认为夕月不值五千万。”

“怎么会?”李少勾唇一笑,随后上前一步揽住蒋晓帆的腰肢,“我说过,值不值得要看东西本身的价值!”

此话一说,不仅红姐,就连一旁的文文也瞪大了眼睛震惊地看着李少。

包厢里的其余人更是不可思议地看着李少,随后又看了看蒋晓帆,最后将目光落在张公子身上。

对于李少的回答,蒋晓帆并不意外,其实这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又在她的意料之外。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两人有仇,她只是不幸的做了导火线。

自始至终,李少上演的一系列赎身大戏,显然是在挑衅张公子,张公子如果任由他带走她,显然是认怂,所以他绝对会任由李少替她赎身。

之前张公子那么说,只是想要给双方一个台阶,没有想到李公子不仅没有下来,而且站的更高了。

只不过,这李少也是,他就不怕张公子不接招,五千万砸自己手里?

“既然张哥认为夕月不值五千万,那么我就替她赎身了!”张公子淡淡说完,便准备揽着蒋晓帆走出包厢。

“哈哈,一个婊子竟然在李少的心中值五千万,我服了!”张公子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将文文的头又压下了自己腰间。

他淫笑的目光扫过蒋晓帆,最后看向了李少,“既然李少想要给夕月赎身,不如就让我先替李少尝尝,夕月到底值不值李少所说的五千万!”

言下之意,就是,等老子睡过了,送给你,即使你想吃也得吃老子吃过!

李少的脸色瞬间变了,嘴角划过一丝冷笑,转身看向众人说道,“看来今天张公子是不打算让我走出去了?”

张公子微抬了下眼帘,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向着一旁的两个男子使了使眼色,瞬间有人上前拽着蒋晓帆走向了张公子,一个猛推,蒋晓帆直接倒在沙发上。

她还没有爬起来,就见到张公子一把推开趴在他跨间卖力“工作”的文文,随后扯过她的手腕,让她顺势倒在了他怀中。

蒋晓帆头脑轰地一热,身下的东西让她极为恶心。

她猛地想起了那天晚上,那个男人,问过她是不是处-女后,便狠狠的贯穿了她的身体,那如同噩梦般的存在。

她现在已不是那个傻傻的蒋晓帆,而是夕月。

转过头,蒋晓帆便见到地上的一个红酒瓶子,她的手立即向着红酒瓶子伸出,可是手指刚碰到瓶身,瓶子竟然被人捡起。

随后头顶便“砰!”的一声,有着红酒瓶破碎的声音,下一秒她的身体被人猛地扯入了一个怀抱。

“妈的,你竟然敢对我动手!”张公子的肥厚的手掌捂着额头,有鲜血从指缝中流出,染红了他身上的衣裤,整个包厢瞬间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李旭,你个狗-娘养的,既然敢对张哥动手!”一个男子立即从地上捡起两个啤酒瓶,向着李少扑了过来。

“砰!”的一声,包厢门被人用力踢开,瞬间涌进了几个身着黑衣的大汉。

“你个狗-娘养的,我张全佑竟然被你阴了!”张公子看着从门口走进的大汉,猛地从沙发上起身,喊了一声:“给我弄死他们!”

瞬间,双方的人扭打在一起,整个包厢乱成了一团。

有文文惊慌的叫喊声,还有张先生暴跳如雷的辱骂声。玻璃瓶、花瓶到处飞,蒋晓帆看了眼乱成一团的包厢,趁着大家都在忙,悄声无息的走出了包厢。

走廊里,红姐早已退出了包厢,一脸担心的站在外面,见到蒋晓帆走了出来,急忙上前,“现在怎么办?”

蒋晓帆想了想,淡淡开口,“五分钟后让人报警,顺便放出消息,说有人打算花五千万为我赎身,因为双方争执不下大打出手。”

“啊!”红姐一愣,虽然不知道蒋晓帆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还是点了点头。

“红姐!”公主小红慌忙从走廊跑了过来,看了眼一旁的蒋晓帆,急忙开口,“周公子已经来了!”

红姐愣了下,然后看向了蒋晓帆,“接下来呢?”

蒋晓帆低头想了想,开口道,“平日里怎么招待那么现在就怎么招待,三十分钟后告诉周公子,他的姐夫和人起了争执,被抓去了公安局!”

“啊?”小红诧异的抬头,随后看了眼红姐,见她点头,转身走了。

周公子,周任,张先生的小舅子,对小红很喜爱,这也是蒋晓帆策划的一部分,她跟红姐说,让小红约周公子,如果她在张先生那边脱不开,那么就以陪周先生为名,离开包厢。

张先生自然不会和自己的小舅子抢人,只是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一个李咬金。

“我累了。”

再次看了眼包厢,蒋晓帆留一句便抬脚向着走廊尽头走去。

天上人间一共十五层,最下面是舞池,三层普通包厢,五层豪华包厢,上面两层是VIP包厢,最上面四层是套房,供客人休息,蒋晓帆先是去舞池拿了一瓶红酒,随后直接上了天台。

夜幕慢慢降临,A市亮起了璀璨夺目的霓虹灯,照射的整个夜空格外的美丽,宁静。

一股微风从耳边拂过,有着几分丝丝凉意,蒋晓帆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一口饮尽,再次将目光投向了下面的街道,隐隐可以看见有警车停靠在天上人间的门口。

她微勾了下嘴唇,突然肩膀一沉,落下了一件男士外套。

第十三章 你会嫌弃我吗?

蒋晓帆不用转身,也知道身后的人是谁,她笑了笑抬头看向了面前夜景,“这是天上人间唯一一个能让我感觉到自由的地方!”

“是啊!”沈星河也淡淡笑了笑看向了面前的夜景。

一时,两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静静看着眼前的夜空,许久后,蒋晓帆耳边想起沈星河的声音,带着淡淡试探。

“月月,你会嫌弃我吗?”

沈星河的声音很淡,似乎对着微风吹向了远处。

蒋晓帆笑了笑,转身看向了面前的沈星河,“之前我问过沈老师会嫌弃我吗?沈老师说不会,那么月月自然也不会嫌弃沈老师,不管发生了什么,沈老师永远都是在钢琴室教我弹钢琴的沈老师。”

说完,一滴泪水从蒋晓帆的眼角滑落。

“傻丫头!”沈星河淡淡一笑,伸手拭去蒋晓帆眼角的泪水,似乎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我听说李少和张先生想要出价五千万替你赎身,最后竟然为了你大打出手?”

蒋晓帆抬眸一笑,转身看向了夜空,随后端起红酒轻抿了一口,缓缓开口:“沈老师可曾听过,历史上吴三桂为名妓陈圆圆一怒为红颜的典故?”

沈星河一时有些不明白蒋晓帆为何会这么问,皱了皱眉。

不等沈星河开口,蒋晓帆便继续开口道:“看似吴三桂是一怒为红颜,放清兵入关,想想吴三桂一代将军断然不会为了一个女子背叛李自成,恐怕他早已有了叛变之心,而陈圆圆只不过是做了这导火线罢了!”

“而我今天不幸,便做了这导火线!”蒋晓帆笑着开口。

沈星河微垂了眼帘,半响笑了,他定定的看了眼蒋晓帆,突然开口,“月月,你长大了。”

“是啊!”蒋晓帆端起红酒一口饮尽,看着夜空。

“之前是我太傻太天真,我以为从那个家逃出来,就能过上好日子,我以为遇到红姐,我的生活会不再像之前那般担惊受怕,我在天上人间没有见过红姐所说的‘乱七八糟’的事,我以为在天上人间我可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对不起!”沈星河沙哑着声音,“我答应过你要好好保护你,可是没有想到……”

蒋晓帆摇了摇头,转头看向了沈星河,“沈老师我不怪你,这五个月是你给我最好的美梦,如今梦醒了,我得面对现实!”

“你真的和之前不一样了!”沈星河抬眸看着蒋晓帆,眼睛里涌动着她没注意的情绪。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的蒋晓帆和半日之前的那个蒋晓帆有着天壤之别,之前的蒋晓帆懦弱,胆小,天真。而这一刻的蒋晓帆镇静,平淡,似乎一瞬间成为了另外一个人。

蒋晓帆笑了笑没有应声,而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夜景。

不是她长大了,而是她看透了很多东西!

许久后,蒋晓帆突然想起什么,回头看向了沈星河,“沈大哥,你知道那位李少是谁吗?”

突然听到蒋晓帆称呼自己为沈大哥,沈星河半响后才反应过来,眼底划过一丝暖意,开口:“A市百货商场的大少爷,听说和张全佑他老子的煤矿有合作,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合作没谈成。”

蒋晓帆点了点头,这就没错了。

想必这位李少一直憋着一股气,今晚想要借助她的事情,给这位张先生一点颜色看看。

沈星河想了想,有些担忧地看向了蒋晓帆,“如今你算是被张全佑盯上了,不达目的他绝不会善罢甘休,如果他回来……”

“不会的!”蒋晓帆笃定地开口,随后淡淡一笑,“他不仅不会,而且还会将这件事推得一干二净!”

见到沈星河担忧眸光,蒋晓帆继续解释道,“我让红姐放出消息,说有人为了花五千万为我赎身,最后大打出手。”

“又让张全佑的小舅子周任,三十分钟后去警察局接自己的姐夫回家,见到自己小舅子,张先生肯定不会好意思说自己是为了花五千块钱给一个女人赎身,而把自己送进了警察局。”

沈星河眼前一亮,惊喜地看向了蒋晓帆。

此刻蒋晓帆根本不是那个藏在冰冷的地窖,只知道哭泣的女孩,而是一个集聪明美丽于一身的女子。

她沉静,冷静,全身散发着一股冰冷妖艳的美丽,如夜间的罂粟,缓缓绽放,夺去了周围的一切色彩。

她就好像一只沉睡的凤凰,半日前被人惊醒,伸出锋利的爪子,将所有的人玩弄于鼓掌之间。

这一刻,沈星河心中突然松了一口气,他再也不用担心,她会保护不好自己,会受到伤害。

“对了,沈大哥!”蒋晓帆突然想起什么,抿了唇角,握着高脚杯的手指在微微泛白。半响后,淡淡开口,“你知道那天晚上跟我在一起的人是谁吗?”

沈星河怔了下,开口道,“白承安。”

“白承安?”蒋晓帆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她对此人了解不多。

“白承安,白氏总裁,22岁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接手白氏集团,成为白氏总裁,两年时间,垄断了A市整个金融市场,不过传言此人不近女色,多年来一直没有女人陪在身边,身心洁癖,所以……”

“所以在知道我是干净之身后,好心给我留一个全尸?”蒋晓帆冷笑一声,打断了沈星河。

蒋晓帆见过不要脸的人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第十四章 空城计

她替他解了药,他不给钱也就罢了,至少说声谢谢吧!他不仅不说谢谢还非常“好心”的给她留了一个全尸!

她就郁闷了,如果她不是干净之身,他打算怎么办,卸她一只胳膊,还是一条腿?

“此人权力很大,就连……”沈星河说着这,顿了下,继续开口“就连她都要顾忌三分。”

沈星河口中的她,蒋晓帆自然知道是谁,其实这一点她早就猜到了。

红姐培养了她五个月,却因为白承安上了她,发话要给她留一个全尸,那恶毒的女人就打算处置了她,给她留一个全尸,要不是沈老师,她现在估计早已不在人世了!

也许因为提到了那个女人,气氛略显尴尬。

一瓶红酒已经见底,蒋晓帆眼前有些迷糊,她转头看了眼身侧的男人,“沈大哥,我先下去了!”

“嗯!”沈星河温柔地点了点头,随后便继续抬头看向了眼前的夜空。

蒋晓帆向着门口走了几步,突然顿住了脚步,转身看向了站在天台上的身影,咬了下唇开口,“沈大哥,你为什么——”

“嗯?”见到蒋晓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沈星河疑惑不解地开口,“怎么了?”

蒋晓帆低头咬了下红-唇,半响后,抬头,“沈大哥,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呢?”

这五个月来,她发现,这里一部分公主被限制自由,沈星河却能出入自由,之前她以为他只是天上人间请来的钢琴老师,后来才知道原来……

沈星河似乎并不意外蒋晓帆会这么问,只是淡淡笑了笑,“你果然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坐在钢琴前的月月!”

……

一连三天,夕月这个名字算是在天上人间成为了一道神秘的色彩,每个来天上人间的人都想一览蒋晓帆的容貌,却都被红姐拿借口推了过去,自然这并不是红姐的意思。

其实当时蒋晓帆让红姐放出消息,一来是为了平息张全佑的那件事,二来其实更重要是为了打响自己在天上人间的名气。

只要她有足有的资格,那个女人才不会轻易动她。

“祖宗,楼上VIP包厢的孟总和向总,出两万元请你陪酒!”红姐推开化妆室的房门,看着坐在梳妆台前的蒋晓帆没好气的开口。

蒋晓帆坐在梳妆台前,化着淡妆,没有搭理红姐。

红姐见到被无视,有些气不过,冷冷开口,“月月,刚开始我们可是说好了,接下来我一切都听你的,你必须一个月之内成为天上人间的头牌,可是这也不代表你耍些小心思就可以躲过去,台你一定是要出的!”

“如今三天的时间我还不够火吗?”蒋晓帆抬头淡淡地看了眼红姐。

“可是客人发现自己最后的期待成为了一场空城计,我们可不仅仅只是损失了几百万,而是得罪了A市的所有权贵!”红姐冷冷提醒道。

蒋晓帆看了眼梳妆台里面的自己,拿出唇彩涂着红-唇,直到涂完,才淡淡开口,“送一个果篮给孟总和向总,就说夕月在大厅为他们准备礼物!”

红姐眼前一亮,“你打算出台?”

不等蒋晓帆回答,门再次被人猛地推开。

“红姐不好了!”

明月身着一条宝石蓝裙子,焦急地看向了红姐,“豪华包厢的慕少,和昨天打发走的王先生说今天一定要见到夕月姐,如果再见不到,就让我们关门大吉!”

红姐闻言一惊,想了想开口,“你告诉慕少,说夕月一会就上去!”

“是!”明月立即答应了一声,正准备转身,没有想到蒋晓帆的声音突然响起,明月瞬间顿住了脚步。

“等一下!”

蒋晓帆从明月身上移开了目光,看向了红姐,“我什么时候答应过要上去了!”

“这次可由不得你。”红姐也有些怒了,随后想了想又好言相劝道,“这位慕公子我们得罪不起,他爸爸是局长,如果今晚你不出面,他一定会让我们关门大吉的。”

“那又怎样?”蒋晓帆淡淡一笑。

“那又怎样?”红姐冷冷瞪着蒋晓帆,“如果出事了,老板怪罪下来,你担当得起吗?”

蒋晓帆没有回答,而是挑了一对宝石蓝耳钉戴在耳朵上,淡淡开口,“送一份果篮给慕少,就说我给他在大厅准备礼物!”

红姐先是一愣,随后想想,有些不解地皱了皱眉头,“你不是说礼物是给孟总和向总准备的吗?”

“不影响!”

蒋晓帆从梳妆台前起身,看了眼红姐,淡淡一笑,这叫:“一锅烩!”

红姐和明月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见到蒋晓帆已经走了出去……

天上人间的大厅,此刻汇聚了A市将近一半权贵,众人纷纷想要见见这位传说中,身价五千万的夕月公主的真正面目。

舞池中有着摇摆的男女,激昂的dj音乐响彻了整个大厅。

比起大厅的杂乱无章,大厅的一处角落却与其它地方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三个年轻的男子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其中一个还抱着画板。

周围杂乱无章的音乐丝毫没有影响他作画的兴致,他目光紧紧盯着画板,修长的手指拿着画笔,细细临摹着什么。

“之前怎么从未听说过天上人间还有一位叫夕月的公主?”

一个男子穿着韩版休闲西装皱着眉头开口,顿了顿,转头看向了作画的男子,“吴曦,你不是经常来么,难道没有见过这位身价五千万的夕月?”

豪门霸宠:总裁娇妻醉红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豪门霸宠 或 总裁娇妻醉红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15章(第15章 这又不是演偶像剧)

    原标题: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15章(第15章这又不是演偶像剧)小说名称: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第15章这又不是演偶像剧电话里头,一个爽朗的声音传进来。“夏夏,我跟你说,我刚刚听到一个超搞笑的事!”“深深,什么搞笑的事啊?”顾立夏尽量让自己心情听起来愉悦。她不想让身边的朋友知道她发生的这些事,为她担忧。白深深这女人,光听名字,脑子里浮现的,绝逼是一个温婉贤淑的女子形象。但现实中,她其实是一个剪着帅气利落的短发,身高一米七,能一脚踢飞七个男人的女强人。白深深大顾立夏整整五岁,已经年方二

  • 邪魅皇叔狂宠妃15章(第一卷 风起青龙第15章 质问却出状况)

    原标题:邪魅皇叔狂宠妃15章(第一卷风起青龙第15章质问却出状况)小说书名:邪魅皇叔狂宠妃第一卷风起青龙第15章质问却出状况面对楚寒殇的询问,楚青歌只觉得格外愤怒。没有开口,她迈着步子,几步便走到了书桌前,啪的一声,双手拍在了面前的书桌上。身子微微前倾,她居高临下地注视着楚寒殇那张俊美无铸的脸庞,低沉着声音问道:“皇叔,为何不许我出宫?”楚寒殇没有料到,她会表现得如此愤怒,和自己说话的语气,也带着几分的冷冽,这都让他觉得意外。缓缓抬头迎上她那充满愤怒的目光,楚寒殇微微勾了勾线条优美的薄唇,唇边立

  • 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15章(第一卷 夜色撩人第15章 想放一天假)

    原标题: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15章(第一卷夜色撩人第15章想放一天假)小说书名: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第一卷夜色撩人第15章想放一天假靳东夜在外头处理了一天公事,刚刚又去看了下曹家那个女人,曹珊珊虽然嘴巴硬,但被左鹰几句话一套就套出了事情原委。原来她是听见兄长的对话,一时怒上心头,才不管不顾冲到靳家要替曹家和曹一山讨回一个公道。靳东夜听到“公道”两个字,冷酷一笑:“曹一山这一生,手上的人命不少,他有什么资格要公道?而你,身为他的女儿,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这两个字!”曹珊珊大喊着,说他污蔑

  • 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15章(第15章 过的什么日子)

    原标题: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15章(第15章过的什么日子)小说: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第15章过的什么日子张妈狼狈地趴在地上,愤恨地看着她,眼里的怒火几乎可以将这间小土房烧为灰烬。季如祯优雅一笑,摩拳擦掌道:“看来是没怎么好,还知道瞪人,显然是我教训得还不够哇。来来,我再继续帮你顺顺气……”张妈眼看着对方的拳头又要砸过来,吓得抱住脑袋,哭喊着道:“我好了,我好了!”季如祯慢条斯理地弯下身子,蹲在张妈面前,笑谑道:“既然好了,还不乖乖给我汪几声来听听!”张妈一开始不乐意,见季如祯笑得像个小恶

  • 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15章(第15章 制作毒药)

    原标题: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15章(第15章制作毒药)小说名称: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第15章制作毒药林落却是一笑,道:“太子说过,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属于保密,既然他不想告诉二姐,那我也就不能说了,我看二姐情绪有些不太稳定啊,还是早些回去吧。”一边说,林落已经一边推着林婉容出门,直到将她推出门口,林落才迅速“砰”的一声将门给关上,不管外面的林婉容怎么气急跺脚。一直等到门外的林婉容气走了,整个院子彻底安静下来,林落才叫了个丫鬟进来问话。林落要问的无非是太子进将军府的时候和林振君他们说了什么,得

  • 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15章(第15章 就你牛粪啊)

    原标题: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15章(第15章就你牛粪啊)小说名字: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第15章就你牛粪啊“诶,夫人……”乞丐快速的朝着苏倾云追去。突然,正当苏倾云走着,一个男子带着几个人猛地窜到了苏倾云的面前,拦住了她们两个人的去路。“小娘子,你要去那里啊,告诉我,我带你去啊?这西王城还没有我不熟悉的呢。”只见为首挡路的男子发鬓插着一朵大红花,嘴里咬着花瓣的花茎,一张流气的痞子脸色眯眯的盯着苏倾云倾城的面容,双眼猛地对着她抛媚眼。差点没有被这个男子给恶心吐的反胃,苏倾云目光冷寒的凝视着这

  • 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15章(第15章 全军覆没)

    原标题: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15章(第15章全军覆没)小说名: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第15章全军覆没一籁籁的火把在火属性魔法师的施力之下,生起了妖一般红艳的大火来。云轻婉默默的跟随在云家弟子们的背后,一路轻轻松松的过关斩将。那些弟子们只顾着自己的性命,根本无人去观察这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蒙面小丫头。狼群被云鸿扬的火力对伍驱赶出几十米外,云鸿扬的队伍成功的踏入了狼山。一群通体黑色的狼群堵在了那口狼洞外,它们共有十六只,是与其它狼群不一样的狼,它们身上的毛发是黑色的,当黑色的毛发竖起来的时候就如刺猬一样

  • 重生之鬼手狂妃15章(第一卷第15章 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

    原标题:重生之鬼手狂妃15章(第一卷第15章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小说书名:重生之鬼手狂妃第一卷第15章明王世子甩手不要的货色出了屋子的苏芷曼穿过院门,过了回廊,又走了几段石径小路,绕了好一阵才寻到大门。可人还没走出去,呼啦啦,一群府卫不知突然从哪儿冒出来的,将苏芷曼团团围住,刀剑全部明晃晃的朝她。“箫王殿下,出尔反尔,如此输不起,也太没男儿气度了!如果眼红做公公,我倒也可以不辞辛劳,帮殿下一把。”苏芷曼面不改色,直立当中,迎着兵刃放声道。“本王给足你时间,是你走的太慢舍不得离去。”说话中,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