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完整版【少爷的独家私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2 16:59:28 来源:网络 [ ]

小说:少爷的独家私宠

第009章 一语点醒梦中人
    叶子墨的手快速地伸出,只一两秒钟之后,他又缩了回去。来自http://www.qi-wen.com/

    海志轩和他的动作差不多,也动作利落地伸手抽手。

    就这样,没有一个人阻止夏一涵,她空着的那只手下意识的抓住桌子,手中的菜连同汤汁全部洒落到海志轩的蓝色上装的下摆处。

    “对不起,对不起!”夏一涵连连道歉,忙从餐桌的纸巾盒里抽出纸巾递给他。

    实在菜洒的位置她不好用手去擦,只能麻烦他自己擦了。

    海志轩一边说着没事,一边接过她手中的纸巾擦了两下。

    叶子墨依然端坐不动,只是略带几分歉意地说道:“她新来的,有些笨手笨脚。夏一涵,你带海先生到衣帽间去换一套干净的衣服。奇闻网

    海志轩的身高和叶子墨差不多,只是身材没有叶子墨这般壮硕,从尺码来说,他还是可以勉强能穿叶子墨的衣服。

    “海先生,真抱歉!请您跟我来。”夏一涵极礼貌地说道。

    “好。”

    海志轩应了一个字后,在夏一涵的带领下步出凉亭,往主宅走去。

    管家忙三两步跑到叶子墨面前小声问道:“叶先生,您看,要不要我跟去伺候?”

    “不用。”

    既然两个人总要单独找个机会交流,他何不做个顺水人情,让他们大大方方的去呢。原文http://www.qi-wen.com/

    他叶子墨还会担心小小的女佣?

    “叶先生,我觉得夏一涵就是故意这么做的,她想勾引海先生。就像勾引您一样,她真是太不老实了,我觉得您应该开除她!”

    方丽娜本以为夏一涵做了这事太子爷会大发雷霆,谁知道他的脸上一点儿生气的意思都没有,这实在太让她急死了,也气死了。

    叶子墨百无聊赖一般,手指在红木餐桌上轻轻弹动,没回答方丽娜的话,像是没听见。

    方丽娜还想再提醒一句,管家忙斥责住了她。

    “哪里轮到你多嘴了?安安静静地站着。”

    方丽娜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闭嘴,眼睛还不甘心地看着夏一涵和海志轩的背影。

    四周没有人时,夏一涵再次给海志轩道歉。完整版【少爷的独家私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今天实在对不起,我……”海志轩摆了摆手。

    只剩他们两个人,海志轩脸上那种儒雅的微笑反而不见了,一张脸也相当严肃。

    “你在这里过的不好吧?”他问她。

    夏一涵微微笑了下,回他:“很好,我还没有当面谢谢您。要不是您救了我,还给我指引了这条路,我恐怕还在被人追着四处躲。别说给他翻案了,就是命都可能保不住。”

    海志轩停下脚步,回头认真审视了一下她的脸。说明http://www.qi-wen.com/

    他和她本不熟悉,可是她的所作所为总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本来他也不急着来这里,是上次见她时她那凄惶的挂着泪珠的脸总让他挥之不去。他才借着会长的吩咐,过来看看。

    “谢我就不用了。如果你愿意把你在这里的真实情况告诉我,我一定洗耳恭听。”

    “我只是做一个普通的女佣,除了有些累,也谈不上什么真实情况了。”夏一涵淡然说道。奇闻网

    “你右脸上明显有巴掌的印记,再者别人的衣服都那么合身,为什么只有你的不同呢?”他直视着她的双眼,问道。

    从他进门,他就注意到了这些细节,她在这里情况很糟糕,她说一切都好,应该只是忍着吧。

    夏一涵摸了下自己的脸,自嘲地笑了,轻声说:“有那么明显吗?其实也没什么,她们以为我是想做太子妃,偶尔为难一下我。过一段时间,她们觉得我没那个心,可能就不会这样了。”

    “你刚才不是自己摔的吧?”他重新挪动脚步,同时再次问了她一句。

    他和她真的只有一面之缘,她没理由跟他说她有多委屈,被谁冤枉,被谁绊倒,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是我自己摔的,谢谢海先生,您真是个很细心的人。”她恭敬地说道。

    她不想多说,他也不再多问。

    依然是夏一涵在前方带路,海志轩在后面默默跟着。

    快到主宅之前,夏一涵打破沉默。实在是叶子墨和他父亲之间关系的问题让她始终在猜想,纠结。

    “海先生,我想问您一个问题,不知道行不行?”她缓缓说道,海志轩点了点头。

    “问问看吧。”

    “您是知道的,我来这里就是想做好女佣的工作,等待着有一天叶先生的父亲来这里看他,我好当面向他告状,给我男朋友翻案。我那天在他卧室里看到他和他母亲的两张照片,却都没有他父亲。我怕他们父子两个人不和睦,根本就不会见面,如果是那样,我留在这里也没用。”

    海志轩沉吟半晌,问她:“你一定要给他翻案吗?我是说,人死不能复生,其实你这么做,能有多大意义呢?”

    夏一涵停下脚步,转过身目光坚定地看着海志轩,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道:“一定要!我不会让他白白的死了!”

    “你留在这里,就有可能被叶子墨看中。一般他看中的女人你想过没有,他有可能会强迫你。你真的为了你男朋友,愿意做任何牺牲吗?”

    他又一次认真审视着她的小脸,好像内心里有些期待她说放弃。

    夏一涵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那天晚上叶子墨的举动让她想了很多,却没有最终下定决心。今天被海志轩问出来,她觉得这个问题好像避无可避了,她死死咬了一下嘴唇,脸上的表情变的悲壮。

    “如果委身给他真的能把害死小军的人扳倒,我愿意!”

    自然,这是最最最坏的打算,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连自己也赔上,小军不会希望她那么做。好在叶子墨只是戏弄她,但愿他永远都觉得她不够格上他的床。

    她执着的眼神让海志轩心底再次掠过很特别的一种情愫,不过表面上看不出来。他没什么表情地说道:“既然是这样,你就在这里坚持吧。我回答你开始问的问题,不管他们父子的关系怎么样。你要记得他是叶浩然的儿子,要是儿子不买老子的账,老子总会想办法对他好,当然,也包括对他身边的人好。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子,自己去领会吧。”

    一语点醒梦中人,夏一涵好像重新看到了希望。

    “谢谢!真的非常感谢你,海先生。”夏一涵诚挚地说道。

    海志轩的立场来说,夏一涵留在叶家,对他有百利无一害,他竟然会开口劝她放弃,这在他自己看来是真的很不可思议。
第010章 强烈的兴趣
    叶子墨的衣帽间足有几十平方,里面分了衣区,帽区,鞋区。

    衣区又按照不同类型不同季节不同色系分了区,整理的整整齐齐,有两个专人在管理。

    今天当班的是一个梳着平头的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他的穿着和那些安保人员一样,白衬衫黑色西裤。

    夏一涵走上前礼貌地说明来意,小伙子立即给海志轩问好:“海先生,您好!里面请!”

    见夏一涵要跟他进门,海志轩知道她不会愿意到这种闭塞的空间里单独面对他的,就轻声说了一句:“你在门口等我就好。”

    夏一涵再次表示感谢,并说:“我就在这里等您,有需要随时吩咐就好。”

    海志轩点头,迈着沉稳的步伐进了衣帽间。

    “你姓夏吧?我姓郑,叫郑好。”小伙子热情地跟夏一涵说。

    “你好!”夏一涵微笑道。

    “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知道你姓夏?”小伙子问。

    “为什么?”她本不想问的,可她不想让他觉得尴尬,就问了一声。

    小伙子正等着她问呢,就滔滔不绝地说起来了。

    “你不记得我了?哎,果然美女的记忆力是有限的,尤其是对我这种屌丝男。你面试的时候,我站在场子里用喇叭喊话维持秩序啊。”

    “不过你不记得我也正常。你知道吗?从你进来后,那些安保下班后谈论最多的就是你了。说你就是传说中的女神,当然,他们说的也不夸张。”

    “你要知道,你的长相和身材基本上是屌丝们不敢直视的。夏美女,我是管家的外甥,要是谁欺负你,可以跟我说,我告诉我舅舅。有别的需要也尽管找我,我在这里也做了两三年了,除了你们这批新招进来的,我都很熟悉。”

    夏一涵在等着海志轩出来时,脑子里面还一直在想着她的制服可怎么办。

    听小伙子说他对这里很熟悉,就小声跟他说:“我还真有一件事想请你帮个忙,我衣服坏了,想借一些针线,可我谁都不认识。”

    “针线啊?”郑好声音提高了些。

    “不好弄的话,就不麻烦……”

    “小意思,要多少我都能拿到。实在不行,我还可以跟我舅舅说出去有事,到外面去给你买呢。包在我身上了,下班后我给你送到住处吧。”郑好拍着胸脯保证道。

    “太感谢了,不过我晚上不在住处,我在这里的大厅值夜班。”

    “行!我就给你送到这里来。”

    郑好刚说完,海志轩就换好了衣服从衣帽间里出来了。

    他沉声问夏一涵:“怎么样?还合适吗?”

    夏一涵仔细地打量了一下,他很会选衣服,上身是一件有弹性的恤,下身是一条牛仔裤,这样穿在身上就不会显得不合身了。

    他身材高挑,略瘦,如此打扮很有几分浪子的韵味。

    夏一涵由衷地赞道:“非常合适,她们一定会觉得很帅。”

    海志轩轻轻一笑,淡淡问道:“她们说?那你说呢?”

    夏一涵没料到他会有次一问,而且他的目光中还有几分戏谑和宠溺,她曾在小军的眼中看过这样的神采,这让她心里顿时有些五味杂陈。

    掩饰着自己的情绪,她淡笑了一下,说道:“海先生,请吧,叶先生一直在等您呢。”

    沉稳内敛的海志轩一向自视甚高,还真没有这样明显地对某个女人产生如此强烈的兴趣。

    他作为省商会会长的机要秘书,正像叶子墨说的那样,不远的将来恐怕就要坐到市商会理事长的位置。为前途考虑,并不适合找夏一涵这样的女人做他的伴侣。

    他收敛起笑容,前面迈步走了,夏一涵赶忙跟上他的脚步。

    回到餐桌,两个男人又含蓄了几句,继续吃饭。

    方丽娜因刚被管家呵斥过,只顾着伤心,没再想着对付夏一涵了。

    午饭过后叶子墨和海志轩离开叶宅,女佣们继续做一些杂事。

    除了夏一涵,其他人基本不怎么累。

    管家吩咐给她做的家务几乎做不完,方丽娜继续对她冷嘲热讽,孙萌萌和赵天爱在一旁帮腔。

    “哎呀,你们没看见她对海先生笑的,真是浪的很,可惜人家就像没看见她似的。”赵天爱对方丽娜说道。

    “就是啊,还故意扑到人家身上去了,亏她干的出来,我看着都不好意思。”方丽娜挑了挑眉头。

    夏一涵低着头,继续把宅子里的脏衣服挑出来分类。

    叶子墨的衣服一律需要手洗,她把衣服分好类别后就拿去洗衣房。

    刘晓娇跟上她,悄悄劝她:“一涵,你别管她们说什么,她们是嫉妒你。我看叶先生和海先生看你的眼神,都是很喜欢你的。你暂时忍一忍,以后你成了叶家的女主人,她们都得听你指挥呢。”

    夏一涵微微笑了一下,说道:“我没那么大理想,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我只想安安分分地在这里做下去,你去做你自己的事吧,别因为我成为她们的公敌。”

    “没事,我陪你一起洗,大不了被管家骂一顿。”

    不管夏一涵怎么说,刘晓娇都坚持跟和她一起把那些衣服洗完了。

    女佣们吃过晚饭,管家就吩咐她们回去休息了,夏一涵把那些碎步悄悄带到住宅里放好,开始在大厅里擦地。

    郑好跟裁缝要到了一些针线,给她送来,两人随便闲聊了几句,他为了给夏一涵留下个好印象,没多逗留就走了。

    最近这几天夏一涵起的最早,睡的最晚,每天做最重的工作,实在是身心疲惫。

    她一边擦地,一边忍不住打了几个呵欠。

    “在这里偷懒?”她正张开口,手捂着嘴巴时,冷不丁背后响起这声凉凉的问话,把她吓了一激灵。

    回头瞧过去,就见叶子墨手插在裤袋里,正在俯视着她,脸上几乎没有任何表情。
第011章 想要欺负她
    夏一涵把剩下的一半呵欠硬吞了回去,同时因为像做贼被抓了现行,脸腾的一下红透了。

    她习惯性地咬了咬嘴唇,轻声说:“对不起叶先生,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潮红的小脸,局促不安的眼神,她宽大的女佣制服,在领口处能看到雪白的两个半圆。这副模样怎么看都让男人又想保护,又想狠狠地欺负蹂躏。

    叶子墨的目光直直地盯着她的眼睛,她听到自己害怕的心跳声,格外的响。

    她低垂头,避开他奇怪的眼神。他的手朝着她伸出了一点点,又握拳,收回去,随即抿紧了唇转身离开。

    这就走了?

    她以为他会为难她的,或者说让她跟进房间去值班什么的。

    他什么都没说,真是万幸。

    他走后,夏一涵狠吸了一口气,心里默默地祈祷:小军,请你一定要帮我,让叶理事长早点到这里来吧。

    她沉下心来继续擦地,直到白色的抹布上看不到一点点的灰尘。

    值班的安保人员去把门上了锁,又打着呵欠回去睡觉。

    夏一涵猜想叶子墨肯定也睡了,才悄悄去了卫生间把藏好了的碎布和针线全部拿出来,摊在地板上。

    好在她们时间匆忙,布剪的不是特别碎,还是一大块一大块的。

    她把那些碎布按照两条裙子分开,先把其中一条拼好,就动手开始缝补。

    工程可谓浩大,她很明白,要是针线看起来明显,管家也会找茬的,所以缝的针脚特别细小。

    她很庆幸小时候做过这些,还是很熟练的。只是大厅里的大灯都已经关了,此时的灯光有些暗,她有点儿看不清,就变的吃力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瞌睡越来越重,撑着僵硬的眼皮,针很多次扎到手上。

    刺的疼了,又会清醒一些。

    洗完澡看完书的叶子墨,打开房间内的电脑,点开大厅里的监控画面,目光沉沉地落在坐在地上的夏一涵身上。

    有些暗,看不太清她在做什么,他靠近屏幕仔细看了两眼,在见到她是在缝补衣服时,他的眉头不可察觉地皱了一下。

    正好这时,夏一涵又在犯困,针尖不偏不倚地扎到了拇指缝隙里,剧痛让她彻底清醒了。

    她使劲儿捏住自己的指尖,血从里面渗出来,眼泪就那么不知不觉地也跟着流了出来。

    夜,那么深,也许只有这时她才能放任自己哭出来。

    忍了太久太久了,眼泪一释放就再也收不住。她不敢发出声音,就死死咬住嘴唇,任泪水不断地奔流,宣泄。

    叶子墨怔怔地盯着屏幕,目光变的很复杂。

    他的拳头渐渐的握紧,握紧,又松开。

    拿起茶几上的电话,他熟练地拨了几个号码,那边很快传来管家毕恭毕敬的声音。

    “叶先生!”

    “我们叶家,穷的需要佣人自己缝补衣服了?”他冷着声音问。

    管家本就睡的迷迷糊糊的,一时有些摸不清头脑。

    “叶先生,这,我没听懂。”

    “那现在给我听清楚了!明天给夏一涵重新做两套制服,制服没出来之前,她穿什么都可以。”

    夏一涵哭了一会儿,把手上的东西全部放下,去卫生间洗了一把冷水脸,洗去所有的泪水。

    “涵涵,别哭,我在你身边。”她仿佛听到莫小军的声音,离的很遥远,又似乎近在眼前。

    从小到大,他总会这么哄她,也会帮她把眼泪擦干,轻拍她的后背安慰她。

    她对着镜子,弯起嘴角,轻声说道:“小军,我不哭,你放心吧,涵涵以后都不哭。”

    想着莫小军,好像那些委屈疲惫又都不见了。

    重新回到大厅,她坐在地上继续把第一条裙子缝补完,完成时天已经破晓了。

    叶子墨起床后经过大厅的时候,见夏一涵手里攥着第二条裙子的碎布,倚在墙边睡着了。

    他停下脚步,凝视着她的睡颜,梦中的她紧紧蹙着眉,好像睡的并不安稳。他蹲下身悄悄拿起地上她缝补好的裙子,端详着那一针一线,还真是用心,很多地方不仔细看,都看不出补过的痕迹。

    她是怕被管家责罚,才需要这么认真的?

    他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竟拿着那条裙子站起身,重新回了卧室,把裙子挂进了他卧室内的衣橱里。

    夏一涵醒过来时,叶子墨早已经去健身房了。

    她本想穿她缝补好的那条裙子,结果只看到手旁边的一堆碎布,那条完好的裙子不翼而飞。

    还想继续找的时候,管家派人来叫她去健身房当班,她只好跟来人说去一下卫生间,然后把那些碎布重新藏起来。

    管家一看到夏一涵,眼睛里就闪过不悦的神色。他想明白了,缝补衣服的人肯定是夏一涵。

    她没进门前,太子爷很少对他发脾气。自从她来了,他就跟着倒了大霉,一天被骂好几次。

    他真是卯足了劲要把她赶出去,可她还不怕苦,不怕累,什么招数对她都没用。

    太子爷表面上看是很讨厌她,偶尔又似乎很关心她的存在,弄的他也不敢下太重的手。

    叶子墨跑步,扩胸,俯卧撑,做了一个多小时的运动后,擦汗的毛巾照样是用方丽娜的,从头到尾都没往夏一涵那边看。

    夏一涵恭顺地低着头,心里还在想着她那条失踪了的裙子。

    早餐结束,叶子墨出门,管家单独把夏一涵叫到一边,黑着脸对她说:“今天裁缝会给你做两套新的制服,制服出来前,你可以穿自己的衣服,赶紧把别人的还回去!给你十分钟的时间,重新回到这里!”

    “谢谢!多谢!”夏一涵连连道谢,对这突如其来的宽容简直有些受宠若惊。

    管家不耐地瞟了她一眼,走开了。

    夏一涵赶回自己房间,飞速地穿回她那条白色长裙,再往回走。

    正走着,见郑好正迎面走来。

    她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似乎找到了答案,他是管家的外甥,也只有他才能动摇管家的决定吧。

    “夏一涵!”郑好愉快地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夏一涵也满脸堆着笑,诚挚地跟他说:“真是太感谢你了,谢谢你帮我跟你舅舅求情!”

    郑好的脸一片茫然,不解地问她:“求什么情啊?”
第012章 难道是姓叶的?
    “不是你帮我跟管家说的,给我做了两套新制服吗?”

    夏一涵再次提问依然让郑好摸不着头脑,他是一个很诚实的人,连连摇头,说:“我听不懂你说的事,不过我没跟我舅舅说过什么,你肯定是弄错了。”

    夏一涵觉得他不像说谎,不禁在琢磨,那会是谁呢?

    除了他,能左右管家想法的……难道是姓叶的?

    不可能的,姓叶的不会这样大发慈悲,他要是有一点点善心,也不会看着方丽娜打她都不说一句话。

    她微笑着看着郑好轻声说:“那我也要谢谢你,你帮我拿针线是帮了我大忙了。”

    她的笑容让郑好的脸忽然有些红,都不敢直视她了。

    他嘿嘿笑着说没关系,主动跟她说了再见,怔怔地看了一会儿她的背影,像是下定决心了一般去找管家。

    郑好把管家从众多女佣面前拉过去小声叫了一句:“舅舅!”

    听觉异常灵敏的赵天爱听到他的称呼,眼睛忍不住往他身上多看了两眼。

    “舅舅,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你说。”

    “以后可不可以安保员,我们这些工作人员和女佣们一起吃饭?”他的声音再次压低了些。

    “为什么?”

    “我……”郑好还没说话,脸就先红了,这反应管家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喜欢上谁了?”管家不无兴奋地问,他姐姐拜托过他要给郑好物色个老婆。就是他好像缺根筋,今天能有这种表示,他这个做舅舅的自然是高兴的,不觉声音也提高了些。

    “舅舅您小点声,八字还没一撇呢,我不想说。你就答应我的提议,给我一些机会,等有眉目了我一定告诉您。”

    赵天爱一边在擦着西餐桌,一边把他们的对话听去了大半。

    她借着桌面照了照自己的脸,觉得郑好喜欢上的人该不会是她吧?

    虽然一个小厮她看不上,有人爱慕她倒也不是坏事。

    “你先回去!”管家沉声说道。

    夏一涵换好裙子回来后,管家的高兴劲儿还没过,也没再过分为难她。

    午饭时间,他挑了两个安保值班,其他所有人员都安排跟女佣们一起吃饭。

    赵天爱心想,看来郑好对管家是很有影响力的,而管家又对她们谁上谁下有影响力。要是能跟他暧昧一下

    她悄悄瞥了一眼郑好,感觉他好像也往她这边在看,于是她端起手中的饭碗,扭着腰臀款款往他那边走去。

    却没想到,看到她这里座位空了,郑好从另一侧绕过来,坐在她原来的位置上了。

    郑好一落座,就跟夏一涵说:“我们叶宅的菜你还吃的惯吗?”

    夏一涵微笑着点头,说:“很习惯。”

    郑好特意多拿了一双筷子,给夏一涵夹了些苦瓜炒肉丝,还殷勤地解释道:“苦瓜消暑的,我从小就爱吃。这几天天热,你要多吃些。”

    赵天爱尴尬而木然地往前走,觉得就像有人打她的脸,看着夏一涵的笑容她就恨,心里骂了一万遍贱货。

    她绝对不白受这种尴尬的气,不过她也不想自己出头。

    眼睛瞥了一眼旁边的方丽娜,她计上心头,在她身边坐下,小声问:“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跟这些男的一起吃饭吗?”

    方丽娜的声音一向高八度,回答赵天爱的问话时,说的话也让旁边的人都听见了。

    “谁知道是为什么,看着这么多屌丝,我真是一点儿胃口都没有。”

    “嘘!”赵天爱把手指挡在嘴边,压低声音说:“你别嚷嚷啊,看见那位没有?坐在夏贱货身边的,可是管家的外甥。”

    “真的?”方丽娜再不敢大声叫了,惹谁她也不敢惹管家,除非她有一天能如愿做太子爷的女人。

    “真的!我亲耳听到的。我跟你说……”她趴在她耳边细语了几句,方丽娜气的咬牙切齿的。

    “下贱!下贱!亏她能想出来色诱管家外甥的招数,这回管家就不会管她那么严了吧?你说她怎么看到男的就想去勾搭啊,真贱死了,她也不怕得性病?”她低声咒骂了几句,才算出了两口气。

    赵天爱觉得她的反应很让人满意,就漫不经心地又补充了一句。

    “唉,这下谁得罪了她可算谁倒霉了,肯定是要报复的。”

    方丽娜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不用说她要是报复肯定先对付她啊。

    “天爱,你说要怎么样才能让夏贱货得逞不了?”她小声问。

    “这也简单,要是你去告诉管家,夏贱货以前有过男人,还有个私生子,他还会愿意他外甥娶这样的女人吗?”

    “她真有啊?”方丽娜幸灾乐祸的眼睛往夏一涵身上扫了好几眼,觉得她身材也不像生过孩子的人。不过人不可貌相,说不定人家瘦身有道呢。就她那样的,有一百个私生子,也不算什么稀奇事。

    “哎呀,你说有就有,管家相信最重要,谁在乎真相呢?”

    “还是你聪明!”方丽娜高兴地说。

    “等会儿见到管家我就把这件事添油加醋地说了,到时候我看管家外甥看都不会看夏贱货一眼。”

    “丽娜,你真勇敢,我最佩服你这样的女人了!”赵天爱捏着她的手说。

    “那当然了!我才不像某个贱货那样专门卖弄风骚呢。”方丽娜这回故意又提高了声音,眼睛充满敌意地看向夏一涵。

    她声音那么大,所有人都往她这边看过来,见她在看夏一涵,又都朝夏一涵看过去。

    夏一涵的脸被众人这么一盯,又不自觉地有些红,她最怕被围着注视,握着筷子的手克制不住地颤抖。

    郑好打眼一看就知道方丽娜不是什么好东西,刚刚在那儿嘀嘀咕咕,就不怀好意地往他们这边看好几眼了。这回她更是直接把矛头指向夏一涵,他再也看不下去了。腾的一下站起来,他怒气冲冲地看着方丽娜,大声问:“你说谁呢?你也是叶家的人,这么说话不觉得丢人吗?”

    方丽娜没想到郑好为了夏一涵会在大庭广众下接口,这可真让她骑虎难下。

    她不敢得罪管家外甥,又不得不回答他的话,正不知所措的时候,赵天爱站起来,轻声说道:“丽娜说话是有点儿直接,她也是气不过。其实她只是想提醒你,是为你好。”

    赵天爱说完这句话,给方丽娜使了个眼色,这回她立即心领神会,接着说道:“是啊,谁不知道姓夏的那些龌龊事。她早就未婚生子不说,一进叶宅就勾引太子爷。见勾引不成,上次还勾引海先生,现在倒好,连你也不放过。”
第013章 一样的货色
    整个工人食堂里,此时至少也坐了二十几个人,不管男女,大多数都看好戏似的朝郑好和夏一涵这边看。

    善妒的女人为数不少,看着这么漂亮的女人作风有问题,内心里有种不好言说的心理平衡。

    男人们也都唏嘘不已,觉得找老婆还是别找太漂亮的,平平常常的女人一般不会出这种问题。

    夏一涵的脸被方丽娜说的一阵红一阵白,饶是她再有定力,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污蔑她的清白。

    她霍地站起身,冷冷地对方丽娜说道:“你要污蔑人也该有个限度,没有证据的话请你不要乱说。”

    郑好最开始听到那几句话心里也是有所怀疑的,当看到夏一涵的窘境,他觉得就算是真的,她也不该被人在大庭广众下质疑。

    “我没乱说啊,大家都知道这事,不信你们问天爱,问孙萌萌,谁不知道啊。”

    刘晓娇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也站起来替夏一涵说了句话。

    “丽娜,你别这样说,一涵人很好,她不是那种人。”

    “呦,你才认识她几天啊?就替她说话,难道你们是一样的货色?”方丽娜讽刺道,说的刘晓娇支支吾吾半天回答不上来。

    还没等夏一涵给刘晓娇解围,郑好指着方丽娜严厉地喝了一句:“住口!不要再胡说八道了!”

    赵天爱觉得事情闹的差不多了,夏一涵的名声怕是怎么都挽回不了了。她拉了拉方丽娜裙子小声说:“算了丽娜,吃饭吧,大家都在一起上班,还是要互相照顾,别闹矛盾的好。”

    方丽娜坐下后,夏一涵没再吃饭,把碗放在桌子上,直接离开了。

    郑好赶忙追了出去,他们一走,食堂里对她的议论就沸腾起来。

    “一涵,她们说的我不信,别人也不会信的,你别放在心里。”

    “我没事,郑好,谢谢你!你为了帮我得罪了她们,我真过意不去。以后别为我说话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我能解决的。”夏一涵走出食堂后,已经慢慢地平息了自己的情绪。

    有些人的想法和做法无法改变,清者自清,她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就好了。

    有一天她会离开,那时所有这些都会成为过去。

    “你没事就好,我才不怕得罪她们呢,都是些没素质的人。”

    “嗯!谢谢!”她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想,郑好,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为你做些什么。

    这时在叶宅,我不能跟你走的太近,我知道我们是朋友,她们却会借机生事,我有使命在身,不能有什么差池,真的很抱歉。

    “你去忙吧,我也要继续去做家务了。”夏一涵有些冷淡地说。

    “我帮你吧,上班还有一段时间。”

    “不用!我喜欢独来独往,我这个人性格很孤僻,也不想交什么朋友。郑好,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

    郑好的笑容凝结在脸上,随即尴尬地笑了笑,说:“没关系,我明白,你忙吧,我以后不会打扰你的。”

    看着郑好落寞的背影,夏一涵暗叹了一口气。

    管家对她的要求一向比别人要严格多了,只要是她擦的地方,一律要用白色抹布,上面不能有一点儿灰尘污渍。

    正擦着,门口响起了脚步声,很快她听到管家含着几分怒气的喝令声:“夏一涵,你给我出来!到大厅里来!”

    果然想要平静没那么容易,她沉住气把抹布放在一边,站起身走出来。

    女佣们都在大厅里,和平时不同的是,没有站队。

    方丽娜,赵天爱和孙萌萌脸上明显写着“幸灾乐祸”四个字。

    刘晓娇和酒酒的神情有些担忧,也有点儿敢怒不敢言的意思。

    夏一涵在管家面前站好,平静地等他发话。

    “听说你勾引这里的工作人员?”管家冷着声音问。

    夏一涵抬眸,淡淡地说:“您也说是听说,那是没有根据的传言。”

    “传言?”方丽娜拔高声音质问了一句,随即又说道:“要不是你勾引,人家会在那么多人面前替你说话?你勾引太子爷,还勾引……”

    “好了!”管家扬手止住了方丽娜的话,沉着脸对夏一涵说:“现在这么多人证,也不容你狡辩了。你马上就收拾东西走!”

    这回他是豁出去了,就算叶先生会怪他,最多也就扣他一点工资,不会赶他走,他不能让他外甥被她勾住。

    夏一涵昂着头,态度不卑不亢。

    “除非叶先生说让我走,否则我不会走!”

    “真不要脸!还赖着不走。”方丽娜瞥着嘴讽刺道。

    管家也没理方丽娜,对着耳麦说了声:“张峰,李平,你们马上到主宅来!”

    没多久两个安保员就跑进大厅,等候管家的吩咐。

    管家的脸色更显阴沉,且还有几分狠厉。

    “夏一涵,你想自己走,还是我让他们把你扔出去?”

    事情竟然走到这一步了,姓叶的不在,这里就是管家的天下。

    她进来这里不容易,要是出去了,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进来。

    夏一涵的眼前闪过莫小军凄惨的模样,她不能让他死不瞑目,绝对不能。

    她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很郑重地对管家说:“对不起,我错了,以后我不会……”

    “道歉已经没用了!把她拉出去!”管家一声令下,张峰李平一人一边朝她奔过来。

    “你们不能这样!”夏一涵往后躲的同时,还试图说一些道理。

    “我就算出去了,我也会找到叶先生,到时候您是要负责的。”

    “就算叶先生知道了,也根本不会在乎一个小女佣!你少吓唬我!”

    “你们两个,立即给我把她拉出去!”管家的话音刚落,就听到背后响起一声很淡漠的问话:“发生了什么事?”
第014章 抬起她的下巴
    夏一涵正在沮丧和绝望的时候,这一声问话仿佛天籁一般,让她重新看到了希望。

    这里的冲突太剧烈,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管家和夏一涵身上,没有任何人听到叶子墨的脚步声。

    两名安保听出是叶先生的声音都不敢再乱动,管家顿时面如死灰,他转过身看着叶子墨,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

    “叶,叶先生?您是,您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安保们,女佣们,包括夏一涵同时看向叶子墨。

    只见他双手闲闲地插在休闲裤的口袋里,紧抿着嘴唇,表情很淡漠。

    他的穿着说明他回到叶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至少是洗完澡换过衣服了。

    管家头上的汗一大滴一大滴的渗出,他怕他教训夏一涵的整个过程都被叶子墨从监控里面看到了。

    “我在问你,发生了什么事。”叶子墨加重了语气。

    “叶先生!是夏一涵做了很不恰当的事,所以我正打算……”

    “想赶她出去?”叶子墨依然是没什么表情,语气也很平常,听不出他对赶夏一涵走是持赞同还是反对的意见。

    管家满脸堆着笑,殷勤地说道:“我不敢,我就是想吓唬吓唬她,省的她不服管教,越来越过分。”

    夏一涵想给自己辩解,她几步走到高大的叶子墨面前,仰视着他如神祗般俊美的脸。

    叶子墨没看她,他鹰一样锐利的双眼犹在盯着管家。

    “我想知道,她做了什么过分的事。”

    “她……”管家只说了一个她字,就没再说下去。

    事情涉及到他的外甥,要是太子爷一个不高兴,说不定开除的是郑好。他到哪里能赚到这么多钱,还能有这么好的发展前途呢?

    管家吞吞吐吐的,这可急坏了方丽娜。

    眼看着夏一涵就要被赶出去了,只要她加把劲,她就会滚蛋了。

    想到此,她大声接了管家的话:“夏一涵勾引这里的工作人员!”

    管家责怪地扫了一眼方丽娜,她还自顾自地说着:“她勾引管家的外甥!”

    赵天爱看管家的脸都黑了,叶先生好像正要仔细查问这件事,她为了让管家感激她,赶忙开口。

    “叶先生,其实这件事我们大家都知道,不光是她勾引谁的事,主要是夏一涵人品不好。她在外面跟很多男人有过接触,还有私生子。管家是觉得她这种人留在咱们叶家,有辱门风。”

    “是吗?”叶子墨淡然问道,随即低头俯视夏一涵。

    她正在求助似的看着他,黑白分明的眼眸似乎在跟他说:“不是,我没有。”

    “是,叶先生,这个消息我也是刚刚得到。”管家很肯定地说道。

    赵天爱轻轻拉了一下孙萌萌的裙子,她也心领神会地补充:“叶先生,我的一个朋友认识夏一涵,说她以前是做陪酒的小姐。”

    夏一涵白皙的脸瞬时涨红,她咬了咬唇,轻声说道:“叶先生,我……”

    叶子墨迫人的目光直直地看着她的双瞳,优雅地伸出一根手指,抬起她的下巴,仔细看她精致的脸。

    他的审视可判她的生死,夏一涵紧张地回视着他。

    他的目光让她怕极了,呼吸变的异常急促,整个胸脯随着急促的呼吸不停地起伏。

    叶子墨的动作,和他的表情让人没法儿判断出他此时的想法。

    下一秒,他可能会说:“赶她走。”也可能会说:“让她留下。”

    他此时相当严肃,浑身上下散发出王者之气。

    即使他们再怎么期待他把夏一涵赶出去,也再不敢吭声,所有人都敛声静气地看着他们。

    管家的汗依然在奔流,可他还是带着几分侥幸,想: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喜欢水性杨花的女人。

    叶先生就算对她有兴趣,这会儿也应该是恼恨的。

    在无限静止的时光里,夏一涵的心跳始终那么快。她深吸了一口气,低声说道:“叶先生,我没……”有字还没出口,她柔嫩的唇瓣就被凉凉的带着薄荷味的薄唇密密地封住。

    他的手快速地移到她脑后,托着她的后脑勺,固定住她。

    她双手用力推他,却根本无济于事。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真不能相信堂堂太子爷会当众亲上一个小女佣的嘴。

    最最最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屡屡勾引太子爷的夏一涵竟然在推他。

    夏一涵的心骤然锁紧,心更剧烈地跳动,像要停止了一般。她大脑里所有的空气好像都被他狂暴的吻吸走了,她觉得自己仿佛窒息了,再没有办法思考。

    她想努力地想起莫小军,想要为了他忍受另一个男人的吻,想要回应,却完全做不到。

    她只知道这种玩弄似的吻让她难受,她要他停下来。

    见实在推不开,她试图去咬他的舌,他却豁然放开了她。

    夏一涵死死咬住嘴唇,极其愤怒地仰视着他,完全不假思索地扬起手,就要朝叶子墨的脸打过去。

    手臂在半空中,被他轻轻握住。

    他没再看她因被激吻和气愤而染红的俏脸,而是扫视过每一个人,淡漠地说道:“看到她的反应了吗?这说明她连接吻的经验都没有,更何谈私生子。以后谁再说一些无聊的话,立即走人!”

    说完,他松开了夏一涵的手,沉着脸往走廊的方向走去。

    “管家!到书房来!”他的声音从背后飘过来,管家的汗滴滴答答的往地板上落了一路。

    夏一涵怔愣地看着他无比挺拔的背影,心里说不清到底是怎样的感受。

    他强吻她,她应该是恨他的。可他竟然是通过这种方式在给她澄清,让他们别再说她的坏话,是在保护她的名声吗?

    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把她丢给猛狮的人是他,救她出来的也是他。

    她下意识地咬住嘴唇,发现上面还残留着他充满阳刚的味道。

    “一涵,对不起,我们刚刚也是奉命行事。”张峰和李平走上前对夏一涵说道。

    “没事,我明白。”夏一涵淡然回答。

    “一涵,你没事太好了!我刚才很想替你说话,可是我好害怕管家和叶先生,对不起啊。”刘晓娇拉着夏一涵的手,满脸歉疚。

    “谢谢你,小娇,我知道。”

    酒酒也走到夏一涵身边,很解气地说道:“一涵,我相信这回谁都能看明白叶先生对你的意思了,放心吧,没人敢再为难你了。”

    方丽娜和赵天爱的眼神像在冒火,夏一涵心里明白,恐怕以后的日子仍然是不能平静的。

少爷的独家私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少爷的独家私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凌尘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凌尘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凌尘第三章我不服第三章我不服!原凡大陆的西边之域,全是一望无际的沙漠,自古以来西域的修行资源最少,导致这片土地孕育出来的修士在同等境界下都普遍较弱于其他四域!但是西域在无尽的修行岁月里也涌现出一名又一名天才,从贫弱的西域一步步成长,拼着自己实力打的其他四域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其他诸域骄子黯然失色!但总的来说西域还是被人看不起的,被认作是未开化的蛮族。而西域被西门家族和萧家所控制,西门家族实力上稍微比萧家强一点,占据了六分西域领土主权。在原凡大陆的九大家

  • 小说血舞狂风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血舞狂风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血舞狂风第三章初见第三章初见尼奥很快就来到了后山的空地之上,很难想象,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在这里和爱丽丝嬉戏打闹,而短短的时间过去,爱丽丝就被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半兽人掠走了,危在旦夕,不知所踪。现在正值黄昏,天色并不是很晚,森林树木依然可见,再加上尼奥那极好的视力,他可以看到很远的事物。尼奥在后山的山坡之上不断环视着搜索着,却并没有什么收获,再远的地方就是密林了,就算是尼奥在这样的时候也不能看到那么远的地方了。“这半兽人竟然有如此的速度,能在这么短的时

  • 小说至上玄主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至上玄主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至上玄主第三章第一次演习满天空镶上了小星斗。它们尽着自己的力量,把点点滴滴的光芒交织在一块了;不像阳光那么刺眼,也不像月光那么清澈,却是明亮的。在月光下天空一闪一闪的点点星光,段翌回想起刚才那场激励战斗,一场无法插手、一场只有躲在一旁看的战斗。此时他才知道和千代封月的差距,在一旁的柳月峰仿佛看穿了段翌的心事,刚要说话:“谁?”大家顿时提高警惕,禁卫军也把火把照向西处!“我,看来我们来晚呢!”“是秦世,秦樱”高飞道“自己人!”秦世等人迅速着地!“高飞老

  • 小说给本王滚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给本王滚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给本王滚第三章天掉佳人第三章天掉佳人就这样,这个拐角又恢复了诡异的安静,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连被风带起的落叶也慢悠悠地躺到地上……瑞天王朝,凌王府。“王爷,这是皇上的圣旨,您,您不能为难奴才啊,这,这,这,您要是不接旨,奴才,奴才不好交差啊。”黄公公满头大汗,他也不想招惹这个瘟神,可是没办法。这位五王爷是瑞天王朝响当当的人物,不过在他性格孤僻,话很少,待人冷酷,偏偏是六位王爷中最出色的,也是最得圣心的。可惜五王爷在小的时候被一位冷宫的娘娘掳走长达一年,

  • 小说绝世神偷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绝世神偷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绝世神偷第3章诱惑美女叶小容元月二号,晚上十点十分。往日的这个时候,武氏集团灯火辉煌,三十三层高楼如同一颗明珠一般,在德州最中央,不断散发出耀眼的光芒。然而今天却是例外。武氏集团整个大楼外围,都被一名名身穿保安服装的保安围住,密密麻麻,竟是不下数百人。武氏集团的大楼依旧灯火辉煌,但却充满了肃杀之气。“武氏集团好大的气派,为了明天的展览,居然出动了这么多人!”“是啊,听说明天展览的那颗珠宝,足足有拳头那么大!”“拳头那么大的珠宝?如果让我得到,那不一辈子

  • 小说修罗帝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修罗帝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修罗帝第三章喝醉了姬云走到一家酒楼前,看着酒楼面前的招牌,顿了几秒之后走了进去。“呵呵,云少爷大驾光临,小店真是蓬荜生辉啊,不知道云少爷需要些什么?”姬云刚刚走进去,店小二就跑过来问到。“来一壶酒,还有几个小菜。”“好嘞,一壶酒,几个小菜,云少爷是要在几楼?”“三楼。”说着便自顾自走上了三楼,在南边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下。小二的速度很快,不一会便把菜端上来了,姬云却没有动手的意思,而是将目光望至窗外,看着街上的行人,和远处的房屋,心中想到:“这就是我的家

  • 小说少爷大人很霸道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少爷大人很霸道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少爷大人很霸道003地下关系3“喂,你这个没大没小的竟敢对我吼,还有心遥是有什么不好,你有必要这么生气嘛!”手插着腰,温雪依生气的吼了过去。黑瞳紧缩,温其延冷冷瞥了林心遥一眼然后越过了她们往前走去。“这家伙!”看到温其延的态度,温雪依气得直跺脚。“那我先下去了。”低着头,林心遥赶忙下去,速度快得让温雪依想叫住她都来不及。匆忙走进去,确定身后没人林心遥才深呼吸了口气。刚刚……她真的让大小姐刚刚说的话差点吓死了!“林心遥……”“啊……”才刚平稳住呼吸

  • 小说桃花夭娆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桃花夭娆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桃花夭娆第三章:本仙子怎么可能是妖接着,夭桃又伸手慢慢地向着某个天师的身上探去,摸摸,再摸摸。还是热的?看来真的不是鬼啊,之后,便开口问道:“天师大叔,你居然是热的,你真的是人啊?”因为啊,很久以前,夭桃就听起自己的同胞说过,人如果是活的,就和我们仙一样,身子会是热的,而且会有心跳声。而鬼就不一样了啊,全身冷冰冰的,没有一丝的感情,而且长得不漂亮,也没有感情,并且只会害人,然后吃对方的灵魂来存活。鬼,就是世界上最冷血的了。两个人,就那样直直的对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