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恋人在身边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2 3:32:3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恋人在身边
第011章 讨好

城北别墅,宁静容看着眼前的合同,眉头紧紧蹙起。阅读qi-wen.com

她真的要去找白辰签这份合同吗,可是她凭什么,一个见不得光的情人,白辰凭什么会听她的……

如果她不姓宁,如果她只是普通女孩,会不会就和白辰……

宁静容甩了甩头,唇边苦涩的笑容更甚,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不要想了。

……

宁静容放下手中的合同,第一次关心起白辰的行踪:“张妈,少爷今天会回来吗?”

张妈恭敬的作答,“宁小姐请先稍等一下,我去打个电话问问。”

宁静容也没听清电话里说的什么,一会儿,就传来张妈的答复:“宁小姐,白管家说少爷今晚会回来。”

“好的,谢谢张妈,张妈你先去忙吧,我今天亲自下厨。”

说着,她便起身朝厨房走去。脑海里闪现出曾经和白辰,还在一起的时候,白辰最喜欢吃的菜,也是自己最喜欢吃的菜。

曾几何时,他的喜好,已然变成了自己的喜好。网站qi-wen.com

可是,宁静容这辈子都没想过,有一天,她会用白辰的喜好,来变相的讨好奉承他。只为了求他去做一件,明知道他会反感厌恶的事情。

想到此处,宁静容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苦笑。

“嘶……”一走神,菜刀一下落到白皙的手指上,瞬间血液就流了出来。

宁静容慌乱之中冲了水,眼看着时间不多了,赶紧随便找了个创可贴贴上,再次投入到厨房。

……

在厨房里折腾了三个多小时,终于准备妥当,她把一盘盘的菜端出来,孜然牛肉、香芋蒸排骨、酱汁淮山、醋溜土豆丝再加一个三鲜汤。

都是家常菜,但看着就极有食欲,香味也是瞬间勾起味蕾。奇闻网

张妈很是惊讶的看着,她一直照顾少爷,自然是知道少爷的口味的,少爷并不爱吃什么山珍海味,名肴佳宴,反而对一些家常菜比较感兴趣,尤其是这些。

宁静容看着张妈变幻的神色,已是肯定白辰的口味依然没变。

她在厨房浪费了很多食材,终于使菜色看起来和记忆中的一样,味道也是八九不离十了。

菜刚端上桌,门口就传来了汽笛声,紧接着,门口出现了白辰的身影。

张妈脸上立刻堆满了笑容,小跑地迎上去,“少爷,您回来啦。”伸手打算接过白辰的外套。

白辰却是没动,冷峻的神色瞥向一旁,“宁紫兰,你在干嘛,没看到我回来了吗?该明白你自己的身份。说明http://www.qi-wen.com/

宁静容只觉得觉得头皮发麻,她自然是明白自己的身份的,她是来“伺候”白辰的,除了床上,自然也包括他需要的所有日常。

她手指微微蜷起,悄悄重呼出一口气,站起来,颤颤巍巍的朝白辰走过去,一开口却是哆嗦的声音,“少、少爷,您回来啦,这衣服我、我来帮你拿。”

白辰这才松手,由她将衣服接过。

……

他由张妈领着前往餐厅,宁静容也赶紧跟上。

看着眼前的食物,白辰微不可察的挑挑眉,唇角也是微微舒展。

宁静容的余光偷偷留意着,知道他此刻应该心情不错,心里头也不由得松了口气。

他已经拿起筷子,视线瞟向一旁垂着头的宁静容,冷冷道,“宁紫兰,看在你昨晚辛苦伺候的份上,就允许你也坐下吃吧。版权http://www.qi-wen.com/”言语间尽是轻蔑嗤笑。

或许是这两天见多了他这般态度,宁静容现在的心态比刚来时平和了不少。她垂头小心应声,“谢谢少爷。”而后依然保持着低头的姿势,轻声落座,好似生怕弄出他不喜的动静。

白辰吃了两口菜,眼睛突然一亮,这个味道,张妈做不出这种口感,倒是与曾经吃过的那个味道极为相似。

他下意识的开口询问:“张妈,今天的菜做得和以往的似乎不太一样。”

张妈有些惊讶,少爷向来对吃食并无太多讲究,但是今天似乎很满意,“少爷,那您觉得今天这几道菜可还合胃口?”

白辰点头,实话实说,“嗯,是挺好的。网站qi-wen.com

张妈狐疑的看了下宁静容,接着说:“其实这几道菜全是宁小姐做的。”

“哦?”白辰眉头立即蹙起,看向宁静容,视线无意中落在她包裹着创可贴的指头上,眉心越加紧牛

这个女人昨夜还对他百般抗拒,今天就这般费尽心力,他可不认为她是突然想通转性了。

白辰扫兴地放下筷子,阴蛰的瞪着宁静容,却见她双肩微微颤抖,头垂得更低了。

白辰冷嗤一声,“呵!宁紫兰 ,你又想耍什么花样!”嘴角噙着一丝恶魔般的冷笑,说话声音更是冰冷至极。

恋人在身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恋人在身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孕婚二嫁1章(第1章 原来只是个佣人)

    原标题:孕婚二嫁1章(第1章原来只是个佣人)书名:孕婚二嫁第1章原来只是个佣人林琅说得没错,在二十一世纪,嫁入豪门还能把日子过得如此狼狈惨淡的,世间只她苏夏一个了。苏夏看了眼窗外,摇摇头拖着行李箱继续往楼下走。箱子略有些重,只能拖着一步步往楼下退,眼见着只剩最后一步了,她一使劲提起来大转身,却不成想箱子将面前的人撞了个大跟头。“对不起……”苏夏焦急地想去扶她。那人却一把打掉她的手:“你走路不长眼睛吗,要是腿上的淤青影响了拍摄,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苏夏心想自己也真够倒

  • 恰好是你,将我救赎1章(第1章 取消婚礼)

    原标题:恰好是你,将我救赎1章(第1章取消婚礼)小说书名:恰好是你,将我救赎第1章取消婚礼深城。五星级大酒店休息室里。顾若坐在凳子上,透过镜子里望着穿着白色婚纱的自己,她看到自己嘴角扬起一抹幸福的笑容出来。今天,是她和相恋三年的男友宋城熙结婚的日子。今天过后,顾若想,再也没什么事情能拆散她跟宋城熙了吧?“咔擦——”就在这时,顾若透过镜子看到身后的房门开了。一道俊逸挺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看到来人,顾若脸上明媚的笑容更甚,她站起来提着婚纱转身打招呼:“城熙,你来了?”宋城熙幽深的目光落到她身上,并没

  • 婚谋入骨深1章(第1章 偏心)

    原标题:婚谋入骨深1章(第1章偏心)小说名字:婚谋入骨深第1章偏心“你这个黑心肠的赔钱货!曼婷可是你亲妹妹,当初要不是曼婷她好心牺牲自己,让你有机会上大学,你以为你现在有这样的好日子过?咱们做人可要讲良心啊,你这要当了白眼狼,小心老天爷开眼,让你遭雷劈!”张小凤指着苏曼欣一顿咒骂,眼角眉梢全是对她的责备与怨恨,言语间也带了几分恶毒。苏曼欣真的不明白。她和苏曼婷同样是妈妈的女儿,可为什么从小到大,无论做什么,妈妈都一味的要求她牺牲去成全苏曼婷。当初苏曼欣考上大学,张小凤也根本就不同意她去读,认为那

  • 帝妃1章(第一章 草泥马的穿越)

    原标题:帝妃1章(第一章草泥马的穿越)书名:帝妃第一章草泥马的穿越永昌侯府内,今日新婚三日的太子殿下秦克峥携太子妃宋锦绣回门,这番举动无疑是给侯府及太子妃天大的脸面,亦展现出太子对太子妃的情深。为彰显对太子及太子妃的敬重,侯府扫庭相迎并举办了家宴。不过太子毕竟是外男,是以这家宴也要分为内外,且庶子没有资格与太子同席,女眷那边姨娘与庶女亦是与太子妃隔屏而坐以显尊卑。然而这场本该宾主尽欢的家宴却因太子中途离席之后的一段小插曲而变了味道。虽然家宴还是在正常情况下进行,可当家宴结束后,庶女宋阮却被带入大

  • 妾上无妃1章(第001章 初见)

    原标题:妾上无妃1章(第001章初见)小说名字:妾上无妃第001章初见暗夜中,一支井然有序的队伍沿着蜿蜒的山道前行,寂静的夜色只能闻见盔甲的摩擦声。叶绾跟在马车后头,身着一套甲衣,头戴沉重的兜鍪,连日来的奔波,让她面露疲色。队伍中间,一辆金漆雕饰的豪华马车由两匹通体无瑕的黑马拉着,缓缓走在山路上。车子里坐着的,是本朝最尊贵之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逸王爷,当今皇上的堂兄。这一路漫长崎岖,总算是到了城门口,王爷仪仗驾到,原本紧闭的城门突然大开,尽显威仪。天边映出两道火红的朝霞,照亮了原本晦暗的世界

  • 路过婚姻路过你1章(第001章:来日方长)

    原标题:路过婚姻路过你1章(第001章:来日方长)小说名称:路过婚姻路过你第001章:来日方长夏季的雷雨天前,总是沉闷得厉害。顾成双穿上那条新买的性感小红裙,在暴雨来临前,驾车轻车熟路的来到恒安酒店,不紧不慢地敲响了8008的房门。片刻,房门打开。身形颀长的男人慵懒的倚在门边,刚洗过澡的他身上带着一股独特的气息,浴巾松松垮垮的围在健硕的腰间,水珠从他额头碎发流到精壮结实的胸膛,顺着分明的肌理一路往下……流到那个引人遐想的小腹位置,消失不见。顾成双一手扶着门边,媚眼如丝,红唇轻启道,“许总……”话

  • 我借春风嫁予你1章(第1章 老天让她重生了)

    原标题:我借春风嫁予你1章(第1章老天让她重生了)书名:我借春风嫁予你第1章老天让她重生了闷雷划破阴郁暗沉的天空,这场大暴雨终于还是下了出来,淋湿墓园的所有人。这里正在进行顾嘉学的葬礼,来哀悼的人大多是顾老师生前曾经的学生,大名鼎鼎的陆庭安就是他的得意门生。三天前,顾嘉学老师死于意外车祸,留下一个独女顾沅,才19岁。“怪可怜的……”给陆庭安打伞的司机忍不住同情顾沅,年纪轻轻就死了爹,孤苦无依,只能寄养给亲戚。陆庭安抬起头,隔着眼前的滂沱大雨凝望一直站在墓碑前的女孩。那女孩已经浑身湿透,黑色连衣裙

  • 乍见生欢1章(第一章 我要,你就给么?)

    原标题:乍见生欢1章(第一章我要,你就给么?)书名:乍见生欢第一章我要,你就给么?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奢华的窗帘縫直射进房间,苏文思抬起酸痛的手遮住迷蒙的双眼,望着这美仑美奂的房间,昨晚的一幕幕闪进脑海。昨晚,是苏文思第一次走进这个房间,带着局促,紧张,轻轻地推开了虚掩的房门。房内厚重的黑暗几乎可以把人吞噬。“有人么?”苏文思鼓足勇气,向着无边的黑暗低低喊了一声。但她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恐惧充斥着苏文思每一个细胞。伸出手,正准备在墙上摸索开关的时候,“进来,把门关上。”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低沉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