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和嫂子同居的日子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0 8:41:02 来源:网络 [ ]
书名: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第二章 侄女唐心

“小宾,心心今天身体不舒服,现在正在医院吊针呢,一会你下了班就先不急着赶回去,我们在外面随便吃点,今晚就不烧饭了。阅读qi-wen.com

电话里传来一个柔柔的声音,正是唐宾的嫂子周晚晴。

“啊,心心怎么了?”唐宾吃了一惊,慌忙问道。

心心是嫂子的女儿,全名就叫唐心,今年三岁,在唐宾眼里,心心就像是自己的女儿,乖巧懂事,特别讨人喜欢,样子也漂亮可爱。

“没什么,就是有点发烧,不用太担心。”嫂子在电话里说道。

“那……,你们在什么医院?”

“我们就在仁和医院,离你上班的地方不远。”

“好的,我知道了,嫂子。小说和嫂子同居的日子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坐在后面的李晶晶听到后,就把椅子转了过来,问唐宾:“唐唐,怎么啦?”

唐宾说道:“心心生病了,说是正在医院挂盐水,我得赶紧过去看看。”

李晶晶也啊了一下,道:“生病了,什么病,要不要紧?”

唐宾道:“听说是发烧,不知道什么情况,我想现在就过去看看。”

他说着看了看时间,正好是下午四点钟,离下班还有一个半小时,于是道:“我去跟夜叉请个假,等会就不过来了。”

李晶晶赶紧拉住他,悄声道:“你傻呀,去跟夜叉请什么假,直接走就是了,等会儿再回来签个出不就完了?以夜叉那个xìng,你要跟她请假,她又得给你唠叨半天。”

唐宾一听没错啊,还能省了一顿批,于是朝李晶晶笑了笑,偷偷摸摸的溜了出去。

仁和医院,诊疗部。

里面三三两两全都是挂着点滴的病人,如今天气yīn雨绵绵,温度忽冷忽热,正是最容易患上头疼闹热的时候,所以病人也特别多,不少人一边挂点滴还一边不停的咳嗽。推荐http://www.qi-wen.com/

在诊疗部的东南角落,有一个三四岁大的小女孩,长得尤其可爱。穿着一身比卡丘的卡通装,脚上是一双粉红sè的动物板鞋,梳着两条小辫子,只是一只白嫩嫩的小手上插着盐水针,嘟着小嘴看起来满脸都是委屈。

在小女孩身后抱着她坐在腿上的是一位眉目如画的女子,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岁的年纪,穿着米sè淡雅的塑身长裙。垂到胸口的黑sè秀发,末梢微微有些翻卷,此刻却显的稍稍有些凌乱,柔润如水的黑sè眼眸,无限爱怜的看着小女孩。

“妈妈,叔叔怎么还不过来,我都想死他了?”小女孩撅得嘴说道。

“叔叔要上班呀,等下了班才能过来看心心!你看,等你挂完了这瓶,叔叔就会出现了。”小女孩的妈妈如此说道。小说和嫂子同居的日子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小女孩就歪着脑袋看了看头顶上还剩下大半瓶的盐水,长长的叹了口气。

坐在边上的一位中年妇女就笑呵呵的看着她,对她妈妈说道:“你家孩子还真懂事啊,挂盐水一点都不闹,还长的这么漂亮,可不多见呢!”

说话的中年妇女旁边坐着一位五六岁大的小男孩,虎头虎脑的,此刻也在挂着盐水,不过这男孩挺调皮,一会儿要吃的,一会儿要玩游戏机,一点都不安份。

小女孩的妈妈就抿嘴微微笑了笑,说:“大姐你过奖了,小孩子哪有让人省心的,刚刚还在闹情绪呢!”

中年妇女就伸出手去在小女孩柔软的头发上摸了摸,对她说道:“小朋友,要不要跟我们家皮皮一起玩游戏机呀,很好玩的?”

小女孩顿时把脑袋偏了一下,躲开头上的怪手,侧的身子看了两眼旁边正在专注玩游戏机的小男孩,nǎi声nǎi气的说道:“我才不要跟只会打游戏机的小孩子一起玩呢!”

“这孩子……”她妈妈责怪的抚了一下她的头发,却终究不忍心说她。

这时,小男孩回过头来,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小女孩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将手里白sè的PSP游戏机递了过来,很仗义的说道:“喏,游戏机给你玩!”

小女孩看了看游戏机,又抬头看了看妈妈,嘴里咬着小手指似乎在考虑要不要接受。

这时,诊疗部门口跑进来一个男人,在所有人脸上匆匆扫过,最后将视线定格在小女孩的身上。

“心心!”

来人正是偷偷从皇甫集团溜出来的唐宾,一路小跑着赶到了仁和医院,挂盐水的小女孩正是他的亲侄女唐心,抱着唐心的美丽女子自然就是唐心的妈妈,也就是唐宾的嫂子周晚晴。

“叔叔,叔叔,你怎么才来?”

唐心看到唐宾到来,马上大声叫了起来,至于旁边小男孩手里的游戏机,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推荐http://www.qi-wen.com/

周晚晴看见唐宾这个时候出现,顿时惊讶了一下,不无责怪的说道:“小宾,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呀,还没到下班时间呢?”

唐宾笑了笑的道:“没事,下班也快了!”然后他伸手摸了摸唐心的额头道,“谁让我们的心心小公主生病了呢?是不是啊,心心,告诉叔叔,身体现在哪里不舒服?”

唐心眨巴着眼睛想了想,然后低头看了看插在手上的盐水针,最后歪着脑袋说道:“叔叔,心心打针一点都不哭,你怎么不表扬我呀?”

一句话惹的唐宾哭笑不得,周晚晴开口道:“心心,你这么盼着叔叔来看你,是不是就想要叔叔表扬你呀?妈妈跟你说哦,这是不对的知道吗,表现好了叔叔才会表扬你,但是不能因为想得到表扬才去好好表现,知道吗?”

唐心被妈妈说的嘟起了小嘴,皱着小眉头不看她。

唐宾赶紧说道,“好了,嫂子!心心哪懂那么多,对吧?心心最乖了,打针都不哭,叔叔现在就表扬你,等会儿打完针,叔叔就请小公主去吃大餐。”

听到唐宾的表扬,唐心顿时眉开眼笑,只是过了没到一分钟,马上又憋着嘴大哭起来。

唐宾和周晚晴连忙问她怎么了,还以为是她身体不舒服。

结果,唐心委委屈屈的一边哭一边说道:“妈妈,叔叔,打针真的好可怕,好可怕!”

一句哭哭啼啼地童音,顿时惹笑了诊疗部里的所有人。

唐宾拉着她的小手道:“心心,咱不哭了啊,你看这么多叔叔阿姨爷爷nǎinǎi都在看着你呢,刚刚叔叔还表扬你来着。你现在哭鼻子了,不是告诉别人叔叔表扬错了吗,那别人就会觉得心心小公主一点都不勇敢,是个怕打针的小哭包,心心,快告诉叔叔,你喜欢做小哭包吗?”

唐心小肩膀一耸一耸的摇摇头。说明qi-wen.com

唐宾就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子道:“那不许哭了啊,你看那边有个小男孩打针还要哭呢,心心不哭了,就证明比他勇敢,勇敢的小孩子才可以当美少女战士对不对?”

唐心眨巴着眼睛道:“心心要当美少女战士!”

哄了一阵,唐心终于没有再哭闹,乖乖坐在妈妈的腿上挂盐水。

唐宾看见嫂子不停地用手揉着自己白生生的小腿,顿时皱了皱眉,说道:“嫂子,你这是坐的久了腿麻了吧,心心给我抱好了,你休息一会!”

“也好,这孩子现在是越来越重了,再过两年恐怕我都要抱不动了!”周晚晴笑了笑说道。

第三章 往事如烟

因为诊疗部人满为患,左右的位置上都坐满了人,所以唐宾只能先抱起唐心,然后坐到周晚晴的位置上。

结果,他两手一伸去抱唐心的时候,手背不可避免的在插到小公主腋下的时候碰触到了嫂子的身体。

而且,因为天热的缘故,周晚晴本来就穿的单薄。唐宾这一碰,顿时觉得满手背都是一片舒软,碰触到的地方正是周晚晴鼓囊囊的胸部,由于哺rǔ过的原因,周晚晴的胸部异常饱满,足足有36D以上,并且可以明显猜到她穿的是那种非常薄的胸衣,因为唐宾的手背很清晰地感觉到了那一处凸点。

两人之间的身体接触,只是在瞬间发生,持续的时间都不到一秒钟,但唐宾还是有一刹那的失神。周晚晴的脸上常人难辨的红了一下,看向唐宾的眼神稍稍有些嗔怪。

唐宾不敢与嫂子对视,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抱起唐心然后坐到嫂子让开的座位上。

周晚晴站起来后在地上跺了跺有点发麻的腿脚,看着坐在唐宾怀里高高兴兴的女儿,柔声道:“那你们在这,我刚好去上个洗手间。”

看着她穿着水蓝sè的凉鞋优雅的走出诊疗部,唐宾这才将浮动的心收了回来。

这时,边上的中年妇女笑眯眯地说道:“小伙子,看你哄小孩子真有一套,肯定在教育孩子方面也很有经验吧,是专门培训过的吗?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你就是孩子的爸爸了!”

“孩子的爸爸?”

唐宾的瞳孔瞬间收缩了一下,随即而来的是锥心的痛!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唐心的爸爸是唐宾的亲大哥,比他大三岁,名叫唐峥,两兄弟感情非常好。

本来那时候计划生育,是没有唐宾这个人的。可是唐宾的父亲很想要有个女儿,就不顾政策又偷偷怀了一胎,等生下来的时候才知道又是一个小子。

虽然因为这件事被狠狠罚了一笔,不过当时唐家的经济条件不错,唐宾的父亲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企业高管,他妈妈是一名教师,收入也不错,所以并不是很在乎那点钱。

后来唐宾的哥哥结婚,对象就是当时十里八乡都出了名的大美人周晚晴。

两个月后,周晚晴就有了身孕。但就在怀孕7个月,她已经在家中待产的时候,唐家发生了惊天大地震。唐峥开着私家车,把父母接到江州去看儿媳妇,可是在路上不幸遇上了高架桥塌方事件,而唐峥的车子正在事故车辆当中,唐宾的父母当场就没了。唐峥当时还残存了一口气,然而也正是这一口气,将唐家本来还算丰厚的家底掏了个干净。

当时的唐峥,全身脏器多处破损,光是每天的医疗费就是一个普通人家无法承担的数字。一开始以为医疗费用zhèngfǔ会来承担,可是等到周晚晴将房子卖了积蓄也花完了,等到的结果却是zhèngfǔ象征xìng地陪了每个人五万块钱。三条人命就是十五万,可这些钱哪里够用啊,光是支付每天的高额医疗费就只能支撑一个多星期。至于亲戚朋友什么的,知道他们家这么个无底洞,借出去的钱根本就是肉包子打狗,最多也就借个千儿八百,多了哪里肯借……

最终唐峥还是走了!

事故发生的时候,唐宾正在江州大学上大二。从天而降的噩耗瞬间打破了他平静而充满诗意的大学生活,一度生活在了无生趣的浑浑噩噩当中。可当时哥哥还在医院接受治疗,父母的后事也需要有人cāo办,嫂子又大腹便便行动不太方便,所以一应事务全都需要他一个21岁的年轻人来承担。

一个月之后,哥哥唐峥去世,唐家一贫如洗,还欠了一屁股债,留下一个马上就要生孩子的嫂子。

那是哥哥留下的老婆孩子,也是唐宾在世上唯一剩下的骨肉至亲,他不可能扔下她不管。曾经他想就此放弃学业,靠打工支撑起这个破碎的家,但嫂子坚决不同意,一定要他读完大学。两个月后,嫂子周晚晴诞下女婴,取名唐心。

看到唐心,唐宾就仿佛看见哥哥的生命得到延续一样。坐月子的那段时间,嫂子的母亲一直陪在身边,也时不时的在经济上接济一下,可是周家本来也不算富裕,被唐峥这么一拖,也差不多拖去了半条命,如今的小孩子养育起来又特别费钱,从那时候开始,唐宾就一边上学一边发了疯的四处打工。

在学校里勤工俭学赚不了多少钱,唐宾就去外面找工作,特别是休息rì和晚上时间的工作。

摆地摊、送牛nǎi、酒吧服务生、推销员、骑着三轮车给人拉货……这些全都干过,从早到晚除了必要的上课,其他时间在学校里根本看不到他的影子。这样一天下来,也能赚个两三百块,如果运气好的话还有更多……

可以说从小到大,唐宾从来没有这么苦过。可是每次看见在妈妈怀里嗷嗷待哺,又或者咯咯欢笑的小唐心,他觉得一切都有了回报。

如今一晃三年多过去了,自己毕业工作也快将近一年,唐心也会缠的自己说:叔叔,给心心讲故事!

虽然每天都过的挺辛苦,但是自己小时候没吃过苦,唯一的小侄女自然也不能让她吃苦……

生活的一幕一幕如同电影一般在脑海中闪过。

这时,唐心在他腿上晃动一下说道:“叔叔,心心要上厕所!”

“呃……”唐宾从回忆中脱离出来,看了看盐水瓶,发现还有半瓶的样子,但是嫂子说去上洗手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于是说道:“妈妈还没回来,你能忍一忍吗?”

“憋不住了,憋不住了!”唐心一个劲的摇头。

“好吧!”

唐宾打算带她去上男厕所,反正三岁多的小女孩进了男厕所,也没有什么关系。于是拿了盐水瓶举在手中,一手牵着唐心,让他自己走。

刚刚出了诊疗室门口,才转了一个弯,就见到了嫂子周晚晴。

不过,她正被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拦着,那人看上去三十来岁年纪,一副社会jīng英的样子,手舞足蹈也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唐心就走上去叫了一声:“妈吗,心心要上厕所。”

那男人看见唐心顿时怔了怔,然后脱口就说道:“啊,你真的有个女儿?”

唐宾就把手里的盐水瓶交给嫂子,让她带着心心去女厕所当然更方便一些,然后随口问了一句:“嫂子,这是你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嫂子和一个自己不认识的男人在说话,唐宾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就像在胸口堵了十七八块破布一样。虽然他很努力的装作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可是心里绝对不平静,他真怕嫂子会冒出来一句:这是我男朋友!

第四章 嫂子控

不过还好,周晚晴瞪了那男人一眼,道:“不是,我都不认识他!他说自己是个什么星探,让我去当什么演员,莫名其妙……心心,妈妈带你去嘘嘘!”

听到嫂子这么回答,唐宾一颗悬着的心顿时放回了心窝里,可是对眼前的男子却更加痛恨起来。

星探是什么?

新闻媒体上报道的多了,很多自称星探的实际上都是非法piáo/娼的皮/条客。混蛋,居然将主意打到自己的嫂子头上来了!

早早的踏入社会,辛苦得赚钱养家,让唐宾很多本身的棱角被磨平,处理事情来也更加稳重成熟;但是越是在工作上如此,嫂子和唐心越是成了他心中的逆鳞。他所有的努力,所有的辛苦都是为了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容不得任何人的欺负。

周晚晴带着唐心走入女厕所,唐宾手一伸就粗暴的抓住了男人的衣襟。

“星探是吧,都探到医院里来了?”

唐宾的身高刚好一米八,唐家人都比较高,他哥哥活着的时候也有这个高度,其父亲身高更到了一米八三;眼前自称星探的男人也就一米七五上下,还瘦的跟麻杆似的,唐宾抓着他手上一用力,那人顿时差点就提了起来。

要知道,唐宾曾经在外面骑着三轮车天天给人搬送货物,两只手上的力气可不是一般的大。

“误会误会,这一定是个误会,我对贵……嫂子,绝对没有歹意,只是碰巧……”男子战战兢兢地解释。

“滚,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你!”唐宾低吼了一声。

男子在他眼神里看到了一种很疯狂的元素,以他阅人无数的眼光,绝对不会看错,那是一种可以豁出命去的决然,所以男子赶紧夹着尾巴逃跑,他真怕这个年轻人暴起痛打他一顿。

直到跑出了很远,男子这才拍着胸口大喘气,一边碎碎念:“他妈的,遇到个疯子,这绝对是个嫂子控,而且是超级嫂控!两人要是没关系,我就他妈不姓焦,狗rì的嫂控,多好的嫂子啊,我就怎么遇不上呢,真他妈的……”

五分钟之后,周晚晴和唐心从女厕所里面出来,看见唐宾一个人站在那儿,周晚晴左右张望了一下,道:“那个人走啦?”

唐宾脸上恢复笑容,道:“早就跑了,这种人就是骗子,嫂子你可千万别上当!”

周晚晴笑了笑:“你看我像是那种傻子吗?”

唐心又在诊疗室挂了大半个小时,这才结束了今天的量。明天还有一瓶要挂,但是由于仁和医院离她们住的地方有一些距离,过来并不是很方便,所以明天要挂的盐水就带回住处附近的社区医院挂就行了。

手里抱的唐心从仁和医院里面出来,唐宾看看时间差不多5点半的样子,刚好等一会再去公司签个出。出来的时候是偷偷溜出来的,连公文包都还在公司里的。

路过一家肯德基店的时候,小丫头就开始叫:“我要吃肯德基,我要吃肯德基!”

周晚晴手里拎着一个环保袋,里面装着唐心明天要挂的盐水,肩上挎着一个小包,闻言说道:“肯德基都是垃圾食品,小孩子吃多了会变笨的。”

唐心就撅着嘴道:“妈妈老是这么说,可是心心好久都没有吃肯德基了!”

唐宾看了看嫂子,说道:“心心这么想吃,要不我们就去吃点吧!小孩子都喜欢这个,反正我们不多吃,点些不是特垃圾就好了。”

唐心顿时高兴起来,抱着唐宾的脖子就吧唧一声在他脸上香了一口,说道:“叔叔最好了!”

周晚晴就翻他一眼,道:“你呀,心心早晚被你宠坏了!”

“怎么会呢,心心最听话了,长大了就是维护正义的美少女战士,是不是啊,心心?”

“恩,心心长大了要当美少女战士,妈妈你是个大坏蛋,心心代表月亮惩罚你……”

“…………”

现在刚刚到大众下班时间,肯德基店里还有不少空位,唐宾就选了个靠窗的位置,自己去买东西。选了两份套餐,可乐全都换成橙汁,又点了一个饭,端着托盘回到座位……

皇甫大厦二十八层,皇甫集团技术研发部,叶雁从经理办公室走出来,一直到唐宾的座位,发现他不在,只有坐在后面李晶晶在噼里啪啦的打字,似乎在写一份什么文件。她就过去问了一声:“李晶晶,唐宾去哪里了?”

李晶晶抬起头,暗自心惊,眨了眨眼睛道:“他好像肚子疼,去上厕所了。”

“真是懒人屎尿多!”叶雁暗自嘀咕了一句,然后道:“李晶晶,麻烦你一会等他回来的时候,叫他来我办公室。”

“好的,叶经理。”

等到叶雁踩着高跟鞋噔噔噔的离开,李晶晶赶紧给唐宾打电话,结果身后那办公桌上马上响起了一段手机铃声:“捉泥鳅,捉泥鳅,我们一起去捉泥鳅……”

李晶晶唉叹了一声,回头一看——

果然!

唐宾的诺基亚手机忘在了办公桌上。

李晶晶心道:“唐唐,这下子我也救不了你了,希望一会儿夜叉她不会拿高跟鞋跺你吧!”

一想起叶雁脱下自己的高跟鞋使劲在唐宾身上跺跺跺的情景,李晶晶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吃完肯德基,唐心摸着自己的小肚子打了个饱嗝,一边说道:“好饱,好饱,可是还想吃。”

周晚晴赶紧阻止她:“吃多了一会肚子疼,晚上又要去打针了,小宾你也是,给她买那么多干什么?”

唐宾朝唐心吐了吐舌头,心说:“那有一大半可都是给你买的,谁知道你只吃了一点点,结果大部分都填进了心心的肚子里。”

不过这样的话,他可不敢说出来,只能呵呵装傻。

离开肯德基店,唐宾因为还要回公司签出,于是带着两人来到了皇甫大厦。

皇甫大厦第一层有一间不错的图书阅览室,里面还有免费的咖啡茶水提供,对员工免费开放,也算是一种员工福利。

唐宾让嫂子带着唐心去里面坐一会儿,自己则上去签出马上就回来。

签出其实和签到一样,在门禁处按一下指纹就可以了。每天最早的一次算是签到,最晚的一次算签出。这跟刷工卡的那种不同,不仅方便,而且还能杜绝员工之间相互帮忙签到签出。

此时离下班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但办公室里大部分员工都还没有离开,在皇甫集团加班是属于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在以前,要是你每天都不加班,经理就要找你谈话了,还以为你工作很轻松不饱和,说不得就要给你加加任务,不过这一任经理上任之后到底会怎么样,就不知道了。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

    这是真的。有个村庄的小康之家的女孩子,生得美,有许多人来做媒,但都没有说成。那年她不过十五六岁吧,是春天的晚上,她立在后门口,手扶着桃树。她记得她穿的是一件月白的衫子。对门住的年轻人同她见过面,可是从来没有打过招呼的,他走了过来,离得不远,站定了,轻轻的说了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她没有说什么,他也没有再说什么,站了一会,各自走开了。就这样就完了。后来这女子被亲眷拐子卖到他乡外县去作妾,又几次三番地被转卖,经过无数的惊险的风波,老了的时候她还记得从前那一回事,常常说起,在那春天的晚上,在后门

  • 这篇篆书《黄昏》写得回风圆润,你猜不到这样一幅书法作品是谁写的

  • 在瓜岛战役中,登岛日军为何遭到全军覆没?

    吕海峰话说,当日本最高统帅部看到美军在瓜岛成功登陆之后,就决心要重新夺回瓜岛,并由日本第十七集团军司令百武具体负责筹划这次战役。为了取得这次战役的最终胜利,百武决定首先派遣一支先遣部队前往瓜岛,并任命一木大佐担任这一支部队的最高指挥官。一木大佐虽然身材矮小,但是,在经历了多年的丛林战之后,他具有着极其丰富的实战经验。于是,1942年的8月18日夜晚,一木大佐就带领着日军的先遣部队,在驻瓜岛美军东面的防线缺口,实现了成功登陆。然后,他又命令一支侦查小分队继续向西面摸索。但碰巧的是,此时,驻瓜岛的美

  • 俄罗斯 Elena Petrova 的清雅油画,太美了!

    杜拉拉说:“我不是一个小女孩了,不会再相信突然有一天出现一个白马王子,带给我一辈子的幸福。但我坚信,两个平凡的人,偶然遇到,慢慢地离不开彼此,无论发生什么,两个人都一起面对。你下班累了,我给你泡杯咖啡,晚上打雷下雨,你抱着我,我就不会害怕,我觉得那样,才是我想要的幸福。”幸福就是这样的简单,幸福,不要那么多,只要一点点。。。每每欣赏到如此清雅恬适的油画时,也不失为一种淡淡的幸福,其实我们本不缺幸福,缺失的是感受幸福的那种心态。俄罗斯画家ElenaPetrova的清雅油画欣赏埃伦娜·佩特洛娃(Ел

  • 杨远辉山水画墨色灵动,虚实相间

    艺术家简介:杨远辉,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人。17岁开始学习石雕,石雕技艺学成后于2015年开始跟随任泽涛先生在网络上参加山水画培训班,并拜任泽涛先生为师,2017年7月在北京昌平参加任泽涛山水画高研班并结业,现为中国山水画创作院任泽涛工作室画家,中国山水画协会会员,博宝艺品万家签约艺术家。作品赏析:我国传统的山水画具有悠久的历史,具备深厚的文化底蕴,它以其独特的创作手法,独特的表达方式,表达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合二为一的精神境界,以及恬淡闲适、远离世俗的人生追求,具备外象美、空灵美、诗意美的特点,

  • “汀壶”入驻西安君悦酒店

    4月22日,凯悦酒店集团旗下定位为超豪华五星酒店的君悦酒店,在西安高新区迈科中心盛大开业。这家总部位于芝加哥、拥有50多年传统历史的酒店集团,足迹遍及世界各大主要城市,目前大中华区只有少数城市香港、台北、澳门、北京、上海、广州等拥有该品牌酒店。而本次落户西安,也是君悦酒店将现代世界的奢华舒适与千年古都的绝代风华融合的努力尝试。作为西北第一家、全球第60家君悦酒店,西安君悦酒店延续了其一贯的激动人心、大胆张扬、个性鲜明的品牌风格。据了解,西安君悦的酒店设计灵感源自今天丝绸之路沿线的珍稀动物、独特地

  • “笔墨有声,性所喜悦”---记大写意花鸟画家刘庚的真性情

    刘庚(原名刘振江)号清莲,室名云石居,河北内丘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邢台市花鸟画研究会副会长,徐悲鸿纪念馆特聘画家,吴冠南先生入室弟子,曾先后师从著名画家李津、刘泉义、梁占岩先生,现居北京。2015年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刘庚花鸟画作品集》;2016年7月《笔墨有声》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中国画作品展”;2016年8月《童年的记忆》获得“希望的田野”,2016年中国美协家主办的“农民画作品展”,获优秀奖(最高奖);2016年9月《笔墨有声画之三》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吉祥草原丹青鹿域”全国中国

  • 起步价就要五位数,而且供不应求,难得一见

    看着标题你是不是以为我又在忽悠你,五位数你是不是在数多少钱,也没多少,也就万元起步,她的名字叫葡萄玛瑙。我有密集恐惧症,看着反正欣赏不来,然而不能否认她的价值。葡萄玛瑙是两亿年前海底火山喷发的产物,自从1995年人们发现葡萄玛瑙石后,便迅速受到收藏界和赏石界的青睐。而目前,葡萄玛瑙只在苏宏图以北的一座火山口附近被发现过。葡萄玛瑙生长比较奇特,主要成分是二氧化硅,形成于火山口附近的大型空洞中。有的浑身挂珠,有的部分挂珠,珠子有大有小,和葡萄差不多,也像珍珠。色彩不仅斑斓,还有很多形状——葡萄型、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