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邪魅帝王与倾世皇后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9 23:18:0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邪魅帝王与倾世皇后

第4章:门口有响声

“就是,轩辕,让我们进去,放心吧,不会太过分。版权http://www.qi-wen.com/”凌豆笑眯眯的说道。

轩辕的脸色微微沉下去,蓝枫和蓝逸看到他这种脸色,立刻转过身,把想闹洞房的兄弟们往后赶,笑着说道:“罢了罢了,堡主也被灌了不少,此刻定是想坐拥美人,我们出去继续喝酒……”

他们和轩辕在一起多年,知道他的脾性,这种脸色,只能说明……里面出了大事。

那个来路古怪的艳美女子,不知道做了什么,能让轩辕脸色如此凝重。

而且,看向轩辕身后站着的几名跟随海无香的侍卫,纷纷满脸杀气,丝毫也没有主子大婚的喜色。

凌流风不理会后面的喧闹声,往前走去。

轩辕转身跟上,用密音报告情况:“婚房正门,钉着此物。其他侍卫,似是被点了穴,已命人带下去检查身体。原文http://www.qi-wen.com/

凌流风看着他从袍袖里拿出的那件东西,刚才还有几分醉意的眼眸,早就只剩冷寒的光芒。

那是海无香的肚兜,艳红的肚兜上,刺下两个字——笑纳。

笑纳?是让他笑纳这份“厚礼”?还是那个人,笑纳了他的新娘?

紧紧攥着肚兜,凌流风站在房门前,等轩辕屏退了周围人,这才推开门。

“砰”,门被立刻关上,凌流风站在房间里,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婚床上的女子。

原本属于他的新娘,如今,皎白的身躯赤/裸躺在大红锦被上,身上布满红痕,双腿被强行分开,似乎还无法合拢,洁白的腿根处,有点点鲜血,交合着粘稠的白液,极为淫/靡。

凌流风一步步走到床边,爱笑的狐狸眼里,如同幽深的井水,无波无光,红烛的星芒,仿佛都被他的双眼吸入深渊。

缓缓伸出手,凌流风的指尖,来到她的腿根,还未碰到那红白之物,倏然收回手,狠狠咬住自己的手指,这不仅是天都堡的奇耻大辱,更是……他凌流风这一生的奇耻大辱!

海无香从那股剧痛中,缓缓恢复过来,她适才心脏绞痛,意识飘忽,失去了感知,只听到唤情树在风中沙沙作响……

涣散的瞳孔渐渐收紧,所有模糊的景象又慢慢重叠在一起,开始变得清晰,海无香看到那个站在床边的男人,似乎要对她伸出手。网站http://www.qi-wen.com/

“闹够了没有?”海无香终于挤出一丝声音,她越来越讨厌这个地方,让她浑身不适的鬼地方。

微微喘了一口气,海无香如今心口的疼,早就胜过一切,她被那股莫名的疼痛折磨的毫无力气,只想好好睡上一觉。

凌流风听到她这句话,眼神终于有了些许变化,他看着被蒙上双眼的海无香,似乎,她以为在她身上留下这些烙印的人,是他。

“不闹,你累了,那就睡吧。”凌流风压住所有的愤怒惊疑,低哑着声音,终于说道。

海无香眼睛上的红纱被轻轻揭开,她看到凌流风的狐狸脸,带着微醺,胸前衣襟开敞,浑身酒味……

拿着那红纱,将她身体上红白交映的稠液全都擦去,凌流风背对着海无香,她看不到他脸上浓浓的惊恨。

而凌流风也看不到她眼里的水光。奇闻网

这人一定还在天都堡内,凌流风已传令轩辕,吊桥关闭,大门紧闭,不许放过一个可疑之人。

“别再碰我。”海无香细嫩的肌肤被凌流风擦的很痛,就像是在受酷刑。

从没这样厉害的痛感,她本是无感无心的人,踏入无帝城之后,开始浑身不适,药浸出来铁打的身,竟变得如此娇弱。

门口有响声,凌流风已将海无香身躯盖住,天都堡的弟子纷纷破窗而入,嘻嘻哈哈还准备大闹洞房。

“堡主,您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堡主,您虽然忍了二十多年,今日才能抱得美人在床,可这也太猴急了……”

众人看见床上新娘已在被子里,衣衫全被扔在地上,不禁嘲笑道。

“都出去。推荐http://www.qi-wen.com/”凌流风现在可没心情让众人闹洞房,轩辕去忙着追查谁闯入过洞房,无暇顾及这边,所以才被这群人伺机破门而入。

众人看到凌流风那双爱笑的狐狸眼,满是冷冽的杀意,仿佛是老虎享用猎物时,盯着其他觊觎自己猎物的眼神。

大家从没见过这样的堡主,一时间愣住,陷入死寂中。

“堡主……不必如此护食,大家只是……”其中一人嘿嘿笑着,想打圆常

“铿”!长剑出鞘的声音,打断他们的话,众人回过头,看见一个脸色如同幽冥的年轻男子,手握长剑,漆黑的双眸,映照着红烛,跳动着点点星芒,盯着他们。

这年轻人正是尹宁。

他一亮剑,身后的其他侍卫自然也纷纷兵刃相见。

众人的酒意,再次被萧杀的剑气削去了一半,这样刀剑相向的洞房花烛夜,还是第一次见到。版权http://www.qi-wen.com/

而海无香,一直在被子里静静躺着,对外面不闻不问,像是已经睡熟。

凌豆原本跟着轩辕去密查进入洞房的人,如今又折回身,带着弟子遣散了众人。

凌流风坐在床沿,紧紧攥着那红色的肚兜,看向冷千绝送来的锦盒,到底是谁,能神不知鬼不觉的闯入洞房?

冷千绝?还是龙焰之?

似乎更像龙焰之,毕竟他亲口说过要送一份厚礼,若这就是厚礼,凌流风还真受不起。

可海无香作为浑身是毒的美娇娘,就算是龙焰之,也未必有那么大的本事,能让她不声不响就受制于人。

适才看她的脸色,似是受了重创,凌流风极想逼她说出刚才发生的事情,单海无香刚才说的那句话,似乎表明了她也不知道身上的男人是谁,所以误认为是他?

那就让她继续“误认”,他不愿让这种事,被更多的人知道……

原本属于凌流风妙不可言的洞房花烛夜,春宵一刻就这么一点点流逝。

而新房外,天都堡的弟子们嬉笑着在酩酊大醉的人群中穿梭着。

“堡主这次够大方,居然留食三日,哈哈……”

“而且不醉不准归……”

众人大笑的议论着,处处都是东倒西歪的酒坛。

而在天都堡的出口处,蓝枫和凌豆正领人在秘密巡察,寻找着可疑之人,而轩辕和蓝逸,则在后山细细搜寻。

天都堡地势绝险,只有两处出口,只要封死这两处出口,连苍蝇都飞不出去,别说是可疑人物。

海无香一觉醒来,只看见尹宁站在床侧,而她那“夫君”,已不知踪影。

“公主,您中毒了?”尹宁见海无香长长的睫毛一颤,缓缓睁开双眸,立刻用密音问道。

“胸口很痛,并非中毒。”海无香疲 惫的闭上眼睛,她百毒不侵,怎会中毒?

“您的脸色很差。”尹宁低低说道。

“将那柄剑拿给我。”海无香无力的抬起手,指着墙上的木剑。

尹宁依言拿来,递向海无香。

“你能听到声音吗?”海无香不敢再碰剑身,只是细细打量着,问道。

尹宁摇头。

“它让我回千绝宫。”海无香看向尹宁,她信任身边所有的人。

尹宁一直沉稳的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它……让你去千绝宫?”

“是不是很奇怪?”海无香从锦被里伸出手,想碰却又不敢碰木剑,眼里有着挣扎,好像唤情树对她有着巨大的吸引力,“拿走吧,我怕……我想碰它。”

终于,挣扎着不去碰它,海无香硬生生的从木剑上收回目光,额上渗出汗水来,嘶哑着说道:“昨夜,那个人又来了……”

“谁?”尹宁将木剑归还原处,半跪在床沿边,问道。

“龙焰之……”海无香几乎是用唇语,说出这三个字。

“那昨夜……”尹宁似乎极为惊讶。

“昨夜,凌流风一定想杀了我……”海无香咬了咬唇,缓缓拉开锦被,雪白的肌肤上,全是深深浅浅的红痕,她在尹宁面前,似乎没有男女之分,只是侧头盯着自己的肩上的吻痕,“所以,我只能故意装作把龙焰之当成他,以作缓兵之计……”

尹宁急忙侧过脸,目光回避开:“可凌流风心中既有了罅隙,天都堡如何能待下去?”

要离开这里,去千绝宫。

唤情树绝不会无缘无故对一个中土女子种下痴念。

“你觉得凌流风怎样?”海无香轻声问道。

“绝非善类。”尹宁只说了四个字。

“居高位的男人,有几个是善类?”海无香闭上双眸,她与凌流风只相处短短数日,但是对天都堡已大致了解,凌流风虽然平日嬉皮笑脸,可他的心思却善变诡谲,只怕难以掌控。

“我们错了,原本以为天都堡最为强大,可以利用三万弟子,来寻想要的东西,却忘了千绝宫,才是无帝城真正的主人……”尹宁看着海无香的侧脸,眼里闪着幽深的光芒,在一步步引诱她去另一个地方。

“凌流风应该不会对我怎样,不过我们还是要找机会出堡……去千绝宫。”海无香也无法抵抗唤情树的呼唤,它总是在喊自己回千绝宫,她想知道千绝宫里究竟有什么东西。

“凌流风心口不一,又心高气傲,怎受得了这样的羞辱?”尹宁皱起眉,“怕只怕出不了这座堡。”

“不必担心,实在没有办法,我还能用自己的身……”

“不行!”尹宁打断海无香的话,眼里闪过一丝锋芒,“那是下下之策,你若是以色事人,体内的毒会更快发作,撑不到回宫之时。”

他语气间,再听不出明显的尊卑之分,带着份亲密的关心。

“尹宁,我不知道自己还能能不活着回去……”海无香最大的武器,并不是毒,而是她的身体。

能迷惑众生的娇艳的毒,只要男人服下,世间再无解药。

她有着天生的媚功,会在床榻间,无声无息的锁住男人的神智。

“他来了。”尹宁突然脸色肃然,伸手放到唇边。

海无香如今似是大病,听力更不如尹宁,见他举动,当即拉上锦被。

凌流风站在门口,看见尹宁在床边,微微一笑:“尹侍卫怎不出去再喝几杯喜酒?”

他在下逐客令。

凌流风不喜欢这个冰冷神秘的侍卫,与海无香那么亲密,仿佛两个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没有主上的命令,我不会离开半步。”尹宁依旧神色恭谨,只是语气强硬。

“尹侍卫似乎还不太清楚现在自己的身份。”凌流风紧紧盯着他的黑眸,一步步走到尹宁面前。

“尹宁一直谨记自己身份。”尹宁面对凌流风,神色不动。

“那应该知道你的主子,现在是我的女人。”凌流风又笑了,大喇喇的坐到床边,开始解衣带。

“我只听一个人的命令。”尹宁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也不动,但是他在外人面前,与海无香有着主仆之分。

“娘子,你喜欢就寝时,被男人盯着?”凌流风早就动了杀心。

事实上,从昨夜开始,他就想大开杀戒,关了天都堡的大门,宁错杀万人,不放过一人。

可他硬生生的忍住了,天都堡大婚,无帝城所有人都知道,他不想让天都堡的名声一落千丈,变的像魔教那么可怕。

“尹宁,退下。”海无香终于发话,她摸不透凌流风的想法,但是现在,她极为虚弱,一切只能见机行事。

尹宁接到命令,只能默默退了出去,关上门后,眼里闪过一丝冷冽的杀意。

这么好的机会,与凌流风只有一尺远,他却无法下手……

天都堡的狂欢还在继续,众人醒了又醉,醉了又醒,恰恰应了那四个字——醉生梦死。

凌流风看着关紧的房门,狭长的黑眸中闪过愤怒,天都堡铜墙铁壁,昨夜洞房门口又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怎会神不知鬼不觉的闯进人去?

婚房门后还钉着红肚兜,凌流风的大喜之日,差一点就变成了大悲之时。

只可惜那红肚兜,没有扔在大殿上……

那个人,最终还是忌惮天都堡,用计入了洞房,却无法在天都堡里为所欲为,而且,这人还在天都堡内。

洞房里极为安静,凌流风静静坐在床边,胸襟半敞,与他平日喜欢调笑的性格截然相反,静的让人窒息。

海无香在锦被里收紧了手指,她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戮气息……

这只狐狸男昨夜根本没睡,一直在她身上比划着,海无香知道他在愤怒。他是一方霸主,虽然平日言笑晏晏,但是骄傲和尊严让他无法接受洞房之夜的挑衅。

“是不是好点了?”凌流风突然转过头,看向海无香,那双勾人的狐狸眼水妍妍的荡着柔光。

海无香轻轻点头,锦被下的手慢慢松开。

凌流风伸手穿过她如云的黑发,搭上那布满红痕的肩头,凑过去,看着她没有一点瑕疵的脸。

他已下了令,谁也不准对海无香提到洞房里的神秘人,既然昨夜她被蒙上了双眼,误以为那人是他,那就是他。

“我帮你沐浴更衣。”凌流风到现在也没有找出可疑之人,他在迁怒与她,无法容忍自己的妻子在新婚之夜被他人夺去了身体。

但是他的脸上,永远不会有一丝不满,依旧温柔可亲,仿佛两人是恩爱夫妻。

海无香依旧只是点头,看似极为柔顺。

“你今日怎如此虚弱?昨夜我太粗鲁了?”凌流风抱住她,清亮的狐狸眼里按捺着凶狠的杀意,柔声问道。

他想知道百毒不侵的海无香,昨夜究竟被做了什么手脚,竟然能任人摆布,可又无法开口询问。

现在提到昨夜,凌流风就想把这大红的喜字全部撕碎,包括她。

海无香依旧不答话,而是伸手搂住他的脖子,温柔的将脸贴到他的胸口。

她要避免回答这样的问题。

因为无论怎么回答,都会让凌流风的心里更加恼怒。

对凌流风来说,海无香这一刻的似水温柔,也是错。因为昨夜与她洞房的人不是自己,她现在虚弱的柔顺,只是因为把他当成了昨夜的男人!

“娘子的身子好软好香。”凌流风将她抱入一大早就准备好的木桶里,上面浮着各色的花瓣——让她肚子里不会留种的花瓣。

一边在她耳边情意绵绵的低语,一边为她擦拭着身体,凌流风眼里按捺下浓浓的怒火,她雪白身体上的那些痕迹,无不在嘲笑着他。

“像沙漠的花香。”凌流风就像这世间最好的男人,如胶如漆如蜜,将脸埋入她的脖子里,嗅着那奇香,微微张开唇,含上柔白的肌肤。

只要他狠狠咬下去,肌肤下的脉管就会飞溅出鲜红的血,这个令他蒙受欺辱的女人,会香消玉殒。

可是他张开嘴,没有亮出利齿,而是温柔的顺着她的脖子,慢慢往上移,来到她柔嫩的脸颊上,这等雪肤花貌,原本是他的女人,怎会被别人折去?

凌流风的手,在她小腹下游走,恨不能刺入她的体内,将一切痕迹都抹去。

“这是什么花?”海无香突然轻轻握住他的手指,看着水面上的七色花瓣,问道。

这是无帝城才有的花朵,名为彩蝶,青楼女子只要用这种花朵泡澡,不会有身孕。

若是经常服用彩蝶花,这一生,不会再受孕。

海无香知道这些花的用处,却故意问道。

凌流风并不回答,而是顺势吻上她的唇,堵住她的话。

海无香对男人的唇舌,似是没有任何感觉。

事实上,她几乎没有五感。因为身体从毒罐子里泡出来,不怕疼,没有痛,对任何感觉极为麻木,所以,也不知什么是快乐。

只是有些不喜口舌濡湿的感觉,仿佛相濡以沫的两条鱼。

站在万仞高的悬崖峭壁上,俯瞰整个天都堡,山风凛冽,海无香有种乘风归去的感觉。

尹宁陪在她身边,漆黑的双眸看不出一丝波动。

除了就寝,他寸步不离海无香,两个人仿佛是剑与鞘,极少分开。

“天都堡果然坚不可摧。”海无香看着这座天然堡垒,似乎在感叹。

“而且不乏能人异士。”尹宁抬头看着天空,蓝天上盘旋着巨大的白鹰,上面坐着的女子,是天都堡的驯鸟师。

海无香想到冥冥中不停呼唤她的那棵树,心脏又紧缩起来,毒血快速的在体内奔跑着,对痛感麻木的身体,泛起难忍的疼。

她要顺着唤情树的呼唤,去千绝宫一窥究竟……

可是,现在凌流风紧闭大门,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她怎么才能尽快的出堡?

“哟,这不是堡主夫人嘛?今日气色怎这般差?”就在海无香倚着石栏沉思时,一个醉醺醺的糟老头,怀抱一坛酒,摇摇晃晃的走过来,问道。

尹宁微微一惊,因为这老头出现的无声无息。

“因为这两夜没睡好。”凌流风的声音从石头后传了过来,他对着糟老头露齿一笑,走到还无香身边,慵懒的搂住她的腰,眨了眨狐狸眼,“酒中仙难道没听过那句话——春宵一刻值千金?”

海无香看了他一眼,昨天这男人帮她沐浴后,就没再回过新房,整夜不见人影……

邪魅帝王与倾世皇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邪魅帝王与倾世皇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这四大因素,影响了铁壶的价格!

    很多壶友在在购买铁壶的过程中,很关注铁壶的价格,其实不关注价格才奇怪。今天,小编就来揭秘,哪些因素影响了铁壶的价格?01材质上的区别铁壶材质分生铁和砂铁两种,其中砂铁的铁壶价格较贵。至于价格较贵的原因,小编借用一下长文堂堂主--长谷川光昭先生的答复:“砂铁是铁壶制作中的最高级原料。天然砂铁的成份中,含有较少比例的碳,并且形成更精细的孔隙度。砂铁的孔隙度很细致,连铁锈也无法进入。(故而砂铁壶生锈时,铁锈一般都是附在表面,很容易清理)砂铁的不纯物非常少,这个材质本来就很贵,而且很硬,不容易加工,铸出

  • 戴泽:傅抱石画画不让看,谁看谁是小偷。

    戴泽的展览让现实主义的中国油画再次火了一把。更吸引眼球的是,展览还展出了戴泽与众多艺术名家的交往趣事,让人大为吃惊。而这位96岁的老人也是目前唯一一位和傅抱石、谢稚柳、陈之佛、齐白石、徐悲鸿等众多艺术大师有过多年亲密交往的人。戴泽更是直接坦露一代国画大家傅抱石的惊人作画习惯,这让素有“男女老少咸宜”的之称的画家傅抱石又增添了一丝神秘...日前,“戴泽艺术展”在国家博物馆举办,作为徐悲鸿的最得力助手以及徐悲鸿现实主义油画的忠实追随者和践行者,戴泽的展览开幕式便现实主义的中国油画再次火了一把。更吸引

  • 小说阅读君在世界读书日奉上的阅读礼,想不想拆开看看?

    《西游记》中唐僧师徒经历的九九八十一难,实为八十一案,这些案环环相扣,连绵不绝,穷尽了人世间罪案的种类,案案直指人性深处的贪婪,自私,恶。贞观三年的冬月,一匹瘦马驮着一名僧人,踉踉跄跄地倒在沙漠边缘。玄奘,终于来到了西域。此时的西域,动荡不安。庞大的波斯帝国,深陷拜占庭与西突厥的围攻,引来西域诸国群狼环伺。危急时刻,波斯不惜以秘宝“大卫王瓶”换取大唐的援助。而在丝绸之路的起点,玄奘遇到了他的第二个弟子——高昌王子麴智盛。作为西游里“猪八戒”的原型,麴智盛早已深深陷入情网,爱上了敌国公主,日趋癫狂

  • 青白江金河山庄的乡里乡味与农家农情

    青白江金河山庄的乡里乡味与农家农情文王文华近年来伴随着国民生产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衣食住行的态度及要求也在不断的革新。在饱衣足食的和平年代我们不断的探寻着绿色健康的美食。我国是一个以农业为主体的大国。国家政策对农业方面的扶持也使农村农业的发展步入高速发展的快车道。民众生活水平在提高;为追求精神上休闲娱乐的多元化;设施农业高度精细化衍生了以“体验田园生活,品尝农家美食……”等农家乐形式的旅游产业。成都农家乐的发展,从一个侧面生动诠释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真理力量、实践力量和富民力量。青山叠

  • 艺术品经营管理有“办法”,你怎么看?

    陈可《夜明珠》150×130cm布面油画2007年选择在3月15日这样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正式实施《艺术品经营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显然并非一种时间上的巧合。纵观整个《办法》,其内容的核心似乎都围绕着对艺术品经营领域的监管和对于消费权益的维护与保障,《办法》总则的第一条——“为了加强对艺术品经营活动的管理,规范经营行为,繁荣艺术品市场,保护创作者、经营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制定本办法”,就已经做出了很好的解释。作为新修订的《办法》,在称谓上首先做出了调整,即将过去的“美术品”变更为“艺

  • 沈阳美食|沈阳清真饭店,你真知道吗?

    大家好,我是食堂君,上周在忙着换工作,这周还不小心生病了~所以拖更了一周,忘大家见谅好多新来的小伙伴都会在后发送城市名给食堂君,然而因为整理的城市还是太少所以暂时没做关键词回复,如果你想看更多的清真攻略,可以关注我们【辽宁微传播】~今天食堂君就给大家整理下已经收到N条留言的沈阳的清真美食(感觉再不写就要被取关了)历史及文化沈阳,故称盛京、奉天,自古以来就是东北地区重要的中心城市,而沈阳又是一个多民族融合的城市,少数民族占据了总人口的10%。历史记载沈阳回族是在元末明初时期也就是十四世纪五六十年代

  • 喝茶逗猫遛遛狗,天地兴亡两不知

    气温陡升,有人穿短袖了。下午的街区像是沉入一杯汤色明绿的黄山毛峰,散发着轻薄的植物气息,这气息可能来自前一阵谢了的辛夷花,刚刚绽放的的蔷薇,已经盛开的月季。傍晚,各种光线、喧闹、人影、气味化合而成稠密的透明汁液,形形色色的行人鱼一样摇头摆尾地游动着。我牵着狗,多数时候是狗牵着我,狗嗅着地面,搜索前进,像是要找个地缝喘口气。“桃蹊桑葚砀山梨新疆哈密瓜美国提子秘鲁蓝莓巴西牛油果西班牙软子石榴台湾火龙果泰国榴莲越南凤梨开业酬宾加微信会员一律七点五折。”水果店的小帅哥吆喝着——他不会憋死吧!水果摊外的小

  • 永远不会被时代抛弃的,是这一种人

    读书,不会延长生命的长度,但一定会拓展生命的宽度。作者:霍辉(富书签约作者)01近日,《奔跑吧》强势回归。第一期节目,跑男团来到维也纳市政大厅,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在500多人参加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之青年倡议论坛”上进行英文演讲。准备时间只有3小时。如此正式的场合加上大量专业陌生的词汇,即使是擅长英语的Angelababy和郑恺都表示难度较大。而曾创造了“Weare伐木累”“Whatareyou弄啥嘞”等“超氏英语”的“学霸”邓超更是到了崩溃边缘,他中途还一度放弃录制,差点要投降。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