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邪魅帝王与倾世皇后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9 23:18:0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邪魅帝王与倾世皇后

第4章:门口有响声

“就是,轩辕,让我们进去,放心吧,不会太过分。网站qi-wen.com”凌豆笑眯眯的说道。

轩辕的脸色微微沉下去,蓝枫和蓝逸看到他这种脸色,立刻转过身,把想闹洞房的兄弟们往后赶,笑着说道:“罢了罢了,堡主也被灌了不少,此刻定是想坐拥美人,我们出去继续喝酒……”

他们和轩辕在一起多年,知道他的脾性,这种脸色,只能说明……里面出了大事。

那个来路古怪的艳美女子,不知道做了什么,能让轩辕脸色如此凝重。

而且,看向轩辕身后站着的几名跟随海无香的侍卫,纷纷满脸杀气,丝毫也没有主子大婚的喜色。

凌流风不理会后面的喧闹声,往前走去。

轩辕转身跟上,用密音报告情况:“婚房正门,钉着此物。其他侍卫,似是被点了穴,已命人带下去检查身体。版权qi-wen.com

凌流风看着他从袍袖里拿出的那件东西,刚才还有几分醉意的眼眸,早就只剩冷寒的光芒。

那是海无香的肚兜,艳红的肚兜上,刺下两个字——笑纳。

笑纳?是让他笑纳这份“厚礼”?还是那个人,笑纳了他的新娘?

紧紧攥着肚兜,凌流风站在房门前,等轩辕屏退了周围人,这才推开门。

“砰”,门被立刻关上,凌流风站在房间里,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婚床上的女子。

原本属于他的新娘,如今,皎白的身躯赤/裸躺在大红锦被上,身上布满红痕,双腿被强行分开,似乎还无法合拢,洁白的腿根处,有点点鲜血,交合着粘稠的白液,极为淫/靡。

凌流风一步步走到床边,爱笑的狐狸眼里,如同幽深的井水,无波无光,红烛的星芒,仿佛都被他的双眼吸入深渊。

缓缓伸出手,凌流风的指尖,来到她的腿根,还未碰到那红白之物,倏然收回手,狠狠咬住自己的手指,这不仅是天都堡的奇耻大辱,更是……他凌流风这一生的奇耻大辱!

海无香从那股剧痛中,缓缓恢复过来,她适才心脏绞痛,意识飘忽,失去了感知,只听到唤情树在风中沙沙作响……

涣散的瞳孔渐渐收紧,所有模糊的景象又慢慢重叠在一起,开始变得清晰,海无香看到那个站在床边的男人,似乎要对她伸出手。说明qi-wen.com

“闹够了没有?”海无香终于挤出一丝声音,她越来越讨厌这个地方,让她浑身不适的鬼地方。

微微喘了一口气,海无香如今心口的疼,早就胜过一切,她被那股莫名的疼痛折磨的毫无力气,只想好好睡上一觉。

凌流风听到她这句话,眼神终于有了些许变化,他看着被蒙上双眼的海无香,似乎,她以为在她身上留下这些烙印的人,是他。

“不闹,你累了,那就睡吧。”凌流风压住所有的愤怒惊疑,低哑着声音,终于说道。

海无香眼睛上的红纱被轻轻揭开,她看到凌流风的狐狸脸,带着微醺,胸前衣襟开敞,浑身酒味……

拿着那红纱,将她身体上红白交映的稠液全都擦去,凌流风背对着海无香,她看不到他脸上浓浓的惊恨。

而凌流风也看不到她眼里的水光。奇闻网

这人一定还在天都堡内,凌流风已传令轩辕,吊桥关闭,大门紧闭,不许放过一个可疑之人。

“别再碰我。”海无香细嫩的肌肤被凌流风擦的很痛,就像是在受酷刑。

从没这样厉害的痛感,她本是无感无心的人,踏入无帝城之后,开始浑身不适,药浸出来铁打的身,竟变得如此娇弱。

门口有响声,凌流风已将海无香身躯盖住,天都堡的弟子纷纷破窗而入,嘻嘻哈哈还准备大闹洞房。

“堡主,您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堡主,您虽然忍了二十多年,今日才能抱得美人在床,可这也太猴急了……”

众人看见床上新娘已在被子里,衣衫全被扔在地上,不禁嘲笑道。

“都出去。来自qi-wen.com”凌流风现在可没心情让众人闹洞房,轩辕去忙着追查谁闯入过洞房,无暇顾及这边,所以才被这群人伺机破门而入。

众人看到凌流风那双爱笑的狐狸眼,满是冷冽的杀意,仿佛是老虎享用猎物时,盯着其他觊觎自己猎物的眼神。

大家从没见过这样的堡主,一时间愣住,陷入死寂中。

“堡主……不必如此护食,大家只是……”其中一人嘿嘿笑着,想打圆常

“铿”!长剑出鞘的声音,打断他们的话,众人回过头,看见一个脸色如同幽冥的年轻男子,手握长剑,漆黑的双眸,映照着红烛,跳动着点点星芒,盯着他们。

这年轻人正是尹宁。

他一亮剑,身后的其他侍卫自然也纷纷兵刃相见。

众人的酒意,再次被萧杀的剑气削去了一半,这样刀剑相向的洞房花烛夜,还是第一次见到。阅读qi-wen.com

而海无香,一直在被子里静静躺着,对外面不闻不问,像是已经睡熟。

凌豆原本跟着轩辕去密查进入洞房的人,如今又折回身,带着弟子遣散了众人。

凌流风坐在床沿,紧紧攥着那红色的肚兜,看向冷千绝送来的锦盒,到底是谁,能神不知鬼不觉的闯入洞房?

冷千绝?还是龙焰之?

似乎更像龙焰之,毕竟他亲口说过要送一份厚礼,若这就是厚礼,凌流风还真受不起。

可海无香作为浑身是毒的美娇娘,就算是龙焰之,也未必有那么大的本事,能让她不声不响就受制于人。

适才看她的脸色,似是受了重创,凌流风极想逼她说出刚才发生的事情,单海无香刚才说的那句话,似乎表明了她也不知道身上的男人是谁,所以误认为是他?

那就让她继续“误认”,他不愿让这种事,被更多的人知道……

原本属于凌流风妙不可言的洞房花烛夜,春宵一刻就这么一点点流逝。

而新房外,天都堡的弟子们嬉笑着在酩酊大醉的人群中穿梭着。

“堡主这次够大方,居然留食三日,哈哈……”

“而且不醉不准归……”

众人大笑的议论着,处处都是东倒西歪的酒坛。

而在天都堡的出口处,蓝枫和凌豆正领人在秘密巡察,寻找着可疑之人,而轩辕和蓝逸,则在后山细细搜寻。

天都堡地势绝险,只有两处出口,只要封死这两处出口,连苍蝇都飞不出去,别说是可疑人物。

海无香一觉醒来,只看见尹宁站在床侧,而她那“夫君”,已不知踪影。

“公主,您中毒了?”尹宁见海无香长长的睫毛一颤,缓缓睁开双眸,立刻用密音问道。

“胸口很痛,并非中毒。”海无香疲 惫的闭上眼睛,她百毒不侵,怎会中毒?

“您的脸色很差。”尹宁低低说道。

“将那柄剑拿给我。”海无香无力的抬起手,指着墙上的木剑。

尹宁依言拿来,递向海无香。

“你能听到声音吗?”海无香不敢再碰剑身,只是细细打量着,问道。

尹宁摇头。

“它让我回千绝宫。”海无香看向尹宁,她信任身边所有的人。

尹宁一直沉稳的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它……让你去千绝宫?”

“是不是很奇怪?”海无香从锦被里伸出手,想碰却又不敢碰木剑,眼里有着挣扎,好像唤情树对她有着巨大的吸引力,“拿走吧,我怕……我想碰它。”

终于,挣扎着不去碰它,海无香硬生生的从木剑上收回目光,额上渗出汗水来,嘶哑着说道:“昨夜,那个人又来了……”

“谁?”尹宁将木剑归还原处,半跪在床沿边,问道。

“龙焰之……”海无香几乎是用唇语,说出这三个字。

“那昨夜……”尹宁似乎极为惊讶。

“昨夜,凌流风一定想杀了我……”海无香咬了咬唇,缓缓拉开锦被,雪白的肌肤上,全是深深浅浅的红痕,她在尹宁面前,似乎没有男女之分,只是侧头盯着自己的肩上的吻痕,“所以,我只能故意装作把龙焰之当成他,以作缓兵之计……”

尹宁急忙侧过脸,目光回避开:“可凌流风心中既有了罅隙,天都堡如何能待下去?”

要离开这里,去千绝宫。

唤情树绝不会无缘无故对一个中土女子种下痴念。

“你觉得凌流风怎样?”海无香轻声问道。

“绝非善类。”尹宁只说了四个字。

“居高位的男人,有几个是善类?”海无香闭上双眸,她与凌流风只相处短短数日,但是对天都堡已大致了解,凌流风虽然平日嬉皮笑脸,可他的心思却善变诡谲,只怕难以掌控。

“我们错了,原本以为天都堡最为强大,可以利用三万弟子,来寻想要的东西,却忘了千绝宫,才是无帝城真正的主人……”尹宁看着海无香的侧脸,眼里闪着幽深的光芒,在一步步引诱她去另一个地方。

“凌流风应该不会对我怎样,不过我们还是要找机会出堡……去千绝宫。”海无香也无法抵抗唤情树的呼唤,它总是在喊自己回千绝宫,她想知道千绝宫里究竟有什么东西。

“凌流风心口不一,又心高气傲,怎受得了这样的羞辱?”尹宁皱起眉,“怕只怕出不了这座堡。”

“不必担心,实在没有办法,我还能用自己的身……”

“不行!”尹宁打断海无香的话,眼里闪过一丝锋芒,“那是下下之策,你若是以色事人,体内的毒会更快发作,撑不到回宫之时。”

他语气间,再听不出明显的尊卑之分,带着份亲密的关心。

“尹宁,我不知道自己还能能不活着回去……”海无香最大的武器,并不是毒,而是她的身体。

能迷惑众生的娇艳的毒,只要男人服下,世间再无解药。

她有着天生的媚功,会在床榻间,无声无息的锁住男人的神智。

“他来了。”尹宁突然脸色肃然,伸手放到唇边。

海无香如今似是大病,听力更不如尹宁,见他举动,当即拉上锦被。

凌流风站在门口,看见尹宁在床边,微微一笑:“尹侍卫怎不出去再喝几杯喜酒?”

他在下逐客令。

凌流风不喜欢这个冰冷神秘的侍卫,与海无香那么亲密,仿佛两个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没有主上的命令,我不会离开半步。”尹宁依旧神色恭谨,只是语气强硬。

“尹侍卫似乎还不太清楚现在自己的身份。”凌流风紧紧盯着他的黑眸,一步步走到尹宁面前。

“尹宁一直谨记自己身份。”尹宁面对凌流风,神色不动。

“那应该知道你的主子,现在是我的女人。”凌流风又笑了,大喇喇的坐到床边,开始解衣带。

“我只听一个人的命令。”尹宁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也不动,但是他在外人面前,与海无香有着主仆之分。

“娘子,你喜欢就寝时,被男人盯着?”凌流风早就动了杀心。

事实上,从昨夜开始,他就想大开杀戒,关了天都堡的大门,宁错杀万人,不放过一人。

可他硬生生的忍住了,天都堡大婚,无帝城所有人都知道,他不想让天都堡的名声一落千丈,变的像魔教那么可怕。

“尹宁,退下。”海无香终于发话,她摸不透凌流风的想法,但是现在,她极为虚弱,一切只能见机行事。

尹宁接到命令,只能默默退了出去,关上门后,眼里闪过一丝冷冽的杀意。

这么好的机会,与凌流风只有一尺远,他却无法下手……

天都堡的狂欢还在继续,众人醒了又醉,醉了又醒,恰恰应了那四个字——醉生梦死。

凌流风看着关紧的房门,狭长的黑眸中闪过愤怒,天都堡铜墙铁壁,昨夜洞房门口又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怎会神不知鬼不觉的闯进人去?

婚房门后还钉着红肚兜,凌流风的大喜之日,差一点就变成了大悲之时。

只可惜那红肚兜,没有扔在大殿上……

那个人,最终还是忌惮天都堡,用计入了洞房,却无法在天都堡里为所欲为,而且,这人还在天都堡内。

洞房里极为安静,凌流风静静坐在床边,胸襟半敞,与他平日喜欢调笑的性格截然相反,静的让人窒息。

海无香在锦被里收紧了手指,她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戮气息……

这只狐狸男昨夜根本没睡,一直在她身上比划着,海无香知道他在愤怒。他是一方霸主,虽然平日言笑晏晏,但是骄傲和尊严让他无法接受洞房之夜的挑衅。

“是不是好点了?”凌流风突然转过头,看向海无香,那双勾人的狐狸眼水妍妍的荡着柔光。

海无香轻轻点头,锦被下的手慢慢松开。

凌流风伸手穿过她如云的黑发,搭上那布满红痕的肩头,凑过去,看着她没有一点瑕疵的脸。

他已下了令,谁也不准对海无香提到洞房里的神秘人,既然昨夜她被蒙上了双眼,误以为那人是他,那就是他。

“我帮你沐浴更衣。”凌流风到现在也没有找出可疑之人,他在迁怒与她,无法容忍自己的妻子在新婚之夜被他人夺去了身体。

但是他的脸上,永远不会有一丝不满,依旧温柔可亲,仿佛两人是恩爱夫妻。

海无香依旧只是点头,看似极为柔顺。

“你今日怎如此虚弱?昨夜我太粗鲁了?”凌流风抱住她,清亮的狐狸眼里按捺着凶狠的杀意,柔声问道。

他想知道百毒不侵的海无香,昨夜究竟被做了什么手脚,竟然能任人摆布,可又无法开口询问。

现在提到昨夜,凌流风就想把这大红的喜字全部撕碎,包括她。

海无香依旧不答话,而是伸手搂住他的脖子,温柔的将脸贴到他的胸口。

她要避免回答这样的问题。

因为无论怎么回答,都会让凌流风的心里更加恼怒。

对凌流风来说,海无香这一刻的似水温柔,也是错。因为昨夜与她洞房的人不是自己,她现在虚弱的柔顺,只是因为把他当成了昨夜的男人!

“娘子的身子好软好香。”凌流风将她抱入一大早就准备好的木桶里,上面浮着各色的花瓣——让她肚子里不会留种的花瓣。

一边在她耳边情意绵绵的低语,一边为她擦拭着身体,凌流风眼里按捺下浓浓的怒火,她雪白身体上的那些痕迹,无不在嘲笑着他。

“像沙漠的花香。”凌流风就像这世间最好的男人,如胶如漆如蜜,将脸埋入她的脖子里,嗅着那奇香,微微张开唇,含上柔白的肌肤。

只要他狠狠咬下去,肌肤下的脉管就会飞溅出鲜红的血,这个令他蒙受欺辱的女人,会香消玉殒。

可是他张开嘴,没有亮出利齿,而是温柔的顺着她的脖子,慢慢往上移,来到她柔嫩的脸颊上,这等雪肤花貌,原本是他的女人,怎会被别人折去?

凌流风的手,在她小腹下游走,恨不能刺入她的体内,将一切痕迹都抹去。

“这是什么花?”海无香突然轻轻握住他的手指,看着水面上的七色花瓣,问道。

这是无帝城才有的花朵,名为彩蝶,青楼女子只要用这种花朵泡澡,不会有身孕。

若是经常服用彩蝶花,这一生,不会再受孕。

海无香知道这些花的用处,却故意问道。

凌流风并不回答,而是顺势吻上她的唇,堵住她的话。

海无香对男人的唇舌,似是没有任何感觉。

事实上,她几乎没有五感。因为身体从毒罐子里泡出来,不怕疼,没有痛,对任何感觉极为麻木,所以,也不知什么是快乐。

只是有些不喜口舌濡湿的感觉,仿佛相濡以沫的两条鱼。

站在万仞高的悬崖峭壁上,俯瞰整个天都堡,山风凛冽,海无香有种乘风归去的感觉。

尹宁陪在她身边,漆黑的双眸看不出一丝波动。

除了就寝,他寸步不离海无香,两个人仿佛是剑与鞘,极少分开。

“天都堡果然坚不可摧。”海无香看着这座天然堡垒,似乎在感叹。

“而且不乏能人异士。”尹宁抬头看着天空,蓝天上盘旋着巨大的白鹰,上面坐着的女子,是天都堡的驯鸟师。

海无香想到冥冥中不停呼唤她的那棵树,心脏又紧缩起来,毒血快速的在体内奔跑着,对痛感麻木的身体,泛起难忍的疼。

她要顺着唤情树的呼唤,去千绝宫一窥究竟……

可是,现在凌流风紧闭大门,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她怎么才能尽快的出堡?

“哟,这不是堡主夫人嘛?今日气色怎这般差?”就在海无香倚着石栏沉思时,一个醉醺醺的糟老头,怀抱一坛酒,摇摇晃晃的走过来,问道。

尹宁微微一惊,因为这老头出现的无声无息。

“因为这两夜没睡好。”凌流风的声音从石头后传了过来,他对着糟老头露齿一笑,走到还无香身边,慵懒的搂住她的腰,眨了眨狐狸眼,“酒中仙难道没听过那句话——春宵一刻值千金?”

海无香看了他一眼,昨天这男人帮她沐浴后,就没再回过新房,整夜不见人影……

邪魅帝王与倾世皇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邪魅帝王与倾世皇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异界苍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异界苍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异界苍穹目录预览:第1章地狱第2章呼唤第1章地狱天色很暗,那本应该出现在苍穹的星星不知道为何都不见了踪影。四周大树环绕,偶而发出几声夜鸟地叫声,让本就阴森的四周更增添了几分恐怖。心鱼走在这片不着边际的树林中,地上的落叶在她的踩踏中发出了一阵阵地响声,在这黑暗的时刻,分外的恐怖。心鱼的心随着自己的脚步声不断的颤抖,这时一阵阵的阴森忽然时不时的传来,心鱼吓坏了,赶忙躲到身旁的一颗大树下。四周忽然亮堂了起来,一道道的光线从地底深处冒了出来,把心鱼团团地罩住。许久,

  • 都市近身兵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都市近身兵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都市近身兵王目录预览:第一卷第1章荣耀归来第一卷第2章新仇旧恨齐上阵第一卷第1章荣耀归来傅恩奇拖着磨白的蓝色牛仔包走出客运站。面对车水马龙游人如织的世界,他的心中百感交集。九个春秋,三千二百多个日日夜夜,当年因为打伤了人,十五岁的傅恩奇连夜被日渐老迈的父母塞进一辆驶往外地的客车。那是一个隆冬的子夜,擦掉雾化的玻璃窗上水汽,傅恩奇鼻腔酸涩,却始终无泪,他盯着窗外昏黄灯光下,因为终日劳作而憔悴显老的父母,耳边想响起当年对方那震耳欲聋的怒吼,威胁傅家将断子绝

  • 剑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剑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剑临目录预览:第一卷上古传承第1章九印剑符第一卷上古传承第2章剑皇传承第一卷上古传承第1章九印剑符纪元大陆,光明帝国,都城渊京凌王府。一名清瘦少年,盘着双腿,坐在蒲团之上,打开包裹,取出其中的两株紫雾血参。光明帝国是纪元大陆上一个鼎盛的王朝,地域广袤无疆,人口数以亿计。凌王府家主凌傲天,是帝国为数不多的异姓王之一,为帝国创建立下过赫赫战功。少年名唤凌剑秋,十四五岁年纪,灰衣破帽,是凌傲天的私生子。在光明帝国,凌傲天功高权重,声誉极为重要,而前段时间,凌剑秋母亲陈

  • 极品邪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极品邪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极品邪帝目录预览:第1章九州天地第2章奇怪的石珠第1章九州天地太古迄今,生老病死轮回反复,天灾九难降落不断,众生苦不堪言,最终有大智慧大能力者或开辟紫府肉身,或炼化天地之力为己用,出现无数掌控天地之力的强大修士,只手遮天,一念翻天覆地,执掌造化乾坤,从而对抗无极天地,取得非凡成就。故有天资非凡者,大都开始追寻那无尽修炼之途,以与天争命。无极乾坤,万界诸天,无数仙家大域因此广袤分布,穹宇之内,有无数的时空纵横交错,在这些空间中,有数不计数的正、邪、魔修炼之士

  • 都市狂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都市狂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都市狂龙目录预览:第一卷破茧为龙第1章死亡只是一个开始第一卷破茧为龙第2章华丽蜕变第一卷破茧为龙第1章死亡只是一个开始火刺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浑身无力,仿佛身体像是被摔碎了以后,被再次拼装起来一样。模糊的意识开始逐渐在脑海中凝结拼凑。记忆的碎片慢慢融合在一起。当时火刺在一架小型飞机上,一记雷拳将目标的脑袋轰碎,鲜血喷溅了自己一脸。就在他想要打开盒子取出神秘水晶之时,明知逃脱无望的驾驶员却引爆了炸弹。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火刺伴随着一阵灼人的热浪与刺耳的轰鸣中跳

  • 漫漫情路:旧爱换新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漫漫情路:旧爱换新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漫漫情路:旧爱换新宠目录预览:第一卷第1章毕业典礼第一卷第2章无话不谈第一卷第1章毕业典礼A市某省重点大学,即将举行第五十八届毕业典礼。操场上,早已经被穿着学士服学士帽的同学们三三两两的站满了,如诺在看台上往下看每一个人都是一模一样的。在校园的门口哪里肃然停下来了一辆的士,从的士上匆忙地走下来一个人,捧着鲜花就往学校里面冲,脸上洋溢着无比自豪,在茫茫人海中一眼就搜寻到了他的身影,带着甜甜的微笑跑了过去。当看到他正被同班女生拉着一起照合影的时候

  • 易龙志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易龙志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易龙志传目录预览:第1章寻死第2章再次出现第1章寻死星空璀璨,月色柔美,皎洁的月亮在今晚分外刺眼,夜色也很是迷人,可惜当下四周寂静欣赏无人。嘈杂的声音打破了黑夜的宁静,露台处传来一阵响声。“啊!我应该要怎么办啊?”话音刚消失就听到“嘭”一声,是一个玻璃瓶落地摔成粉碎的声音。说话的人正是此时坐在宿舍楼的天台独自饮闷酒的易皓。易皓是一个从农村来到G市上大一的大专生,本来很有可能去重点大学读他最喜欢的经济管理学专业的,但由于某些原因导致他高考失利。本来他是不想

  • 专情首席:女人,要定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专情首席:女人,要定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专情首席:女人,要定你目录预览:第1章不是什么好事第2章好友会面第1章不是什么好事“我要你,现在,马上,立刻。”粗狂的嗓音略带点性感,男人话一说完就吻上女人的双唇。“不要。”女人稍微的反抗却换来男人更粗鲁的动作。“给我,我会让你幸福的。”男人在女人的耳边轻声说着,越来越大的喘气声,男人顺着女人的脖子往下吻。听到男人的话,女人没有了挣扎,双手放在男人的脖子上,配合着男人。这时刻男人的手机突然响了。男人丝毫没有理会的意思,他的手覆上女人的背……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