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恶魔的禁宠恋人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9 23:12:27 来源:网络 [ ]

小说:恶魔的禁宠恋人

第004章 美丽的死亡之地1

疯子的心一沉,眸子中寒意涌动,刚才手下的死,让他从心底生出无力的深寒。小说恶魔的禁宠恋人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女人,我可以死,但是你不能死!"

姬天凝回眸一笑:"我不知道你只是见了我一面,就对我如此情有独钟,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意我遇到危险。"

"呸,女人,你想找死?"

"你敢杀我?"

姬天凝秀眉微微一挑,挑衅地看了疯子一眼。

疯子真要发疯了,咬牙恶狠狠地瞪着姬天凝,他发誓,等老板脱离了危险,他一定要狠狠地教训这个女人一番,让这个女人明白,得罪他疯子的人,都没有好结果。

姬天凝回身用手中的捕虫网,抓了几只虫子,乐此不疲地在草丛中轻盈地来回奔跑。

阳光下,她的肌肤透出晶莹剔透的美丽和润泽,曼妙的身姿如花仙子一般轻盈诱人。

一双明如秋水,璀璨如星的眸子,迷醉了所有人的心。

那样的她,仿佛不该是尘世所有,如从天上贬谪到凡尘的仙子,不带一丝烟火气息。版权qi-wen.com

疯子紧张地盯着姬天凝。

"女人,疯女人,这个女人绝对是个疯子,敢在这种地方乱跑。她不要命,老板的命,还等着她救。"

疯子开始抓狂,气的忍不住就想杀人。

对他而言,杀一个人不比碾死一只蚂蚁更费力和有罪恶感,或者他会抬脚放过一只蚂蚁,却是不愿意放过一个令他抓狂的人。

第一次面对一个令他怒火中烧的女人,不能随心由意地去杀死她,而是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去保护那个该死的女人。

"该死的女人,你抓够虫子没有?"

虽然如此说,但是疯子再疯,也不敢靠近那些诡异恐怖的虫子一步。奇闻网

他忽然发现,那些可怕的虫子,飞到姬天凝的附近,他急忙抬手用枪口对准了虫子。

但是虫子太小,用这种最先进的枪对准一只虫子,实在是小题大做,令疯子抓狂的是,他没有把握可以一枪打死那靠近姬天凝的虫子,又不敢靠近,唯恐打扰姬天凝抓虫子。

蓦然,他发觉那些虫子靠近了姬天凝后,就会绕开飞走,竟然不敢靠近姬天凝,令他郁闷无比的同时,也放下心来。

"诡异的地方,诡异的女人,这女人不是妖怪吧?连那种毒虫也不敢靠近她,不知道她的毒有多深。是不是那虫子咬那女人一口,就会被那女人给毒死?"

"女人,给我回来,你是在给老板收集解药,还是在玩?"

周围的人,无语地挥舞着手中的棍子,不敢有一丝大意,看着那个到处乱跑的女人。

姬天凝回眸看向疯子,"嗖嗖嗖"身上一阵发冷,看起来那位疯子,是真的要发疯了。那种可以把人大卸八块的目光若是有实质的,早已经把她乱刃分身,姬天凝见好就收,这不是看这里虫子五花八门,奇花异草太多,她就一时兴奋了吗?

急忙收起手中的捕虫网,那些虫子都已经被姬天凝收到竹管中,那种竹管有细密的通气孔,不用担心虫子会被闷死——

2

姬天凝采集了一堆的草药,才悠闲地走回到担架的旁边。推荐http://www.qi-wen.com/

"女人"

疯子抬起手指,点着姬天凝,有难以压抑控制的怒气,恶狠狠地说了一句。

"清理出来一片空地,就地先扎营。"

疯子冷着一张脸,没有人敢去惹疯子,都知道这位发火的时候,最好是莫要去惹他为妙,否则一准要倒霉。

"不行,不能在这里扎营。"

"女人,这里没有你发号施令的地方。"

"想活就不能在这里扎营,这里空旷连退避防守的地方都没有,要是有野兽过来,很容易被四面攻击。你该知道这里是魔鬼谷,每一个小小的错误,都足以置人于死地。奇闻网何况,必须找一个有水源的地方,我要煮这些草药,为你的老板清除体内的毒。"

"没有人知道这里何处有水,越向里深入,就越危险。你先给老板用药,等外面平静点,我们就出去。"

"你等得,他等不得,必须立即为他用药,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用这些药物熬水,把他泡在药液中才能清除他体内的毒素,救回他的性命。何况,没有水,你们也坚持不了多久。"

疯子沉吟片刻,他被称之为疯子,是因为他拼命的时候很疯狂,不要命的那种,并不是说他真的疯。

"你看,这里最近水源,在何处?"

下意识他就问了姬天凝一句,似乎姬天凝该对这地方很熟悉。推荐http://www.qi-wen.com/

"应该在那里才对。"

姬天凝向空中指了过去,魔鬼谷的深处,树梢上挂着一道七彩缤纷的彩虹,姬天凝猜测那里定然有水源,因此才映出那道彩虹。

众人的脸色沉了下去,那里已经深入魔鬼谷的深处,刚才那个同伴的死,令他们对满目的翠绿,生机勃勃的魔鬼谷,充满了恐惧敬畏之意,没有一个人愿意在这个死亡之地,多走一步。

那些茂密的植物,各种美丽的飞虫和动物,很可能就是置人于死地的凶手。

"要到那里去"

疯子考虑了片刻,知道外面的人,定会调集人手,把魔鬼谷的周围包围起来,几天内他们休想从包围圈逃出去。

那些人是否会追杀进来,疯子并不操心,因为他知道,即便是那些人有胆敢追杀进来,不用他们费劲,就会被这里恐怖的虫子给消灭掉。

"把这些草点燃了拿在手中,再把这些草,揉碎了用汁液涂抹在肌肤上,可以避过那些虫子。走吧,天要黑下来之前,没有到水源,找到好的地方扎营,恐怕连这个夜晚也休想活过。"

"女人,你最好给老子小心点,你给我过来安分点,守在老板的身边。"

"走,按照这个女人的说的去做。"

众人急忙揉碎了姬天凝给他们的草药,涂抹在身上,再点燃了那些枯萎的草,烟雾中,那些靠近他们的虫子,果然飞离了他们的周围,众人的心,稍微安稳下来。

"疯子,你最好派两个人在前面,用草扎把扫帚开路。还有,我叫姬天凝,不叫女人。"——

3

"动作快些,天就要黑了。"

疯子忧心忡忡地抬头看看天空,再看看玄踏星青白的脸色,昏迷不醒的样子咬牙带着众人,向魔鬼谷的深处走了过去。

有了两个人在前面开路,被虫子和隐藏在草丛蛇以及动物攻击的危险便被消除,众人的脚步加快,谁也不想在这里多停留一刻。

美丽的草地,青草如茵,繁花似锦,蝴蝶翩然起舞,众人的心却是紧紧地提了起来。

一路前方的两个人,把点燃的草插在衣袋中,用手中的扫帚清除赶走草丛中的虫子和动物,谨慎地前行,不敢快走。

"女人"

"闭嘴,我再说一遍,我叫姬天凝。"

"姬天凝,好吧,你似乎对这里很熟悉?你是哪里人?为何到了这里?"

疯子终于有时间审问姬天凝。

"跟你有一毛钱的关系吗?你管我什么地方人,到这里干什么。"

姬天凝没有好气地回了一句,心中也很紧张,因为这个魔鬼谷,诡异的地方太多,她被迫进入此地,不知道是否能够活着走出去。

"该死的女人!"

疯子气得脸色铁青,紧紧握住手中的枪,真想抬手就是一枪,让这个女人永远闭上嘴,但是他不能。

"我该死不该死,你做不了主。"

姬天凝撇撇嘴也很苦恼,先是睁开眼睛就看到NP的戏码,不堪入目的一幕。接下来就被蚊子偷袭,用枪逼着见到了那个魔鬼男人玄踏星。

现在,又被迫跟着玄踏星进入魔鬼谷,她明白,在热带的丛林中本来就充满了危险,而这样被称之为人类死亡之地的地方,动物和植物可以很好的生存,比外面生命力茂盛几倍,对人类而言,却是最大的危险。

她低头看着担架上的玄踏星,即便是在昏迷不醒的时候,仍然充满令人心醉神迷的魅力。

此时的玄踏星,多了几分柔和,少了几分冷酷邪魅,看上去更令人动心。

"魔鬼男人,你到底是谁?玄踏星这个名字,很有名吗?"

"姬医生,你没有听说过我们星爷的大名?"

旁边的一个人接了一句,若是就如此沉默地走下去,他感觉会发疯。

静谧,魔鬼谷中一片静谧,连一声虫鸣都听不到,唯有他们踏过草地的声音,和急促的呼吸声。

"没有,他很有名吗?"

"那是当然,在这金三角周围,谁人不知星爷的大名。即便是离开了这里,星爷也是名流。"

"金三角?这里是金三角?"

"你不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吗?"

姬天凝抿紧了唇,诡异啊,怎么就忽然出现在传说中的金三角了?

"在金三角大名鼎鼎,难道这个魔鬼男人,是毒贩子吗?很可能,这些在丛林中出现冒险,手中有武器,很可能是贩毒的毒枭。那个魔鬼男人玄踏星,一定就是个大毒枭,说不定很有名。"

"你们"

姬天凝说了两个字,停了下来,这些人的来历她最好不要过问,若是被她得知这些人的真正身份,恐怕她休想得到自由,会被杀人灭口——

4

"你们对魔鬼谷,知道多少?"

几个人听到魔鬼谷这个名字,脸色更加难看起来,绝望和恐惧在眸子深处涌动。

"从没有人可以从这个地方活着出去,无论是猎户还是当地最熟悉这个丛林的人,只要进入此地,就会失踪。寻找的人进入此地,同样会失踪。"

"曾经有人派了五十名手持各种武器,装备齐全精锐军人进入这里,但是那些人都凭空失踪,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是啊,一些国家也有专门的考察队,进入这里后,就再也没有能够出来,从那以后,这里被列为禁地。"

"奇怪的是,只有人类进入此地才会遇到失踪,动物和植物在这里繁衍的格外茂盛。"

"的确很奇怪,一个神秘而美丽的地方,充满了死亡气息的同时,也孕育茂盛的生命。这里的生命力极其旺盛,无论是植物还是动物,都是如此。"

"为什么那些昆虫不靠近你?"

疯子回头问了一句,对这件事,所有的人都同样的好奇。

"我有毒。"

姬天凝很酷地回了一句,心中暗笑,她只是一路上无意间发现那些昆虫绕着她走,不敢靠近她,哪里知道是为什么。

"我连为什么会在这里都不知道,怎么会知道我有什么古怪,连虫子都怕我?还是想不起,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失忆?"

"这里很古怪,你们发现没有,这里一点声音都没有。"

疯子犀利的目光,如野兽般四周扫视,他早已经发现,这个魔鬼谷中,只有风声、脚步声,还有他们清理道路的声音和呼吸声,再没有其他的声音。

静,静得恐怕,令人心悸。

绝对的安静,静到令人要发疯,每个人都紧张到极点,肌肉紧紧地绷起。

"你才发现?"

姬天凝有些讥嘲地问了一句,她早已经注意到,那些昆虫和动物即便是被惊动离开,也只有走过草地和飞舞的声音,没有发出嘶吼和虫鸣。

"难道这里的动物,都是哑巴?"

"听,你们听到声音吗?"

姬天凝侧耳聆听,问身边的人。

"美女医生,你听到什么声音?"

疯子以外的几个人,语气中对姬天凝很客气,在这种地方,医生是值得他们尊敬,以礼相待的人。尤其是这位,可以在几分钟内,完成开刀、消毒、取子弹、割肉、缝合和包扎等一系列手术的医生。

同样,姬天凝的身上,还有那敏捷的速度,同样是令他们不敢小视。

在这个令他们深深恐惧的魔鬼谷,这个女人却是可以行走自如,毫无惧色,令他们在心中对姬天凝生出依赖和敬畏之意。

"水声,我听到有水的声音,就要到水源了,天也要黑了。"

疯子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天色暗了下来,他们必须在天黑之前到达水源,安排好驻营地,否则绝难活到明天。

"啊,救我"

最前面的一个人,挥舞着手中的扫帚,拼命挣扎着,惨叫求救——

5

疯子第一时间冲了过去,手中的枪换成了一把锋利的砍刀,挥手向地上和空中的藤蔓挥刀砍了过去。

"过来两个人,把这些藤蔓砍断,该死,是食人树。"

凄厉的惨叫,从最前面的那个男人口中传了出来。

"砰砰"

几声枪响,那个被食人树缠住的男人,对着缠绕在身上的藤蔓开了几枪。

藤蔓被打折了几根,但是无数藤蔓前赴后继地扑了过来,将那个男人紧紧地缠绕在其中。

"别用枪,用刀砍断那些藤蔓,可惜没有重武器,否则一炮轰了这大家伙才有用。"

疯子手中刀锋闪动寒光,闪电般地砍了下去,转眼间就砍断了几条藤蔓。

鲜血染红了周围的草地,殷红的血,不停地从被藤蔓纠缠的男人身上流了出来,越来越多。

姬天凝仔细地看了过去,有着黑色的树干,长而宽大的叶子,叶子边缘是如刀片一样的锯齿形状。粗大和细小的藤蔓,如同活了一般,不断地延伸蔓延。

那些藤蔓上布满了紫红色的刺,那种触目惊心的颜色,仿佛是被鲜血所浸透染成。

藤蔓纠缠到那个男人的身上,就卷起捆缚住那个男人的身体和四肢,尖利的刺刺入男人的肉体,那些锯齿形的叶片,也割裂了男人的肌肉,血刚刚落下,就被叶片和藤蔓上的花朵所吸收。

藤蔓上绽放鲜艳而妖异的花朵,那些花朵是两片半圆形弯曲的花瓣,闭合在一起,巨大得令人吃惊。

藤蔓极富弹性,具有很强的伸缩力,在地上就如同活了一般的伸展前进。当有奔跑的动物触动枝条时,枝条就会弹过来紧紧缠绕在动物身上,与此同时,上面带刺的藤蔓和叶片,就会深深地刺入动物的肌肤和血管之中。

动物越是挣扎就被缠得越紧,而那些藤蔓上的花朵,是一张恶魔般的嘴,遇到鲜血和动物,就会张开,里面满是尖利带着倒钩的刺,紧紧包裹到人体上,吸取人的血液。

那些花朵中,含有极富腐蚀性的酸液,可以很快分解人的肉体,最后变成营养液被花朵和藤蔓吸收。

抬担架的两个人留在原地,他们两个人留下来保护玄踏星,他们小心地后退,离开那颗食人树的范围。

此时男人已经没有多少反抗的力量,想抽出刀,四肢都被紧紧地捆缚起来,越是挣扎就越紧。

藤蔓上的刺,还有叶片中,含有麻痹人神经的药物成分,会让人很快失去反抗能力昏迷不醒,从而成为一只乖顺的猎物。

"疯子,小心点,不要被那些藤蔓伤到你的肌肤,那些刺和叶片中,还有花朵中,有麻痹药,可以令人失去反抗的能力。"

姬天凝喊了一句。

此时他们只剩下八个人,一个人被食人树纠缠,两个人抬着担架,两个人上前去帮疯子救人。

"给我把刀。"

姬天凝伸手从抬担架的人身上抽出一把锋利的刀,跃身冲了过去。他们本来就没有几个人,少了一个就少了一份力量。

恶魔的禁宠恋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恶魔的禁宠恋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豪门婚色:总裁娇妻太迷人3章(第3章 女人,这次你逃不掉了)

    原标题:豪门婚色:总裁娇妻太迷人3章(第3章女人,这次你逃不掉了)小说:豪门婚色:总裁娇妻太迷人第3章女人,这次你逃不掉了第二天一早,她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吵醒。她穿好衣服,准备去开门,却在看到那个人的脸的时候,停下了动作。安国南在外边大声喊着:“安晓,我知道你在里边。你赶紧出来,我有事和你说。”安晓立在门边没动。这样僵持了几分钟,安国南一直在外边站着,喋喋不休。安晓觉得很烦,便将门打开了。“你烦不烦,这里不欢迎你。”他对她说:“晓晓,我是你爸爸,你怎么能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安晓冷哼一声“你是我

  • 婚姻殊途3章(第3章 醉后艳遇)

    原标题:婚姻殊途3章(第3章醉后艳遇)小说名称:婚姻殊途第3章醉后艳遇“先生?”看着空无一人的公路,司机却是有些忐忑的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刚刚明明看到一个白影出现在了路上,心里一急,也顾不上那么多赶紧刹车,只是现在是怎么回事?难道刚刚只是他的错觉?又或者说大晚上的他撞鬼了?赵有明这辈子都没有那么害怕过。小心翼翼的回头看了一眼坐在车后座,正在闭目养神的男人,他的身体还在微微的颤抖。“下车看看。”男人紧闭的凤眸睁开,狭长的眸子眯起一个危险的弧度,淡薄的唇微微的勾起,丰神俊美的五官,此时看上去却是危险盎

  • 温柔宠爱:领个妻子回家养3章(第3章 初次相遇)

    原标题:温柔宠爱:领个妻子回家养3章(第3章初次相遇)小说名称:温柔宠爱:领个妻子回家养第3章初次相遇肯定不会是那两个男人,他们已经走远了才对。凌逸辰盯着发出声响的地方,突然那里的木板被人从外面抽出来了,光透了进来。接着一个小脑袋探了进来。是个小女孩,梳着两个马尾,眉眼中透着机灵,但看到黑黑的房间,眼神中又有点害怕。“大哥哥?”小女孩走了进来,冲着凌逸辰叫着。凌逸辰愣住了,这个小不点儿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把木板给拆掉的?她又是谁?能救自己吗?没听到凌逸辰回答,她又叫了一次,“大哥哥!”“嗯?”凌

  • 隐婚蜜爱:老婆,不要跑3章(第3章 灵魂置换)

    原标题:隐婚蜜爱:老婆,不要跑3章(第3章灵魂置换)小说名:隐婚蜜爱:老婆,不要跑第3章灵魂置换“嚯”一道金光闪现,苏暖的面前,站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手中拿着红线,这样的感觉,像极了传说中的月老。紧接着,有一阵风吹来。一个人站在白衣使者的旁边,低着头,看不清脸。她突然感觉到有一丝诡异,站在那,害怕起来,全身开始颤抖。那个人缓慢的抬起头来,一张和她有着相同面孔的脸,乍然出现在她的眼里。“这”不可思议的指着那个人,目光落在白衣使者的身上,问道,“她是?”“苏暖。”白衣使者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人,

  • 向左走,向右走3章(第三章 自扇三个耳光)

    原标题:向左走,向右走3章(第三章自扇三个耳光)小说名字:向左走,向右走第三章自扇三个耳光她呼吸都在这一瞬间停滞了,但偏生对方看都没看她一眼,而是冷冷的看了一眼丁敏菲:“上车。”声音冷漠,并不温柔,丁敏菲很受用,但都没忘记告状:“江临,她刚才撞了我,你记不记得她?就是当初害的你名声扫地的那个女人,她刚才撞我,肯定是想害死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丁敏菲肚子里的……林宛白惨白着脸看向韩江临。“是吗?”韩江临淡淡的扫了一眼林宛白,反而侧过头问她:“那你想怎么收拾她?”“我想让她跪地给我磕三个响头!”

  • 乱世佳人3章(第三章 滥用私刑!)

    原标题:乱世佳人3章(第三章滥用私刑!)小说名称:乱世佳人第三章滥用私刑!一阵剧痛从额侧传来,她恍恍惚惚的看着白靖瑶凶狠的脸,冷笑一声:“怎么,你们淮南国的人都喜欢滥用私刑吗?”“私刑?”白靖瑶死揪着她的头发,突然把她扯过来,笑道:“你还没见过真正的私刑是什么呢?今儿也让你开开眼界。”话音未落,她随身的丫鬟从袖口掏出一卷布,铺展在慕灵竹面前,一根根银针呈现在她面前!慕灵竹瞳仁一缩,针!不会留下伤痕,就算是被扎了成千上百下,不说,也不会被发现!她恍然间看向白靖瑶,她轻轻抽出一根,在她面前摆弄来摆弄

  • 墨羽九璃3章(【第二章】人生若只如初见(二))

    原标题:墨羽九璃3章(【第二章】人生若只如初见(二))小说名称:墨羽九璃【第二章】人生若只如初见(二)凤九璃常年待在桐凰宫,之后陆陆续续来了一些神仙,是谁,凤九璃便是不知道的了。觉着寿宴无聊,凤九璃便默默的一个人独自酌着桌上的果酒。凤九璃酒量不好,喝了几杯脸便红红的,脑子也迟钝起来。一阵清风拂面而过,周遭的声音突然间安静了下来。凤九璃疑惑的抬起头,目光就被一玄衣男子深深吸引住,怎的都移不开。男子长相俊美,如墨的黑发松松垮垮的束着,一双撩人的桃花眼,眼角的泪痣更添几分姿色,甚至比一些女仙长得更加标

  • 穿越之嫡女太嚣张3章(第3章 惩治恶奴)

    原标题:穿越之嫡女太嚣张3章(第3章惩治恶奴)小说名字:穿越之嫡女太嚣张第3章惩治恶奴凤卿一语惊起千层浪,雨萍姗怎么也想不到,原先那个胆小懦弱的将军府大小姐会有如此心计,难道死过一回,竟能提升胆量变得如此伶牙俐齿.“岚儿,母亲知你向来宽厚,也不忍心苛责下人,这次,定是这丫头教唆的是吗~如此,这丫头是留不得了,李嬷嬷!”她以为自己被封了“长平公主”前去和亲,就真的是公主了吗~雨萍姗眼底浮现一抹阴狠:没有人可以爬到我的头上撒野,不论是谁!“小姐,救我!”凝儿哀求道.凤卿没有阻拦李嬷嬷拿人,只是指尖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