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斩龙7章(第七章 自创招式)

2017/11/9 16:23:0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斩龙

第七章 自创招式

 尚未走到村口,说明qi-wen.com一个趔趄,就被后面的几个狂战士提着战斧从脑门上踩过去,这群货也太急着去杀草狗了吧?!

 力量不如人家,我忍了!

 看看属性面板,天生的1级,系统给了10点属性点,全部分配给了力量值,没错,这就是我的战术,自己拼天下,身为一个悬壶医者,能加能打,这才是真正王道!

 ……

 先等等,不着急,奇闻网出去杀草狗肯定抢不过全力加点的狂战士、剑士等输出职业,在村子里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任务可接,接个任务再去杀草狗,那才会事半功倍!

 小镇里,一口枯井坐落在中心,枯井边,是一块块巨石垒砌成的地面,每块石头都是单独分布的,但却又有着某种微妙的维系!

 我看了足足五分钟,猛然心惊——七星阵!没错,这就是七星阵的分布,当初,在老头子的训斥下,原文qi-wen.com我脚踏着七星阵练剑不知道受了多少苦,而在游戏里,居然也有七星阵,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游戏策划者中一定会剑系高手,否则根本不谙七星阵。

 仿佛受到了吸引,我不由自主的走上前,脚踏着玉衡位,对着摇光的破军位置,猛然拔剑!

 “铿!”

 虽然是悬壶医者,但是10点力量加成,腕力不低了,铁剑出鞘,带着淡淡的剑气,这种感觉太久违了,游戏里,居然也能让我感受到剑意的存在吗?

 心里猛然热血沸腾起来,MD,真的这样的话,加上之前游戏里的宣传语,这其中的契机真的可以把握住!

 “铿!”

 第二次拔剑,那种剑意的感觉愈发强烈!

 我仿佛上了瘾一般,站在那里,一次次的拔剑,心神交汇,在游戏里体悟着剑意的感觉,似乎对于练剑者来说,这也是一种享受。网站qi-wen.com

 ……

 足足反复拔剑出鞘了近一个小时,许多新手玩家都诧异的看着我,更有一名已经升到2级的狂战士提着战斧来修理,看看我,摇摇头说:“唉,都说这游戏能够自创招式,看来还真有2B相信这种鬼话啊!那小子看起来跟我一般英俊,这智商怎么就那么低呢?”

 我丝毫不动容,继续拔剑,整个人都沉浸在这种快乐之中。

 一晃就是一个下午,没有任何的进展,让我总有一种即将突破的感觉,却又无法真的突破,直到晚上8点多的时候,外面的电话响了,自动链接到游戏里,是林婉儿的号码——

 “李逍遥,我和小月下线吃个饭,你呢?”

 我一听就激动了:“我跟你们一起啊,我中午饭都没吃多少,哦不是,我要保护你们……”

 林婉儿哼哼一笑:“行,你来我们楼下,看到你,我们就下去。”

 “好!”

 ……

 就在小镇里下线,这里是安全区,没有任何问题。

 取下头盔,看看对面的床上,眼镜兄身体颤抖,像是抽了筋似的,应该是正在练级,不打扰他了,我跟林婉儿去吃饭就好。

 出门,来到女生楼下,很快的,林婉儿曼妙的身姿出现在楼下,东城月也提着白色小包匆匆的下楼,远远的看见我,东城月比林婉儿还要热情:“HI,逍遥!”

 我点头一笑:“你们好,去哪儿吃?”

 “继续,1号食堂吧?回来还能练会级……9.1开学上课,我们趁着这还能专心玩几天呢!”

 “嗯!”

 ……

 餐厅里,点了几个炒菜,三个人相对坐着等着吃饭,两个MM似乎也饿了,嗷嗷的轻声叫着,似乎恨不得一口把我吃了。

 林婉儿把玩着手机,靠在椅背上,长发落在精致的肩膀上,一瞬间的风情万种让人动容,我看看她,没有说话,在心底告诫自己少侠请自重。

 过了一会,林婉儿抬头看看我,说:“李逍遥,一个下午,你升到多少级了?”

 我:“1级,没有去打经验。网站http://www.qi-wen.com/

 林婉儿愕然,张了张小嘴:“不是吧?不去杀怪赚经验,你要干嘛?就算是以后当我和月儿的仓库号,也至少要有能力跑到主城去啊,一路上的小怪都能虐死你……”

 我有些尴尬,摸摸鼻子,笑道:“其实……其实我在游戏里摸索一下游戏套路而已,暂时还不太适应这种97%拟真度的游戏。”

 “嘻……”林婉儿忽然笑了:“真菜!”

 她的目标达成了,应该心里正在暗爽,损我的感觉胜过一切了,这女人就是记仇……似乎,也不太对,我那天几乎把她的身体看光了,依照这种国际大腕女儿的习性,林婉儿没有直接把我杀了灭口,都算是比较宽容了。

 东城月也愕然的看着我:“逍遥,你可真是别具一格呢……”

 我点头一笑:“小月,你和大小姐都升到多少级了?”

 东城月抿抿红唇:“我们还好,我升到7级了,婉儿是6级,其实你不要叫大小姐啦,婉儿又没有什么架子,叫她婉儿就行了……”

 林婉儿瞪着我:“不行,他不许叫我婉儿!”

 我默默道:“知道,我不叫,大小姐……”

 东城月看看我,又看看林婉儿,然后似乎洞察到了什么,掩嘴轻笑:“呃……看起来二位之间一定有什么故事,不然也不至于这样……啊啊,婉儿别揍我,我不说就好了……”

 两个绝色MM一闹,远处吃饭的几个男生就看呆了,嘴里的面条都掉下来了。

 不久之后,几个炒菜上了,我没有太嚣张,只吃自己面前的菜,然后吃了三碗饭,看得林婉儿有些愕然,那表情太欠了,一定是觉得我吃那么多,居然才1级,简直就是光吃饭不做事的主!

 ……

 晚上10点,电话响了,是林天南的号码——

 “小李,今天过得怎么样,婉儿没有太难为你吧?”林天南说。

 我摇头:“怎么会,大小姐对我挺好的,林先生你就放心吧!”

 林天南笑笑:“嗯,婉儿性格其实很温和,不过……对于我给她安排保镖贴身保护这件事,她一直非常抵触,之前的几个保镖都受不了挤兑而放弃了,希望你能坚持下来,任重道远啊……”

 我微微一笑:“其实没什么,就是陪大小姐吃吃饭、玩玩游戏而已,我能胜任。”

 林天南哈哈笑道:“那就好,对了,你的游戏水平怎么样?之前的游戏战网排名多少?”

 我说:“三百多万名。”

 “哦,那就是很菜了……”

 我:“……”

 ……

 挂了电话,眼镜兄下线煮面吃了,手舞足蹈:“李小子,怎么样,这97%拟真度的游戏超给力吧?我已经4级了,很强劲吧?你多少级了?”

 我面无表情:“1级,你想怎么样……”

 “哈哈,1级??我擦,你被怪物秒了多少次,才1级?”

 我淡淡道:“没办法,1级就1级吧,我是悬壶医者,没有攻击力的……”

 “悬壶医者,这是奶水职业啊?虽然杀不动怪物,但是能够给自己加血,也不至于被杀回1级吧?李小子,你可真不是一般的菜,不过不用着急,有哥哥在,回头我带你练级,一定让你成为天命里屈指可数的高手!”

 “你丫就一不吹牛会死星人!”

 “哈哈!”

 ……

 晚上,又玩了一个多小时的游戏,继续寻找游戏里的剑意感觉,但还是没有什么进展,不过我没有着急,反正就是一场游戏而已,不急着突破,然后,12点之前下线睡觉,这是林婉儿给我的作息时间。斩龙7章(第七章 自创招式)

 翌日清晨,7点整起床,去买了早点,给林婉儿、东城月送过去,可惜不能上楼,宿管阿姨凶巴巴的冲着我怒吼:“那小子,你想上女生楼,先过我这关!”

 我悻悻而去,同时也发现了宿管办公室里还有两个年轻的保安,从行动上看,有点功夫,嗯,肯定是林天南安排的,为了这个女儿,老家伙除了我之外没少安排暗哨。

 重回宿舍,继续练剑。

 转眼一个上午过去,我的铁剑都重新修理了一次,却依旧没有在游戏里有什么突破,不过,我能感应到,即将突破了,那种面临谷口的澎湃感愈发强烈!

 ……

 中午,餐厅,陪着林婉儿、东城月吃饭。

 “24小时了哦……”东城月笑道:“据说,大部分的玩家已经离开新手村了,据说,等级最高的人已经12级了。”

 林婉儿挽着秀发吃饭,笑嘻嘻道:“我也11级了!”

 东城月:“我下午再练2小时就升11级了,呜呜,我一个灵术师,居然练级速度比不上刺客,婉儿你给我好大压力……”

 林婉儿抿嘴一笑,指了指我,说:“没事,那边的那位,可以给你一点安慰……李逍遥,你多少级了?呃,全服务器排名多少?”

 我沉吟一声:“1级,全服务器排名第整整100W名……”

 林婉儿的漂亮脸蛋仿佛石化了,怔怔的看着我:“一共也就100W人参加第一次开放公测而已……你你你……你可真是《天命》的耻辱……”

 我默然:“擦……”

 东城月吃吃笑:“没事,等我闲下来,我来带你升级……”

 我点头:“谢谢东城,你可比我们大小姐体贴多了……”

 林婉儿目光一瞥我,杀意暗藏:“哦?你再说一遍……”

 我紧握筷子:“早点吃,吃完了还可以回去练级……”

 ……

 下午1点,草狗村。

 “铿!”

 铁剑第N次出鞘,同时,波荡出一股无形剑意,也就在这可,我身体一颤,一道金色光芒从脚底升起,同时,一阵系统铃声萦绕在耳边——

 “叮!”

 系统提示:恭喜你,熟练度完成!你自创了招式,效果为拔剑后,攻击力提升10%,请为该招式命名!

斩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斩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甜蜜暴击:我的恋爱时光9章(第9章 算不算夫妻联手)

    原标题:甜蜜暴击:我的恋爱时光9章(第9章算不算夫妻联手)小说名:甜蜜暴击:我的恋爱时光第9章算不算夫妻联手“这是何家,我姓何,为什么我不能回来?”深吸一口气,何斯迦径直走到何千柔的面前,镇定自若地反问道。“想走就走,想回来就回来,你以为你是谁?”何千柔看着面前脸若桃花的漂亮女人,一番打量下来,她发现,何斯迦竟然比记忆中的样子更美了。而且,她看起来过得相当不错,绝对不潦倒。虽然不愿意承认,可这就是事实。一时间,何千柔心生恨意,大声责问着。“我当然知道我是谁,就怕你不知道你是谁。有些东西,你得不到

  • 第一婚宠:腹黑老公别闹了9章(第009章:前任男友)

    原标题:第一婚宠:腹黑老公别闹了9章(第009章:前任男友)书名:第一婚宠:腹黑老公别闹了第009章:前任男友夏安好发现,在厨艺上面自己和楚泽还是有相当一段距离的。不是同一个等级的啊!楚泽连着原汤化原汁这个道理都知道,可她若不是楚泽说,压根不知道这个常识。吃完之后,夏安好就把碗洗掉了准备回到房间。楚泽刚好也去旁边的那个房间。在楚泽进入那个房间的时候,夏安好无意的朝里面瞥了一眼。虽然只是朝里面瞥了一眼,可却发现那房间根本不是卧室,倒是一个书房。夏安好一开始过来这里,看到这里客厅餐厅厨房都那么大,心

  • 我只喜欢你9章(第九章 怀孕)

    原标题:我只喜欢你9章(第九章怀孕)书名:我只喜欢你第九章怀孕走出了医院的门,陆昕雨温善纯良的笑脸一收,换上了阴毒的面容。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在响,她戴上耳机接了起来:“按照计划行事。”“我说过了,那笔钱等我嫁给了宋衍,会给你,现在你逼着我,我拿什么给?好了,就这样,别啰嗦了。”晚上叶皖卿坐在沙发上,眸光呆滞的盯着窗外,直到那刺眼的车灯透过落地窗玻璃,透到了她的脸上,她才恍惚间回神。宋衍开门进屋后,她木讷的转过脑袋!男人今天似乎心情不佳,那张成熟稳重的面容上布满了寒霜,特别盯着她的视线满是冷鸷。叶皖

  • 与你情深9章(第九章 九九八十一道荒火)

    原标题:与你情深9章(第九章九九八十一道荒火)小说名称:与你情深第九章九九八十一道荒火七色仙障外,君晏清厉色看着风霓裳疯狂之举。千年的时光,他从未见过如此癫狂的风霓裳。君晏清不禁愣怔的失了神!直到,茗雪微颤着倒在了血泊之中,他才面色赫然大变的怒叱:“禀一,破阵,救人!”……茗雪面容扭曲:“救救我……我错了,霓裳姐姐,求你,放过我。”风霓裳眸露着冷光,勾着一抹快意的笑容:“茗雪,你不该惹我?更不该一步步的逼我……”步步忍让,哪怕是被囚禁在暗牢十六年,风霓裳都未曾想过要茗雪的命。直至,茗雪丧心病狂的

  • 和你一起拥抱世界9章(第9章 新征程却不是新心情)

    原标题:和你一起拥抱世界9章(第9章新征程却不是新心情)小说书名:和你一起拥抱世界第9章新征程却不是新心情芮昕关门出来之后,后面屋里传来薛睿发狂似的一声嚎叫。她依旧面无表情,从包里拿出一条围巾来,裹在脖子里。终于要离开这个破地方了。芮昕去幼儿园接了墨墨,又找了一家小旅馆住着,一切都按照她计划中进行。可是目的地却变成了M市。已经走到这一步,幼儿园那边也给墨墨退了学,补足学费和生活费后,芮昕已经剩不下多少钱,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变换工作,只能顺着这条路走到头。芮昕叹了口气,躺在床上抱着墨墨。“墨墨,我们

  • 韩先生,别来无恙9章(第9章:出卖色相)

    原标题:韩先生,别来无恙9章(第9章:出卖色相)小说:韩先生,别来无恙第9章:出卖色相我所在的这家公司叫做真材装修设计公司,主要从事装修设计,我是一名设计助理。公司老板是一位年近四十的女强人,我们都叫她李姐。离岗时间太长了,一开始工作我有点不适应,工作不比以前效率高。设计部让我去打印文件,我正捧着一堆文件,李姐看到后把我叫进办公室。我一股脑地把文件放到了李姐的办公桌上,文件太多,捧得我手都酸了。李姐帮忙整理着我放在桌上的文件,这让我怪不好意思的。“子倩,正阳走了,你也别太伤心,你还年轻,以后还有

  • 前夫好久不见9章(第9章 他就是想要报复自己!)

    原标题:前夫好久不见9章(第9章他就是想要报复自己!)小说名称:前夫好久不见第9章他就是想要报复自己!时夏浑身湿透,吓得脸色都白了,刚才那一瞬间,她真的是和死亡擦身而过。惊惧的抬头,看向救了她命的人,感谢的话还没说出口,浑身酒是一震,怎么会是他!“你觉得你这条命赔得起车子的维修费吗?”霍云霆声音冰冷的开口,眼角都是危险的寒气,刚才如果他晚一秒钟,现在她就已经躺在地上,变成死人了!嗓子像是被,什么堵住了,被怼的说不出话,她重新站稳身体,拉开和他的距离,刚才,他是为了减少车主的损失,才救她的吗?“老

  • 偷个宝宝:总裁娶一送一9章(第9章:谁把流年暗偷换(4))

    原标题:偷个宝宝:总裁娶一送一9章(第9章:谁把流年暗偷换(4))小说名:偷个宝宝:总裁娶一送一第9章:谁把流年暗偷换(4)“不是这样的...”顾乔想要出声解释,“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她看着薄砚祁的脸,她的第一次,给的是他,不过她是顾乔,而不是此刻的‘冷思薇’。但是这些,她没有办法跟这个男人说。薄砚祁仿佛听到了笑话一般,‘呵’了一声,“不是这样的,你以为我傻吗?被多少人上过了?也不知道补张膜再来上我的床!”顾乔紧紧的攥着手,指甲陷入掌心,男人的每一句话对她来说,都像是一把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