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冥夫要压我14章

2017/11/9 2:26:43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冥夫要压我

第014章赶紧离开这里

  妈蛋!

  这就是冷陌给我找的贴身保镖!敢情都不知道在做什么美梦!

  “老色鬼!”我怒冲冲的又大吼了一声,阅读qi-wen.com结果还是没什么反应,特么的,冷陌还说让老鬼保护我,不允许我被伤害到,这尼玛叫保护?!老鬼昨晚还多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说只要我出了什么事情他立马就会出现,这尼玛,我都叫两声了还没有任何反应!

  我又叫了两声,还是没反应,我用脚踹了他一脚,踹到是踹到他的身体了,但仍然没反应,就在我以为这老鬼会不会是因为白天有阳光然后真的死了的时候,老鬼的身体动了动,翻了个身,然后他睁开了眼睛。推荐http://www.qi-wen.com/

  在看到我的瞬间,老鬼一下子坐了起来:“童姑娘,您醒了啊。”

  “呵呵有谁会在马桶上舒舒服服睡一整天的你告诉我。”我已经相当无语了,也不想再跟他废话了,绕过他离开了这公共卫生间。

  天空中还飘着小雨,不过对于炎热的夏天来说并无大碍,我看看我身上已经破破烂烂的裙子,又身无分文的,为今之计还是先出租屋一趟再说吧。

  我打了出租车,老鬼也飘进来了,坐我旁边,奇闻网还偷了司机一点钱偷偷递给我,我本来想还回去的,可手还没伸出去又缩了回来,妈蛋,到时候我怎么跟司机解释?司机肯定以为是我偷的,我还想不想脱身了的?

  最后只好做了这一件坏事,用司机的钱,让司机送我到了出租屋。

  我租的房子是个不大的小公寓,公寓里有三间卧室,除了我以外还有另外两个女生,张燕和赵丽,都是大学生,我和她们相处都还算融洽,只是我这人比较沉默寡言的,推荐http://www.qi-wen.com/她们和我也算不上太熟。

  今天是星期三,她们有课没在房子里,我进了卧室后老鬼也要跟进来,我用力的把卧室门关了起来还冲老鬼吼了一句后,老鬼没敢进来了,我这才脱了破碎的裙子去洗澡了。

  清洗完自己,我的精神和思维都基本恢复到了一个比较好的状态,我重新换了T恤裙子,拉开卧室门出去,老鬼在外面等着我,问我:“童姑娘,您真的要回去吗?”

  我点点头:“对。”

  我要回去看看父母的情况,既然这些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就没想去逃避,说我逆来顺受也好,不管怎么样,生活都必须要继续的,不是吗?

  不过当前问题是先要……

  咕噜噜……

  我肚子叫了很大一声,老鬼忍不住笑了一声,我瞪他:“笑什么笑!”

  老鬼赶忙止住笑:“童姑娘,我也饿了,要不我们吃点东西再去找您父母吧。”

  “鬼也能吃东西吗?”我有些奇怪的问。

  老鬼一脸得意,也不知道他在得意个什么:“那是当然!”

  我无语,摇摇头,去冰箱里拿了瓶牛奶出来,想了想,转头问他:“你要吃什么。”

  可能是我第一次对他态度不再是那么凶了,老鬼眼睛里竟然有了泪光:“谢谢童姑娘,老头我还是第一次被这样关心呢,说来也是惭愧,对不起,又让您看笑话了。”

  “第一次被关心?那你生前的儿子女儿老婆呢,他们不关心你?”

  老鬼摇摇头,没有再说话。

  我也没多问,拿了面条出来煮,我不知道鬼要吃什么东西,老鬼说他可以吃和人一样的东西,不过吃了没什么用,不会伤害到他们,也不会为他们补充什么能量,只是因为鬼也会感觉到肚子饿,推荐qi-wen.com所以就有想吃东西填饱肚子的欲望。

  然后我就煮了两碗面条,和一只老鬼面对面吃了面条,这种感觉真是……无法形容。

  因为心中惦记着父母的事,我很快的吃完之后就离开出租屋了。

  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回家了还是在王家,我想先去王家看看,老鬼一直默无生息地跟在我的身后,我也没精力赶他了,随便他了。

  一路上我都没有什么心情说话,我不知道回家之后又会遇到怎样的情况,这样的父母真的没有办法去原谅,可是自己却也没有办法去恨他们。

  想着走着,我回到了王家,王家大院里围着很多人,进进出出的,我躲在旁边,朝大院里小心翼翼的看去。

  院子里有几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还有担架,担架上盖着白布,有人死了,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赶紧缩回身子蹲在角落。我不知道死的人是阴阳先生,还是王傻子,还是王傻子的父母,亦或者是……我的父母。冥夫要压我14章

  我听到旁边围着看的人在说:“好惨,死了那么多人,没想到一个孩子,竟然心那么狠,还好不是我家养的,现在想想我都后背发凉,连亲生父亲的胳膊都狠得下心来砍,还连自己未婚夫都杀了,真是天杀的啊,这心也太狠了吧。要不是佣人及时赶来,那她不得连父母都一起杀了啊,好可怕!”

  另外一个说:“听说现在逃走了,警察在到处调查呢。”

  他们在说什么?什么意思?王家的人和我父亲的胳膊不是被鬼咬掉的吗?怎么又冒出了一个凶手?

  我想了想,看向旁边老鬼:“老鬼你既然是鬼,那么他们应该看不见你吧?要不你帮我进去听一下他们在说什么再回来告诉我。”

  老鬼连忙献媚:“遵命童姑娘,我去去就回!”

  我躲在大门外偷看,看到了那个不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父亲,他的其中一条胳膊已经消失不见了,半躺在担架上接受着治疗,我的母亲在旁边哭泣着,看上去没什么大的伤口,只是受了些惊,王傻子的父母也还活着,王母脸上有一条又长又狰狞的红色抓痕,一看就是厉鬼抓的,王父也好不到哪里去,胸膛上还在流着血,不过总的来说都没有生命危险。

  至于王傻子和阴阳先生,已经盖上了白布。

  或许是我还没狠到巴不得这些人去死的地步吧,看到他们还活着,我总算是吁了口气。

  很快老鬼回来了,一回来就紧张无比的对我说:“童姑娘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冥夫要压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冥夫要压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版权http://www.qi-wen.com/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七绝散作十首

    1、从教感言——观大型眉户现代剧《迟开的玫瑰》(小序)2004级2班“思索人生价值,畅想美好未来”主题班会将于2003年9月26日午自习召开,余作此诗以明志,并鼓舞士气。三尺讲台添岁月,人生无悔慨然过。吾虽左耳突聋客,愿捧明星撒满河!2、题理补(2)班“为了理想而努力”主题班会植桃种李忘春秋,苦辣酸甜在心头。但得桃飘和李舞,不辞羸病溉清流!3、世博会有感廿一世纪世博开,百态千姿入眼来。五彩缤纷融万汇,和谐盛世唤春回。4、题“西部鹰王”王澄宇鹰画《雄霸天地》(小序)公元2010年3月3日,岁在庚寅

  • 2018最具投资价值的书画艺术家:冀绘明

    2018最具投资价值的书画艺术家:冀绘明冀绘明,别号抱朴子,三晋上党人,中国当代画家兼书法家,醉心于中国画及中国书法研究与创作。现为世界华人书画家协会北京宋庄分会执行主席、中国领导干部书画研究院常务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画艺术委员会会员、全国美术教师工作委员会理事、中国艺术教育促进会会员、山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画家师承:痴迷绘画三十余年,堪称“画痴”。之前在山西大学美术学院国画专业科班学习,继而赴北京大学国画高研班、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国画高研班深造。远求顾恺之、文徵明、徐悲鸿、傅抱石等大师,

  • 奋斗之风飘扬中国梦

    幸福是一个人的需求得到满足而产生长久的喜悦,并希望一直保持现状的心理情绪,要幸福就要奋斗,因为奋斗,我们享受挥汗如雨的畅快;因为奋斗,我们拥有无悔的青春;因为奋斗,我们终觉自我价值的实现是对人生最好的交代;因为奋斗,我们愿意以耕耘换来更多的满意。站在新时代的征程上,每个人都有出彩的机会,幸福需要更多的色彩描绘;幸福需要更多的地气实现;幸福需要更多的实干填充。陈希说:要把奋斗精神落实到本职岗位上,落实到改造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上,幸福也就可以以小见大。肯干事。是党员、是干部,身居不同岗位的要职,要以

  • 致敬大雨中那些我们“最可爱的人”喀什警察

    新疆喀什讯:(张成学)暴雨来袭,别人往家里跑,他们往路上跑,他们是城市的坚守者、守卫者。5月20日至21日,喀什市连降大雨,部分路段淹水导致交通拥堵严重,警情就是命令,我市警方迅速启动恶劣天气应急预案,喀什民警特警冒雨上岗、全力以赴,疏导交通、救助群众、处理交通事故,确保道路交通安全、有序、畅通,守护着群众出行安全。一场大雨让路边不少公交站产生积水,为了确保道路畅通,执勤的民警特警前往各个路段积水严重区域疏导道路交通,引导车辆、行人往安全地带通行,使用铁锹、抽水设备、扫把等工具持续疏通下水道,不

  • 释延振第九期的收徒班上,又一奇迹出现

    为方便北方的学员,应大家需求,釋延振师傅狼牙山佛缘禅寺第九期免费收徒训练班成功举办,2018年5月18日-21日,30多人,各美业大咖,养生达人以及中西医医生等有缘人共同交流学习。这个小伙子叫李达今年37岁,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犯头疼病,病疼起来撞墙痛苦不堪,吃止疼药打杜令丁最后也不管用了,来到狼牙山佛缘禅寺参加我第九期的培训班,他说了这种情况后我就让他喝了喝自在绛酸茶。当天奇迹发生啦这几天已好了不疼了,给病人解除痛苦是我最开心的事!

  • 男子每次约会都用一个暗号

    两个人的约会是有暗号的。而他们两的暗号就是她家客厅的那扇窗户。如果窗户是开着的,就表明这天晚上她有机会出去。于是,他就在老地方等。常常是等了最多不到半个钟头,她就会如约而至。当然也不是绝对的灵。有时候就不行。比如有一次,明明窗户是开着的,可他左等右等就是不见来人。第二天打电话一问,才知道是在临出发的时候突然有不速之客来访,而且一坐就是好半天。她心里干着急,又不好表现出来。不过,这种情况毕竟不多,绝大多数情况下是愉快的,她也是愉快的。有时候就想,那扇窗户,不正是一种象征物么?当那扇窗户是开启的时候

  • 那些留在老西安人回忆中的身影,如今都在哪里?

    时代在进步,科技在发展当大家在不断接触新事物时,你还会记得曾经那些老古董吗?笨重的大哥大,慢吞吞的老爷车、台数很少的黑白电视机?还有那些街头巷脚用双手谋生的手工匠人你还记得吗?钉秤记得小时候爷爷带回来一个秤,教我怎么称重,那时候没有电子秤,用的秤都是制秤人精心制作的,做秤是精细活儿,精细制作,毫厘必究,现在各种店铺中电子秤已经代替了手工秤,制秤人这个老行当也渐渐消失在人们视野中了。补锅匠那时候家里锅坏了,会先存放起来,等着那流动在大街小巷挑着特殊担子的身影叫喊着“补锅咯,补锅噢.....”然后补

  • 故事:公公早出晚归,还穿红戴绿,儿媳跟踪一天,回来哭瞎眼

    我叫梅子,我和老公开了家小饭馆,生意虽好,但也只够维持基本生活,因此尽管我俩结婚五年了,可依旧没要孩子。因为现在养个孩子,实在是千难万难。前些日子,婆婆因病去世了,我怕公公一个人孤单,于是就将他接到我家,方便照顾。公公很是消沉了一段时间,后来缓过劲来,就到我的小饭馆帮忙。看着他成天忙前忙后,脚不沾地的跑,我又怕他累着,就让他歇着,有什么活也抢着干。我让公公没事就出去散散步,打打太极或者找个老朋友下下棋什么的,怕他孤单,还给他买了台唱戏机。最近几天,我发现公公经常早出晚归,走路都带风,似乎心情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