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豪门少奶奶2章

2017/11/7 21:02:52 来源:网络 [ ]
书名:豪门少奶奶
第一章 车祸

柳城市的第一人民医院。阅读qi-wen.com

“抢救室准备!高速公路上连环车祸,近20个病人5分钟后到。”张医生挂了电话后眉头紧缩,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表情。

身边一名实习的小护士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危机情况,略微有些担忧地说:“张医生,手术室可能不够……”

“小林,等下病人来了,你将受伤稍轻的病人带去紧急诊救室。”

“嗯……”

护士小林刚刚应答一声,一位年轻的女医生有些急促地过来说道:“张医生!准备手术!高速公路上其中一批患者已经到达抢救室!”

张医生一面听着一面在无菌室换着手术服,向身旁的小护士说道:“小林,你让剩下的人先去紧急诊救室,不在医院的,迅速打电话调回来!快!“

……

沐桐在模糊之间似乎感觉耳边有人急促地说着话,眼前刺眼的白光突然打开,照得自己睁不开,想流泪却又流不出,嘴唇干涩难耐。

是不是真的……要死了。

下一刻,意识又陷入沉沉的黑暗中。

“张医生!病人陷入昏迷状态!“

“体温和血压多少?“

“38度,90//60mm//Hg。说明http://www.qi-wen.com/

“准备注射,生理盐水10ml,奥美拉唑钠针40ml。“

……

“剪刀。“

……

“镊子。“

……

“擦汗。“

……

“准备进行缝合。“

张医生说完这句话,抬头看了看病状显示屏上的数字,安心地吐了一口气,紧锁的眉头稍稍放松了些。

随后问道:“这个女孩是……今天结婚吗?送来的时候身上的婚纱已经破碎了……“

“好像是的,那新郎官一定很着急吧……还好张医生救活了她……“一旁的小护士又为张医生擦了擦汗,脸上也带着一丝如释重负的微笑,他们觉得救了这个女孩便是拯救了一个家庭,毕竟女孩一生中最美的时刻就是穿婚纱的时候,活下来的她以后会幸福吧……

……

另一边。豪门少奶奶2章当薛影桦有些狼狈地赶到抢救室门外时,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副场景。

“末……末兮……“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声音的颤抖,眼睛只是死死盯着从手术室里推出来的女孩。

女孩原本漂亮的脸蛋不知被什么尖利的东西给划出一道刺目的伤痕,身上的血液还未完全凝固,身体便已失去了温度,白皙的胳膊此刻是一片血肉模糊,依稀可以看见她手上曾经戴过手镯的印迹,想必早已破碎不堪而不知遗落何方了吧。

还想再看看她的脸时,一块白布已经盖住了她的全身。

“您是这位死者的家属吗?不好意思,我们已经尽力了。“医生略有些惋惜的说道。然而这样的场景他们见多了,并没有觉得太过悲伤,每天有太多的人从这里逝去,作为一个外科医生,已经是司空见惯。豪门少奶奶2章

薛影桦不动,眼睛依旧死死地盯着面前被白布盖住的人儿,眼中的血丝似是要跳出来将一切吞没,身上的寒芒让所有人都不敢靠近这个男人一步。

略微沉重的哐当声打破了这死寂的局面,从手术室被推出来另外一名女孩,她脸上的面容很是恬静,鼻尖上叩住的呼吸机被呼出的水汽染白又消失不见。她就那样安然地躺着,仿佛好像只是睡着了一般。

“将她安排到普通病房。“张医生吩咐着一旁的护士道,随后又看了另一边已经用白布盖上的那架担架车,叹息了一句:”这个先送去太平间……“

话还未说完,张医生只感觉自己的脸重重一麻,鼻尖上的眼睛飞向一旁,口腔里的血型味顿时充斥整个味觉。稳住略微颤抖的身形,看着眼前这个近乎疯狂的男人。带着几分惊恐。豪门少奶奶2章

“先生你……”

“我问你,她怎么死了!你们是怎么在救人的!”此时的薛影桦像一只发疯的狮子,用全身的力量用力咆哮着,双手紧紧地攥着医生的领口,指节微微发白,却在不停地颤抖。

“先生您先放手,张医生不是负责这个女孩的主刀医师。您先……”一旁的小护士看到张医生被狠狠地打了,心中也是一急,紧张地说道。

“滚开!”薛影桦直接毫无顾忌地就将小护士推到在一旁,他不想管这些说辞,医生都是这副嘴脸,死了人,他们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这时候,那个已经得救的女孩已经被推离这条长长的白色走廊,从薛影桦身边擦肩而过,只那么一瞬间,薛影桦感觉时间就停滞在这擦肩而过的一瞬间。

……

将她安排到普通病房。

……

这个送先去太平间……

……

同样的花一般的年纪,花一般的样貌,为什么……

为什么……

一朵已经全部枯萎了,还有一朵……在凋谢的边缘却又长出了嫩芽。阅读qi-wen.com

薛影桦站直了身子,转头深深地望了一眼那个被救活的女孩,眼中的深邃与冷寂仿佛一个宇宙黑洞,要将一切都吸入进去。

突然不再疯狂的薛影桦让张医生和护士都微微松了一口气,赶忙离开了现场,这个男人他们惹不起。

男子好看的薄唇稍稍轻启,吐出的话不带一丝温度。

“去查一下,事故发生的原因……我要知道一切……”

身边的贴身秘书眼睛都未眨一下,微微欠身,随即转身静静离开。

豪门少奶奶》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豪门少奶奶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三届书法作品展入展名单

    近日,第三届西部书界新秀系列书法研修班学员书法作品评选评审工作在京圆满结束。本次评选工作面向第三届西部书界新秀系列书法研修班的学员,经过评委会严格评审,共有30位作者入选。本名单为公示名单,公示期为2018年4月27日-5月3日,共7天。公示期间,如发现有违规问题,可向中国书协(大型活动处)举报;公示期结束后,仍接受对有关违规现象的举报,举报材料要求信息准确,事实清楚,中国书协将依照相关规定调查处理。中国书法家协会2018年4月27日第三届西部书界新秀系列书法研修班学员书法作品评选前三十名作者公

  • 我们在进行算姻缘的时候需注意什么呢?

    婚姻关系到一个人的一生,想必每个人都会希望自己有一段美好的姻缘,可以值得自己去珍爱一生。所以,有些人会通过八字算婚姻,希望算出自己婚姻的早与晚,好与坏。而且在古时候,人们算姻缘也是很有讲究的。那么我们在进行算姻缘的时候需注意什么呢?下面来给大家介绍下。第一点是属相要合、八卦九宫配婚要合、年命要相合。古人云“嫁娶之法说与知,先将女命定利期”,意思就是当要选择嫁娶日期的时候,要以女方的年命为基础,根据女方来选出个好日子。第二点是两个人的姓名人格数理五行要相生,两个人的命局日主五行要相生;姓氏五行也不

  • 四月春光,捻字为香

    春日里,舒服的温度,轻折风袖,是一朵朵的桃花开,凭栏,话深意,风一吹,就落下一行行相思。一览无遗的阳光,倾洒而下,我扬起面颊,闭着眼睛看太阳,满目柔柔的粉,恰到好处的香,喜欢这样,在一份煦暖里,我看到儿时的自己,在树下,一朵一朵数着枸杞花,眼睛弯弯的笑,像花儿一样。总会在某一个瞬间,因某一个事物,而陷入某种思绪,就像倒转的胶片,在检索的标签里回望,亦如此刻,终究是太过感性的人,也深知自己的随心随性并不是轻松的事,却依然喜爱这样的一念而起。关于文字,已经不记得最初的念起,只是任由自己写写停停,常常

  • 华艺讲堂:善本碑帖赏析

    善本碑帖在历经了岁月沧桑之后,能流传至今,实属不易。除了自身拥有的重要的书法艺术价值外,还蕴涵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何为善本碑帖?从拓本上看,椎拓较早、存字较多、拓制精良;从题跋上看,则是名家真迹、言之有物、书法精美;至于流传,不外乎名家递藏、精工细裱、品相完好。一份碑帖,若能满足这些条件中几个,已可称之为善本,若全部条件都符合,则可被认作善本中的善本。如吴昌硕、王国维等题跋的《石鼓文》卷及赵之谦考释的《刘熊碑》册,皆是符合上述全部条件的善本。4月28日下午三点,广州华艺国际春拍系列活动之华艺讲

  • 作为师父,他坑了自己的弟子,让弟子变的人不人鬼不鬼!

    小刘侃封神,接着给大家侃!西伯侯姬昌,在羑里城被囚禁七年之久。靠着散宜生给费仲尤浑送礼,他们二人帮姬昌说好话,纣王发了善心,放姬昌回西岐,并给他加官进爵,并夸官三日。可姬昌在中途听了黄飞虎所言,只夸官两日就逃回了西岐。姬昌这一逃跑,没有反心也变成了有反心的事实。纣王下令追捕姬昌。就在这时,终南山玉柱洞的云中子心血来潮,掐指一算,姬昌该今朝难满,便派雷震子下山救父。可此刻的雷震子只是个七岁孩童,修行法力不够,而姬昌又不能死,所以,云中子便将雷震子改造了一番。看雷震子被改造后成了什么模样?青头红发,

  • 恐怖故事:同一个鬼遇到了两次

    直到现在为止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的存在至今还只是一个谜,不过随着现实中的灵异恐怖事件逐渐增多,让我们有时候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而且还被好多人亲眼见过!按照封建迷信的传统说法,人在去世之后就会直接去阴曹地府报道,只有那些心愿未了的枉死冤魂,才会停留在人间,而且这些枉死之鬼都是一些恶鬼,遇到之后会非常的麻烦,没准一不小心我们的小命儿就要交代道他们的手上了!但是不管是什么鬼,他都不会主动招惹和自己无关紧要非亲非故的人的,有人误以为鬼总喜欢在那些阴暗僻静不容易被人发现的角落里面呆着,如果您真的那

  • 如何保养血珀,使之美丽如初?

    大家都知道血珀是琥珀中的佼佼者,是不可多得的琥珀宝石。血珀的颜色大致分为酒红是、血红色、暗红色。血珀镶嵌戒指或者血珀镶嵌吊坠之类的都是每个女性都梦寐以求的,对于已经得到心爱血珀宝石首饰的朋友们,如何保养好自己手中的血珀呢?最好的天然血珀产自缅甸,但缅甸血珀含有大量的二氧化铁,非常不好保存,这里之所以单独把血珀拿出来就是这个原因。他们认为,血珀的红皮不可避免的要氧化掉,任何办法都无法阻止。氧化之后的缅甸血珀表面回出现一层裂纹,很难看,只能打磨掉,分量减轻了不说,色也变淡了。接触过缅甸血珀的人都知道

  • 幸福的小事

    弟弟周末来苏州游玩,在家里住了两天。走时,我送他到地铁口,他说:“你和姐夫的每个瞬间都很幸福。”弟弟是周六过来的,傍晚我到小区门口接上了游玩一天的他。我和先生结婚快两年了,公公婆婆在老家,我们在城里租房子住。弟弟也是第一次来我们的住处。到家后他放下包便做在沙发上“吃鸡”,我在厨房烧晚饭。喊他吃饭时,他问我不需要等姐夫吗?我说:“你姐夫工作比较忙,又不喜欢晚高峰堵车,便很少回家吃饭,他如果回来会提前说,我们不用等。”我话音刚落,手机便响了起来,是先生打来的,他问:“你们吃过没有?”我开心的说:“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