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身不由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1/7 20:40:5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身不由己

我把自己给卖了

有人说:人被逼急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奇闻网

我就为了区区二十万,将自己给卖了。

我叫黄浩,西南山区的农村娃,靖城三流大学毕业,现在在一家公司做售后,收入不高,开支不小,是个不折不扣的月光族。

本来这样的生活其实也挺潇洒自在的,但天有不测风云。

上个月,我妈突发心脑血管疾病,做大手术需要很多钱。

虽然我爸已经将家里的田地房子牛羊都卖了,但依旧远远不够。

原本我还有个哥哥,在我上小学时,他外出打工,便没有了音信。

现在家里的一切都压在我一个人肩上,身为男人,当面对这些的时候,我不能退缩,无论刀山火海,我都只有硬着头皮上。版权qi-wen.com

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找朋友借。

但一拨电话打完,求爷爷告奶奶的却只借到一万块,还是我当程序员的舍友的老婆本。

可是母亲的手术需要十八万,加上手术后的疗养,至少要准备二十万。

我现在上哪去找这么多钱? 那几天我被这区区二十万块折磨得差点疯掉,什么办法都想了,甚至都准备去卖肾了。

就在我准备铤而走险的时候,我的一个上级领导赵姐将我叫到了办公室,对我说了一件改变我一生的事。

赵姐告诉我,她有一位朋友,家境好,工作也很好,想找一个农村来的上门女婿。

要求不高,只要不长得难看,有本科学历,老实本分就可以,然后问我愿不愿意。原文http://www.qi-wen.com/

上门女婿,有几个男人愿意?而且我现在最关心的是我妈的病,这些乱七八糟的不想参与。

我当时就想拒绝,可是领导却又告诉我,我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我看赵姐不像在开玩笑,就随口说了一句二十万,却没想到赵姐竟然一口答应了,然后告诉我明天就和对方见一面。

随后,我又从赵姐哪里我得知,女方叫刘洁,二十七岁,某集团高级总监,住豪宅开豪车,我什么都不用管,只要通过对方的面试,就可以给二十万的聘礼,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马上结婚。

我有些发蒙,虽然我十分渴望得到这笔钱,但又有些犹豫。

对方那么好的条件,花钱找上门女婿要求还这么低,这人是丑得不能见人,还是得了什么绝症? 而从赵姐的话中,基本可以否定前面两点,那么很明显,等着我的就是一个坑。

但只要能拿到那笔钱,就算明知是坑,我也得跳进去。说明http://www.qi-wen.com/

为了给妈妈治病,我豁出去了。

而且因为穷,我现在都二十五了,从来没谈过什么恋爱,还是一个处男,现在有一个这么好的机会摆在我面前,不上白不上。

第二天一早,我便按信息联系到了刘洁,约定在红尘路的云雾茶楼见面。

在茶楼里我见到了刘洁,本以为她会又丑又老,或者病残体缺。

没想到她竟然如此漂亮,全身的皮肤就像雪一样白,身材玲珑,前突惊人心,后翘撩人魂。

她穿了一件套裙,裙摆到膝盖,下面是肉色的丝袜,干练精神的短发,脸上略施脂粉,一副女总裁的打扮配上绝美的容颜。

这种反差让她充满了魅力,对男人的杀伤力巨大,我看了她一眼,顿时口干舌燥,征服这种女人,会让男人有一种强烈的满足感。奇闻网

第一次近距离面对这样的极品美女,我十分激动,说话都有些不顺畅,可是对方的态度却是十分冷淡,瞟了我一眼,直接开口道:“条件你都知道了?” 我急忙点头:“知道了。

” 她便从包里拿出纸笔,说:“既然同意,把你卡号给我,明天到民政局等我。

” “呃?”我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么快就登记结婚。

这是不是已经挖好的坑,就等我上勾? 可是我一个纯屌丝,有什么值得她一个大总裁坑的?不解,不懂! 不等我多言,刘洁已经离开了,至始至终都没有多看我一眼。

很明显,她根本看不上我。

回到出租屋,我又犹豫了,这么漂亮能干的美女,明明看不上我,却又要这么着急和我结婚,里面有隐情啊。

虽然她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美女,是个男人都会心动,可我不想明知是坑还跳进去。奇闻网

然而现实的残酷却也让我没得选择,不是吗? “叮叮!”这时一条银行短信发了过来,我打开手机一看,竟然有二十万到了我的卡上。

她竟然先把钱给了我,还吧,我上哪弄钱给我妈治病,不还吧,这摆明了是个坑。

横竖都是死,死之前上一个极品女总裁也够本了。

这条路如何走?

那一夜我想了很多,心中五味陈杂,对自己的人生再次变得迷茫起来。

这条路我要如何走下去?以后等待我的又是什么? 天快亮了才朦朦胧胧睡着,醒来时已是中午,那位董事早走了。

刘洁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自顾吃着早餐。

宽松的睡衣随意的裹在身上,两条雪白诱人的大腿露了出来,诱人神往。

如此风景,看得我热血翻滚。

“黄浩啊黄浩,你他妈能不能有点出息。

”我暗暗说着,却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

看到我脸红,刘洁淡漠的看了我一眼,眼中尽是厌恶之色,道:“快去洗洗,有话跟你说。

” “哦。

”我匆忙的转身,尽量不去看她那些吸引人的地方,洗漱完毕之后,我来到客厅,感觉有些局促不安。

“坐。

”她语气依旧冷漠。

“哦。

”我坐了下来,却正对着她那松开的睡衣领口,看着那雪白的秘境狂吞口水,感觉火在烧一般。

慌得我不敢再正眼看他,盯着眼前的桌子,胡思乱想。

“既然你成为我名义上的丈夫,便不能再是一个售后小服务员,明天就去你们江城分公司找廖总,去营销部办公室当个经理。

”刘洁一直都没拿正眼瞧过我。

“那需要我做些什么。

”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升职加薪,这样的好事落在我头上,我本应该高兴,但我却是开心不起来。

这样一来,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吃软饭的怂包。

但现在每月的收入却是以前我不敢想像的,经理一个月少说也有七八千的工资,想到老妈的病痛,我便点头应了下来。

“你不需要做什么,你只要好好的上班,别给我闹出什么新闻就行,记住干什么都要低调小心,别被人拍了去。

”刘洁淡漠的吩咐道。

“好的。

”我点头应下,反正现在已经上了贼船,我没得选择,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刘洁点点头,见我一直红着脸低着头,道:“东西我吃完了,你一会自己解决一下。

” “好”说着,我便进入浴室,快速的冲了一个澡,洗去满身的酒气。

洗完之后才发现,身上的衣服粘了许多酒呕物,而只有一条毛巾在浴室。

拿毛巾将我的包裹了起来,便准备回房间换身干净的衣服。

坐在客厅之中静静看电视的刘洁无意的憋了我一眼,厌恶的道:“以后把浴袍拿进去换了,要是再这样赤着溜达,我就扣你钱。

” 听到这话,我顿时一僵,刘洁虽然不直接管着我们公司,但我们公司靠的就是他们集团,她一句话便能让我失业,甚至在整个江城的职场圈里混不下去,更别说是让老板扣我钱了。

“哦。

”我快速的往房间冲去。

“等等。

”刘洁突然有些失神的道。

“怎么了。

”我却是吓了一跳,生怕她说出扣钱的话。

不是我多么在乎钱,但母亲的术手康复需要很多的钱,面对至亲的安危,男人都能忍辱负重。

“没,没什么。

”刘洁回过神来,缓缓的站了起来,走到我的身前,将手搭在我的胸前,壮实的胸肌高高隆起,透着一股狂野的爆炸性。

“你这身肌肉还挺不错呐,平时穿着西装还看不出来。

也不知道你是怎么炼的。

”她缓缓逼近,让我感觉全身燥热,眼睛不知往哪里看。

大学几年,我虽然没学到什么东西,但天天锻炼,练出了一副好身体。

这是我最引以为豪的事。

刘洁竟然将手抚摸到我的胸前,从来没有被异性这样摸过,顿时一股奇异的电流让我有些炫晕。

她身上的气息也扑入鼻间,让我失神。

我恨不得立刻逃离,脸红得仿佛炭一样。

刘洁却是一本正经的道:“你这么大反应,难道你还是个处。

” “嗯。

”我轻轻点头,声音轻不可闻,第一次与异性谈这样的话题,心里紧张激动。

“真是世界级的国宝啊,难得难得。

”刘洁仿佛是在欣赏一件稀世古董一般,看得我尴尬不已。

“那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我急欲脱身。

“站住。

”她突然在后面叫住了我,我顿时一愣,道:“什么事。

” “你的处级干部先保护好。

再给你五万块钱,我预订了。

”刘洁神情依旧淡漠。

“好。

”听到五万块,我的内心热切起来,她要预订我的处,别说五万块了,就是不要钱,我也会全力以赴,舍命陪佳人的。

可惜刘洁不是这个意思,见我腼腆的样子,补充道:“可要好好保存啊,别到用时没了,可就一分钱都没有。

” “明白了。

” 说完,我便逃回了房间,换过衣服,下楼吃了点东西,给家里通了电话报过平安,新婚第二天就过去了。

婚后,刘洁只休了三天就准备上班了,而我也要去公司报道。

为了不让我失了她的面子,她结婚前带我逛了十几个小时的商场,给我全身都换了名牌,让我这穷屌丝的气质一下子变了。

我深切的体会到一句,人靠衣装马靠鞍。

以前一身不过百元,现在随便一件都是我不敢想像的。

第二天,我早早的便起来了,洗涮好之后与刘洁一同出了门。

到车库时,我看见里面停了好几辆豪车。

刘洁冷漠的开口道:“你自己开车去,我有事要出几天差。

” “哦,好的。

”听到她出差,我却有几分欣喜。

升职的隐形福利

刘洁不知去了哪里,我也不能去管。

一般新婚都会去度蜜月的。

而我却连她都没有抱过一次。

我现在连自己都管不了,谁还去管一个不甚相关的人,对吧? 我按他的要求,开车来到了公司营销部。

公司营销部是现在我们公司最吃香的部门,分管人事的赵姐听说跳槽进了旭升集团,现在连公司的老板都要巴结她了。

这次请了将近一个月的假,老板也没多说什么,工资照发,一番鼓励,让我直接去营销部报到。

记得实习期时,老板撞到迟到,被骂得狗血淋头,还扣了工资。

来到营销部,我竟然看到了先我几个月入职的小琴,她比我小几岁,只是大专毕业,成天就只会玩手机,聊微信啥的,还想着发横财,挣大钱。

而她似乎跟我一个部门。

以前我对她追了多次好,她总是爱搭不理的。

她见是我,眼中闪过一丝厌恶,道:“小耗子,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我这几天没空,这一个月都很忙,回去吧。

” 显然她以为我是来骚扰她的,一见面就不给好脸色。

小琴觉得我像耗子一样,所以不经我同意,给我起了一个外号。

这么难听的外号,摆明就是骂我胆小。

要不是看她一介女流,我早摔她几跤。

我们公司虽然不大,但也有好几百人,我近一个月没来上班,想必小琴也不会察觉。

看着她的样子,我顿时一愣,我与刘洁结婚的事,只有公司里的几个高管知道。

在这里,也没有几人知道。

或许是碍于刘洁的面子,我们的结婚的事,被捂得死死的。

集团下面的子公司不知道也是正常。

“我找廖总。

”我说明来意。

小琴戏谑的一笑,道:“找我们廖总,她忙着,没空。

” “没事,我可以等她。

”我准备坐下来,却见一位干练的三十多岁的女子走了进来,行走间散发着妩媚成熟的韵味。

啧啧,这竟然也是一位极品美女,那三围的比例,简单多一分显胖,少一分显瘦,而且保养很好,看上去仿佛二十多岁。

“什么事?小琴。

” “廖总。

”小琴顿时打起精神招呼道。

我一见顿时起身道:“廖总,我叫黄浩。

” “哦,你就是黄浩啊,长得还挺帅嘛,跟我来吧。

”我没想到这廖总会如此热情的接待我,安排我做了一个部门经理,直属廖总所管。

“别廖总廖总的叫,听着多别扭,没有外人就叫我姐了。

”廖姐似乎时常都是那么和善,但她的眼神之中,却让人感觉有些不适。

名为她管,却是她带我,许多事她都指点提携,却是让我衷心的感激她。

而小琴却是成为了我的下属,当廖姐向部门所有人宣布了我的任命之后,小琴那张小脸很是精彩。

只见她愣了一下之后,便换上一副谄媚的笑意:“恭喜黄总,欢迎黄总。

” 闪动的眼波之中,多了几丝柔情与妩媚。

众人的热情让我有些受宠若惊,急忙回礼。

简单的介绍认识之后, 便开始了忙碌的工作。

“浩哥。

”正在学习业务时,小琴竟然扑闪着明亮的大眼睛悄悄的凑了过来。

扑在桌子上,两手肘杵着桌子,挤得胸前那那幽深的事业线牢牢的牵住了我的眼睛。

我感觉身体一阵燥热,身体也发生了一些反应,为了避免尴尬,慌得我急忙换了个翘二郎腿的姿势,掩饰自己的慌张。

“什么事。

”我故作平静的道。

但红烫的脸却是出卖了我。

小琴也看到了,要是以前,他一定会说我脸皮薄,胆小如鼠,被她臭骂。

但是这次,她却两有流露出痴迷的样子,轻轻的道:“你脸红起来真可爱。

” “可爱。

”我闻言,一阵无语,这两个字可是蕴含着喜欢你的意思的。

要不是之前见识过她的嘴脸,熟知这一切,我肯定会相信她的话,以为她真的对我一见钟情。

小琴虽然没有刘洁与廖姐白,远没有她们漂亮。

但容貌清秀可人,身材也是玲珑有致,而且年轻,全身散发着一股青春的萌动气息。

小琴害羞的来到我身边,“嘻嘻,人家现在叫你浩哥呢还是黄总。

”小琴闪动着明媚的大眼,对我放着电。

说着,还用胸口轻轻的撞了我一下。

“咕咯!”我感觉喉咙发干,全身血流加速。

我小心的扫了一眼四周,其他人都出去跑业务了,貌似只有我跟她与廖姐在,便轻声说道:“随你,公共场合最好叫我一声经理。

” “嘻嘻,知道啦。

”小琴说着,便开心一笑,然后一屁股坐到了我的边上,道:“你在看营销方案呐,这个是我做的,我给你讲讲。

” 见她如此热情,我也是有些激动,道:“好,那就谢谢你了。

” “没事,没事,我应该做的。

”小琴的身体时不时的往我身边贴,整个人几乎扑在桌上,让我思绪乱飞。

见她蹲扑在一旁,翘着臀,扑着身,我也有些意动,便道:“来,这里没有椅子,我这椅子宽大,挤挤。

” 其实办公桌前面就有椅子,但我们都很默契的没有提。

公司效益好,配备的靠椅都很宽大,像我们这样的瘦人,坐两个没有任何问题。

小琴微微一笑,道:“好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 虽然椅子宽大,但她坐下来之后却是紧紧的贴着我。

而且她的腿也贴着我的,一阵温热柔软。

她一边教着我,不时的动两下,还移移屁股,挤得我不敢动弹。

我的心跳更快,全身仿佛火烧。

她那脸也有些红,激动的我渐渐有些胆大了起来,也将屁股挤了过去。

想着她会避让,移动,却没想到,她竟然还主动贴了一下。

见此,却是让我喜得心花怒放。

刘洁那个名义老婆动不了,而且,她有她的男人,我也可以把小琴给收了,她玩她的,我过我的,互不干涉。

想到这,内心有些激动起来。

但想到那卖//处的五万块钱来,我又平静了。

要是搁以前,月光族的我,哪里会想得到。

想到那份预订,我便决心再忍忍。

虽然有些不爽,但想到有钱,便已心安理得。

但这并不妨碍我揩一点小琴的油,而且小琴也希望我占她便宜,这不,竟然整个扑在了我手肘上。

因要在电脑上查一样东西,我便退到她后面,她则起身,半躬着身子。

偷偷的看着她,我的心跳更是仿佛打鼓一样,本来这是很不礼貌的事,但我却乐于偷看着。

“呼!”小琴长呼出了一口气,轻柔的坐了下来,再次落到我的身边。

还不时的往我耳边哈着兰香口气。

身不由己

第二天我忐忑来到民政局门口,等了半个小时,才见她驾着一辆宝马X5越野赶来,下车便丢给我两张纸。

“把名字签了,再按个手印。

” 我接过一看,竟然保密协议。

保密协议一式两份,一共四条内容,第一,名为夫妻,实则各过各的生活,互相不得干涉;第二,不准泄漏关于她的一切事情;第三,在外人面前必须维护两人之间的夫妻关系,并且还要表现出恩爱的一面;第四,如果自己违反上面三条的任何一条,将支付一千万的赔偿金。

看到这保密协议,我犹豫了,一千万的赔偿金太刺眼了。

“怎么?你不想救你妈了?”刘洁瞟了我一眼,脸上写满了冷傲,似乎拿定我了。

一想到我妈的病情,我瞬间萎了。

为了这二十万,我豁出去了。

于是,我一咬牙把字签了,还借着民政局的印泥按了手印。

这事对我好像没有什么损失,无非就是结一次婚而已。

现代这社会,结婚离婚是一件很稀松平常的事。

而我可获得二十万的聘礼,解决母亲的手术费用。

想通了这些,签字的时候,也就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办好手续之后,刘洁带我去了她的父母家,她父亲早逝,母亲是大学教授,保养得很好,跟三四十岁的大姐一样。

原本她母亲客客气气,当得知我们结婚的事后,她们母女立马翻脸,大吵了一架,最终不欢而散。

从她母亲家出来后,刘洁淡漠的道:“下星期三在金鳞酒店办酒席,你家里有什么事,这几天尽快去处理一下。

” 说完,她便驾着车甩下一路尾气,扬长而去了。

她似乎就不怕我跑了,关于我的信息,相信赵姐都已经给她看了,我就算要跑,也无处可去了。

虽然心里膈应,但我还是破着头皮接受了现实。

将钱交到了医院,父亲当时就问我那么多钱怎么来的,我含糊其辞说借的。

父亲叹了一口气,没有再多问。

刘洁本想低调的办一场席就得了,可是结婚酒席那天,江城政商两界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他们一个个笑容满面,比我这新郎都开心。

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身边陪着一个大美女勉强的笑着。

我跟她只是逢场作戏,最终的结果却是个未知数。

我妈的情况不知怎么样了,而我却在她做手术的关键时刻,在这里卖自己。

虽然我们是名义上的夫妻,但我们有协议,互不干涉。

或许是心情不好,那天我喝了许多酒。

当我半夜酒渴醒之后,却发现自己一个人躺在一间空房中,身边空无一人。

到厨房找水喝,头还有些晕,不慎将一个铁锅绊倒。

“乒乒乓乓!”剧烈的响在这寂静的黑夜之中,仿佛炸雷一样,吓得我酒醒了大半。

我刚捡起收拾好,却见头发凌乱的刘洁穿着睡衣怒气冲冲的奔了过来,那胸前与腿间还不时露出诱人的景色,满是杀气的吼道:“干什么这么吵。

” 吓得我一跳,仿佛做错事的孩子,低头道:“不小心把东西绊倒了。

” 看着那玲珑有至的身材包裹在睡衣里面,让我想入非非,我甚至还闻道了一股特殊的味道,不由得多看了她两眼。

“没事你不会开灯啊,早点去睡吧,把门关好了。

别再给我闹出什么幺蛾子,否则,今晚就给我睡马路上去。

”刘洁气势汹汹的道。

她就像是正在嘿咻的家长,突然被熊孩子打搅了好事,带着浓烈的杀气,吓得我往后退了一步。

嘿咻?等等,刚刚她身上那股味道……那么她是和…… 我一想到这,我心理便升起了一股怒火。

可一看到她那杀气腾腾的模样,那点火气瞬间没了。

“哦。

”我胆怯的应了一声。

却见刘洁转身回了房间,在她关门的瞬间,我看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将她楼住,一双咸猪手直接抓上了她的腰。

果然如此! 开始我又能怎么样?我和她可是有保密协议的,两人互不干涉,也不能透露她的任何事情。

所以就算我知道了这些,也只能让这个秘密埋在心底,直到腐烂。

这一刻,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外人,一点也不属于这个地方,虽然这里是个家,却一点也不温暖。

关门的瞬间,隐约能听到里面的对话。

“呵呵,不错啊,你这软蛋老公就是个摆设。

” “人家做这一切,还不是为了你嘛,你看人家对你这么好。

明年升公司总经理的事。

” “放心吧,你诚意那么足,我怎么能辜负美人呢。

” “刚才被那软蛋打搅,咱们继续。

” 隐约能听到里面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便是有节奏的摇床声。

刚才一瞬间我竟然认出那个黑汉子,那人是刘洁她们集团现任的监事会副主席,之前刘洁带我敬过酒。

刘洁所在的那个公司叫旭升集团,可是省里的龙头企业,世界五百强。

旗下有四五家集团子公司,更有各种行业专业子公司十几家,能在这里面做到一个总裁,别说江南省的影响力,就算在全国那也是相当的有份量。

如果是其中的监事或者董事,那能量更是巨大。

我们公司大部分的业务都靠着旭升集团,说白了便是其一个附属公司。

如果他们中的任何一人要对付我,只是动动嘴皮子的事,简直比踩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看到这些龌龊的事,我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

看刘洁的样子,似乎并没有认为我发现了她的秘密。

虽然我走路还有些摇晃,但脑子却是异常的清醒。

想到那份保密协议,最终悄悄的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意识到自己上了贼船,开弓没有了回头箭,我的人生已经由不得自己了。

本想着得了钱,混个一年半载就离婚的,如果幸运的话,还可以上一上这个极品大美女,现在看来却是不可能了。

我这位便宜老婆,是旭升集团公司旗下中腾科技的高级总监,直接对口我们公司,她已经掌握了我的所有信息。

如果我脱离了她的掌控,九死一生。

异样的生活

她竟然一把抱住我的手臂,按到她的胸口,不满的道:“讨厌,碰到人家了。

别挡了我的视线。

” 这回,她竟然抱着我的手不放了。

我早已心猿意马,神扑在外。

“咳咳!”突然,隔壁的廖姐办公室传来一声咳嗽,吓得我们赶紧起身。

小琴更是站了起来,慌张的一看,并没有人过来,这才红着脸道:“下班有时间吗?” 我知道她的想法,但想到那五万块钱,道:“没有,改天吧。

” “哦。

”小琴有些失落,紧夹着双腿,样子很是别扭的去了卫生间。

我恨不得跟上去,这时只听到走道里一阵喧哗,其他同事回来了。

看着小琴的样子,她早晚是我的菜,等我完成了与刘洁的约定,就可以尽情释放了。

想到美丽漂亮的刘洁,顿时感觉眼前的小琴太一般了,难怪她想攀领导,现在却依旧没什么进展。

但我不能无限期的等下去,要是等个十年八载的,面对这么多机会,岂不是要憋出病来。

我得和刘洁好好聊聊。

下班后逛了转超市,回家做好饭菜,一直等到晚上九点多,她才与那位黑汉子严肃的回来了。

“吃饭了没,来,尝尝我的手艺。

”见她回来,我上前招呼一声,我可是等了好久,肚子饿得不行,一盘油炸的菜都被我吃光了。

刘洁那冷漠的眼神扫了我一眼,再看了看桌上冻起油的饭菜,道:“我们吃过了,收了这些冷饭冷菜,你出去转转,我跟刘总要谈工作,我们最近在紧追一个项目,刻不容缓。

” 她的语气是那么强势,那么霸道,不容他人反驳。

要不是那晚无意间瞟了一眼,肯定会以为他们真的是为了追踪某个项目而废寝忘食,佩服她们的敬业精神。

我默默的收了饭菜,为自己的自作多情而感到难过。

下班才去超市买的肉跟菜,做出来等一晚上,却是这样的结果。

此刻,我特别“蓝瘦,香菇”。

我的驾驶技术是新学的,而且驾照也是刘洁托人办的,这大晚上的,我便四处开车去兜风。

原本饥饿的肚子,现在什么也不想吃。

漫无目的的游荡着。

新婚没几天,他们谈工作也是十分辛苦的,而我也很识趣的到外面溜达。

或者打打网吧,跟以前的舍友们聊聊天,或者看两场电影。

我尽量在凌晨回去,但大多时候刘洁都睡下了。

两个星期,好像过了二十年,终于刘洁那晚正常的回来了。

“怎么,有事。

”见我一本正经的坐着,即没看电视也没做其他。

我回头看了她一眼,见她身形婀娜,款款而来,超然的气势更是激起自己内心的征服感。

见她走近,我下面竟然又有反应了,急忙道:“哦,是这样的。

” “你预订的。

”对于男女两性问题,内心还是害羞顾虑的,我说话没有那么自然。

刘洁见我说话不利索,顿时皱眉沉声道:“堂堂一个大学本科,怎么连话都说不清了。

说不清就回去再练练,我很忙的。

” 她冷漠的态度让我的幻想烟消云散,丢开羞涩,急忙道:“我想问,你预订我的处、处多长时间。

” “怎么,不想卖了。

”刘洁戏谑的笑看着我。

“不是。

”我的脸感觉像火在烧一样:“你虽然预订了我的处男,但不能这样一直无限期啊,我生活中总要遇到些女子的,我也是正常的男人,没有限期,早晚会憋出病来的。

” 刘洁闻言,冷笑道:“等不急啦。

” “嗯。

” “三个月吧,三个月还用不上你的处,预订就算解除吧。

”刘洁思索道。

我听了也比较认同,这二十多年都挺过来了,三个月很快就过了。

第二天,刘洁便把钱打在了我的卡上,收到银行短信,我欣慰的笑了,自己忍辱负重,还是有收获的。

正当我高兴之时,收到刘洁的补充信息:预订全款已付,如有违约,便赔两百万。

两百万太刺眼了,看到这里,我感觉自己似乎又被她套了。

从认识她到现在,一直都是她主导着我在做决定,虽然我也质疑过,但都被她用金钱,无情的砸回了她布下的局中。

如今五万块到账,要是哪天我忍不住丢了处,岂不是要赔两百万。

我上哪去弄这些钱,如果拿不出来,相信刘洁有一百种办法对付我。

现在上班整天有一帮美女围着转,特别是那个小琴,都有几次故意挑起我的兴趣,要是忍不住把处级干部丢了,我岂不是亏大发了。

尽量让自己与小琴保持着一些距离,我也时常借机忙碌,没有怎么搭理小琴。

我怕我忍不住,哪个加班无人的晚上就会将她给办了。

接下来的几天,都没见到刘洁的人影。

这个家,仿佛是酒店一样,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我这个名益上的老公,更像是她收养的一只看家的狗。

成天看着四周转来转去的性感美女,没有感觉的男人是不正常的。

我每天都在煎熬着,下班回家之后,尽量做一些锻炼,将脑中的一些思绪抛开,几乎天天冲凉水澡。

最近,刘洁并不常出去了,虽然回家晚,却也几乎天天回来了。

而她也给我安排了培训,找专业的礼仪导师,教我出入各种酒会场所的礼节。

还专门请了一名专业人士给我上课,教我分析女人,怎么在最短的时间内去打动一个陌生的女人,又怎么去撩女人。

经过近月的培训,我的气质已然大变,早已没有那猥缩的屌丝样,看上去更像是一个上流人物了…… “黄浩,你过来。

”刘洁的语气依旧那么高高在上,宽松的睡袍松散的包着她,两条雪白的腿流露出来。

翘着二郎腿,衣袍摆动间,诱惑若隐若现…… 她平时极少跟我说话,看到她这一身样子,很像是要跟我发生点什么的姿势。

行动

“哦,什么事?”虽然经过这些天与小琴的摩擦,让我的脸皮厚了一些,但面对刘洁这么个人间尤物,依旧难掩激动。

“今天不用去上班,跟我去个地方,顺便帮你开开张。

”刘洁嘴角带着冷笑,看得我一阵恶寒。

“有什么事?”从我入了这门以来,我见刘洁可是从来没有如此反常过。

刘洁淡淡的喝着茶,紧盯着手机,道:“听说,你以前学过中医。

” 说起中医,那可是我的骄傲,我祖辈都是村子里的郎中,小时候跟着也学了一些,背了许多医学经典。

最繁荣的时候,十里八乡的人都要求父亲给他们看病,他常年在外,却也让母亲一人挑起家里的负担,落下了一身的病痛。

后来村里医疗改制,父亲做起了兽医,再后来没有执医证的他便失业成了农民。

穷得在母亲病来的时候,被迫卖地卖房。

“以前在村里给人抓过点草药。

”她问这些,跟我的处有什么关系。

“会按摩吗?”刘洁顿时来了兴趣。

我闻言,却是感觉正被她一步步引导着,将自己往坑里推。

“会。

”我也只能硬着头皮答道,本来我可以靠脸吃饭的,但现在也只能暴露一点能力。

“太好了。

”刘洁兴奋得一拍大腿,那雪白的大腿剧烈的颤抖了几下,吓得我一阵心紧。

“怎么,要用到我的处了。

”我既期待又紧张,突然着急的道:“若是和你……,我一定会是一夜七次郎。

” “去,你想多了。

不是我,另有其人。

”刘洁一直带着笑意,看得我心里发毛。

闻言,我却是一惊,急忙道:“不行,咱们可得先说清楚了,同志恋我可不干,老奶奶级别的我也不干,我宁愿死。

” 刘洁闻言,站了起来。

“呵呵,宁愿死?一个见钱眼开的家伙,还讲起节操来了。

实话告诉你,今晚要让你对付的人,六十多岁。

”刘洁冷笑的看着我,让我感觉一阵冰寒。

我却是吓了一跳,六十多岁,肯定是那种皱纹堆叠,行动艰难的老太太了。

“不,我不干了,你重新找人吧。

”我甩手转身欲走。

但接下来刘洁的话,却是让我无法迈动步子。

“你走可以,赔两百万来吧。

”刘洁淡淡的喝着咖啡,她似乎早就料到我的反应一样。

继续道:“你已经没得选了,好好洗洗,全身换新。

” 原本硬气的我顿时萎靡了下来,被她带着去商场买了几打名牌的衣服,完了直接让我换上。

然后,刘洁似乎早有准备,拿出一个私人健康师专用的工具箱。

耻高气昂的道:“工具都为你准备好了。

这回要是办砸了,你就给我回乡下种地去吧。

” 刘洁语气强硬,让我有些惊慌。

想到那两百万的违约金,我顿时没了痞气。

大不了一会全凭手艺,来解决问题就行了。

“六十多岁做这些。

”我有些震惊了,这老胳膊老腿的,要是一不留神,崴了筋折了骨,那可就惹大麻烦了。

刘洁却是神秘一笑道:“你不必问那么多,只需将人服侍好就行了。

” 虽然她装作轻松,但我看得出来,她有些紧张,两个食指叉在一起,不停的转圈圈。

“这次很重要,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她的语气,依旧那样冷。

“知道了。

”我偷的看了她那性感曼妙的身材,想到这多日以来积累的渴望与情绪,不禁说道:“除了钱,还能谈点别的吗?” 这两个月来,我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傻小子,已经成为了职场的老手。

无论是职场,还是社会,都残酷而现实。

越是一些社会精英,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而我也学会了揣着明白装糊涂,这样才能活得更长。

就我这背影与关系,这些社会精英要弄死我,只是动动嘴皮子的事。

对于刘洁我便时常装糊涂。

听到我的话,刘洁皱眉道:“怎么,五万块嫌少啊。

” 我看得出来,刘洁让我去的对象,能量肯定不小。

如果你是一个社会精英,成功人士,知道一个没有背景的小子给你带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会是什么结果? 这几个月的独处,也让我渐渐的学会了思考,许多事,不得不往深了去想。

否则,在这个圈子里面,指不定哪天就入了别人的套,被卖了还给人家数钱呢。

我见她皱眉,没好气的道:“呵呵,要是光卖处的话,给五万,我的确赚了。

可要是她的家人报复起来,我可是没得活路了。

” “难道你也想成为寡妇?” 其实我也权衡过,去也是一死,不去可是要赔两百万。

横竖都过不去,何不选一个机会更大一点的。

听了我话,刘洁两眼一寒,皱眉道:“那你还想要什么。

” 我知道,要得到她的全力保护是不可能的,她要是能护住我,也不会出这种招数了。

“让我和你睡一觉。

”越是得不到,便越是想要,这么多天面对这么一个大美女,若说没有想法,那纯粹是放屁。

如果能与这样的一个极品美女缠绵一夜,就算死也值了。

“不行。

”刘洁冷淡的道。

“为什么不行,这回我可是为了你,不顾生死安危了,成了也就和你睡在一起而已。

”我也索性也光棍起来,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我不喜欢男人,就算喜欢,也不会喜欢你这样的男人。

”刘洁淡淡的道,看我的眼神之中充满着鄙夷。

我知道她与那黑汉子的事,她这话,根本不信。

但不能说破,道:“嘁,不喜欢男人,难道你还喜欢女人呐。

” 见我有些不甘,刘洁道:“这样,事成之后,我让一个三线女明星陪你到国外玩几天。

” 我闻言,却是一愣,道:“明星。

” “对,明星,虽然不怎么出名,但也演过几部电影,人绝对漂亮,而且床上功夫也很强,保你做个一夜//七次郎。

”刘洁似乎是在给我安排,并不像是跟我谈。

从始至终,这场谈判,都是不对等的。

“要是我就想要你呢?”我坚持道,淡淡的笑着,这是我新学会的伪装,半开玩笑,半认真,这样有什么问题也不至于被人打脸。

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刘洁面色一寒道:“你可别得寸进尺,找你是看得起你,再叽叽歪歪,让你死得很难看。

” 从她那冰冷而严厉的话语中,我感觉得到,这是她的底线。

“好吧。

”我内心失落无比,想当年,我在学校也是有名的校草,只因为穷而怯弱,才一直保持处男。

难道自己哪里不好,这么一个美女总裁,竟然对自己一点想法也没有。

身不由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身不由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娇妻撩人:老公引入怀》在线阅读

    原标题:《娇妻撩人:老公引入怀》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娇妻撩人:老公引入怀目录预览:第1章摇晃的车第2章上了他的窗第3章安放心,你死定了第4章欲求不满的男人第5章宫氏企业总裁第1章摇晃的车T市,凌晨两点。红色酒吧!周遭一片灯红柳绿,震耳欲聋的音乐,吵得人心惶惶,昏暗的套房里面,安放心将最后一口酒喝下熏红的小脸微微扬起,看着面前微微发福的男人,打了一个酒嗝。“陈总,你说的,这一杯喝完,就跟我签了这份合同!”安放心将手中的酒杯倒过来,里面一滴酒都没有滴出,朝面前的男人晃了晃。男人看着她,别有深意的笑着,

  • 《婚婚欲睡:求求总裁纯一点》在线阅读

    原标题:《婚婚欲睡:求求总裁纯一点》在线阅读小说:婚婚欲睡:求求总裁纯一点目录预览:001去找未婚夫献身002同眠共枕的早上003她还是不安004他对她一见钟情?005他去哪个女人那了001去找未婚夫献身奶茶店里。俞潇潇咬着奶茶的吸管,苦恼地对好友沈凌微诉苦。“怎么办啊,凌微,明天他就要回来了,爹地叫我明天搬去他所住的酒店,好好跟他相处几晚,免得到时候大家都不熟悉……”沈凌微惊呆了,“什么?你爹地这么开放?你们不是下周才举行婚礼吗?明晚就要洞房?”俞潇潇害羞的低下头:“不是啦,爹地是怕我们……不

  • 《时光荏苒,爱不散》在线阅读

    原标题:《时光荏苒,爱不散》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时光荏苒,爱不散目录预览:第1章我很贵的第2章包夜一百万第3章出大事了第4章亲自示范第5章装清纯第1章我很贵的会所包间。“不就是只给钱就能上的鸡么?”男人将手里的烟狠狠捻灭,抓起桌上的一沓人民币,甩到女人身上,“今晚,干定你!”简汐从未想到,会在会所遇到两年未见的慕南风。更没想到的是,他居然点她出台!红色钞票哗啦啦落在身上,简汐缓过神来,避开男人那怒潮暗涌的眸子,给了他一个很风尘的艳笑,“对不起慕总,会所规定,我不能出台。”她是这会所妈咪,不用出台。

  • 《听说余生不寂寞》在线阅读

    原标题:《听说余生不寂寞》在线阅读小说名:听说余生不寂寞目录预览:第1章还好他不爱第2章宁可睡别人都不睡你第3章以后不会了第4章离婚吧第5章那么,再见第1章还好他不爱凌晨两点,终于听到门扉拧动的声音。虞苼静静躺在床上,黑暗中大睁着双眼又等了许久,才感到一侧的床垫微微下沉。手握紧又松开,她鼓足了勇气开口:“寂深,我想和你谈谈关于……唔!”话说到一半就被男人翻身压下,双腕被对方单手制在头顶上方,另一只手顺着丝绸睡袍的领口滑了进去。虞苼一下绷紧了脊背,在他身下不自觉的战栗。总是这样,他随便的一个抚触就

  • 《我能不能不爱你》在线阅读

    原标题:《我能不能不爱你》在线阅读小说名:我能不能不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把衣服脱了第2章不要脸的东西第3章遭遇孤立第4章做我的女人第5章我等你来求我第1章把衣服脱了林倩倩被带到成毅面前时,浑身都在颤抖,这是她自己做出的选择,但当她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感觉到无边的恐惧。“把衣服脱了。”成毅目光深邃地盯着林倩倩,手中的红酒杯摇曳出曼妙的弧度。林倩倩攥了攥粉拳,几次抬起手,却都又放弃了,这对她来说实在太艰难了:“成……成先生,我……”“脱了。”成毅却根本不给她反悔的机会,声音冷峻地让人无法拒绝。林倩倩

  • 《听说余生不寂寞》在线阅读

    原标题:《听说余生不寂寞》在线阅读小说名:听说余生不寂寞目录预览:第1章还好他不爱第2章宁可睡别人都不睡你第3章以后不会了第4章离婚吧第5章那么,再见第1章还好他不爱凌晨两点,终于听到门扉拧动的声音。虞苼静静躺在床上,黑暗中大睁着双眼又等了许久,才感到一侧的床垫微微下沉。手握紧又松开,她鼓足了勇气开口:“寂深,我想和你谈谈关于……唔!”话说到一半就被男人翻身压下,双腕被对方单手制在头顶上方,另一只手顺着丝绸睡袍的领口滑了进去。虞苼一下绷紧了脊背,在他身下不自觉的战栗。总是这样,他随便的一个抚触就

  • 《强上娇妻:老公轻点,我好疼》在线阅读

    原标题:《强上娇妻:老公轻点,我好疼》在线阅读小说:强上娇妻:老公轻点,我好疼目录预览:第1章和一个陌生男人睡在了一张床上第2章下了几包药?第3章造物弄人第4章希望你们尽快的结婚第5章该使用一些手段了第1章和一个陌生男人睡在了一张床上一张黑色充满死寂的大床上,水亦然躺在了上面。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要陪着一个男人睡一晚……关键是,他们两个还从来没有见过面。只不过,让水亦然放心的是,传言,这个男人是Gay,不会碰女人的,这多少会让她紧张的情绪缓解一些。只要过了今晚,也许她就会没事了。不想,就在这时候,

  • 《云海中的风》在线阅读

    原标题:《云海中的风》在线阅读小说书名:云海中的风目录预览:第一章捉奸在床第二章我要让你血债血偿!第三章为什么没有人相信她?第四章不想再看见你!第五章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第一章捉奸在床“你们在干什么?”一声凄厉的尖叫划破清晨的宁静。苏瑶睁开迷糊的双眼,看清眼前的一幕后,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她竟然赤身裸体的跟陆励成躺在一个被子里?衣服四散在地上,粉红色的小内裤在一堆衣物中相当醒目,最重要的是她那黑色的蕾丝文胸正明晃晃的挂在陆励成的脖子上,可见昨晚战况有多激烈!苏瑶傻了一般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她珍藏了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