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一品婚爱:独溺娇妻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7 7:01:5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一品婚爱:独溺娇妻
第九章 慢慢玩儿吧

  女人的抚摸,让欧阳钟硕犹如大海一样深不见底的黑瞳,噙着一抹冷意。网站http://www.qi-wen.com/

  “拿着支票,立刻滚出公司。”

  触及到欧阳钟硕那双狠绝奕残忍的黑眸,女人吓的全身发抖,赶紧拿着支票,跑出了办公室。

  “小野猫,赶走了我的女人,是不是打算毛遂自荐啊?”欧阳钟硕来到叶子琪的面前,大手暧昧的挑起她的下巴,狂傲俊俏的脸颊上,噙着一抹邪魅的笑容。

  叶子琪耸了耸肩膀。

  “我是来讨债的,至于女人,你还是另找她人吧?我相信以你的财力,会有更多的女人飞奔而来的。”

  叶子琪直接将包包里的医院帐单,摔在欧阳钟硕的面前。

  “又买了什么贵重的珠宝啊?”欧阳钟硕不由分说的拿起了帐单,不过在看到帐单上的明细时,那双犹如黑琉璃般的凤目,顿时危险的眯在一起。奇闻网

  “你生病了?哪儿不舒服?”

  看着一脸焦急望着自己的欧阳钟硕,叶子琪突然感觉有些讽刺。

  “欧阳钟硕,这里没有外人,你不需要演戏,把自己扮成一个深爱女人的男人,你不觉的累吗?”

  叶子琪的话音刚落,欧阳钟硕那张刀刻般俊美的脸颊上,立刻蒙上了一层寒霜,冷冽的嗓音溢出了薄唇。

  “我说过,不允许我的女人身上有其他人的印迹。”

  欧阳钟硕不由分说的抬起叶子琪粉嫩的小手,当看到手背上那清晰的针孔时,心底划过一抹莫名的心疼。情不自禁的低下头,轻轻的吹扶着。

  “欧阳钟硕,你……你今天吃错药了?”欧阳钟硕从不曾有过的温柔举动,让叶子琪傻了眼。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再生病,知道吗?”

  关心,不曾有过的心疼眼神儿,让叶子琪有一瞬间的怔住,那双氤氲着一层水雾的凤目娇若怜人的望着欧阳钟硕。原文http://www.qi-wen.com/

  阳光俏皮的透过天窗,洒落在叶子琪那如玉般雪嫩的肌肤上,晕染出一片迷人的光泽,长长的羽睫犹如飞舞的蝴蝶,这样不同于以往咄咄逼人的叶子琪,让欧阳钟硕更加的陶醉。

  “少爷,楚楚小姐到了。”承风的声音,打破了两人的对视,听到楚楚两个字,叶子琪的嘴角,划过一抹轻蔑。

  “欧阳钟硕,你的心上人来了,把帐单给我结了,我立刻离开。”

  叶子琪冰冷的说道,沁水般的凤目闪过一抹复杂。

  欧阳钟硕看了一眼叶子琪的手背。俊美的脸颊上笼罩着一层担忧。奇闻网

  “你才是我的女人。”

  欧阳钟硕的话音刚落,房门被人推开,一个面带笑容,优雅高贵的女人便走了进来。

  看到欧阳钟硕和叶子琪亲密拥抱的画面,女人有些意外,不过依旧保持着脸上的笑容。

  “硕,我是来感谢你的,谢谢你照顾了我一夜。”

  女人直接走到欧阳钟硕的面前,温柔的看着他。

  “你是我的朋友,照顾你是应该的。”欧阳钟硕轻描淡写的说道,大手揽在叶子琪的柳腰之上。网站http://www.qi-wen.com/

  “没有想到,我离开的短短几年时间里,居然改变了一切,硕,我无法忘记,你曾经带给我的承诺。”

  叶子琪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女人。她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女人高贵中透着典雅,即使是身为女人的她,都有些陶醉在她的美丽当中。

  “欧阳钟硕,把帐单给我结清,我立刻离开。”

  欧阳钟硕摇了摇头,亲昵的在叶子琪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短短的一句话,让乔楚楚美丽绝伦的凤目中,出现了一丝裂痕。阅读qi-wen.com

  “你的一切是我的,可是我的一切,却没有打算和你分享。”叶子琪动作迅速的从欧阳钟硕的口袋里抽出支票,在上面利落的写下金额,然后取出欧阳钟硕放在抽屉里的印章。

  “搞定,慢慢的玩儿吧。不过本姑娘没有时间在这里陪你演戏。”

  叶子琪拿着支票,极其妩媚的冲着欧阳钟硕投去了一记暧昧的飞吻,然后才一蹦一跳的离开了办公室。

  欧阳钟硕的俊脸上始终挂着一抹宠爱的笑容,那流转在眼底的溺爱,不由的让乔楚楚对叶子琪刮目相看。

  

一品婚爱:独溺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一品婚爱 或 独溺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无极魔帝5章(第一卷 东荒大陆第5章 秘密初现)

    原标题:无极魔帝5章(第一卷东荒大陆第5章秘密初现)小说:无极魔帝第一卷东荒大陆第5章秘密初现前方的景象与之前那无边无际的压抑,灰蒙蒙之景完全不同。前方豁然明朗,美轮美奂,斗大的宇宙星辰盘旋在空中,却是如此之近,星光遍地照落在前面那块空地之上。空地之上呈一个太极图的形状,两枚石珠子镶嵌在太极图中,对应着天空的星辰。四周清风徐徐,完全感应不到任何的魔气,不像是禁魔之地,倒像是世外高人静修之地。凌云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关于无落崖底流传着种种说法,但无一例外都是骇人听闻的说法。可没想到眼前却是这般美景

  • 特工妃:逃妃难追5章(第一卷第5章 夜探知秘密)

    原标题:特工妃:逃妃难追5章(第一卷第5章夜探知秘密)小说名:特工妃:逃妃难追第一卷第5章夜探知秘密“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馨儿举起冷颜星刚刚写好的两首诗,忍不住读了起来,她心中微微有些讶异,小姐平日里最不擅长的就是文墨。可现在居然晓得写诗,而且书法造诣也不弱,十四个大字仿若行云流水。冷颜星放下手中的如椽大笔,看着入夜后窗外的一轮霜月,此情此景,再配此诗,显得尤为苍凉。她曾经混入一个满洲贵族后裔的书香世家,所以精通文墨,想不到在这里拍上用场。她用玉凿的麒麟镇纸压住方才写过的几张宣纸,

  • 鬼鼎艳尊5章(第5章 姜欣儿)

    原标题:鬼鼎艳尊5章(第5章姜欣儿)书名:鬼鼎艳尊第5章姜欣儿那精致的小脸,有致的身材暴露她是一个妙龄少女无疑。姜欣儿感受到姜言的气息有些变化,试探道:“姜言哥哥你的气息?难道启灵成功了?”姜言点点头道:“是呀!一月前我那间屋子凝聚出一滴魂元之水,幸运之下启灵成功了。”姜欣儿心里极为高兴,她是知道姜言心性坚韧,九次启灵失败都没有将他击垮,激动的眼神看着姜言,随即跳起来,拉着姜言的手道:“恭喜呀!姜言哥哥。”姜言看着姜欣儿拉着自己,心里顿时一喜,从小到大也就姜欣儿对他好,虽然长大后因为族内的某些事

  • 情掠一世错爱5章(第5章 不适合你)

    原标题:情掠一世错爱5章(第5章不适合你)小说名:情掠一世错爱第5章不适合你“带恩恩去洗一下脸,等下就可以吃了。”能够这样自由给他们做早餐,她心里觉得很幸福。吃完早餐,何以宁带着他们两个到附近去转了一下,很多东西,他们以前都只是听何以宁说过,像车子,像游乐场,像玩具这些,他们都是第一次看到实物。他们很懂事,不会吵着何以宁买,可是从他们的眼里,她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心里都很希望可以拥有,不能给他们一个幸福的童年,这是何以宁最自责的地方。带着他们逛了一天,熟悉了附近的环境,第二天,何以宁决定先去找工作

  • 颜倾九天:凰之舞5章(第一卷第5章 闷葫芦)

    原标题:颜倾九天:凰之舞5章(第一卷第5章闷葫芦)小说名:颜倾九天:凰之舞第一卷第5章闷葫芦那边厢姐妹谈心,这边厢情侣漫步,好不自在逍遥。“你五妹果真是性情大变,跟传说中的五公主差很多啊。”敖子谦与夜静晗漫步于月下,好不惬意。“是啊,原来那么活泼的一个人,如今变得这么安静,我们都很是替她担心,不过爹爹说再过不久就能恢复了。”“她这个样子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人。”“谁?”“我五弟。”“你五弟?就是传说当中的那个冷面战神,你经常提起的五弟?”“对,就是他,其实倒不是说你五妹有多冷,只是觉得他们两个的气

  • 再世为妖5章(第5章 被撂下的人)

    原标题:再世为妖5章(第5章被撂下的人)小说名字:再世为妖第5章被撂下的人阿紫和木鱼分别失散到了未知的地方,彬燕不知所踪。易林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墙角,青砖的城墙,不远处一群穿着古装的人在走来走去。易林顾不得满身的伤,雀跃地跳了起来,“我穿越了,我穿越了,我要做大侠,我要云游四海,我要行侠仗义。”他大笑着奔向那群古人。突然,听到一声“CUT”,只见一个现代装扮的大胡子男人怒气冲冲地出现在眼前,一边指着易林,一边大声地喊:“副导,怎么搞的?从哪里冒出个要饭的来?群众演员吗?为什么不换古装?你们

  • 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5章(第一卷 黑老大第5章 好好折磨你)

    原标题: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5章(第一卷黑老大第5章好好折磨你)小说: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第一卷黑老大第5章好好折磨你那邮件里,有一张照片,是一个中年妇女被绑在椅子上,妇女的脸没有被蒙住,露出了惊慌的神情,安苑很清楚的看到了她的样子。照片下面,有着这样一句话:若想她无事,你乖乖呆在原地。安苑脚一软,跌坐在椅子上,两眼呆滞。他知道了,他知道她是谁,还抓了她最重要的人。先给她打电话,佯装是雇佣她找人,然后又跟她说些有的没的,拖延时间,目的就是为了趁她不备,追查到她的IP,以防自己发现了要逃,

  • 豪门宝贝:妈咪不要我5章(第5章 闻岸央,你是个混蛋)

    原标题:豪门宝贝:妈咪不要我5章(第5章闻岸央,你是个混蛋)小说名称:豪门宝贝:妈咪不要我第5章闻岸央,你是个混蛋爱尔兰的夏天,一家爱尔兰风格的咖啡屋,就连背景音乐都是CaraDillon的爱尔兰风情,在喧闹的都市中,别有一番清新的感觉。桑念芷很喜欢这里给她的感觉,前提是她面前没有这两位。一位面无表情,一位表情僵硬,害得她也是正襟危坐,别扭极了。儿子被他老爸打发去研究咖啡厅里的绿色植物去了,让她连个靠山都没有,干嘛,两个人一致对外啊?呼呼,下次一定要自己一个人再来一次,她小声嘀咕了一句。挑了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