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护美高手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6 7:52:09 来源:网络 [ ]

书名:护美高手

第4章:为美少女治病

凶狠的声音炸响耳边,原文qi-wen.com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颤颤的伸了过来,柳阳低头一看愣住了。

莫依依的白皙小手,彪悍的向自己道袍内伸去!

再看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凶狠中带着极度魅惑,令人生出一种不忍拒绝的感觉。

“小丫头,敢调戏师公,坏我道心乱我精气,看来要好好教训你一番。”

不着痕迹的拦住那只小手,柳阳剑眉一挑,捏了捏手中的极品美足:“女施主,贫道还从你脚上摸出,你肠胃不好,每隔三五天,推荐qi-wen.com就有一次肠胃绞痛。有时遇到那个,嗯,就是月事来了,会难受一整天。”

“呃!”

莫依依脸色一红,有些诧异。

肠胃是有些小毛病,由于不喜欢吃药、又不喜欢忌嘴,这个不大不小的毛病一直存在。月事来的时候更难受,这个发病规律也是磨蹭了一年,自己才总结出来的。

除了死党闺蜜,就连干妈也不知道,这好色小道士怎么知道难不成真是相足看出来的。

“切!”

从后视镜看出好姐妹惊诧表情,奇闻网夏雨轩立刻道:“依依,他蒙你的。十人九胃这是常理,蒙十个人中九个,概率很大的。小师公,老妈说你是什么绝世高手,就顺手帮帮依依,随手治好这个小毛病吧!”

莫依依一听,立刻偷偷竖个大拇指过去。

肠胃病,都是药物长期调养,哪有随手治好的;好姐妹先给这好色小道士,扣了一个绝世高手的帽子又要他治病,摆明了是为难让他下不了台。

“好啊!”

像是不知道小妮子算计一样,阅读http://www.qi-wen.com/柳阳抓起莫依依一只黑丝美脚,横放在大腿上褪去深蓝色鱼嘴高跟。

“小道士,芸姨只说你会功夫,没说你会治病啊。”

双脚横放在柳阳大腿上,这姿势极为暧昧,夏依依虽胆大包天,依然有些脸红,怀疑调侃道:“该不会,你趁着治病的名头,来占人家便宜吧。本小姐,可是看过许多A片小说,一些人接着按摩的名头,趁机占女孩子便宜,你该不会也是这个意思吧。”

“依依,你这丫头在想什么呢?咱本来的计划,不就是让他占一些便宜,然后拍下视频证据,赶走他吗。你这样一说,他要是不好意思下手了,计划就失败了。”

前面开车的夏轩轩心头恨恨,回头狠狠的剜了好姐妹一眼,提醒她不要忘了计划。版权http://www.qi-wen.com/

一伸粉红丁香小舌,莫依依偷偷的做了个OK姿势;便紧咬银牙不再开口,希望这好色的小道士赶快完事。

“女施主不必担心,贫道乃修道之人,对于经络、穴道,气血运行,都有研究。人体一些小毛病,还能解决。”

柳阳平静说着,也丝毫没有不好意思,两个大拇指摁在两只丝袜美脚上。

脚底开始发热、发麻,接着一股热气从小腹生出,有一种暖洋洋极为舒服的感觉。

让人感觉全身轻松、似乎在天上飞;原本有些不舒服的肠胃,感觉也好了起来。

“嗯,啊!”

一时没忍住,莫依依舒服的叫了起来,一想起这声音极不协调,顿时捂住了小嘴。

红着脸一看,小道士好像没听见一样,依旧在专心为自己治病。原文http://www.qi-wen.com/

嗯,或许自己误会了这小道士吧,他其实也没那么好色、龌蹉、猥琐,给自己治病,还是挺尽心的。

“嗯!”

正想着,脚心的力道猛然增大,莫依依忍不住有叫了起来,立刻张牙舞爪凶相毕露:“该死的小道士吗,干嘛用那么大力气!”然而脸色一红,心头又不自觉想道:“但是……真的好舒服啊。”

脚心的力度越来越大,按的地方越来越多,手法也越来越复杂;一时之间,莫依依感觉,有千百种力道同时在脚底撞击着,传入体内。

浑身的筋肉开始抖动,肚子里越来越热,形成一股暖流在体内奔走,烧的通体舒泰。

只是每一阵舒爽过后,体内便生出一股燥热,让人极为难受。

舒爽、难受,两种感觉冲击,让人又快乐又难过,莫依依小脸通红,恨恨的瞪着柳阳想要他停下来,只是对方好像没看见一样,自顾的动着十指。

于是,莫依依只能挣扎着,想要抽回两条长腿。

只是,那小道士双手就像两只大钳子,死死的钳住了黑丝包裹的两只极品美脚。来自http://www.qi-wen.com/

护美高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护美高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无极魔帝5章(第一卷 东荒大陆第5章 秘密初现)

    原标题:无极魔帝5章(第一卷东荒大陆第5章秘密初现)小说:无极魔帝第一卷东荒大陆第5章秘密初现前方的景象与之前那无边无际的压抑,灰蒙蒙之景完全不同。前方豁然明朗,美轮美奂,斗大的宇宙星辰盘旋在空中,却是如此之近,星光遍地照落在前面那块空地之上。空地之上呈一个太极图的形状,两枚石珠子镶嵌在太极图中,对应着天空的星辰。四周清风徐徐,完全感应不到任何的魔气,不像是禁魔之地,倒像是世外高人静修之地。凌云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关于无落崖底流传着种种说法,但无一例外都是骇人听闻的说法。可没想到眼前却是这般美景

  • 特工妃:逃妃难追5章(第一卷第5章 夜探知秘密)

    原标题:特工妃:逃妃难追5章(第一卷第5章夜探知秘密)小说名:特工妃:逃妃难追第一卷第5章夜探知秘密“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馨儿举起冷颜星刚刚写好的两首诗,忍不住读了起来,她心中微微有些讶异,小姐平日里最不擅长的就是文墨。可现在居然晓得写诗,而且书法造诣也不弱,十四个大字仿若行云流水。冷颜星放下手中的如椽大笔,看着入夜后窗外的一轮霜月,此情此景,再配此诗,显得尤为苍凉。她曾经混入一个满洲贵族后裔的书香世家,所以精通文墨,想不到在这里拍上用场。她用玉凿的麒麟镇纸压住方才写过的几张宣纸,

  • 鬼鼎艳尊5章(第5章 姜欣儿)

    原标题:鬼鼎艳尊5章(第5章姜欣儿)书名:鬼鼎艳尊第5章姜欣儿那精致的小脸,有致的身材暴露她是一个妙龄少女无疑。姜欣儿感受到姜言的气息有些变化,试探道:“姜言哥哥你的气息?难道启灵成功了?”姜言点点头道:“是呀!一月前我那间屋子凝聚出一滴魂元之水,幸运之下启灵成功了。”姜欣儿心里极为高兴,她是知道姜言心性坚韧,九次启灵失败都没有将他击垮,激动的眼神看着姜言,随即跳起来,拉着姜言的手道:“恭喜呀!姜言哥哥。”姜言看着姜欣儿拉着自己,心里顿时一喜,从小到大也就姜欣儿对他好,虽然长大后因为族内的某些事

  • 情掠一世错爱5章(第5章 不适合你)

    原标题:情掠一世错爱5章(第5章不适合你)小说名:情掠一世错爱第5章不适合你“带恩恩去洗一下脸,等下就可以吃了。”能够这样自由给他们做早餐,她心里觉得很幸福。吃完早餐,何以宁带着他们两个到附近去转了一下,很多东西,他们以前都只是听何以宁说过,像车子,像游乐场,像玩具这些,他们都是第一次看到实物。他们很懂事,不会吵着何以宁买,可是从他们的眼里,她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心里都很希望可以拥有,不能给他们一个幸福的童年,这是何以宁最自责的地方。带着他们逛了一天,熟悉了附近的环境,第二天,何以宁决定先去找工作

  • 颜倾九天:凰之舞5章(第一卷第5章 闷葫芦)

    原标题:颜倾九天:凰之舞5章(第一卷第5章闷葫芦)小说名:颜倾九天:凰之舞第一卷第5章闷葫芦那边厢姐妹谈心,这边厢情侣漫步,好不自在逍遥。“你五妹果真是性情大变,跟传说中的五公主差很多啊。”敖子谦与夜静晗漫步于月下,好不惬意。“是啊,原来那么活泼的一个人,如今变得这么安静,我们都很是替她担心,不过爹爹说再过不久就能恢复了。”“她这个样子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人。”“谁?”“我五弟。”“你五弟?就是传说当中的那个冷面战神,你经常提起的五弟?”“对,就是他,其实倒不是说你五妹有多冷,只是觉得他们两个的气

  • 再世为妖5章(第5章 被撂下的人)

    原标题:再世为妖5章(第5章被撂下的人)小说名字:再世为妖第5章被撂下的人阿紫和木鱼分别失散到了未知的地方,彬燕不知所踪。易林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墙角,青砖的城墙,不远处一群穿着古装的人在走来走去。易林顾不得满身的伤,雀跃地跳了起来,“我穿越了,我穿越了,我要做大侠,我要云游四海,我要行侠仗义。”他大笑着奔向那群古人。突然,听到一声“CUT”,只见一个现代装扮的大胡子男人怒气冲冲地出现在眼前,一边指着易林,一边大声地喊:“副导,怎么搞的?从哪里冒出个要饭的来?群众演员吗?为什么不换古装?你们

  • 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5章(第一卷 黑老大第5章 好好折磨你)

    原标题: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5章(第一卷黑老大第5章好好折磨你)小说: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第一卷黑老大第5章好好折磨你那邮件里,有一张照片,是一个中年妇女被绑在椅子上,妇女的脸没有被蒙住,露出了惊慌的神情,安苑很清楚的看到了她的样子。照片下面,有着这样一句话:若想她无事,你乖乖呆在原地。安苑脚一软,跌坐在椅子上,两眼呆滞。他知道了,他知道她是谁,还抓了她最重要的人。先给她打电话,佯装是雇佣她找人,然后又跟她说些有的没的,拖延时间,目的就是为了趁她不备,追查到她的IP,以防自己发现了要逃,

  • 豪门宝贝:妈咪不要我5章(第5章 闻岸央,你是个混蛋)

    原标题:豪门宝贝:妈咪不要我5章(第5章闻岸央,你是个混蛋)小说名称:豪门宝贝:妈咪不要我第5章闻岸央,你是个混蛋爱尔兰的夏天,一家爱尔兰风格的咖啡屋,就连背景音乐都是CaraDillon的爱尔兰风情,在喧闹的都市中,别有一番清新的感觉。桑念芷很喜欢这里给她的感觉,前提是她面前没有这两位。一位面无表情,一位表情僵硬,害得她也是正襟危坐,别扭极了。儿子被他老爸打发去研究咖啡厅里的绿色植物去了,让她连个靠山都没有,干嘛,两个人一致对外啊?呼呼,下次一定要自己一个人再来一次,她小声嘀咕了一句。挑了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