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僵尸老公吻安吧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6 7:22:35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僵尸老公吻安吧

第4章 撞婚

  老秦一巴掌拍在我脑袋上骂道:“单挑!你跟谁单挑!符都不会画就敢跟鬼叫板,推荐http://www.qi-wen.com/不知天高地厚!我告诉你,今天晚上开鬼门,你自己机灵点,别给人抢了去!”

  “你要肯带我入门,我也不至于连个小鬼都对付不了!”我冲老秦拌了个鬼脸就跑了出去。

  依稀听到老秦在后边喊:“东西都拽手里,别去招惹人家。”

  上了郑家的花轿,我心里还有点小兴奋,一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二是百鬼夜行,肯定很刺激!

  可是这轿子晃晃悠悠地走了半个小时,我偷偷掀帘子看了八回,别说鬼了,奇闻网连个阿猫阿狗都没看到。

  反倒是有两次被媒婆那惨白的大饼脸吓得打了好几个嗝。

  “今晚上七月半,怎么街上烧纸钱的人这么少?哎,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这纸钱撒得满大街都是,明天早上环卫工人多难扫啊。现在都十二点半了,你们怕不怕啊,听说今晚上要大开鬼门,要是我们遇到阴兵借道怎么办?看你们年龄都比我大,你们见过鬼吗?”

  我孜孜不倦地问了一大堆问题,回应我的只有呼呼的风声和媒婆那刷刷掉粉的大脸。

  这后半夜真是越来越冷了,幸好嫁衣里三层外三层的,原文qi-wen.com御寒能力还不错。

  我紧了紧衣领,却突然感觉锁骨处凉凉的,手伸进去摸出来一块玉,这不是被老秦扔掉的那块玉吗,怎么又跑我脖子上来了?

  想到那个男新娘,我心里有点膈应,就把玉取下来扔了出去。可是那玉好像有灵智似的,自己又飞了回来,还自觉地挂在了我脖子上。

  如此重复了好几次,我知道自己是甩不掉它了,只能任由它跟着我。说明http://www.qi-wen.com/

  好在走了好一会,也没见那男新娘出来作怪。于是我就盘算着明天找人把玉卖了。

  胡思乱想一通,轿子又走了一段距离,可是天怎么越来越冷了?我搓了搓手,都快冻僵了。

  七月的夜再冷能冷到哪去?我突然一拍脑袋,差点错过好戏!就在我拱着脑袋想探出去看热闹的时候,媒婆一巴掌把我脑袋揉了回来。

  “姑娘想活命,好生待着!”

  有戏!

  我偷偷掀开帘子的一角,因媒婆庞大的体型杵在窗帘口,所以我只依稀看到一顶红色的轿子,难不成撞亲了?

  “这附近还有哪家大少爷死了啊?”我自言自语地把帘子掀开了一点,又被媒婆一巴掌打了回来。

  “你们先走!”突然媒婆大吼一声,我感觉四个轿夫跟上了电动马达似的,原文qi-wen.com跑起来呼呼生风。

  与此同时,一阵强大的阴风迎面扑来,乖乖,上次跟老秦去墓园也没受过这么重的阴气啊。

  这下不用我偷摸着掀帘子了,因为风已经把轿帘整个掀了起来。

  所以我抬眼就看见一顶大红的轿子从半空朝我飞过来,我双手紧紧拽着老秦给我的符,老秦可千叮咛万嘱咐过千万不能被鬼抢了去,否则他也救不了我。

  对方抬轿子的是四个脚不沾地的小鬼,死相非常难看,露在衣服外面的都是骨头架子,白森森的看得人头皮发麻。

  关键是他们不避不让,我们也不避不让,难不成两个要撞在一起玉石俱焚?

  事实证明是我多虑了,因为抬前面的两个小鬼直接从我身体里穿了过去,于是那阴森血重的轿帘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我面前。

  我张大嘴还没来得及喊,一双枯木头似的手就准确无误地扣在了我喉咙上,把我往他们轿子里拖。

  而我入眼处,那爪子不知道腐烂多久了,蛆虫在皮肤下翻滚蠕动,网站qi-wen.com真怕它们突破那层皮飙到我脸上来。

  我一面手脚利落地贴了张符在那爪子上,一面没控住,哇地吐了她一身。

  “对,对不起啊。”我感觉掐着脖子的手松了一点,似乎还在颤抖。

  紧接着轿子里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啊!呜呜呜……我的嫁衣,你赔我的嫁衣……”

  “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我明天给你烧一件过去。”我心里真挺过意不去的,人家看起来多牛逼哄哄的一鬼,被我当着属下吐了一身,多跌面啊。

  “姑娘安分些吧!”媒婆拎起我的领子,一把把我扔进了轿子,脑袋哐地磕在木头上,于是我居然在这种惊心动魄的时刻,晕了过去。

僵尸老公吻安吧》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僵尸老公吻安吧 其中部分文字,来自http://www.qi-wen.com/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绝世邪尊》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绝世邪尊》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字:绝世邪尊目录预览:第1章觉醒第2章恢复力惊人第3章生死擂台第4章免死令第5章八门遁甲第6章第一门第1章觉醒夜幕降临,星光普照。神武大陆,北荒境,南明院。在一间简陋的房舍内,一名十四五岁的稚嫩少年面露愁容,口中时不时的传出一声叹息。少年名叫叶邪,今年不过刚到十五岁,是南明院最底层的外院弟子。叶邪本是孤儿,从小就被一个古怪的老头收养,又在十二岁那年,被送入了南明院,从此那老头就消失不见。如今,叶邪进入南明院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按照南明院的规定,三年

  • 《总统大人禽难自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总统大人禽难自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书名:总统大人禽难自禁目录预览:第1章年少献初吻第2章你是老婆,她是小情人第3章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第4章臭小子,我不干了第5章还以为你今晚不回来了第6章你生来就是我二嫂第1章年少献初吻漆黑的夜,火热妖娆的酒吧。裴悠然身着一身盖不住前胸和屁股的超短裙,紧贴着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尽情的在舞池之中舞动着身体。唇角勾着魅惑人心的慵懒笑容,一双迷离漆黑的大眼睛,被舞池之中的灯光映衬的越发耀眼。“我跟包养你的那个老女人相比,谁身材更好呢?”悠然双臂勾缠着

  • 《美女养成系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美女养成系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书名:美女养成系统目录预览:第1章少年重生在都市第2章保镖遭退第3章耳光啪啪响第4章妹子你站住第5章给我做保镖第6章给美女把脉第1章少年重生在都市2050年,国家第一安全局实验室。“首长,准备完毕,可以进行最终融合试验了!”一个身着迷彩军装的男子,走到林凡的面前,庄重敬礼,眼神大放异彩!回礼之后,林凡表情严肃的看着这两支试管。三年了,为了这个融合方案,自己努力了整整三年……今天,就是决定成败的时刻!融合,听起来是一个非常抽象的字眼,可是,在这一群

  • 《逆天仙尊》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逆天仙尊》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书名:逆天仙尊目录预览:第1章神藏世界第2章母子情深第3章诡异天书第4章王家杀来第5章奋勇现身第6章打退高手第1章神藏世界潜龙大陆,无极宗。“今天给大家讲讲只有在无极宗才能学到的一些东西。”大雪持续数天,眼看天刚蒙蒙亮,万霞山后山却有一位白衣少年在鹅毛雪花下,双手合十,屏气凝神。在他前方积雪上聚集着一个个不怕冻,反而朝气蓬勃的一群少年。他们从八岁到十六岁之间,约莫五六十人,睁大眼睛竖着耳朵,正在迫不及待聆听白衣少年说的每一个字。白衣少年也就十五六岁,

  • 《绝世幻武》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绝世幻武》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字:绝世幻武目录预览:第一卷未来世界第1章末世第一卷未来世界第2章初见霾兽第一卷未来世界第3章甲武者第一卷未来世界第4章天赋觉醒第一卷未来世界第5章哨兵,至诚第一卷未来世界第6章教官第一卷未来世界第1章末世“万生!你怎么上课又在睡觉!还能不能学了?你这个样子怎么考大学!”一位穿着一身职业装的中年妇女教师朝着一个坐在教室最后面的高中生吼叫着。这名高中生一头短发,脸庞清秀可是睡眼朦胧,他的名叫万生,川州市高三的学生,最近上化学课不是睡觉就是走神,这已经

  • 《邪帝魔妃之狠毒九小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邪帝魔妃之狠毒九小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邪帝魔妃之狠毒九小姐目录预览:第1章受辱第2章重生第3章全部烧死第4章废柴归来第5章美人如妖第6章过于危险第1章受辱夜色深沉的后院,一位身着褴褛,宛如乞丐的少女正昏昏沉睡着。“大小姐……真的要这么做吗,她再怎么说也是九小姐……”丫鬟声音有些畏惧,而一边身着红衣,骄傲如同火凤一样的女子冷哼了一声,看着躺在地上昏睡的少女,露出嫌恶的表情。“是她活该!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也配和璟哥哥结成婚约!”女子捏了一团水球泼在了少女的脸上,少女颤了

  • 《冷少的私宠宝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冷少的私宠宝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称:冷少的私宠宝贝目录预览:第1章可怕冰山男第2章求你救救我第3章给他一个亿第4章故地重游第5章谁指使你这么做的第6章别想用苦肉计蒙混过去第1章可怕冰山男皇朝大酒店,桐市最昂贵的五星级大酒店,除了极具奢华的装簧和配套设施,周到贴心的服务在业界也极富盛名。这里就是有钱人的销金窝,各色娱乐设施应有尽有,餐厅也是二十四小时不间断供应各色美味佳肴,虽然费用昂贵,酒店门口每天依旧名车荟萃,商贾云集。在皇朝大酒店中餐厅当服务生的花小蕊,中午十二点钟正打算

  • 《医统天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医统天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书名:医统天下目录预览:第1章往事悠如烟第2章梦醒归何处第3章初见紫衣女第4章开出你的条件第5章出手不留情第6章巧拔倒钩箭第1章往事悠如烟大盛王朝,淮安府,清河县。时值九月刚过,寒风渐渐开始肆虐,树叶也渐渐开始枯黄。温度也一日低似一日,尤其是在这晨曦时分,黑夜将过未过,太阳还未露头,山林之中寒风呼啸,更是冰冷刺骨。但就是在这样低的温度下,在山林中满地枯黄的落叶之上,正盘膝坐着一个十八九岁的清瘦少年。任寒风卷起落叶,拍打在他的脸上身上,他仍然亭渊岳峙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