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人生如梦,似幻似灭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6 4:56:09 来源:网络 [ ]

小说:人生如梦,似幻似灭
第三章 风云将起
    “喂,叶神,已经午休了,别睡了!”

    叶新宇一睁开眼睛,只见一张大脸占据了他的整个视野。网站http://www.qi-wen.com/他一挥手将唐晨的头打到一边,打了个哈欠:“现在已经中午了吗?唔,我睡了这么久。”他的耳边同时传来同学们出教室的嘈杂声。

    唐晨又将胖脸伸到叶新宇面前:“叶神,我真羡慕你,上课睡觉还能学习那么好,哦不,是各项全能,你真是我的心中偶像,是相片应该被我挂在家中膜拜的伟人!”

    “滚,我还活的好好的呢!”叶新宇真是无奈了,怎么这个活宝就对自己这么感兴趣呢。

    唐晨晃着大脸得意地笑,似乎对自己将高贵的叶神弄生气很有成就感。

    “新宇,你真的很厉害呢,我也想像你一样,上课轻松随意。”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叶新宇向旁边一看,看到了一张俊俏的面容,原来是他,那个叫陆子铭每次考试名次都紧随他之后的同学走了过来。

    叶新宇讪笑。小说人生如梦,似幻似灭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他刚才上课睡觉是因为老师讲得实在太无聊了,一点水平也没有,听他讲还不如养精蓄锐,晚上自己多学点什么。真不知道这些同学拿这一点开玩笑是想闹哪样。

    陆子铭眨眨眼,轻轻地笑了一下:“新宇,这次月考你又考第一,我真的很佩服你,今天不如我们一起去食堂吃饭吧。怎么样,叶神能,舍时陪小人吗?”他的笑容很灿烂,也很温柔,以至于使他的话一点也不像在开玩笑。

    叶新宇也用笑脸回应了他一下:“幸甚至极。”

    “我,我去,这就是学霸们的交流啊!”胖子目瞪口呆,“额,本来我是想找叶神一起吃饭的,不过现在,既然班级老大和班级老二风云聚会,小的还是告退了。”然后他就晃着胖胖的身躯跑了。推荐http://www.qi-wen.com/

    叶新宇和陆子铭并排走向食堂,一边走叶新宇一边偷偷观察着对方。刚才两个人的对话如果旁人听肯定会觉得奇怪,但是叶新宇知道,陆子铭经常对他这样说话,带着一点挑衅的味道。陆子铭个子中等,相貌很英俊,笑起来很迷人,而且也是个比较全能的同学,各方面并不比自己弱多少。不过重点在于,叶新宇总是感觉他神神秘秘的,似乎深藏不露。在班级中,自己唯一无法摸清心理的就是陆子铭。他与自己交往得还算频繁,因为陆子铭总是与他搭讪。不过叶新宇无法把他当做朋友,这个人始终给人一种朦胧感,他对什么事都特别淡然,但做什么事又都沉稳有序,别人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的爱好习性都有哪些。原文http://www.qi-wen.com/

    没想到在高中就会遇到这样奇怪的人。叶新宇常想。出于对他的好奇,再加上陆子铭本身也是一个极其优秀的人,所以自己没有回避过他的搭讪。

    “很想了解新宇平时的生活啊。”陆子铭对着餐桌另一边的叶新宇微笑着说,“以前从来没想过一个人真的可以样样全能,新宇是天才呢。”今天的天气很好,两人坐在食堂靠窗户位置,偶尔会感受到微风徐来。

    “额,呵呵。小说人生如梦,似幻似灭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叶新宇看着眼前这个相貌可称得上是柔美的男孩,无奈地跟着笑,“你也很全能啊,我一直把你当做劲敌呢。”

    “能成为新宇心中的劲敌,真是荣幸。”陆子铭边说着边夹起一个鸡块。他的姿势慢条斯理,但竟又带着一种美感,仿佛接受过礼仪训练一样。如果他此刻拿着的不是所料筷子而是高档餐叉的话,也会成为一道风景吧。

    “一会儿有兴趣打羽毛球吗?”陆子铭忽然问道,看叶新宇的眼神充满了让人难以拒绝的温柔。

    “可以啊。奇闻网”叶新宇爽快地答应了。他知道陆子铭似乎对他非常感兴趣,所以经常接近自己。不过这种兴趣是什么呢?是对自己多项第一的欣赏和竞争心理吗?但是这样一个少有的能和自己各方面切磋的人想自己发出邀请,叶新宇自然也不会拒绝,虽然他并不想与对方深交。

    一进到场馆,各种各样的喊杀声立刻充斥了双耳。中午的羽毛球馆大部分场地都由老师们占用,今天叶新宇他们还算幸运地找到一个好位置。“嗨,叶神,陆神!”一个胖子坐在休息椅上冲两人打招呼。

    “你怎么会在这里?”叶新宇一愣。

    “刚才听人说你们俩吃饭时商议着要来打球,我便提前二十分钟来这恭候了。两大天骄的对决,我怎么可能错过?”唐晨晃着大脸。

    “好吧,无所谓,有人当观众也好。”叶新宇没心思总去管胖子,开始在场地中做准备。

    “嗯,今天算是我对新宇你的挑战吧,真的很想赢你一次,你是值得我一生去全力以赴的对手。”陆子铭微微眯起眼睛,然后做好了打球的姿势。

    叶新宇对于他这种过于郑重的言语早已习以为常,不过既然对方对自己的态度如此认真,那么接下来的游戏自己也不能掉以轻心。

    第一局由自己发球。叶新宇轻轻地试探性地发出了一个网前球。陆子铭见状嘴角微微翘了一下,以同样轻的力度,将球挡了回去。力道轻球的速度就慢,这样叶新宇就有无数的可能打出下一球。“是想先热身吗?”叶新宇暗想,随即他笑了一下,“可惜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只见他手忽然握紧拍,左脚向前一移,挥动拍将球向右前方猛然一挑!在叶新宇极强的力量和迅猛的挥拍速度下,这一记球的路线是一个巨大的弧形,直上高空,如果陆子铭来不及马上挡,球将会飞入后场,那么对方的唯一可能就是急退几步然后在后场打高远球,如果这样叶新宇下一球依然有无数的方法发出球。不过,以对方的实力,不能在前场接住球的可能显然很小。

    对于这种高空球,最有效且最有杀伤力的防御方式就是扣杀,扣杀速度快对手往往会来不及接球,从而输掉该场。但是,叶新宇打出的球是右前方轨迹,也就是球向陆子铭的左上方运行。人握拍都是用右手,如果陆子铭想要扣杀,他必须急速向左移动。但移动身形必然会消耗一定时间,从而使陆子铭很难在最好最有可能给叶新宇造成困难的时机位置扣杀,这样叶新宇接住这记扣杀的几率就大大增长。

    而之后,叶新宇只要能及时反应,站在正确位置,他只需将球拍左偏去挡球,不发力,完全凭借扣杀球打在球拍上的反弹力将球打回去,这样球就会落在对方网前。就算陆子铭再迅速右移到网前去接这一球,仓促之下球也没什么杀伤力了,叶新宇可以很轻松地打出决定性的一球。

    然而,以陆子铭的经验和强大的思考速度,他已经猜到了之后的很多可能,所以他根本没有扣杀,而是迅速移到了场地左面后,跳起来全力击球,尽量将球向远打。叶新宇眼见球“嗖”地直射向后场,快速后退数步,左转拍以普通力量将球击回,球向陆子铭右场飞去。球这种情况下陆子铭正常是占有优势的,他可以档在网前位置打出轻球或扣球。只不过他现在刚刚落地,没有足够时间去打出让叶新宇难以接住的球。所以最终他只是消除了危机,并没能占据主动权。

    “呼,差点着了道呢。”虽然此刻陆子铭略微处于弱势,但他情绪并没有受什么影响,依然趁着球出手这一空挡微笑着说出淡然的话,“叶神,果然值得我去作为目标。”

    “你的水平也很高,我要是不集中全部精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输。”叶新宇也一边挥拍打球一边快速说道。

    “没太看懂,刚才打的那一回合有那么激烈吗?”一旁的唐晨有点迷惑,“难道这就是大神们的力量与心理的角逐?”

    一场激烈的球赛以叶新宇略胜三球告终,随后下午的课对他来说依然像往常一样沉闷,单调。转眼放学的时间到了,祈阳市的高中没有晚自习,同学们都陆续回家了,但叶新宇却因为一些工作留了下来。今天正好轮到他管理校阅览室,今天下午学校购买的一批新书刚刚送到,叶新宇要帮老师给这些书登记贴标签。

    匆匆的晚饭过后,在阅览室中,叶新宇一边忙着手中的工作,一边想着刚才值班老师的话:

    “叶新宇,老师今天家里有点事,一会儿的工作要你一个人弄了,不好意思啊。下次你值班的时候老师给你早放假。”

    抬头看了看面前堆积的几大摞图书,叶新宇无奈地叹了口气。

    阅览室的时钟滴答滴答地响,在长久的寂静中,窗外的天色逐渐变暗,很快整个学校只有阅览室和大门口的保安室的灯亮着了。

    “呼”叶新宇将最后一本书放下,靠在椅子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随后他起身活动活动身体,然后看了一眼手表,还差五分钟七点。“哎,居然忙到这么晚!”

    他闭灯走出阅览室。因为今晚的月色格外清亮,所以楼道里还不至于漆黑一片,叶新宇很快地下了楼。

    “回家啦?今天有点晚啊,注意安全啊。”在叶新宇走出校门时,保安室里的大叔向他打招呼。自己和这个保安还是很熟的,因为图书管理员的职务让叶新宇经常会较晚回家,所以保安也就记住了他。当然,平常可不像今天这么晚。

    “叔再见。”少年冲着保安大叔做出了一个微笑。

人生如梦,似幻似灭》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人生如梦 或 似幻似灭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配扶正攻略11章(0011:祸不单行)

    原标题:女配扶正攻略11章(0011:祸不单行)书名:女配扶正攻略0011:祸不单行一经时,是永宁宫的说法,说白了就是抄一篇经的时间;这时间可就没个准儿的,以太皇太后的年纪,抄一篇经,再念念,再抄抄,若是有心来折腾,指不定宁夏就跟原文剧情一样,得在这儿跪上一天了!文里,原主是在石子上跪了一天;宁夏也是跪上一天,可是,原主是干干爽爽的在这儿跪着,宁夏倒好,被人淋了一身,这么又冷又饿的在这儿跪着,她怎么吃的消?跪了一天,北宫荣轩都没出现过,还真是个渣渣,连做做样子帮她求情都不愿意!话又说回来,她才嫁

  • 我让校花喜当妈11章(第十一章 古书)

    原标题:我让校花喜当妈11章(第十一章古书)小说名字:我让校花喜当妈第十一章古书红蜘蛛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吻得更加疯狂,仿佛要把我吞掉一样,在我的把玩之下不断的急促起伏,身体在我另一只手的不断推进之下,不安地扭动着,就像是一条水蛇。这个女人的身体真的很美,也很软,偏偏还一点都不胖,我的手掌贴着她的小腹,那里火热一片,忽然她的肚皮开始跳动。红蜘蛛挺起了腰,像是要让她的肚皮融进我的手掌一样,身体紧紧绷直,由于我们贴得很近,所以我能够感觉到,她的身体狠狠地抖动了几下!这女人凶得狠,属于杀人不眨眼的类型

  • 保镖情人11章(011 血红)

    原标题:保镖情人11章(011血红)小说名字:保镖情人011血红朱浩天去了曲江大厦,刚走到十八楼的梦婷服装公司的前台,前台的璐璐就微笑地主动打招呼:“帅哥,徐总让你去她的办公室。”他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就径直朝总经理办公室走了进去,他知道自己这次是九死一生。推开办公室的门时,他见徐梦婷翘着二郎腿坐在座椅上,一副大老板的神情,他试着喊了一声:“徐总!”他也没有想到,昨晚与自己同枕的女人竟成了自己的新老板。徐梦婷翘着嘴角看了他一眼,冷笑的说:“你知道我叫你来干什么吗?”她知道这男人没工作,身上也没钱

  • 总裁不知羞:宝宝,别叫他爸爸11章(第十一章 这里是办公室)

    原标题:总裁不知羞:宝宝,别叫他爸爸11章(第十一章这里是办公室)小说名称:总裁不知羞:宝宝,别叫他爸爸第十一章这里是办公室突然会议厅进来了一个小姑娘,宋梓宁定睛一看,这不就是刚刚周锦现身边的那个小助理吗?“宋小姐,我们总裁要您过去一趟。”小助理脸色红扑扑的,看起来是一路跑回来的。宋梓宁心里百般不愿意,扭头看了一眼老总的眼色,只好无奈的道:“你带我去吧。”“宋梓宁,公司还有事情,我先回去。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不要让我失望。”老总道。老总见宋梓宁点点头,忧心忡忡的走出了会议厅。助理缓过气来,带着宋

  • 娇妻之殇11章(第11章)

    原标题:娇妻之殇11章(第11章)书名:娇妻之殇第11章“老公,我……我……”“你的身体真的一直都是那么敏感。”“好像是,”有些羞愧的乔静道,“不应该这么敏感的……”“我喜欢。”“老公,你是不是也该午休了啊?”“那就先不视频,回去之后我再好好满足你。”“我可不是那种欲求不满的女人。”说出这话,乔静便中断了视频聊天。发了六个爱心的表情给丈夫后,什么都没穿的乔静仰躺在了床上。在心跳加速的前提下,乔静摸了下那潮湿的地带。看着湿哒哒的手指,乔静都觉得自己的手指有些干。迟疑了下,她用手捂住了那儿,并想让中

  • 豪门小秘书11章(变态,你别碰我!)

    原标题:豪门小秘书11章(变态,你别碰我!)小说名称:豪门小秘书变态,你别碰我!第11节第11章变态,你别碰我!床头上放置了干净的衣服,同前一日被韩希彻撕破的一模一样,时钟已经八点多,向槿诺急忙换好衣服向楼下跑去。在餐桌旁,她找到了正在悠闲地喝着一杯红茶的韩希彻,听到来人的脚步声,韩希彻抬头,“我还以为天不亮你就会醒,看来昨晚你睡得还不错。”“承蒙韩先生招待,不知道什么时候韩先生可以放我回家?”向槿诺并不理会他和略带嘲讽的语气和让自己坐下的手势,冷冷道,“就算只是暂时回家交代一下难道也不可以么?

  • 一吃上瘾:误睡神秘男人11章(第十一章:也是我爸)

    原标题:一吃上瘾:误睡神秘男人11章(第十一章:也是我爸)小说书名:一吃上瘾:误睡神秘男人第十一章:也是我爸君雪棠听着却无声地笑出了眼泪,似乎刚刚收到的所有委屈都找到了宣泄的出口,她就这样握着手机,放松自己靠在椅背上,听着那端的暴跳如雷和不间断的无理取闹,过了很久,才哑声说道,“谢谢你,左崇熠!”很万幸,在手术之前,确定君嵘平的脑部肿瘤为良性,只要在手术时切除就不会再有复发的可能。虽然这方面危机解除了,可是血块清除加上肿瘤切除,风险依旧很大。从晚上七点开始,手术整整进行了三个半小时才结束。手术室

  • 爱恨入骨:前夫想复婚11章(第11章 叫声老公)

    原标题:爱恨入骨:前夫想复婚11章(第11章叫声老公)小说名:爱恨入骨:前夫想复婚第11章叫声老公祁望眼底的光从柔和变得冷冽,他看着自己掌中的花儿。她的肌肤白腻如玉,此刻又透着一层嫣红,很是诱人。长发垂落,密密长长的睫毛宛若蝴蝶的翅膀覆在她娇美的脸上。因为他的动作,她的头朝他仰着,润了水的红唇微微张开,惹人遐思。祁望盯着她看了许久,眸底的光越来越幽深,却也越发的迷离。指尖从她的唇瓣上掠过,用略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摩挲……唇上酥痒的感觉让洛汐有些不适,她下意识的伸出舌尖轻舔了舔,却不知,舔在了祁望的